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变成主 || 7145字

我是S大学大三的学生,大学的生活平淡而无聊,所以我经常上网消磨时间。跟现在的主动相遇,也是因为网络。

第一次和主动聊天,是因为她在论坛里发帖子,抱怨高三学习生活有多累多苦,因为她是同性恋者,同学虽然不排斥她,可也不愿意和她做朋友,所以她非常孤独,厌倦现在的生活。我本着过来人和年长者的身份,安慰她,劝她好好学习,做起了知心姐姐,顺便消磨无聊的时间。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姐妹,给她辅导功课,一起出来逛街、吃饭、看电影。

后来随着深入了解,我知道了她是sp爱好者,喜欢打人屁股,去她家给她作辅导的时候,她总会让我看一些文章跟视频。

之后我发现自己几乎一点也不排斥sp,看到文章和视频的时候,总是会心跳加速,甚至有些期待尝试。她似乎非常擅长洞察人心,从我的反应就捕捉到了我内心的向往。有一次看完视频,她忽然跟我说,“姐姐其实不排斥sp,也非常想尝试一下被打屁股的滋味吧?干脆就做我的被动,让我打屁股吧?看到文章里那些被打到红肿不堪,不能落座的屁股,姐姐很兴奋吧?我可以满足姐姐的向往哦。”
正如她所说,我不排斥。所以当听到她这么跟我说的时候,我除了涨红了一张脸之外,还有一丝兴奋和期待。于是我就点了头,继而那次作业辅导就变成了我的第一次实践。

她命令我,“自己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到膝盖下,趴在书桌上,把光屁股撅到最高。”

我站在那手足无措,其实我心里更加希望被人强制脱下裤子,至少可以减少自己动手的尴尬。我红着脸迟迟下不了决定行动,直到她威胁我说,如果不自己脱掉裤子,她将会做一些让我感到更加羞耻的事,并且我的屁股将会被抽打到三四天都坐不下的程度。

在好奇、向往和威胁的驱使下,我终于下定决心。不得不说,自己将光屁股从裤子中剥出来,实在是一件非常让人难为情的事儿,更何况是当着别人的面。慢吞吞脱下裤子的动作只能加大我的难看,于是我只能自暴自弃的一股脑露出屁股,趴在桌子上努力将光屁股撅高,任凭她非常缓慢的,用手掌掴我的两瓣屁股。

“其实每次看到姐姐,我都会非常非常想用各种工具抽打姐姐的光屁股,直到姐姐撅着红肿不堪的屁股痛哭流涕为止。姐姐小时候有没有被爸爸妈妈打过光屁股?估计没有吧,毕竟姐姐学习很好,可现在却自愿脱光裤子趴着让妹妹打屁股呢。”
手打在裸露的臀肉上,麻麻的刺痛,其实并不怎么疼,我甚至觉得很喜欢。可她边打边说出的话,伴随着清脆的“啪啪”的响声,让我觉得非常羞耻。
“呀,姐姐有反应了,我的手沾到湿的东西了。”
她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一样,将手上的湿润抹到我已经发热的屁股上。发觉自己竟然不争气的起了反应,难堪让我将脸埋在胳膊里,嘴里哀求她,“不要说了。”

“这可不行,打屁股应该是惩罚,打得我手都红了,姐姐却舒服的流水了。难道用手打屁股对姐姐来说很高兴吗?那要等到以后奖励姐姐的时候才能用手。”
在用手打了50下,把我的屁股打的发红发热的时候,她边做出这样的决定,边停止了第一阶段的惩罚。
丝毫没有给我缓冲的时间,第二阶段便开始了。我被要求跪在椅子上屁股向后撅,胳膊撘在右边的椅子背上,以便看见摆在右边的电脑屏幕。接着她将第二轮的刑具——拖鞋,展示似的在我眼前晃了晃,接着非常有规律的开始了抽打。

第一下打左半瓣屁股,第二下打右半瓣屁股,第三下打在中间接缝的地方。拖鞋的威力远大于手掌,冲击大的让我藏在臀缝里的肛门都觉得非常难受。随着抽打我的屁股开始灼热疼痛,可以预知下一次屁股哪里会被抽打,却总也躲不掉,这让我十分害怕和无措,挨打的疼痛仿佛也被放大了似的。

“起先我非常讨厌姐姐,明明不知道现在的处境让我有多痛苦,却为了找人聊天,装作过来人的样子开导我,那时候我真想让姐姐趴在电脑前,一边让姐姐念自己说过的话,一边用鞋底狠狠打姐姐撅起来的光屁股。现在,姐姐开始念吧,每念一句就说一次,对不起,姐姐错了,这么自以为是应该就被狠狠抽打光屁股。”

她的话让我感到十分委屈,尽管当时我也有借机消磨时光的心思,但我始终是在帮助她不是么?所以我闭紧嘴巴不肯读。她显然被我这样的行为惹怒了,因此鞋底抽打在屁股上的力度跟速度都提高了不少。我猜我的屁股已经开始肿了,因为它已经十分疼痛,以至于让我不自觉的开始小幅度晃动屁股,但是却怎么也逃脱不掉鞋底的抽打,所以我忍不住开口叫出声,并开始解释。

“啊,疼。我是想帮助妹妹的、、唔,轻一点,不只是为了要找人聊天,对不起,啊哈。”很快的,我就发觉如果不听她命令的话,屁
股恐怕就会一直被打,于是我只好用已经带着哭腔的声音,一句句念那些发给她的话,然后按照她的要求承认错误,请求惩罚。

“姐姐的屁股每挨一下都会颤一颤呢,是在表示它很开心挨打吗?”

听话之后抽打的速度果然减慢,每念完一句才会被打一下屁股,也让她有了足够的时间说出戏谑我的话。缓和下来的抽打加上更加严重的羞耻感,竟然让我的下身更加湿润。所以当她发现鞋底被弄湿了的时候,抽在屁股中间的每下力度都非常重。

“非常好,姐姐的屁股被打肿了一倍呢,又红又大的真可爱。为了奖励姐姐,我决定姐姐接下来可以跪在软软的床上。”

在我终于念完了之后,她告知了我屁股的现状。随后开始了第三轮的惩罚。她命令我双膝跟双臂支撑在床上,摆出像狗一样跪趴的动作,并用力压我的腰,一再试图让屁股撅的更高。

我身后灼热发烫的臀肉已经非常痛苦,所以边摆出屈辱的姿势,边哀求她饶过我可怜的屁股,因为疼痛让我觉得,如果再被打,屁股一定会被打烂。但回应我的只是屁股被胡乱且快速的抽打。

“姐姐的屁股离打烂还差得远呢,作为姐姐利用我消磨时间的惩罚,我决定用鞋拔子再打姐姐的光屁股五十下,等它不能再套上内裤的时候,我就原谅姐姐。”

随后她就开始用鞋拔子随处抽打我的屁股,似乎有意要将我的整个屁股都修补的红肿不堪,不知下一次会打在哪的恐惧,远远超过了刚才。害怕与剧烈的疼痛让我失声尖叫,大声痛哭。我只能一边撅着红肿的屁股挨打,一边痛哭着求饶,如果不是被她摁着,我想我一定会逃跑。

第三阶段的惩罚结束后,我终于获得了休息的时间。她让我趴在床上,大发慈悲似的给我红肿的屁股按摩,但这对于我饱受重创的屁股来说只是另一种惩罚而已。我当时天真的以为惩罚已经结束了,而且光屁股被人揉捏玩弄的滋味让我十分抬不起头,所以我推开她的手,并要求将裤子穿上。

然而这一系列要求被她视为不知好歹,她十分生气于我的行为,于是我的休息时间便被中止了,因为她决定要给予我第四阶段的惩罚。
“我、、我只是以为、、以为惩罚结束了、、我、、”
等我主动将撅高的光屁股移到她跟前,哭哭啼啼的解释,哀求她随便揉捏玩弄,不要在罚我时,已经平息不了她的怒火了。

“我决定将姐姐的整个屁股都打成红肿的样子。现在姐姐自己跪到我跟前来,上身钻进椅子下边趴在地上,自己用双手掰开屁股,把还完好无损的屁股沟跟肛门露出来接受惩罚。”

听到命令后,我迅速的意识到自己应该逃跑。身体先于大脑行动起来,我慌乱的想要提上内裤跟裤子,但随后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将肿胀的屁股强塞进内裤加剧了疼痛,根本连内裤都无法穿好的我,只能捂着屁股蹲在地上哭,像个忍受不了被妈妈打屁股的疼痛,而中途逃跑了的孩子。

我的行为让她怒火中烧,她将我拉起来摁到床上,迫使我将半挂着内裤的屁股向后撅高,随即我便听到了剪子的声音。
“姐姐竟然想穿上裤子逃跑,还敢自己摸屁股,难道姐姐不知道在受罚的时候是不能反抗的么?把内裤和裤子全部剪烂,姐姐就能安心听话了吧?”

“不要,我错了,我按你说的做,不会再反抗了,你打我的屁股吧,不要剪裤子。”
妹妹比我矮的身材力气却比我要大的多,挥动着剪刀好像下一秒就要剪烂我的裤子,无法挣脱的恐惧和无力感使我屈服,让我只能按照她说的做。
在这之前我以为跪趴的姿势是最屈辱的,但现在跪撅还要自己分开屁股,露出从来没有见过人的地方挨打,这羞耻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刚才跪趴的姿势。但打屁股所带来的疼痛与恐惧,让我完全顾不得这些,我立即听话的按照她说的做,生怕迟疑与反抗还会带来其他惩罚。之后我便体会到了远远超出我想象的疼痛,以至于当鸡毛掸子第一下抽在臀缝里的时候,我的手就不自觉的分开了。

“噢唔,求求你不要再打这里了,太疼了。”
“掰开屁股把肛门露出来!惩罚结束之前如果姐姐敢再让你的屁股合上,我就把姐姐的屁股跟肛门全部打烂!”
我的哀求并没有奏效,于是只能拼命的分开屁股,好像要把屁股弄裂一样。
“啊!不要打了,呜,要打烂了,打这里太疼了,啊噢,我要趴不住了。”我发疯似的哀求,扭动屁股,企图减缓似乎要打裂屁股的剧痛,然而她加紧我胯部的双腿阻止了我的行动。在15下的酷刑后,我的第一次实践终于全部结束。

那之后我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因为随便的动作都会牵扯到重伤的屁股。她却命令我立刻站起来,提上内裤陪她写作业。就如同我刚才的尝试,肿大了三倍的屁股根本无法塞进内裤里,所以我只能羞耻的哀求她,允许我脱下内裤,光着屁股陪她写作业。她非常大方的同意了我的请求,要求我跪趴在地上,将屁股最准镜子,以扭曲的姿势回过头观察自己红肿成了三倍大的屁股半小时,并将刚才的惩罚和自己的内心感受写下来。
因此才有了以上的这些文字。

妹妹看完我写的记录之后不太满意,因为我被惩罚光屁股的时候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所以必须称呼施以惩罚的妹妹为主,或者直接写妹妹,妹妹觉得写“她”的话就显得既不亲切又不尊重。

除此之外,我必须照一张足够清晰的屁股写真,将受刑后屁股的样子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将自己如此羞耻的部位照下来供别人欣赏,如此羞耻的事情让我不自觉的跟妹妹据理力争,然而这却被妹妹当做顶嘴、反抗主动的权威。

所以我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庆幸的是妹妹喜欢将原本白嫩的屁股打的红肿发硬,不喜欢将屁股打到破皮流血。所以那天我的屁股暂时得到了宽恕,没有继续挨打,只需要撅起红肿的屁股反省就够了。我为此感到松了一口气。

那个时候,出于对打屁股的恐惧,我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除了反省自己利用妹妹消磨时间外,丝毫没有考虑到结束与妹妹的关系。对此我也十分想不通,大概我本身也对实践非常向往吧。

挨打之后的那一周时间里,我只能穿着宽松的运动裤,将屁股勉强遮起来,并且尽量微微张开双腿,避免屁股沟和肛门受到摩擦而加剧疼痛。
教室里的硬木椅子着实让我痛苦,以至于第一次看到我慢慢坐下的时候,室友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只能推说昨天出门摔跤了。屁股红肿着坐在教室里听课,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刚被打过屁股的小学生。

妹妹要求我每天晚上必须跪撅着照下屁股的现状,发给她以便确认我的屁股什么时候可以为上次的错误付出代价。所以一个礼拜后的周六,我就意识到明天我的屁股就又将高高撅起,承受妹妹的责打了。那一整天我都坐立难安,害怕却有一丝期待。

等到晚上发照片的时候,妹妹果然很快回复到“姐姐的屁股已经准备好要接受惩罚了啊,明天的惩罚到姐姐的宿舍进行吧。姐姐除了要准备好白屁股,还要确保寝室没有人哦,不然姐姐被打的屁股只能被大家观赏了。”

然后不管我如何恳求在寝室可能会被人听见,妹妹都不肯改变主意,并警告她要早睡以便养足体力,我如果再多说,将会被带到宿舍楼大厅抽打光屁股。于是我只好惴惴不安难以入眠,熬夜所带来的后果便是,转天妹妹等在楼下的时候,我还没有起床。

接到电话之后,我马上手忙脚乱的起了床,边赌咒发誓要买一个闹钟边跑下楼。当我看到妹妹瞪着我的表情时,天知道我多想转身就跑。

当时妹妹非常生气,我意识到屁股所遭受的惩罚将要比原来重的的多,所以非常小心翼翼做出顺从的样子。

“姐姐去趴在窗台上,屁股撅高。”当妹妹看到宿舍楼道里的窗户时,她这样说。我当时非常庆幸妹妹没有让我露出光屁股,于是心怀感激的按妹妹说的做好。随后妹妹的手便大力的掐拧我的屁股,薄薄的睡裙一点保护作用都没有。我忍不住小声的痛苦呻吟,并祈祷
不要有人看到。幸好当时是周日,留在宿舍楼里的人寥寥无几。

“我放弃了好不容易可以睡懒觉的周末跑来找姐姐,姐姐却在蒙头大睡呢。姐姐很过分对不对?”妹妹的的手不断掐着我的屁股肉。

“啊噢,是,我很过分,应该被妹妹狠狠打上一顿光屁股作为惩罚。啊。”屁股被掐的感觉实在太疼太难受,我只能如此哀求。

等妹妹掐够了,我便被要求去洗漱干净,并且吃些早餐,因为惩罚我的屁股将会耽误吃午饭的时间。那个时候才十点多一点,听到妹妹的话后我下意识的想捂住自己的屁股,但那是不被允许的,妹妹规定在受罚时我的手不可以随便碰自己的屁股。

我从卫生间洗漱出来,便看到妹妹拿着小刀在给一块两指粗的生姜削皮。我知道那将会用在哪里,所以腿忍不住有些软。

洗漱之后,我便又被命令跪撅在妹妹的椅子下,双手掰开屁股。上次痛苦让我心惊肉跳,要知道我才摆脱了那巨大的痛苦没有两天,趴在那等待刑罚的时候我几乎在颤抖。

“这次先打姐姐的屁股沟和肛门,白白的两瓣屁股中间夹着的肛门却是红肿的,想想就觉得有趣。”
随后妹妹拿起我电脑充电器的数据线,狠狠的抽打我暴露出来的肛门跟屁股沟。电脑的数据线太粗,像鞭子一样的抽打持续了两三下之后我就痛哭流涕了。

“哈啊、、妹妹、、轻一点、、太疼了、啊、我受不了了,要打坏了、、”我的肛门不由自主的收缩,尽管看不到,我也能感觉到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

整整二十五下过后,妹妹要求我用最大的力度掰开屁股,然后松手让它们合拢撞击。我只好放弃轻轻松开屁股的意图,撞击之后的疼痛让我腿软,也让我明白今后至少一周的时间里,我又要体会便秘的痛苦。

之后我就被命令将那块两指粗细的生姜交到妹妹手里,双手将撅起的屁股掰开,露出已经肿到快看不见的肛门,让妹妹将生姜塞进我的屁股里。

剧烈的疼痛和随之而来极度的灼烧感让我的发疯,肛门不自觉的收缩,想将异物挤出去。可想而知的,妹妹对我的这种反应十分不满,随即捏着生姜的尾部,让它大力的在我的肛门里横冲直撞。强烈的灼痛跟摩擦几乎让我崩溃,不顾要被人听到的危险,声嘶力竭的哭爹喊娘。

“送给姐姐的小礼物怎么能掉出来呢,姐姐肛门插着小礼物坐到椅子上去吃早餐吧。”于是我只能忍着肛门传来的灼烧感和剧痛,坐在椅子上吃早餐。充斥在空气中的生姜味道,让我吃早餐的时候味同嚼蜡,直想作呕。然而如果不将早餐吃完,我不知道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所以我只能逼迫自己咀嚼吞咽,手足无措的无力感让我忍不住想哭。

当令人发疯的早餐时间结束之后,生姜也几乎失去了作用。妹妹将它抽出来,让我将牙膏均匀的涂抹在上边,之后裹了一层牙膏的生姜就又回到了我的肛门里。与生姜的灼热不同,牙膏尽职尽责的发挥薄荷的清凉作用,让我的肛门处于非常冰凉和难以形容的疼痛的夹击之中,像闹肚子似的感觉让我不住的小幅度扭动着磨蹭双腿,之后我马上体会到了这么做是多么愚蠢,因为这只能让肛门和生姜更加密切的接触而已,同时还加剧了股沟的疼痛。

“把两个凳子并到一起,双腿分开跪在椅子上,屁股向后下方撅好!生姜夹紧不许掉。”
等到妹妹看够了我无助的挣扎后,她这样命令到。尽管腿软我还是按妹妹的要求做好,加紧肛门几乎花费了我所有的力气,但因为牙膏的润滑作用,生姜还是向外滑出来了一节。
“生姜夹在肛门里好像尾巴呀,姐姐这个姿势又夹着生姜,好像在便便一样~”
妹妹语调轻快的说着臊的我抬不起头来的话。
“不过我不是说了不准掉出来么?”妹妹这样说着,“啪”的一声,屁股挨了一记的同时,生姜也被打回了肛门里。
“这是我给姐姐带的第二个小礼物,皮拍子。现在肛门放松,把生姜挤出来。”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以为得到了宽恕,于是放松了括约肌,任由生姜向外滑,但滑出来的生姜随即又被妹妹打回肛门里。于是就这么循环往复,我被打着屁股,同时感受生姜摩擦着已经红肿的肛门,在屁股里抽插。当两瓣屁股中间接缝的部分终于被打红肿,与屁股其他的地方形成鲜明对比的时候,妹妹才停止了这项让我发疯的惩罚。

“呀,姐姐的肛门还不肯合上嘴呢,难道不希望生姜拔出来吗?”
妹妹将生姜拔出后,随即这样说道。天知道我多想让它闭合,可是被生姜折磨抽插这么长时间的肛门一下子根本不可能恢复,只能不自觉的一张一合着缓解疼痛。
“不,不是的,求求妹妹打、、打我的屁股吧,求求你,不要再插进来了。”
担心妹妹再将生姜放进来,我只能如此哭求,通红的脸不知是羞的,还是因为哭的太厉害。

“姐姐的屁股想挨打吗?希望被打的又红又肿吗?”妹妹边说着边揉捏我的屁股,臀肉像橡皮泥一样被玩弄着,生姜时不时威胁似的戳弄着肛门。

“是的,我想被妹妹打屁股,求、、求妹妹把我的屁股打红打肿吧。”

“既然如此我就满足姐姐吧。”妹妹语调欢快的说着,随即我就听到了窗帘被拉开的声音,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非常暖和。可惜现在我撅着的光屁股正对着窗户,并无暇享受。

“姐姐没有忘记上次逃跑时的惩罚吧?”
仿佛是读到了我想要逃跑的想法,妹妹这样问道。我随即像被施了定身咒,颤抖着身体却不敢动弹。幸好我的宿舍在六楼,对面也没有宿舍楼,所以并没有被人看见的危险,否则我一定会疯掉。

妹妹摁着我的腰,迫使屁股撅的更高,更充分的享受阳光的照射,随即皮拍子就又大力的亲吻起我的屁股。仿佛光天化日下在大庭广众之中被打屁股,羞耻感无以复加,我企图偷偷降低屁股的高度,但尽管如何小心翼翼,这小动作也没能逃过妹妹的眼睛。

接着我就被命令将两个椅子背靠在一起,将小腹顶在椅子背上,双手和双脚分别支撑着椅子,光溜溜的屁股就这么被高高架在椅子背上正对窗户。身体折叠着挂在两个椅子上的姿势让我非常难受,小腹上传来的压迫感和在高出的无助感,导致我马上就为刚才的举动
感到后悔,可此时的我已经不敢再做任何小动作了,因为那恐怕会给我带来更大的惩罚。

在那之后的半个小时里,我无暇顾虑羞耻与难受。因为宿舍里回荡的“啪啪”声一刻都未曾停下,皮拍子不停的击打我可怜的臀肉,疼痛使我像个被妈妈打屁股的孩子一样放声大哭,哀求保证以后不会再犯错,不会再不听话。

等妹妹终于停止抽打的时候,我的屁股已经红肿发亮,像个熟透的桃子一样。这当然是从妹妹的形容中得知的,随后我便被命令,“现在姐姐跪倒书桌上去,屁股正对着窗户让它晒晒太阳,让外边的花花草草也看看姐姐的光屁股现在变得多可爱。”

“对,再往左边挪一点,正对着窗户。”
“双腿分开,动作快一点。”
“再撅高,屁股撅高,把所有的地方都露出来,不然我就让姐姐把光屁股伸出窗外。”

此时的我已经不敢有任何异议了,只能颤抖着爬上桌子,按照妹妹的要求将红肿的屁股对着窗户高高撅起,羞耻使我像个鸵鸟一样闭着眼将头埋进胳膊。

午后的太阳已经变得非常毒,像烤箱一样将我本就被打的灼热的屁股晒得更加疼痛。幸好15分钟之后妹妹就放过了我,结束了展示光屁股的酷刑。

“姐姐的屁股像是被烤熟了一样呢,既然如此就坐在椅子上降降温吧。”妹妹揉搓着我的屁股,确定它已经得到足够的惩罚后,这样说道。妹妹要求我光着屁股坐在她旁边,陪她一起做作业,复习,顺便帮她答疑解难。

椅子确实比较冰凉,但那坚硬的触感丝毫不能让我肿痛的屁股轻松下来,我如坐针毡的在书桌旁,不自觉的晃动身子,想要减轻疼痛。这当然是无效的,摩擦和触碰只能加剧疼痛,越疼屁股就不由自主的动的更厉害,如此恶性循环。更糟糕的是,我乱晃的行为惹得妹妹十分心烦,于是我就被命令,趴在妹妹旁边的椅子上自己用力掌掴屁股,直到她把作业写完为止。

妹妹时不时的训斥“用力一点,打屁股的声音太小了。”、“不要偷懒,姐姐不听话就该被打屁股。”让我丝毫不敢放松,生怕达不到要求会带来别的惩罚。尽管自己打的力度小了不少,但是疼痛和和羞耻还是让我忍不住流眼泪。

所以等到妹妹允许我停止抽打自己的屁股,坐到椅子上给她讲题的时候,不管多痛我都没有再敢乱动。之后还被妹妹戏谑,“姐姐刚才是还想被打屁股,所以才乱动的吧?”

那天直到下午三点多,妹妹才让我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如获大赦的穿上宽松的裤子和妹妹一起出去吃饭,暗自庆幸今天的惩罚终于结束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