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们都惊呆了——那些年我受过的附加刑 || 1687字

(声明:此文回忆的附加刑并不是SM,它们只是让纯正的spank更富激情)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spank,它是内心最隐秘的激情。冯唐易老,时光如梭,不经意间,青春渐逝。日记终将尘封,不变的是记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那些年,网路还没有今番如此热络,很多花样都是个体自创,无法彼此分享,相信大家也有很多独门乐趣。
在主刑方面,什么板子、棍棒、皮带、塑料跳绳、擀面杖……除了当时还不知道的藤条、热熔胶、数据线等新鲜玩意,和可望不可即的新加坡鞭刑,基本样样都给小PP尝过了。个人感觉,还是板子和擀面杖最有杀伤力,尤其是擀面杖,几十下就可以让PP肿得摸不得,真遗憾没有藤条啊,要是在擀面杖收拾得几近崩溃的PP上再招呼50藤条,哇想一下也会流出口水。
传统的主刑似乎总不能让我尽兴,于是有了“刑上加刑”。最早的办法是主刑在第二天的叠加,也就是把前一天已经打肿的PP再过堂一遍。这种痛楚是第一天根本得不到的,力道足够的话几下就会崩溃。我想这是一种刑讯逼供的好方法。
除了击打,我也探索别的让PP痛不欲生的方式,于是,一个个附加刑被创造出来:
第一种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针刺。优点:毫无声音,而且可以刺很多针,好像对身体也没什么伤害。缺点:刺痛感实际上并不是像《还珠格格》里那么夸张的一种疼痛,它的疼痛等级甚至低得超乎想象。
第二大类是用高温东东烫PP。
我试过几种:1、坐暖气——一种懒人刑罚。效果虽然谈不上多疼,但比想象的要好。尤其是随着时间增加,真的受不鸟啊
试一次你的极限值,比如五分钟,然后给一顿坐十分钟的惩罚。尤其是对于已经打肿的PP,真是不错的附加刑,有时几乎就要烫出水泡。受过此刑PP暂时会有一道微凸的红印,且温度极高,此时不宜穿裤子。如果刑后再重新施以重板或擀面杖,然后再坐暖气,再打,再坐,如此反复几次,料想可征服一切顽皮贝贝。
2、灯烤。灯选用发热效果比较好的灯。最怀念的是一种类似可移动“浴霸”的东东,灯丝从无色变为红色后,简直可以把直接接触的纸张点燃。我用这灯在20厘米的距离烤PP,只要几分钟,就会觉得自己像烤乳猪一样几乎要流出油来。烤PP的刺痛感比针扎强烈100倍!而且是大面积的!行此刑注意事项:防火。
3、烫玻璃球。人人都知道肛门的柔弱和敏感,处罚肛门似乎是spank附加刑的应有之义。而我早期的肛门附加刑来得那么强烈,竟然直奔最高级疼痛。玻璃球80后都不陌生吧,相信90后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没错,就是这小小的玻璃球(但最好要选大一点的哦),经过燃气灶半分钟到一分钟加热,就变成了肛门杀手。这时玻璃球已经不能用手直接拿,而要用卫生纸折叠几层拿起来,看上去就像里面包了个巧克力球(隔着纸也无法拿球,太烫,只能拿纸尾)。此时的PP已经被双手扒开,露出可怜的、颤抖的肛门,空气的凉意对于它是短暂的喘息,而当烫球离它还有好几厘米的时候,火热的、逼人的气势已经让心跳加快一倍以上。“呲~~~”,并没有影视剧中的白烟升起,但已经足够!PP被刚才扒开它的双手又紧紧地摁在一起,完全包裹住烫球,温度毫无浪费。这个附加刑往往使我瞬间达到高潮并崩溃。尤其是在一顿几近皮开肉绽的主刑过后,还有什么能把体验推向云霄?烫玻璃球——你值得拥有。行此刑注意事项:①防火,②刑后迅速给肛门冰敷以防烫伤。
第三类是插肛刑罚。小时候我也不知道肛门是可以用东东插入的,直到有一次看电视说某国警察虐待黑人用马桶搋子插入人家肛门。于是,试管、鱼缸里的加热棒都成了试验道具。当然,这些都没有哥哥的肛栓专业。如今的肛栓琳琅满目,有的质地可以冰冻和加热。插着肛栓打屁屁和打空着的PP是完全不同的。插着肛栓的PP是无法完全收紧的,相信你知道收紧和张开的PP在挨揍时简直就是两种东东。而每次被打一下后不由自主的收缩对肛门的刺激真叫人欲罢不能。当然,如果肛栓的尺寸达到你的极限甚至更大一号,简直爽呆了……我后来已经难以适应空着PP挨揍。
插肛栓注意事项:先灌肠。还在用针管或球式灌肠器?别老土了。移动花洒把头拧下来就是天然高效灌肠神器,效率之高令人瞠目。记住,spank爱好者的灌肠是为了插肛栓,因此只是一顿暴打的前戏,而不像SM以此为目的。
插肛刑罚的登峰造极之作——姜罚。感谢小贝家园,在这里我学到了如此刺激的附加刑。姜罚是烫刑和入肛刑的结合,无毒环保安全可靠疼痛度还高。小小的生姜,到底有多刺激?玩过烫玻璃球的我可以告诉你,几乎和那一样刺激,而且时间持久,还不会烫伤。小贝家园里有一篇详细介绍姜罚的文章,所以具体操作我就不多说了。需要注意的是,姜罚如要达到最佳效果,之前应灌肠。不要小看肠壁小小的积粪,它会使那如此美妙的感受直接打五折。此外,我想说,姜罚往往如此强烈,以至于喧宾夺主。如果不想让它干扰主刑的光芒,行主刑时可以仅用肛栓,而在主刑完毕后再插姜。
姜,我爱你!
买姜去了……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