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罚咨询公司 || 3091字

现代社会节奏快,压力大,很多人都想缓解一下生活的压力或者释放下内心的一些负面情绪,在这个大环境下,心理咨询行业的发展势头迅猛。

我有朋友在做这行,利润很大,不需要什么本钱嘛,我也动了心,我想,剑走偏锋,不做心理咨询,如果像新加坡那样保留体罚教育人的方式效果也很好啊。

我新加坡的朋友给我介绍说现在新加坡治安很好,因为小偷很惧怕体罚。我于是下决心,准备开个体罚咨询公司,为什么要带上咨询两个字呢,因为体罚在我们国家还拿不上台面,所以对未来潜在的客户至少要有个咨询解释的缓冲环节,所以我的公司叫体罚咨询公司,反正本钱也不多,租个房子,几台电脑,网上咨询,找客户就可以了,说干就干。

时间过的很快,我的公司到今天已经成立个多月了,招了四个女员工,做咨询的,女孩比男孩有着先天的亲和力,心也细。面试的时候我都和他们将好了,当然,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说通她们,这行业毕竟是新兴行业,我告诉她们的任务就是在网上找客户重复我对她们说的话,说服客户参加我们的体罚释放压力活动,个人,企业,团体都可以来。同时我也向她们介绍了公司严厉的管理制度,那就是体罚,打屁股。我开的工资难以让她们拒绝,所以她们是比较稳定的员工。

吴菲是我招聘来的第一个员工,25岁,本科毕业,做事本分,头脑也算灵活,做事很少出错,是来的时间最长的,但是还没被体罚过的员工。

杨艳是随后来的,才22岁,但是已经有了几年的工作经验不了,虽然没上过大学,但是头脑灵活,做事很有能力,也许是年龄小的原因,说话比较直,和同事关系比较紧张,来公司两个月了,因为团结的原因受过一次中度惩戒

孟琳琳,上个月才来,28岁,结婚了,当初面试的时候觉得不行,但是能力算是这里面最强的了,并且结婚了就比较稳定了,是我有心要重点培养的人才。当然对她的要求也比其他人严格,上周因为迟到,接受了本公司的重度惩戒

柳玉,前天才来,25岁,是这里面最漂亮的一个,专科毕业,她反道是对我的公司最认可的一个,但是这两天来看,她也是最马虎的一个。

我,29岁,是本公司老板,就我一个男人,每天在这些女孩中间转,一出去朋友都笑话我,说我像贾宝玉,我只是一笑了之,我的观点是,结果最重要。

今天是周一,每周的例会时间又到了,她们四个紧张的站在我的办公桌前,柳玉是最爱打扮的,今天穿了件粉色的连衣裙,肉色的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就她头最低,因 为她知道上周的错误是不可饶恕的,她旁边的孟琳琳眉头紧缩,她很有集体荣誉感,很有责任感,我也有心让她当个督导,来帮我监督下这些女孩,我私下曾多次和她交流,她也没拒绝,其实其他人也知道,只不过就是个早晚宣布的问题。孟琳琳上身穿着休闲T恤,下身一件蓝色牛仔裙,脚上穿着粉红色的高跟鞋。我严肃的说,都总结下吧,谁先说啊,柳玉把头埋的更低了,双手拉扯着裙边。杨艳看着天花板,吴菲手里拿着笔记本和笔目视前方。。。

半天没人说话,最后还是孟琳琳向前一步,大声说,经理,上周我这里有一个客户本来说这周来签约的,但是我下楼去拿快递,回来的时候客户说我摆架子,半天不理她,我再解释但是已经晚了。。。

她看到我听完后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小声的说,因为我的原因,给公司造成了潜在的损失,我愿意接受公司的惩戒,于是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出写有自己名字的惩戒板,来到我面前,然后说,按照公司规定,请给予孟琳琳中度惩戒40板。说完,双手把板子举过头顶,看着我。

这个时候,只听身后的杨艳冷笑了一声,说,琳琳姐,按照规定确实是中度惩戒。但是你是下去拿私人快递的时候犯错误的,按照公司最后一条该是什么惩戒呢,琳琳姐一向是公司最严禁的员工,不会这么健忘吧。。。

我不动声色的观察这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突然想到杨艳这小丫头真的是很能记仇啊,就是因为上次孟琳琳告发她,她被中度惩戒后原来在这里等着孟琳琳呢哦,我本想阻止,但转念一想,也好,也正好趁这个机会来考验下孟琳琳,看她是不是一个能包容同事,能承担责任的人,我也好对她做出最后的判断。

只见孟琳琳朝着杨艳微笑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不一会,手中的板子换成了拇指粗的藤条,旁边的柳玉惊讶的张大了嘴,这也难怪,她当然没看到过藤条,因为上次孟琳琳被藤条惩戒的时候她还没来呢。

我现在没时间例会这个马虎妹的表情,这个时候吴菲求情道经理,孟琳姐平时工作也很努力,这次可不可以降个级别,改成中度惩戒呢,孟琳琳接着

说,不必了,是我的错误就应该由我来承担,请经理按公司规定给予孟琳琳最严厉的惩戒,我从心里已经很佩服这个女人了,但是为了继续考验他,面无表情的我冷冷的说了句“准备”

孟琳琳从容的走到惩戒桌前,柳玉把惩戒桌前的反省镜对正,孟琳琳看到镜中的自己,知道可怕的惩戒要开始了,“孟琳姐,还不快趴下”, 幸灾乐祸的杨艳软中带硬的一句话打断了孟琳琳的思考,孟琳琳冷冷的回道,谢谢提醒,我知道。大家各就各位,杨艳站在惩戒桌的右侧准备唱数,柳玉站在惩戒桌前准备抓住孟琳琳的双手,吴菲蹲下身体准备抓住孟琳琳的双脚,孟琳琳苦笑着说,姐妹们,我相信我能挺过去,不用麻烦你们,杨艳说,,孟琳姐,还是按照规矩来吧,我怕你受罚的时候乱动破坏了规矩是要加罚的哦,孟琳琳心中一惊,看着我,我只是点了点头。

孟琳琳把手中的藤条交给我,然后转过身去,缓缓的趴在了惩戒桌上,双手前伸到桌子边,上身平趴,下身站直,双腿紧并,隔着牛仔裙的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吴菲和柳玉看了一下我,我点了点头,她们二人各自蹲下,一个抓住手,一个按住了孟琳琳的小腿,孟琳琳抬头对着惩戒镜中的自己说,孟琳琳请求公司20藤条的重度惩戒,准备完毕,请经理……声音明显变小了,我从镜子中能看得出来孟琳琳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霞,请经理褪下我的内裤。

、

我刚要上前,旁边准备唱数的杨艳急忙说,经理,我来帮孟琳姐。孟琳琳慢慢的说,杨艳,还轮不到你吧,确实,公司之前惩戒的时候褪衣都是我经理亲自动手,但这没有写到公司的规定中,所以孟琳琳的说法也对,但是杨艳说,公司没规定员工不可以进行褪衣,况且孟琳琳,你现在是受戒之身有什么资格对公司要求什么,看来你认错态度不好啊,孟琳琳赶忙说,不是的经理,我不想让杨艳褪啊。。。

杨艳看我没阻拦,已经走到了孟琳琳的身后,吴菲和柳玉明显能感受到孟琳琳的挣扎,她们两个在没有得到新命令前只能死死的按住孟琳琳,这时杨艳的手已经伸进了孟琳琳的裙子,抓住了内裤的两边,巨大的羞辱让孟琳琳大声说,不要啊。。。啊。。。。。。

随着孟琳琳一生尖叫,自己的内裤已经被杨艳无情的褪到了大腿上,红色的内裤暴漏在大家面前,啪,杨艳一掌拍在孟琳琳的屁股上,严厉的说:“还没光屁股呢,就这样叫,装什么装。”

孟琳琳最怕别人说她虚伪,于是马上镇定下来,继续说,请经理掀起我的裙子,惩戒我的光屁股,啪,杨艳又是一掌,抬头,看着镜子,孟琳琳抬起已经羞红了脸的头,狠狠的盯着镜子中的杨艳,杨艳则是得意的笑着做出回应,我这个时候快步走到孟琳琳身后,双手抓住她的裙边,慢慢的掀起了她的牛仔裙。

这个过程能明显的看出孟琳琳的本能的反抗,因为按住手脚的2个女孩发出了嗯的呻吟声,那肯定是用力的按住反抗的孟琳琳的声音,浑圆的玉臀暴露在了大家的面前,上一次藤条惩戒过的痕迹还依稀可见,我把藤条发在了孟琳琳的屁股上,孟琳琳双腿并紧,大声说,请公司惩戒,嗖……啪。。。。。藤条划过空气,狠狠的落在了孟琳琳的光屁股上,只见镜中的孟琳琳嘴里憋着气,没有发出声音。,旁边的杨艳慢慢的数着,孟琳琳大声说,谢谢公司的惩戒。然后趁机喘了一口气,杨艳说,哟,不错啊,孟琳姐,很坚强嘛

孟琳琳轻哼了一声,然后说,比你强。。。啪。。。。啊……. 我狠狠的一藤条抽在了她的屁股上,我严厉的说,员工条例第4条是什么,孟琳琳回答说,受罚者不许挑衅执行同时,否则重新惩戒。好,那我们重新来,孟琳琳无奈的说,谢谢经理提醒。

请重新惩罚我的光屁股,嗖……啪…… 嗯……. 小小的呻吟声已经能听见了,同时屁股上3条鲜明的藤痕并排的横亘在孟琳琳的光屁股上,“一。”

哈哈。杨艳开心的要死了。孟琳琳心想,我还是抓紧让这场羞辱快点结束吧,以后再对付杨艳这贱人。。。。

于是也不等自己缓过来就着急的说,请公司继续惩戒,嗖….啪。。。我这次斜打在孟琳琳的屁股上,与3条鞭痕交叉,嗯。。。。。。嘶………啊………显然,孟琳琳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能看得出按住双脚的吴菲在用力的按。

“二”杨艳继续得意的唱着数。。。。请公司继续惩戒我的光屁股。。。啪啪…… 连续两边我迅速的打在孟琳琳的屁股上,嗯嗯啊。。。。。。哎呀。。。

嘶。。。。。嗯啊。。。。。。。。我知错了……啊………吴菲和柳玉站起身,四下一休息是公司的规定,二人马上回到自己的电脑前,看看有没有客户联系自己,杨艳也得意的回到的自己的办公桌前,只留下惩戒镜前的孟琳琳,光着屁股在深刻的反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