🈴[转帖]非親兄弟 || 9070字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大哥 蒙天 26 白手起家的集團董事長,黑白兩道的龍頭
二哥 邢凡宇 22 陽光,聰明是大哥的左右手,但不涉及黑道
三哥 尚曉俊 19 大二學生,英俊瀟灑是學校十大帥男之首(跳級生)
老四 肖揚 18 高二 聰明貪玩滑頭,經常調皮搗蛋但是討老師同學喜歡

背景:這四個人的老爸是出生入死的兄的,當蒙天自己的事業越做越大時他們把自己的事業及兒子也很不厚道的丟給了蒙天,四個人帶著愛妻周遊世界去了。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9年1月24日23时10分39秒编辑过]

像

往常一樣曉俊開車去學校接肖揚回家,到學校路口轉彎處時聽很嘈雜的聲音,他仔細一看十幾個少年這圍攻一個少年,但是卻佔不到一點便宜,曉俊饒有興趣的觀

戰,被圍攻的少年一轉頭,曉俊再也觀下去了,“肖揚,這小傢伙怎麼又打架啊!”曉俊怕弟弟吃虧,趕緊下了車加入了戰鬥。正在雙方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學校

的許老師肖揚的班主任經過,一看自己的愛徒被“欺負”馬上報了警。

警察局裡,少年們分別給家裡打電話。“三哥,我們怎麼辦啊?要是讓大哥知道了,大哥非打死我不可。”說著眉頭皺到了一起。“你現在害怕有什麼

用啊,要是晚上回不去大哥一定知道了,要不叫二哥來吧,他也好給咱們說說情,或者還可以幫咱們瞞著大哥,反正大哥那麼忙。”曉俊發表著自己的意見。“是

嗎?考慮的蠻細的啊,你們兩個商量好了?”兩個人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大哥”,兩人驚呼,“你怎麼來了?”

“我的兩個弟弟這麼英勇,我到警局來領獎啊。”蒙天不冷不熱的說。“是不是你們二哥沒來你們很失望啊?”“不是,不是”兩個人一起頭搖。“三少爺,四少爺,請把。”

“高警官,麻煩您了。”蒙天客氣的說。“小孩打架常有的事沒關係的,再見。”

兩人上了車,一路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回到了家,凡宇已經把飯做好了,正等著他們回來吃飯呢。“吃飯了,快吃吧。”凡宇說。兩個人悶著頭吃飯也不

敢抬頭看蒙天。這時候兩人還哪有心思吃飯啊,胡亂扒幾口曉俊就說“大哥二哥,我吃飽了。”“我 我也吃飽了”肖揚跟著說。“吃飽了都給我去二樓面壁去。”

蒙天冷冷的說。

兩個人來到體罰室面對著牆跪下,“三哥,大哥好像很生氣。”一張俊秀的小臉皺到了一起。“廢話,你這個月都是第三次了,這回還拉上我,還好明天是星期六。”曉俊說。

“聊的好麼,曉俊你先來。”曉俊站起來將牛仔褲褪到腿彎,跪趴在床邊,正好把屁股墊高。蒙天也不廢話,“說自己該怎麼罰”。“打架30藤條,作為哥哥加10下,沒有勸架加10下,一共是50下,大哥我知道錯了”曉俊可憐的說道。“知道錯了就給我受著。”

“啪,啪啪啪啪”。

“大哥,大哥我。。。錯了。”

“啪啪啪啪…”

“大哥。。。。輕。。。點”“嗚嗚,疼”

“啪啪啪啪啪啪啪…”

(曉俊不是嬌氣在大哥的藤條下根本當不了好漢,太疼了。)啪啪啪啪

“啊啊,大哥大哥。。。我錯了,饒了我吧嗚嗚嗚嗚,我再也不敢了。”

一張帥氣的臉上掛滿了淚珠。

“啪啪啪啪啪啪啪。。。。。”

“嗷嗷嗷,嗚嗚嗚嗚嗚,大。。。哥”

雖然很疼但是曉俊卻不敢動一下,大哥定的規矩,如果動了就要從頭來,大哥說話從來都是算數的,所以他們寧可疼的要命也不敢動。

“啪啪啪啪。。。。”

“嗚嗚嗚,大哥。。。饒了。。。我吧”

大哥打人從來就不停一直才說話,蒙天看著這個從小就跟在自己屁股後面跑的弟弟被打成這樣,也心疼的要命,但是想想他們今天辦的事又覺得後怕,要是他們出什麼事怎麼向世叔交代啊,想到這不覺得手上有加了兩份力道。

“啪啪啪啪啪啪啪。。。”打完了這最後十下。

“啊啊啊啊大哥。。。嗚嗚嗚嗚。。。疼”

看著弟弟青一道,紫一道的屁股心裡想被抓了是的疼,但是要讓他長記性,現在不能讓他們看出來啊,蒙天狠狠心冷冷的說“打完了,跪一邊去。”

“是,大哥”曉俊抽泣著跪爬到牆邊也不敢提褲子,對著牆抹著眼淚。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肖揚平時天不怕地不怕,連老爸的話都不一定乖乖的聽,但是對這個大哥卻是深深的依賴和恐懼好像這個大哥的藤條打的格外的疼。 蒙天看他,賴在地上 不肯過來氣不打一處來,一把拎了起來,肖揚可沒曉俊那麼乖,開始掙扎,又是揮胳膊,又是蹬腿。一不小心一拳打在了蒙天臉上。蒙天愣了,肖揚也呆了。連忙道

歉“大哥,那個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蒙天沒有說話,把肖揚仍在了床上,“說該怎麼罰。”“大哥。我。我。”看著大哥越來月黑的臉肖揚嚇得說話都是結結巴巴的,早就沒了平時的油嘴滑舌。

“啪啪啪”

“快說”

“啊啊疼大哥別打我說,打架30藤條,這是這個月的第三次加30藤條,剛才打了大哥加10藤條恩行嗎大哥?”

啪啪啪

“嗚嗚 我錯了大哥,是30藤條加倍60+30+10是100藤條”肖揚看出大哥的不滿忙補充道。

“但是,大哥100下小楊會受不了的可不可以。。。。。減少一點。”肖揚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他看見大哥的臉色越來越差。

蒙天也不再跟肖揚廢話一把扯下他的褲子,兩片白白嫩嫩的屁股象祭祀貧一樣暴露在空氣中。

啪啪啪啪啪啪啪

恩啊哇哇哇 大。。大哥。。疼,我知道錯了

啪啪啪啪啪啪 。。。

大哥 輕點啊,我在也不胡鬧了

啪啪啪啪啪啪

蒙天像是沒聽見似的一下下的打著看著這個從小就在自己保護下的弟弟挨打怎麼會不心疼,但是這小傢伙越來越不像話了,現在不管過來以後會吃大虧的。

嗷嗷嗷,大哥求求你別打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二哥救命啊,大哥要把小楊打死了

啪啪啪啪啪啪

啊嗷嗷嗚嗚嗚嗚嗚嗚,大。。。哥。別。。。別打了。。。小楊知錯了啊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嗚嗚嗚

“大哥,你繞了揚揚吧,要不分開罰好不好。”凡宇終於還是忍不住了,聽著兩個弟弟的哭喊聲整個人都快碎了,但是他們也確實太不應該了。

“你再說一句,我加十下。”蒙天看也不看凡宇一眼因為這個弟弟太心軟,每次都是他們的擋箭牌。

凡宇一聽也只好走了,他想現在最實際的還是去給他們買藥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鞭打沒有因為說話而停止。

啊啊嗚嗚嗚。。。。。。

啪啪啪啪

啊我。。。真的知。。道錯了大哥別打了,嗚嗚嗚,肖揚哽咽這說

看著弟弟哭的通紅的小臉還有唄打得一道道檁子的屁股,蒙天心疼的不想在打了,但是又怕這回繞了他還有下一回。這回一定要讓他長記性。想著又一五一十的打下來。

啪啪啪啪啪啪

哇哇 嗚嗚嗚嗚嗚肖揚只剩下抽泣和哽咽聲了哭的已經沒力氣了,疼的渾身都是汗。

但是藤條還在繼續。

啪啪啪啪啪啪啪

嗚嗚嗚嗚

“還有十下給我忍著”蒙天冷冷的說

“嗚嗚嗚嗚,是,大哥,嗚嗚嗚。”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嗷嗷嗷,大哥,疼

一連十下的擊打讓肖揚連連慘叫。

終於打完了,還以為大哥會想以前一樣安撫自己,但是聽到的卻是“給我到牆邊跪著去。”大哥嚴厲的說。

“大哥,我。。。”本來還想撒嬌但是看看大哥的臉色只能哽咽的說了聲“是,大哥”

勉強的撐起身子,沒提褲子跪到了三哥旁邊,擦著眼淚。看著弟弟們五顏六色的屁股,蒙天的心一抽一抽的但是要讓他們長記性這只是一個開始。

“大哥,他們已經跪了三個小時了,你就繞了他們吧,我想他們這次一定記住了。”凡宇好聽的聲音在書房響起,“至少讓他們上點藥吧,大哥。。。。”“行了,他們這次必須付出代價,今天先到這吧,我們去看看他們。”大哥威嚴的說不容置疑。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蒙 天,和凡宇來到懲戒室,看見兩個小傢伙還在抹眼淚呢。看見他們青青紫紫的屁股,凡宇心疼的不得了,哀求的看著蒙天。“你們兩個知道錯了嗎?”蒙天冷冷的 說,“知道了,大哥我們知道錯了。”兩個人一起哽咽的回答說。“起來吧”,凡宇說著馬上去扶這兩個小傢伙,蒙天在一旁搖了搖頭伸手抱起了肖揚“小宇你送曉 俊回房間吧。”說著抱起肖揚回了房間。

“大哥,疼。。。疼。。啊 嗷嗷輕點嗚嗚”肖揚哭叫著“比挨藤條還疼嗎,老實點別動,你在動一下我把藤條在打一遍”。蒙天嚇唬肖揚。肖揚一聽嚇得不敢在動只能任由大哥在屁股上擦藥,雖然還是很疼但是他感覺到大哥已經很小心了,知道大哥心疼了,呵呵呵心裡那個美啊。

“ 好了,你好好睡覺吧,睡不著好好反省一下你的錯誤明天寫一份這個月你煩的所有的錯,我們好好來算算賬”蒙天溫柔的說但是肖揚卻出了一身的冷汗,“大哥。還 打啊,您饒了我吧”肖揚哭這說,“我再也不敢了”。蒙天好像沒聽見是的走出了房門去了曉俊房間,走到門口聽見小宇在數落曉俊“你也真是的,你怎麼能幫著肖 揚去打架呢,你們從小就練武下手沒個輕重的,萬一打壞了人家怎麼辦。”“我不是怕小楊吃虧嗎?”曉俊委屈的說“就他那身手,吃的了虧嗎,我看啊你們也就是 該揍真是氣死人了。”小宇說著也氣上要的手不覺得用了力“啊嗷嗷,二哥你要殺人了,疼啊。”曉俊大叫到。“活該。”小宇說著手又放輕了。“咳咳,”蒙天咳 了兩聲“大哥”兩個人恭敬的叫道“大哥,我錯了,您別生氣了”曉俊說這眼淚又要掉下來了“行了,別哭了,你啊自己的是都能冷靜的處理,怎麼一遇到小楊的事 就那麼衝動啊。你疼他但要注意方式知道嗎?”蒙天摸摸曉俊的頭說,“知道了大哥,下次不會了。”曉俊低著頭說。

第二天,是星期六以往蒙天和小宇去上班,兩個小傢伙會瘋上一天,但是這次兩個人也只能趴在床上聊聊天了。兩個人還算乖。

公司裡,“老大,我們的好幾個場子被砸了。”阿虎小心翼翼的彙報著,“知道是誰幹的嗎?”蒙天平靜的說。“知道,是黑蛟會的人。”“好的,我知 道了,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宇少爺知道,明白嗎?”蒙天吩咐道。但是凡宇已經在門外聽得一清二楚了。晚上會到家安撫了兩個小傢伙,蒙天就把凡宇叫道了書房。“ 小宇,大哥下個周要出去處理點事情,公司裡的事你處理一下,還有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看好小三,小四,要是他兩出什麼問題我唯你是問。”蒙天吩咐小宇“是,大 哥。你要去辦什麼事啊,要不要我也去幫忙。”小宇心裡好像明白大哥要去處理什麼事了,擔心的問。

“不用,你處理好我交代給你的事就行了。”

“是,大哥。”凡宇心裡有了自己的打算。

“你回去休息吧我還有幾分文件要看。”蒙天說

是,大哥。

回到房間凡宇想著今天阿虎跟大哥說的話,知道大哥一定是要去拍平黑蛟會的人,他們的老大出了名的狡猾而且陰險毒辣,上一輩創建的義忠會從來就是和他們井水不犯河水,但是近幾年來他們的勢力越來愈大,胃口也越來越大,竟然把主意打到大哥頭上來了。

正想著聽見大哥那有電話響,也馬上那起電話(內線),“大哥,都安排好了,星期二在承明路西口把他們個解決了。”是阿虎的聲音,“好的,一切按計劃進行。”蒙天平靜的說。但是這是一場惡仗啊,不能硬碰硬只好智取了,冒點險就冒點險吧。

只見小宇跪在體罰室的地上,旁邊是臉色鐵青的大哥。小宇低垂這頭不敢看大哥。

終於還是打破了沉默:“大哥你罰小宇吧,彆氣壞了身子。”蒙天冷哼了一聲;“罰你,有用嗎,長本事了敢私自行動了,我看我是管不了你了,你還是去 二叔吧。”不管以前自己犯什麼錯誤,大哥從來沒這樣說過自己,小宇心裡知道大哥是氣他參與了黑幫的事,大哥曾經說過不許他插手的,如果插手了就是今天這個

結局。小宇一聽大哥要攆自己走,眼淚再也止不住了,跪爬到蒙天跟前拉著蒙天的褲腳說:“大哥你怎麼罰小宇都行求你別趕小宇走了,小宇是一時糊塗才攪了大哥

的計劃的。。。。。。說到這小宇已經哽咽的說不出話了只是伏在地上哭

看見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最讓人心疼的弟弟哭的如此可憐,就連小時候被二叔重罰的時候也不見他哭的這樣淒慘。蒙天心仿佛軟了,但是想了想他已經得罪了

黑蛟幫的人以後會很危險的最好的辦法還是把他送出去,咬了咬牙還是沒鬆口。“大哥你罰小宇吧,小宇真的知道錯了。”小宇見大哥不動只好自己拿了藤條塞在了 蒙天手裡,心想大哥還是打吧說不定打了就讓自己留下了。自己脫了褲子趴在了刑床上,自從老爸走了以後大哥還沒打過自己呢。想到以前的痛楚臀不自覺的緊了一

下。蒙天什麼話也沒說抬起藤條就是重重的一下

嗖~啪“啊”可能是太久沒挨打了這一下讓小宇慘叫出聲。

啪啪啪啪啪還和以前一樣蒙天罰弟弟的時候從來就不說話也不停歇讓他們根本

“大哥,大。。哥,我錯了,小宇不敢了。”

啪,嗖啪,

啊啊啊嗚嗚嗚,大哥疼啊。。輕點啊

嗚嗚嗚。。。。

小宇再也摃不住了終於哭喊慘叫了。身子在大哥的藤條下不住的抖,絕美的臉上掛滿了淚珠。

“大少爺,大少爺,老爺和二老爺回來了。”管家急忙的通報到。

“爸”“爸”蒙天和小宇一起往門口看。只見兩位老爹已經站在門口了。

小宇忙擦了眼淚,要提褲子起來,“趴好,惹禍的東西,今天不麻煩你天哥了,我要好好教教我的兒子。”說著小宇爸就拿起了藤條,小宇從小也是在老爹的藤條下長大的,但是看見老爸鐵青的臉還是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嗖啪”

“啊,二叔您的手勁還真不小呢?”蒙天調皮的看著二叔揉著剛剛挨了一下的屁股。看著二叔有舉起藤條馬上順勢跪在二叔腳下可憐的說:“二叔,您就別打了,您打小宇我替他挨著,一會我一定還的到老爸那去領板子,您就當心疼天兒一回,少讓天兒挨幾下吧。”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二叔看著蒙天撒皮耍賴,無奈的搖了搖頭,對這個姪子自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從小就最心疼他,每次看見他受罰都忍不住替他求情,蒙天的那份乖巧讓人看了就心

疼。現在見他跪在地上討好的說著每一句話更是生不起來氣。“起來吧,我不罰他了,你一會跟你老爸好好解釋一下吧。”說這話還給蒙天使眼色,示意他好好討好 蒙大海(他老爸)。“是二叔,那小宇。。。。。。”“我帶他去上藥,小宇起來吧。”邢灝平靜的說。小宇忍著痛起來,淚眼婆娑的看著蒙天說“大伯,這次都是 我的錯,不管大哥的事,您別罰大哥了。大哥,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了。”“小宇乖,快回去上藥吧,其餘的事你不用管了。”蒙大海對這個姪子也是十分的疼 愛,從小就心思縝密什麼事都替別人著想。小宇只好和父親會到了自己房間。

蒙天關上體罰室的門,來到父親面前,老爸的臉沒有想像的那般難看,但是還是規規矩矩的跪在了老爸面前,在老爸這撒皮耍賴是不敢的。“天兒知錯了。請父親教訓。”蒙天可憐兮兮的說。

蒙大海看著兒子心裡也十分的不舍,年紀輕輕就要擔負那麼多,但這是他的使命,誰也替代不了啊。“天兒,說說你錯在哪。”蒙大海嚴厲的說。“天兒, 不該考慮不周讓小宇知道計劃,插手黑幫的事。天兒不該自己一人單槍匹馬與範曄談判。天兒沒有管較好小三小四。”蒙天一條一條的列舉這自己的罪行。“好,你 都知道啊,你心裡是不是在想我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啊,我告訴你,你別以為老爸在外面逍遙自在,你就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你是董事長,你是老大你的責任是

什麼,你自己心裡很清楚,你要保護好你的兄弟,但是你考慮事情要周全,你單獨找範曄談判,你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他完全可以把你剁成肉醬餵魚。你覺得

他會不敢嗎,你說小宇攪了你的計劃,如果不是小宇帶人及時趕到你敢保證你會全身而退嗎?”蒙大海越說越氣,拍的桌子啪啪的響。蒙天聽得也是一身的冷汗,想 想那天晚上的場景還真有點後怕呢。都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老爸是擔心自己才這麼急著趕回來啊。老爸看來是真生氣了,這頓打一定輕不了了。想著身後不由得緊

了一下。

蒙天站起身來拿起藤條從新跪在老爸面前,把藤條舉過頭頂“爸,天兒知錯了,您責罰天兒吧。”

蒙大海接過藤條折了折,蒙天自覺的把褲子褪到腿彎,跪趴到刑床邊上,把屁股正好撅高。

蒙大海走到兒子後邊,想起這些年兒子自己在外面打拼確實也很不容易,心裡不免心疼,但是做事欠考慮,拿自己的命賭,實在可氣,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就為這不知吃了不少虧啊。

想到這蒙大海嚴厲的說:“100藤條自己數著,數錯了從來。”

“是”

啪狠狠的一下如果不是事先有心裡準備蒙天一定跳起來了。

“一”

啪

“二”

啪

“恩,三”

啪

“啊,四”

蒙大海可是用了十分的力氣幾乎是鞭鞭見血

啪

“啊五,爸”

啪啪啪

“六七八。爸。。爸”蒙天疼的一身的冷汗,又說不出求饒的話,只能一聲一聲的叫爸。

。。。。。。。。。

啪

“嗚嗚六十一。”蒙天受不住了開始小聲的抽泣。

啪啪

“六十二,六十三,爸,天兒受不住了,停一下好嗎”蒙天哽咽著跟老爸商量。

兒子一向,不求饒的,想是這回疼的厲害才叫停的,再看看兒子已經皮開肉綻的屁股,從腰到大腿已經每一塊好肉了,心裡像是被什麼揪著似的疼,看著兒子疼的打顫手上再也下不去了。心想這回兒子差點命都沒了,心裡又不住惱火。便冷冷的說“受著。”

說著有抽了一下但是只用了六分的力氣,不過對於這傷痕累累的屁股來說沒有絲毫減輕的效果。

啪

“啊,爸天兒錯了,”

“報數”

“六十四”身後像是被刀子割開了一樣,有黏黏的東西在往下流蒙天知道一定是流血了。

啪。。。。

。。。。。。。。。。。。。。。。

啪

“嗚嗚嗚,九十七”

啪啪啪,最後三下蒙大海又用了八分的力氣

“啊啊嗷嗷嗚嗚”

“報數,是不是還想挨啊”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嗚嗚”,“爸天兒知道錯了,您饒了天兒吧。”蒙天抽泣著承認這錯誤。

“天兒,這次是小懲大誡,希望你能記住教訓,你現在這裡反省一下吧。”蒙大海看看兒子的傷,狠狠心出去了。

蒙天忍著痛跪到牆邊上,這是規矩挨打以後最少還要在跪一小時反省自己的錯誤。蒙天想著老爸的話也覺得自己做的不對了,老爸那麼打年紀了還要擔心自己,真是不孝,想一想,嘆了一口氣,身後的疼像火燒是的,不知道老爸還生氣不生氣。

一個時辰後,邢灝來到體罰室。看這蒙天身後的傷心疼的不得了,趕緊上去扶蒙天起來,蒙天可憐兮兮的叫了聲“二叔,爸還沒讓起來呢。”“不管他了, 聽我的咱回去上藥去。”“二叔,可是我現在走不動啊。”蒙天撒嬌的看著二叔,也就在二叔面前他才能露出自己還稚嫩的心。邢灝拍了蒙天腦袋一下假裝生氣的說 “就敢跟我耍賴,有種挨打的時候討饒啊。”蒙天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喃喃的說“誰讓二叔最疼天兒呢。”邢灝笑罵這抱起蒙天回到了臥室,“趴好,臭小子我給你上 藥。”

“哦,謝謝二叔,二叔小宇怎麼樣了。”

“他沒事,已經上過藥了。”邢灝說著開始給蒙天上藥,看著蒙天皮開肉綻的臀腿,心裡不免罵大哥心狠手辣。

“啊啊二叔,輕點,疼死了。”蒙天也就在二叔面前可以象弟弟們一樣撒嬌耍賴。

“臭小子,喊什麼喊,耳朵都讓你震聾了,我上的疼,讓你老爸來給你上吧。”作勢邢灝就要走。

“二叔二叔別,我小聲點就是了。”說著扯出一個無賴的笑容。

“啊啊,二叔疼。”

“行了,別叫喚了。’

“呵呵謝謝二叔,二叔我爸還生氣嗎?”蒙天小心的問到。

“我不知道,你直接問你爸不就得了。你啊,不是二叔說你,你這個愛賭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你爸一聽說你單獨會範曄連夜就急著往回趕,你說他能不生氣嗎?等你好點了再去給你爸認個錯吧。”

“是,二叔,天兒知道錯了。”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曉俊和小楊放學回來,覺得家裡有點不對。管家告訴他們大老爺二老爺回來了,還有大少爺,二少爺受罰了。

兩個小子心裡都犯嘀咕但是也都不敢怠慢,一起來到書房,敲了敲門就聽見大伯的嚴肅聲音:“進來”。“大伯,二伯”“大伯,二伯”。兩人異口同聲的恭恭敬敬的說。然後就垂手站在兩位長輩面前。

“曉俊啊,這幾天籃球賽進行的好不錯吧,你這個學生會主席兼體育部長很盡職盡責啊。”蒙大海不緊不慢的開了口,像是在表揚他,但是連著大伯都知 道,大伯是不是也知道自己逃課而且是當著老師的面走出教室的呢,但是自己確實有苦衷啊。是瞞還是不瞞啊,曉俊在掙扎著。抬起頭來正好對上了大伯淋列的目

光,嚇得一個哆嗦。

於是心一橫跪在了大伯、二伯面前:“大伯,二伯俊兒知錯了,請大伯、二伯責罰。”“錯在哪。”這次是邢灝冷冷的開了口,這小子從小就和老三一樣聰明有餘而有時分不清輕重緩急,是該教訓。

“俊兒不該一個星期不去上課,荒廢學業。”曉俊話一出在一旁的肖揚嘴張成o型,眼睛睜得就差沒掉眼珠子了,他知道二哥在剛考完的期中考試中考了年級第一啊,一個周沒去上課真不知道三哥是怎麼做到的。如果這也算荒廢學業,自己算什麼,不學無術嗎。

“還有呢?”邢灝又冷冷的問。

“俊兒不知請大伯,二伯教訓。”曉俊跪的筆直,但是手心已經開始流汗了。“那天,你上課的時候公然走出教室,並且帶走了20個男同學,竟然沒跟老 師打招呼,還不算錯嗎?難道你從小就是這樣尊師重道的嗎?這就是長輩們教你的嗎,咱們家的孩子會這麼沒教養嗎?”蒙大海嚴厲的說著每一個字。曉俊聽著大伯 的訓斥,心裡不覺的一振大伯從小對自己就是疼愛有加從來就沒說過這麼重的話,這次自己是做的過分了,也沒什麼好辯解的。

“俊兒知錯了,請大伯二伯重罰,”曉俊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

肖揚一聽三哥要受罰了趕忙跪下可憐兮兮的說:“大伯二伯,三哥剛剛還考了個年級第一呢,不算是荒廢學業吧,還有那天他出去是因為。。。。。。。。”“閉嘴”肖揚還沒說完就被曉俊打斷了。

蒙大海和邢灝也不追究,蒙大海平靜的說管教你們的事,我已經交給你們大哥了,他沒管教好我會懲罰他,至於你們自己犯了什麼錯就自己跟他解釋吧。小

俊和肖揚想原來大哥和二哥受罰是因為自己在外面惹禍了。兩個人心裡都不是滋味,心想大哥應該已經知道了。小俊心裡更是恐懼,大哥一向就反對他們三個跟黑幫

扯上什麼關係,但是自己這次打架正式跟一群混混啊,這個也是打架完了以後才知道的,不知道大哥知道不知道。要是知道了還不得打死自己啊。看來這回真的一個

周不用上課了。還想著呢蒙大海冷冷說:“小俊,你今天晚上就在這好好反省自己吧。肖揚你去照顧你大哥和二哥。我和你二伯要出去辦點事,辦完事就走了。

”肖揚一聽馬上路出乖巧的形象起身來到大伯身邊,手裡攥著大伯的衣角,撒嬌著說:“大伯您和二伯剛回來就舵主幾天嘛,人家都好長時間沒和您們在 一起了,揚兒好想你們的,還有您剛回來就罰了大哥二哥三哥,揚兒被您嚇得還沒緩過神來呢,您由要走。”蒙大海不輕重的在肖揚屁股上拍了一下笑罵道:“你倒 是會裝乖巧,你還會怕啊,要是真的會怕也不至於讓你大哥在警察局把你帶回來,你以為你不該罰啊。”肖揚一下子就癟了,撅著嘴:“大伯,那回大哥已經罰過我 和三哥了,我們好幾天都下不了床呢?”“行了你也別在這裝可憐了,把我的話帶給你大哥,至於小俊你自己跟你大哥解釋吧。”蒙大海說完就和邢灝一起出門去 了。而小俊只好在書房了跪著反省,因為大伯走的時候沒有讓他起來。心想也不知道大哥二哥傷的怎麼樣了。

肖揚來到大哥的房間看見大哥還是滿頭的汗,知道大哥一定傷的很重,心裡很自責大伯是因為自己不乖才罰大哥的,想著想著就小聲的抽泣起來。蒙天聽

見有聲音睜開眼睛一看,這小傢伙正在抹眼淚呢,難道老爸也打他了趕緊的問:“肖揚,你怎麼了大伯打你了?”肖揚趕忙回答:“大哥,對不起吵醒你了,都是我 們不好害你受罰了,肖揚以後一定聽大哥的話。大伯沒有打肖揚不過三哥在書房反省呢。還有大伯讓我轉告你說他和二伯出去辦事了辦完事就走了。”“哦,我知道 了,你三哥為什麼挨罰啊?”蒙天問到。“好像是二哥領著20幾個人逃課,還打架了,大伯說讓三哥在書房反省一晚上呢。”肖揚小心的回答。“哦,我知道了。 ”蒙天心想這小傢伙剛挨了打,又打架真是皮緊了。“大哥,你想吃點什麼嗎?”肖揚問道。“不用在我這了,你去看看你二哥吧。

“哦。那三哥他。。。。。”肖揚剛想提三哥求情。

“就讓他跪著吧”蒙天冷冷的說。

肖揚只好低著頭出來。到了二哥的房間。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st1:*{behavior:url(#ieooui) }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612.0pt 792.0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36.0pt;

mso-footer-margin:36.0pt;

mso-paper-source:0;}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肖揚只好低著頭出來。到了二哥的房間。

看見肖揚撅著嘴進來,宇忙問道:“小四怎麼了,大伯二伯罰你了嗎?還是罵你了?”

“二哥,小揚挺好的,就是。。。。,二哥你還疼的厲害嗎?”小揚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又犯什麼錯了,小揚跟二哥說,乖。”宇焦急的問。

“二哥,不是我是三哥,他現在還在書房跪著呢。

三哥前不久帶著他們班20幾個男同學在上課的時候出去打架了,讓大伯二伯知道了,罰三哥在書房跪著呢,還說要讓大哥處理這件事,二哥你幫幫三哥吧,要不大哥會扒了三哥的皮的。再說了這件事也不能只怪三哥。

那天一群流氓在三哥的學校附近調戲幾個女同學,其中一個趁機給三哥撥了電話,三哥聽到電話裡亂哄哄的還有女孩的尖叫三哥覺得出事了,這才帶了男生出去的,要是去玩了那幾個女生恐怕早就。。。。。。”

“行了,這件事我知道了,你也別著急先讓你三哥在那跪一晚吧。”

第二天,跪了一晚的小俊和肖揚照常上學。宇因為受罰較輕也就會公司打理事物。蒙天傷的較重暫時不能起床。

幾天後。

“您好,您是小俊的的哥哥蒙天嗎?”電話裡傳出一個聲音。

“您好,我是請問您是?”

“我是他的班主任,是這樣的他無意間可能得罪了***,考慮到他的安全您能不能來接他。”

“好的,我馬上到,謝謝您老師。”放下電話蒙天的臉氣得煞白。

蒙天開車來到學校,看見小俊正在辦公室了緊張的等待著。沒理他,先是跟老師寒暄了一會,聽著老師考小俊這也好那也好,心了的怒氣稍微平靜了一點。但是想想前幾天打架,這筆帳還沒算呢,這又招惹黑幫不免更加生氣。帶著小俊回家一路無話。

回到家裡小俊很自覺的來到了體罰室,端端正正的跪著,他也看的出來這次大哥是真的生氣了,大哥一直跟他們說不要沾上黑幫,這次自己還和黑幫打架看

來這次是兇多吉少了,想到這屁股不自覺的跟著一抽。不一會蒙天就來到了體罰室也不說話站在了小俊前面,小俊抬頭看了大哥一眼馬上又低下了頭。他從沒見過大

哥如此冷的臉色,只是看一眼就覺得渾身發冷,看大哥的樣子好像是在等自己說話。

小俊顫抖著說:“大哥,小俊錯了,小俊不該招惹黑幫,不該跟他們打架,不該不尊重師長,大哥您罰小俊吧。”

不說還好,蒙天一聽小俊竟然跟黑幫的人打架,更是氣的說不出話,他小心翼翼的護著這幾個弟弟就是想讓他們遠離黑幫,不想讓他們受到傷害,現在可好

一個一個的都不省心不說,這個竟然帶著人跟黑幫群毆。氣的也不跟他多廢話拿起藤條往刑床邊上狠狠的抽了一下,嚇得小俊一顫,小俊知道大哥的意思。馬上站起

身來,解開腰帶,推掉自己合體的牛仔褲,跪趴在刑床上小腹抵在床沿上,俊俏,雪白的屁股正好翹高,因為緊張屁股微微的發顫。

蒙天看著自然知道他害怕,但是絲毫沒有心疼的,揚起藤條就是兜風的一下。

“啊”小俊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是還是慘叫出聲太疼了。大哥這回都沒說要打多少,而且下手那麼狠自己不知道能摃多久。小俊想著。

“啪啪啪啪”。

“啊啊嗚嗚。。”

小俊雖然疼的又哭又叫但是卻不敢求饒因為他知道大哥真的生氣了。

二十幾下過後小俊的屁股上已經布滿了檁子紅腫不堪,與白淨的腿呈現明顯對比。因為疼小俊的腿也跟著打顫。蒙天看著也是心疼不已,雖然小俊不若小宇一般乖巧但是也是很懂事的,看著他雖然疼但是卻不敢求饒更是心痛不已。

但是既然打了,就要讓他記住。

“啪啪。。。。。”

“啊,大。。。哥,哥,嗚嗚(:-……”

小俊哭的是梨花帶雨。但是屁股上的疼痛卻一點也減輕不了。

又是二十幾下,這次小俊是真的受不了了。

“大哥。。。。。我。。知道。。錯了,真的,饒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