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房里的SP故事 转载 || 5987字

我是一个山东女孩,中学的时候,文化课程一般,大家知道在中国不平等的高考制度面前,山东是上大学最难的省份,如果采取同样的考题,我们山东录取线要比北京上海高100分也不止。不得已,我父母选择我上艺术类院校,我充分发挥自己小时候积累起来的美术基础,但考下来,我的成绩勉强上线。但在山东,艺术类院校照样竞争激烈,我一个在四川工作的叔叔在录取上作了点工作,我被录取在成都“四川音乐学院”下属的“成都美术学院”动画设计专业。
我们学校可是中国最老的音乐学院之一,尽管她的美术学院开设的时间不长,过去说起我的母校谁都不太了解,现在不一样了,李宇春,何洁,谭维维等超女让我们学校名扬天下。
我毕业了就留在成都工作,不是因为成都的温馨,也不是我对自己的家乡不眷恋,毕竟对一位少女来说爱情高于一切。我和一个在成都工作的四川男孩恋爱了,他是学工程的,他比我早两年毕业,我除了呆在成都别无选择。
他是一个优秀的男孩,也是一个很书生气的男孩,我一直认为中国最帅气的男孩出在山东,最漂亮的女孩子出在川渝,但遇见阿刚我立即改变了看法,在他身上体会到北方男孩所没有的细腻和幽默感,我们一见如故,迅速确立起恋爱关系。为此我们在蓉的山东男生们早就提出了抗议:“四川本来就不缺美女,四川男孩还把我们山东的美女又霸占留在四川。”
有什么办法呢?爱情是一种缘分,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毕业后我们就同居了,对于先生们这一代觉得恋爱就同居不可思议,对我们这代来来讲就再也正常不过了。你想我们都毕业了,都要自己找工作,不可能各自租房子住吧,现在扩招以后大学生早就和临时工一样不值钱了。
开始我和阿刚都上班,我们独租一套二的房子,阿刚是学计算机的,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收入还可以,我没有找到合适自己专业的工作,在一家公司做文员,就1000多元钱左右,那一年多时间,我们从热恋逐步过度到一种似乎结婚后正常的家庭生活,上班下班,买菜作饭,成天繁忙地应付生活,很少参加社会活动,双方单位的活动都很少去,毕竟我们还要存钱买房子才能安居,准备以后结婚生孩子。
但慢慢地,阿刚开始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他在单位干的活最累最苦,却因为只有本科文凭,每次升职晋级的机会都被公司的硕士博士夺走,他觉得自己工作不开心,于是和我商量想考研究生,我当然支持,对于他的专业和未来来说,高文凭肯定是好事情,阿刚真的很聪明,一天班没有耽误,轻轻松松考上电子科技大学的研究生,但他上学的时候,我们的经济问题就来了,我们的收入就顿减,他原来的工资就算不满意也有4000多元,这笔收入没有,用我的工资来负担房租就力不从心了,加上这两年成都的房价也基本上翻了一番,当然房租也翻了一番,他是又可以住学校的宿舍了,可我不租房又住哪里去?再说虽然我们还没有领结婚证,毕竟也有一个“家”。
没有办法,我们只有按照现在时下流行的解决方案,和别人合租一套住房,我在网上贴出合租广告,要求对方是一个女孩子或者一对恋人,大家各一间住房,共享客厅、厨房、卫生间,平分房租,我们为什么要求对方是一个女孩或者一对恋人?也是为了方便,阿刚因为距离较远,学习也比较紧张,一般平时都不回来,周末才回来,我自己都感到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独处一屋肯定觉得不方便,阿刚也是同样的理由。
见过几波来客后,我们确定了阿良和她的女朋友黄嘉为我们的新房客,我们当起来二房东,两个人和我们年龄差不多,阿良是阿刚的校友,在电脑城上班,卖电脑,他和阿刚正好一个硬件一个软件,黄嘉在铁路局上班,在成都和上海的列车上当乘务员,简单交流发觉他们不是那种多事一类人,就定了下来。
他们住进来的那段时间,阿刚怕我不习惯,于是不管学习多忙多晚基本上都赶回来,本来两个人基本单调的生活,又多了一对,四个人感觉真的还不错,拿阿良的话来说,四个人搭子有了,这在这个麻将之都很有趣,为了庆祝我们四个人一家的缘分,在黄嘉的提议下,一个周末我们还真的举办了一次会餐和麻将晚会。

二

很快我们就习惯了两家人共处一门的生活,这是一段真的很奇特的经历。本来我以为我家阿刚算男孩子中勤快的了,但和阿良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以至于我一直怀疑四川男孩子是不是都这么勤快,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这和我们北方不擅长家务,大男子主义严重的男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自从他们两个住进来后,客厅,卫生间,厨房等公共场所卫生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观,基本上我都没有去打点的机会,而且基本上都是阿良做的。比如每次下楼无论多少垃圾都会被他顺便带走,每次用完厨房,总是立即把灶台炉具打整地干干净净,甚至有时我做完饭忘记洗理的餐具都能顺手帮我整理好,这让我一个女孩子很不好意思,每次我表示感谢,他都淡淡一笑,说“多干点活锻炼身体,不吃亏。”我对他这样的习惯真的很是好感。
阿良是那种埋头做事情的人,话不多,只要我不主动打招呼说话,我们碰上面,他总是简单的笑笑就走过去,从来不多事。黄嘉就不一样了,她是一个典型的四川美女,个子不高,皮肤白,身材娇好,对人热情大方,见面话也特别多,爱笑爱哭,只要她回来,这个房间里就有了生气,也就没有了安宁,还特喜欢到我这个房间来串门,喜欢翻看我的书桌上的小玩意和书报,这让我有点不爽。但黄嘉也有优点,她是个完全没有心计的人,大大咧咧的,贪玩,好享受。
黄嘉是成都到上海的快车的列车员,她的工作特点是四天上班四天休息,从成都到上海一个来回正好四天,回来也休息四天,我觉得这样上班也够辛苦的,她说无所谓,毕竟在列车上两班倒,在车上睡觉也当工作,回来就补出休息时间,这点让我很羡慕,所谓知足者常乐。
黄嘉显然是书读的不多,却快乐地生活的那种小美女,四川充满了这样的美女。黄嘉的最大的爱好也很成都特色,那就是喜欢麻将,只要有麻将打,谁邀请都可以,周围的茶馆几乎都可以看见她的身影,甚至坐在楼下和几个退休大爷太婆打2毛钱的小麻将她也可以混一个上午。她组织过两次我们宿舍的麻将会,其实我们两个都不是同道之人,配合他们打麻将,只不过刚认识不好意思打击她的热情,也为了融合大家的感情,和她打麻将纯粹是搞赞助,所以后来她也就没有再在自家屋里打凑麻将搭子的主意。
时间长了后,我对这一对又有了新的发现,他们经常为麻将的事情吵架,虽然他们为了不打搅我,一般把门窗紧关,还特意压低声音,但我还是能感受到气氛有时候还是很紧张的。争议的中心其实就是麻将。黄嘉和我单独闲聊的时候告诉过我,他可以接受她不做家务,甚至有时候我看见她的内衣裤都是阿良在洗在晾,但他无法接受黄嘉不求上进天天和麻将为伍。黄嘉也在阿良的督促下参加了自学考试,可一年难得通过两门,只要有机会就要去麻几圈,有几次阿良把饭做好打几个电话都叫不回来人,还是阿良去茶馆里找回来,我想遇见这样的女友想不吵架也难。阿良这么脾气好,也有急眼的时候,我在想,有什么办法呢?男人啊!和美女相处有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可绝大多数男人为和美女相随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
一天晚上他们似乎吵架很厉害,还有桌椅板凳碰闯的声音,难道他们还动手了?我把我房间电视机声音调到最小仔细倾听,果然有动手的迹象,而且让我吃惊的是还听到了一种清脆的象耳光一样的声音,不多一会似乎变换成什么呼呼作响的声音,还有黄嘉的尖叫声,这不由得引起了我的兴趣。阿刚没有回来,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把我的房间灯关了,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仔细辩听是什么声音?仿佛是一种条状物划破空气击打在肉体上的声音,这让我大惊,难道这对小恋人之间还存在我们儿时都难遇见的体罚?那个平时看起来文质彬彬对人客气到家的阿良还有这样凶捍的一面?
男人有时候是让人琢磨不透的动物,虽然我和男人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我觉得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我们女人相去盛远。
这种奇怪的声音至少持续了三分种,一直到击打的声音减弱,和哭声也减弱,世界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第二天,我们公司要搞活动,我一向对这类可去可不去的活动一率回避,乐得偷一天时间复习复习。我对自己的工作也越来越不满意,既然阿刚可以上研究生,为什么我不可以?再说我现在对自己的本科文凭也越来越没有信心,对文凭没有信心,就对我和阿刚的未来也缺乏信心,于是我也开始复习把考研究生列入计划。所以尽管第二天我不打算去公司,我还是按时洗漱,准备早饭后正式按计划看书,在厨房遇见阿良,他礼节性一笑,似乎不好意思,还解释了一句说“不好意思,昨晚我们吵架影响了你休息!”我没有回答,只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阿良按时去上班了,但整个早上没有看见黄嘉起床活动,我也没有在意,我收拾完就回房间看书。大约在阿良去上班后过了一个小时,我听见了另一个房间的哭声,显然是黄嘉,为昨晚两个人干架还在生气当然可以理解,只是她都哭出声来,而明明又有我这个女同屋在,不去关心一下怎么也说不过去,于是我穿过客厅来到她们的房间门口,我敲了敲门,没有回答,我发现门是虚掩上的,我就推开门进去了。

三
黄嘉身穿睡衣趴在床上,见我进来,哭泣的声音稍微放大了点,虽然我们在一起住的时间不长,却也见过他们吵架,但没有见过她第二天还在发泄情绪的状况。
我只有硬着头皮说点婆婆妈妈的大道理,说什么两口子生活在一起那有不打架的云云,我举例说我们也吵过架什么的。
说到我和阿刚吵架只不过是随口说说,仔细回忆我们还真的很少有具火药味的吵架,这并不是我们两个生活中就没有矛盾,我们遇见矛盾常常爆发的是冷战,经常几天不说话,对于他这样处理家庭矛盾的“文雅”方式让我很失望,这常常是让我对我们的未来有怀疑情绪的主要原因,多次甚至想到分手。我不认为和自己的女人冷战可以体现男子汉气概。男子汉我以为该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可以稍微粗鲁地发泄点自己的不满,骂骂人,偶而动动手只要别往脸上去也是可以的。总之男人该有个男人样,这样和老婆生闷气也太女人气,这点我不认可南方男孩子,总缺少点阳刚之气,这点我也不太认可南方女孩子,把男人的霸气移植到女人身上,女人应该有小鸟依人的感觉,应该让自己更象女人,让自己的男人更想男人。没有点大男子主义就不象男人,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在我演讲了一通大道理后,黄嘉总算止住了哭声,然后嘀咕道:
“他打我!”
我笑笑劝她:“老公打两下又有什么关系?俗话说,打是疼,骂是爱。他总打你嘛?我可没有看见你哭。”
“可他这次打我打的特别厉害,都肿了。”说完又哭了起来。
我一边安慰,一边很亲昵地把她头扶起来转过她脸来,仔细看除了眼睛有点红肿,其他地方并没有痕迹,眼睛显然是哭肿的。“那有啊?是不是有点夸张哦!”我还是带有戏谑的成分。
“他,他才不会这么苯,打别人都看得见的地方,他歹毒就在这里,他打我屁股。”
我刚才就猜到是这种情况,但是她说出来我还是感到吃惊,毕竟被打PP已经成为童年遥远的记忆。在成年后似乎只成为电视,文学中的花絮。
“哎!拍拍屁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还是一种亲昵的举动呢!”我当然只有继续安慰哪。
“屁!你看嘛!他都把我PP打肿了,起来坐都不行!晚上只有爬着睡觉。”说完她就回手把自己的白色睡裤松紧带裤腰退下去,立即把有明显的轻肿痕迹的屁股展现出来,和她雪白的手背和腰部皮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看见这样一个被男朋友打肿的美女圆润的PP,我还是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刺激着,觉得心头有一股热流在涌动。感觉进入了一个成人童话世界。
我怔了半天有点不知所措,竟然没有什么安慰的言语说出口,等我从梦游中醒过来时候我记起我那里有红花油,好象对跌打损伤有疗效,我于是建议我那里有药,也许可以止疼消淤,她没有支声,我知道这表示不反对。
我找出红花油回来时候,她还爬在那里,把个青肿的屁股还半裸露在那里,我没有办法,只有好人做到底,把红花油分几处倒在她的臀尖处,然后用手掌在整个PP上面均匀抹匀,我拿过来的有棉签,但这么大面积作业显然不适合。
“有点火辣辣的!”她有点抖动。
“开始是这样,很快就不疼了,恢复很好的。”其实我是随口说,有没有这么好的效果我也不知道,涂抹在被打肿的PP上究竟是什么效果我是没有经验的。
涂抹后,等药水稍微干一点,我才把她的裤子拉上来。有人安慰照顾看来情绪好转起来就是要快的多,她出了一口长气说谢谢。
于是我们就慢慢聊了起来,当然是从她男朋友打她的起因说起。
她的自学考试成绩刚刚通知下来,这次报考了三门,一门都没有通过,而就在考试的前两天她都一直在砌长城,这让阿良非常生气,为她这个学习考试问题他们都吵过好多次,每次都是黄嘉答应的好好的,就是只说不做,贪玩越来越严重。前一次考试三门就只过了一门,那时候阿良就警告说,下次如果再只过一门就把她屁股打肿,她也答应保证至少过两门,那知道这次一门没有过。阿良当然就很生气,昨晚把她按在茶几上用一根不知道那找来的竹梢把她PP打了几十下,感觉这次特别重,她自己觉得理亏甚至也有那种该打的感觉,开始倒并不觉得伤心,只是感觉很疼,可早上起床坐在床沿上,PP火辣辣的刺痛,然后用镜子照了一下才觉得很委屈很伤心,发现自己的PP被打的太重都改变了颜色。

四、我听到这个故事有些恍惚,似乎感觉回到童年,那时侯我的邻居和我们小学的同班同学经常讲到被父母惩罚打PP的事情,但我却从来没有经历过,刚开始听到是害怕,庆幸没有生长在这些父母有暴力倾向的家庭,但听的多了见的多了,感觉体罚好象给被罚者所带来的未必都是疼痛和屈辱。小时候我和同学们私下探讨,如果在家做错了事情,宁愿挨打还是挨骂,可那些常常被打PP的同学说,宁愿挨打,重一点都不怕,厌恶父母辱骂式教育。
这个我和同学们对比过,比如我在家要是做错了某件事,有时候也未必是错误,只是
在父母的眼里是错误罢了,但他们会连续骂我几天,让你在这几天时间里既有因错的悔过,又因为没完没了的责骂有那种吃苍蝇的感觉,会让我几天不愿进家门,不愿意看父母那张写满不悦的脸,想想真是头痛,而那些挨过打的女生告诉我,被打,就疼一会儿,打过事情就了结了,因为疼痛和错误等价交换过,不快至少不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
后来我的父母离婚了,父亲有了自己的家庭,为我找了个阿姨,母亲为我找了个叔叔,还有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姐姐。生活就发生了变化,妈妈、我、姐姐、叔叔生活在同一间屋子里,完全没有了亲人的感觉,感觉象是出游的旅行团,大家相敬如宾却又互相感觉生分。和母亲更多的是象姐妹一样相依为命的亲情,远离了管教,从那时候起,感觉到一种孤寂为无奈。
我问黄嘉,既然阿良这么不尊重你,还打你,并且下手这么重,那为什么不离开她呢?她说,确实不知道有什么理由离开他,他在生活上照顾她,在学习上帮助她,甚至工作上都给他出谋划策,他们感情很好,除了打他PP这一点,几乎没有什么挑剔的。
“你告诉他,如果你学习不用功,完全提醒你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动手打你?”我问她:
“没有用,道理我也懂,我就是管不住自己,我要几天不打麻将,我心就要发慌,我估摸吸毒者的感觉就是这样,真的管不住自己。”她倒挺诚实。
“他打你PP就有用?就能管住你不去打麻将?”我有讥讽的味道了。
“他打我,虽然不能让我彻底消除麻瘾,但我至少这一轮休假不敢再去!”
“为什么?”这我倒觉得有意思了。
她有些脸红,幽幽地说:“怕他真的生气和我分手,你知道象他那样的帅气的大学生,又有好工作,再找一个比我漂亮年轻的女孩子不难,我就难说了,都给他当了一年的老婆了,我怕他借口离开,再说这几天坐在那里PP就疼,再打麻将也没有精神和手感。。。”
“那就说明你还真是欠揍,阿良的鞭子打得是对的!”我在取笑她,以为她会生气,没想到她爬在那里双手紧抓自己的头发,声音不大却狠狠地说:“我她妈的真的欠打!”
既如此,我也就松了一口气,也没有什么好安慰的了,我随意说了几句看书的习惯啊要领啊什么的就退了出来,感觉她出了一口长气心情好多了。
中间我去客厅几次,没有发现电视机的声音,我知道黄嘉没有出门,一般情况下她只要不上班不去砌长城,大多在看电视,今天一上午没有电视的声音倒真是难得,快到中午时间我看她房间没有关门,就进去看看,这个懒女子还果真爬在床上看书,看来鞭子还是长记性,要不怎么加鞭策?怎么有头悬梁锥刺股一说?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这个单纯的漂亮妹妹还真的停可爱的,中午我不想自己做饭,给黄嘉打了个招呼,说我请她吃饭,慰问伤员,她居然脸笑得象一朵花。
我电话打到楼下小吃店,不多会小工就端上来几菜一汤,只20元钱,这在全国的城市中只有成都吃东西永远这样价廉物美而且方便快捷,饭菜放在她房间的昨天她躺在上面受过刑的小茶几上,我坐一边小凳子上,她说屁股疼不坐跪在地上放着的小垫子上,看她吃得香喷喷的全然没有伤病员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