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木鱼原创,若转载请注明作者!!!)MF斗罗大陆同人文

1、唐三责罚胡列那
蹭的一声,巨大的狐尾从胡列娜臀后冲出竖起,对着唐三横扫过去,慌忙之中,唐三虽然反应神速,但还是被尾巴尖上的利刃般的毛发划伤了脸庞。胡列娜看见鲜血从唐三面部滑落,红色的双眼竟意外的露出一丝清醒“唐银,趁我还清醒打晕我,我挺不住了。”
唐三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但对于胡列娜的提议,唐三没有半分犹豫,一记手刀打在了胡列娜的脖子上,胡列娜身子一软向唐三身上躺去,竖起的狐尾也逐渐收回,被撑破的小裤露出了一片雪白。
当胡列娜逐渐从沉睡中醒来,看到唐三正坐在篝火旁烤着鸡翅。低头看着自己只穿着一条到大腿根的红色小热裤,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屁屁,果然裤裤后边还破了一个尾巴大小的洞,想到都被唐三看了去,胡列娜瞬间面色通红。
其实胡列娜储物戒中还有一身用来换洗的内衣,但是外边的衣服实在是没了,可偏偏这一身换洗的内衣,下边的小裤裤不是这种平角的内裤,而是女孩子爱穿的三角小裤。这种衣服如果没有外衣遮着,岂不是更羞死人。
正在胡列娜在那里纠结时,唐三从二十四桥明月夜取出一身黑色外衣,也不转头,扔给了胡列娜。“如果不嫌弃就先穿我的,放心,我不会回头看的。”说完继续烤着鸡翅。
“好香啊,给我吃一个。”胡列娜已经穿好衣服调整好心情坐在了篝火旁。唐三看着面前比自己大四五岁的女孩,微风吹起,宽大的衣袍也难以掩盖其身材。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使得唐三不禁失神。“喂,我说给我一口吃的。”胡列娜的俏鼻往里吸了吸,嗅着烤翅的味道。
“哦,哦,给你。”唐三回过神来,将手中的肉递了过去。“好吃哎!”胡列娜接过来就大口了吃了起来,烫的伸出小舌头用手扇着。看着大快朵颐的胡列娜,摸了摸脸庞快好了的疤痕,唐三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
两人将烤的东西瓜分完毕,胡列娜就要向唐三告别,唐三坐着没有动的意思,侧着脸庞指了指上面的疤对胡列娜说道:“历练中暂时组队的成员要是伤害自己人,应该有什么惩罚?”
胡列娜玉琢的脸面刷一下就红了起来,江湖规矩,她当然知道。“背叛”队友,会被队友们责打惩罚的。虽然自己当时被杀戮之气控制,但唐银若要追责,自己也难逃一番责打。“你,你什么意思?”胡列娜说话都结巴了起来,臊红的小脸煞是可爱。“当然是打你屁股了。”唐三毫不客气,直接道明目的。
“我~”胡列娜自知理亏,我了半天也没我了个所以然,看到唐三拍了拍大腿笑着望向自己,胡列娜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天啊,他才十七八岁模样,可我已经二十多岁了,真的要被这个小鬼打屁股嘛,那岂不是要羞死人了。”心里这么想着,胡列娜站在原地,不愿动弹。
唐三见她没有动身,知道她是害羞,便起身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拿出了把椅子,上前拉起胡列娜的小手,愣神的胡列娜没有意识地被唐三牵着小手走到凳子旁。唐三坐下后,将其小手向自己身体右侧使劲一拉,胡列娜重心失衡,整个人趴在了唐三的腿上。双手撑在地上,整个身子呈倒v形,屁屁压在唐三的大腿上,正好是身体最好位置。由于穿着宽大衣衫,可爱的小臀儿若隐若现。
唐三按耐不住,pia的一下,一巴掌狠狠落在盖着薄纱的屁股上,胡列娜撑着地的小手紧紧的攥了一下,有点疼,但还能忍受。唐三既然已经开打,也不客气,巴掌一下一下扬起,一左一右地落在小俏臀上面。倒是公允,胡列娜的左右两团玉臀受到同等待遇。
pia,唐三一巴掌竖着打在了双臀之间,这种刺激,倒不是特别疼,但由于臀缝与前面私处过于相近,别样的感觉使得胡列娜忍不住哼唧了出来。pia,“嗯~”。
pia,“唔~”,每次巴掌落下,胡列娜短促的呻吟极具诱惑力。随着唐三的巴掌落下,胡列娜只觉得私处小口逐渐有些湿润。此时胡列娜原本羞红的小脸,也再也挂不住,撑着地的小手向前爬去,原本在唐三腿上的小屁屁也腾在了半空中,大腿根部留在了唐三的腿上。
唐三一把摁住了“逃跑”的胡列娜,一巴掌狠狠地落在了她的臀上,“啊!”,这一巴掌用了武魂的力量,胡列娜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你怎么这么不老实?”唐三将其拽了回来,质问胡列娜。胡列娜将头使劲的低了下去,埋在了撑着地的双臂之间。小声嗫喏:“羞羞~~”见到胡列娜如此可爱的一面,唐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小家伙猛地抬起了头,正顶在了胡列娜已经湿润的那处。
欲望来袭,唐三也不再满足用巴掌责打,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了一块戒尺,上面刻着家法二字。原来这是唐三平日里用来惩罚小舞的家法。此时没有合适的工具,唐三只得借用一下,心里对小舞道了声抱歉。唐三就高高扬起了戒尺。
啪~,戒尺落在了受过巴掌责打的臀部上,可爱的翘臀随着戒尺的抽离,向上微微抬起,撑的衣服饱满无比,不等其落下,唐三手中的戒尺再度责打了下来,“啊~嗯~”,戒尺的威力果然比巴掌大很多,胡列娜痛呼了起来,原本微微抬起的玉臀,在这一戒尺下狠狠地落在了唐三的腿上,湿润的那处与硬挺的小东西来了个亲密接触,故而在痛呼后紧接着有着一声呻吟。
唐三将胡列娜扶了起来,胡列娜羞地不敢看他,将头低在胸口,双手在身前抠弄,唐三一巴掌将其小手打开,解开了她的腰带,宽松的裤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唐三重新将其摁在了腿上,掀起了上衣裙摆,翘臀从衣裤中跳了出来,没有宽松衣物的遮挡,胡列娜的美臀显得十分饱满,将白色三角小裤撑的圆圆的,露出小裤挡不住连接大腿处的红色巴掌印。
唐三横着戒尺,一下打在了双臀臀峰,白色小裤上起了个褶皱,“嗯~”,胡列娜的身躯微微颤动,口中不断发出痛呼。啪,“嗯~”,随着戒尺的落下,胡列娜的小腿也会向上抬起一条,原本落在脚踝的长裤,逐渐掉落下来。穿着白色小袜的脚丫子抬起来,十分可爱。唐三忍不住伸手去把玩,此时的胡列娜羞得不敢说话也不敢动,任凭唐三随意处置。
捏了捏小脚,唐三将双手深入其白色小裤里,将小裤从圆滚滚的屁股上褪了下来,放在了大腿处,小裤里面很明显的湿了一大片。唐三揉了揉已经红红的小屁股。又引起胡列娜的一连串呻吟。
啪,戒尺继续落在布满红霞的臀儿上,“啊~”,许是太痛了,胡列娜的魂骨不自觉从小倩臀上挺了出来,一下子顶在了唐三脸上,跟战斗时不一样的是,尾巴毛茸茸的,十分温顺可爱。唐三只觉得毛绒绒的贴在脸上,十分舒适。忍不住拿着尾巴在自己脸上蹭了蹭,奇妙的是留在其脸上的疤痕在尾巴的触碰下逐渐消失不见。
唐三rua了一会小狐尾,将盖住红屁屁的大尾巴掀了起来,将其摁在腰间。戒尺继续责打起臀儿。啪,又是一下狠狠地打在了布满红痕的屁股,“嗯~”,胡列娜低声痛呼,双眼已经变成粉红色,这只极具魅惑力的小狐狸,正在享受着戒尺落在下半身上的痛感。
此时的胡列娜,趴在唐三腿上,羞红的俏脸被披散的长发略微掩盖,粉红的眸子略带情欲,撅起的圆润翘臀上带条大大的尾巴,穿着白色小袜的脚边是脱下的长裤,大腿处挂着褪下的白色小裤,上面还沾有些许液体。何等诱惑,何等风趣?
唐三挥舞着戒尺,责打在臀上,一下一下的为其上色,仿佛在精心制作一个艺术品,胡列娜的屁股随着戒尺一下下的落下,越来越红,逐渐接近尾巴的火红色。“啊!”随着一声惨叫,胡列娜的尾巴挣脱了唐三,死死护住了身后的屁股。应该是这一下打的太痛了。
此时胡列娜整块原本光滑的屁股,布满红霞,被火红色的尾巴遮盖部分,露出的臀色如同尾巴,火红又诱人。
唐三见此,将她的尾巴从略微分开的双腿间塞了进去,叠在了她的身子底下。胡列娜感受到s处毛绒绒的触感,有些忍不住的用尾巴摩擦。尾巴从尾巴骨处,连到大腿内侧,如同将小裤裤塞在臀缝里一般。
啪,唐三扬起戒尺,又继续打了下去,“嗯~”,胡列娜在痛感中找寻着,努力抓住随之而来的快感。又由于尾巴在秘处的摩擦,胡列娜在每一戒尺的落下,都随着扭动着屁股。唐三看着其可爱的俏臀,由通红,变成深红,又逐渐肿了起来。
唐三终于停下了责打,趴在他腿上的胡列娜已是香汗淋漓。羞红的小脸朝下,比红脸更红的屁股确朝上。唐三揉了揉胡列娜的脑袋,将其白色小裤慢慢提了上来,由于是三角小裤,无法完全遮盖住受罚后的红臀,正是个白里透红。

2、唐三责打小舞

“唐三!”小舞气鼓鼓的喊道,你和那个胡列那到底发生了什么?唐三对于小舞发这么大脾气感到莫名其妙,要知道,自己和胡列那之间确实清白,可无论自己怎样说,小舞都是不信。
“我不管,你肯定和她有一腿,我~”,唐三一把将小舞抱住,低声安抚,“我和她之间真没什么,我心中只有你一个人,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小舞逐渐冷静了下来,但还是有些气不过,一脚踢向了唐三,谁知唐三不躲不闪,被这一脚踢中了胸膛,倒飞出去,撞在了床沿。
“哥,你没事吧。”这下小舞慌了,她没想到唐三竟然不躲,连忙将唐三扶了起来,唐三揉着胸口露出一丝苦笑,小舞这一脚踢得自己生疼。小舞伸出玉手为唐三揉着胸口,“对不起,哥,我,我相信你和胡列那没什么,我错了,我不该胡乱发脾气。”说着低下了头,想到之前犯错被唐三惩罚,小脸红红的。
唐三被小舞揉了会也不那么疼了,揉了揉小舞的脑袋,“以后不许胡乱吃醋了,也不许不信任我,更不许对我动手。”“知道了,哥。”小舞应声道。
唐三揉脑袋的动作停了下来,捏了捏小舞的小脸,轻声道“知道错了该怎么样啊?”小舞的脸更红了几分,“该被哥哥惩罚。”
“怎么惩罚?”唐三又问,“打屁股”小舞声音很小。唐三故作生气,“别让我问你,自己一次性说清楚!”,小舞身体一颤,两只小手捏着唐三衣角,说道“小舞犯错了,该被哥哥脱了裤子打屁股惩罚。”说完抬起头,面部红透,大眼汪汪地看着唐三。
唐三一把将自己的衣角从小舞手中抽出,板着脸,”自己去拿戒尺去。””哦~”,小舞搓了搓手,应了一声,乖乖地起身拿戒尺去了。不一会,小舞手中捧着一个板子走了过来,在唐三脚边跪下,身子弯了下来,同时将板子举到头顶。
唐三伸手将板子接了过去,小舞乖乖地膝行至唐三右腿侧边,双手扒在唐三腿上,抬起膝盖,整个身子便侧趴在了唐三腿上,小脚往上窜了窜,将自己的屁股放置在唐三的双腿之上。上半身平趴在了床边上,蜷缩着双臂,下巴枕在手背上。“哥,你打吧。”小舞把心一横,认命似的说道。
唐三见其这副摸样,又觉俏皮可爱,又显楚楚可怜。不过唐三可没准备轻饶这个小家伙,将板子放在小舞腰间,用手揉捏着小舞的屁股。“自己忘了脱裤子了?”
“哦~”小舞故意拉长了音,也没起身,双手背在身后,放在腰间开始往下拉扯自己的裤子。一左一右,拉了半天,才脱掉一半,裤子卡在臀尖上。唐三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小手上,小舞立马将手蜷缩了回来,委屈巴巴地开口:“我脱不方便,哥哥给脱嘛。”
“Pia!”唐三在其屁股上轻轻地来了一巴掌,很是无奈。伸手为她拉下裤子,又将上摆往上掀开,这才露出了整个可爱地翘臀,小舞今天穿的是白色三角内裤,唐三看着露出地屁股忍不住把玩,捏捏屁股、拉拉内裤。
唐三右手掂起了戒尺,先是在小舞被白色内裤包裹着的屁股上轻拍着,“啪!”突然一板子狠狠落下。“呜~”,小舞措不及防,嗯哼了出来,晃动了两下腿,牵连着两瓣屁股交错地动了几下,好像这样能缓解疼痛。薄薄地白色内裤下,一条红色戒尺印逐渐显现出来。
“先打一百!”唐三说道。小舞嘟着嘴,小声跟着嘀咕“先打一百,打死我算了。”唐三听到这小丫头嘀咕,问道“什么?”。小舞将脸埋起来,“我说哥哥轻点。”
“啪”,又一戒尺落下,“嗷呜~”,小舞又叫了一声。上身跟着板子落下一颤。“啪、啪、啪”,唐三横着板子,一下又一下落下,小舞死死咬住衣角,不让自己叫出声,只有鼻子出气发出的“嗯~”,时而长哼、时而短促。
“啪”,又是一下落在了小舞的屁股上,白色小裤也随着起了一道褶子,小舞的屁股随着板子离去向上一抬,像外扭去,似是想躲过板子,“啪”,可唐三的下一板子还是精准的落在其屁股上。小舞揉搓着双腿,希望可以缓解疼痛。
“嗯~”,“嗯啊~”,“啊~”,随着一板子又一板子的落下,小舞叫出了声,上半身随着板子落下不断扭动着,被唐三死死地摁住腰部。小舞的腿开始向上翘起,仿佛想用小腿挡住责在屁股上的板子,“啪”,随着唐三一板子打在她臀腿交缝处,小舞再也支撑不住身子,膝盖弯曲,身体向下滑落,眼看又要跪下去,被唐三一把抓过小腿,将其放在了床上。
此时小舞平趴在床上,两只手臂也弯曲地有点酸,便向前伸展,整个人呈一字状,唯有屁股在唐三的腿上,十分挺翘。
唐三停止了责打,在小舞那布满板痕的屁股上轻轻揉搓,此时小舞也不叫了,撒娇似的说道:“小舞受不了了,哥哥轻点嘛。“
唐三揉了几下,发现隔着裤子揉无法感受肌肤润滑柔软,便将小舞下身最后一丝遮掩也给拉了下来,小舞红着脸,没有制止,两人早已亲密无间,这样虽会有些羞,但还是可以接受的。
拉下了小舞的内裤,便是一个红红的屁股,在内裤遮掩下,还不显得这么红,唐三有些心疼,大手覆盖上去,为她轻轻地揉着。捱了责打的屁股此时热热的,有些烫手。
唐三不忍用戒尺继续责打,将戒尺放在小舞腰上,“刚刚打了六十多下,接下来我用手,再打五十下,不许乱动,戒尺掉了便加罚。“
小舞抬了抬屁股,好像是寻找怎样动不会让戒尺掉落的平衡点。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一丝不挂的私处挂着丝丝荧水沾在唐三的裤子上。
“pia”,唐三一巴掌打在了布满板痕的屁股上,“嗯~”小舞不再叫出声,又改成了低声呻吟,显然巴掌的威力虽不足板子,但对于刚挨过板责的屁股,仍是不太好过。
“pia”,又是一下,唐三毫不留情,原本成条状的痕迹开始逐渐晕开来,整个屁股都染上粉红。“自己数着。”唐三打完这一下,轻轻拍着小舞的屁股说道。
“二”,小舞连忙数二,生怕前两下不算,唐三也没给她计较这两下,毕竟此时小舞白皙的翘臀已经红透,甚至微微带肿。
“嗯~,三、嗯!四,嗯啊,五”,小舞老实报着数,但由于每巴掌落下带来的疼痛,她都是先忍不住低声抽泣,再报出数目。
“pia\pia”,唐三巴掌一左一右地落下,小舞又将手臂蜷缩起来枕在头下,手里攥着床单,将其攥成一个小角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随着巴掌落下不住地哼哼着。屁股也开始不老实地动了起来。此时小舞的屁股已经均匀的布满粉红,且向大腿蔓延开来。
见小舞屁股开始躲避,唐三一下又一下快速打在她的屁股上,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啊~三十,嗯~三……,啊~,三十……四十。”,随着带着呜咽声的报数,一连十下,小舞报数都来不及。十下打完小舞脚处的床单被子以及手臂压着的床单都被她弄乱,原褪至膝弯处的白色小纱裤也掉落在脚尖。小舞将脸埋在手臂里,抽泣起来,泪珠忍不住地从眼睛里掉落在被子上。
见被子被蹬的不像样子,唐三俯身将小舞的鞋子脱了下来,露出小小玉足,与小袭裤相同,也是白色棉布。在脚尖处由于她经常运动微微泛黄。鞋子脱了后小舞脚丫子的味道扑鼻而来,但说不上是臭,带点女子体香,有夹杂些由于闷着产生的气味。足弓很深,显得脚丫很小,十分可爱。
唐三忍不住握住小脚把玩了两下,依依不舍地将其放在床上,直起身子,准备打完最后十下。小舞啜泣了一会儿,带着哭腔“哥哥真狠心,打死我算了。”
唐三揉了揉红肿的臀儿,“哥怎么舍得打死小舞,最后十下哥轻点。”小舞又忍不住的抽泣了一声后道“谢谢哥怜惜。”
唐三没急着打,在发红的热臀上不住揉捏,手逐渐不老实地向下探去,一探不打紧,只觉得什么东西湿湿的,“小舞你尿我腿上了?”唐三不解。小舞也没经历过,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私处分泌了许多液体。只是说“没有啊哥哥。”
唐三又向里摸了摸,小舞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只觉得一种触电般的感觉直袭全身,让整个身体酥酥麻麻,屁股都不那么痛了。抽出手唐三将手在鼻子下嗅了嗅,没有骚呼呼的味道,还黏黏的,不像是尿,唐三终于反应过来是什么了(男孩子看过春宫图了解些知识很合理。)
看来小舞是喜欢的,唐三将一只手垫在小舞身下,另一只手不重不缓地打着,果然小舞忍不住哼哼唧唧了起来,甚至故意扭动着屁股以便获得下身的摩擦。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