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生课堂上的灌肠惩罚 || 7117字

戴上手套的老师,开始着手配置浣肠液,先把四瓶开塞露的盖子拨开,一个一个挤入小碗中,再用注射筒前端搅拌浣肠液让液体均匀混合,「看在你们是初犯又是新生,这次不用太高的剂量和浓度处罚你们」搅拌完之后,老师开始用注射筒吸取浣肠液,「15%的浣肠液浓度50毫升,是你们今天的处罚内容,排泄之前要忍耐五分钟

老师拿起另一个注射筒,拉动活塞吸取浣肠液,吸满之后,把两个注射筒平放在两位受罚女同学翘高屁股的下方,还好女同学是背对老师,要不然亲眼看到老师配置待会要拿来处罚自己的浣肠液,肯定会感到相当害怕,或许从后面听到液体流动与器物碰撞的声音就已经够吓人了,「时间到之后,我会让你们去厕所排出浣肠液,如果在这个时间之前你们把浣肠液排出到桌面上,或者上半身爬起来,双手没有接触在桌面,就要接受附加惩罚,只要违规就是先打6下屁股,离指定忍耐的时间每少3秒,打屁股一下,在浣肠惩罚当周的礼拜五到惩处室受罚,处罚全部都是以藤条执行」

听到老师的宣布,台下几个女孩不安的低下了头,看起来似乎是被吓到了,担心自己未来也有接受浣肠惩罚的一天,我不清楚班上是否已经有人体验过藤条的处罚,但我从夏奈那里听说,藤条打屁股已经是学校最严厉的体罚之一,比起戒尺板子大面积的痛比较好忍,藤条则是直接抽在光屁股上引起一种撕裂肌肤的疼痛,受罚前女同学们裸着下身时,光是看到那个细长的轮廓及把手就已经不寒而栗了,据说打在屁股上马上就是一道印子,会引起轻微的瘀青,而执行处罚的老师们都很有经验,能够让藤条均匀落在屁股与大腿根部的每个地方,我想学校把藤条打屁股放在浣肠惩罚的附加惩罚,就是希望学生受罚时对藤条产生恐惧,而努力忍耐排泄的欲望直到惩罚结束,一旦浣肠液注入肛门,就会产生越来越强的便意,女学生必须对抗自己生理的本能,忍住不上出来,一想到提前上出来,周末必须接受藤条的伺候,是很大的心理压力,如此可以充分利用浣肠液在肠道内产生膨胀与翻搅,甚至是灼热等等不适的感受来达到惩戒的效果,女同学因为不想接受附加惩罚而拼命忍住便意,有时甚至要收缩肛门,都会让受罚学生体力快速的流逝,往后绝对不敢再有任何犯错的行为.

「惩罚结束之前,你们都要保持俯卧的姿势,不可以离开桌面」老师抹了点凡士林在注射筒前端做润滑,让前头可以顺利塞入女同学的肛门,「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告诉你们过了几分钟,提醒你们还剩下多久时间」老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希望这次的惩罚可以让你们真心悔悟,了解到作弊是一件很可耻的行为,这个惩罚的目的,就是希望妳们在忍受便意的过程中好好认错并反省,也让其她人目睹一次惩罚的过程,对同学有警告与教育的意义」老师一面说,一面看了看台下的大家,「你们两个,如果准备好了,就报出自己的班级姓名,以及自己的悔过之词,开始接受处罚」

两个女孩调整了一下屁股的高度,让头部与臀部的高度差达到更大,双手则延伸到桌子的两侧,「一年五班早纪,段考数学科考试作弊,未主动向老师承认犯错行为,必须接受浣肠惩罚,忍住5分钟不能排泄,我知道错了,已经准备好接受处罚,请老师开始执行」等早纪说完,彩希也不敢拖延太久的时间,同样用颤抖细微的声音说道,「一年五班彩希,段考数学科考试作弊,未主动向老师坦承犯错行为,即将接受浣肠惩罚,5分钟内不能排泄,作弊是可耻的行为,谢谢老师的惩罚,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好好反省

惩罚即将正式执行了,所有台下的同学看着自己的好姊妹用如此羞耻的姿势接受惩罚,肛门和私密处一览无遗,想必是感到同情又尴尬,几个同学害羞的低下了头,不忍看她们受罚,而我则是默默在心里祈祷着她们能够忍住不上出来,以免要接受藤条更严厉的责打,老师看了看时间,刻意又等了一下子,让两个女孩充分体会一下受罚前光着下身这个尴尬又紧张的氛围,才拿起充满浣肠液的注射筒,开始执行浣肠惩罚

老师先是站在左侧的彩希身后,示意性的拍了拍她的屁股,由于彩希腿张的特别开,不需要扒开两瓣屁股就可以清楚看见肛门的位置,老师小心翼翼的把注射筒前端抵在彩希的肛门口,慢慢把前端推入肛门中,塞的过程中,听得见彩希发出一声相当细微的呻吟,有异物插入肛门摩擦直肠的一定很不好受,有种下体被侵犯的感觉,等到前端完全插入后,老师停顿了一下,然后一手稍微提高了注射筒的底部,一手缓慢推着活塞,把浣肠液注入彩希的直肠内部

啊~啊彩希无助的呻吟着,浣肠液注入的同时,她的大腿也不自主的前后抖了起来,上半身瑟缩了好几下,头部也细微的摆动着,双手则是更加紧紧的抓住桌沿,彩希看起来很不适应浣肠液在肠道内流动的那种感觉,冰凉的浣肠液注入体内,会先刺激肛门周围,过没多久,直肠后段一股灼热延伸到肛门口,一阵又一阵的便意袭击着下半身,让人相当难受

很快的,浣肠液已经全部注入了彩希的肛门,老师慢慢拔出了注射筒,彩希则又恢复到了之前一动也不动的俯卧姿势,脸颊侧着紧紧靠在桌面上,大概是希望不要有太多肢体的动作让浣肠液反覆在肠内流动引起下腹更多的不适,然而,从我这里看不到彩希脸上的表情,不知现在她是否正痛苦的忍着便意,还是勉强的能够暂时抵抗那种感觉,旁边的早纪转头看了看彩希,知道要轮到自己了,无奈的低下了头,翘着屁股,等待老师对她执行处罚

老师很快走到了早纪身后,拍了拍她的屁股之后,将注射筒前端插入她的肛门,抬高注射筒底部,慢慢推着活塞注入浣肠液,老师推得特别慢,一方面是顾虑到安全,担心肠道无法突然容纳大量的液体,一方面也希望女同学被浣肠时,肛门被异物插着并注入冰凉浣肠液的那种害羞不舒服的感觉得以延长,达到处罚效果,和彩希一样,注入浣肠液的同时,早纪也是不自在的缩着身体,嘴里不时发出微微的呻吟,但似乎是怕乱动引来更多的责罚,早纪还是努力维持着姿势,没有像彩希扭动得那么厉害,没隔多久时间,老师也将浣肠液注入早纪的直肠内部,顺利将浣肠液注入两个女孩的肛门之后,老师再次示意性的拍了拍她们的屁股,「浣肠惩罚,五分钟,计时开始,好好反省自己作弊的行为

老师把其她浣肠工具收好的同时,两个女孩都维持着一样的姿势,静静等待着时间的流逝,我相信这五分钟对她们来说一定非常漫长,剩下的时间,就要靠她们的意志力与身体本能展开一场拔河了,台下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所有人目光都停留在前台两位正在受罚的女孩,老师则是站在旁边,注意女孩是否有排出浣肠液的情形,原本应该充满青春活力的高中教室里,现在一片死寂

浣肠液注入已经半分钟了,两个女孩还是一动也不动的跪着,看到这个情形,我却一点也不替她们感到放心,毕竟浣肠惩罚所带来生理上的不适会随着时间慢慢增强,之前夏奈提醒她们屁股翘高是希望浣肠液不要全部流到肛门口,这样会刺激肛门肌肉收缩,产生强烈的便意,但这样的姿势同样也让浣肠液更能够顺利的流入直肠深处,随着浣肠液越来越深入肠道,就会引起下腹更明显的绞痛,那时候女同学可能就无法像现在乖乖维持着姿势受罚了

「一分钟」老师说道,看着正在受罚的两个女孩,锐利的目光也不时扫视着全班的同学

这时候,早纪移动了一下双腿,减少了两腿的距离,这样一来,如果便意突然增强,并拢的双腿也比较有利于受罚学生收缩肛门来遏止排泄的行为,腿张开反而像是排泄前的准备姿势,比较容易不小心排出浣肠液,一旦浣肠液完全注入之后,老师就不会对受罚学生的姿势有太严厉的要求,毕竟女同学很难在下腹翻搅的情形下维持好姿势,只要受罚学生双手双脚没有离开桌面,持续着俯卧的姿势,都可以算在合格的范围内,不必接受附加惩罚

相较于彩希,早纪此时似乎已经感受到了便意,两个小腿不安的交叠在一起,互相摩擦了起来,呼吸声也渐渐变大了,在安静的教室中隐约可以听得见喘息声,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屁股也前后细微的摆动着,虽然头部还是紧紧贴着桌面,身体却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企图减少自己逐渐增强的便意

女孩子的下体是非常敏感的,也是自己平常最小心呵护的部位,学校在教育女学生时,多半是针对这个部位做惩罚,除了对生理上造成一定程度的疼痛,也会对女学生的心理上达到羞辱并予以训诫,无论是什么样的惩罚,女学生都必须主动解下裙子,脱下内裤,裸露出下体准备接受处罚,之所以要要求女学生自己脱下衣物,而非执罚老师动手,就是要女学生在脱下的过程自己主动认错,也是对自己负责,女孩在受罚时必须忍耐着私处接触空气而且曝露在她人目光下的害羞,那种难熬的滋味,女孩们也只有自己亲自受罚时才充分感受得到

「2分钟」老师宣布的同时,彩希也移动了一下双脚,缩短了双腿距离,不过和早纪不同的是,彩希每个动作都当相当谨慎缓慢,不会像早纪那样摆动着身体,而是拼命让自己的身体维持不动的姿势,心里期望着惩罚可以快点结束

我开始替早纪担心了起来,从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已经有想上出来的渴望,从现在开始,不论是彩希还是早纪,应该都会感受到明显的便意,早纪已经受不了那种感觉而开始了小小的挣扎,但彩希还是努力忍着不让身体移动,的确,太多的肢体动作只会让下腹的疼痛更加强烈,然而女学生又会因为疼痛而不自主的扭动身躯,浣肠惩罚不但是考验着女孩子的忍耐程度,在全班同学面前裸着下身,公开的接受处罚,更是完全剥夺自尊,让犯错的女学生当众认错,能够真心悔改,选择肛门这个排泄器官做惩罚,也能煽动女孩子的羞耻心,学习服从学校的管教,顺便让其她同学看看作弊被发现后严重的后果,杜绝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

其实老师这次对于早纪和彩希执行的浣肠惩罚,15%甘油浓度的浣肠液与50ml的容量,都还不算太严厉的惩罚内容,昨天放学和夏奈走回家的路上,她才告诉我学姐跟她分享的受罚经验,原来学姐们触犯校规接受浣肠惩罚时,往往都是20%甘油浓度的浣肠液与200ml以上的容量,有时候甚至直接注入没有稀释的纯甘油溶液50ml要求女学生们忍住不能排泄,学姐们忍耐不了而上出来,常常都要再多挨30几下藤条的附加惩罚,而住在宿舍的同学们,因为有日常生活起居以及每周小考的成绩规定,比较不会念书的同学,每一两个礼拜就必须接受一次浣肠惩罚,可见浣肠惩罚的效果相当不错,能够有效改正女学生的行为,渐渐在学校普及了起来,今天彩希和早纪只用比较低的浓度与容量就已经相当难受,实在难以想像学姐们受罚时究竟是什么难熬的感受 。

渐渐的,早纪的呼吸越来越急,连坐在教室后头的同学都可以清楚得听到,身体的摆幅慢慢变大,两腿的长袜不知已经磨擦了几次,头部也不再能够靠着桌面,上半身扭动着,抓住桌沿的两只手也颤抖了起来,身体不再随着呼吸有节奏的摆动,而是有点像失去理智般的胡乱移动,翘高的屁股左右摆着,好像在对老师求饶,然而,老师也只是冷冷的望着两个受罚同学,好几个同学不愿意看到自己好姊妹痛苦的扭动身躯,别过头去不忍再看

3分钟」老师说,终于剩下不到一半的时间,我双手合十的帮她们祈祷着,现在她们所承受的痛苦想必不是我们能体会的,每次肚子痛,我都是已经坐在马桶上让自己好好解脱,很难想像她们现在的感受是如何,彩希,早纪,你们一定要加油,忍住啊!就快结束了,一定不可以提前上出来啊!

彩希还是很努力的让自己不要乱动,到现在也仅仅只有下半身微幅的摆动,双手则是撑着桌面让头抬了起来,屁股与头部几乎处于同一个高度,维持这样的姿势可以让浣肠液不再往体内流动,但也多少让一些液体流回到肛门口,减少了肠道的翻搅,却也增加了肛门口的不适感,彩希大概是顾虑到只剩下2分钟的时间,决定采取这个比较平衡的姿势来受罚,好处就是下腹的疼痛减少了,坏处则是要忍耐肛门口的灼热,忍住肌肉收缩的欲望

恩~恩~啊~啊~早纪痛苦的呻吟着,双手也撑着桌面,把上半身抬高,但屁股的高度却降低了,悬在小腿上方不远的高度,忍受不了肠道的膨胀,可怜的早纪只好让浣肠液流回肛门口,慌乱的她没有像彩希一样让身体取得平衡,这样一来,浣肠液全部在肛门口,会让便意达到更大,对于现在的早纪来说,随时都有可能不小心把浣肠液排出,只见她使劲摇着头,似乎在告诉老师自己已经没有体力再接受惩罚,全身都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尤其两腿左右摆着,让整个桌子也开始震动,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音持续回荡在教室里,早纪没料到作弊竟然要接受如此严厉的惩罚,只能使劲忍着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由于我的座位比较前面,可以清楚看见早纪的肛门拼命的收缩,努力不想卸下自己最后一道防线,肛门周围的环状肌肉也前前后后的来回收缩又放松,频率越来越快,看得出来早纪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力气来收缩肛门,但体力不支的她还是无法维持让肛门出力,褐色的环状肌肉抽搐着,剧烈的抖动,手抓着两侧桌沿支撑上半身,颤抖泛白的指节死命抓住桌子,连手臂也开始抖动了起来,乌黑的秀发因为挣扎而飘动,整个人无助的扭动着身躯

接受浣惩罚的学生,如果无法撑到最后而提前上出来,应该也还是会努力让自己多忍个几秒,减少附加惩罚的击打下数,我想早纪应该也是这么想,所以还是不放弃的死命撑着,毕竟多忍几秒就可以少挨一下藤条,看到早纪挣扎的样子,我相信班上应该再也没有人敢作弊了,很多人已经吓得不知所措而低头望着地板发呆,深怕哪天自己也会有跪在桌上接受处罚的一天,就学校的观点而言,利用少数人受罚让纪律得以好好维持,也是公开处罚的目的之一

「四分钟」老师冷冷的说,看了看表,在两个女孩身后来回踱着步,高跟鞋鞋跟叩叩的敲着地板,教室里持续笼罩着一片阴沉的低气压

然而,毫无预警的,就在老师报完时间的刹那,啊~啊~早纪嘴里挤出了一丝有气无力的叫喊,肛门肌肉突然无力的放松,卸下了这道最后的防线,一部分的浣肠液顺着她大腿流了下来,沾湿她洁白的长袜,虽然她马上收紧了肛门,但体力耗尽的她已经无法支撑多久,几次的抽搐后,肛门又再次的放松,让更多的浣肠液流出,这次则像是小小的细流直接洒到了桌面,透明清澈的浣肠液会聚在桌面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由于两个女孩受罚前都已经将肠道清理干净,因此排出来的浣肠液没有任何异味及异物,等到这阵细流流完,早纪又停顿了一下,肛门口的肌肉向外突起,下半身似乎是在施力,没多久,浣肠液再次大量快速的喷洒出来,直接落在了桌子后方的地板,喷了相当远的距离,而早纪肛门周围也沾上了一滴又一滴的浣肠液

呜~呜~啊~~~早纪因为排泄时所产生的不适而微微低鸣,每当她用力突出肛门,就会有浣肠液喷溅出来,单单一次的用力似乎无法让她排出所有液体,必需重复好几次排泄的行为,才能从肠道那股灼热感中得到解脱,排出的液体量则是一次一次的越来越少,洒在地板上激起了小水花,到了最后,早纪无论怎么用力突出肛门也无法再排出浣肠液,才终于把肠道排空,肛门口还有残留的浣肠液缓慢的流淌下来,肛门开口看起来比受罚前还要张得更大一些,小洞周围则因为刚刚的排泄而微微发红,卸下了便意的早纪,双腿好不容易停止颤抖,身躯恢复了平静,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大概是觉得丢脸,她狼狈的低下头,羞愧的看着桌面,无力喘着气 「早纪同学,你离指定的忍耐排泄时间还差60秒」老师无情的宣布,「你要负责把同学的桌面清理干净,待会我会宣布你附加惩罚的内容,下次再敢作弊就是30%甘油浓度的浣肠液100ml,你可以起来穿上裙子和内裤了」

听到老师的宣布,早纪很慢的点了点头,就连这个简单的动作做起来都显得相当吃力,她的白色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汗珠持续从额头滴下,整个人像是颗泄了气的皮球跪趴在桌上,体力流失殆尽,甚至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俯卧在桌子上,企图让疲惫的身体得到一点喘息与休息的空间

这时我才了解到,排泄本身也是惩罚的一部分,不论是指定忍耐时间到了之后的排泄还是规定时间内的违规排泄,都会给女同学带来生理上的不适,如果是违规排泄,在全班同学的目光下排出浣肠液,女同学还会感到特别的害羞与难为情,虽然排泄是纾解肠道不适的唯一途径,但排泄时所引起的痛苦同样也可以达到惩罚的目的,剥夺女同学的自尊心,排泄之前,女同学必须让浣肠液流回到肛门口的直肠,这时候肛门会产生强烈的灼热感,在下体延烧开来,女学生必须要使劲收缩肛门的肌肉才能排出浣肠液,而且要许多次连续的收缩才能全部排完,这个过程当中不但消耗受罚女同学的体力,每次的排泄也会对肛门口产生更强烈的便意,连带伴随着下腹排泄时的绞痛,种种不舒服的感觉都可以对女同学产生警告与惩戒的意义,等到肠道完全排空之后,遗留在肛门口的浣肠液会持续的产生灼热感,让女同学觉得好像还没上完而拼命用力想上出来,却怎么也排不出浣肠液,灼热感可以持续好一阵子,甚至要等到女同学回家洗澡时才能完全脱离那种感觉

「离指定忍耐排泄的时间每少3秒,打屁股一下,加上原本一开始的六下,你一共要挨26下藤条」老师对着已经完全无力的早纪说,「记得礼拜五要到惩处室找教官接受附加惩罚,教官会集合所有这礼拜接受浣肠惩罚时违规排泄的女同学做集体的训诫,请你不要迟到」这些话听在早纪耳里不知是什么感觉,好不容易忍着便意撑到了只剩一分钟,却终究因为违规排泄而需要接受额外的惩罚,女同学光是想像藤条抽打在屁股上就是种煎熬了,更何况是受罚前的那种不安与恐惧所带来的心理压力,接下来的这几天,早纪想必是很不好过了

彩希仍然在和便意奋斗着,但肚子的疼痛还是让她开始痛苦的扭动身体,反覆的摆动身躯让液体来回流动着,呜~呜~呜~呜~彩希痛苦的不停呻吟起来,屁股无力的坐在小腿上,整个身躯伏在桌面上,屁股左右晃动着,头也开始摇摆了起来,看得出来整个身体都因为施力在肛门而颤抖不已,不免令人担心彩希会在最后关头因为忍耐不住而上了出来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老师开始倒数,彩希的挣扎也没有持续太久,或许听到老师数着就多多少少得到了一点安慰,身体的震动慢慢平息下来………「时间到,彩希同学,你可以去厕所排泄了」漫长的五分钟终于过去,彩希顺利的接受完了浣肠惩罚,虽然迫不及待的想要赶快排泄,她还是紧记着夏奈之前的提醒,慢慢的藉由椅子的辅助从桌上爬下来,动作不敢太大,很快穿好了鞋子,彩希痛苦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因为下腹的绞痛完全无法站直,顾不了在走廊光着下身的害羞感觉,彩希完全没有要穿上内裤与裙子的意思,弯腰拖着脚步向厕所移动,短短的距离,走起来却是举步维艰,彩希得扶着教室的墙壁才能勉强行走,双腿抖得很厉害,还好厕所就在教室不远的距离,走出教室之前,我看见少许的浣肠液汇成细流顺着彩希颤抖的大腿流淌下来,在白长袜上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小印子 我实在很难去忘记彩希从厕所回来后的苍白脸庞,低着头羞愧的拿起裙子和内裤穿上,走回自己的座位的憔悴身影,两个女孩整天大部分都是无力的趴在桌面上休息,手不时抚摸着肚子,失去了青春期女孩该有的朝气与活力,剩下的课堂上,全班也是一片死气沉沉,每个人内心都蒙上了一层难以抹灭的阴影,伴随着害羞与恐惧,相信短时间内没有人再敢有任何触犯校规的行为

礼拜五那天放学,我和夏奈经过惩处室时往里面看了一下,早纪孤寂的身影面对墙壁站着,双脚与肩同宽,两手提着水桶,两瓣屁股上散布着整齐一条条藤条打过的痕迹,连大腿上方都可看到微微凸起的红肿鞭痕,每个鞭痕的周围都是淡淡的红色,有些鞭痕交错的地方甚至变成了淡紫色,可以清楚的看出毎下藤条落下的位置,正在罚站的早纪啜泣着,不知还要站多久的她,没有任何借口,也没有任何求饶的余地,在这所学校,一但犯了错,也只能好好的接受处罚,为自己的行为负起最大的责任

sp愛好者 发表于 2015-7-16 16:47
樓主還有下文嗎?繼續更新!

没了…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