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教大楼雪儿妹妹的刑罚 || 2244字

在一间小房间里,门口挂了“李真真”的名字,房内传来非常大的哭喊求饶以及拍打的声音…

“你老实的给我趴着!!这样子的结果自己造成的就自己承受!”

“姊姊…真真姊姊……求…求你了…我受不了的…对不起我错了…”

无论怎么求饶,拿着木板子的手依然狠狠的挥打在已经红肿的屁股上。

〝啪啪…″

“啊!~~…呜呜呜…哇…”

“真真,我来处理吧。”突然门被打开,进来一位带着黑框眼镜,身材高挑纤细的短发女子,她温柔眼神又带点疼惜的感觉说道。"

“雪儿,你是太闲没事做了是吧?也好啦!再打下去我手都酸了!这孩子根本没救…”;

“你休息一下吧,辛苦你了。”雪儿对真真说完,并走到那名非常狼狈的受罚者前帮他穿上裤子,带着他到另外一个房间去。

还是无法停止哭泣,由于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谁,是不是又有更可怕的责罚会来到自己身上,他不断的深呼吸深呼吸,试图想止住眼泪,剩下无法控制的啜泣声…

雪儿坐在一张沙发上优雅的翘了腿,看着不停发抖的他叹了一口气…

“过来吧…”

’

他害怕,脚步缓慢的像是绑了石头一样沉重,止不住的啜泣声显得他非常的可怜。

“孩子,看我…”雪儿语气温柔,不过对方因为恐惧还是没办法平稳一些。

他慢慢的将视线与坐在沙发上的姊姊对上,却还是一直啜泣…

“你叫什么名字?”

“古…古烈…”

“今年几岁呢?”,

“十…十八…”"

“趴上来我腿上。”

语毕,雪儿移动了她的双腿,将大腿并拢,右手亲拍了拍自己的腿意识他趴上来。

他的恐惧又逐渐增加了,房间的四周虽然空旷没有什么东西,一张书桌一张沙发以及一张单人床以外,让人害怕的还是那个他见过的刑罚台和旁边一个橱子上吊满所有不同的板子、藤条、戒尺…等。当然用途就是打在自己的屁股上…然而雪儿的这句话和要他做的姿势实在是熟悉在不过,是不是有更可怕令他无法招架的痛又要……

“趴上来。”雪儿拉了他的手,将他带入自己的腿上,纤细白嫩的双手拉下他的裤子,古烈咬紧牙根,双掌紧握拳头准备好迎接好雪儿要对他做的一顿打。

“肿成这样子…”

当物体划过空气触碰到红肿不堪的屁股上时不是一阵剧痛,而是柔软亲抚……

雪儿亲亲揉着他的屁股,问:“你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被真真姊打成这样?”

“我本来被送来这里就是因为我成绩不好,家人认为我不爱念书,真真姊姊就设了标准,只要我考低于她的标准,少一分就是20下…标准是80分,我考了15分…姊姊气坏了,所以我今天该挨1300个板子…”

“1300板子?那你挨了几下了呢?”

“刚刚在姊姊您进来时候,我挨了第50个板子…”

“才50个板子你就肿成这样了,1300挨完你屁股不就破了吗?…”

雪儿说完拿了一罐创伤药,涂在古烈的屁股上并帮他揉揉…

“我常看你进来这栋大楼,几乎每天都到真真姊姊的房间报到,出来时候轻者就是挨着屁股走出去,重者就像现在这样狼狈的不成人形…我觉得你需要找到正确的方法来解决你成绩的问题,如果只是一直打你,你永远都不知道怎么进步…”

古烈深觉非常的温暖,双眼一热,泪水又流了下来,从小就单亲的他只跟妈妈两人相依为命,妈妈为了养家必须辛劳的工作,家中一个没有长进的儿子也无力管教,所以托付镇上的管教大楼来教教自己的儿子。其实古烈真的很想求进步,但是无论如何数学就是一直不好,每次受到挨打都是数学成绩让他挨了无数的板子,古烈很乖也很懂事,很懊恼自己成绩不如人,今天雪儿姊姊如此温柔的对待他,使他感到非常的温馨…

“你把考卷拿给我还有课本,我重新教你一次,两个小时让你在写一次卷子,答对了一题就少挨20下,认真学习,有遇到不懂的问题就要提出来,我打人也可是很不客气的哦!”

擦完药后雪儿对古烈说,并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在古烈旁边,让古烈趴在沙发上以免屁股肿痛坐到又会疼…

在雪而耐心的一题一题教了一遍以后,古烈非常认真的在写考卷,但是在答题结果虽然会了一些,不过还是有挨打的份…

“其实你是可以读书的,对吧?”雪儿给了古烈一抹微笑。

“打你不是因为一定要给你苦头吃,是要提醒你自己还可以更努力去做到你能做到的事情。”

“我知道了…”

“算过自己该挨几下了吗?..”

“本来该打1300下…我会了25题…所以少打500下…真真姊姊打了我50下…所以我总共该挨750下…”

古烈说完深呼吸了一口气,心里又是沉重。

“你去那个橱子拿12号的板子过来,然后趴到刑台上。”

听到了这个命令,古烈走到了刑台旁的橱子前,拿了12号的小木板子,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屁股开始在哀嚎了,虽然这个板子没有真真姊姊的大板子厚实又大,但是手中的小木板也有它的重量和威力…而且自己的屁股已经肿到不堪,不知道这750下打完他还承不承受的了…

“给你,12号的板子。”递上刑具的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

雪儿按了颗按钮将刑台调整成山峰形,倒"V"的样子。

古烈勇敢的趴了上去,自己自动自发的将裤子退到了脚踝边,露出已经红透的肿屁股完全翘高在山峰形的尖端上,头部与手朝下。

“我不打算绑你的手跟脚,我知道你会老实的挨打。原本该打你750下因为你非常乖又努力的学习所以我打算少打你500下,剩下的250下慢慢的挨完它,可以吗?我希望打完你这顿以后就别在有机会挨到这么多的打了…”

“我知道了,谢谢姊姊。”

“等等挨了几下就大声的数出来吧!我很健忘的…数错了要重打喔!”

古烈点点头,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

扎实的声响其实雪儿的力道并没有使的很大,不过还是会痛的…

〝啪″

〝2…″

〝啪!啪!啪!啪!啪!啪!…″

〝3.4.5.6.7…″

古烈忍着痛,屁股轻扭了一下,但是手紧紧抓着铁杆子,他不敢乱挣脱不敢乱挡,老实的挨着每一板…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43.44.45.46.47.48.49…″

屁股越来越红越来越肿,古烈咬紧着牙紧闭着双眼,拱着身体在承受每一下打…

〝啪!″

〝50…″-

突然雪儿的板子停了下来,她放下了板子,用手掌拍打了他的屁股…

A古烈停顿了一下觉得很奇怪,这时雪儿的手依然没有停下来,不过比起板子的力道少了很多,当然疼痛感更是大幅减少…

“继续数哦!不然要重打了…”

可能了解了雪儿不是真的要打痛他给他教训,而是希望他能够成长,忍不住眼眶的泪水,古烈掉下了眼泪,口中数着自己挨打的数字,心里其实非常感动非常温暖…

挨完整整250下,雪儿又拿了创伤药帮古烈揉揉,轻微发紫的屁股顿时才有得到缓缓的机会…

“姊姊…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以后我还可以再来找你吗?”

闻言雪儿笑了,“叫我雪儿姊吧!还有啊你这么喜欢挨打吗?还想来找我?”.

“我…一定还会做错事、考不好…我希望是姊姊能调教我…”他羞红了脸说。

“呵呵…我哦!可是很凶的欸!如果你不听话我也会像真真姊那样毒打你的…”

“可是你比较漂亮啊!”古烈调皮的吐了舌头。

“又讨打了吗?”〝啪″

一个巴掌响亮的赏给上在享受揉抚的红屁股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