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FF】百合花开(8月27日更新至48楼) || 1.7万字

百合花开

此文要特别感谢被我YY的暗夜和天空好友们。正因为你们的献身精神,小女才能有如此灵感。小女YY此文以娱大众,初次作品,只增笑尔。

还要特别感谢的是——任大哥!对小女拙劣之作鼓励支持,让我无比的灵感,现点名鸣谢他~
OK,8拽文了,下面开始介绍——

dovelovedove:女,文中饰小D,魅力小主,天才,百合中学高一A班学生,“三公主”之首。
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气质高贵温婉动人。拥有小被宝宝and熊熊。
消失的宝:女,文中饰宝宝,美女小被,百合中学初二学生,属小D后宫。
因此人强烈要求为本剧头号大美女,so,此人至美,无与伦比。
簞蒓ズdê!熊:女,文中饰熊熊,可爱小被,百合中学初二学生,属小D后宫。
宝宝的姘头,两人同班,亲密无间,经常共同作案,引发惨重后果。

任我行:男,文中饰任大哥,强大主动。百合中学高一A班班导。浪漫有情调,温柔严厉。
金色天堂鸟:女,文中饰小鸟,乖巧小被,百合中学高一A班学生。
“三公主”中位列第三,惹人怜爱。属任大哥后宫。
小如:女,为YY角色。顽皮小被,百合中学高一转校生。貌似小淑,经常被混淆。数任大哥后宫。

TTTTT:女,文中饰小T。炫酷主动。百合中学高二学生,学生会主席。

szskid:男,文中饰三叔。幽默主动,小D好友,天才,海归,百合中学高一A班口语老师。
气质诙谐,风趣有深度。

老大:男,为YY角色。魅力主动,此人绅士优雅,彬彬有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拥有至多fans,小淑,安安为其小被。
perfumelily:女,文中饰小淑。聪明小被,善解人意,百合中学高一A班学生。
“三公主”中,排行第二,属老大后宫。
安安:女,为YY角色。成熟小被。率真得体,老大挚友兼后宫。


百合中学,人才辈出,SP风行天下,一群小主和小被们的故事从此开始。。。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13日0时12分41秒编辑过]

第一话、恶作剧之吻路人甲偶遇路人乙——不是乙推倒甲,就是甲推倒乙

   一

夜幕降临,大街上,华灯起,车声响,仿佛是一场恶作剧的序曲。
小D独自走在街头。曾一度让n个帅哥集体撞墙的脸颊,在夜色中越发迷人。她轻快的向前走,万种风情。
“姐姐!前面的姐姐!”一阵急促的脚步,和着急促的喘气,但丝毫没有影响声音的分贝。
小D还没来的急回头,那个小身影便迅速窜到她的面前。鬼灵精般的神速!小D忽然急刹车,险些与这尤物装了个满怀。
“你?叫我?”小D一脸疑惑,端详着眼前的小东西。学生样,粉嫩的脸,稚气的表情,深深的瞳仁。长长的刘海齐眉低垂,俨然一个洋娃娃。恩,长得真是可人,有潜力。这尤物如此美艳动人,要是能好好调教一番。。。她不禁邪念了一下,但立刻回神。
“姐姐,不好了,我的同学,她,她,快要不行了!求你救救她!”那小东西眼泪呼之欲出,一副可怜相。仿佛真的发生了什么要命的大案。
“你慢慢说,别急。”小D轻拍她的肩,安慰道。她的肩膀,微微有些颤抖。看来,她一定遇到了麻烦。
“姐姐,来不及了,快!跟我走!这边!”说完拉着小D的手就往相反方向跑去。
小D还没反映过来,却已被拉出了好几百步。
“怎么了?在哪里?在哪里?”小D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开始焦急起来。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终于,在大街的一角,小东西停下了。“就是她,她!姐姐,求你救她。”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四处无人,只见一个女孩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嘴角渗出献血,双眼紧闭,呼吸微弱。
“她怎么了?”小D眉头紧锁,焦急地问道。
“她被车撞了。”
“快叫救护车快报警啊!”
“我叫了,可是,怕是来不及了。。。”刚说完,眼泪就快要从她的眼睛里漫出来。
“站到一边去,我来。”小D迅速回忆学校教过的急救措施,但是越是着急,越是哪儿哪儿都想不起来。怎么办怎么办?这可是人命关天啊!小D不觉陷入深深的懊悔中。都是因为贪恋美色惹的祸,否则才不会跟着这小东西跑来这里,更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可是既然来了,那就只好硬上了。
“姐姐,你可以吗?”小东西在旁边怀疑的看着手足无措的小D。
“你站在一边,这里交给我。”小D硬是从嘴里说出了这句话,虽然很违心很违心。
“姐姐,我觉得要做人工呼吸,你看,她都快没气了。”小东西在后面大声说。
什么?人工呼吸?小D有一种忽然被雷倒的感觉。她的初吻,难道,就要断送在这个口吐白沫的女孩手上吗?
“姐姐~快啦,没有别的办法叻。。。”小东西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小D回头,看到小东西楚楚动人的神情,心生怜爱。她的心里开始纠结。
忽然间,她闪过一个念头:只要这事一过,小东西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转眼就变路人甲,相互无视。。。只要天不说,地不说,自己不说。谁都不知道初吻这件事。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忍了。
“好吧。相信我,她会没事的。”小D给了小东西一个坚定的笑容。转头俯身下去。。。小D带着微香的体温,慢慢靠近地上的女孩。一点,又一点,逼近。。。

二

忽然!只听地上的女孩扑哧一声失笑,然后从地上一跃而起。
“快闪!快闪!”身后的小东西也忽然变了声调。接近于狂喜的惊呼起来。地上的女孩拉起小东西,两个人飞快的狂奔,暴笑的声音回荡在街头。。。
小D忽然明白了一切。奥,原来,这两个小东西是玩“快闪”玩到她头上来了。她若有所思的一笑,眼里闪过一丝好玩的神色。她优雅的走到街的转角。驻足。眼神深远。。。她们犯了一个错。小D心里得意的想。她们不知道这条街就是传说中的回旋式迷宫?从她们刚才逃跑的方向判断,她们别无出路,只能有一个出口。那便是这转角。大概是高兴过头了,方向都搞错了。所以,只要在这个转角耐心等待,她们必然落网。
又一轮邪念涌上心头:“别怪我腹黑,是你们自己落在我的手里。那么,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我要让你们好好的尝一尝传说中,调教的滋味。。。”想到这里,小D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三分钟内,把车开过来。”没有听对方的回话,她便直接挂掉手机。夜已斑斓,她嘴角微扬,双目迷离,宛然一幅油画般神秘。
哈哈哈~一阵狂笑由远及近,错乱的脚步,惊慌逃窜后的惊悚感显然还在。两个小东西果然上钩了。
小D看着她们从眼前无视的经过。
“等一下!”她说到。
两个小东西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看小D。
“哟,这么快就不认识了?”小D妩媚的声音荡漾开来。。。
“啊,是刚那个人!快跑!”那个把小D引来的小东西惊慌失色道。于是两人继续向前疯跑,要没命了似的的狂奔。
忽然,一阵强烈的灯光,伴随着刹车的声音。好像还撞倒了什么。小D一惊,迅速追了过去。只见小东西被撞倒。。。而另一个小东西,看到小D追来,也不管地上的同伙,居然转身就跑!小D俯身下去,发现倒地的小东西,正是当初引她来的小家伙。
此时车里的人迅速下车,走到小D面前。一个女生,与小D年纪相仿,日系装束,糖果派。
“小淑,让你赶过来,你怎么反倒把人给我撞了。”小D不安的责备道。
“你不用担心。她装的。”小淑凑到小D耳边一阵耳语。“我刚开过来的时候,还没转弯,她自己就倒下了。可能是跑得太急被绊倒的。”
“哦?”小D看着小淑默许的点了点头。既然这小东西喜欢演,那就陪她演咯。小D略显兴奋的想。
“送我回家!刚说借你车去疯一下,你这么一通电话,我就回来了,还都没玩呢。”小淑埋怨道。
“送你?我现在要把这小东西带回家好好调教。你还是自己打车吧。”小D的心思现在全在这丫头身上,哪里还顾得上干别的。
“行,那下次不挺你了。”
“离下次还有点时间呢不是,你先帮我把这装晕的丫头弄上车。”
“姐姐,你可真善良。”小淑简直无语。忽然有一种交友不慎的感觉迅速升起。。。
“内什么,要不我就送你一程,反正有一段路刚好你顺车。”
“唉,那好吧。全当我行善吧。”
小淑从地上拉起那丫头,没想到这丫头装的真够可以,自己一点都不使力,把全身重量都加在小淑身上。小淑心想,这丫头还真沉,还想跟我耍心机,不过这次落小D手里,算是栽了,自求多福吧。于是,小淑连拉带扯的把小东西弄上车,还特地给她翻了个身,把她的脸朝下,这样整个花容月貌便压在了坐垫上,表情扭曲。。。
小淑迅速关上后门,与小D同坐。小D发动了车子。
“这孩子哪来的?”小淑问
“路上捡的。”
“你撞桃花运了吧,捡这么一尤物,运气了得呀。”
“那你天天来这里守着,总能逮着一个。要是比这个好,可得发给我呀。”小D笑着说。
“你是主,你对这个感兴趣。我可没功夫守这事,我们取向不同。”
“你?你和你老大怎么样了?”
“哼哼,不告诉你。哦,对了,有件事忘办了。你把我扔前面的路口就行了,我先行一步。明天记得给我讲讲你的浪漫调教。”
“哟,你老大又给你布置作业了?”
“才没有,告诉你吧,他去外地了,一周才能回来。我放假了!”
“真心的希望你能美美的疯几天,多做点不可被饶恕的事。”小D诡异的说。
“那当然,还用你提醒,嘿嘿嘿,我本来就这么想的。”小淑笑的开心到不行。
“等你老大回来。。。亲爱的小淑,我会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揭穿你的罪行。然后看着他带你进小黑屋子!”
“去!别贫了,你还是照顾好你的后宫吧。我找小鸟疯去。祝你好运,完美调教之夜!哈哈哈~”小淑YY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
车停了下来,小淑迅速的闪没了,速度之惊人,无法形容。此时,车里只剩下小D和小东西两个人。小小的空间,彼此呼吸的空气,混合着两人的体香,一点一点升温。不一会儿,终点到了。一幢独立的公寓,小D的家。

e
三

小D从小接受西方教育,因此在她16岁那年成人礼的时候,父母便将这座独立公寓作为她成长的礼物。当时只觉得方便自由,而现在却成了后宫之所。她将车驶进地下停车场,停好,拔出钥匙。她回头看看小东西,还在装晕,只是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把压在下面的脸翻了上来,成美人抱月状。小D神秘的一笑,下车打开后门。
“起来!”小D推了推她。
小东西继续装晕,没有任何反应。
“那我要动手了。”小D说到。
这句话果然非同凡响,小东西立刻有了动静。她假装奄奄一息的侧着身子,虚弱无力的说:“我头晕。”
“你是想自己起来,还是想要我动手。”小D平静的声音,让人无限遐想。。。
“都不要,给我,给我叫救护车。”小东西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马上就要挂了。
小D听罢,什么都没说,直接伸出双臂,把小东西抱了出来。小东西忽然一惊。但是已经演到这份上,也由不得她了,她也只能继续演下去。
小D一边扶着她,一边锁好车子。按了电梯。负二,负一,一,二,三。。。叮咚!“12层到了。”小D开门,把小东西放在沙发上,还贴心的为她拿了两个抱枕,把她美美的支撑好。小东西斜靠在一边,肌肤如冰雪,绰约如处子。一杯柠檬茶放在她面前。
“你好些了么?”小D轻声问道。
“好多了。”小东西抱着杯子,大大的吸了一口。刚才那样的疯跑,一定把她累坏了。
“你不想问一问这里是哪里吗?”小D看着眼前的美人,心中开始盘算起来。
“你家啊。”小东西回答道。
“你不怕么?”这样的答案反倒让小D有些好奇。
“这有什么好怕的。”小东西想都没想的脱口而出。
“我要是打算吃了你,你怕么?”小D的心里泛起阵阵邪念。
“那有本事你就来咯。”
小D对眼前的小东西开始越来越感兴趣。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可以把前戏都省了,直接进入主题了。”
“什么主题哦?”
“你自己招还是要我帮你。”小D的声音慢慢严肃起来。
“招什么?我有什么好招的?”小东西一脸无辜的表情。
“看来我得帮你回忆回忆。”小D一边说拉起小东西的手,轻轻的抽走她手中的杯子。还没等小东西反应过来,就被按在了小D的腿上。脸朝下,SP界中最郁闷的脸红姿势。小东西开始挣扎。
“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啦!”
“我想我们应该一起回忆一下。”小D说完,顺手拿来一个抱枕,塞在了小东西的肚子下面。小东西的PP立刻呈现出迷人的弧度,臀峰翘起,饱满而有弹性。
“你放手啦,你欺负我!”小东西开始大喊大叫。
“啪!啪!”小D照着她臀峰最迷人的位置就是重重的两下。
“啊,好痛,你放手,你不可以欺负我!”小东西开始挣扎起来。
“你不是说有本事我就来么?忘了?看来记性还真是糟糕呢!”小D话音刚落,对这眼前美丽的臀,又是狠狠地连击了十几下。
“你。。。555。。。”小东西强忍着疼痛,低低的啜泣起来。,
“哦?看来你还是没想起来,你需要更清醒一点。”
小D不经意的挑了一下眉毛,夏天,真是个穿裙子的好季节。小D在心里不禁窃喜。随即伸手掀起了小东西的短裙。饱满的臀形一览无遗。粉嫩的底裤包裹着粉嫩的臀,真是讨喜。
“你放手,你快停下来!我要喊警察了!”底下的小东西这下不干了,开始玩命的挣扎。但是真是不巧,小D专门选了这么一个沙发的角落,小东西四肢伸展不便,有力无处使。再怎么样挣扎,都是徒劳。
“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公寓是做过隔音的。”小D得意的说。
小D不光是美女,更是才女。尤其是对音乐的感悟,让人叹为观止。学校里无人不知的“天使之音”,说的正是她出神入化的钢琴演奏。灵动的音符从她白皙而尖细的指尖滑过,仿佛天使降落人间,所过之处,尽成绿野。。。
这栋公寓在小D得到之前,父母便精心的做过了隔音,对别人说,是为了方便女儿练琴,也许吝啬的是,怕这“天使之音”被凡人听去。此刻,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美丽的臀,即将接受的洗礼,是来自于能弹奏出“天使之音”的纤纤素手。小D轻轻拉下小东西的裤裤,一个完美的臀,霎那展现眼前。。。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6日14时30分45秒编辑过]

四

“不要~”小东西惊呼道,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凉意。
小D的手轻抚着可爱的臀,果然弹性好,一品小被的料。她不着急,她要慢慢来,让小东西充分体验恐惧。她忽然抬手拍了几下,不轻不重,错落有致。
“啊~”底下的小东西娇羞的呻吟,美丽的臀在拍击下轻轻颤动。
“啪啪啪!”
忽然,在小东西毫无防备时,小D抬手重击了三下。疼痛非比寻常。
“好痛!555~我不要活了!”小东西显然被刚才的三下弄疼了。
“这么快就不想活了,那可不行,你要挨的还很多呢。”小D不紧不慢的声音,让两个人开始兴奋起来,小东西开始不自觉的抽搐。。。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小D左一下右一下,或直击臀峰,或直接挥在中间,时而快,时而慢,频率不等,速度不等,但力度一样。小东西的臀开始泛出红云,隐约的还能看到美丽的指痕。就这样,一下接着一下,打的底下的小东西疼痛不已。
“555~啊啊~”小东西哭了起来,时而发出因疼痛而无法抑制的呻吟。
这反应到让小D越来越有感觉。她加大了力度,重重的挥向那个颤抖中红红的小屁股。啪啪声在房间里不断响起,响亮悦耳,夹杂着小东西的哭泣呻吟,由低变高。为了躲避袭来的疼痛,小东西的小腿开始时不时地上下踢动。
“不许动!啪!”小D厉声道,接着就是狠狠的一下,不偏不倚的打在屁股和腿的交界处。
“把屁股翘好。”小D命令道。
“姐姐~”这一下非比寻常,疼痛难忍。小东西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姐姐。
“现在才知道叫姐姐,是不是有点晚?”小D故意调戏。接着啪啪啪的又是几下惩罚。
“555~姐姐~”小东西几乎是讨饶加撒娇的语气,“可不可以轻一点。我痛~”
“痛吧?那就要听姐姐的话。”
“我听。”
“这样才乖嘛,把屁股翘好!我们继续。”
“啊啊?……”
小东西的话音还没落,小D便立刻又招呼上了,痛的下面的人不知所措的躲闪。
“翘好,不许躲。躲了加倍罚!”小D命令。
小东西这下只好乖乖把屁股翘高,摆好挨打姿势,不敢轻意乱动。脸和屁股一样红,她羞怯的把脸塞进了沙发的角落,低低的哭。
啪啪啪啪啪!小D的手毫不留情的照着她通红的小屁股一顿狠打。
“姐姐,我错了!”小东西哭着求饶。
“现在知道错了?那说说吧,说的不好我们继续。”小D的声音震慑着小东西的心,就这样的娓娓道来,却足以深度恐慌。
“我不该用恶作剧骗姐姐。。。”
小D二话没说,抬手就是三下。
“还有呢?”小D逼问。
“55,没有了。”小东西啜泣着说。
“你看来还是需要点提醒。”小D轻轻的凑到她耳边,妩媚的说。
小D抚摸着眼前略显微红肿的小屁股,满意的一笑。她随手从身后拿出一支板子,显然是有备而来。
啪!板子划过空气,呼的一声落在小东西红肿的屁股上。这下可不得了,小东西的哭声忽然变了,真切的疼痛,真切的哭泣,眼泪急速落下。看来之前果然有装哭的嫌疑,就算是真的在哭,也被这小鬼夸张了许多。
“啊~姐姐,我不敢了。。。我不要板子,555”
“那就说说看,这次再不诚实,就别怪姐姐不疼你了。”小D女王般的声音荡漾开来。。。
“其实,其实,我没有被车撞倒,是。。。是我自己。。。我。。。”
“你自己怎么样?”
“是我自己装的。。。”小东西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小D什么都没说,直接拿了板子,照着这丫头的屁股就来了。重重的打了二十几下。直到底下的人已经泣不成声,这才停了板子。
“以后还敢么?”
“不敢了。”
“以后再说谎怎么办?”
小东西说不出来,脸涨得通红,遍是泪痕。
“说!”小D声音严厉。
“姐姐打屁股。。。”
小D一笑,声音温柔起来。“下次就是藤条。”
底下的小东西呜呜的哭。小D轻轻的爱抚着她红肿的臀,把小东西翻了过来,抱在怀里温柔的安慰,甜言蜜语。
“乖,不哭,今天不打了。下次要听话哦。”
小东西像获了大赦似的偎依在小D怀里撒娇,痛哭,不肯离开。小D摸了摸小东西的头,怜爱的揉着她刚被打过的小屁股,温柔的说了一句话:“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宝宝。”
“乖宝宝,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我要好好宠你。。。”
“姐姐坏~”

PS:特别感谢小龙女MM玩快闪的“车祸现场”一幕, 让我无比灵感~

下集预告——

第二话 魔豆咖啡

哈,谢任大哥啦~

一定多多赞美你!

第二话 魔豆咖啡魔豆的滋味,调教的滋味。。。

        一

话说小淑下了车,迅速闪到了小鸟家。
小D,小淑,小鸟都是百合高中高一A班的学生。此三人甚好,传说中的三公主就是说的她们。小D天生女王气质,无论相貌气质才学,都远远超出高中学生的水平,可以说是超群绝伦,无与伦比,校园星级人物,自然也是三公主之首。小淑则是小D最好的姐妹淘,聪明而善解人意,天生小被的料,在三公主中位列第二。小鸟乖巧可爱,优质小被,排行老三。小鸟最与众不同的是,她擅长煮咖啡,摩卡,拿铁,加酒的不加酒的各式各样,味道香醇,令人如痴如醉。此时,小淑来到了小鸟家门口。
“小鸟开门!”小淑靠着门不耐烦地喊道。
门开了,小淑整个身体直接倒在小鸟身上。
“小淑,你真行,你就不怕我闪开你摔倒怎么办?”
“我每次来你这都这样,你早就练成条件反射了,我才不怕呢。哈哈”小淑开怀的笑。
“我真服了你了。”小鸟无奈的笑笑。确实,小淑这丫头号称造型百变。跟姐妹们在一起祸害的时候,鬼灵精到不行。可一到她老大那里,功力就大打折扣,而且绝对是直线的,重力加速度的下降。小鸟真怀疑,小淑的老大到底是怎就么做到的,她可被小淑这丫头祸害的够呛,要是能从小淑老大那里偷学个一招半式的,她自己也不至于屡次因为小淑而惨遭毒手。
“小鸟,你又煮咖啡啦?”小淑在沙发上一躺,斜靠着一个巨大的hello kitty抱枕,向小鸟抛媚眼。
“小淑,你敢不敢不勾引我?”小鸟回道。
“小女怎敢,小女岂敢,小女万万不敢呐~”小淑立刻坐好,摆淑女姿势,眉眼低垂,小被可爱的表情乍现。
“停!我忍了。”小鸟已经被小淑搞的彻底无语了。“我煮了新的极品摩卡,你要不要试看看。”
“好啊好啊,早就闻到香味了。”小淑开心的笑着说,“你这是煮给任大哥的吧?不巧我来了,你就只好送个顺水人情给我了。”
任大哥是百合中学高一A班的班导。和三公主交情非比寻常。任大哥最欣赏小D,又与小淑老大是好友。而小鸟又是归任大哥管教,因此三公主都称呼他任大哥。
小鸟一边拿出杯子,一边将煮好的咖啡慢慢倒入杯中,还不忘应答小淑的话:“那当然,要不是一会儿任大哥过来,我才不给你煮呢,哼哼,你今天运气不错么。”
“运气?快别提了。今天的幸运儿可是我们的小D同学。”小淑郁闷的说。
“为什么为什么?是不是又有料要爆了?”小鸟凑过来感兴趣的问道。
“本来都说好了,我借她车玩的。结果可好,她被美色所迷,在路上捡了个丫头就把我遗弃了。估计现在正调教着呢。所以我只能来你这混了。小鸟~你可一定要收留我呀~”
“去!少来,我可不管你,一会儿任大哥来,你喝完这咖啡就快点闪了吧。”
“就知道你也是个重色轻友的!”小淑愤愤地说。
“嘿嘿嘿~”小鸟笑得很得意。
小淑拿起杯子品了一口,味道纯正,香滑浓郁。“好好喝噢~”小淑不禁赞叹道。“果然,用心煮的咖啡就是不同噢。”
“真哒?”小鸟的眼睛闪闪发光。
“恩恩,真的!”小淑莞尔一笑,貌似这是个坏主意的预兆。“但是要加点魔豆,就更好喝了。”
“魔豆?什么魔豆,我怎么没听说过?”小鸟疑惑的问道。
“喏,就是这个啦!”小淑忽然从包里变出来一包花花绿绿的东西,包装上尽是天书般的日文。
“什么啦,你不会又是害我的吧?”小鸟怀疑的接过来,打开包装,取出一粒褐色的豆子放在手里看来看去。
“我只知道加了这个,就会更好喝。”小淑一脸确信的说。
“你确定?”

“当然。这是浓缩的咖啡精华,是咖啡界的秘方。同学专门从日本带给我的。”小淑很认真地回答。
“那我加咯。”小鸟毫不怀疑的将魔豆放进了咖啡壶里。“要加几颗才好?10颗?还是20颗?”
小淑刚抿了一口咖啡,听到小鸟这么说,差点没喷出来。
“3颗就够了。”
“这么少?还是多放点吧,反正是精华嘛~”
小淑还没来得及阻止,小鸟已经放了二十几颗进去。。。
“那个,任大哥可能快来了,我先走了,你慢慢煮。”小淑一看大事不好。本来打算放几颗进去,稍微搞个恶作剧的。没想到小鸟放了那么多,这下任大哥还不得挂了才怪,估计这回小鸟得挨顿狠打了。想到这里,身体不禁一颤,还是迅速脱身的好。
“没关系的,你再坐坐,他还不会这么快来。”小鸟心存感激的挽留小淑。但在小淑眼里,这可能会成为要命的事。
那包所谓的“魔豆”,其实是巴豆粉制成的。。。

我正准备更你喝了。。。哈哈~

二

任大哥和老大可是好友,如果任大哥知道这事是小淑干的。那么就不是小鸟挨顿打就可以没事了。 他一定会告诉老大。死定了,这下死定了。小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老大手执皮带的身影。。。
“小鸟,这咖啡,要不然还是送我好了,我觉得你加的魔豆有点多了,你再煮新的给任大哥吧。我喜欢浓香型,任大哥可未必。”小淑企图挽回局面。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你是不是对我的咖啡起了歹心,别想了,我才不给你呢。”小鸟得意的摆摆手。
小淑刚想说话,门铃响了。可能是任大哥来了。这下全完了!小鸟迅速的前去开门,果然是任大哥。
“任大哥好!”小淑主动走到门口有礼貌的问候。
“小淑也来了?呵呵。”任大哥笑笑,便向房间里走去。“小淑坐。”任大哥有礼貌的寒暄。
“不用了,你们聊,我还有事。”小淑几乎像是要逃命似的,直奔门口。
“我走了。”小淑已经快要崩溃了。她没等任大哥和小鸟说话,便直接冲了出去。。。
此时,房间里只剩任大哥和小鸟两人。
“小鸟,感觉自己最近表现好吗?”任大哥打破了安静的气氛开口问道,声音温柔有磁性。
“嘿嘿,我觉得还不错吧,大哥觉得怎么样?”小鸟自信而俏皮的说。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任大哥的脸,一脸可爱小被相。
任大哥被她的样子逗乐了,笑道:“既然感觉这么好,那你说说我来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奖励!”小鸟开心的说,右手做V形胜利状。
“那奖励什么好呢?”任大哥神秘的一眨眼。
小鸟忽然感觉任大哥正躲在某处的某个事先挖好的陷阱旁边等着她呢。
“啊~你不会是想说你想奖励我那个吧?”小鸟摇摇头,抱着任大哥的手臂摇了起来。“啊~人家不要拉,会痛!”
“这回温柔的奖励你。”任大哥低声道,“提前警告,以防你高兴过头再做出什么离谱的事。”
“我不要~”小鸟说完便准备逃跑,刚要站起来,就被任大哥拉了回来。惯性让她跌了回了沙发,任大哥轻轻往前顺势一拉,小鸟便不偏不倚的趴在了任大哥的腿上。
啪啪!
“居然学会逃跑了!”任大哥直接对着小鸟的屁股就是两下。
“这不能怪我啊,我跟小淑学的!”小鸟开始栽赃。反正小淑害她惨遭毒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任大哥觉得很想笑。这两个丫头经常互相栽赃,都不用打草稿的。于是他假装生气地道:“还敢把责任栽到别人身上!”
啪啪啪!
又是毫无预警的三下,小鸟表情痛苦。
“去,到床上趴好。”任大哥命令道。
“任大哥~先尝尝我的咖啡,我特别煮给你的。”小鸟开始撒娇。“喝完了,我一定去。。。”
任大哥知道这丫头肯定在琢磨着怎么把惩罚拖没了。他倒想看看小鸟到底是怎么个金蝉脱壳法。于是,他放开小鸟。“去,咖啡板子一起承上。”
“啊~还要和板子一起啊?”小鸟委屈的爬起来。“那你肯定喝美了,可我的注意力都让板子转移走了。。。”
任大哥笑了出来,“好喝就用板子,不好喝就换藤条。”
“你是不是想说,你是对我有信心,才让我拿板子的?”
“你说呢?”任大哥神秘的说。。
小鸟算是没的选了,只好乖乖的拿了咖啡和板子一起。任大哥笑着端起了那杯 “巴豆咖啡”。。。在小鸟期待的眼神下,他慢慢的品了一口。。。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9日1时19分18秒编辑过]

怕怕的说。。。人家不要。。。

嘿嘿,我以后每天都会更新~

谢谢大家顶文!

三

只见任大哥表情异样,不相信的品了第二口。。。还是一大口。。。
“咳咳咳!”忽然任大哥连着几声咳嗽。“小鸟,你放了什么?说!”表情扭曲,声音愤怒。
“啊。。。我什么都没有放啊。。。怎么啦?很难喝吗?”小鸟一脸不相信的说。
“快说,你放了什么进去?”任大哥表情依然扭曲,痛苦万分。
“嘻嘻嘻,我就不告诉你。”小鸟对自己的咖啡超级有信心,她断定任大哥这种举动是装出来逗她玩的,于是大胆的脱口而出。可她话音刚落,整个人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发现自己脸朝下屁股朝上的被按住了。
啪啪啪啪啪,五下板子说来就来,雨点般重重的落在了小鸟的屁股上。疼痛一下刺激了小鸟的神经,她立刻清醒过来。原来任大哥不是在跟她闹着玩。
“我。。。放的。。。东西”小鸟的声音开始有了哽咽,“就是桌子上的那包魔豆。”
任大哥向桌子上一看,果然,一个花花绿绿的包装,抢眼的待在那里。任大哥把板子放在小鸟的屁股上,伸手将那花花绿绿的东西拿了过来。小鸟不敢起身,只好乖乖的趴着,还随时警惕板子不要从屁股上掉下来。如果掉下来,老规矩,加倍!
任大哥掏出几粒魔豆,放在手里闻了闻,然后翻过来仔细看那天书般的密密麻麻的日文。他发现了重点——

神奇魔力减肥豆
成分:巴豆粉
使用方法:一日一粒,最多不可超过三粒。将魔豆溶解于水中,便可直接饮用。
疗效:可润肠通便,达到快速减肥效果
注意事项:不可超过三粒,否则将会引起严重腹泻,慎用。

任大哥强压着心里的怒火,低头向趴在那里的小鸟问到:“你放了多少。”
“二十。。。二十几颗”小鸟怯怯的回答。
任大哥立刻拿了小鸟屁股上的板子,于是小鸟紧闭双眼,强忍状。但是许久,板子都没有落下。。。
小鸟刚想睁开眼睛看看任大哥,任大哥却先发话了。
“起来!”
“啊?”小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快她就豁免啦?不会吧?她简直不敢相信!?于是特赦般的迅速起身,刚要说谢大哥,却听见大哥又加了一句。
“趴到床上去。”
小鸟简直都要被雷倒了,开始捂着屁股向后退。。。
“自己去拿藤条过来,把裤子脱了,别让我帮你。”任大哥的声音严厉。
小鸟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最怕藤条,任大哥也很少对她动藤条。有限的能数出来的几次,都让小鸟冷汗不已。
“为什么我要挨藤条,我不要!”小鸟觉得自己实在太委屈了,就算是咖啡很难喝,也不可以动藤条的啊,怎么可以说换藤条就换藤条。
“你放了二十多颗巴豆给我喝,你说,你是不是很欠揍!”
“啊啊~巴豆?”小鸟一阵诧异,那魔豆明明是咖啡的精华啊。天哪,她忽然恍然大悟,这次又被小淑给害了,难怪她跑得那么快。她站在那里愤愤的想,可能她太恐惧藤条,居然神志不清的问了一句能要了她小命的话:“那你怎么喝出来的?”刚说完她自己就快要晕死了,这个时候好奇真是太傻了,好奇害死鸟啊!
“你是不是以为那些巴豆都是无色无味的?想害我自己也要先尝一尝。去,拿藤条!”任大哥严厉的声音又一次斩钉截铁的爆发。
“是小淑给我的,是她啦,我是无辜的!”小鸟求情道。“再说,刚才不是已经打过板子了吗?人家还很痛。。。”
“这么多的借口,只能让我认为,你迫切的需要接受教育。”
小鸟听完,眼泪都要出来了。她看看任大哥面无表情的脸,心里一阵恐慌。看来想逃过藤条是不太可能了。不过。。。任大哥刚才喝的那两口巴豆咖啡,不知道会不会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如果中间巴豆的药效发挥,那岂不是打不成了?
哈哈,小鸟忽然有点喜出望外。反正打不了几下,任大哥就会挂。还不如乖乖的把藤条拿来,也许任大哥看到这样的好表现,还会手下留情。小鸟盘算了一阵后,忽然态度180度大转变。
她细声细气地说:“都是我的错。我这就去取藤条。”
任大哥满意的点了一下头,看着小鸟弱小的背影,心里有些心疼。这事一定是小淑干的,小鸟虽然淘气,但还是很有分寸。对他下药这种行为,应该是小淑的作风。貌似他自己也被小淑暗算过N次,小鸟也因为小淑屡遭惩罚。但小鸟也不是什么乖孩子,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小鸟也是鬼主意泛滥!还是一个欠教育的丫头。惩罚她一点都不冤枉。任大哥想到这里不禁笑了一下,这丫头不正是因为这样,才如此可爱么?
小淑嘛,有人会好好教育她的。于是,任大哥笑着掏出手机,迅速的发了一条信息。内容如下:
“一日无主,后宫生乱。淑女造反,不得心安。”
刚发出之后,便立刻收到回复。任大哥还没来得及看,便见小鸟拿着藤条,乖乖的站在面前。任大哥将手机放置一边,伸手,小鸟便将藤条怯怯的递上。。。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10日10时24分20秒编辑过]

以下是引用 fyzhn 在 2008-8-11 7:44:00 的发言片段:
好乱啊 能不能搞得简单明了点啊
先谢谢fyzhn同学的意见,还有什么好的意见或建议,希望大家都能及时的告诉我~

人物关系是有点多,不过我不会再添加人物了,所以要辛苦大家先看人物介绍咯~

四

咻的一声,任大哥在空中挥了一下藤条,随即用那藤条指向床边。
小鸟虽然明白,只要一会儿,任大哥就即将往返与卧室与卫生间。但现在看样子,是无法再拖延下去了。藤条,究竟还是要挨的。她怕怕,于是慢慢地挪到床边,龟速的脱好裤裤,然后再龟速的趴好。能浪费一秒是一秒。
小鸟的PP上还留着板子打过的红色。任大哥挥了挥手中的藤条,小鸟顿时颤抖了一下。
咻——啪!不轻不重,力道刚刚好。但小鸟还是痛的小小呻吟了一声。接着,一下又一下,力度一点一点加大。小鸟从低声呻吟,慢慢转到啜泣,终于,她忍不住了,伸手去挡。
“怎么回事?想重来?”只听任大哥厉声道。
“不是。。。不是。。。好痛。。。”小鸟的声音里委屈的带着哭腔。
“不痛能教育的了你么?不许挡,再挡你试试!”任大哥的怒火忽然升起,这丫头居然敢用手挡,心里这么不服气,那就再来几下痛的让她记住。于是加了几分力,咻的连着抽了几下,鞭痕整齐的在小屁股上排列下来。小鸟的眼泪随着藤条的每一下不断流出,却再也不敢用手遮挡,只能徒劳的,在小小的范围里躲避。可那藤条就是准确地抽了下来。不知道是每一处都打在最痛的地方,还是打每一处都会如此剧痛。她无法辨认,只能在这样的痛里沉沦,越来越深。
忽然,藤条停下了。
任大哥忽然被一阵奇怪的感觉侵占。糟了,刚喝下去的巴豆奏效了。这丫头放了那么多巴豆,煮了这么高浓度的一杯巴豆咖啡。才喝了两口,这么短的时间,反映就这么强烈。要是把整杯喝下去,还不死在这丫头手里。任大哥无奈的看着乖乖趴在床边哭个不停的小鸟,心里的怒气却消了大半。真是让人又恨又心疼!
任大哥迅速的将藤条扔在床上,边跑边对趴在床边挨了一半打的小鸟大喊。
“不许动,回来收拾你!”然后迅速的冲进了卫生间。
这下可把小鸟给乐坏了。她也顾不得屁股上的痛,咯咯的竟笑出了声,而且笑得很大声。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
小鸟笑得过了头,不小心牵动了屁股上的伤,眼泪顿时流出。对了,现在她可以趁机揉一揉,反正任大哥看不到。哦哈哈哈!她后悔自己这么慢动作,早就应该揉一揉的。于是她把小手放在小屁股上。天哪,鞭痕居然可以摸得到,一棱棱的凸起。她小心的揉着,龇牙咧嘴。可一想到还在卫生间里的任大哥,就乐不可支的笑到快要吐血。
“坏丫头!居然敢背着我笑,还笑得那么大声。打轻了是不是?”任大哥的声音,遥远的从卫生间里传来。
小鸟却笑得更欢了。她确信,任大哥是没有能力再继续了。于是干脆爬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任大哥忽然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小鸟一惊,立刻乖乖趴回去。可惜还是被任大哥看到。
“我有没有说过你不许动?”任大哥心里其实也快要笑场了,但是他强忍住快要笑出来的冲动,硬是假装严肃的责问。
“有。。。有说过。”小鸟却被任大哥的声音吓到,大气不敢出,小声说道。
“加十下。趴好!”任大哥拿起藤条,指了指床。
小鸟心中一阵后悔。早知道任大哥还可以继续,就应该把藤条藏起来。对对,还有板子,最好是把所有能打屁股的工具都藏起来才好。她一阵郁闷,但无奈藤条现在在任大哥手里。她只能把小屁股翘好,重新奉上。
啪啪两下!不算重,但是打在旧的鞭痕上,依然疼痛万分。小鸟抓紧了床单,强忍着眼泪,只希望那巴豆的药效能忽然再来。
果然,任大哥只打了两下就打不下去了。他扔了藤条,迅速转身,跑向卫生间。。。
小鸟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不知道这到底是笑到不行的眼泪,还是因疼痛的而流出的眼泪。这一切现在都可以无视。因为任大哥再也没办法继续了。
“哈哈哈!”小鸟简直笑得翻了。
“坏丫头,都是你害的。等我好了,定把你打的下不了床!”任大哥自己也觉得好笑,无奈的对着外面乐不可支的小鸟发誓般的说道。
“任大哥,你还是现在出来打完吧。哈哈哈~”
“死丫头,得了便宜还卖乖!说这句话的时候多为你的小屁股想想吧。下次我就不能保证你这么好运了。”
“嘿嘿嘿~我不怕我不怕!”
。。。。。。
他们就这么一里一外的你一句我一句。刚才恐怖的挨打气氛瞬时化为乌有。。。

下期预告——
第三话 藤条一郎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11日23时4分53秒编辑过]

第三话 藤条一郎谁让他没学好七十二变,只学会了二变?so要么变睡神,要么变藤条一郎!

          一

今天是个好天气。小D照常来到学校上课。刚把车停好,就看见小淑垂头丧气的路过。连她都没看到,仿佛丢了魂似的。
“老大!”小D在小淑背后忽然大喊。
这一喊不要紧,只见小淑头也没回的忽然倒地,晕倒状。
小D心里当然明白小淑的伎俩,这装晕的演技要是换了别人,肯定被小淑骗倒了。可是小D是何等聪明的人!况且这招已经被小淑真真假假的用了N万次。
“骗你的。快起来!你老大不在。”小D笑着碰碰地上的小淑。
小淑偷偷睁开一只眼,迅速扫视了360度。然后咻的站起来。
“好啊,你骗我!你怎么这么坏呢!”小淑埋怨道。
“怎么了,你又犯事了,看你心虚那样。”小D瞥了小淑一眼,眼神犀利。
“小D~”小淑似乎看到了救星似的开始发嗲。
“别嗲了,看你这样就知道你要完蛋了。”
“小D,你这么聪明,快给我找一活路吧。你的好姐妹这次恐怕是真的要挂了。”小淑叹了口气,一脸愁云惨淡。然后就把巴豆咖啡的事,从头到尾的给小D讲了一遍。
“一晚上功夫,你还真是。。。我无语。我要是你老大,得连着打你一个月才解恨。”小D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小主的语气和表情,仿佛小淑的老大上身。
“啊!你故意这么说的吧,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简直就是老大?你是本人么?小D,难道你真的是老大上身?”小淑被小D的反应惊倒,凑到小D脸上仔细端详。。
“去!”小D轻轻推开小淑,顺手揽在身边道,“我能不去揭发你就不错了。你可别指望我帮你,我和你老大主张一致。遇到你这种情况,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拉小黑屋!”
“我真是交友不慎,你要是个被多好,我们还能切磋切磋如何逃过此劫。”
“别把我跟你放一块联想。你天生一副小被脸,看看这小被表情,”小D啧啧道,“估计这辈子都是被被了。你要是嫌你老大凶狠,你改跟我,我疼你。”
“你?要跟了你,我估计就彻底的没有活路了。”小淑语重心长地说道。忽然,远远的,走来一个身影,小淑不相信的拉拉小D。“小D你快看!那孩子不是你昨天捡的么?”
果然,那个小身影慢慢走近。竟然直接走到小D跟前。
“姐姐,我要去上课了。”那小东西嬉皮笑脸的对小D说道。
“乖!”小D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从小淑肩上游移到那小东西身上。轻轻的帮她整理衣服,每一个细节,从领尖到胸口的每一颗扣子,一直到下面的衣角,直至裙摆。“今天乖点,否则。。。”小D的声音与韵袅袅,不绝如缕。
那小东西听的一阵晕眩,眼睛里竟是崇拜和期望,或许还混杂着几分恐惧感。
“去吧!”小D轻轻拍拍小东西的屁股。
“恩。”小东西整个被融化了,感觉被小D施了魔法,依依不舍的离开。
一阵掌声响起。小D回眸一看,小淑在旁边拍手。
“你现在是不是特崇拜我,也想当我后宫。”小D的声音妖艳的荡漾开来。
“小D姐姐,看来你昨晚真是调教有方。说说呗,都干什么了?”小淑银铃般的声音在空中荡来荡去。荡的让人晕眩。
“不告你。”小D神秘一笑,“想知道就得做我后宫。”
“那我一定好好考虑考虑。”小淑开玩笑的说。
“不急,慢慢来。我后宫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小D邪念的样子让人心旷神怡。
那小东西肯定是被这样的小D给迷住了。确实,没几个小被抵挡的了这样的诱惑。其实让小淑最佩服的就是小D了。如此高贵的女王气质,又极善攻心。学业又是那么的一帆风顺。其实小D早就被剑桥录取,她是为了享受青春无悔,才留在高中。如此这般,谁能不为之屈服。。。
小淑和小D一路聊着进了教学大楼。
偶然间闪过一间教室,小淑忽然看到一个男生。整个趴在桌子上昏睡。啊?居然刚来就有人睡成这样的?只有在上课的时候,小淑才会有昏昏欲睡的感觉。完全不理解这人刚进教室就可以睡。睡神!居然还如此胆大的在门上贴了“免打扰!非礼勿视!”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谁啦,搞什么。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么个性的事情。
“小D,你看!”小淑不可思议的拉着小D说。
小D这才瞟了一眼,确实看到一个睡死男生的背影。她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很陌生。于是努力寻找记忆的痕迹,却怎么也翻不出来这人的档案。
“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小D喃喃的说。
“啊啊?你居然认识这睡神?”小淑惊呼。
“可能看错了。”小D不感兴趣的说,“就一睡神,有什么好看的。”
“天将降大任于我也!哈哈哈~”小淑笑得很夸张。
“你还真是欠揍,你老大的事这么快就忘了?竟然又想做坏事。”
“老大说不定不会知道呢?说不定我根本就不会挂呢?嘿嘿嘿~”小淑的恶搞灵魂再次被唤醒,刚才担心的事,全消失的一干二净。
“OK,你玩玩也好。看你惨遭毒手倒是蛮有意思的。我会很温柔的爱抚你的伤。。。”小D露出一个无比邪恶的表情。
“切,才不会类!你的美梦快点结束吧!就酱咯,一会儿见!”
又一次,小淑迅速的闪没了。
大概五分钟,她迅速的回到了刚才那间教室,只是手里多了两样东西——绳子和藤条。小淑一路上还担心那睡神是不是早就醒来走人了。没想到,他还在那里,还是同一个姿势。
小淑蹑手蹑脚的推门走进去。绕过课桌,来到那个人身边,仔细端详那个人的脸,迅速的在大脑里记下了所有的信息。“恩,这下化成灰我都能把你给认出来!”小淑做了一个超级大鬼脸,在心里暗暗的想。
迅速的,她用绳子把人和桌子绑在了一起,还把藤条插在了这人的背后,活脱脱一个刺客背剑的形象,只不过,剑换成了一根小藤条!背上还贴了一张纸,写着在下藤条一郎”。
忽然,她灵机一动,在一张条形的白纸上又写了藤条一郎四个字。然后把两头沾上胶带,绕睡神头上一周,贴好。
铛铛!大功告成!小淑看着自己的完美作品,笑得直不起腰来。这下大事不妙,惊动了那睡神。他抬起头来看到一脸的惊诧的小淑。
小淑转头就跑,完了,被那人看到。不过只有五秒,希望以后不要被认出来才好。。。
她飞快的跑回教室,刚坐稳,就看见小鸟从门口走进来。眼睛直接瞪着她。

以下是引用 任我行 在 2008-8-13 0:55:00 的发言片段:

哈哈,下面是小淑要挨打了!

这孩子“坏事”做得不少啊,早该打了!

任大哥,你是不是一直等着看小淑惨遭毒手呢~

二

“小淑~~~”小鸟咬牙切齿的说。
“哟,来报仇的这么快就到了。”小D在一旁看好戏的说。
小淑恨恨的看了小D一眼,真是的,这时候还煽风点火。
“小淑!你害惨我了,你知道昨天你走后发生了什么?”小鸟几乎是出离了愤怒。说完,便慢慢的坐下,左挪右挪的好不容易才坐好。
小D和小淑见状立刻明白了一切。
“任大哥打你了?皮带还是板子,用藤条了没?”小淑明明是想关心一下,可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她无比兴奋的想看小鸟的大戏。
“你还好意思问!”小鸟边摇边掐着小淑的脖子,小淑干脆就装歇菜,来了一个彻底的斗鸡眼加咬舌自尽状。
“是藤条吧。”小D在旁边不紧不慢的答道。
“你怎么知道?”小鸟忽然放了小淑,两个人居然一起问道。
“据说任大哥喜欢板子和藤条。小鸟,通常你挨了板子,第二天顶多是站起来的时候会比别人慢半拍。但挨了藤条的话,就是坐立不安了。你刚才坐下的时候用了那么半天,一定很痛吧?你站起来的时候会比坐下来更需要时间。”小D说着,拿起手中的铅笔,点了点听得一脸花痴的小鸟和小淑。
“这也能看出来!你真厉害。”小鸟赞道。
“确实确实。”小淑在旁边听得一脸的不可思议。
“但是小鸟,你昨天的藤条好像没挨够。”小D把身体向后一仰,靠着椅背。眼神似乎可以洞察一切,看上去像是有十足的把握。。。
“你这又是怎么知道的?”小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真的假的?还没挨够啊?”小淑简直是惊呼。
“是啊,确实没打完就结束了。”小鸟说的时候有些得意。
“小D,你也太神了,你怎么知道?”小淑问。
“要是真的都打完了,她早就没这心情跟你贫了。”小D得意一笑,确实,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之后小鸟便把昨天的事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从喝巴豆咖啡,到挨打途中任大哥的突发状况,直到最后藤条之事宣告结束。听得小D和小淑笑的东倒西歪,几乎就是狂欢了。小鸟也忘了某处的伤,笑得直流眼泪。就在这狂欢气氛最最高涨的时候。小鸟忽然一转话锋,对小淑说了一句让她乐极生悲的话——
“小淑,你老大好像也知道这件事了,我看到你老大发给任大哥的短信了!”
小淑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隐约的还能感到一丝惶恐。
“别吓她了,她都担惊受怕一晚上了。”小D不以为然地说。
“没有,我说的是真的。我还把短信转发到我手机上了,小淑你看。”
小淑立刻抢了手机,十六个字映入眼帘——
“勿需多日,即返后宫。淑女调教,势在必行。”
小淑的心跳,瞬时全没了!
“小淑?还好吧?”小鸟看到小淑面无表情的僵在那里,着实感到不安。
“挺好的。”小鸟还没说完,小淑便脱口而出。也对,这几乎是她的本能反应了。每次濒临绝望的时候,她都这样,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的说出口。这种举动,很是让人费解。只有小淑知道,这其实就是为了壮胆,硬装强大,而且还能造成众人无语的效果。只留她一人死扛,yes,死扛,这是必须的!
小淑深深的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此时传来了上课铃声。
今天的口语课要换新老师,还传说是个准海龟。据说是客串几个月还要回英国继续读书的留学生。有趣,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同学们都很期待。只是,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老师却迟迟不出现,这个时候也能耍大牌?OMG!刚好,小淑被刚才老大的短信雷的够呛,正在神游中。小D索性拿出电脑上网,至于小鸟,则专注于手机游戏里,无法自拔。。。
现在回到刚才的教室!那个睡神,那个“藤条一郎”现在无比郁闷的醒过来。在朦胧中,他看到了一张女生错愕的脸,然后转瞬即逝。他想要调整一下睡姿,结果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和课桌连为一体。。。
此时的他,依然处于半梦半醒状态。但大脑中的各种细胞却开始一点点活跃起来,理性的,机智的,聪明的,深沉的,幽默的,花痴的,H的,还有天然呆。。。

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他的大脑里出现了一系列的推理。首先,他想到的是自己活生生的被绑票了;接着他想到了绑票他的人是一个美女;紧接着,他还想到了绑匪的目的大概是为了劫色,所以不会灭口;然后,他推测出与绑匪谈判的的种种可能,最终确定了走智慧路线,以人格魅力压倒对方气势。。。然而,在他最终想到要逃跑的时候,这才仔细环顾了四周的一切,于是无比郁闷的回归了超级清醒的状态。忽然!一道智慧的光芒闪过!他心中豁然开朗——他 被 恶 搞 了 !
刚才那张女生的脸,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慢慢清晰,又慢慢清晰。他惊人的记忆力,让他完整而精确的想起了那个女生的所有细节。他发誓,即使这女生现在就变大妈,他也照样能把她认出来。
他动了动被绑的四肢,一阵诡异的笑容从脸上掠过。接着他忽然大笑!这女生可能太激动了,绑是绑了,但是居然忘了打结!?他很轻松的就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绳子,往旁边一扔。Oh,他回头一想,这东西也许有用。于是他捡起来收好。忽然看到地上遗落了一个hello kitty的书包挂饰,他顺手捡起来,看到里面镶嵌着一个女生的大头贴。这不正是绑架她的女生么,他又笑笑,一并收起。可见作案不够娴熟,太急于奔命,以至于留下这么多证据都不知道。他对于恶搞他的人,向来是很没有人性的。其实他这次回来,带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叫S,是剑桥国王学院的新生。才到学校几个月,他就返回国。如此匆匆来匆匆去,其实是为了恶搞一个人。是什么人让他穿越太平洋来恶搞?这是一个不能说出的秘密。
他撕下来头上的字条,看到“藤条一郎”四个字。于是顺手往背后一摸,竟然真的摸到一根藤条。他笑着摇摇头,放进包里。现在绳子有了,藤条也有了。只差抓到那个女生好好教育一下。现在他可是老师,对学生进行必要的教导都是权利之内的。他极其得意的想。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神情。是啊,那个他专程回来恶搞的人,现在也是他的学生了。那就是说,他可以为所欲为的进行恶搞计划了。职业便利,他可以慢慢来,慢慢教育,来日方长。
他整理好衣装,走出了那间教室。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终于还是自我膨胀,自我陶醉,自我爆发了。百密一疏真能害死人,他竟然忘了他背后还贴着一张字条——“在下藤条一郎”。。。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17日9时20分29秒编辑过]

三

正在同学们都几乎认为新老师不会出现的时候。教室的门开了。
一个帅哥的身影闪了进来,教室里顿时安静。可是才安静不到一秒,就听到了 小D和小淑夸张的惊呼“是他!”,之后二人不可思议的对望。再之后,两人同时瞟到了旁边的小鸟,她在纸上没完没了地写写画画,只见她写道:帅哥,帅哥,帅哥。。。小D和小淑一脸无语的表情,然后同时把目光投到刚进来的人身上。
那人显然一眼就看到了惊呼的小D。他心里窃喜,却按兵不动,眼光挪移至小淑。更加窃喜,刚恶搞完就这么神速的落网,真是RP之神!他心里暗地的觉得好玩,看来,回来果然是对的,他现在深信不疑,脸上却没有一丝痕迹。他将背包放置讲台,地道的伦敦音脱口而出——
“I’m honored, to share this time with all of you. Still,I’m here with this glorious mission and dream, to guide you and to make sure that you all can progress in the direction for the general good. And that will be my sweetest expectation. My promise will be a promise, and I’ll be with you every step of the way. However, what I require are very little. I never mind full attendance, full marks and full brilliant performance in class. Only I require is your improvement. So if and when, I can’t see any of you making progress little by little, day by day, I’m sure there’ll be consequences, that is to say, you’ve got a price to pay. Whatsoever, I will be your friend my dear students. A friend of you indeed,and of course, in need. ”(我很荣幸,能和大家一起分享这段时光。但与此同时,我也带来了光荣的使命和梦想。引导你们,并确定你们能够向好的方向发展,是我最美好的期待。我将与各位同行,我将信守承诺。但我的要求的却并不多。我不要求全勤,不要求满分,不要求出色表现。唯一的要求就是各位能够有所进步。所以如果,你们无法让我看到各位每一天的进步,我将再次承诺,你们将为此承担后果,你们将付出必须的代价。无论如何,亲爱的同学们,我会是你们的朋友。一个你们需要的,真正的朋友。)
他说完笑笑,很有礼貌的看着教室里每一张可爱面孔呈现出的无比震惊状。一片窃窃私语声。他是中国人么?大家怀疑的相互谈论着。
小淑和小鸟霎时流露出看到偶像般的表情,气势全无。只有小D,镇定安坐,眼光深邃。她颇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位新老师。“他怎么还那样,居然还想玩阴的,跑来学校当我的老师?”小D心想,“看来他是早有预谋,三叔,临别数月,希望你功力大增,这回开场气势还蛮好,不过要好好保持住哦~”小D眉眼清澈,投给上面的人一个同情+理解+无辜的眼神。然后忽然调整姿态,一串美妙的英文,像珍珠般散落玉盘。
“I suppose that you might get lost. Never ever had an election for UK prim minister happened in this place, besides, you’re not a candidate any more. Your delivered speech is just so ridiculous.”(你迷路了吧?这里从来没有什么首相竞选的事,况且你从来也不是什么候选人。你刚才的演讲真是莫名奇妙。)
小D的英文动听的从口中流出。虽然是攻击的话,却让人无比的享受,让听的人忘却所有,迷失在这样美妙的语音里。。。小淑和小鸟这下忽然反应过来,对哦,怎么可以这样就没有了立场,不可以被帅哥利用!于是二人回归小D旗下,脸上的表情也随即转为BS样。
“Your name!”小淑紧接着立刻质问。
那人刚要开口回应小D,却让小淑抢了先。“睡神呐睡神,刚才我是一时花痴,你才能如此幸运,不过现在可那么好运了。就不给你回应的机会,偏偏让你有话说不出,即使你再善辨论,也只能忍了!哦哈哈!”小淑心里乐到不行,感觉好好玩。
“My name, well…”那人听到小淑的挑衅,并没有生气,只是很绅士的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大“S”。他自认为表现佳,涵养佳,字体佳,可当他一转身,却听到了身后同学们一片狂笑,爆发的,无法抑制的狂笑声。
他有点诧异,但并不怀疑自己刚才的判断。只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哈哈,你原来叫藤条一郎!”因为太太好笑了,小鸟想都没想就大声说了出来,这下可好,反而制造出更加爆笑的现场效果。
“原来是怪叔叔!怪叔叔!”小淑笑得前伏后仰。
S向身后动了动,果然摸到了一张大纸。他迅速撕了下来,定睛一看:在下藤条一郎!他似乎一点都没有生气,而是,很自然的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
“看来我和高一A班的同学们缘分匪浅。刚才在某个地方,不巧捡到了这个东西。” 说完,他便拿着那个hello kitty的书包挂饰,在手里晃了晃。“是谁的?”
这东西明显是小淑的。全班人都知道小淑的猫咪控,而那个挂饰,是小淑随身物品,大家自然一看就明白。小淑心里一阵纠结,这个挂饰一定是在案发现场遗落的,被这个怪叔叔捡去做了证据。里面还嵌着大头贴,想不承认都不行。
于是她迅速的在纸上画了一个巨大的“SOS”推到小D面前,在纸的右下角,还画了一张小可怜的表情,然后目不转睛又无助的看着小D。“真是能惹祸!”小D心里一阵愤怒,又一阵无奈,此起彼伏。此时忽然有想要把小淑拉过来现场SP的冲动。
这时S又说话了:“是谁的,自己来领。而且,我还有特别的奖赏。”他说话阴阴的,是人听了都明白,所谓的奖赏不是什么好事。说罢,他便将那藤条从包里抽出,拿在手里把玩,又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咻咻的挥了两下。“长短刚好,挺顺手。”S一字一字的说,听得小淑毛骨悚然,回过头来,焦急的看着小D。
“是我的!”小D在座位上不紧不慢的说,“但是”,她停了一拍,特别空足了时间提升悬念。“你是怎么得到的?”小D迷死人的眼光从远处直射在S身上,S骤然的一惊,着实有被电到,竟一时无语。此时,S状况是:前有美女相逼,后有难言之隐,左右皆是看大戏的。
铃铃铃!忽然,下课铃声响起,这么精彩的时刻居然被铃声打断,可惜。小D摇摇头。S忽然回神,他离开小D的目光,低头将东西收好,一边对小D说到,“你,跟我来办公室。”
在众目睽睽之下,S走出了教室。

下期预告——
第四话 当狮子遇到羊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27日0时28分27秒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