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菊花的故事 (2007.09.27更新了) || 1.6万字

菊花的故事

写在前面
这不是关于菊花的故事,而是几个叫菊花的女人的故事。

   张菊花

张菊花的父亲是木材厂的老工人,张菊花二十岁的时候,他爹一不小心被木头堆砸死了,家里只剩下张菊花和他娘两个人。张菊花顶替了父亲进了工厂,在厂里的伙食房工作。张菊花二十岁的姑娘,人长的漂亮,在厂里很多小伙子都很喜欢她。
这天张菊花晚上下班回家,几个歹徒在她回家的路上截住了他,张菊花吓得花容失色,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冲了出来,这个男人赶跑了坏人,成了张菊花的救命恩人。张菊花把他让到家里,他说他叫陈木通,是木工厂里的工人。陈木通是那种典型的北方汉子,人长得魁梧,脸不是很好看却也不难看三十岁了单身一人,主要是没有房子,因为他爹妈死的早。张菊花母女都很感谢这个恩人,第二天就上报给了厂里,厂里全厂通报表扬陈木通。从此以后,陈木通就经常帮助张菊花母女干活,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有感情了。
厂里的很多小伙子都在追求张菊花,但是张菊花却喜欢上了这个陈木通,说他很有安全感。一开始张妈妈很反对,后来发现陈木通这个男人还是不错的,就默默的允许了。陈木通和张菊花谈恋爱以后,改了很多毛病,不再和自己那些狐朋狗友们在一起喝酒,每天下班都陪张菊花。厂里也很重视两个人的婚姻,很正式的在张菊花二十一岁那年的夏天为两人举行了婚礼,结婚那天很多人都来喝喜酒,一些年轻人在一旁闹着玩着。
在入洞房之后,陈木通很深情的说了句:“菊花,从今天起,我会像一个父亲那样照顾你,疼你。”这番话让张菊花眼泪差点掉下来,张菊花那一刻就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她一生的男人。
结婚以后,两个人生活很幸福,陈木通成熟的性格正是这个家所需要的,可是生活总是不如意的,他们结婚半年以后,张菊花的母亲因病去世了。母亲走了以后,张菊花很多日子都不开心,还好有陈木通对她的疼爱,张菊花的心情才平复一些。
母亲的死真的让张菊花很伤心,陈木通每天烧饭洗衣服,尽量让张菊花有时间休息,好在张菊花年纪比较轻,虽说结婚了,每天和一些二十多岁的人在一起疯玩着,下了班先去和他们一起溜旱冰,玩够了回到家以后,陈木通已经做好了晚饭等着她回来吃,其他的年轻人都说张菊花过着公主一般的生活。
这样的时候持续了半年,张菊花每天和那些年轻人在一起,对陈木通也就冷淡了些,夫妻之间的事情也变得很少。陈木通开始还能理解,可是时间长了之后,心里头也很不舒服,每天晚上想要和她行房的时候,发现她睡得死死的,陈木通也只好无奈的睡去。
这天陈木通在厂子里有事晚回来了一下,没有及时做好饭,张菊花回到家之后发现陈木通还没烧好饭,张菊花心里就很生气,便开始数落陈木通。其实她的那些话都像是小孩子在耍脾气,可是陈木通这些天心里本来就不是很好,再加上张菊花什么都不做还在那里说来说去的,陈木通回头冲着张菊花喊道:“不要在说了,烦死了。”
张菊花被这一声吼吓到了,看着眼前的陈木通好像个陌生人,她低声的说道:“我这么烦你了。”说完跑到卧室里面哭去了。陈木通也觉得自己的声有些大了,可是男人都还是有些要面子的,他也没有安慰张菊花,任凭她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哭。
陈木通做好饭了之后到房间去叫张菊花吃饭,张菊花正趴在床上生气呢,陈木通走到跟前轻轻的叫张菊花吃饭,“菊花,起来吃饭了。”张菊花没理他,继续趴在那里生闷气,陈木通又低声的说道:“菊花,起来了,刚才是我不好,你起来吃饭吧。”
张菊花哭着说道:“你别管我,饿死我算了。”
陈木通笑着说道:“我怎么忍心饿死我的小媳妇呢,我疼你都还来不及呢。”
张菊花说道:“你根本不疼我,你不是说你烦我吗,那你不用管我这个没爹没妈的人,死了到省心了。
陈木通见张菊花根本不听劝心里就开始有些生气了,他说:“张菊花,你快点起来,我没时间和你耗。快点。”
张菊花听到陈木通这样说,开始大哭起来,“我不用你陪,我不用你管,你去找你不烦的人吧,你去找花婆子吧。”花婆子是他们那里的一个寡妇。
陈木通听到这番话,简直是火冒三丈,一把把张菊花拉了过来,然后伸手自己坐在床上把张菊花按在自己的膝盖上,抡起巴掌照着张菊花的屁股扇了下去。其实陈木通从来没有想过要打张菊花,而且还是以打屁股的方式教训自己的老婆,陈木通以前从来没打过别人的屁股,只是见过他死去的父亲曾经这样教训他的母亲,所以陈木通被张菊花气到了极点,本能般把张菊花按到腿上打她的屁股。
陈木通的突然举动让张菊花有些蒙了,当陈木通的巴掌落在自己的屁股上才发现自己正在挨打,张菊花开始拼命的挣扎,可是她怎么能挣脱陈木通的大手,陈木通一下又一下的扇着张菊花的屁股,把张菊花扇的一个劲儿的叫唤,大夏天的,张菊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运动裤。
“哎呦,陈木通你放开我,你凭什么打我,你放手。”
“我叫你瞎说,我叫你耍脾气,我好好教训教训你。”啪,啪。
陈木通突然觉得这样打用不上劲儿,一把扒下了张菊花的裤子和内裤,把它们脱到大腿根处,张菊花的屁股就露了出来,屁股已经红了,上面有淡淡的巴掌印,张菊花嘴里一直没停,不住的大嚷大叫着。
“陈木通,你干什么,你别脱我裤子打行吗,陈木通你这个混蛋。”可是陈木通根本不理他那套,接着抡起他的巴掌。
啪,陈木通一巴掌打在张菊花的光屁股上,肉肉的,和打在裤子上根本不是一个感觉。陈木通突然的兴奋起来,啪,啪抡起巴掌使劲儿的朝着张菊花的屁股打了下去,张菊花的屁股开始变得红了起来。
随着陈木通开始用力打,张菊花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痛,挣扎了一会就放弃了,嘴上喊了半天发现陈木通根本不管那套,也就渐渐的没了声,只剩下低声的哭泣了。
陈木通兴奋的看着张菊花的屁股慢慢的由白变红,然后渐渐的肿了起来,他好久没有碰过张菊花的身子了,今天打到张菊花的屁股,他的的欲火一点一点的在燃烧。可是张菊花的渐渐不喊了,陈木通的心里也有些不忍心了,但是他又不能就这样的放手,他边打边说:“我叫你耍脾气,我叫你一天到晚不着家,你知道我每天晚上有多想你吗,可是你碰都不碰我。”陈木通边打边诉说自己这些天心里的难受,张菊花趴在那儿屁股上挨着打,心里也不是滋味。
啪,啪张菊花的小屁股被陈木通彻底的打肿了,张菊花哭着说:“木通,我错了,我再也不玩了,我再也不耍脾气了,你别打了。”
陈木通见到张菊花服软了,赶紧借个台阶放开了,说:“好了,你起来,你再这样我还打你,吃饭。”陈木通很干脆,很男人的做了结束,张菊花提上裤子跟着进了厨房,两口子安静吃了顿饭,张菊花一声不吭的吃着饭,陈木通不停的夹着菜,但是也一句话不说。
吃了饭,张菊花跟着收拾了东西,两人结婚后,张菊花很少干过这些活,今天她安静的跟在陈木通的屁股后面,干了所有的家务。
收拾好了之后,两个人上了床,张菊花靠在陈木通的身边,张菊花低声的说:“木通,你不是人,你说过像我爸一样照顾我的。”
陈木通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一点一点的脱掉了张菊花的衣服,看了看张菊花的屁股,还有些红肿呢,陈木通慢慢的抚摸菊花的身体,“还疼吗?”
“不疼了,可是下手真狠。”菊花温柔的说。
陈木通搂过自己的老婆说道:“以后不听话就打你屁股,我的好女儿。”
自从陈木通那次打了张菊花之后,张菊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和陈木通一起做家务,一起干活,两人的感情好的不得了。张菊花也不再到处玩了,有时候出去玩的时候,她也忘不了陈木通。
时间又过了半年,张菊花怀孕了,陈木通想两个人有孩子之后应该找个人来看孩子,总不能丢了手里的那份工作吧。刚好厂里有份新的工作,厂里在一片山上买了一片林子,需要一个护林员,可是没人愿意去,因为那里太偏僻了。陈木通和菊花商量了一下,觉得他们两口子去正合适,菊花现在什么都听陈木通的,两口子就一起去了山里,成了护林员。
山里的环境很好,就是闭塞了一些,只有一部电话,两口子将家当全部搬了过来,方圆几里地之内只有他们两人。这里本来是有护林员的,可是林子卖给他们了,护林员也走了。两人来了以后真正的享受了一下二人世界,陈木通没事儿就去山里转转,打些野味带回来给菊花补身子。可是没过多久菊花就感觉到腻了,但是她的身子已经很沉了,好在木通每天变着发的哄着她。两个人也开始准备为小孩子买些什么东西了,他们很快就沉浸在了为人父母的乐趣。
菊花也真争气,一下子生了个龙凤胎,陈木通乐得嘴都合不上了,两个人找人来替他们值了几天班,回到城里见了见领导,大家都夸两个人好福气。
从城里回来之后,菊花的心又长草了,觉得每天照顾孩子很辛苦,可是木通管的很严,根本不让她下山半步,一次她撒娇似的和木通说让他照顾好两个孩子,自己下山去城里放松一下,结果立刻被她否决了,她嘴上嘟哝了几句,却被木通按在炕上结结实实的打了一顿屁股,木通的巴掌都打红了,她委屈的不停的哭着,木通把她搂在怀里说:“等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们就回城。”她虽说心里缓和了一些,但是还是忍不住想下山,但是想到木通的巴掌,她就不敢往下想了,木通自从那次打了菊花之后,就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味的宠着菊花了,有时候菊花闹得凶的时候,他便毫不犹豫的打她一顿屁股。
木通也很理解菊花的心情,他利用回厂里报告的时候经常给菊花带来点东西,给菊花讲城里的事情,但是越是这样菊花就越是在山里呆不下去,要是没有孩子估计她早就跑回去了。
两个孩子长得很好看,菊花的心里也多少有些安慰,可是带孩子真的太辛苦了,菊花想自己在城里的那些小姐妹,有的还没结婚呢,而自己已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
这天,菊花接到城里姐妹的一个电话,一个姐妹要结婚了,想让菊花去喝喜酒。菊花听了之后心里一直放不下,那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好姐妹,可是自己带着两个孩子,木通又不让她随便下山,这可怎么办呢。菊花把这件事情和木通说了,木通当时就否决了,菊花还想说,木通笑着说,小心你的屁股啊。菊花听到这样说也就不敢再说了,她知道木通不是开玩笑的。
虽说这样,菊花还是没有忍住偷偷下山了,她给木通留下一张纸条,说她玩两天就回来,她将孩子用的东西都给木通准备好,然后偷偷的下山了。
木通回来看到菊花的纸条肺都快气炸了,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开始细心照顾两个孩子,等菊花回来再好好和她算账。第二天下午,菊花回来了,菊花进屋之后,看到木通正在屋中给孩子喂奶粉,孩子都不愿意喝,不停的哭着,菊花急忙走过抱起孩子喂了起来,两个孩子见到妈妈回来了,喝到了母乳这才安静下来。
木通没说什么,只是问了问城里的事情,菊花应了几句。菊花这一夜过的也不好,心里一直惦记着两个孩子,她这才体会到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心,她坐立不安,和朋友们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回到家看到孩子在哭,心都要碎了。
晚上,两个人吃好了晚饭,把孩子都哄着睡着了,木通对菊花说:“菊花,我想和你谈谈,你知道你这次偷跑的事情我有多生气吗,菊花。”
菊花知道自己不对,说:“木通,我不好,我不该丢下孩子。”
木通说:“菊花,你起来,把裤子脱了,我想好好让你长点记性。”
菊花说:“木通,你别打我,我知道错了。”
木通说:“不行,你都已经当妈了,脾气还是小孩子一样,我今天要好好的改改你的脾气,裤子脱了,别和我磨蹭,要不我就亲自动手了。”
菊花心里一直都很害怕木通,看到木通的脸色,知道今天晚上自己是逃不掉了,只好脱下自己的裤子,两片白白的屁股露了出来。木通说你趴在褥子上,我今天不用手打你。木通今天白天特地修理出一根木棍,白白的木棍约有手指头一般的粗细。
菊花看到木通手中的木棍,心里头十分害怕,她知道那东西打在屁股上一定很疼。菊花说:“木通,别用它打行吗,我知道错了。”
木通说:“不行,今天要让你记住这个教训,一共五十下,你好好的趴着。”
菊花哭着说:“你为什么用它打我,我知道错了,你还打。”
木通说:“趴好,打你是为你好,你知道吗,你把孩子扔家里了,你就该挨打。快点。”
菊花十分不情愿的趴在褥子上,木通把菊花的褥子横了过来,调整了菊花的屁股的方向,用手轻轻的摸了摸菊花的屁股,举起木棍抽了下去。啪,木棍落在菊花的屁股上,菊花哎呀的叫了一声,屁股上立刻隆起了一道印子。
木通可是丝毫不留情,啪的又一下子,立刻又起了一道檩子。菊花哭着说:“木通,疼啊。”
木通边打边训斥菊花说道:“你偷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挨打,你把孩子扔家了出点事儿怎么办,我看你真是欠揍。别动,给我趴好。”
啪,啪,啪,木棍雨点般的落在了菊花的屁股上,两片白白的屁股上全是红檩子。菊花今年才二十四岁,皮肤很好,细腻的屁股上红红的印子很明显。
“我让你任性,我让你长不大,我让你不管孩子。”木通的训斥倒不像是在责罚自己的妻子,反而像是在教训自己的女儿。菊花只能哭着求饶,哭声也很低,两个人怕吵醒了孩子,菊花不断的扭动自己的屁股,可是却根本不敢躲避木通的木棍。
木通手中的木棍不断的击打着菊花,菊花的嫩臀已经红肿不勘了,木通看了心里也是不忍,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木通还是打完了五十下。
五十下打完之后,菊花的屁股已经不像样子了。木通上了炕,轻轻的把菊花报到自己的腿上,菊花的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木通抚摸着伤痕累累的屁股,说道:“菊花,委屈你了,可是我打你是因为你长不大,你这样的脾气怎么带好孩子啊,我说过我会像一个父亲一样照顾你,可是我不希望我的老婆做我的女儿,我要你做我的爱人,我们孩子也有了,你该长大了,你什么时候长大了,我就不再打你了,否则你的屁股我还要打。”菊花听了之后,心里也很难过,菊花说:“你打我我不生气,可是下回别用棍子,我害怕。”
木通仔细的看着菊花的屁股,“是打重了了些,可是只有这样你才能长记性,这根棍子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家法,你和孩子谁要是犯大错误了,我就用它教训你们。”
菊花说:“木通,我喜欢你这样的男人,有你我们才有依靠,木通我错了,我这回离开孩子才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母亲了,我不能让孩子受委屈,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哇”,孩子的哭声打扰了两个人的甜言蜜语,菊花哄着孩子睡觉,屁股还在火辣辣的疼着,可是她的心里却是幸福的,她想自己以后真的该好好的为这个家着想了。
日子还在继续,菊花还有可能挨打,可是这都不过是一个幸福家庭的插曲了,张菊花的故事到这里也就能结束了,她是幸福的,她有一对儿女,还有一个会在她犯错的时候打她屁股的丈夫,一个会像他父亲一样疼她的丈夫,她怎么会不幸福呢。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7年5月30日11时41分5秒编辑过]

王菊花

赵家的水林要结婚了,姑娘是他的高中同学,这个消息在赵家庄很快就传开了。水林是赵家的老二,父母已不在人世,水林的大哥庆林在外面打工赚钱供弟弟上学。水林高中毕业以后不想再让哥哥操心了,就决定回家做水果生意,家乡的水果每年都要往城里卖,可是城里头的买主价钱压的很低,水林就决定做这个买卖。

水林在高中的时候有个女朋友,是他班上的文艺委员,这个女生长得漂亮,会唱歌跳舞。毕业后她没考上大学,而且两人的感情很好,女孩儿喜欢水林的老实,喜欢水林的男人的气概,她想一辈子都跟着水林,班上好多男生都追过她,但是她说非水林不嫁。女孩儿带着水林见了自己的父母,女孩儿的家长有些不同意,但是女孩儿十分坚持,家长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差点忘了介绍,女孩儿的名字叫王菊花。

水林很喜欢菊花,他喜欢菊花唱歌,菊花唱歌很好听,好像电视里的歌星一样。水林要结婚了,庆林从南方赶了回来,水林看到哥哥,心里不是滋味,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大哥。水林说:“哥,这些年都是你照顾我,以后你就多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早日成个家,爹娘也就安心了,弟弟我命好找了个不嫌弃我的媳妇,可是我却拖累了哥哥你。”这番话把庆林说的眼泪汪汪的,庆林搂着兄弟说:“水林,爹娘走得早,哥不管你谁管你,哥没让你上大学,哥心里不好受啊。”说的哥俩都哭了一场。

庆林回来以后,开始张罗着水林的婚事,长兄为父,庆林没用几天就把该做的事情都准备了,就等着从城里把新娘子接来了。水林和菊花商量了一下,两人领了结婚证,很快的就在水林家举行了婚礼。

水林结婚那天,来了很多亲戚,菊花的父母也来了,看到水林兄弟以及他们的亲戚的热情的样子,菊花的父母心里也算好受了一些,毕竟女儿嫁给了一个好人家,虽说不富有,但是人都是老实的。庆林看着自己的兄弟媳妇,心里不由的赞叹弟弟的福气,菊花长得漂亮,个头也不矮还有衣服好身段,待人说话也大方,真是没得挑了。菊花那天穿着一件红的紧身裙子,丰满的臀部让人看了忍不住的想摸一把,水林心里也暗暗赞美自己媳妇的美丽。

菊花嫁过来没几天,庆林就走了,家里只剩下两口子,每天甜蜜的在一起。结婚的时候还没到秋天,水林和菊花两个人开始收拾他们的家,小两口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菊花喜欢唱歌,没事儿就在院子里唱,惹得村子里的一些年轻人经常在水林家门口看。时间长了,村子里就出了闲话,说水林家的小媳妇风骚的很,每天唱啊浪啊的。水林起初并不在意,但是时间长了心里也有疙瘩,他就劝菊花别老在院子里唱歌,菊花同后不以为然,笑着说道:“水林,你是不是怕我红杏出墙啊,你个傻瓜,你不是最喜欢听我唱歌吗,唱歌怎么了,他们愿意听就听呗,关我们什么事情。”一来二去的水林也劝了好几回,可是菊花就是不听。

秋天到了,村子里的水果开始丰收了,水林和菊花商量了一下准备去城里联系一些生意,菊花给水林准备好了东西,第二天一早水林就走了。傍晚的时候水林回来了,菊花正在院子里收衣服,门口站着几个村子了的游手好闲的年轻人,菊花在那儿唱着歌,水林十分生气的对那些人说:“走,赶紧走,有什么好看的。”几个年轻人起哄似的的说道:“水林哥,干嘛呀,嫂子都唱一下午了,我们都愿意听嫂子唱歌,嫂子你说是吧。”

菊花听了笑着说道:“愿意听明天再来,你水林哥回来了,我就只能唱给他听了,是吧,水林。”水林没说话,几个年轻人见没什么意思了,悻悻的离开了。水林心里憋着一股火,看到菊花和那些人说话的样子,心里十分生气。他没说话的走进了屋子里,菊花跟了进来。

水林说:“菊花,你不要搭理那几个人,村子里都传成什么样了,你自己注意一点行吗。”水林说话的语气很重。

菊花本来想好好和水林说几句话,但是见到水林这个样子,就耍起性子来,“我注意什么啊,我搭理他们又怎么了,看你那样儿,就像我多对不起你了似的,我唱歌碍他们什么事儿了,我愿意唱,谁也管不着。”

水林更加生气了,大声的对菊花喊道:“菊花,以前我管不着,现在你是我媳妇,我就管得着,你以后在敢出去浪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菊花也不示弱,嘴上一点亏都不吃:“我就唱,我现在就去路上唱去,唱给所有人听,你能把我怎么着吧。”

菊花说着就往外走,水林一把拉过她,啪,响亮的打了菊花一巴掌,菊花一下子呆在那里了。水林说:“菊花,你给我把衣服脱了,我要让你知道这个家谁说了算。”

菊花捂着脸哭着喊道:“水林,你个混蛋,你打我,你这个畜生。”

水林没说话,拉上了窗帘,插好了门,铁青着脸看着菊花。

菊花看着水林的举动,哭着说道:“水林,你要干什么,你插门干什么。”

水林走到菊花面前,说道:“把衣服和裤子脱了,脱干净了。”

菊花被水林的举动,心里一阵惊慌,她不知道水林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听到水林这么说,菊花反而把自己的衣服抓紧了,“你要干什么,我不脱。”

水林说:“你不脱是吗,你不脱我帮你脱。”

水林拉过菊花,三下两下就把菊花的上衣撕掉了,菊花见水林真的动怒了,便说道:“我脱,我脱还不行吗。”

水林看着菊花脱下自己的裤子,只剩下内衣裤了,“快脱光了,快。”菊花虽说早把身子给了水林,可是今天这样她还是觉得有些害羞。水林解下自己腰带,看着菊花脱光了,水林手里拿着皮带冲着菊花说道:“趴那儿,快点。”

菊花知道水林这是要打自己了,想穿上自己的衣服,水林见她没动弹,举起皮带照着菊花的身子抽了下去,啪,啪的就是几下子,菊花的腿上和腰上立刻起了几道檩子。菊花疼得直叫唤,她见自己拗不过水林,只好乖乖的趴到炕上,白嫩的屁股高高的翘着。水林举起皮带照着菊花的屁股抽打下去。

啪,啪,“我叫你浪,我叫你和我顶嘴,你唱啊。”啪,皮带伴随着水林的骂声抽打在菊花的屁股上,菊花疼得只好求饶,“水林,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啪,啪,水林的皮带准确的落在菊花的屁股上,将菊花的嫩臀抽得一道道檩子,整个屁股很快的全是檩子了。“我看就是太惯着你了,你听村子里这么说你,狐狸精。我劝你你还不听,还和我耍性子。我让你不听话,我叫你唱。”啪,啪,菊花的屁股在皮带的抽打下不住的抖动着。

菊花觉得自己的屁股像着火了一样,她想自己现在不能和水林顶嘴,那只能换来更加严重的打,菊花嘴里不住的认错:“水林,我错了,我以后听你的,我再也不唱歌了。”

啪,啪,啪,皮带像一条蛇一样侵蚀着菊花的屁股,将菊花的屁股打的完全红肿起来,菊花两片片白白的屁股蛋子现在看起来像熟透的苹果一样,红红的。

“说,这个家谁说了算?”啪,皮带落在了菊花的屁股上。

“哎哟,是你,是水林,我以后全听你的。”

“能不能改掉这个毛病,能不能。”啪,啪,皮带继续抽打菊花的那红肿不堪的屁股。

“能,我知道错了,水林,别打了,我疼死了。”菊花哀求着,屁股上的疼痛感让她无法承受。

水林看差不多了,菊花的屁股肿的老高了,收起了皮带,说道:“不准穿衣服,趴着好好想想。”

菊花哭的稀里哗啦的,暗暗的出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这受难的时候。屁股疼得无法动弹,她用手摸了摸屁股,哎呦。菊花心里早已把水林骂了成千山万遍了,水林今天打她让她想和水林离婚,她趴在那里想着水林的好,想着自己离婚以后会怎么样,菊花想水林虽说今天打了自己,但是自己还算是幸福的,自己只能听他的了,离婚又能怎么样,谁知道自己以后碰到什么样的,想想这些心里就好受些了。

水林气消了许多,把菊花锁在了屋子里,自己出去买了一些菜,来安慰自己的老婆。菊花忍着疼痛拿来被子盖在身上,屁股上的伤痕还不能碰。

水林做好了饭菜,安慰了菊花一番,菊花哭的成了泪人一般,水林说:“菊花,我打你是因为你任性,村子里的人的闲话说了很多,你还不听,时间长了我们怎么在这个村里呆了,今天打你你要记住教训,我是下手重了些,对不住你了。”

菊花哭着说:“你打几下就行了,你看我屁股肿的,你一点也不知道疼我。”

水林抚摸菊花的身子说道:“我不疼你,我不疼你能给你做好吃的,你以后别自己注意点行为,农村里观念保守,大家闲言闲语的不好。”

菊花说:“那以后我不唱歌了。”水林说:“怎么能不唱呢,我最喜欢你唱歌了,你只能唱给我。”说着亲了菊花一口,菊花终于破涕为笑,“你打完了我你还有理,我不理你了。”两个人吃过饭之后,自然少不了一番温情。

一年之后,水林家盖了新房,菊花也成了老板娘。水林的水果生意做大了,日子过的也好了。菊花自从挨了打之后收敛了许多,成为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大家都说水林有一套,把老婆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菊花的屁股时不时还要挨打,多半是因为水林吃醋,菊花好几次动过了离婚的念头,邻居家的嫂子劝她说,男人不打老婆还叫男人吗,若是他什么要你做主,你还不得累死了,他打你证明他在乎你,什么时候他不管你了,就证明他外面有人了,菊花听了之后心里也好受一些。

他们的一个高中同学最近在和水林做生意,没事儿就来乡下转转,三个人都是同学,也就没什么顾忌。一次菊花把一个单字弄丢了,水林打她屁股的时候那个同学刚好在场,水林也没有避着他,那个同学高中的时候曾经追过菊花,见到菊花红肿的屁股十分心疼,他气愤的训斥了水林,让菊花很感动。

时间长了,那个人就劝菊花和水林离婚,一次两次的菊花还不在意,可是那个人经常的这样劝他,菊花也就心动了。那个同学说菊花若是离了婚,他就娶她,然后好好的照顾她,这么漂亮的老婆他肯定不会动手的,菊花心里开始动摇了。

水林发现了菊花的异常,依然用老方法打她的屁股,皮带把菊花的屁股打得红肿不堪,水林说:“我让你勾引男人,我打死你。”皮带像雨点般的落在菊花的屁股上,菊花忍者疼说:“水林我们离婚吧,我不想这样天天挨打。”

水林先是一愣,然后说道:“看来我还是没能留住你,你走吧,走了以后你就不会挨打了。”

菊花第二天就和那个人走了,村子里的人都唏嘘不已,有的人说水林不值,有人说菊花是城里人,水林打她屁股她肯定受不了。

水林听着闲言碎语,一声不吭,每天照旧过自己的生活,有人劝水林再找一个,水林笑笑说:“再等等吧。”

果真,三个月后,菊花回来了,菊花回来了以后没什么变化,微笑着和村子里的人打招呼,好像她只是出去住娘家了一样。菊花进到家门之后,水林正在烧午饭,看菊花回来了只是说了句回来了,就继续干他的事情。菊花走到水林的身边低声的说了一句,水林,我对不起你。

水林说:“先别说这些了,两口子之间谁还能不犯错呢,吃饭吧。”

吃过饭之后,水林关上了门,拉上了窗帘,菊花知道自己要挨打了,顺从的脱光了衣服,趴在炕上。

水林手里攥着自己的皮带,看着菊花的身子,自己已经好久都没看到菊花了。水林摸了摸菊花的每一个地方,双手在菊花的屁股上捏了捏说道:“撅起来。”

菊花把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水林举起皮带稳稳的朝着菊花的屁股抽了下去。

啪,皮带在菊花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檩子,菊花说:“水林,我错了。”

啪,啪,水林缓慢而有节奏的抽打着菊花的屁股,他不像是在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而是像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一样。

皮带落在菊花的屁股上,很快就将菊花的屁股打的肿了起来,水林一声不吭,静静的抽打着菊花的美臀。

水林看菊花的屁股差不多了,就停了下来,水林说:“菊花,什么都不要说,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菊花慢慢的脱下了水林的衣服,看着水林的胸膛,趴在上面哭了起来。

水林从来都没问菊花为什么回来,经历这次以后,菊花成熟了,她明白了谁是他生命中的男人。邻家嫂子问过菊花这么又回来了,菊花说道:“那个人刚开始还行,没几天就不理我了,原来他有老婆。我和他吵,他只是不吭声,这样的男人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水林打我一顿来的痛快。”邻家嫂子笑了。

真的是这样吗,谁知道呢,反正菊花现在和水林过着幸福的生活,菊花有时候还会挨打,还会发脾气,可是她再也不想离开水林了。

丘菊花
丘菊花的父亲丘万山是个军人,女儿生下来的时候是在秋天,那年的秋天部队里的菊花很美。丘万山的老婆把女儿的消息寄到部队里让他给孩子起个名字,他想都没想就写下了丘菊花三个字,秋天的菊花很美,丘万山希望自己的女儿像菊花一样美丽。
丘菊花成人以后读了医学院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一个大医院里。丘菊花在她老爹丘万山的影响下最后嫁给了一位军人,他叫楚大明。大明在部队里干得很好,很受领导的喜爱,可是就在他要升级的时候他选择了复原,理由是他不想靠着他的老丈人网上升。丘菊花气得和楚大明狠狠的吵了一架,说他是个傻子,多少人 想有这样的关系都不行。起初大明是解释,接着是不理会,最后丘菊花把楚大明惹烦了,被楚大明按在床上狠狠的揍了一顿屁股,楚大明的巴掌把丘菊花的屁股打的肿老高,丘菊花哭着回了娘家。
丘菊花到了娘家和他爹道了一阵子的苦,哪曾想又被她爹训斥了一顿,说她应该支持大明,大明这样做是个男人。她想和她爹辩论一番,可是那曾想到她爹举起了巴掌,吓得她赶紧离开了娘家又回到了家。回到家之后楚大明好好的向她认了错,她也就认了。楚大明复原以后开始跑起了买卖,当时正是改革开放的热潮,楚大明用他们的全部家当开始闯荡,最后靠着他的个人能力终于开了一个大的公司,主要做建材生意,楚大明摇身一变成了孔老板。
丘菊花一直在楚大明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他,两人的感情更加坚固了,楚大明经常对别人说自己找了一个好老婆,别人也都夸丘菊花找了一个好丈夫。
楚大明生意做大了以后,就开始不停的忙着生意,也就很少回家了。人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丘菊花的心里也是十分担心楚大明出轨,好在楚大明不是那样的人,有时候虽说逢场作戏,但是出格的事儿他从来没干过。丘菊花的一些好姐妹没事儿就给丘菊花上课,说你应该盯紧点你们家大明,小心他背着你干点别的。菊花听了之后笑着说:“我们家大明才没有那个心眼儿呢。”
虽说菊花对大明信心百倍,可是菊花却发现大明最近有些不对劲,女人天生的敏感让她心里慌慌的,她问大明在公司怎么样,大明说很好啊,最近应酬不多,能多点时间陪她。菊花听大明这么说,心里想是自己太紧张了。
第二天上午,菊花他们医院组织他们参观一个兄弟医院,菊花在那个医院的走廊里看到一个很像大明的人和一个女孩子从采超室出来,那个人好像看见她了,把身子转了过去。菊花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别人拉走了,这使得她整天都心神不安的。晚上大明回来的时候,菊花问他是不是去医院了,大明说没有啊,今天在公司忙了一天。菊花说今天她看见一个很像大明的人,大明笑着说那肯定是我的双胞胎弟弟,大明说我去医院肯定找你啊,怎么能去别的医院呢,肥水不流外人田吗。菊花说一点正经的都没有,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菊花的心里却起了一个疙瘩。
这天中午,大明突然打电话说中午不回来吃了,要加班,菊花心里头不禁叹了一口气,自己大中午的从医院跑回来,给他做了点好吃的竟然不回来了,心里不免一阵失望。
菊花突然冒出个想法,她决定把饭送过去,加班肯定吃的是盒饭,把饭送过去正好还可以展示自己贤妻的形象,菊花说干就干,把饭菜装好打车直奔大明的公司。菊花兴致勃勃的来到大明的公司,到了公司一看,发现公司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加班的味道都没有,菊花心想肯定是大明给员工放假了自己在单位加班,于是她拎着午饭径直来到大明的办公室。
菊花来到大明的办公室门口,里面传来一阵哭声,好像是个女人,菊花心里头咯噔一下子,她没有敲门,直接破门而入,她在大学的时候学过军队的课程,这种训练她们也做过,据说是为了抢救困在屋子里的病人,没想到今天用在这里了。
菊花冲了进去,只见楚大明正站在那里,一个女人光着下半身,看到有人进来了,急忙穿上裤子。菊花什么也没说,冲上去就是两个耳光打在那个女人的脸上,这两下子把那个女人一下子打懵了,哭着就跑出去了。一旁的楚大明正愣在那里,刚要说什么,菊花的巴掌已经落在了楚大明的脸上,楚大明疼得捂着脸喊道:“丘菊花,你疯了啊,使这么大劲。”
菊花委屈的眼泪顺着脸往下淌,哭着说道:“楚大明,你是个畜生,我要和你离婚。”说完转身就往外走,楚大明一把拉住菊花说道:“菊花,你误会了,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
菊花回头狠狠地瞪着楚大明说道:“没什么,还没什么,人家都光着身子在你办公室了,还说没什么,你真是个畜牲。”
说完转身往外走,楚大明在后面跟着菊花,两个人走出了公司,大明一把拉着菊花上了自己的车,两口子不住地挣扎着,刚好有几个上班的员工看到了,急忙过来劝他们俩,大明一句话都没说,任凭菊花嘴里不住喊骂。楚大明把丘菊花拉上车,菊花嘴里还在喊着,大明气急了大喊一声:“丘菊花,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人啊,有话回家再说。”
大明这一嗓子一下子把菊花镇住了,菊花顿时不吭声了,这是习惯了,每次菊花闹得过分了都会议这种方式结局,一般接下来巴掌就会落到了菊花的屁股上,今天大明刚想打,才发现今天自己没理,只好忍住上车开车回到了家里。
一路上菊花在后面继续哭,嘴里不住地骂着楚大明,小姐脾气上来了是无法镇住的,更何况楚大明今天觉得理亏不敢对菊花发太大的火。夫妻就这样吵闹着回到了家,一进屋里,楚大明说道:“好吧,现在你是先听我解释,还是先出气,要打要骂随便你。”
菊花听了这番话反而冷静下来了,说道:“哼,楚大明,什么也别说了,我们离婚。”说着开始准备东西,大明被菊花这一举动吓坏了,以往两个人怎么吵都不会说道离婚,今天这气氛让大明感到很吃惊和恐惧,大明一把拉过菊花的手说道:“菊花,那个女的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女大学生,今天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还是个孩子,我能把她怎么样了,再说了,我是什么样子的人,你还不知道。”
菊花说道:“蒙谁呢,楚大明我告诉你,现在你解释什么也没用,就俩字,离婚。”
楚大明说道:“菊花,你坐下来,听我慢慢给你解释,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想得那样。”
菊花说道:“算了,你别编瞎话骗我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就俩字,离婚。”
菊花那种强硬的态度让楚大明再也没有心思解释下去了,大男子主义立刻显现了出来,楚大明看着丘菊花说:“丘菊花,你别太过分了啊,人的忍耐是有限的。”说着站了起来。
丘菊花说道:“楚大明,你少和我来这套,以前我是让着你,你以为我真怕你啊。”
这句话让楚大明的火更加大了,一把拽过丘菊花然后按在自己的大腿上,巴掌接着就落了下来。菊花的屁股挨了打,嘴里更加不服了,不住的喊着:“楚大明,你放开我,你在外面搞女人回家打老婆你算什么男人啊。”菊花越这样说楚大明越生气,巴掌就更加有力的落在菊花的屁股上。
楚大明越打越生气,一把撩起菊花的裙子,然后一把把下菊花的粉红色内裤,菊花两片粉嫩的屁股里克露了出来,本来是白嫩的,可是在楚大明刚才的一阵拍打下,屁股红红的。
丘菊花哪里肯让楚大明舒服的打下去,身子不住地扭动,嘴里还喊着:“楚大明,你放开我,你凭什么打我,你把我裙子放下来……”但是她的这种反抗只能得到楚大明更加用劲儿的巴掌。
啪,啪,楚大明的巴掌不住地落在菊花的屁股上,不一会屁股就肿了起来,楚大明边打还边说:“我叫你宁,我叫你不听我解释,我叫你骂我……你还骂”……啪,又是一巴掌。
丘菊花已开始还能挣扎,不一会就累了只能任凭楚大明摆布了,可是嘴里还是不听的骂着,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服软,只是苦了丘菊花的屁股和楚大明的手,屁股又红又肿,楚大明的手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丘菊花渐渐的没了力气,疼痛感逐渐的强烈了,屁股火辣辣的疼痛,让她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样下去对自己没好处,只能是屁股肿得又红又大。丘菊花说道:“楚大明,你别打了,我听你解释还不行吗,我的屁股快烂了,我受不了了。”
丘菊花这么一说也让楚大明冷静了下来,楚大明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真的打得有些过了,丘菊花的屁股不仅红肿,有的地方发青了。楚大明急忙住手说道:“早听我解释何必挨这顿打,真是屁股痒了。”
丘菊花提上自己的内裤,觉得内裤有些紧绷了,菊花整理好自己说道:“楚大明,我先回家住两天,你自己在家好好想想。”
楚大明说道:“菊花,你不是说你听我解释吗?”
丘菊花说道:“我不这么说屁股还不得开花了,你现在要再打我我就死给你看。”说着回房里收拾自己的东西,楚大明这个时候也不敢再打丘菊花了,他也实在是没力气了,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丘菊花收拾行李。
楚大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没有吓唬住丘菊花,反而让事情更加难处理了。他走到丘菊花身边,慢慢抱住丘菊花说道:“好老婆,你走了我怎么办,今天这件事情真的和我没关系,是小雨自己找我的,我正准备把她赶出去,你就来了。我真的什么业没做。”
丘菊花推开楚大明说:“你就编吧,反正我也不信,我先回家待两天,楚大明我告诉你,这婚我是离定了。”说完拿起包转身出门而去。
楚大明看着丘菊花走了,气得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可是自己又拦不住丘菊花,只好生自己的气。楚大明突然想到丘万山可以帮助自己,于是拿起电话拨通了岳父的电话。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7年9月28日8时15分28秒编辑过]

丘菊花满怀委屈的回到老爹的家里,现在家里只剩下老头子一个人十分孤单,丘菊花几次要求丘万山重新着一个老伴,都被丘万山拒绝了。丘菊花拿出钥匙开了门,只见老头子正坐在椅子上看报纸呢。菊花进了屋说:“爸,我回来了,在家住几天。”说着把东西放到自己的小屋里,这个房间丘万山还给女儿留着呢。
丘万山看着女儿拿着包,放下报纸说道:“吵架了吧,大明刚才来电话了,让你在这儿待几天。”
丘菊花心里头暗骂楚大明,心说楚大明你可真聪明啊,这么一会儿就把小报告打到我爸这里来了。丘菊花说:“他都和你说什么了。”
“他说他不应该打你,他说事情都是误会,什么都和我说了,那个女人是因为大明帮助过她,想要报答大明,没想到竟然选择了这种方式。大明说让你好好听他的解释。”
丘菊花很不懈的说:“哼,爸,这你就相信了,我去上班了,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丘菊花说完转身走开了,老头子看着自己女儿,叹了一口气。
下午上班的时候,丘菊花又接到楚大明的电话,她什么也没说直接挂掉了。下了班丘菊花买好菜,直接回到父亲那里,准备给老头子做顿好吃的。
丘菊花一进屋看见楚大明正坐在沙发上和老头子聊天呢,心里一下子就生气了,心想爸爸呀爸爸,你怎么这么快就被孔大明俘虏了。孔大明看见丘菊花回来了,急忙上前把菜接了过来,丘菊花躲开了孔大明,直接奔厨房走去。老头子伸手示意女婿坐下,等一会儿在好好和菊花谈谈、孔大明无奈,只好继续和丘万山聊天。
丘菊花知道丘万山现在可喜欢这个女婿了,自己这个女儿都都不如孔大明好了。丘菊花一边生气一边的做菜,孔大明几次进厨房想帮她忙活一下,都被丘菊花的给挡了回去。
好不容易挨到吃饭了楚大明摆好了桌子,给丘万山把酒倒上,爷儿俩坐好了等着丘菊花过来吃饭。丘菊花看见楚大明就生气,于是说:“你们先吃吧,我不想吃。”
丘万山心里也开始生气,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就对楚大明说:“大明,来咱们爷儿俩吃,她不吃饿着她。”说完爷儿俩开始喝酒吃饭,楚大明一边说话一边往丘菊花的房间里瞄,丘万山看着女婿如此的尴尬,只好自己叫女儿出来,“菊花,出来吃点吧,爸好久都没和你一起吃饭了。”
丘菊花在里面没好气的说:“我不吃了,你跟你儿子吃吧,管你女儿干啥。”
丘万山听到女儿这样和自己说话,心里头顿时就火了,丘菊花从来没有以这种口气和自己爸爸说话,丘万山忍住怒火说道:“你是我的宝贝儿女儿,怎么能让你饿着呢,菊花赶紧出来吃饭,我们好好聊聊。”
丘菊花在里面说道:“聊什么聊啊,愿意说你们爷儿俩说,我没什么可聊的,楚大明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把我爸哄好了,我就会原谅你,没门。”
丘万山再也按捺不住火气了,一把掀翻了桌子,“死丫头,敢和我强嘴了,你给我出来。”丘万山说着就进了丘菊花的屋子里。丘菊花正躺在床上生气呢,听见了动静急忙起来,知道爸爸生起了。这时候丘万山已经进屋子里了,一把拉起丘菊花说:“你给我出来,是不是长大了翅膀硬了,啊,快点,你给我听大名解释。”
丘菊花一边挣扎一边说:“我和那个畜生没什么说的,你松开我,爸,你快松开我。”
这个时候楚大明也进来了,看见自己老丈人正拉着自己的媳妇,急忙上前劝架说:“菊花,你听我解释好吗,别惹咱爸生气。”
丘菊花说:“解释什么啊,你别拿爸来压我,自己没理了,你就找爸帮你,我就是不让你解释。”
丘万山肺都快气炸了,一把推开楚大明说道:“大明你出去,我和她说,我什么时候让你进来你在进来,马上出去。”
楚大明知道老爷子这是真生气了,丘菊花要挨打啊,急忙说:“爸,你别生气,我和她说。”
丘万山很冷静的说道:“你出去,我让你出去。”
楚大明没办法,他知道岳父的脾气,只好出去了,走的时候还说:“爸,您别打菊花,好好和她说说,别生气。”
丘万山说:“快点出去。”楚大明只好出去了。丘万山把门从里面划上,对丘菊花说:“丘菊花,你给我趴下,我今天好好和你谈谈。”
丘菊花说:“爸,你不能打我,我没错,我都这么大了。”丘菊花知道自己惹祸上身了,急忙向丘万山求饶。
丘万山哼了一声,“你没错,骂人,和我顶嘴,你多大了都是我女儿,你马上给我趴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丘菊花看着自己的父亲,只好趴在床上,屁股翘了起来。
丘万山一边解下自己的皮带一边说道:“给我脱了,自己不知道规矩吗?”
丘菊花无奈只好撩起裙子,然后脱下自己的内裤露出自己的屁股,屁股还有些发红,是早上楚大明打的。丘万山走到丘菊花跟前,说:“撅好,我说你的错误,你给我听着。”
丘菊花恩了一声,眼泪开始流了出来。
啪,丘万山的皮带落在了丘菊花屁股上,立刻抽出一道檩子来。丘菊花疼的“啊”一声。
“耍小性子,你说你该不该打。”啪,又是一下子。
“该不该打?”啪,皮带又抽在了菊花的屁股上。
“该打。”丘菊花低声的说道、
丘万山继续说道:“骂人该不该打?”啪。皮带继续亲吻着丘菊花的屁股,屁股上的檩子交错在了一起。
“该打。”丘菊花忍着疼回答。
啪,啪皮带一下又一下的落在了丘菊花的屁股上,丘万山数落着丘菊花的“罪状”,丘菊花忍痛回答着该打。
“你不听大明解释,一味的和他对着干,该不该打。”丘万山问道。
“我没错,我都看到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丘菊花这次没有回答“该打”两个字。丘万山被女儿的执拗给激怒了,“到现在你还不听话,看来你真是欠打啊。”
丘万山说着,皮带就像雨点一样的落在了丘菊花的屁股上。很快丘菊花的屁股就肿了起来,红肿的檩子密密麻麻的在丘菊花的屁股上。丘菊花疼的再也忍不住了,一边哭一边说道:“爸,你打死我我也不会认错的。”
丘万山更加生气了,手上也就更加的用力,啪,啪,皮带将丘菊花的屁股打开了花。
里面打的啪啪生响,这下子可急坏了外面的楚大明。他知道里面的丘菊花此时此刻一定承受很大的痛苦,可是丘万山又不让他进去,真是苦了菊花的屁股。楚大明无奈,只好使出最后一招,就是找来小雨解释这一切,可是这一定会让小雨很尴尬,但是自己又是在没有办法,他只好拨通小雨的电话。
“小雨,我是楚大明,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我现在在我岳父这里,你能来一趟吗?”……
房间里面丘万山的皮带还是在抽打着丘菊花的屁股,整个屁股已经红肿不堪了,有的地方已经发青了,但是丘菊花一直都没有认错,这个时候楚大明在外面喊道:“爸,你别打了,我给那个叫小雨的打电话了,一会儿她就会来和菊花说清楚今天的事情。”
丘万山听到女婿这么说,把皮带扔在床上,说道:“给我起来,马上到客厅去,一会小雨来了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就揍烂你。”
丘菊花站了起来,忍痛将自己的内裤提上,眼睛已经哭得象桃子一样,这个时候丘万山已经把门打开了,这个老军人在教训起女儿来一点都不留情,可是心里是十分的难受,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楚大明进来走到丘菊花的身边低声的说:“菊花,别哭了,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这份苦的。”丘菊花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了出去。楚大明心里头十分的难受,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好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丘万山坐在椅子上,楚大明坐在丘菊花的身边,丘菊花忍着疼痛坐在沙发上,屁股上的疼痛根本无法让她安心的坐下来。
不一会儿小雨赶来了,楚大明把小雨介绍了一下,丘万山示意让小雨和丘菊花两个人单独的谈一下。于是两个人都去了丘万山的卧室,客厅里只剩下了小雨和丘菊花两个人。
小雨说:“嫂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不是那种人,你能听我解释吗。”
丘菊花说:“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离开不正好是你想看到的吗?”
小雨说:“嫂子,你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大明哥在一起。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报答他,是因为我前段时间打掉了一个孩子,是大明哥帮助我的。”
菊花听到小雨这么说,对小雨的坏印象改变了一些,反而多了一些同情。小雨说着说着就哭了,菊花说:“你不用哭,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小雨大学毕业以后本来是要读研究生的,可是学费太高了,家里负担不起。小雨只好自己在外面挣钱,于是来到大明的公司工作。在大明的公司里,有一个叫做志风的人,大明让小雨在志风的下面做事情,开始志风对小雨很好,时间长了志风竟然把小雨糟蹋了。小雨哭着要离开大明的公司,大明明白怎么回事之后没有声张,只是炒掉了志风。后来小雨怀孕了,小雨要打掉那个孩子,没办法只好找了大明帮忙。为了不想让小雨尴尬,大明没有选择菊花的医院。事情结束了以后,小雨单纯的认为大明帮了自己这么躲,自己应该报答大明,于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被大明拒绝了。
菊花听小雨说完,这才明白了怎么回事,不由得为自己的任性感到惭愧。今天自己在大明公司得吵闹,一定让他有不少麻烦。
菊花安慰了小雨一番,然后叫大明和丘万山出来,大明说:“小雨,谢谢你。”
小雨说:“大明哥,都是我不好才让你们有这么多事情,菊花嫂子,大明哥是好人,你一定要相信他。”
菊花不好意思得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大明,我可以帮助她的。”
大明说:“我怕你误会,而且这件事情没谁知道。”
事情终于圆满的结局了,晚上,大明脱下菊花的内裤,轻轻的抚摸着菊花的屁股说:“看你不相信我吃了这么多苦,爸爸打的真狠啊。”
菊花说:“还不是因为你,不过大明,我不想让小雨在你公司里工作了。”
楚大明听了立刻拍了菊花一巴掌,菊花疼的啊了一声,“菊花,你不是相信我们了,怎么还这么计较。”
菊花忍着疼说:“楚大明,你真狠啊,我屁股都这样了,你还打。我是想我们拿钱让她去读研究生,瞧你激动的。”
大明急忙揉了揉菊花的屁股说:“好老婆,我错了,我来给你揉揉。”说着用手好好的在菊花的身上揉了一番,两个人缠绵在了一起。
生活还在继续…………

ps:

这篇文章写了很久,放假前写的, 那天突然发现,还是写完吧,整个系列还没结束,说不上哪天又来一篇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