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塔解下加布里腰间的腰带 || 2806字

玛丽塔解下加布里腰间的腰带,帮他把皮裤脱掉,加布里的阴茎立时挺立在她面前。玛丽塔顿感窒息,小腹翻滚起热浪。自从第一次在市集上见它,她就一直在想像着它进入她体内的感觉……。 “的确是个非同凡响的器官,”卡西姆说。“玛丽塔,现在你可以离远些了,这宝贝不是给你的,只有当你绝对驯服了以后,你才会得到你应得的奖赏,现在你只有看着的份。如果你讨得了我的欢心,我也许会让你分得一羹。过来侍候我,帮我脱下衣服,取出我的阴茎。”

卡西姆松开手,一个东西掉在地上,正是奴隶给他取过来的那个皮制的生殖器,上面还附有一个三角形状的把。加布里的脸上出现了领悟的神情,嘴巴倔强地抿成一条线。

玛丽塔知道卡西姆是不会放过她的,但具体是什么方式,她不得而知。她满怀遗憾地离开加布里,临走还抛给他一个匆匆的微笑,这才走到卡西姆伸开的脚中间,给他脱去长袍,脱下靴子,解开腰带,再脱下皮裤。当她开始解他上衣的扣子时,卡西姆命令她住手。

“够了。站到我身后去。玛丽塔,你可以做我的靠背。”

她照做了。卡西姆坐到桌子边,斜靠着玛丽塔。他支起双膝,小腿放在矮桌上,然后分开双膝,生殖器正好挺立出来,直冲着加布里。

玛丽塔看到加布里的脸上出现一种渴求的神色,她的心绷紧了。她不知道她更妒忌谁,是卡西姆还是加布里。她用尽全力在支撑着卡西姆的身子,从上看下去,她能看到卡西姆宽阔的肩膀和胸膛,肌肉发达的腹部,以及同样健壮的双腿。他有着粗黑的体毛,遮住了他的下身。

卡西姆的姿式有点类似她一贯摆的那种顺从的姿式,那一刻似乎主人和奴仆的角包给弄颠倒了,可卡西姆无论外表怎么像个奴隶,他举手投足间又时时现出主人的威严。他的手平放在桌子上,手背的肌肉偶尔一动,泄露出他的紧张。

玛丽塔顾不上屋子里的其它人了。他们三个头顶上的灯光很亮,而屋子里其它客人好像处于阴影里,不时可以听到一两声咕哝和呻吟。不难想像,他们也各自在寻欢作乐吧。

玛丽塔按卡西姆的吩咐,两手撑着他的腋窝,支持起他的重量。他的头往后仰着,靠在她的肩膀上,这时玛丽塔才意识到他们之间是何等亲密的一种关系,这让她有点受宠若惊。她从来未曾和他靠得这么近。她被他的手指摸过,被他的手掌掴过,被他涂过油,被他栓在链子上,可这些,都只是局部的肌肤相亲。而直到现在,抱着他整个身躯,她终于惊奇的发现,自己对他竟怀有如此强烈的感情。不久前她还以为她永远不会对卡西姆怀有柔情,而现在她知道大错特错了,一股强烈的感情朝她袭来,把她打得晕头转向,措手不及,快要成烟成灰了。她不禁颤栗起来。这太轰轰烈烈了。

卡西姆黑色的头发抵在玛丽塔身上,毛茸茸的,散发出一种龙涎香的味道。

她的脸颊贴着他的,他的下巴上有新长出的短短的胡子。玛丽塔冲动地去吻他的额头,他一震,玛丽塔忍不住胜利地笑起来。

卡西姆猛起扬起头。“加布里,爬到这儿来,过来取悦我,”他命令道。

他的嗓音里有一种很特别的东西,玛丽塔深知这是为了什么。

加布里四肢着地,高高撅着屁股爬过来,长长的亚麻色的头发拖到了地上。 来到卡西姆跟前,他跪着,结实的手滑向卡西姆的小腿肚,用力压着按摩着。卡西姆一激动,阴茎猛地挺立起来。

加布里一只手握住了他的阴囊,另外一只手抓住他的阴茎反复摩挲,不断地刺激它,直至一滴精液冒了出来。

加布里依然跪着,直立起身子,头倾向卡西姆的小腹开始吮吸他的阴茎……

。

卡西姆的髀股开始动了,他紧闭着眼睛,嘴巴张开了,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他的呻吟是如此痛苦,又是如此快活,使得一边的玛丽塔听得心痒痒的。

她知道卡西姆的感受,眼看着他长长的手指时而握紧时而松开,在这种情欲的享受和挣扎中,他显得更漂亮了。她只是希望不是在这种情形这种场合之下见到他这个样子。

加布里的手抱着卡西姆的屁股,这时忽然用力一扯,手指直插进中间去。

卡西姆呻吟得更大声了,试图想躲开,可是加布里紧紧地抓着他,嘴上咬得更用力了。

“停下……”卡西姆的手握成了拳头,大声喊道。

可这时已经太晚,他的头拚命往后仰,颈上青筋毕露,一阵痉挛。

玛丽塔再也支持不住了,身子倾向前,死死抵住卡西姆的脑袋。他的脸已经扭曲了,整个身子达到了高潮。她的唇吻上他的嘴巴,舌头试探性地卷起他的唇,不一会卡西姆就强烈地反应起她来,深深地吻她,长久不肯松开。玛丽塔立时如坠云里,快乐得想要飞。卡西姆举起手搂住了她的脖颈。

忽然,如布里在手上吐了口唾液,在自己的阴茎上抹了抹,看来是很有预谋地,直插入卡西姆紧张的屁股中间。卡西姆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加布里已经占有了他。加布里向前一冲,发出一种快乐的,胜利的呻吟。

“看……现在……奴隶变成了主人,”加布里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卡西姆往后一震,想借此反弹起来。玛丽塔十分艰难地撑着他,卡西姆试试不成功,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叹。玛丽塔还沉浸在刚才的欢乐之中,这样的变故让她不知所措,她睁眼看下去,发现加布里狠狠地抵着卡西姆的屁股,这让她顿时又惊又怕。

加布里的脸绷得紧紧的。

“你怎么敢……?”卡西姆大声叫喊起来,脸上的怒气越来越重。

舍利达在旁边看着,这时发出一声惊叹,冲过来想把这个造反的奴隶拖开。

卡西姆咬紧了牙关。

“不,放开他!”

加布里胜利地扬声一笑。他轻柔地说话了,轻得几乎只有卡西姆和玛丽塔才能听见。“喜欢吗?你?有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你?还要不要来尝尝这个?”

他迅速地抓住卡西姆的小腿,把它放在他的肩膀上,并用力按住卡西姆的肚子,以免他扭动。卡西姆开始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玛丽塔使出吃奶的力量支撑着这异常的重量,卡西姆一次又一次往后仰,她一次又一次地把他顶向前,看上去似乎是他很喜欢加布里的这种动作,忍不住地要凑上前去一次又一次地好好品尝。

卡西姆的生殖器还是在直直地挺着。他已经羞得满脸通红了。他很强壮。

可是还不足以把身上的加布里摔开。尽管他的脸烧得发红,他的眼里却有一种喜悦的,兴奋的光彩。他的精液不断地射出来,落在他和加布里的小腹之间。

最后,加布里大叫一声,放开了他。他手撑在地上,俯身看着卡西姆,喘着大口的粗气。他的额头上渗出一滴滴的汗珠。他似乎又恢复了服贴的样子,把头靠在卡西姆的肚子上歇了一会,等他抬起脸来,颊上已留下了衣结的印痕。他用一双清澈的灰眼睛看着卡西姆。

“顺从和受摆布是不是另一番滋味?亲爱的主人?”他低声说。

卡西姆一把抓住加布里的长头发,把他拽到跟前,狠狠地吻了下去。加布里竭力挣扎,等到好容易挣脱了,他的下唇已经有一抹血迹。

“为了这‘别种风味’你将受到惩罚,”卡西姆冷冰冰地说,“到时候我一定到场看你的英姿。”

舍利达走过来拽着加布里走开,客人们还处于震惊之中。玛丽塔扶起卡西姆,给他披上长袍,悄然退后。在加布里出其不意的攻击下,卡西姆已经有点失魂落魄了,根本忘了他们之间还有那一刹温存。她失望的痛苦真是无以名状。她的嘴唇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那个炙烈的吻,她恨死加布里了,恨他从身边抢走了卡西姆。

可当她看到舍利达暴怒的样子,她把自己的烦恼都抛得一干二净了。舍利达嘴唇发白,脸色发青,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几乎要失去控制了。他朝跪在地上摆成顺从姿式的加布里狠狠唾了一口。

“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如此报答我!你是个杂种,你……你你你这毒蛇!

我要饿你一星期……。”

加布里的的头低着,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也毫不辩解。玛丽塔在那一刻忽然对加布里又敬又畏,她多希望自己也有那种勇气来反抗啊。

“我……我简直无地自容,亲爱的朋友,”舍利达转过脸,对着卡西姆结结巴巴的说,“这个奴隶竟在你的地盘上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哦,我都羞得见不得人了。这是对你的,也是对我的尊严的冒犯,我一定设法补救这个局面。我们一直是朋友,生意伙伴,一直如此。我应该怎么做,才能消除我们之间的不愉快呢?”

卡西姆慢慢踱到加布里身边,低头看看他。屋子一时沉寂下来了,人人都屏住呼吸。卡西姆脸上浮起一丝疲惫的笑意。

“你可以把这个奴隶卖给我,”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