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高中的体罚 || 6729字

张小燕是一个美丽漂亮,聪明伶俐的女孩,她是独生女儿,今年15岁初中毕业,中考成绩比较差,考不上普通公立高中,但她又不想读中专,便报了一间民办高中。这民办高中升入一本二本的升学率很高,在成绩这样一般的生源里算是奇迹。在全市各间民办高中里这间升一本二本率是最高的。

张小燕从11岁小学五年级起就喜欢打自己的屁股,经常用竹板打自己的光屁股,初中还定过自我体罚的家法,规定不够分就自己打自己屁股,但总是打不痛,有时打了一百多下也是十几分钟之内就不痛了,好像没打过那样,根本没有督促学习的效果。她很想找个人打自己屁股,不好意思开口。这学校很严的,入学时要同家长签订协议,规定可以打屁股体罚。张小燕报这民办高中的原因是想着反正读不成公立高中了,就试试读这间,反正受不了还可以转去其他民办高中。

开学那天,班主任宣布校规,校规很严的。校服方面:上学一律理短发,不许戴首饰,进校都要穿校服,五月上旬到十月下旬只准穿夏季校服,不准混穿冬季校服,夏季校服是白色短袖T恤和白色短裤,是短到大腿中部的三分短裤,但比超短裤长一些,是可以扣钮扣和扎皮带的短裤款式。规定统一穿前后空露脚趾款式的白色凉鞋。这是为了节省洗长发和洗衣服的时间和不让攀比浪费学习时间。课堂纪律方面:绝大多数是走读生,每星期仅星期天放一天假。上课说话要用30厘米长的塑料直尺打手心10下。上课要象小学生那样双手重叠平放在书桌上,这是为了防止上课搞小动作,上课姿势不正确,就是没象小学生那样双手重叠后平放在书桌上,警告一次,一节课犯第二次打屁股十下。分数方面:测试考试不够分要打屁股体罚,每个学生按现在学习情况有不同的标准分,少于标准分就要用藤条体罚。晚自习到九点。小燕数学较差,老师给她订了标准分80分(一百分满分的试卷),不够分藤条打屁股10下,不够60分打15下。小燕英语高考成绩好,所以英语老师给她定的英语测验标准分是87分,少于87分都要打屁股10下,少于60分打15下。

张小燕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因为填志愿前已经知道了,该校的宣的传材料已经说过违反校规和测验考试成绩差要打屁股体罚,而且是用藤条打光屁股,上课说话要打手心,但保证不会罚抄书罚跪更不会打耳光,上课说话外的情况不准罚打手心,而且如果受不了打屁股体罚只要父母提出申请可以转学到该民办教育集团的其他男女生同校的不体罚的高中。该教育集团办的几所高中只有这所是只招女生的,因为男生高中已经发育了,再打屁股体罚有诸多不便。这民办高中全部是女教师。

张小燕理了短发,穿上了校服:短袖T恤,三分短裤和凉鞋,其实早就想这样穿了,只是过去不好意思穿。觉得夏天穿短裤和凉鞋的感觉很舒服。前第一周不少学生因为上课说话,手心被打肿后,第二周起课堂纪律极好,没人敢上课说话了。

小燕第二周数学测验才58分,老师开始点不够分的学生上去处罚,第一个被点名的是一个长得娇小漂亮的的15岁女孩,她穿着白色T恤和白色短裤,脚上穿着露出脚趾的白色凉鞋,这是统一的校服。她很无奈的走到桌子旁,褪下裤子,把上半身趴在桌子上,老师拿着藤条向女孩的光屁股抽去,抽了15下,女孩的屁股出现了十几条肿起的棱子。前面打完五个女生了,老师点名“张小燕”,小燕只好走上前去,到柜子里找到了写着张小燕名字的那根藤条,递给老师。原来应家长要求,为了更卫生,学生可以交钱买一条藤条,帖上名字,打屁股时就用写着自己名字的藤条,没交钱的就用老师的公用藤条打,大多数学生都交钱买了专用藤条。张小燕这是这辈子第一次被人打光屁股,而且当着全班同学打,有点害羞。张小燕褪下校服短裤和内裤,光着屁股,班主任用藤条啪地抽在张小燕的光屁股上,痛得张小燕浑身发抖,藤条很有弹性,很柔韧,比家里的鸡毛掸子柔韧多了,抽在光屁股上特别痛。藤条本来是农家打牛用的器具,很有韧性,打在屁股上非常痛,通常打一下屁股就会出现淤青,一旦打两下以上,鞭痕重叠的部分立刻皮开肉裂。老师的藤条力道十足地抽在小燕的屁股和大腿根的交界处,一声惨叫立刻传了出来,一条紫红色的鞭痕显露了出来,小燕痛得抖了起来,泪流满面,这只是一鞭,还有14鞭在等着她。老师再次举起藤条,打出了第二鞭。这一次它仅仅落在第一鞭的下面,距离不到半寸。打到第七鞭,小燕这时已痛得泪水直流,但是始终不敢哭出声来,紧握的双手已颤抖不停。15下藤条打完,小燕的一把玉臀早已经皮开肉绽,屁股开花,只痛得她泪流满面,痛楚不堪。张小燕都痛得说不出话了,忍着痛穿上裤子,回到座位。晚上在家里,小燕脱下裤子检查屁股,发现上面纵横交错着15条紫青色的藤条痕,有三处皮肤因为藤条痕重叠迭处打破了,有渗血,血干后和内裤粘在一起,很难脱下来。

从此小燕大约每周都要这样挨上一次藤条,屁股经常都是伤痕累累的,上学期小燕一共挨了差不多20次藤条打屁股,老师说象古代那样一次过用大板把肉打得烯烂没用,督促学习要经常体罚,经常督促才有效果。过了一个月,小燕居然喜欢上了藤条打光屁股,觉得打牛藤条打在光屁股的感觉很奇妙,特别是痛到极点时,全身会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有一次小燕数学测验不够分又挨了10下藤条,之前已经10天没挨藤条了。小燕惊奇地发现,在被女教师藤条打光屁股的时候,自己不但不害怕,反而盼望惩罚晚些结束。她觉得屁股和大腿象被火烧过一样,但伴随着皮肤撕裂般的疼痛,感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愉快和兴奋。当着全班同学面前自己褪下裤子挨藤条,小燕开始很羞,现在喜欢上了这种羞辱,觉得不努力学习这样当着全班同学面前用藤条打光屁股惩罚一下挺好的。有时张小燕偷懒了看电视,结果测验成绩很差,心里很自责,光着屁股挨藤条时,小燕痛得发抖泪流满面,但挨完藤条后心理反而舒服得多,觉得这样鞭策一下挺好的,自己初中时在家里就曾经打屁股体罚自己,只不过打不痛。小燕这学期也因为上课说话被打过两次手心,打完手心后两只手板都是肿的,不过小燕觉得自己该打,要不上课很多同学说话乱糟糟的了,大家还怎么听课?星期六晚上回家,小燕喜欢褪下裤子,抚摸自己伤痕累累的屁股,觉得很舒服。被打屁股和穿短裤凉鞋都是小燕喜欢的事,每天上午十点的课间操时间,全校几百个女生都穿着短裤和凉鞋,光着两条腿,脚上箍着一双露出脚趾的白色凉鞋,小燕觉得很好看。一眼望去,几十排女生个个都光着两条大腿小腿,穿着凉鞋,其他高中女生穿凉鞋的连5%都没有,这学校在校规强制下却100%穿凉鞋。

张小燕心想自己如果不是读这学校,自己肯定不好意思穿短裤和凉鞋,但自己却很想穿,因为南方的夏天实在太热了。短裤和凉鞋从小学六年级起已经四年没穿了,其实自己很想穿的,只是不好意思穿,现在被校规强制穿就有借口了,初二下学期患了脚藓,因为继续穿不透风的运动鞋,到初三下学期都没能治好脚藓。张小燕报读这学校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学校夏季强制穿凉鞋,还要穿短裤,现在天天穿短裤和露出脚趾的白色凉鞋很开心,总之南方的夏天穿长裤和运动鞋很难受,现在天天穿短裤和凉鞋的感觉好极了。张小燕觉得夏天穿短裤和凉鞋才是合适的衣着,象初中时那样35摄氏度以上还穿长裤和运动鞋都热死了,那时暴雨那天也穿运动鞋上学,弄得穿湿鞋苦熬八个小时,那不是脑残吗?但班上有些没脑子的同学不但自己夏天天天都穿运动鞋或者板鞋,弄得闷热难受臭脚哄哄甚至患了脚癣,还自以为时尚,还岐视穿凉鞋的同学,弄得张小燕也不敢穿凉鞋了。张小燕的脚癣在高一上学期已经彻底治好了。

挨藤条是全民性的,全班50多人都挨过很多次藤条,成绩很好的学生也经常要挨藤条,因为她们被老师定的标准分特别高,这学校认为好学生更加要多用藤条体罚,这样才能督促好学生的学习成绩不断进步,所以全班前五名挨的藤条甚至比中等成绩生更多。因为就算想努力学习的学生也是有惰性的,经常把今天的学习任务推到明天,明天推到后天,不督促不行,督促成绩好的学生才更有意义。不够标准分打十下,连六十分不到打十五下。还有迟到打十下,没带课本打五下。打多了就习惯了,反正班上人人都要打光屁股,又全部是女生和女教师,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时自习课是打屁股时间,整节课都在打学生,主科任课老师来看着自习课,随便点不够分的学生上去,然后用藤条狠狠的抽学生的光屁股。学校很严的,对学生像小学生那样管理,老师说是受家长委托或者学生自愿让学校严格管教,不愿意这样被管的学生可以转学,留下的就要守校规,把自己当成是小学生就行了。

高一下学期,张小燕又被打了大约20次屁股,但小燕觉得自己的学习成绩进步非常大,期末考试考了全班第14名,入学时才28名,数学和英语都补回来。有七个女同学受不了打屁股的体罚,经父母申请转学到该教育集团办的其它民办高中去了。高一这年张小燕被打了差不多四十次屁股,张小燕父母问张小燕转不转学,张小燕说只打过几次屁股不要紧,自己在学校很好。张小燕觉得打屁股督促学习挺适合自己的,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张小燕觉得这样的打屁股学校比网上找人打屁股安全得多了,又不会被发现后丢尽脸,也更有督促效果,转学前不够分或者违反校规都肯定要打屁股,就算网上找相同爱好者打自己屁股,不想打时自己却可以说不打。但小燕不敢让老师知道是自己决定要来这学校的,让妈妈告诉老师是见女儿学习不自觉让她来的。放暑假了,小燕定了个学习数学英语计划,结果开学时一成都没完成,暑假几乎完全没有学习过,小燕知道自己实在不自觉,还是继续读这间高中吧。

高二更严了,张小燕选的是理科班,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这六科不够分都要打屁股,高一只是前三科才罚。各科老师给张小燕定的标准分是语文80数学物理化学生物85英语87分,如果是一百分满分试卷的话。张小燕经常不够分,屁股经常是皮开肉绽的。有次一个星期就打了四次屁股共五十下藤条,整个屁股布满了几十条紫青的藤条痕,连屁股和大腿相连的地方都打肿了,第四次15下藤条把上次的红痂都打脱了,屁股大约有八处破皮渗出了血,回家吃饭只能侧着身子坐,妈妈知道她又被打屁股了。

张小燕觉得如果是无理由体罚打屁股玩,如果是用这种打牛藤条打,最多三个星期打一次屁股,每次十到十五下就够了,现在经常一个星期就要打两三次屁股,经常伤没好又要打,打得实在太多了。张小燕从来不敢故意犯规被打屁股,有时被藤条打屁股时,痛得发抖,心想这样难受以后还是努力学习少挨点藤条吧。有次遇到一个转学了的高一同班同学,她说那学校虽然也是这教育集团办的,但从不体罚,根本没有打屁股打手心罚抄书这些处罚,上课更不用象小学生那样双手平放在书桌上,虽然也要穿校服,但可以混穿,女生夏天一般都穿运动长裤,95%女生都不穿凉鞋,男生穿凉鞋的就更少了,男女同班。但她也说因为完全不罚,而且生源质量本来就差,上课时很多学生说话,听课也经常听不清楚,测验时则互相抄袭。她劝张小燕也转学吧,这么大的人了,还要被老师打屁股打手心,象小学生那样穿凉鞋,上课双手重叠放书桌上,很丢脸的。张小燕也想过转学,跟父母说一声就行了,这学校其实是自己自愿来不是父母逼自己来的。但想想还是不转,觉得这样的打屁股督促挺好的,又不是乱打。张小燕觉得这样的藤条教育很适合自己,自己学习很不自觉,自愿象小学生那样被严格管教,初中时自己也是很想学习成绩好,但总是不自觉,经常把学习任务一天天的推,心想明天再做,到了明天又想着后天再做。读这高中张小燕再也不敢把学习任务一天推一天了。张小燕喜欢用“不打不成器”,“朴作教刑”(朴就是竹板)这两句话来鼓励自己。张小燕不知道这打屁股学校其实有三成学生是自愿来的,自愿被打屁股督促学习,一半学生是打屁股爱好者同时想努力学习的;另一半学生并不是打屁股爱好者,但自愿被严格督促努力学习,又觉得打屁股还可以接受。

班上的大多数是很纯真的女孩,经常欺负同学的,成绩实在太差的,学校会劝她们转学,所以班上的同学间关系都很融洽。张小燕班上最要好的同学是一个姓林的女生,同学们叫她林子。林子高一就和小燕是同班同学了,是个长得娇小漂亮的女孩,小燕觉得林子夏天穿着白色短裤光着两条腿真的很好看,脚上穿双平跟的白色凉鞋,觉得比其他中学夏天穿运动长裤和运动鞋的女生好看得多。高一时林子15岁,小燕见过她在讲台前面被打过很多次屁股,经常见她好端端的屁股被藤条打出一条条紫青色的藤条痕,有时成绩太差,一个星期就打了三次屁股,屁股上血迹斑斑。有次见她英语测验才50多分,要挨15下藤条,小燕看着她怯生生的走上前面,解开皮带,再解开白色短裤的钮扣,脱下裤子露出两边屁股,上面还有很多紫青色的藤条痕,还有几处打破皮后渗血结的红痂。老师的藤条飕飕地抽在林子的光屁股上,林子痛得泪流满面,藤条每抽一下林子的身体就抖一下,抽完15下,林子屁股上的红痂全打裂了,还多了几处新打破皮渗血的新伤口。林子还要当着全班同学面前光屁股罚站15分钟,让全班同学看光光,因为立刻穿上裤子,内裤会粘上伤口渗出的血。林子边罚站边抽泣边流泪,小燕觉得她挺可怜的,觉得她父母太狠心了,把这样漂亮可爱的女孩送来这样体罚学生的学校。林子曾跟小燕说是她妈妈逼她来的。高一上学期林子每次被打屁股和打手心都哭的,打完还哭。小燕以为她高二肯定会转学,谁知没转,她说她妈妈不同意她转学。林子在这学校读满了三年,挨了十几次打手心和大约一百次藤条打屁股,但高二挨藤条已经只流泪不怎么哭了。高二这年张小燕被打了40多次屁股,但高二下学期期末考试考了全班第六名,张小燕觉得这样的藤条打光屁股体罚真的很适合自己。高三了,学校要求高三学生尽量住校,张小燕也住校了。学校规定手机,mp4,游戏机,课外书,玩具都不准带入学校,违反会代学生保管到高考后,并罚用藤条打光屁股30下,分两天打完。这年的测验和模拟考特别多,张小燕除了测验不够分要挨藤条外,还被老师规定够分但不够全班前十名也要打十下。17岁了还要在全班同学面前脱裤,光着屁股被老师用藤条打,不过张小燕已经被打惯了,老师一点名,张小燕就出去象个小学生那样褪下裤子接受责打。高三下学期张小燕的屁股经常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晚上睡觉只能趴着睡,屁股的伤口碰碰都痛。老师常对张小燕说对她特别严格是为了她好,希望她能尽量考上好的大学,好学生才更加应该严格督促。班上成绩最好的几个学生才是挨打最多的,每个在高三这年都挨过几十次打牛藤条打光屁股。

终于高考了,公布分数那天,张小燕分数超过了一本线很多,终于考上了一间名牌大学,最后一次模拟考前五名的都考上了一本,全班同学有五成多考上了了一本二本大学,而该省一本二本录取率还不到25%。而转学去了该教育集团其它几间民办高中的十几个同班同学只有一个考上了二本,有几个读了民办大专,这几间民办高中考上一本二本的学生还没有一成。

林子也考上了一本,是一间医学院,林子高兴极了,她和张小燕私下交谈,林子告诉小燕其实她是自己要求来这学校的,怕别人笑才说是妈妈让自己来的,并请小燕保密。林子说她是独生女,父母很娇宠她,几乎从来不打,所以她学习很不自觉,小学成绩很差,初中也只有二十名左右,她自己决定来这打屁股学校读一个学期试试,发现这样的打屁股体罚督促很适合自己,成绩慢慢进步了上来,自己就是怕挨藤条不敢学习偷懒。藤条打光屁股其实很痛,很多时候一边挨藤条一边就想这么难受下个学期还是转学吧,实在受不了,但每次寒假暑假自己定的学习任务都完成不了三成,就知道自己不被严格管束学习就会很不自觉,就又决定再读一个学期。本来是打算只读一个学期试试的,高一时还准备实在受不了读两个月就转学,每个学期被打屁股时都想过转学,结果还是挨完了六个学期,这是自己最骄傲的事,现在能考上医学院本科,就是因为读了这间高中,如果真的中途转了学肯定考不上的了。从小学四年级下学期级起就没有穿过短裤和凉鞋了,但南方的夏天特别热,自己很羡慕夏天敢穿短裤和凉鞋的女孩子,到高一已经有五年半没有穿过短裤和凉鞋了,这三年穿短裤和凉鞋很开心。自己喜欢穿三分短裤和平跟凉鞋,不喜欢穿超短裤和高跟凉鞋觉得又难看又不舒服。男生那种到膝盖的五分短裤难看之极,又难看又不适应夏天酷热又不适合运动,好在女生不流行穿五分短裤。“故意犯规被打屁股?怎么敢呀!我其实很怕藤条打光屁股的,都痛死了,平时总是努力学习想少挨点藤条,屁股都打烂了。没办法,自己不自觉学习,高中又是最重要的三年,只好让自己的屁股受点皮肉之苦了,就像过去生病打屁股针同样的道理。刚开始几次打屁股觉得挺离谱的,十五岁了还要脱裤打屁股,打了几次就习惯了,反而觉得除屁股以外的地方都不适合体罚。在学校被打完屁股,屁股火辣辣的痛,我还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心痛逼我转学。现在我终于修成正果了。”张小燕说觉得林子穿短裤很好看。林子高兴极了,说现在身上穿的是校服平时是不穿的,自己高中这三年夏天不上学的时候穿的也是短裤和凉鞋,是自己买的,自己买过五条短裤和两双凉鞋,到大学报到前准备天天都穿短裤和凉鞋,自己夏天就是喜欢穿短裤和凉鞋,这才是适合南方夏天的衣着,读大学时可能要改穿长裤了。林子说自己表弟读初二,他夏天也是穿短裤和凉鞋,觉得初中男生穿短裤和凉鞋也挺好看的。

高考前三天,学校把各人专用的藤条发给各学生留念。收到名牌大学的本科录取通知书后,张小燕坐在家里自己的房间,望着自己房间里挂着的那条血迹班班、打了自己屁股一百多次的藤条百感交集,那条藤条本来是用来打牛的藤条,这三年来打了自己的光屁股一百多次了,经常把自己打得泪流满面,那藤条是自己专用的,三年来专门用来体罚自己,所以藤条上的血迹都是自己的皮肤被打得破皮渗血后粘上去的,打了三年都没有打断,但藤条已经变得很光滑了。张小燕用镜子照自己的屁股,屁股上有些地方都打得起茧了。高中三年张小燕被打过九次手心,都是因为上课说话。这三年来自己班已经打断了三把塑料直尺了,藤条也打断了好几条。张小燕觉得自己三年来被打了一百多次屁股,九次手心都是该打的,都是自己测验考试不够分和违反校规才打的,老师并没有乱打。觉得这打屁股学校挺好的,如果没有这间打屁股体罚的高中,自己只能读其它完全不罚的民办高中,自己能不能考上二本都成问题。只要学生本人自愿,这种打屁股体罚的高中并没有什么不好,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高中比初中更加应该打屁股督促学习呢,有些性格的人例如自己就是自制力很差,但却很有学习潜质经常体罚就能成绩很好。张小燕觉得自己三年前选这打屁股学校但没选其它民办高中的决定对极了。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