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剧本][综合]农村奇异见闻(迟到好久的第十六节已更新) || 1.6万字

真的好久没回来了,之前一段时间天空好像上不去了,平时上学也比较忙,所以拖了这么久,看到三万的点击很欣慰,在这里向大家表示抱歉了。我之前其实写好了一大段没机会发,之后会陆续发的,不过限于还没考完试,只能用手机了,段落格式上的问题希望大家别介意,另外一些和谐的词我尽量照原来的写在首层。

所在层数2L, 3 L,5 L,11L,14L,18L,

19L,21L,25L,26L,28L,

30L,32L,36L,38L,43L,54L

第十六节已更新。

笔者已经注意了一些敏感词但还是有疏忽(也是为了效果),在此说明文中*的内容:

21L、25L:yinjing

26L、28L(1):toukui(这个真的不懂为什么和谐)

28(2、3)、30L、38L:xiaoxue

后面跟着括号的,里面数字表示第几处,有多处但没标数字的说明内容是一样的。

另外有一部分涉及SM较多,不喜欢可以跳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20日22时17分17秒编辑过]

这里是我国北方的偏远山区,通常如果不是有谁家出了大学生,整个山区就如同封闭一样,和外界没什么交流,因而这里保留着一些男尊女卑的习俗。每当暖风拂过麦浪,在棵棵麦子的间隙,若隐若现的,即当地女子赤裸的下身。这里的女人下体是不允许穿裤子或裙子的。由于太过偏远,这里本就人口稀少,先祖为保证一定的生育率,定下了这一规矩。

但时代变了,村民也明事理,也便认可女性在经期穿着内裤,并且这一期间女性会待在家中休养,在家中也不出来见人,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坏了祖宗的规矩。村里不成文的规矩是,男女十八岁成年,成年人在地里干活,到这个年纪,除了零星几个跑出山区的人,这里的人也就不读书了。在田里时,男性正常着衣,女性赤裸下体。另一个规矩是,男女幼时均需要赤裸下体,这一习俗大致与贫穷相联系,但到十二岁左右,即男孩阴部开始发育,就被要求穿裤子。女孩在初潮后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内裤,但平时仍然不穿。



在那样的偏远山区,法律意识并不普及,只能靠村民自觉,另外由于封建思想的影响,尊长意识和男尊女卑的思想都深刻影响着整个村子的运转,所有人都认可的,是使用打屁股作为惩戒的方式。打屁股,对于村民来说,就像吃饭一样普遍,当然了,只有未成年人和成年女性会被打屁股。

Scene1

周青(11岁)睁眼醒了过来,望房门的方向看去,桌饭都已备好,母亲文氏(36岁)和姐姐周巧(15岁)都跪在桌旁,赤裸着下体,他才意识到已经不早了,抓紧起身拿起一件稍显破旧的汗衫穿了起来,立马跳下了床,跪在姐姐的旁边。



这也是当地不成文的规矩之一,整个村子还维持着农耕式的生活,没有劳动力或者劳动力相对弱的人,其实也就是女人和孩子,要以打屁股的方式代替。成年男性,作为家中的支柱,担负着一定的精神压力,同时在大量耕作后又难免疲劳,就通过打屁股释放压力、缓解疲劳。从这两点看来,这种打屁股似乎是村子必然需要的。此外,一方面由于未成年人不适于包含“性”在内的惩罚,另一方面,也为了保持男性的体力,打屁股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



不久后,父亲从外面走了进来,每天早上,他都会去牲口棚喂牲口,这个工作是拖不得的。但本身早起就会让人心情烦躁,加上家中贫穷,难免有些饥饿。他立刻坐了下来,先垫了几口馒头咸菜,便放下了筷子。周青不敢抬起头,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反正自懂事后,他就跟随母亲和姐姐这样做了。“开始吧。”,父亲轻轻说道,却好像是一声令下。



母亲慢慢起身,跪的时间不算长,但她的膝盖也已微红。农村结婚早,母亲这时最多算是刚步入中年,肌肤仍白嫩,举手投足间带些女性的娇羞,她早已习惯这种仪式,也丝毫不避讳展现自己的下体,尽管两腿之间有着女性最宝贵的物件,就藏在那稀疏的黑森林之中。周青和姐姐都低着头,但也向母亲那个方向悄悄看去。母亲站直后,父亲稍微站起,把椅子向外撤了半米左右,接着母亲顺势伏在父亲的大腿上,十分顺从地翘起屁股。



整个过程都十分的安静,两人都对此十分熟悉,直到父亲打下了第一掌,正落在母亲的玉臀之上,母亲却只是微微颤抖,没有出声。父亲的手法十分熟练,左右两边交互拍打,整个臀部始终颜色均匀。近百次击打过后,母亲的屁股略显红肿,母亲也悄悄抽泣起来。“起来吧。”,父亲轻轻说道,母亲把手放在父亲的左腿上,慢慢支撑起身,绕了一个圈,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巧儿,来吧。”,周青看到旁边的姐姐也起身来。周巧正值花季,胸部和臀部都在发育,这时的少女最适合被打屁股,臀部丰满而有弹性,任何人都会想摸上一把。她对于被打屁股的流程,恐怕都是从母亲那里学来的,一样地伏在父亲的大腿上,接受着一次次的拍打,青春少女也从打屁股之中得到满足。



姐姐也挨完打了,和母亲一起吃起了早饭。周青倒不会紧张什么的,反正每日都如此,只不过今天膝盖有些疼痛,姐姐一起身,他便也起来了。他还小,不知道在两个女人面前赤裸下体是羞耻的,也不觉得在两个女人面前被打屁股会怎么样。母亲和姐姐倒是习以为常,被打屁股本身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周青也照样走过去,趴在父亲的大腿上,不同的是,父亲这次腿稍分开了些,让他把阴囊放在两股之间。念在周青年少,又是男孩,父亲打的轻了一些,数目与姐姐相仿。



这种所谓的“不平等”也源于男尊女卑的思想。父亲小时自然也会被打屁股,但与打女孩子或女人的屁股不同,作用仅仅在于教育。用打屁股代替劳动,在村民的思想里,就是成年女性的义务,但由于未成年人也符合相应条件,因此一起处罚。打女孩的屁股,不仅仅是要释放压力,也是为了帮助她们适应这种生活,毕竟她们以后还会被公公和丈夫打屁股,尽早熟悉这种疼痛,从长远来看,反而是对她们的保护。而打男孩的屁股,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知晓疼痛的感觉,以免日后打老婆孩子屁股时下了重手,耽误了工作。并且男孩成年后是重要的劳动力,打坏了就不好了,所以通常都会打得轻一些。



整套程序过后,一家人才围坐在圆桌一起吃饭。周青、母亲、姐姐都赤裸着下体,红肿的屁股直接与椅面接触,增加了疼痛感。

Scene2

整个村子当中只有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而划分两所学校的界限,就是男孩女孩开始发育的年龄。因而在小学当中,男女均是赤裸下体的。在小学任教的老师均为男性,这也是为了避免一些伦理问题,村里人始终认为即使是成为教师,女性也不能穿上裤子或裙子,所以干脆不设置女老师了。



村里上学并不贵,原因在于学不到太多东西,能留在村里的,学问最好的也就那么回事。而且村子内大多数人家都很穷,只要学费能满足老师的生活,老师也不怎么挑理。周青家里并不是太穷,因而他和姐姐都正常上了学。姐姐升入中学后,周青就开始一个人走路去上学了。姐姐随着年岁增长,早饭前被父亲更多次地打屁股,走路多少受到影响,所以通常会早些出门。



周青在路上就碰到了很多同学,大家都赤裸着下身,只穿一双统一的布鞋。校长在校门口站着,他每日都如此,拿一把椅子放到门口,自己站到旁边。这么做是为了看清孩子们的屁股,出于教育,他认为孩子们在饭前被打屁股是十分重要的,这不仅能提高他们日后对打屁股的认识,更能让他们明白这种“代替劳动”的意义。当然了,这毕竟只是看,也只能看他们的屁股红不红而已。到现在,村里所有家庭都会在饭前实行打屁股,可是有些程度并不太够,他们走到学校也没多远,校长如果看到他们的屁股不够红,就会叫他们停下来。女孩会在门口被叫住,被要求排好队,当众打屁股,男孩则会被批评教育,有时候男孩会被要求站在那里观看女孩被打屁股,以加深理解。校长明白,大部分家庭有了男孩就不再生了,所以宝贝的很,不会轻易打他们屁股,从学校的学生也能看出,女孩比男孩多很多。



最初每个家庭把女孩送来的时候,很多并不期望她能远走高飞,女孩被认为最好留守在村里,所以她们之中很多只是被送来学习道德理念。学校事先也会与家庭简单沟通,询问是否可以打孩子的屁股,对于女孩,家里毫无疑问是会同意的。而在门口被当众打屁股,家长们也都很支持,认为有利于增加羞耻感。



那天周青在路上遇到了同班的李敏,那天她的父亲刚好早起去了集市,她是家中的独生女,父亲同辈没什么兄弟,所以她早上就没有被打屁股就来上了学。她本走在周青的前面,这是她难得的“假期”,走在路上,她心理绽开了花,不过也仅仅是屁股这一刻不疼。周青看到她后就追了上去,走近了才发觉她的屁股不对劲,便问道:“你今天还没有被打?”。“是啊,我爸爸出门了。”,她回答到。“那校长肯定会打你屁股的”,周青嬉笑着说。李敏并不在意,“没关系,晚一点比较好。”说着,他们就走到了校门口,果然,校长一下子就叫住了李敏,“你的屁股怎么回事?”李敏回答:“我爸爸今早出门了。”校长语重心长道:“这样不可以哦,我们每天吃的东西都是劳动得来的,没有付出等价劳动的人就要被打屁股。你过来吧。”



话未说完,李敏已经在趴在校长的腿上了。“你在旁边看着。”,校长这是让周青旁观。他们是较早到学校的,小敏是今天第一个被校长打屁股的。她趴下去后,头就冲着人流。校长一下一下地打着她的屁股,声音吸引了入校的学生,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她这里,她时而低头,时而向前看去,多少有些羡慕其他人。期间校长也没放过任何该挨打的人,叫住了一排女生。既然家长的意愿如此,校长通常也就盯着女生的屁股,只要颜色不够红,一定要当众打屁股的,而男生则能放就放了。



在小学当中,老师除了教授知识外,也定期开一些心理辅导课,来解答男孩女孩内心对于打屁股的疑问。老师们会向孩子们解释很多问题,像是男孩被打屁股为什么可以轻一些,为什么只有女孩会被当众打屁股,村子为什么有赤裸下体的习俗等等。逐渐地,女孩们学着变得更加顺从,而男孩们懂得了自己的责任。

Scene3

虽然整体的教育水平不算高,但这毕竟是学校,所以总要定期安排考试。校方也制定了明确的校规,每次考试过后,考试分数排在后一半的,都需要打屁股五十下,情节严重者需要加打,整个过程都要被打者自己报数。在学习这方面,男女是相对平等的,不过仍然是出于对学生家庭的考虑,校方打男生屁股时还是会稍轻一些,而打女生的屁股却都实实在在。虽然校规里没有明确写,但有时也可以减少执行数目,毕竟对小孩子而言,惩罚只是个警告而已。



对学生而言,没有考试的日子是最好过的。周青觉得日子过得特别快,考试几天也昏昏沉沉,直到今天发成绩。整个小学一共就三个一线教师,其中刘老师是负责教周青所在高年级的。他板着脸走了进来,大家一看到他就静了下来,皮鞋发出的声音尤其明显。他一个个念名字,叫所有人上来拿走自己的卷子。“74分以下的,排好队。”刘老师严肃的声音多少有些可怕。整个班上一共34人,这次要被打屁股的,有10个女生和7个男生。



他们熟练地站好队,女生在前男生在后。这种排列是校方要求老师安排的,只不过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了,打屁股前会自动站好。学校这样做,老师先打女生的屁股,能够有充足的体力,让她们感受到切实的疼痛,等到打男生的时候,没什么力气了,也正好需要轻一些。



所有等待打屁股的人绕着排了教室半圈,刘老师端坐在讲台上。高年级的老师在每次的惩罚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即观察孩子们的发育情况。以此为一个标准,来判断是否有人需要毕业进入中学了。相对来说,村里的师资集中在中学,而小学校方认为进入高年级的学生在知识上已经满足中学新生的标准,所以等到他们十二岁左右,也就是开始发育,就可以安排他们毕业的事情了。也正因如此,村里的小学没有什么特定的毕业季。



10个女生都依次来到老师身边,伏在腿上。刘老师左手按住他们的腰,将上衣稍往上掀起,女生的下体就紧紧地附在老师的右腿上。刘老师用尽力气,女生们也不可避免地喊叫着,后面的有个男生还调皮地坏笑着。打完女生后,刘老师才松了一口气,也把腿稍微分开点。随后7个男生也一一趴过来,挨了打。周青学习并不算差,他目睹着全过程,女生有些甚至被打哭了,但男生却似乎都没什么感觉。刘老师也似乎浑水摸鱼地少打男生几下,女生们对此也习以为常了。

感谢大家支持,关于这个题材我还有很多要写的,希望喜欢的人多关注就好。

另外毕竟第一次,有些地方写的仓促,还望见谅。

Scene4

周青家里在村中不算富裕的,但也供着周巧上了学,父亲也不觉得读几年书有什么坏处。和她的同学相比,周巧十分幸运,她也非常珍惜这个上学的机会。村里的中学是一直连上六年的,不分初高中,因此上完学之后,毕业生都算是村中的知识分子了。



中学有太多不同于小学的地方,这是周巧上中学后最大的感受。中学的男女人数差不多,就是因为小学毕业后,很多女生就不再读书了。不过在这里,女生的地位还是很低的。小学时,男女都是一起打屁股,校规的惩罚对男女也没有多大区别(尽管实际执行时并非如此),而中学阶段,女生被打屁股的数量是远超男生的。另外,她始终不太能接受的,就是男生有特定的惩戒室,但女生却随时随地都可以被打屁股,在教室里、在操场旁边、在校会上……可是这个村子男尊女卑的思想告诉她,这很正常,周围的男生都已穿上裤子了,她却只能赤裸下体,本就应该接受这一切。



对于饭前打屁股这一规定,中学的要求比小学严得多,而且是百分百针对女学生的。村里通常会在男孩发育并穿上裤子后,就停止打他们的屁股,由父辈开始教他们如何打屁股,而对象通常会是家中年龄相近的姐姐或妹妹。所以在早上学生进校时,中学老师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盯紧女生的屁股,而且每次这种所谓的“值勤”,还都得叫上两三位老师,大部分女生都会被打一次屁股。家里给予她们的惩罚往往程度都是不够的,老师们一定要把她们的屁股打肿。为了不影响学习,老师倒不会再叫男生来旁观,所以男生直接进教学楼开始早自习,而女生则一个个陆续进入教室。



她还记得又一次,父亲因病起晚了些,周青已经去上学了。可她不敢,一直等到父亲起来,她和母亲还都跪在桌旁。一直等到父亲打完她的屁股,她才赶忙去上学。她清楚,如果没被打就去上学,恐怕老师会把她屁股打烂,总体来看,还是在家先被打一次屁股要好一些。可是,她并没有想到过,自己到校就已经迟到很久了。



她一路小跑着到学校时,门口已经没有学生了,女生们都被打完屁股进教学楼自习去了,只有几个值勤老师还留在门口。这些老师有一份名单,上面写着所有学校所有女生的名字,他们每打完一个,就在后面划个对号。在家里已经被打得很重的女生,就直接让她们进去了,值勤老师会在她们后面画个三角,虽然与成绩什么的无关,不过大家也都以此为荣。那天,名单上就剩下周巧一个人的名字后面空空的,可是她昨天也没向老师请假。



“我迟到了…对不起….”周巧低着头。村里的学生都是非常听话的,迟到这种事,在场的老师都是第一次遇到。“你先进去吧,我们会通知校长,然后商定如何处理。”她的班主任张老师如是说。她好似有幸逃过了一次打屁股,只是因为心中,藏有对校方决定的疑惑。



教室的安排也与过去有不同,男生的椅子是正常使用的课桌椅,而女生的椅子中间是镂空的,说白了,不过是个椅子架子,没有能坐的地方,不过所有的边框倒是比普通的更宽。其实这是为了让女生休息的。在中学里,女生经常会被打屁股,被打完屁股后,不宜直接坐下,否则会使屁股受到较大的压力,从而影响恢复,而使用这种椅子,女生需要靠大腿坐在边缘处,这同时也能帮助她们保持坐直的姿势,一举两得。

Scene5

关于上厕所的问题,村里各家有不同,稍微富裕一点的,拿砖头搭个小台子挡挡,穷一点的,就在猪圈后面直接解决了。不过学校里,当然是没有猪圈的,两个学校都在一间小屋里做了简易的厕所。小学时候,厕所是男女共用的。周巧还记得,一入学,张老师就跟他们说明了学校厕所的情况。



“我们的大课间是二十分钟,男生前十分钟使用厕所,女生后十分钟。”这是学校的规定之一,原因是考虑到男女间的避讳。但人有三急,一般只要厕所中没有异性,都是允许进入使用的。对于男生,不论里面有没有人,都是可以进入的,只要在旁边等女生尿完就好,反正每个女生都赤裸下体,被男生看着尿尿也不会感到害羞。



但是女生要进入厕所前,一定要在门口问一下里面有没有人。村里男尊女卑的思想盛行,因此从小对未成年人灌输男女有别的概念,但小学男女毕竟都没有发育,不适合做相应的教育,中学的话,方方面面都作为教育的一部分,学校对此十分用心。种种传统思想之下,村民认为除了自己的丈夫,女性不能看任何发育男性的下体,所以厕所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地方,学校也就此布设了很多教育环节。虽说每个女生都会这么问一句,可是,也会有特殊的情况发生……



周巧刚入校的时候,还不是非常熟悉上厕所的规则,虽然记得在课间后十分钟去,但常常会忘记询问里面是否有人。有一次她就碰到了高一年级的陆继杨学长。她进去时,学长正在方便,一串水珠从他的两腿之间飞出,学长的裤子落在了膝盖左右,这大概是他的习惯吧。她目睹着这一切,有些惊慌失措,她知道此刻自己已经违反了校规,甚至破坏了村子淳朴的风气,但她就是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本来就有尿意的她,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很短,周巧是真的愣住了。本来厕所内就只有陆学长一个人,他听到声音后,下意识地回了头。“蛤?”陆学长小声一叫。“啊…我…我我我”周巧语无伦次,隔了一会才蹦出一句“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陆继杨一阵坏笑,接着就离开了,随后立刻跑去办公室问了教导主任柏老师,他说“根据校规,这可以认为是流氓行为,你可以自己选择时间打周巧同学的屁股。”



陆继杨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他天生膝盖有些毛病,所以学校允许他自行选择合适的日子来上学。不过这个年纪的男孩,即便是小时听话的,也会变得野起来,学校碍于他的病情,有时即使怀疑他装病不来上学,也没什么办法。但这个村子重男轻女的习气太重,即便是他这样的男孩,学校也会给他应有的权益。这次是他第一次上厕所被女生看到,他也第一次有机会打女生的屁股。



他也是那天才知道,厕所门口为什么要摆一把男生用的椅子。从办公室那边跑回来时,周巧还在那里,十分惶恐,她脸上表现得十分清楚,不过大抵已经进去尿完了,所以站得也算自然。陆继杨佯装镇定,装作毫无波澜的样子,随意地坐了上去,内心其实相当激动。他跟周巧说明后,要求她趴在自己的大腿上,翘起屁股。



陆继杨的裤子很普通,村里也不产棉花,所以裤子基本都是布的,不算厚。周巧一趴上来,一是她下体赤裸,加上陆继杨的裤子又比较薄,两人好似来了一次亲密的肌肤接触。肌肤细嫩的少女近在眼前,陆继杨用手按揉着她又大又白的屁股,视觉和触觉的刺激,让他的下体产生了反应。这一切来得太快,周巧才刚入学,还没上过中学安排的生理课,她不明白,为什么腹部好像被顶了起来,这种处境之下,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陆继杨一下一下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搞得来上厕所的女生都不敢进去。而进入厕所的男生,都有点羡慕陆继杨。随着接连不断的击打,周巧的屁股由淡粉色逐渐变成红肿,周巧的课间,就在这疼痛中过去了。有些男生驻足观看,因这种投来的目光,陆继杨内心还有点小骄傲。周巧在这种紧张的状态下,私处也微微湿润,加之刚刚尿完,发出的气味令陆继杨愈发激动,作用甚至超过少女的体香。

Scene6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她遇到了小学不曾有的女老师。最初她对老师赤裸下体教课表示疑惑,而且也不认为在教学上女老师有什么特别的。直到有一天,她窥到了男生惩戒室里的景象。男生惩戒室安排在操场的一个角落,刚好与教学楼相对,是一个十分私密的场所。那天,她趁着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溜到了惩戒室门口,大概是刚进去的几个男生没有关紧门,她得到了机会。



她早就想这么做了。她也曾问过一些男同学,男生惩罚室里都是什么样的,男生怎么接受惩罚。因为就她观察来看,班里的男同学即使去了惩罚室,回来时也见不到什么伤,坐也是照坐,她实在想不出是为什么。只不过,谁愿意给她说这些呢,没必要费这个口舌,这次倒好,她可以自己来揭开谜底了。



门缝很小,她一开始并没有看到人,只见里面的构造很简单。她能见到的墙都是白色的,和教学楼的布置没多大区别。门口有三个小挂钩,都在同一高度上,上面挂着的是轻薄的塑料板子,是浅蓝色的。她本是来这里揭开疑问的,看到这个,疑惑反而更多了。平时老师用来打她们的板子都是木头的,结实得很,而且比这种塑料板大得多,一板子下去,身子都跟着晃动,屁股也立马热了三分。平时老师都是把她们按在腿上打屁股的,这种木板子也不常用,但每个老师都会有,除非有人犯了什么大错,否则只有在考试后老师才会用上这种板子。



她内心的疑惑驱使她把门开大了一点,她好像被好奇心捉弄了,胆子突然变得特别大,甚至略微把头探了进去。墙依然是白色,旁边有一张床,上面铺着几层白色褥子,只有最上面的床单是红色印花的,床中间还放着两个枕头。



当时惩戒室里有四个男生,以及学校唯一的女老师,大家都叫她方老师。几天前,这四个男生一起去厕所时,刚好有一个女生小兰在大便。四个男生都憋尿很久,有些着急,他们都顾不上小兰的存在,你推我搡,又一边解着裤子,解开后尿就喷涌而出。厕所本身也小,一个小坑容不下五个人的地方,结果四个人尿了小兰一身。



还没拉完,小兰就哭了起来。几个男生尿完就走了,小兰哭着擦干自己的身体,可是上衣湿透了,擦过还带有很大的尿骚味,一直擦到上课后十多分钟,她才走出厕所。她气喘吁吁得跑到教室门口,老师非常生气,本打算下课再惩罚她。可是她坐回自己的座位时,周围同学就向老师反映气味太大了,简直没法听课。“把上衣和胸罩都脱掉,先放到办公室去,回来打屁股。”老师铁青着脸,说话时语气有些着急。
1 Like
小兰照做了,如果只是考虑身体,她倒是会舒服一些……但在办公室里,没课的老师还是会盯着她脱衣服,解开胸罩更是难为情。只穿着袜子和一双鞋的她,哆嗦着回到教室。老师也停止讲课,“下面大家就看一下,影响别人上课将受到怎样的惩罚。”小兰就这样趴在老师腿上被打了屁股,全身赤裸,打完后老师还叫她在走廊罚站示众。



周巧听说过这件事,后来老师好像因为衣服沾上了尿的味道,又打了小兰一次。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于是想看看校方怎么处罚这些男生。床放在惩戒室的最靠里侧,四个男生就站在旁边。方老师说了一句什么,可是周巧没有听清,不过之后就看到那男生开始脱裤子。就在这时,方老师转过身子,似乎与周巧四目相对……

Scene7

方老师这么做,就是避免看到男生的下体,尊重男生的隐私。那之后,方老师没有做什么,周巧也当什么都没发生,就继续看下去。只见那个男生把裤子和内裤都脱到大腿处,膝盖上十几公分,然后就趴到了床上。枕头稍微垫高了臀部,不过更多是为了保护男生的**。



“好了,老师。”这次周巧听到了,是第一个被打的男生说的。方老师到房间另一侧的墙上拿了个塑料板。这时周巧注意到,老师平时打她们的板子就在下面的一个盆里,大概有十个左右的样子,排得很紧密,这还不包括现在在其他老师手里的板子。方老师拿了板子,就坐到了床沿上。这个场景若是村外的人看到,估计怎么也不明白,老师赤裸下体,被罚的学生却只稍微脱下裤子。



方老师把拍子稍微举起,中间好似停顿了一下,最终落在那个男生的屁股上,可是也没发出多大的声响。周巧心想,这一点都不疼嘛,男生还真是幸福。方老师边打边说着:“以后不要那么急了,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可以先叫女生出去,这样实在太影响大家了。”每打完一次,方老师都要揉几下屁股。



这一切,周巧都看在眼里,虽说这么多年了,可她还是对公平的惩罚抱有一丝希望。四个男生一人只打了十下,可小兰加起来被打了两百多下,虽说是用手,可那个塑料板,说不定打起来还没有手重。第二个男生脱裤子时,周巧便失望地离开了。



关于惩罚男生的的事宜,学校一并交给了方老师,唯一的要求是惩罚一定要轻。起初方老师打算还是采用趴在腿上的方式,用手拍打屁股,但考虑到自己下体赤裸,不适合与青春期的男生过多接触,就改成趴在床上打屁股。起初她向学校汇报方案时,认为她的决定很不错,就是脱裤子这一条,似乎没有必要,但方老师解释说是为了观察打的程度,打到微红就停止,一般男生的惩罚数目,也就只能把屁股打到微红而已。



周巧好似受了什么刺激,走路也有些失神,她内心的波动,让她忘记了自己是来偷看的。实际上不止方老师,连体育老师也注意到她溜走了。她之前一直以为方老师人话很少,但人挺好的,可能也因为是女老师,虽然打的节奏快,但没有男老师那么疼,所以女生们都很喜欢方老师。这次过后,周巧内心似乎也悄然发生改变了。

Scene8

距离小兰被打已有两天了,算是拖得比较长了。这与学校的规定有关,打女生的屁股,由于不需要刻意选择时间地点,拿把椅子顺手就打完了,但男生需要到惩戒室去,所以得等方老师有时间的时候,拖两天,也是正常的了。



因为方老师的时间问题,惩罚也允许安排在上课期间,要不是这样,周巧恐怕也难得到这个机会。下课铃打了不久,方老师就领着四个男生出来了,她锁好门后,带四个男生去了教学楼门口,小兰正跪在前面的空地上。来惩戒室前,方老师还在教学楼备课,她走前去小兰的班里把她叫了出来。“小兰,不论因为什么,那天你毕竟看到了他们的**,还是去跟他们道歉吧,老师就不罚你了。”方老师这样对小兰说,刚工作结束,她的语气很平淡。“知道了…”小兰哽咽地回答。



她自然读懂了方老师的意思,什么是真正的道歉,学校的女生都很明白。方老师带着男生们来到门口,欣慰地说:“你们看到了吧,小兰是真心道歉的。”她这么说,是因为小兰自己主动借了同桌的椅子拿下来,当然了,她的同桌是个男生。刚好小兰班也在上体育课,这椅子暂时也用不到。



随后小兰依次趴到了四个男生的腿上,显得十分乖巧,他们每人打了小兰五十下屁股。一共两百下的拍打,其实也不算太多,学校里的女生差不多都有过被打两百下的经历。不过,这毕竟是四个同学打的,不比老师,所以没有那么痛。小兰不知为何,居然还因此窃喜。虽说轻了一些,不过小兰过程中也开始喘粗气了,脖子上也流一些汗,不过她不敢拿手擦拭,因为学校有规定,女生被打屁股时,手要尽量触地,手离开地时打的都不计数。



一直到最后一下,小兰的手都用力的撑地,一直不敢离开,她是那种胆小的,平时打屁股她也都是这样的。四个人“接受道歉”完毕,小兰把椅子搬回教室,一切,才又回归正轨,其实,不过是在等待下一次打屁股。

Scene9

就在那天的下午,周巧被班主任叫了过去。“体育课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张老师严肃地问,脸色不太好看。幸好是下午下课后,她总算清醒了一些,否则估计一下子就吐露了实情。周巧低声说:“我…我就和大家在一起啊…”“既然这样,那你可以走了。”张老师的话似有深意,不过周巧也回不上话,直接回去了。



这个周五,周巧就因为去**,搞得精神十分恍惚。回到家后,父亲母亲多少也发现了这种状况,但正值农忙季节,父亲白天在地里忙活了好久,也没那个心力问东问西了。晚饭也很平常,父亲先打母亲的屁股,他虽然有点累了,但却打得特别重。那双手,承担着家里几乎所有的农务,所以本就十分有力量,父亲的手几乎举过头顶了,中途一下子不停,就打在母亲的屁股上。周青周巧都跪在旁边,这时家里自然也安静,打屁股的声音连邻居也听得到一点。



这是一种暗示,村里的房子都不算大,加上每家都有不少孩子,房事也就不宜直说,这种做法,村中多家都采用。在村里,人们当然啊会累,可大晚上的,熄了灯,也不知道干啥,打屁股的话就怕吵醒孩子,打发时间就只好……



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常,直到周一到来。周一时,村里的中学会在早自习的时间安排校会,学生们都聚集在操场上,先是升国旗,然后再总结一下上一周的事情,偶尔也讲一下本周的安排。就因为校会,女生周一进校时不用打屁股。不过,校会结束后,男生直接回教室,女生要被留下来打屁股。开会时所有老师在操场一侧站一列,结束后就坐到之前拿来的椅子上。每个老师右手边站一排女生,打完一个走一个。



那天国旗也照常升起,但周巧却莫名感到什么不对。升旗结束,校长就走到台上发言,“上一周,我们有一位同学,不仅迟到,还去**男生惩戒室,事后居然还对班主任撒谎!”,女生本来就站在前面,周巧感受到了校长的怒火,吓得快要尿出来了。“所以说,我和一些老师共同决定,本周对她进行停课,全部用于进行惩罚,我们认为,这是对她最好的教育。”说完这一大堆,校长的语气才稍稍平静。



“下面就请这位同学上来。”周巧听到后简直快吓死了,她这才明白,台上怎么会多了一把椅子。她从未在校会上被打屁股,看别的女生被打时,差不多没有不哭的,这个第一次,虽然她似乎也猜到了,可是依然那么害怕。她还往上走着的时候,校长走到了台边说“张老师,你来帮我一下。”



平时,校长都会亲自打屁股,这让台下的人都满脸疑惑。

Scene10

周巧也很疑惑,不过这种疑惑,被内心的恐惧压住了。她走到椅子那边,张老师却把椅子放倒了,椅背贴着地面,从周巧的方向看,前面的两条腿被挡住了。“趴在这。”张老师说,周巧吓坏了,顾不上回答,只好照做。她看地上也有些尘土,不过椅背没那么长,趴下后,她的身体还是有一些在地上。



张老师拉过她的左腿,向后拽了一下。之前好像没人注意到,椅子旁有一卷透明胶带,张老师把周巧的左脚的鞋脱掉,就拿胶带绑在椅子的前脚上,不久后又绑好了另一只脚。胶带的用法也是之前商定好的,就是把袜筒最上端绑在椅子合适的位置,保证上身不会超出椅背即可。腿是从椅子的中部伸过来的,绑好之后,整个下身就有些向外翻。



最后,张老师又把周巧的两只手绑了起来。这下子,周巧上身伏在椅背上,屁股被迫高高撅起,私处尽显。“看到了吧,以后谁再严重违背校规,下场就是这样。这周的在校时间,周巧同学都将维持这一姿势,全校同学都可以打她的屁股。”这时的周巧欲哭无泪,她暗自发誓,再也不会去**男生惩戒室了。



校会就在台下的唏嘘声中结束,直到其他女生都被打完屁股,操场上安静了下来。张老师留了下来,他第一节没有课,就负责把周巧和椅子抬到操场旁边的树荫下,随后他去拿来了两个木板,和周巧的鞋一起放在旁边。“周巧,我之前真没看出,你居然会这么做。”,他一边说,一边拿起了木板,重重的打在周巧的屁股上,这一下子,就够周巧受的了。



好在时间紧张,打了一下,张老师就离开了。夏末时节,天气还是很热的,不断的热风吹拂着周巧的**,她的下体一张一合。即使在这个村子,这种姿势也让周巧觉得私处暴露,少女羞愧的微红,印在了面颊之上。这个姿势让她有些难受。好在第一节课时间操场没人,她也好自己冷静一下。



不过一旦到了课间,大家就蜂拥而至。有一些在后面排队,左右各一队,排在头里的拿着板子,拍打着周巧的屁股,啪啪的声音和周巧的呻吟让他们感到兴奋。周巧的下身上翘,衣服也往下滑了一些,侧面便能看见内衣。中学里的男女生多进入了青春期,伸手就上去摸周巧的胸部,捏来捏去的,他们习惯了打屁股,这样好像更能激起欲望,倒是**,他们平时就摸过,不稀罕了。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打屁股的还有不少女生。“反正平时也没机会嘛!”“对啊,来玩玩就好。”女生们的心理大致相同,她们成日被打屁股,也好奇打别人是什么感觉。对周巧来说,这真的是莫大的嘲讽,屁股成了全校人的发泄工具。



不过这种想法没能持续太久,到中午,午休比课间长得多,有时也看老师家中的事情,相应调整。大家还是聚在一起打屁股,人太多了,从不带停,关键是一个人打完就又站到后面排队。周巧疼到极点,下身不断扭动,加上好久没动,尿意越来越强。后面的人却顾不上,一直拍打着她的屁股。



周巧忍了又忍,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一簇水珠从两股之间喷涌而出,直落在后面一个男生的身上。有个女生好心,拿纸过来帮她擦净了下体,不过那个男生——在最高年级的汪洋,早就跑去办公室了。

Scene11

周围的人都猜到了汪洋的想法,他只是想趁机爽一下。可是周巧的屁股,所有人都无条件的可以打了,想必他去了也没多大作用。



没想到,这一下子把校长惊动了。校长身后跟随者汪洋,他们一同阔步向前走。一看到校长的身影,不少人才把手从周巧的内衣里拿出来。不过,校长好似不以为意。“你们稍微注意一点啊…还有…这是周巧弄得?”



好多人不敢吱声,只是停下了板子,静静地站在那里。“行吧,这件事明天解决,今天结束来办公室。”校长是对汪洋说的。这一阵风波似乎很快就平息了,周巧身旁的鞋和板子又一次派上用场,大家轮番地打周巧的屁股,来不及停。



一过中午,周巧的屁股好像适应了一些,准确的说,应该是麻木了。一个下午还是很平常,她私自抽泣着,不过即使声音特别大,也没人会顾虑。从胸部到**,全身上下被人看了个够,也被摸来摸去,虽然失禁将带给她更严厉的惩罚,但不少男生反而喜欢摸她湿湿的下体。这一切,让少女的内心感到了羞愧。



放学时间,校长又一次过来,没说什么,只是把周巧从椅子上解放了下来。周巧缓了一会,才能够站得起来,随后她才看到一个男生,就站在校长旁边,不用想,是汪洋没错,尽管之前她没看清楚脸。穿戴好内衣,校长也只说了一句:“去医务室。”



医务室就在教学楼的旁边,起初也是为方便设立在这里的。不过天长日久,这里的作用的变得丰富起来…周巧入学有段时间了,不过没来过这边。外观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平房,不过比普通的民居显干净。一推门进去,左右就分开两条路,其实所谓的隔墙,是拿那种蓝色窗帘吊起来的。左边一道路很深,右边就是一个房间。



整间房就分两个房间,左边那条路通向另一个房间,两个房间差不多大。里面的男生使用,外面的女生使用,从门口是看不到里面房间的景象的,外面的却一览无遗。学校非常注重保护男生的隐私,所以做了这样的安排。而且因为只有方老师一名女老师,里外通常安排的都是男老师。



有女生感到不适,就会趴在地上,屁股撅高,老师便会给她们量肛温;有时要抽查女生的卫生情况,也会来这里,让她们撅起屁股,自己掰开**给老师看;一旁柜子里有一些干净的内裤和卫生巾,是应急用的。这一切被认定为医疗行为,村民先前都接受了。男生的话,整日穿着裤子,老师几乎也不会检查。里面的屋子老空着也不好,就改成了学校的特殊场所。



周巧跟随者校长和汪洋,谁知道,一推门就被迫戴上了眼罩。“啊!”她一声喊了出来,校长的动作有些粗,给周巧戴好,一把就拉过她,往里面的房间走去,又拿过一把椅子,立刻坐下了,把周巧摁到膝盖上。

Scene12

“老师,我…够不到…”校长好似故意把周巧放在身体比较靠右侧,整个屁股都在右手边,按平时的规则,她努力把手往地上放,尝试几次还是没办法。



“今天先这样就可以了。”等了一会校长又说“脱掉吧,没别人。”周巧有点懵,不过校长的手一直在揉她的屁股,她好像沉浸在这种抚摸之中。既有那种残余疼痛的刺激,又带着一些安慰,所以没管那么多。



这个时候,她看不见,但能感觉到,校长是在给汪洋说话。汪洋毫不避讳地脱下裤子和内裤,大概也因为这里是医务室吧。他往前一站,就把下体塞进了周巧的嘴里。同时,校长也拍打起周巧的屁股。周巧愣住了,这是她第一次接受这种惩罚。



对男生而言,学校会给予他们这样的教育,也是结合村子的情况设定的。村里的人家有贫富差距,但家中都是摆一张大炕的,一家人都睡上面。男孩子从开始发育,再到进入青春期,家庭很少有进行性教育,而且大多人教育程度不高,直接把这档子事交给学校了。



而老师们规定中学的男生,可以通过抚摸家中姐妹的屁股解决私欲,再加上打屁股,他们可以顺利地成长。而且,摸屁股也让他们睡得更好。



周巧的这次经历,一方面是惩罚,另一方面是对男生的教育。也巧在汪洋是高年级,毕业后马上要成家,刚好需要这方面的经历。他前后摆动着身体,按说他不该知道这些,但同龄的孩子对这些都敏感,传来传去也就都晓得了。周巧却有些痛苦,不自觉地干呕,但嘴里又特别湿润,沾上了复杂的混合物。校长按着腰,汪洋托着她的脸,她丝毫没有挣扎的机会。



两路夹攻,让她的下体微微湿润。还好,只过了五分钟多点,一直到乳白色的液体从周巧的嘴角流出,校长停了手,汪洋也把下体抽了出来,拿纸擦净下体,便独自离开了。校长扶她走出过道,到外面的房间,让她坐下后说:“今天惩罚就到这里,你自己收拾一下然后放学吧。”



周巧漱了漱口,还是感觉有些恶心,加上下体还有尿味,她就去河边洗了洗下体。整条河贯穿村落,学校由于建设的时间晚,靠近村口,离河也近。村里对用水的规定比较明确,除了饮用的水大家都在村里的几口井打以外,所有的水都是在河下游取的。这个季节,由于农务繁忙,打水的工作多是成年女性做的。但是村里却规定女性不得在家中洗澡,这大概是用水相对不足导致的,男性可以在家中洗澡,而女性必须去河边。



周巧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脱光衣服,在河边洗澡,不只对她,对村里的女孩、女人们都是家常便饭。不光平时不穿裤子的她们不会害臊,男人们平时看光了她们的屁股,也不会特意跑来河边看。

Scene13

这之后的几天,周巧注意了起来,来学校前几乎就不敢喝水。还好之后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后来的四天,她只沉浸在打屁股之中。不论是她,还是旁观的女生、打她屁股的女生们,都学乖了不少,可见,校方的决定是正确的。



很快,农忙的秋季过去,冬天就到了,这是这个村子最特殊的季节。村子处在北方偏远地区,本就很冷,孩童和成年女性还都不穿裤子,取暖就成了问题。村子还有很多遗留的问题没解决,原因就在钱,所以全体供暖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好在冬天没什么活要干,像是打水这种出门的活也能交给男人,毕竟田里不忙了。问题在于上学的孩子。



在这一问题的处理上,中小学有很大的差别。周青最喜欢的就是冬天,小孩子都这样,不怕冷,老师一宣布进入冬季作息,他们便没有课了。但是得按时来上学,就是凑一起玩,一大群孩子光屁股在一起,看着都嫌冷,可他们就是没事。



中学大有不同,老师自然也会宣布一个冬季作息,一般都在周四或周五宣布,留一两天准备。准备的是教室,老师安排所有人把班内差不多一半的桌椅搬出去,特别的是,搬出去的都是女生的桌椅。这之后,再调整一下桌椅的间隔,干完大家就放学走了。



到周一回来,就进入了“实践课”的时间,一直到放寒假都如此。这一课程在建校第二年就有了。中学不适合这种长期的停课,但第一年时很多女生都感到不适,不停地有人请病假,于是学校就改了规定,把这段时间用于“实践课”。而这门课,按学校的说法是“德育”,教男生如何打屁股,提高女生的忍耐力,另外也加入一些性教育课程。



从科学上来看,打屁股促进了肾上腺素的分泌,的确能让双方感到温暖。至于学校为什么这么安排,也没人说得明白,大概也与风俗有关。



女生的桌椅撤开后,整个教室宽敞很多。这段时间,中学门口不再有老师查岗,大家都直接进教室,男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女生自己选择一个男生,跪在他的椅子旁边,双手举过头顶放在后面。相反,这段时间小学查的比较严,基本上不论男女都在门口被打屁股,而且老师都加快节奏和力度,也是类似的目的,但这点痛根本影响不了孩子们贪玩的心。



周巧已经是第三年参加实践课了,她倒是不挑人,捡个空地方跪下来就是了。学校实践课的重点是在新生,其他年级的,基本上不用老师管。也就第一天老师负责发板子,第二天直接没多少事做了。

Scene14

既然是冬天,跪在地上也会冷,所以很快就开始打屁股。学校教导女生要主动,她们通常会说:“请打我的屁股。”学校认为在冬天打屁股是对女性的恩惠,所以要求女生这么说。随后女生就伏在男生的腿上,只有在这种时候,学校取消了“手触地”的规定,但姿势要保持,屁股处于身体最高处,方便拍打。



从早晨的第一声拍打,一直到全班女生的屁股红肿,光是那种娇喘,就让人浮想联翩,少女的雪白的臀部全部暴露在空气之中,娇嫩渐渐退去。打累了的男生可以稍适休息,期间如果要出门,上厕所之类的,女生就要跪在旁边等待,也可以选择按揉女生的屁股,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老师默许了按揉女生的**和肛门,以此缓解疼痛。



男生也可以随时改变姿势,要求女生跪撅或趴在桌子上,这时通常用板子打屁股。从距离屁股几十厘米处挥板子,重重地打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臀浪。对重度的要求即不出血,这种情况还从没发生过,学校里的女生早就身经百战,屁股的韧性很好,这种程度合适的拍打可以长时间忍耐。



上学期间整日如此,男生忙着打屁股,女生忙着被打。这种有条不紊,来自老师当年的教育。今年的新生,也在冬天接受类似的教育,这时候,方老师作为唯一的女老师起了重要的作用。新生每个班开始实践的时间不同,但也不能差别太大,这段期间很多老师会来教学或指导,方老师是最重要的一个。



大多数年级里,女生是不到一半的。老师首先要做的即安排好男女生的搭配,这段期间老师会指派多出来的男生,他们将在教室选择搭档,与搭档一起打屁股,或者两人拿着板子左右开弓,或者相对而坐,让女生趴在两人腿上挨打。



一名男老师与方老师会在讲台前示范,几种姿势各十分钟左右,方老师也是女人,常常被打屁股,早就习惯了。只是这两天若是她老公兴致上来了,房事可得折腾得她不轻,屁股肿得几天下不去。这个教室教完,还要去别的教室。此外,她还要去女生人数少的年级充数,不过有些男生碍于她是老师,打得不那么痛快。毕竟是人到中年,屁股的弹性比不上十几岁的少女,摸起来也不那么顺滑。



教学几乎每天都会进行,原因在于每个班的情况不同,有的今天说这个,有的明天才说。男老师都很注意口吻,通常是说“所有女生现在趴到桌子上,屁股对着男生。”听到这些方老师自然也趴在讲台上,屁股冲着班里的男生女生。“像这样,轻轻地掰开,下面就是**,但注意,这里不能打到…”一边说着,他一边给同学们展示方老师的**。同时,下面的男生也近距离观察着女生们的**。

Scene15

冬天打屁股的时候女生是要脱鞋的,这是为了防止她们挣扎时把鞋踢飞。尽管她们脚碰到地面会冷,但学校的这条规定非常严格,没人敢违反。



男生们对“实践课”兴趣相当大,而女生们,仅仅是出于本能,实在是冻得受不了,才积极参与。男生们自己规定休息的时间,毕竟穿的好好的,出去踢个球也冷不着。这时板子就交给女生,她们是不太敢出门的,站在门口都会冷。只有想被打屁股,才会跑去男生那边。



对这一点,男生们权当是游戏,老师教导他们时,是说要尽量答应,不过,男生们总是推脱,谁丢了个球才会被推出去。



红子是周巧同班的同学,她对寒冷几乎没有抵抗力,她们一家都如此,她有不少弟弟,最大的十一岁,最小的还得抱着。就因为怕冷,她最大那个弟弟,早一年买了裤子去中学,还特地联系过校长。



“请打我的屁股吧。”红子在操场边跪着,头低下来,双手向上举着板子。过了几分钟,男生堆里面才推出了一人。“快点快点。”“是,是,是!!”红子立刻回答。立刻把手放到膝盖上,向后撅起屁股。



这种场景持续在操场上出现,越是高年级越是如此,越来越多的女生,随着年龄增长,屁股的发育越来越好,屁股更需要重重责打。女生的性幻想,全部沦陷在红肿的屁股之中,有不少也会悄悄流出爱的蜜液。

Scene16
过了年,周家迎来一些大事。很重要的就是,周青要上中学了。父亲亲自去镇上给他买了裤子,交给他前与他长谈。“儿子,你也长大了,该去中学读书了,好多事情该懂了。”父亲讲得特别多,还总是重复个别的话。“从明天起,我教你怎么打屁股,以后我也不再打你了。”父亲就说到这里,天也已经很黑了。
第二天起早,周青看到父亲进了家门,然后自己也跟着做到桌边,正好在父亲对面。父亲已经与周巧交代过,以后就由饭前弟弟来打她屁股。父子两人坐好后,母亲照例趴到父亲腿上,周巧却一动不动。
“我为什么非要这样,他还那么小!”周巧委屈地说,声音却还高亢。
“你这孩子!昨天给你说了,你弟弟马上也要去你们学校了,所有人家都这样。”父亲本抬起手就想招呼,看够不着又收了回去。
“本来就是…他那里还那么小呢……”周巧像是快要哭了出来。
“住口,你这孩子,平时净往哪看!你这臭腚还想要不想!”父亲的语气加重了一些。
周青人生的第一次打屁股,就伴随着姐姐的哭泣开始,在这样的村子里,他暗自窃喜,这个年纪的男孩刚有点力气,又不花多少工夫干活,打一巴掌就吓到了周巧。“呜…啊…啊……”内心的屈辱使花季的少女感到一丝绝望。同样是打屁股,弟弟给她的感受完全不同,此刻,她似乎觉得,自己成为了家中地位最低的人。
几天下来,周青便学得有模有样。不过他倒是从不会说“爸爸,我要打姐姐屁股。”这类话,其实说了的话,父亲一定会同意,只是一天三次,这个频率已经很高了。他这股新鲜劲老是下不去,周巧,不,是她的屁股,只好默默承受。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20日22时21分43秒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