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叠终曲唱阳关 || 1.4万字

这是自己的一篇旧文,先把原来的发上,然后继续更新,希望大家关注

===============================================================

第一章 前尘旧梦一世情

月茹,坐在花轿里,盖着红盖头,身穿凤冠霞帔,满身珠光宝气,一身盛装打扮。今天,是这个女孩出阁的日子,要迎娶她的是镇上名门望族,李员外家,李家在玲珑镇上有钱有势,算得上是最体面的一个家族。李员外早年官居三品,后来告老还乡,经营了镇上最大的一个绸缎庄,膝下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李煜峰年方三十已在朝中官拜五品,二儿子李煜明今年二十五却颇有经商的才能,帮着李员外打理商行,前途无量,三儿子李煜青今年十八,刚刚中了举子,三年以后要进京参加殿试。就在这时候,李家老夫人忽然一病不起,用尽各种办法都没有效果,最后,只得请来了算命先生瞧瞧,那先生说要冲喜老夫人的病才能好。恰好,镇上一户贫苦人家欠了李家的钱,好几年了都换不上,他家有个女儿,就是月茹,于是李员外提出要把月茹嫁给三少爷,但是不能做正室,虽然三少爷尚未娶妻,但月茹也只能做偏房,要不就把月茹的父亲押到官府要他还钱。月茹一家人一时也没有别的办法,而且觉得李家毕竟是镇上有头有脸的大家庭,多少人想把女儿嫁进李府都不行,现在李府看上了自己家的女儿,也算是件好事情。所以,一狠心就应了这门亲事。

今天,就是月茹过门的日子,因为月茹是妾,李府没有办婚宴,月茹也不能从正门进李府,一顶花轿把月茹从李府的后门抬了进去,然后有几个老妈子带着进了洞房,等待三少爷回来。

李府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欢快的表情,可是,唯独,此时在洞房中的月茹心里像刀绞一般难受。泪水一滴滴地滑过她俊秀的脸庞,月茹伤心地想着自己悲惨的身世,想着与自己青梅竹马的显易哥哥,这时候,门忽然开了,走进两个女人,月茹吓了一跳,但是没敢掀起头上的盖头,因为她知道像这样的大家族规矩多,她生怕犯了忌讳。猛然,月茹头上的盖头被一个女人扯了下来,月茹一惊,看面前的两个女人相貌、穿戴都不凡,想必是李府的两位少奶奶。
“月茹见过大嫂、二嫂。”月茹虽然出身贫苦人家,但还是知礼的。
“好,这丫头还算聪明,我告诉你,我是这府上的大少奶奶,她是这府上的二少奶奶,你呢,虽然是我们三少爷娶的第一房媳妇,可是是个妾,妾就要有妾的样子,你刚才叫我们大嫂二嫂,你可就叫错了,妾和奴是一样的,你应该称我们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嫂子可不是你叫的。”
“是,月茹记着两位少奶奶的话了。”月茹赶忙改口。
“行,这丫头还算识抬举。你也不用盖个盖头在这儿等着了,你又不是什么正经的少奶奶,赶快收拾好,等三少爷回来,伺候三少爷歇息,你要是有半点差池,这李家的家法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行了,具体的,明个早上认亲的时候再教你吧。我们先走了。”
“是!月茹送两位少奶奶。”
两个女人走以后,月茹便知道,以后在李府的日子到底会是什么样子了。

很晚的时候,三少爷回来了。月茹都不敢看三少爷,上前行礼:
“见过三少爷!”
三少爷看了她一眼,把她扶起来,说:
“月茹,以后你就是李家的媳妇了。”
“不,月茹只是一个妾,是个奴婢,不敢称是李家的媳妇。”月茹几乎要哭了出来。
“月茹,来!”三少爷牵着月茹的手,二人坐在了床上,月茹仍然不敢抬眼看三少爷。三少爷看出了月茹的心事,“月茹,是不是大嫂二嫂来过,她们跟你说了些什么!”
“两位少奶奶并没多说什么,只是提点了一下月茹。”
“月茹,不用怕,抬起头,看着我。”三少爷温柔地说。
月茹,犹犹豫豫,战战兢兢地抬起了头,她愣住了,在他眼前的是一位眉清目秀、气宇非凡的少年,他的眼睛里六露出像显易哥哥一样的温柔和关爱。
“三少爷。”月茹轻轻地叫了一声。
“不,不要这样称呼我,在外面,你要这么叫我,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们是夫妻,叫我煜青。”
“不,月茹不敢,月茹不敢和三少爷称夫妻,月茹只是个妾,是奴婢。”
“别这么说,月茹,我们李家负了你,也许我作为家里的儿子,在外面,我们不能待你像真正的夫妻,但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不要离我很远,那样我心里就更觉得愧对你和你的家人了。”
听了这一席话,月茹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扑进了三少爷的怀里,哭着说:
“煜青,我嫁入李家的时候想的就是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然后在李家做个丫鬟了此残生,没想到竟然遇上了你这样的好丈夫,煜青,我就是受再多的苦,我也值了。”
“月茹,我的好娘子,等我功成名就的那一时,我一定把你扶正,不再让你受委屈了。你先暂且忍耐几年。”
“煜青!”
“月茹!”
两个本不相识的人,就在这一瞬间成了人生的知己,他们放下罗帐,尝尽了人间最美的花烛夜…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9年8月11日16时55分20秒编辑过]

天快亮的时候,月茹忽然被煜青叫醒,煜青拿出了一个盒子,对月茹说:
“月茹,虽然这些事情我不想说,不想做,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不然你以后会有麻烦。”
“煜青,到底是什么?”
“月茹,这是我们李家的家规,你要在一个月内熟记,一定不能有半点差错,否则就要受到责罚,到时候我恐怕护不了你。”
“好,煜青,我记着了。”
“还有…”煜青欲说又止。
“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在我们李家,女人的地位比较低,妾的地位就更低了,不但我母亲可以责罚你,大嫂二嫂也可以责罚你,可以这么说,现在除了下人,你的地位是最低的。所以你要处处小心。另外,因为我祖父的时候,她的一个小妾背叛了她,于是她定下了一条规矩,在这册子上,你自己看吧。”
“我…我不识字。”月茹难为情地说。
“哦,对不起,我忘记了。那我告诉你,就是过门的小妾在新婚夜必要挨一顿板子,以示警戒,而且,以后,每半年都要挨一顿板子,以时常提醒。”
“那…这板子怎么个打法?”
“第一次由我打,以后,就要听母亲吩咐了。”
“你,今天会打我吗?”
“会!”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不是,是因为,一会儿认亲以后,要验刑。”
“啊?!”
“所以,现在不早了,如果要是一会儿你让母亲她们等着你,你恐怕真要遭殃了,我们还是赶快吧。”
“这…”
“放心,忍一忍就过去了。”
“那,我…”
“你趴到床上吧。”
月茹不情愿地趴到了床上,双手紧紧地抓住被子。煜青褪下月茹的衣服。
“准备好了吗,要开始了。”
“嗯”
“啪”“啊”虽然月茹有准备,但还是被这剧痛弄得叫了一声。
“很疼吗?”煜青关切地问。
“没事,你继续吧,不然,一会儿认亲就晚了。”
“好,你忍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煜青一狠心,十板子打了下来,疼得月茹透不过起来,此时,月茹只觉得屁股上像有开水往上浇,疼、烫、胀各种滋味在一起,真的好难受。
“好啦,月茹,差不多了,已经挺红的了,应该可以应付过去了。你快起来洗漱吧。”
“好!”

月茹洗漱好以后,跟着煜青到了正堂,不一会儿,老爷、夫人、大少爷、二少爷、大少奶奶、二少奶奶都到了正堂,在各自的位子上面做好。夫人的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
煜青对月茹说:
“这是老爷。”
“老爷请喝茶。”月茹跪下给老爷献茶。老爷接了过来。
“这是夫人”
“夫人请喝茶”
…
如此这样,一一献过茶,老爷说:
“煜青,昨晚按家规办了吗?”
“回父亲的话,一切按家规办了。”
“好,验刑。”
说着,几个家丁搬来了长凳,把月茹一把按在凳子上面,褪去了她下身的衣服,露出了她刚刚被打得粉红的屁股。因为月茹是妾,家人根本不考虑她的尊严和面子,所有的男人和家丁都在场。月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老爷一行人依依走到月茹身后,查看月茹的伤势。看完后又都回到位子上面坐下。煜青见状,对家丁说:
“好啦,让她起来吧!”
“慢着!”夫人说,“煜青,我知道你心慈手软,我一看便知你没打她几下,而且这是刚打的。按规矩,这个是不算的。”
“娘,不是的,是昨天打的,而且打得很重。”
“你还敢骗我,你现在就这么维护这个女人,以后还了得。”
煜青见状不敢多说,怕母亲会给月茹更重的惩罚。
“来人,拿戒尺来。”老夫人喊道。
一个丫鬟递过了戒尺,老夫人拿着戒尺走到了月茹身后,举起戒尺,啪一下打在了月茹左面的臀峰上。
“啊!”月茹一声惨叫,这才知道丈夫的板子已经是很轻了。
“啪”“我要你知道我李家的规矩。”
“啪”“我要你知道做妾的本分。”“啊”
…
大概打了三十几下,月茹浑身是汗,嗓子都喊哑了,哭得像个泪人儿。屁股已经发紫,肿的老高,有些地方已经渗出了血痕。
“环儿”老夫人唤身边的丫鬟,“数了吗?”
“回夫人,数了,她一共叫了二十下。”
“煜青,该怎么办不用我教你吧。”老夫人看着煜青。
“是,孩儿知道。”
煜青周到长凳前,把月茹拉了下来,让月茹露着屁股,跪在地上,让后照着月茹的左脸上就是一巴掌,然后有一下打在右脸上,月茹白皙的脸上留下了明显的指印。接着一下又一下,一共打了二十下。月茹整个脸上都肿了起来。
“娘,打完了。”
“嗯,好,就要这样。”老夫人转身对月茹说,“不许穿上衣服,去,到院子里面跪着去,跪一个时辰,我今天让你知道做妾的规矩。”
“是!”月茹含着眼泪,到院子里面跪下了。

来来往往的下人们看着月茹受罚,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同情月茹,月茹跪在院子里面,不停地在哭,她想到了到了李家以后可能会成个丫鬟,天天干粗重的活儿,想到了别人可能看不起她,想到了自己可能要这样度过后半生,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受到这样的羞辱。
煜青在房里,看着月茹在院子中,心疼、悔恨、愧疚一股脑儿涌上了心头。
一个时辰到了,对于月茹和煜青来讲,这一个时辰仿佛比一万年还要漫长。老夫人和两位少奶奶来到了月茹跟前,老夫人说:
“知道规矩了吗?”
“知道了,月茹知道了。”
“起来吧,我告诉你,今天才是开始,你以后要是不坏了咱家规矩,仔细你的皮!”
“月茹不敢,谢老夫人和两位少奶奶教训。”月茹哭着说完,把衣服穿好,带着浑身的疼痛回到了房里。煜青见她进来,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对月茹说:
“月茹,我的好娘子,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煜青~~~,答应我,你高中得功名后,带我离开这里好吗?”
“好,好,到时候我一定带你走。你先忍耐三年。”

接下来每天煜青白天读书,准备三年后的殿试,晚上要教月茹读书识字,而且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教月茹家规,以免月茹再遭责罚。
“月茹,今天让你背的家规第一部分背好了吗?”
“背好了!”
“好,那背给我听听吧。”
“李氏家规,李氏自唐以来…君子修身,恩威并用…恩威并用…”
“后面呢?”
“忘,忘了!”
“月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要是记不住家规,哪天犯了一条,你要被打死的。唉,我再教你,你再记一遍。”
“好,我一定用心记。”
…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家规被月茹记得差不多了,月茹这才知道,李府的少奶奶每个月初一和十五才允许出门,违者要杖二十,而小妾只有得到了老夫人或少奶奶的允许才能出门。老夫人每个月的月例是五十两,少奶奶每个月是四十两,而小妾每个月只有十五两,还有好多规矩,月茹她现在更加清楚地明白了,自己在李府什么都不是。

这天,煜青在书房读书,月茹一个人在房里,忽然,老夫人带着两个少奶奶进来,对月茹说:
“你进门有些日子了,我们李家可不养闲人,你又不是个识文断字的人,柜上的生意你是不能照看的,你就在后厨帮忙吧,快去吧,时候不早了,和下人们一起去张罗午饭吧。”
“是!”
以后,月茹每天和下人们一起干着粗重的活儿,下人们开始都很看不起她,后来发现月茹人很好,又很能干,加之就算是小妾,好歹也是个姨太太,所以渐渐地对她好了起来。老夫人开始百般刁难月茹,后来也发现其实月茹是个好姑娘,所以也渐渐地对她好了起来,只有两位少奶奶,看着婆婆对月茹好,从心里不舒服,于是正合计着整整月茹。
这一天,月茹正在厨房做活儿,大少奶奶来了,对月茹说:
“拿着这些银子,到外面帮我买点桂花糕来,现在特别想吃。”
“可是,大少奶奶,月茹只有获得允许才能出去,我…”
“你个小蹄子,我使唤不了你了是吧?”
“不不不,月茹不是那个意思,月茹是说是否要先回老夫人…”
“你想拿老夫人压我?你以为老夫人最近对你有好脸色了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是吧?”
“不,月茹不敢,大少奶奶息怒,月茹这就去。”
说着月茹拿着大少奶奶给她的银子,去上街买桂花糕去了。
大少奶奶转身进了老夫人的房间:
“娘,瞧见月茹没?我想让她帮我绣点儿活儿,不知怎么回事,找不到她。”
“在厨房了吧!”
“没有,我前前后后都找遍了。”
“那她能去哪儿呢?”
“她不是偷着溜出去了吧?”
“走,跟我去大厅等她回来,她要真是溜出去了,看我怎么收拾这个小贱人。”
老夫人和大少奶奶来到了大厅,把二少奶奶也叫来了,她们在一起等着月茹回来。不一会儿,月茹提着桂花糕进来了,一看大少奶奶在,马上过去,说:
“大少奶奶,您…”
“啪”月茹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少奶奶的巴掌就打在了月茹的脸上:
“你个小蹄子,刚给你个笑脸儿,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敢跑出去买吃的,吃了豹子胆了你!”
“大少奶奶,不是您…”
“啪”又是一下,大少奶奶接着说“你还敢犟嘴!”大少奶奶又转过身对老夫人说:“娘,您看看,反了她了!”
老夫人站了起来,走到月茹面前,说:
“这些日子,看你还勤快,以为你也是个本分人,没想到才几天,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老夫人,我…”月茹知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但是她也没有办法。

话说没人顶贴,自己顶顶吧!

“跪下!”老夫人一声怒喝。
月茹无奈地跪下了,她知道,如果自己此时再多说的话,换来的恐怕是更重的处罚,毕竟,她一个小妾,她的话,谁会相信呢。
“按家规,少奶奶私自出府,杖二十,小妾家法上没写,那就应该有我来决定。”老夫人说。
“全凭老夫人定夺。”月没什么表情地说出这句话。
“哼,我不打你,来人,去,把三少爷叫来!”
一个小丫鬟跑出去,把煜青叫来了,煜青一进门看见月茹跪在那里,就知道出了事情。
“娘,出什么事了?”煜青小心翼翼地问。
“哼,你那个月茹自己跑出去买桂花糕了!”
“娘,不会吧,您是不是再问问,月茹她…”
“你是说娘老糊涂了是吧?!”
“不,不,煜青不敢。”
“煜青,家规上没写怎么处置,她既是你的姨太太,那就听你处置,我们在这儿看着。”
“是。”煜青应了一声。心里想,这可怎么是好。煜青看了一下月茹,然后走在了椅子上面,冲着月茹说:
“你过来。”
月茹走到了煜青面前,煜青一把把她拉到,摁在自己的大腿上面,没有褪去月茹的衣服,抬起手,照着月茹的屁股噼里啪啦地就打了下来。月茹心里是心存感激的,第一煜青没有褪去自己的衣服,给自己面子,第二煜青打得声音很大,但是其实并不太疼。月茹心里想,不管别人怎么欺负我,只要我的丈夫懂我、疼我就好了。月茹见煜青这样,就装着很疼的样子,喊了几声。煜青一听,心想,这丫头还挺机灵,于是一边打,一边说:
“叫,再叫,我叫你再叫!”说着巴掌又打了下去。
就这样大概打了五十多下,煜青停了手,老夫人和两位少奶奶也没说什么,于是煜青就带着“一瘸一拐”的月茹回了房。
“月茹,来,快让我看看,打疼了吧!”
“没事,煜青,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不一定被打成什么样子呢!”
“你还是让我看看吧!我不放心的。”
“好吧。”月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月茹趴在床上,煜青褪去了月茹的衣服,然后看到了月茹微红、微肿的臀部,很是心疼,于是坐在床边,用手轻轻地揉着月茹的屁股,一边揉,一边说:
“月茹,我给你揉一下,揉一下就不疼了啊,月茹,在忍耐三年,等我高中了,我就带你走。”
听了煜青的话,月茹忽然哭了,她觉得她所受的委屈有煜青的话就都不算什么了。月茹觉得自己其实命挺好的,能有这么一个好丈夫。

在以后的日子里面,月茹依旧是任劳任怨,而两位少奶奶依然是百般刁难,老夫人也更信两位少奶奶的话,月茹只是默默地承受着,因为她知道她会有熬出头的那一天的。
不过,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月茹进门半年的时间到了。
这天,老夫人集齐了一家老小,例行对月茹的处罚。月茹此刻低垂着挂着泪水的脸庞,想想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受这种委屈,可是转念又一想,还是认命吧。
老夫人看着月茹,忽然说出了一句月茹想到没有想到的话:
“煜青,娘老了,月茹是你的人,这些事情以后不必这么兴师动众了,你自己晚上在房里解决,转天让她自己到我房里验刑就好了!”
“是!”煜青很是高兴。

晚上,煜青回了房,对月茹说:
“我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
“我想了,明天一早你去娘房里之前,我用热毛给你巾焐一下,屁股就红了,然后你赶快去娘的房里,估计娘看不出来。”
“能行吗,算了吧,你还是打我几下吧,万一被发现了,像上次那样,怎么办?”
“没事儿,明天我陪你去!”
于是转天早上,按照计划做好后,煜青陪着月茹到了老夫人的房间里。老夫人看了月茹的伤,然后说:
“好啦,就这样吧!月茹,你下去吧,我有点话和煜青说。”
“是!”
月茹很是高兴,答应了,出了门。
“煜青,我知道你疼月茹!而且我也知道,月茹是个好姑娘!在府上她任劳任怨的,你两个嫂子百般刁难,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这样的女子,难得啊!”
“娘…”煜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的意思是,你要是真的喜欢她,也不必让她再受委屈了,我和你爹说一声,把她扶正了,怎么样?如果你同意,我就去和你爹说,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不说了。”
“娘,您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这些日子我也看出来了,能有月茹这样的媳妇,也是你几辈子修来的,娘也希望你们好好过!”
煜青一下子跪在地上,连连说:“谢谢娘!”
这时候,李老爷进来了,看见煜青跪在地上,说:
“小子,是不是又惹你娘生气啦?”
“没有,我们正说话呢!老爷,你回来是不是有事?”老夫人说。
“对,煜青啊,我已经向陈府提亲了,陈家的姑娘相貌、人品、才学都是没的说,和我们煜青正配,三个月以后完婚,我是回来和你说一声的。”
“不,我不要!”煜青的脑袋“嗡”的一下子。
“亲我已经提了,由不得你要不要!”
“我就是不要,除了月茹,我谁都不要!”
“啪”一记耳光打在了煜青的脸颊上,“我告诉你,小子,这门亲事,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你给我滚回房去!”
“我不!”煜青有说。
老爷又要抬手打,被老夫人一把拦住,老夫人说:
“煜青,既然你爹已经和陈府定了,你就依了你爹吧,月茹,他也还是你的姨太太啊!”
“我不要,我只要月茹,只要月茹!”
“你…”李老爷一下子昏了过去。
“老爷!”“爹!”“快来人啊!”
在一片混乱中,李老爷被抬到了床上,等待大夫诊治。
煜青跪在旁边,紧张地盯着大夫。大夫把过脉,说:
“李老爷没有什么大事!一会儿就会醒了。”
李家人送走大夫后,李老爷也醒了过来,煜青跪在床边不出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李老爷想了想,说:
“月茹把你迷成这个样子,可见就不是什么规矩的女人,你马上写休书,休了她!”
“爹~月茹来了半年,任劳任怨,您怎么能这么对她?”
“你看看,这个女人,把我好好的一个儿子都带坏了!”李老爷说着又咳了起来,结果吐出了一口血。
“哎呀,煜青,快听你爹的。”老夫人说。
煜青没办法,拜了爹娘,回到了房里。月茹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煜青如实地说了,月茹对煜青说:
“煜青,你别为难,我嫁到你家里,本来就是还债的,现在债还清了,我也该走了,我只是舍不得你,不过,舍不得,也要走,煜青,你自己以后多多保重。”月茹说完后,一头向桌角撞去,顿时头破血流,煜青见状赶忙去阻拦,但是,已经晚了。
就这样,煜青看着月茹,在自己的怀里,断了气。煜青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早上还躺在自己怀里的月茹此时和自己也是阴阳两隔,想着想着,煜青心想,月茹为他而死,他又怎么能苟活于世,于是拿起佩剑,自刎而死。

第二章 转世逢生帝女花

煜青和月茹这对生死夫妻一起来到了黄泉路。
“煜青,你何必追随我而来呢,陈家的千金才配你!”
“月茹,没有你,我不能苟活于世,我们生生世世做夫妻。”
“煜青~”
“月茹~”
二人相互搀扶着来到了酆都城,他们和众人一起走过了奈何桥,要继续转生为人。在转生前,要喝一碗孟婆汤,忘记前世的一切。
“月茹,我不要喝,我不要忘记你!”
“煜青,我也不要。”
“我们躲过去,不喝孟婆汤。”
“好!”
于是二人偷偷地爬在地上,爬着向前走,企图躲过这一关,谁知忽然一个鬼差一声喝:
“你二人为何不喝孟婆汤?”
鬼差将二人带至阎王面前听候处罚。
“你二人为何坏我阴间规矩,不喝孟婆汤?”阎王问道。
“大人月茹为还债嫁入我家,受尽刁难,我还不曾疼爱于她,家人便逼我另配新欢,月茹不愿,我也不从,于是我们双双殉情,求大人看在我们痴情的份上,让我们不饮孟婆汤,来世相认,在做夫妻吧。”煜青动情地说。
“大人,求求您了!”月茹也说。
“你们二人情可动天,但是阴间的规矩不能坏,你们必须饮下孟婆汤,不过,我会答应你们,成就你们来世的姻缘,当然这其中…”
“什么?”二人问。
“天机不可泄露!”
“只要能让我们来世做夫妻,我们怎么都愿意。”月茹说。
“好!来人,给他们孟婆汤喝。”
于是左右的鬼差将孟婆汤递到二人的手中。
“月茹,来世再见!”
“来世再见!”
说罢二人饮下孟婆汤,然后各种投胎去了。

煜青和月茹别离后,各自到了他们自己该去的人家,月茹转世为当今皇后之女也就是当朝公主——馨凝,煜青转世为当今宰相之子——陈益同,七年后,皇后娘娘寿辰,文武百官朝拜,二人第一次相见。

“陈益同参见馨凝公主!”
“平身。”
皇后看着两个孩子被他们逗笑了。说:
“好啦,好啦,没这么多规矩,你们去玩儿去吧!”
于是两个孩子牵着手到了花园里面,花园里百花盛开。
“益同,你看那花多漂亮啊!”
“公主要是喜欢,我采给你吧!”
“好啊!”
于是益同小心翼翼地把花采了下来,刚要戴到公主头上,就听旁边有人一声怒喝:
“大胆!居然敢采我的花!”
馨凝回头一看,正是刘妃。这刘妃是皇上宠爱的妃子之一,平日里专横跋扈,把皇后不放在眼里,希望有一天能自己做皇后。
小益同吓得不知怎么是好,馨凝赶快说:
“刘妃娘娘,是馨凝不知道是娘娘喜欢的花,才让益同摘的。”
“还敢狡辩,你分明就是仗着你娘是皇后不把我这个妃子放在眼里。”
“不是的,我们真的是不知道。”益同说。
“放肆,哪里来的野小子,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来人,把这个野小子给我拉下去重重地打!”
“慢着!”忽然皇后来了,“妹妹何必动这么大的气,一个七岁的孩子懂什么。”
“他分明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刘妃说。
“我们都说啦我们是不知道。”馨凝说。
“你给我住口,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越来越没规矩了!”皇后呵斥馨凝。
“妹妹,看在本宫的面子上面,饶了两个孩子吧!”皇后说。
“哼,这后宫里的事情当然是姐姐说了算,我哪有说话的份儿,柳儿,咱们走。”刘妃阴阳怪气地说完就带着随身的侍女走了。
晚上,暖慈阁中,小馨凝跪在了皇后面前。
“馨凝,母后告没告诉过你,在宫里说话办事都要小心,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可是,母后,您真的是错怪馨凝了,我们真的是不知道的,而且刘妃为什么要打益同,不讲理!”
“放肆,还敢顶嘴!”
“本来就是嘛!”
“好啊,看来为娘的以前把你宠坏了,现在要好好教训教训你!青儿,拿戒尺来!”
“娘娘开恩!”青儿求道。
“不用替她求情!快拿戒尺来!”
青儿慢吞吞地递过戒尺,皇后拿过戒尺,一把把馨凝按在大腿上,褪下了馨凝的裤子,“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几下打在了馨凝的小屁股上面,疼得馨凝大喊大叫的。
“我叫你顶嘴!我叫你顶嘴,我叫你顶嘴!”“啪啪啪”皇后一边打一边教训着馨凝。
小馨凝疼得想说句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这时候青儿跪在皇后面前:
“皇后娘娘,手下留情啊!公主才五岁,还太小,受不住这样的板子!”
皇后这才意识到自己下手太重了,于是赶忙停手,再一看小馨凝的屁股已经是发紫了,肿的老高。皇后赶忙把馨凝放到床上,轻轻地为馨凝揉着。
“乖孩子,母后把你打疼了吧,其实母后也心疼…”说着皇后也哭了起来,然后接着说,“孩子,谁让你生在帝王家,深宫险恶,我们做人要小心啊,不要张扬,凡是都不要出头,表面上要向每一个人示弱,这才能行啊!孩子。”
“哇~~”小馨凝一直在哭,她好像明白母后在说什么,好像又不明白母后在说什么。

话说陈宰相知道儿子在宫里惹了祸,还差一点连累了公主,而的得罪的人正是刘妃,回家也后怕得不行,于是把益同叫来,也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弄得小益同几天都没有下了床。

过了大概半年的光景,小益同被父亲送进皇宫陪皇子们读书,馨凝听说这个消息很是高兴,公主们读书和皇子们是不在一起的,时间也比皇子们要短,馨凝每次都是下了课以后,悄悄地跑到皇子们读书的地方,借口和兄弟们见面,然后可以见一见益同。
这一天,皇太后寿辰,文武百官朝贺后,大家正看戏,演的是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馨凝对皇上说:
“父皇,馨凝以后也要像岳飞,驱除胡虏,替父皇保江山。”
“哼,你可是个女孩子,女孩子打打杀杀地像什么。”旁边的月明公主不屑地说道,这月明公主正是刘妃之女,今年十二岁,长馨凝很多,可是却常常是馨凝让着她。
“月明怎么这么说呢,馨凝有这份心,父皇高兴还来不及呢!”皇上说。
旁边的刘妃一听这话,心里很是生气,她觉得现在在公主里面皇上只偏爱馨凝,于是心里想着怎么算计馨凝。
转天,馨凝因为前一天玩儿得太晚,早上没有起来,于是到书房晚了一些,先生问:
“馨凝,怎么来晚了。”
“先生,昨天皇奶奶寿辰,我睡得晚了些。”
“那你把昨天让你背得书背一遍我听听。”馨凝一听就傻了,昨天光顾着玩儿了,哪还记得背书啊。
“先生,馨凝,馨凝忘了背了。”
“你倒是诚实。”
“先生,您原谅馨凝这一次吧,馨凝明天给您背。”
“今天的事情就今天做,怎么能拖到明天?再说饶了你这一次你就有第二次。不要以为你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我就不能管你了,我当年是你父皇的启蒙师,就是他小时候犯了错,我也一样敢罚他。你给我跪下,把手伸出来。”
“先生,饶了馨凝这一次吧!”
“难道要我叫你父皇来亲自打你才行吗?”
馨凝一听,怕了,跪了下来,颤巍巍地把左手伸了出去。
这先生倒也不多打,啪啪啪,连续三下,小馨凝感到钻心地疼,哇地哭了起来。
“不许哭!今天上课罚你跪着,放学后,继续留在这里,把今天和明天两天的功课都不齐,我在这儿陪着你。”
“是!”

下课以后,馨凝趁先生不注意,揉了揉酸麻的膝盖,心想,都怪自己昨天贪玩,现在大家都走了,还要留下背书。
“馨凝,你在这儿背书,什么时候背好了,什么时候再回去!”
“是!”
一个时辰过去了,皇后不见女儿回来,于是找了去,恰好看到馨凝跪在地上,于是进了门。
“臣见过皇后娘娘。”
“赵先生请起,馨凝可做错了什么,让先生生气了。您告诉本宫,本宫教训这丫头。”
“哦,不劳皇后娘娘,馨凝只是忘记了背书,而且今早迟到了,臣让她跪着补齐功课。”
“馨凝”皇后很生气,“为什么来晚了,还不背书?”
“昨天,昨天,昨天贪玩儿来着。”馨凝已经被吓坏了。
“既然如此,本宫也陪着你在这里,你什么时候会背了,什么时候起来。”说着皇后坐下了,先生也坐下了,都看着馨凝背书。

可怜的小馨凝跪在地上,背着那些她死也不懂的书,其实她是想学骑射的,可是因为是女孩子,父皇和母后都不许她学。大概半个时辰,馨凝通过了先生和母后的“考试”,终于可以起来了,她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腿就是不听使唤,母后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回去到我房里。”然后就走了。
赵先生见馨凝腿疼得厉害,于是把她扶了起来,对她说:
“馨凝啊,先生罚你,你是不是怨先生了。”
“馨凝不敢,是馨凝的错,可是馨凝怕母后回去还要罚馨凝的。”
“唉,馨凝啊,知道错了就要勇于承担,下次不犯错了,啊!”
“好的。”
馨凝一瘸一拐地回到了暖慈阁母后的房中。
“馨凝,母后和你说没说过,要用功读书,要认真做每一件事情,可你呢,就知道玩儿!”
“母后,馨凝知道错了,母后别生气了。”
“你啊…”
“这又是怎么啦?”皇上从门外进来。
皇后和馨凝赶快行礼,皇上扶起了皇后,抱起了馨凝,说:
“朕的公主又犯什么错了?惹朕的皇后娘娘生气?”
“父皇,馨凝没有背书,还迟到了,母后和先生都很生气,还罚了馨凝。”馨凝委屈地说。
“哦,那先生怎么罚你的。”
“先生打了我手心三下,而且罚我跪着补齐两天的功课。”馨凝说着说着哭了。
“馨凝啊,父皇也没办法啊,这是规矩,而且赵先生也是父皇的老师,父皇小时候也经常会被他打。以后馨凝不犯错了就好了啊,来,父皇看看馨凝的小手。”

第三章 深宫似海恨无涯
第二天早上,皇上上朝去了,皇后送走了皇上以后,又为一个月以后皇上的寿辰忙碌着,这宫里一年大大小小的寿宴不计其数,皇后每天都为这些琐事忙碌着,然而,她不知道,这场寿宴带给她和馨凝的是什么。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皇上寿宴这天,整个皇宫张灯结彩,文武百官进宫朝贺,此时,馨凝正和其他的皇子公主一起玩耍,一会儿,他们要看漂亮的焰火。这时候,刘妃的贴身侍女柳儿过来了,对馨凝说:
“馨凝公主,刘妃娘娘请公主过去一趟。”
“她找我什么事情?”
“好像是从南边来了些漂亮的饰品,娘娘留给公主的。”
“好啊!”
“公主千万不要声张,只给公主一个人的。”
“好,我知道了。”
于是馨凝来到了刘妃的住处,刘妃看了看馨凝说:
“馨凝公主,你自生下来就得皇上的宠爱,也不少年了,自从你生下来,我的公主都不受宠了,所以我想让你暂时离开这里。”
“这…”馨凝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被身后的一个太监打晕了,然后放到了一辆马车里面带出了宫殿。马车跑到了京城郊外一片荒地,两个太监把馨凝放在荒地里,一个开口说:
“小灵子,你下得了手吗?一个几岁的孩子,刘妃干什么非要我们杀了她呢?”
“唉,我也下不了手啊。不如,我们就把她放在这里吧,生死有命,看公主的造化吧。”
“好,就这么办!不过…”这小太监想了一下,然后从身上掏出了十两银子,放到了公主的衣服里面,对还在昏迷中的馨凝说,“公主,对不起,我们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说罢两个太监回宫告诉刘妃公主已被杀死。

此时,寿宴结束,宫里因为找不到公主而乱作一团。皇后四处派人去找,面前跪着的公主的丫鬟和奶娘吓得直发抖。皇后略带怒气地问她:
“你们是怎么看着公主的,怎么把公主弄丢了?”
“娘娘,公主开始和众皇子和公主们玩儿,后来就不见了,奴婢们真的不知道啊,娘娘饶命啊!”
“我的馨凝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了你们的命!”皇后担心死了,她待人一向和善,从来没有这么发过脾气。皇上自己也着急,可是看着皇后这么心急,于是走到了她旁边,抱着她,想给她点安慰,皇后见状,扑到在皇上的怀里哭了。
就这样,找了三天三夜,把整个北京城都翻遍了,还是没有见到馨凝的影子,皇后彻底绝望了,每天茶饭不思,心里想的全是馨凝,她有时候甚至希望馨凝死了,这样可以免得馨凝受罪。想着想着自己又哭了起来。
刘妃这几日看着大家忙乱,高兴得很,但是她也不敢过于张扬,因为她知道事情一旦败露,恐怕她家九族性命不保。皇上这几日也不理朝政,天天想着馨凝。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大概过了一年的光景,宫里的其他人都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大家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包括皇上,他毕竟有太多的皇子和公主,虽然馨凝的失踪他也难受,但是他毕竟是个男人,是个拥有天下的男人,他很快就又回复到了他繁忙的生活中。
唯有皇后,念念不忘自己的女儿,人憔悴了很多,每天不施脂粉,也不梳头,不出门,天天嘴里念叨这馨凝。此时,离皇上的寿辰又近了。
这一天,皇上的一个贴身太监对皇上说:
“皇上,您的寿辰到了,可是,皇后她现在的身体状态好像不太适合操持寿宴。”
“唉,没办法,她太伤心了,别打扰她了,让刘妃去办吧。”

就这样皇后终日闷闷不乐,想着馨凝,刘妃逐渐掌管了后宫的大权,这一日,皇上正在批阅奏折,太后忽然来了。
“皇儿见过母后。”
“罢了,皇儿啊,你这几天是不是太忙了,都不去看看哀家。”
“是皇儿的错,请母后责罚。”
“算了算了,我知道你忙,我也不想问了我这个老太婆给你找麻烦,只是你在后宫怎么也要有个能管事的人吧。皇后现在这样,刘妃虽说能干,可毕竟没个名分,管起事情来不方便,这个事情,皇儿你怎么考虑的?”
“回母后的话,后宫的事情现有刘妃咱管,等皇后身体恢复后…”
“她还恢复得了吗?”太后打断了皇上的话,“皇上,皇后要母仪天下,这样的皇后能母仪天下吗?”
“那母后的意思是?”
“废后,立刘妃为后。”
“母后,此事万万不可,皇后贤良淑德,她最近只不过是因为馨凝的事情…”
“皇后娘娘驾到!”一声通报,只见皇后一身素衣打扮,走了进来。
“臣妾见过太后,见过皇上。”皇后的声音很轻,听得出,她的身子很弱,精神也不大好。
“快起来。”皇上赶忙扶起皇后。
“谢皇上。皇上,臣妾来是想请皇上另立新后,然后让臣妾回到娘家,臣妾要到民间去找馨凝。”皇后此语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原来,皇上的贴身太监明白了太后的来意,然后让人给皇后报信,皇后一听,其实自己本来就有去民间找女儿的想法,但是不知从何说起,况且,没有了馨凝,她也不想做这个皇后了,正好此时有人报信,说太后和皇上在商议此时,她想,不如借机自己把话说出来。况且刘妃权势日盛,她这个皇后的位子也坐不稳,与其到时候让刘妃害死,不如她自己离开。
“你想走?这皇宫不是别的地方,走是不行的,你既然嫁进来,就是皇家的媳妇,是不能走的。”太后说。
“求太后开恩,臣妾只想去找馨凝。您就成全臣妾吧。”
“皇儿,你的意思呢?”
“我不同意,皇后,你是六宫之主,没人能赶你走。”
“不是谁赶我走,是臣妾自己要走的。”皇后说。
“走不行,皇上,要么你废后,把她没官为奴,另立新后,要么赐死,另立新后。”太后说。
“太后,臣妾一向对您敬重有佳,此时,您何苦为难于臣妾,臣妾还指望着今生能和馨凝见一面呢!”
“不行,这是我们皇家的规矩。”太后步步紧逼,“皇儿,下旨废后!”
“朕…朕…”皇上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
“传朕的旨意,废后,皇后在宫中为奴,立新后之事再议。”
皇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自己这么深爱的人,居然作出了这么残忍的决定。
晚上,皇后在屋里收拾东西,这是她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晚上了。她感到在这世界上她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皇后!”忽然有人叫皇后,皇后抬起头,一看,竟然是皇上。
“皇后,是朕无能,朕没有办法,朕已经下旨今晚各关卡对你一律放行,朕给你备了马车,里面有四季的衣服,还有三千两黄金,朕让你的贴身侍女蓉儿陪你一起走,也好有人照顾你,朕能做的就这么多了,皇后,朕对不起你。你快走吧,要是被太后发现了,就走不了了。”
皇后看着眼前的皇上,她恨他,恨他的无能,她爱他,爱他的痴情不变,她感谢他,感谢他放她出去。
就这样,皇后拜别了皇上,在蓉儿的陪同下,出宫了。

出了皇宫,皇后的马车一路飞奔,皇后和蓉儿马不停蹄地走了一夜,清晨,她们停了下来,到了一家客栈里面,要了一间客房,然后休息一下。
“皇后娘娘…”
“蓉儿,以后千万不能这么称呼我,被别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是,可是,那我该称呼您什么呢?”
“蓉儿,现在我的身份也不比从前了,我们不如以姐妹相称,我长你几岁,称我姐姐就好了,你仍用你的名字,赵蓉儿,我以后的名字就叫做柳素芝,记住了,千万不要记错了,不然我们恐怕会有麻烦啦!”
“好,我记住了,姐姐放心吧!姐姐,我们从什么地方开始找馨凝?”
“我想,现在京城附近找找吧,大户人家的丫鬟,戏班子里的小艺人,穷人家的童养媳,我们都找找看,如果找不到,我们就一路南下,一直找,就是找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她找回来!蓉儿,如果你不想跟我受苦,你就走吧!”
“不,姐姐,蓉儿一家被刘妃所害,幸好姐姐相助,蓉儿才捡回一条性命,现在蓉儿已经无家可归,蓉儿愿一生追随姐姐!”
“好,蓉儿,姐姐的好蓉儿,以后就是我们姐妹相依为命了!”
从此,皇后带着蓉儿开始了寻找馨凝公主的旅途。

第四章 漂漂沙鸥江湖女
话说馨凝公主被两个太监丢到荒郊野外之后,有一个拉琴卖艺的艺人正好经过,自言自语道:
“真是倒霉,我养了这么大一个丫头,居然给跑了,唉,我以后靠谁卖唱赚钱呢!”说着他忽然看到前方有一个小女孩,于是他有自言自语道:
“看来是老天造化,让我刚丢了块砖,又捡了一块玉!瞧着这小模样,是个美人胚子,呵呵,先让她给我卖两年唱,等到大了,就把她卖了,还能赚一笔,哈哈!”
说着艺人将馨凝带回了住处。
转天早上,馨凝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面,于是就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什么!再哭就把你丢出去喂狼!”
馨凝听了这话,害怕极了,蜷缩在角落里。
“丫头,叫什么名字?”
“馨凝!”
“名儿还挺好听!”
“你爹娘是什么人啊?”
“我是公主,我爹娘是皇上和皇后!”
“啪”一记耳光打到了馨凝的脸上,“臭丫头,再胡说,我打死你!”
“没有…”
“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藤条答道了馨凝身上,“还敢不敢胡说啦?”
“不敢了,不敢了!”
“我告诉你,不管你原来是做什么的,现在我重给你起个名字,看你小模样还不错,再过几年肯定能迷倒不少人!就叫小迷蝶吧,对,小迷蝶,记住了吗?”
“记住了!”
“你叫什么?”
“小迷蝶!”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师 父,跟我学唱,跟我好好学,我亏待不了你,要是不好好学,我就把你卖了!听见没有!”
“听见了!”
从此之后,馨凝公主就成了小迷蝶,和那个卖艺的老头学唱,卖唱,那老头儿稍有不顺心便对小迷蝶拳脚相加,怎奈可怜的小迷蝶年纪尚小,又无处可去,所以只能忍受着这种虐待。

光阴似箭,一转眼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小迷蝶已经成了远近有名的卖唱女,人也是出落得美丽动人,她和老艺人也不再是每天在路边卖唱了,而是在一个叫醉梦楼的酒楼里面卖唱,这酒楼自从有了小迷蝶以后,生意一直很好,老板很高兴,于是每天都请小迷蝶来唱,一来二去,老艺人在小迷蝶身上也赚了不少钱,于是对小迷蝶也渐渐地不再那么苛刻,小迷蝶的日子便好过了起来。
一天,小迷蝶正在唱曲,忽然一行人进来,把小迷蝶强行拉到了县府衙的后院当中。
“嗯,果然是个美人儿啊,我看西施在世也不过如此了吧!”县太爷眯着眼睛打量着小迷蝶。
“大人,今天您叫小迷蝶来是听曲儿的吧,大人想听什么,小迷蝶给您唱。”小迷蝶早就习惯了别人对自己的调戏。
“不,小迷蝶,你这样的姑娘卖唱就委屈了!”
“大人,小迷蝶就是这个命,不像大人,福禄双全!”
“好,好,这小嘴真甜啊!”
“大人,您要是想听曲儿,小迷蝶就给您唱,您要是不听,那小迷蝶就先告辞了,师 父等我回去做饭呢,晚了,要挨骂的!”
“小迷蝶,伺候那老东西干嘛,作我的姨太太吧,我包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大人说笑了,天底下谁不知大人您的夫人贤良淑德,又是大家闺秀,像小迷蝶这种贫贱的出身,怎么能配伺候大人呢!”
“我说行就行,来人,拿一百两银子给那老头儿,让他走,就说小迷蝶以后就是我的姨太太了!”
“大人,这样,您容我和我师 父见一面,好吗?”
“也好!去吧!”

小迷蝶出了府,看到了门口的老艺人,那老艺人听说县太爷要给他一百两银子买了小迷蝶美得不行,小迷蝶也看出来了,一出衙门便头也不回地往远处跑,府衙的一帮人便开始追。
“救命啊~”小迷蝶边跑边喊。可路人见是府衙的人追她便猜出了一二分,可是有哪个敢管?
这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衣青年,把馨凝挡在了身后,府衙的人追了上来,说:
“小子,别多管闲事,让开,我们把她带回去也好交差!”
“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这闲事我管定了。”说着那青年身边的几个人便于官府的几个差役打斗起来。那几个差役敌不过白衣青年身边的人,跑回去报信了。
“姑娘,没事了!”那白衣青年说。
“可是,可是,他们还会再来的!”
“这样吧,你先随我到个安全的地方,我们再从长计议!”
“好!”
那少年把小迷蝶带到了一家客栈:
“姑娘怎么称呼?”
“我…我…”
“怎么?这世上还有不知道自己名字的人吗?”
“唉,公子,实不相瞒,我是个卖唱女,艺名叫作小迷蝶。”
“哈哈,原来你就是远近闻名的小迷蝶啊,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怎么?公子也知道我?”
“当然,你名气可大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唱的曲儿?”
“七岁!”
“你是哪里人啊?”
“公子,小迷蝶本身京城人。”
“哦?我也是京城来的。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公子!”小迷蝶说着跪下了,“公子,今日小迷蝶幸得公子相救,便觉公子是小迷蝶的救星,公子若能帮小迷蝶重回京城,小迷蝶定当重谢公子!”
“这…”
“公子,小迷蝶信你是好人,不妨把身世告诉你!”
“好,你说!”
“小迷蝶本名叫馨凝…”
“什么?”一听馨凝二字,那青年和周围的人都惊讶了。青年说:“你说你叫馨凝!”
“是!”
“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
青年和身边的人对视了一下,然后故作镇定地说:
“馨凝姑娘,敢问姑娘的身世…”
“公子,馨凝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欺骗公子。馨凝原本是当朝公主,后遭刘妃陷害,沦落江湖,公子若能带我回京城,我今生若能再见我父母,馨凝定不会忘记公子的大恩大德,必有重谢!”
那青年的脸色已有些不对,但是,还是调整了一下,说:
“姑娘,你且在这里住下,过几日我们回京把你带回去,等到了京城,我再想办法!”
“好,谢谢公子!”
那青年出了门,身边的一位随从说:
“二皇子,您说这女子当真是馨凝公主?”
“年纪没错,看模样也有几分像,她遭刘妃陷害,我们若能帮她回宫,那她必感激我们,父皇必定大喜,另外,也好借机扳倒刘妃,也扳倒三皇子,除了我的眼中钉,哈哈哈,这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啊!”
“二皇子,依我来看,您不能就这么让公主回去了!”
“这话怎么说?”
“二皇子,你若这么让她轻轻松松地回去了,她便不知道你对她的好,到时候必定不会全力报答!”
“那你的意思是…”
“二皇子,不如先让她吃点苦头,然后再来个英雄救美人于水深火热之中。”
“好,好,妙,妙,哈哈哈哈…”

不好意思,这几日开题报告,过几天就更,谢谢大家支持,帮我顶一下帖子哈~

第二天一大早,二皇子便来到了馨凝的房间:
“妹妹”
“公子,您何以称我为妹妹呢?”
“实不相瞒,我就是二皇子,陈妃之子。”
“二哥?真的是你?”
“是的,妹妹,你受苦了!”
“二哥,我真没想到,今生还能再见到你!”
“馨凝,你且跟我回去,但是我不能马上把你送进宫!”
“为什么?”
“宫里现在刘妃得势,你若回去,恐怕还会遭她暗算,不然你先隐瞒了身份跟我回府,住在我的府上,等我想到办法再带你回去,或者是找机会让你和父皇见面!”
“好,一起听二哥安排!”
二皇子便带着馨凝回到了王府。
到了王府,正是晚饭时分,王妃见了跟在二皇子身边的馨凝便问道:
“王爷,这丫头是?”
“我买回府上服侍你的。”二皇子转身对馨凝说,“还不见过王妃!”
馨凝行了礼,由管家带下去安排住下了。
晚上,王妃问二皇子:
“王爷,府上不缺人啊, 买这么个丫头干嘛?”
“如玉,你听我慢慢跟你说…”二皇子把事情都告诉了王妃。
“那你要我作什么?”
“你说呢,让她吃些苦头呗,以后好感恩呢?”
“可是,由我来好像不大好啊!”
“这倒也是!”
“王爷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亮,馨凝就被管事的吴妈从床上拉起来,吴妈递给她一身衣服,没好气地说:“把她换上,到后厨去帮忙。做事勤快点,听见没有。”

“是!”馨凝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应着。

吴妈见状,啪就是一巴掌,“你个没规矩的东西,回话的时候站好了,低着头,听见了吗?”

“是,记住了。”馨凝忍着疼,不敢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