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乐极生悲 || 1.3万字

“乐游你到我房间来一下”,
“恩,好的” 。看着面前这个穿黑衣的陌生女人,我都不知道怎么会搞成这样。
我林乐游,林家的大小姐,父母的独女,一个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人,居然会搞到在自己家里寄人篱下。
偏偏我和这个人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办法老爸把我的监护权暂时授予了她–陈紫杉,F大的高材生,三年的留日生涯,国际中学史上最年轻HEO 。国际中学是我爸和陈紫杉的爸爸一起创办的,她爸是HEO(校长),我爸是最大的股东。听老爸讲在我十岁那年,她爸妈在一起空难中丧生了,那时她才刚上F大一个月,是我老爸帮她料理得后事,他们家的亲戚早年都移民国外了,我们家恐怕是和他家最近的一个“亲戚”了。老爸做生意在行但却对教学没兴趣,这么多年国际中学HEO位子都有别人代兼,老爸想把这个位子交给紫杉姐。本来这一切都与我没什么关系,可偏偏家中出了一些变故,老爸在加拿大的产业出现了问题,需要他过去料理,再加上我妈身体不好加拿大那边有很好的医疗环境,所以爸把国内的一切包括我和他的房子全权转到了陈紫杉的名下。我的恶梦生涯也就开始了 。
一,见面礼
“紫杉姐你找我,”我习惯性坐躺在了老爸的沙发椅上。目光慵懒的打量着我这位现任监护人。
“乐游你坐好,我叫你来是和你谈谈你的以后以及我如何教育你。”好啊”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监护我。
“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你爸把你交给我,我就要对你负责,我比你大十岁,我想我是有这个能力把你教好的,你可以不服气,但你必须听我的,按我说的来。据我了解你爸妈好像把你宠坏了,不过不要紧,我会好好帮你给改回来的。”
“首先我告诉你,我不是你爸妈,没他们那种好脾气,以前他们怎么管你我不管,但以后你归我管我希望你清楚地明白我的管教方式,并且尽快习惯它,听清楚了没有。”
好笑,我又不是吓大的,唬谁呢。给点权力还真把自个当回事,我林乐游也不是吃素的,谁不知道我一向吃软不吃硬,这套对付小朋友的招式在我这没用。
“乐游,乐游,林乐游”。
“恩,你叫我”。
“哎,我说你还真可以呀,跟你说话你居然走神,看来我真得好好教育教育你了。”
“ 随便吧,你要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说着我我就往外走。
“你站住,我有说让你走嘛” ,她冷冷的盯着我.
“那你还想怎样”,我也冷冷得看着她 。
你不舒服我还烦着呢,我最讨厌应付这种人,要不是看在以后得和她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我早走了。
“今天我休息,我和别人约好了看电影,你要没别的事,我想先走一步,行了吧 ”,说完我转身就走。
“啊,你干嘛拉我”,说话间,我就被她拉到了床边,摁趴在了床上,啪啪啪,巴掌就落在了我的屁股上,我被着突如其来的巴掌打蒙了,硬是半天没搞清楚状况,我从来都没挨过打,更别提是被人打屁股了,自然反映比较迟钝,当我明白过来时,裙子都被燎了起来。
“你干嘛呀,你有病呀”,我试图站起来,可我的腰被一只手死死的卡住了,根本不能动,啪啪啪啪啪、、、、、、、、、、、、、、、、、、、、、、、、、,“你这个疯子,你有病呀,你干吗打我,你有什么权利打我”,我一边骂一边挣扎,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专注于我的屁股。
“你别再打了,和我说句话好不好”,她的节奏越来越快,我真的有点块受不了了,在自尊心的抗拒下我才没有哭,可她好像没有停的意思,啪啪啪啪啪、、、、、、、、、、、、、、、、、、、、
“紫杉姐,你别打了,我不走了还不行吗”,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可她根本连我看都没看。
“哼,现在有空听我说话了,晚了,既然你没时间和我沟通,我只有和他沟通了”,说着,她一把拉下我的内裤。
“不55555,5555要,”我急忙伸手去挡,一把就被她摁住了。
啪啪啪啪、、、、、、她的手像板子一样落在了我的屁股上,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包围了我整个人,眼前的一切刺破了我的骄傲,我的自尊,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眼泪,“呜呜`~呜呜 ,5555555~~~~,你别打了,555我求求你了,我听你的话,呜呜,我错了,错了 ,555我听你说,我不走了,你绕了我把,呜呜~~~~~~~~~。
“我以为你有多硬,刚热了个身你就什么都听我的了,看来以后我得多和你的屁股交流了,”
紫杉姐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没敢再瞪她,但我恨她,我好想我妈。我不想听她说话,我将头埋在床上继续着我的委屈。
“你给我起来站好”。她淡淡地说,声音虽然不大,但言语中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我真得有点怕她了,今天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快速的拉上内裤,放下裙子,站在她旁边,
低着头看着地下,任由泪水滴落。我知道她在盯着我看,可我不能看回去,也不敢看回去,
就这么僵了1分钟左右,她才缓缓的说,林乐游我今天本来没想打你,只是想和你好好谈谈,沟通以下,可你的所做所为破坏了我的心情,你糟糕的表现让我们来不及好好认识,了解一下。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浪费时间”。
“刚才那个只不过是个见面礼。以后你不听话,或是犯错误什么的,我就只和你的屁股交流,你呢,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别怪我。听懂了了吗?”
“嗯,听懂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没有了反抗的力气,顺从的答应着。
“好,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吗”,“来,坐姐姐,旁边。”她拉着我的手,帮我擦了擦眼泪,我心里居然泛起了一阵感动,真是疯了。
“乐儿,你也知道姐姐没有亲人,这么多年,一直飘泊在外,是干爸和干妈给了我生活的希望给了我回家的感觉。他们把你交给我,我就要让他们放心,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都要给你当姐姐”。
“姐,你别说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就是我亲姐”。突然我觉得她好可怜,刚才得恨意早已荡然无存了。
“那好,既然你当我是姐姐,我就要对你严格要求。你呀这么多年宠的实在没样子,自由散漫,自以为是,霸道无理,脾气极坏,姐姐最不喜欢这样的人,希望你可以改好,当然我会帮你,我替你准备了把尺子,倒是也许帮得了你。哦,对了,你想学跆拳道吗?我是九段黑带,你要是喜欢,姐可以教你”。姐姐诡异的对我笑了笑。
天哪,这个女人可真厉害,给我下了个套,我还傻呵呵地往里钻。哎,乐游啊乐游,自由与你说拜拜了,你这辈子算是毁了。
2
“小姐,起床了,起床了”。
谁呀,出去。干嘛呀,烦死了,给我出去,真讨厌,别吵我睡觉。
小姐,小姐,您快起来,
哎呀,我说李妈你是怎么搞得,我放暑假了不用上学,您是不是老糊涂了,没看见我在睡觉吗?
是大小姐让我叫您起床,吃早饭的。
我不吃,我要睡觉。
小姐您还是起来吧,大小姐好像挺厉害的,昨天您不是吃亏了吗,我可不想您在被、、、、、、,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提到昨天,我顿时睡意全无,看来不是做梦,生活在继续,我这是怎么了,难道真地会害怕吗,我林乐游从来就没怕过什么,可她会不会真地用尺子打我呀,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算了,还是起床吧。
早上好,姐
早,乐儿。睡的好吗?
好才怪,这么早叫人家起床,我心里不满的嘀咕着,“还好”,嘴上却不敢含糊,我林乐游怎么连真话都不敢讲了,真是可悲啊!
李妈,你是怎么搞得,不知道我不喝牛奶吗?
我让她给你准备的,怎么了,有问题吗? 她不满的看着我。
我从来不喝牛奶,算了,你自己吃吧我不吃了,我回房了。我想都没想就上楼了。从起床到现在我已经不爽到了极点,我才懒得再陪她疯。
还是再睡一会吧。这一睡,在醒来已经两点了。想起昨天放人家鸽子挺不好意思地,就打了个电话,和她一起吃晚饭。
“李妈,姐姐呢?”
“大小姐吃完早饭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噢,我说呢,对了李妈我出去一下,不回来吃晚饭了。”
“小姐,大小姐说了不让您出去。”
“什么? ”有没有搞错,居然连我的人身自由都想限制,管得还真有点宽,我还非出去不可。
“李妈我走了,拜拜!”
“ 小姐,你。。。。。。。。。。。”
没等李妈啰嗦完,我早出了门。想起昨天的事,我就觉得别扭。这算什么事呀,今天我得好好玩玩,不许出门,哼,把我惹极了,我还不回去了。哎,不想了。
“扬扬,你可真准时呀”,看到她,我的心情好多了,我跳着碰了她一下。
“乐游,你昨天怎么搞得呀,连我的鸽子你也敢放,看我不收拾你。”说着在我脸上捏了一下。
“别给我提昨天,姐姐我想起来就想杀人。”
“哈哈,这是谁呀,连你这个小魔怪都敢惹。”
“还有谁,陈紫杉。”
“她!咱们学校新任的HEO,你爸的干女儿,难怪你昨天爽约呢”扬扬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这和我爽约有什么关系呢?”我可不想让她知道我的糗事,我不高兴的瞪着扬扬。
“乐游,我告诉你,你以后可得小心点了,陈紫杉号称冷面铁血杀手,教育心理学的硕士,有很高的才气,在教育方面有一套,而且还是跆拳道高手,为人处事极其严厉。不过在日本当助教时还蛮受欢迎的,可能小日本都有受虐倾向。嗬嗬,林大小姐,你以后。。。。”
“你跟三姑六婆住楼上楼下吧,怎么没有你不知道得呀。”没等他八卦完,我就打断了她,我可不想再听她啰里巴索,虽然她说得我早就知道了,但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扬扬原名风飞扬,风氏集团的大小姐,蛮横霸道和我如出一辙,但天性十分善良,为人也较为单纯直爽。我俩之所以合的来,除了都古灵精怪,喜欢自由自在的疯跑外,更以天不怕地不怕尤为合拍。)如果说昨天我只是觉得有点怕的话,今天连扬扬也觉得怕,看来。。。。。。。。。。。。。。。。
“乐游,你怎么了。”扬扬拉了我的一下,“嗯,没什么,我在想你说的话的可信度,呵呵。”
“你真的没事,其实我也只是听说而已,你别往心里去,再说不是还有我呢,她要是真敢欺负你,我会收拾她的。”扬扬不安的看了看我说。
“呵呵,说什么呢,开玩笑我林乐游怕过谁,行了,别说她了。现在可是Happyhour ,
咱先吃饭,然后逛街看电影你说好不好?”
“好,这可是咱放假的第一天,一定要玩个够。”
。。。。。。。。。。。。。。
。。。。。。。。。。。。。。。。“哇,11点了,扬扬,咱们回家吧。”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原打算十点回家的。“嗯,好吧,那过两天我找你玩吧,拜啦”
“拜了,”我也得赶快回去了,虽然我很任性,太总的来说还算乖乖女,老爸别的什么都不管我,只是有一点晚上10点必须回家,这我倒是蛮听话的,只是今天有赌气的成分,忘了看表。
我轻手轻脚的进了门,连楼梯灯都没敢开。咦,我房间的灯怎么开着,她不会。。。应该没这么无聊吧。
“呵,姐你怎么在这。”我心虚的看了看她说。
“再等你, 你还知道回来,干什么去了。”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暴风骤雨来临前,夜总是出期的平静。
“我和同学吃饭去了,没注意时间,不小心回来晚了,我和李妈打过招呼了。”我可不想激怒她,毕竟不对在先。
“行了,你先去洗个澡。”
“好的”我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看来她也是想和我好好相处,就是嘛,这样多好。
陈紫杉:看着眼前这个的孩子,我的心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啊,她太像十年前的自己,快乐、自信、骄傲,身上洋溢着青春所赋予的一切,再加上家世的优越感,骄蛮跋扈目空一切,唯我独尊。
感觉犹如昨日。只是今天的我早已洗尽铅华,没有了那种浮傲。父母的遭遇让我明白了,人生是瞬息万变的,上帝不会永远怜惜你,幸福的光环不会永远照着你。过度的宠溺带给了我许多苦难,我像突然溺水的孩子,被狠狠地呛了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想起双亲我就有种心碎的感觉,失去了他们,我便没了半条命,我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世界对我来说失去了光彩,我愿随风而去。只是我没有,也不能。爸说过人只有经历磨难才会成长,生命是需要生生不息的传承下去,不为自己,只为逝者,也应该活的多姿多彩。
幸福的优越感过强,当不幸降临时,会脆弱的难以自拔,我用了7年的时间来舔弑我的伤口,至今难以痊愈。
我不要她在走我的老路,我要教会她什么事责任,什么是强大。
“姐,你怎么还在我房间”这个女人居然在这里放愣,还真是好笑。
“我再等你,我想你没忘了我昨天说过的话吧。”她扬了扬手里的尺子。
“你想怎样,打人是犯法的,我想你也不会知法犯法吧。”我警惕的瞪着她。
“你说呢,’’她冷冷的看着我,我要能吃估计他早把我给吃了。
“你为什么老和我过不去,非要打我不可呢,我爸让你管我又没让你打我,再说你也没有这个权力。”我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总之今天一定要顽抗到底,决不屈服,否则以后她还不吃定了我。
“说过得我就不再说了,今天这打你是挨定了,一下都不会少。你别以为在贫两句就算了,你就磨吧,等我失去了耐心把你打伤了你可别怪我。”
“那,那你打人总该有个理由吧。” 我小声的问,她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我相信她刚才说的,我真后悔今天晚归。
“脱裤子,过来。”她指指自己膝盖,大声地说。
“我求你了 ,”我还是站着没动,我的自尊不允许我这么做,就是被打死我也不会自己脱掉自己的裤子。
“不动是吧,看来你真的是难管呀。”她走来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来了一下。
“啊,”我虽然有准备但还是喊了出来,真得很疼。我赶紧用手揉了揉。
她拉过我摁倒在她的膝盖上,拽着我的裤子一把就全都拉掉了。我觉得自己好丢人,这个样子也太难看了,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乐游,你今天要为三件事负责,一、早上不吃饭,还乱发脾气,对身体不好,也没有家教。二、私自跑出去,目无尊长。三、晚归,不顾自己的安危。各三十下,共90下,外加你磨叽10下,总共100下。”
她说完我就觉自己今天要死在她手里了 ,她把尺子放在我屁股上,寒意自下而上,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 ”连着十下打击,我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其实也不是太疼,就是速度太快了,不过也好,早完早了,
我一定要忍住决不能屈服。
“很好,今天比昨天有骨气多了,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啪。啪。啪。啪。啪,“嗯,嗯, 啊,嗯。”她明显加大了力度。原来打屁股这么疼,才15下,我该怎么办呀。
“ 趴到,床上去”,我站起来的时候,一直忍着的眼泪无声的留了下来,四目相对,她那冷冷的目光刺伤了我,我慌乱的移开眼神,我不能让她看到我的屈服,我趴在床上,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屁股。
“手拿开”,我把手缩回来,把头埋在了胳膊里。
“啪啪啪啪啪。。。。。。。。。。。。。。。。。。。。。。。。。。。。。。。。。。。。。。
“啊,555,555。。。。。。。。。。。。。。。
“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哇。。。。。。。。。。。。。啪啪啪啪,”“我看你有多硬,错了没有。”
“啪啪啪啪啪啪。。。。。。。。。。。。。。。。。”居然敢把嘴堵起来,今天一定要把你扳过来,不认错,是吧。
我死命的咬着自己的衣服,不让自己喊出声,“啪啪啪啪。。。。。。。。。。”
“哇。。。。。。。。。。。,我一下没忍住,大哭了起来,嗯,太疼了,“对,。。。。。。。。对不起,。。。。。我 5555…错。。。了”我抽泣着求饶。
“啪。。。。。。啪。。。。。。。。啪。。。。。。。。。。。”
“姐,姐姐,放过我吧,唔唔唔呜呜。。。。我错了,,,,,”
“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
“我打你对不对”
“对”
“以后听不听我的话。”啪啪啪啪啪啪。。。。。。。。。。。。
“我听,听,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再打了,呜呜,饶了我吧,姐姐”
“好,今天就算了。”
“呜呜,555555,” 这是为什么,我好可怜啊,24小时之内居然挨了两顿打。
“起来,去把脸洗了,”
我把整个头都放在了水池里,我是得好好洗洗了,我好乱。
“喂,你这是干嘛,是不是没挨够,”她一把把我从水池里拉了出来。“不服气,自虐是吧,去趴好,我们继续。”
打吧,打死我好了,我自暴自弃得趴到了床上,拉掉裤子,打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就算不被打死,我也会被气死的。

本帖已被淘气不易于2009年8月28日11时22分12秒编辑过

出去玩疯了,真是对不住大家

3.我该怎么办?头发上的水顺着发捎流了下来,湿乎乎的异常难受,我全瑟着眼泪,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心很空也很冷,尴尬的令我窒息。恍惚间,以为自己在与恶魔作斗争,没有血缘的亲情很难在短期内建立,一声姐姐,只是礼貌,心中的芥蒂,无法释怀。(许多朋友都希望别人管自己,欣喜于此,我却难以理解,也许我太自我了)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不能做,我真的很厌烦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做人有时候真的很难,我为什么不能继续无拘无束的生活呢,我为什么会半路杀出个姐姐呢,我为什么要挨打呢,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得。我要斗争我要反抗,
“你走,你给我走,我不需要你管,你不是我姐、、、、、、、、、、。”我怒吼着转过身瞪向她,却不巧碰到她的手,手中的毛巾挡住了我的视线,也挡住了我的后半句话。毛巾轻轻地落在了我的头上,她的手隔着毛巾在我的头发上揉挲着,我看不见她的脸,但我感受到了那分久违了的暖意。小时候,我很怕头发,每次洗完澡都不肯擦头,妈妈都将我抱在怀中,轻轻的帮我擦,我喜欢将小手环在妈妈的腰上,感受那份暖暖的爱意。
我沉浸于这份暖意,心在慢慢的融化,我想她是爱我的,也许我错了,然而她得手却已从我的头上悄然离去。我摘下毛巾,看到的却是她的背影,紧裹在黑色的T恤下的肩膀,微微的颤动着,“姐,我、、、、”
“睡吧”看着带上门出去的背影,我更加落寞了,原来空旷的心更加失落了。我恼她打我,烦她关心我,气她不听我解释。其实我更恨我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她那不适时的爱,搅乱了我的心,我很怕,怕她的真心,她若一直冷下去,我想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让她难堪的,可是现在,为什么她总不在我的预料,如果她的爱怜和疼惜早一点出现我想我不会说那样的话。
早上起来,看到床边的毛巾,想到昨晚,心很乱,真不知如何相处下去。算了,也许她不在意呢。
“李妈,早,那个,怎么就我一个人吃早饭呀? ”我含糊的问。
“小姐你今天起来的可真早,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牛角包,你快尝尝.”
“不是李妈,我是说家里其他人呢。”我闷闷得说,这个李妈就会打太极。
“哦,您是说大小姐呀,她带着行李走了。”
“什么? 走了,到哪去了?”我顿时慌了神。
“她没说,只是让我好好照顾你,小姐这样也好,省得你老和她怄气。”李妈淡淡地说。
“我不吃了,李妈你吃吧,我想出去走走。”
李妈从小看着我长大,待我很好,无论我和谁其争执,她老是护着我,怕我受委屈,可是她哪里知道我现在的心情。爸妈走了,我就像离开港的小船,很孤寂,老有种没人疼没人爱的感觉,虽然我不太认同陈紫杉的教育方式,但起码和她在一起我也算是有个亲人可以依靠,可是现在,她走了,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我就走了。既然如此又为何要承诺呢。
“乐游,你找我啊?”
“嗯? 扬扬,你怎么在这里呀? ”我愣愣的看着从天而降的扬扬。
“喂,大小姐,你大白天就梦游,你站在我家门口,还问我怎么在这,我看应该我问你才对,我的林大小姐,你又怎么了。”扬扬这一连串的问题,我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她家门口。
“哦,我想你了。”我缓了缓说。
“想我了,你骗谁呀,说实话,到底怎么了。”
“我,我真的想你了,别问没用的话,不请我进去坐坐。”说着我就拉着她往里走。
一进门,就看见扬扬的妈妈在看报纸。
“阿姨好”
“乐游呀,有日子没来了,快过来让阿姨看看。”扬扬妈妈放下报纸,向我伸了伸手。
我极不情愿了走了过去,这个时候,我真得很不想见到她妈。
“妈,我和乐游有急事,您忙您的吧。”说着我就被扬扬拉着飞奔的上了楼。
我感激与扬扬的善解人意,她总能猜到我的心思。
“乐游,来随便坐,我妈对你总是热情过度,你别介意阿。”
“瞧你说的,怎么会呢,阿姨,喜欢我才会这样,只是扬扬,你明白的我想我妈、、、、”
“行了,我明白。”扬扬适时的打断了我,否则,我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在她家呆了一天,心情已经好了很多。扬扬提议去蹦迪,我本不想去,可是我又能去那呢。
看着闪烁的滚球,那七彩的光让我沉醉,我放纵着自己的身体,任由他摇摆于空中,透过发丝有中迷乱的感觉,体内的酒精伴随着音乐一起翻滚,我知道不应该这样,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一切的一切,我都可以做主,不用再为别人活着,这不是我要的生活吗?
胃里的酒精上下翻滚着,吵杂的音乐充斥着我的耳朵,有中撕心裂肺的感觉,我向门外跑去,却不想撞在了别人身上。

大家对付着看吧,说实话我是希望他沉下去的,这样就不用写了

呵呵~~~~

To:香梨

真是对不住害你都要崩溃了。

一次给你补齐

醒来时,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头很疼。
“小姐,你总算醒了,吓死我了,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跟老爷交代呀。”
看着李妈担忧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
“李妈,我是怎么了?”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了,只知道自己应该在迪吧才对。
“你酒精中毒了,多亏了大小姐,要不是她及时赶到,你恐怕、、、、”
“姐送我回来的,她人呢? ”我急急得问。
“昨晚她守了你一夜,今天一早就走了。”
“走了”,我嘴里嘀咕着,为什么就走了呢,为什么不给我个改过的机会呢,既然这样又为什么送我回家呢。我不想要的时候,你紧紧地抓住我,当我想要珍惜的时候,你却、、、、、、
我该要怎么继续这一场戏。
“小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不舒服呀?”李妈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
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已是满脸泪痕,是啊,我真得很不舒服,从小过惯了独的日子,从来不曾牵挂过别人,可现在我却惦念着她,想要再见到她,只要 她原谅我,我愿意去试着习惯她的教育方式,虽然我不喜欢,但我愿意改变,我不想再一个人摇摆于世间,我想和你做亲姐妹。
这场戏该如何收场,我在床上呆了一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恍惚间,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房间,我没敢动,我不想再“吓”走她,借着月光我看着她打量着自己,眼中的怜惜与疼爱毫不吝啬的给了我,只是她不知道我也在看着她。
姐用手轻轻滑过我的脸,那滑过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目光紧紧地落在我的脸上。
我知道是我那满脸的泪水惊着了她,我真的不想让她看到我这样,只是我真的忍不住。
“乐儿,为什么哭。”姐那暖暖的声音划破了黑夜,也划破了我那沉封的心,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份孤寂。
哇的一声哭出了声,“姐,你原谅我,我无心的,我不想失去你,你不要抛弃我,我知道错了,只要你不走了,你怎么罚我我都愿意,我再也不顶嘴了。”
姐一句话都没再说,只是将我紧紧地把我搂在怀中,任由我宣泄着情感,我沉浸在她的怀中喃喃自语,我知道她也舍不得我。
“乐儿,以后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不,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呜呜~~~~~~~~~我害怕。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李妈,我,呜呜,我梦见姐姐不要我了。”
“你呀,真是个孩子,人家在的时候,你天天和她怄气,这可好人家走了,你到不乐意了,你就作吧,我是不管你们的事了,哦,对了,大小姐回来了,在书房呢,想人家了,就别跟着闹我了,该干吗干吗去。”李妈调侃着看向我。
“ 讨厌,我不和你好了。我撒娇的看着李妈。

4、这一场戏该如何收场?
我等李妈回房休息,才悄悄来到书房门口,真不知道如何开口,可要是不进去,姐可能就真不要我了,哎,死就死吧,谁让这是自己造的孽呢。
“砰砰”
“谁啊”姐柔柔的问。
“嗯,是我,乐游。”姐凶起来真怕人,不过声音能甜死人。
“进来吧,有事? ”不等我关好门,她就把话说完了。连个献媚的机会都不给。我闷闷得站在那,刚才想好的话早就忘了,该死的自尊心又开始作祟。
“有事”姐又一次问我,
“我,我也没什么事,就是看看。”我一时没了主意,乱说一起,自己听了都想抽自己两下,这又不是动物园有什么好看的。哎。
“还有什么吗,要是没有,就回去睡吧,哦,对了我已经给你爸打电话了,让他尽快帮你找个新监护人,这两天我还会住在这里,等你的新监护人来了,我就走。对于我的到来给你造成的不愉快,我表示遗憾。”姐一口气说完自己想说的话,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停顿,也没有抬头看我一眼,完全一副商业口吻。
我的心冷到了极点,梦中的画面不曾出现,我知道自己不对,但她也不能如此无情呀。
我站在桌子前面,死死的盯着地板,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林乐游你该怎么办呀,现在走,你将失去你所想要的,但如果不走,她若不理我,你的自尊骄傲就什么也没有了。
可是如果失去了姐,也许我会后悔一生的,是啊我想我真地会的。
“姐,我找你其实是想说我错了,错的很厉害,我不应该那样对你,不该不服你管,惹你伤心,我求你不要走,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以后一定听话。”我低着头说完想说的话,舒服多了,只要不走,什么狗皮自尊心,我都不在乎了。
整个书房静的只剩下呼吸声了,在我说完那些话后,姐一直都没有说话,用余光我能感觉到她在看着我。
“乐游,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很吃惊,这不像我认识得你了,我不生你的气,不过我也不会再管你了,以后的几天我们就好好相处,彼此也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姐看着我冷冷说。
“为什么你就不肯给我个机会呢,我知道错了,我愿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只是求你不要离开我,呜呜,我不要新的监护人。”我失声到。
“乐儿,不是我不要你,不管你,是我没这个本事管你,我也不敢管你,你太拧了。你今天自虐明天就有可能就自残,你这样我真得很心痛,我不想看到是我的原因让你作践你自己,况且我也付不起这个责任,我想我确实不太适合当你的监护人。姐缓了一下,继续到,“虽然我要走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爱自己,否则~~~~。”
“姐,我错了,我求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自虐了。”我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什么狗皮骄傲,自尊,我统统不要了,我知道自己犟,只是这一刻我怕了,悔了,脆的心巴巴响,从不知道也没想过,要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也如此的不易。
姐死死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我知道这是我唯一可以留住他的机会。
“姐,我真的不会了,你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我会为自己的错误负责的,你打我骂我,我都乖乖的听话,再也不让你伤心了,只是求你不要走。”
“起来”姐冷冷得说。
“我不,你不原谅我,我就不.”
“你威胁我, 你刚才是怎么说的,你怎么这么喜欢自虐,我还没打你,你就这样,我要打你你指不定又想怎样,你说你这样要我怎么原谅你。”姐似柔非柔的说。
“我~~~”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姐姐是不是原谅了我。
“还愣着干嘛,要我管还不知道该干嘛。”
“哦,我知道了”我飞的一下窜了出去,跑到房间把尺子拿了过来,心里喜忧参半,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这次考验,毕竟前两次是被动挨打,而这次~~~~~。
“姐给你”我双手把尺子地给姐,不知所措的站在她跟前。
“脱衣服。”姐淡淡地说。
我没敢磨蹭,怕她改变心意,我颤颤唯唯的拉下睡裤和内裤。
“脱光,爬到床上。”那冰冷的声音再次想起。
这样的感觉坏极了,这种扒光了的羞辱,赤裸裸的,我所有的伪装都被撕碎了,十几年的骄横,一下子当然无从,可我必须承受自己求来的“辱”。
我无声无息的脱了所有的衣服,趴在床上。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姐没有再说一句话,她用一只手摁在了我的腰上,右手甩了一下手中的尺子,我也随之颤了一下。
“姐,你打吧,我不会反抗,也不会躲,我会留住你的。”
“留住我,你真以为你这打能换回我的心吗,别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你这打不是为了我,是为你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是你的义务也是你的责任,至于我走不走,这是两回事。”
“我知道,是我的错,只是姐你不要走,这是你答应我的。”
“我没有。”
“我错了,你打吧”是啊,我凭什么要她留下,有什么资格可以留下他,从小都习惯以这种姿态强人所难,可此情此景我哪有这种资本呀。打吧,这么多年我的所作所为又岂止是这一顿打可以弥补的。
咻啪,尺子狠狠地落在了屁股上,火辣辣的疼感让我想起了上一次,我倒吸了一口气,手紧紧着床单。
“啪啪啪啪”这一次没有了犹豫,连续的打击,由左向右落在了同一个地方,每一下都嵌进了肉里,疼得我向上曾了一下,企图躲过。
“咻
啪,啪啪啪啪,”又一次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同一个地方。钻心的疼直捅心窝,血往头上冲,好疼啊,感觉那里应该快烂了,我好想逃。 “姐,那个疼。”我哆哆嗦嗦的哼叽着,抖嗦着用胳膊在眼睛上抹了一下,我不想让姐看见认为我是个软弱的人。
啪啪啪啪,姐始终没有说话,只是不再打在同一个地方了,疼,还是很疼,可我应该可以撑得住,我咬着下嘴唇,手紧紧地抓着床单,一动也不敢动。
啪啪啪~~~~~~~~~~,整个书房都回荡着打击声,我的泪水打湿了床单,嘴里咸咸得,我不敢喊,也不敢求饶,隐忍着不知道结局的惩罚,屁股渐渐麻木了,好像也不是很疼了。
呼~啪啪啪啪啪,“阿,呜呜呜呜~~~~~~~~~~~~”姐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种工具,好像是皮带,比起刚才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真真的疼,由上到下又快又狠,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每一下都像过电一般,血向热浪一般袭来,直涌。
一阵阵的鞭打,一下接着以下,姐手中的力道有增无减,我好怕,也好疼,姐不会真的想打死我吧。
“嗯,姐~姐,我, 我错了,我受不了了,你饶了我吧,5555~~~,呜呜~~姐。”
呼啸而下得的皮带,停在了半空,我的哭泣声充斥着书房的每一寸空间,泪水汗水湿了一身,
我全瑟在床上,呜咽着,我不知道这场戏如何收场。
“乐儿,你疼吗?”姐把手放在了我那还在抖嗦的屁股上,以阵凉意,身体也颤动着,
“疼,姐我真的好疼,我以为你会打死我呢,姐姐你还走吗?”
“那为什么不早点认错求饶。”
“我,我不敢,我怕你骂我,不肯原谅我,我不想做个没用的人呜呜,姐你要原谅我。”
“你真是让人~,哎,姐常常地叹了一口气,便把我搂在怀里紧紧地。
我趴在她怀里,暖暖的,姐身上的暖意香气甜甜的被我吸了进去,一时竟忘记了疼。
“乐儿,姐不该打你这么重,但姐真得很气你,你不爱惜自己真得很让我伤心,就像刚才,你不求饶,我以为你又犯浑,不服打,跟我憋气,害得我越打越气,一时失手,把你打伤了。
真不知道咱们谁折磨谁。”姐一边帮我察看伤口,一边说。
“呜呜,5555”我趴在姐姐的怀里继续着我的伤痛。姐那疼惜的眼神让我心酸,原来有姐姐疼的感觉这么好啊。
“姐你别走,求求你了,我会~,”姐刚站起来,我就一把抱住她说。
“会怎样”姐揶揄的看着我。
“我会乖乖的习惯你的教育方式的,只是,只是你别不要我。”我红着脸说。
“呵呵,我们林大小姐,还会害羞呢,刚怎么那么壮烈,乖,姐不走,姐去给你那点药,都有点出血了。”姐爱怜的默默我的小脑袋。

大家都别郁闷了,其实我听厚道的,

连夜写的,我都快睡着了

后面错字一堆,大家对付吧。

现在基本不算个坑了。

to 香梨:这篇,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讲,怎么办呢?

呵呵,等我那天有空,外加有感觉一定写,只是时间不好~~~~~`

谢谢妹妹这么支持,真是~~~!!!!

这篇被翻出来了,再要不写,好像是有点那个什么~~~~

有人喜欢就好。太懒了,如果可以我说sb写就好了,呵呵,有点那什么~~~。

内容差不多都忘了,温习下,觉得真实不错涅。(不要拍砖哦)

5.生活在继续
和姐的日子,就这么继续着。没有再挨打,虽然有时候,还会因为任性和贪玩惹姐不高兴,但我总能让姐舍不得打我,谁叫咱古灵精怪呢。
开学的前一天,姐叫我去她房里。
“姐姐,你想我了,怎么一顿饭的功夫,就又想人家了。”我搂着姐的脖子,亲亲地说。
“乐儿,你现在越来越贫了,看来是屁股痒了”姐揶揄的在我屁股上掐了一下。
“哎呀,姐,你怎么这么喜欢关照我那里呀,你该不会~~”我跳开后说。
“找打是吧。”姐邪邪的一笑,就准备抓我。
“不要呀,我不敢了,老姐大人,您找我有何吩咐。”我没正经的说。
“你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老是这么没正经。”姐宠溺的摸着我的头。
“乐儿,明天就要开学了,在学校你不要叫我姐,要叫老师,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好吗”姐严肃的说。
“这个呀,我同意,不过,为什么呢?在就是要是人家早就知道了怎么办?还有就是~~~”
“有完没完,你这个小孩怎么这么多为什么,这么小的脑袋一天怎么这么复杂,还不想长大呢。”就在我准备滔滔不绝时姐打断了我。
“那,那个~~~”
“别啰嗦,还想说什么,叫你来是听我说的,不是让你说的。”姐不耐烦地打断了我。
“你只要记住我说的话就行了,别的不用你操心,我来办。”
“Yes,madam.。”我继续着整人风格。
“你就烦人吧,咱就攒着,下次一起。”姐扬扬嘴角,露着一丝笑意。
“噢,还有,你在学校要好好听课,在学习上要是给我偷懒,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姐又开始说教。
“我知道,我知道,不客气等于修理我,我保证不会,为了精力充沛的去上学,我可不可以先去睡觉,老师。”
“快滚吧,小坏蛋”。姐挥挥手说。
哎,这孩子,相处了一个假期,程紫杉对林乐游这孩子越来越喜欢了。喜欢的有点不按自己原先设计好的路线走了,一看见她那副鬼样子,和那抹了蜜的小嘴,就忍不住地想去爱。

当我神采奕奕的出现在学校时,风丫头着实是非了一番。
“乐游,一个暑假没见,你好象不一样了,你那姐怎样,给姐妹说说。
“说你个大头鬼,我说扬扬,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那八的毛病”我没好气地咕嘟着。
“什么叫八,人家这是民间情怀,体恤民之苦,乃人之本也。”
“好了好了,我真服了你 ,明明是非的要命,还美其名曰民间情怀,恶心的可以,说吧,想知道什么,姐姐,我今天心情好,全告诉你。”
“姐姐,我只是想关心一下,我们乐游的屁股,呵呵。”
“狗东西,我猜你就不会多好心,不过可能让你失望了,姐姐我的屁股好得很。
“哦?真让人失望,我们的新任HEO也不过如此,看来闻名不如见面,今天我可要好好看看她。”
“喂,你是不是看我过的好就不舒服,什么人呀,绝交。”我恶恶地说。
“别呀,生气了,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们好像还蛮不错,对不起啦,人家只是挂心吗。”扬扬弱弱的说。
“收起你的好心,不过扬扬,你可别对别人说他是我姐,老师同学谁都不能说”我认真的说
“为什么呀,”扬扬痴痴的问。
“你等着,我给你问问去。”我揶揄着扬扬。
“走了,宝贝,上课要迟了”我撂下这句,就开始跑了。
“你,等等我”扬扬便追边说。
这样的状态,实在喜欢的要命,我喜欢奔跑,感受着小风,惬意的一塌糊涂。

先贴一部分,自己给自己献。

多谢香梨的强烈支持,否则一定是个坑!

Psp—悲从乐中来—风波
姐从日本回来送我了一台psp,我很喜欢,即便是上学也背着。但我上课是不玩的。
一天,一个很好的男生问我借,没好意思拒绝,便给他玩了。
没想到,为自己惹来一顿打。
事情其实很简单,我把机子借给同学,而同学却在自习课玩,被老师逮住。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想到 该死的老师会把矛头指向我,当同学从办公室回来说老师找我,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我把机子借给他,他被老师抓居然还出卖我,可同学说老师根本不相信他有钱买这个。
晕,人有时倒霉,挡都挡不住,我就搞不懂,老师凭什么说人家没钱买。我去办公室是憋着气去的,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不应该对此事负责。
“老师,你找我 。”我不高兴得走进去,连报告都没打。
“林乐游,游戏机是你的。”
“嗯,我的”
“没读过学生手册,不知道游戏机不许带学校。”
“我不小心带来的,我又没玩”
“别给我找借口,你是没玩,可你带来害人,比自己玩性质还坏”
“手长在他手上,他要玩我有什么办法,您干嘛非揪住我”
“你,你是不是觉得你家有钱,就可以嚣张”
“您别上纲上线,改革开放都多少年了,有钱不是罪,再说我也没钱,有钱那人是我爸,要嚣张也轮不到我。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和我说话,太不像话,我要告你爸。”老班被我气的有点结巴。
“我爸出国了,我现在归自己管,您想怎么样,就跟我说吧。”我继续着。
“你这孩子,越来越不象话了,自己违反校规,还有理了是吧,我是请不动你爸,但校长总可以吧,你,我还不管了。”Boss愤恨的咆哮着。
“老师,您别。我态度不好,是我觉得,这事吧您就不应该找我,他要玩,我也没办法”一听找校长,我着实吓了一跳,口气一下就软了。
“你把机子带了就是错,要不叫家长,要不交给校长办,你自己选吧”老师爱理不理地说。
“老师,我以后不带了,行不行。”
“不行,你爸给你买这种东西就不对,自控能力这么差,还给个游戏机,真是有钱没出花”
“那我不要总行了吧”说着我就拿起机子,扔进了垃圾筐。转身回教室了。我知道老师是不会真找校长的,这种小事要是找校长,对他来说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一晃,就快到十一了。
“乐儿,后天就是十一了,姐带你去加拿大看爸妈,怎么样。”
“哇,姐你真好。”说着我忍不住亲了姐一口。
“你个鬼东西,就只知道献媚,对了,把psp 带上,省得飞机上无聊。”姐也是个游戏迷,要不怎么会送我这个呢。
“psp,psp 。”我嘴里叽咕着。
“怎么了,你不会是丢了吧。姐盯着我。
“这个,姐,那个我用不用带厚衣服啊。”我开始打太极。
“林乐游,不要岔开话题,说怎么回事。”姐的目光直射过来,敏感的过头了,精明有时会害死人的。
“我,”怎么办,说实话,怕是她真就要发彪了。
“那个,那个什么,我,我借给同学,他不小心搞坏了。”我信口拈来。
“借同学?”姐重复着。
我继续瞎掰着,“他家条件不好,我不想让他赔,姐
”
“等等,你把机子带到学校去了。”姐的脸一下就阴了下来。
“我,我没玩。”这慌撒的极度没水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居然傻到极点,难怪人家说撒谎是门学问。
姐看了我一会,拿起桌上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你好,张老师吗,我,林乐游的姐姐,我想问一下,他是不是最近带游戏机去过学校。。。。。。。。。。。。。。。。。。”姐挂上电话时,脸都黑了,不用想就知道老师说了什么。
“林乐游,我以前怎么说的。
“姐,我不是有意的,我是不小心带到学校的,而且我也没玩,我知道我不应该带去,可是。。。。”。我低着头说。
“编,接着编,只要你不怕疼,尽管撒谎,我就不信你嘴比板子硬。
“姐,其实事情吧~~~。”我很想说这么小的事,不用发狂吧。
“闭嘴。脱裤子,过来,”我准备继续解释,就被姐打断。姐黑着脸站起来手里握着戒尺,绕过桌子,坐在了沙发上。
我没敢在说话,默默的脱下裤子,过去趴在姐的腿上。
姐,把我往上提了提,一只手摁在我腰上。一句话也没说,啪啪啪啪啪,一下接一下的落了下来,大约有20来下,我觉得屁股越来越烫,疼感明显增强。
啪啪啪啪又是一连串的击打,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
“姐,我错了。”我开始求饶。
“错,你没错,你有什么错。”说着,又猛抽几下,连着打在一个地方,感觉起了棱子。
“姐,对不起,我真的不会了”我已经学会适时认错,谁能跟自己过不去。
“乐游,我没想到你在学校这么胆大,违反校纪,侮辱老师,带坏同学,真没有你不敢干的。”姐的情绪越讲越激动,手中的尺子也越抽越狠,啪啪啪啪
~。
“我,没想这样,是那个同学自己不守纪律,手长在他手上,我有什么办法,老师又没事找事,我能怎样。”我一听姐这么说我,也有点气。
“你死不悔改是吧,你就犟,我让你不认错。”姐不再讲求章法,尺子乱抽着。
“啊,你怎么跟那死老师一样,我又没玩,关我什么事呀。”我有点被打急了,口没遮拦道。
“死老师。”姐挥舞得手,停在半空中,重复着我的话。
“死老师,林乐游,我就让你看看死老师是什么样的。”说着姐转身去抽屉里拿皮带。
我最怕皮带了,抽在身上疼不说,也不容易好,加上她手法不好,容易打在别地方。
我一看,顿时有点慌了,真不应该惹毛她。
“姐,我不是说你,我是说
~”我赶紧解释。
咻~啪,“啊,你
”还没等我说完一下就抽了过来,疼得我差点跳起来,皮带和尺子不一样,一下抽过来,从左到右一点没差,刺疼中带着火辣辣的感觉,刚刚麻木的屁股,此时无比清醒。
咻~啪,咻~啪,姐用手中的皮带回应着我,对折的皮带柔韧中带着强劲,撕裂的疼,让我不知所措。
“啊,疼,姐姐”在求饶无效下,我想到了逃。
在下一鞭没下来时,我向上爬去,“啊,呜呜~~~~”这一下打到我的大腿根部,虽然没有落在已经受伤的屁股上,可这里显然比较不抗打,刺痛得火辣。
咻~啪~姐手中的皮带,并没有因为我的大喊和乱动而停下来,她好像气急了,我爬到那,他的皮带就落在那,丝毫没有停顿。
“呜呜
啊,姐姐,我错了,别打了,别,呜呜”我边喊边挡。
“你跑啊,我就不信,看你有多厉害,死老师管不了你是吧”姐没头没脑的乱抽着,根本不管屁股在那,皮带肆无忌惮的亲吻着我的肌肤,我怎么都躲不开,身上腿上,胳膊上无一幸免的。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骂老师,姐,啊~~,轻点,555~~”我缩着身体半跪在沙发的角落,任由皮带一下一下的落着,我已经无路可逃了。

to 香梨:这个问题吗? 其实专家都是唬别人,用在自己身上就什么也不是了。

我估计她自己都忘了自己还是教育心理学家呢(逍遥:好像是我忘了,呵呵)。

爱之深责之切吧。

to 风动心飞:~谢谢~`支持。你要得答案在上哦。表用一样的问题哦。21世纪要创新~~~~

呵呵,飘过,去潜水~~~

最近有个考试 ,不能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