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自创,以第一人称视角 || 3931字

夜幕渐渐笼罩大地,可爸和哥哥至今还没回来。爸工作

忙这我知道,在公司一时回不来,哥也总不至于赖在学校

不回来吧,,,,他对学习才没那么大的兴趣和热枕呢,

虽然我不知道他那令人咋舌的成绩是怎么来的,纯属惹

人嫉妒。

“平时我怎么没见你那么关心你哥,现在倒是电话打的

勤快。”我可亲可敬的母亲悠悠坐在客厅沙发上翻杂志

,貌似家里那两人的死活跟她没多大关系。

“哥从来不晚归的,有事他早说了,现在都没回来肯定

有问题。”

“又死不了,你担心他什么,再说他跟你爸在一块呢"

妈依旧神态自若,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里包含了多少的

危险信息。

哥跟爸在一块???跟爸在一块才担心呢。这基本上就

确定了他大难临头的命运。妈似乎还嫌不够,怕哥还有

侥幸存活的希望,于是又添了

一句“哎,,今天好像你哥他们班开家长会,,,,”

善哉善哉,,我佛慈悲。

快8点时,哥和爸回来了,我坐在书桌前看似在做功课,

实际上饥饿的肚子早就吵的我没心情,也没力气去思考

爸在楼下吼了两句,我听不清是啥,后来就听到一串

沉重的脚步声。

管家上来叫我吃饭的时候我饿得几乎要睡着,轻轻地两下

敲门声后,我支起眼皮不等看清本能的叫了声“哥”,

“小少爷,快去吃饭了,今天没能按时吃饭老爷已经很

生气了,老爷心情似乎很差,一会你别惹他啊”

我无奈的撇撇嘴,我是不想惹,不仅不想惹还想躲得远远

的,可耐不住爸主动挑刺,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家里安静得都有些沉闷,我和妈坐在座位上面面相觑,用

眼神简单的交流了一下

“爸肯定在打哥”“你说的那不是废话”“哥惨了”“一

会你就小心你自己吧,吃完饭就赶紧闪一边去”

我用力的点了下头,不知是不是精神上受到了摧残,我总

感觉身上有个地方不舒服

刚坐下没一会,爸和哥就从楼上下来了,哥跟在爸的身后

,低着头,蔫蔫的。

哥走到座位旁,犹疑了一下。我看向妈,妈抬头看了下哥

哥,刚准备开口要个垫子过来,爸怒气不减的抢白“你不

赶紧坐下来吃饭还等什么!让我们一家子都等着你才能吃

饭吗!”

“对不起!是我的错,”哥飞快的道完歉,迅速坐了下来

我低着头不敢乱看。

我们心怀各异的胡乱吃了几口就算完成了任务,可爸不说

吃完,我和哥就不能离席

我偷偷看向爸和哥,爸像故意似得一口一口慢悠悠的喝着

粥,哥坐在一旁,努力的忍耐,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正常

不敢用力的咬着唇,脸色一阵一阵的发白,额头上蒙了一

层薄薄的汗

好不容易等到爸吃完了粥,我在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没

想到他大手一挥,居然又要吃一碗。

我的天,,这煎熬什么时候是头啊

我求助于妈,妈也没了优哉游哉的神情,“伟华,晚饭不

宜多吃的啊!”

“我还没吃饱呢”

“你不是不饿的嘛”

“我刚才是气的!”

爸的话音刚落,哥就像弹簧一样从座位上弹起来,稳住身

子,低头,规规矩矩认错“对不起,爸!都是希霆的不对

,您别气坏了身子。”

爸深深的叹口气,一把拽过哥哥,哥哥下意识的哆嗦了一

下,爸一只手揽住哥哥,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揉了揉哥毛

绒绒的脑袋“臭小子!12点之前5000字检查交不到我手上

你就等着再挨顿揍吧!以后再不好好写作业看我怎么收拾

你”

哥别别扭扭的从爸的怀里钻出来,老老实实的低头站着

他看不到爸的脸,所以他不知道爸已经不生气了,爸一

巴掌拍在哥的屁股上,疼得他又是一哆嗦,站在原地,也

不敢动地方

再回到书桌前已经是晚上9点半。其实爸打哥从来不多用

时间,哥不会撒娇,也不会讨饶,爸说打多少就打多少,

打多重他都老老实实的挨着,多难捱也不松个口,就跟

落入敌手的小八路一样。实在挨不过才会哼一声,像只受

伤的小兽。

我经常跟哥说,疼的紧了说句软话会死吗,爸一心疼,肯

定就不会再打那么重了

哥相当不屑,“该受的还得受,你哪次说好话爸哪次饶了

你了?早死早超生,我可不想挨个打还浪费我一晚上的时

间。”

哼,活该被打死!好心提醒你反被咬一口

哥比我大两岁,今年15,怪物一枚。有时候你看他挺老气

横秋的吧,他赛车电玩篮球音乐设计样样精通,,偶尔还

叛个小逆什么的。说他是个孩

子,可待人接物的能力又远远超过同龄人,有时还会帮着

爸处理一些公司的事务。反正我觉得怪物最适合他

哥回了房间就跟死了一样趴在床上没动静。一趴就是

半个小时,我看他是不着急检查的事

我做完功课悄声让管家把药拿来,好给哥吊着命熬到12点

把检查写完

“哥,你还不写检查吗?”

“……”

“哥,上点药吧,,,”

“……”

“哥,你是死了吗?”

“,,快了,,,”哥的头埋在枕头里,传出的声音闷闷

的

我看他也没力气动,说要给他上药,他破天荒的同意了,

“爸打了你多少?”

“15下”

“15?!”我立刻震惊,不敢相信眼前泛着大块淤血和

青紫的屁股是15下皮带打出来的。爸打我50皮带都没能有

效果。当然爸对哥和对我的标准不一样。如果爸对我下这

么重的手,我会哭叫到他耳聋的

也不知道哥是怕痛还是不怕痛,刚刚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坐

在硬木椅子上足足35分钟。如今却软在床上动弹不得。我

只是把药膏轻轻涂了一层,淤血肿块都不敢碰,更别说揉

开了,就这样,哥都忍的很辛苦。我才不会问他痛不痛,

是不是很痛什么的,最无聊了

临睡前,我看到哥伏在桌前奋笔疾书,突然懊悔为什么

没问哥为什么挨打,哥犯了什么错爸会这样揍他,我以后

好借鉴一下啊。估计未来半个月里哥都坐不了椅子了。

半夜里我又被很奇怪的声音吵了半醒,哥好像在哭,哽咽

得厉害,我可是还没听哥哭过,也就是见过他哭完了的样

子。我强打着精神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模模糊糊的看到哥

睡的床那边有两个身影,我一想,肯定是爸在给哥上药揉

伤,

“别乱动!"

过了一会我好像听到哥小声的带着哭声说“爸,,,特别

痛,,,”

让他还笑话我,他不一样也会痛得哭鼻子?哼,真应该录

下来以后给他听听。

后来问了哥我才知道这次他挨揍的原因,是学习成绩退

步了,爸气他心气高,不把学习当回事,有能耐不好好

写作业就应该有本事考高分,可惜这次哥栽了,并且栽

得相当惨痛。

三天后,爸把哥和我都叫到了书房。我的小心脏不紧不慢

的漏掉了半拍,大脑飞速运转思索最近有没有犯事。哥显

然还吃不消,硬着头皮敲响了书房的门,率先走到爸的桌

前。。爸看着我们愣了一下,我和哥原本就紧张兮兮的,

现在更是摸不着头脑。难道爸没叫我们?

“你们就这样过来?”

“啊?”我彻底懵了

爸无奈得很,“把你们功课拿过来,多大了还得让我操心

这些!”

我腹诽一句,转身和哥一起回房间拿功课去。都是哥整的

,让爸现在连这个都管。我发愁了,以前偷的懒如今是要

遭报应勒。

“哥,我完了。”

哥大无畏的撇撇嘴,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样。再次走向危险

的书房。

我叹声气,跟上去之前,自哀自怜的摸了摸目前还完好的

屁股。

我心存幻想的以为爸就是翻翻我们的作业册,可他居然连

笔记都翻。还顺便让我们背背课文默默单词考考知识点什

么的。

爸刁钻的专拣生涩难懂的古文,他念一句,让我们背上句

或者是下句,或者是背一段。哥今年高一,我初二。

我没空管哥有多悲惨,耳边传来的戒尺与皮肉紧密接触的

沉闷声响督促我赶紧临时抱佛脚,无限激发我的潜力。忙

得是一通乱。

“对不,,,对不起!爸,我知错了。我现在就背!”哥

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从汗毛孔里挤出来一样。

“不多背,你就把这篇背过。一会我过来检查默写。漏句

错字的,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去墙角那儿背去!”

完了完了,,我在心中一阵哀嚎。这就轮到我了啊啊啊啊!

我眼巴巴的看着哥挪到墙角,拿着书背过身,乖乖的背书。

老爸好笑的看了我一眼,正了正神色,“吴希杰!还愣在

那儿做什么!!”

我慢吞吞的挪过去,勉强撑笑“爸,,爸,,忙了一天,多

累啊,,这,这种事,,,”

我话还没说完,爸就把我手中的东西抢走,重重的砸在桌

上。我吓得往后一闪身子,差点夺路而逃。

“啪!!”

我不知道爸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往我可怜的屁股上甩了一戒

尺。两个多月没挨过揍的我直接哀鸣起来。

“现在知道用功了啊!刚才临时记了不少吧?!”

屁股痛得厉害,我背过手偷偷揉了揉,知道漫漫长路还依

旧无望。

“没,,没有啊,,爸,,,”我说的真是实话,这种高

压情况下,我能记住个毛啊

爸没有像检查哥哥学习一样检查我,而是让我把所

有练习册都拿过来,慢慢的翻。我在一旁提心吊胆的候着,

这滋味无异于凌迟。

“你过来。”爸的声音平静无澜。

我试着往前迈了一步,离爸更近一些。爸等不及,一把拽

过我,按到桌前,指着练习册上空白的题问“后面的题为

什么不做?”

“这,,这是选做题,,老师说可以不做,,”我感觉到

爸的火气蹭的一下暴增

果不其然,爸又狠狠的甩了我三戒尺,痛得屁股都麻了。

我哼了两声,不敢再说话。

“老师说可以不做你就不做吗?你们班是不是全体都不做”

“我,,我不知道。选做题很难做的,,,我不会,,”

又是三下夹着风声袭来。抽在之前的伤痕上,我忍不住喊

叫起来。

爸这不是故意难为我的么。老师让做的我基本上都做了啊

那些题老师都不要求了爸还在强调什么啊。我揉着屁股,

满心的不乐意,看了眼爸,也不敢表现出什么。

爸还没消气,让我按个数有多少选做题没做。我当然知道

这意味着什么,数完之后,胆怯的告诉爸一共35道。爸啥

也没说,把我按到桌子上,不顾我中间多次的哀求,不停

歇的一通抽了我35戒尺。

我伏在桌子上,半天才感觉到铺天盖地而来的疼痛。愈发

的痛,愈发的难忍。

我红着眼睛跟哥并排站着。爸的眼神在我们俩身上流转。

过了一会,说道,“希霆,希杰,你们的学习我没过问

过,因为我觉得你们能够做好。我从没要求过你们的成绩

。只要你们觉得成绩对得起自己就好。我希望你

们对待学习能够用一个端正的态度。如果你觉得学习很简

单,就应该用最少的时间达到最好的效率,这不代表你就

可以不用时间,不费心思。如果你觉得学习困难,你就应

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学,而不是去逃避难题。希霆,我

不知道你的学习还存在什么问题,除了学习态度之外,我

发现你太爱钻难题,而忽视基础。而希杰是对什么都不深

究都不钻研。我说过不希望你们成为应试教育的机器,你

们不能只局限于卷子考什么你们就学什么,而是在于你们

学到的知识,你们完全可以掌握课本之外更多更深的知识。

我希望你们以后对待每一件事情都能态度端正认真,做好

每一件简单的事,难题必须敢于克服。当然,什么是简单

的,什么是难,你们可以用理智去思考,而不是凭感性去

判断。你们今后的学习我依旧不对你们有要求,你们在学

习上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怎么学你们自己去做。你们

知道,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管你们,我也想给你们自由和

空间。不管不代表不关心,知道吗?”

我发誓,这是爸最语重心长的一次谈话。心里的不情愿也

都没了,因为爸一直都相信我们,在意我们。而不仅仅是

把精力都放在自己的工作上。

“知道。爸。我会改的。”哥哥语气诚恳的向爸道歉

“我也会改的,爸爸。”不管怎么样,爸今晚也是甩了我

42戒尺,虽然是该得的,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情绪。我难

以想象未来一段时间该怎么熬。

爸没有再检查哥的背诵,而是让他快点洗洗睡。看着哥哥

轻轻关上门,爸搂过我让我坐在他的腿上。

“什么时候才能跟你哥学学,一挨打就哭,哪里像个小小

子?!”爸笑着捏我的鼻子

“哥哥也哭!昨天晚上你给哥上药的时候哥就在哭啊!!

哥不哭你就打他那么重,,我才不要。”我搂着爸的脖子

,故意撒娇。

“那你信不信下次你再哭我就比打你哥打的还重?!”

爸吓唬我,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当真。我也觉得自己这样太

不男人了!

“什么事都像你哥学学,他没人可学,我当然就得管他更

多更严一些。行了,快去睡吧。李医生应该在给你哥上药”

“嗯,爸也注意休息,我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