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教师 || 7271字

女教师的宿舍,女教师正在给孩子批改作业,一个虎头虎脑的山里娃怯生生的站在屋子中间,农村的孩子发育晚,十二三岁的男孩子头顶也就刚刚够到老师的胸口。

这男孩子长的方头圆脸虎虎有生气,一看就知道是在家里管不了男娃。男孩子一动也不敢动的站在宿舍的土地上,两手垂着保持立正姿势,再看身子下面那两条腿,裤子早已褪到膝盖下,旧旧的布衫遮盖不住圆鼓鼓的小屁股,男孩子不断地扯着布衫尽力遮住耷拉着的小鸡鸡,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后面的屁股瓣早已露出大半个。

女教师穿着一身运动服,一看就是城里学校田径队那样女生,一头短发比男孩子长不了多少,唰唰写字的手笔透出一股力量的帅劲,富有弹性的胸乳将运动服高高的挺起,修长的双腿衬映着运动裤的杠纹更显得洒脱,女教师批改完作业回过头来问:“两天没交作业,是不是小屁股痒痒啦?”

女教师非常平稳的说:“将盆子里的水端过来,把小屁股洗干净”。女教师声音平和但是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的力量。男孩子很不情愿的将塑料脸盆放在地当央,然后象坐马桶似的蹲在脸盆上,用手拨撩着水洗屁股沟。女教师递过一块喷香的肥皂说:“把小鸡鸡也洗干净,过会我要检查卫生,要是屁股上搓下一粒灰,罚打十下屁股”。

这是一所建在半山腰的学校,所谓的学校也就是靠山坡建的一排房子,有五六间。由于山区分散孩子少,好几个年级的孩子混在一个教室里上课,如果没有严格的屁股惩罚很难管理。西边的三间房子一间是办公室,两间是食堂。教室后面的土崖被切的整平,在土崖上挖了几座窑洞,两间作为仓库,两间作为宿舍。窑洞厚厚的土墙,男娃们哭喊的声音根本传不出来,所以这里就成了理想的打屁股场所。

宿舍的写字台挨着床紧靠在窑洞的窗前,女教师面朝窗前批改完剩下的作业,然后挪开椅子转过身,看着洗完了屁股的男生,然后说:“把水倒出去”。男生弯下腰端起脸盆刚走了两步就被褪下的裤子绊住,因为男生们都知道,没有老师的命令绝对不敢提上裤子,这是肿屁股换来的教训。女教师偷笑了一下说:提上裤子,把水倒出去”。

男生倒水回来,只见女教师端坐在床沿上很是威武,身穿原白的阿迪达斯,运动服的拉链紧拉在脖子上,尖尖的下颚上那颗硕大的金属拉链扣闪闪发光。在男孩子眼里看来彷佛是一把指向屁股的利剑。女教师小声说:“将裤子退下来,把尺子取过来”。尺子是山里的枣木做的,刮的锃亮就像涂了油漆,尺子一端有个孔,穿了条红色线绳挂在北墙上,有50厘米长,5厘米宽。尽管女教师的声音很小,就象与人细声谈话,但是男孩子却像接到圣旨一般,因为他曾领教过这位女教师的厉害,就连班级里最调皮的打架大王在女教师手里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女教师曾是某市女子足球队前锋,来山村支教之前曾专门在特种部队专门训练过一年,这个话题以后再说。

只见男孩子听到女教师命令,弯腰提着裤子,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摘下尺子,当枣木尺子拿在手里时迟疑了片刻。这把光滑的枣木尺子毕竟要落在自己的光滑屁股上啊,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冷颤。只见女教师坐在床沿上纹丝不动,断喝一声:“把屁股趴过来!”然后女教师一拍大腿,意思是让男孩把屁股趴到这里。男孩子一哆嗦,乖乖的趴到女教师腿上。女教师低头抚摸着两半光光的屁股。

问: 知道趴在这里干什么吗?

回答: 趴在这里挨打。

问: 该打吗?

回答: 该打。

扭着屁股问:该打哪里?

回答: 该打屁股。

啪!啪!----哎约—哎约—

问: 该打屁股为什么不迅速的趴过来?

问: 以后我数5下,就必须把尺子取过来,把屁股趴在这里,听到了吗!

回答: 听–到–啦。

问: 听到了?屁股不受疼你就记不住!以后再不听话就罚打屁股沟,先让你尝尝屁股沟挨打的滋味。把屁股瓣掰开!

只见男孩子两只小手捂在刚洗过的屁股瓣上,用力将鼓鼓的屁股肉向两边掰,露出了屁股缝,就连屁股眼周围象菊花瓣一样的花纹都清晰的暴露在女教师眼前。女教师对准菊花瓣一侧的嫩肉啪!的就是一尺子。男孩子疼得一哆嗦,两手一松,屁股缝迅速合拢上。女教师大喝一声:“乖乖的掰开,否则让你小屁股变成两半!” 男孩子接到命令丝毫不敢迟疑,头贴在床单上两手伸向背后,把肥嘟嘟的臀峰掰开重新露出屁股缝。女教师用尺子指点着屁股沟,说:“还敢不敢松手啦”?男孩子的臀峰翘在女教师大腿上,由于两手在背后摸着屁股,头拱在床单上,只能歪着头说:“不敢啦”。女教师说:“这次由于你取尺子趴过来挨打的速度不够快,罚打两下屁股沟,下次再敢这样罚打四下”。

屁股沟内测的嫩肉平时坐板凳时磨不着,没有一点老皮,最怕打。一板子下去,男孩子疼的整个身体象条虫子一样在女教师大腿上迅速蠕动,女教师隐约觉得男孩的小鸡鸡在腿上摩擦。男孩子怕松手合上屁股缝继续受到惩罚,于是十个手指用力向两边掰开臀峰,手指缝之间将肥嘟嘟的屁股肉勒出一道道凹凸,手指缝间凸出的屁股肉象刚剥了壳的鸡蛋清,又亮又滑,用手指一按富有弹性。打屁股沟虽然不像打臀峰那样声音清脆,但是很疼,男孩子疼的眼里含着泪,即使这样,双手使劲掰着屁股瓣不敢松手,乖乖的露出屁股沟等着挨罚。

打完之后,女教师说:“重新将尺子挂在墙上取回来挨罚,我数五下,必须把屁股趴过来!夹上尺子!”。男孩子听罢,一只手提着裤子露着屁股,一绊一拐的一溜小跑将尺子重新挂上取回,迅速趴在女教师腿上,由于趴的过于迅速小鸡鸡歪在一边压在女教师雪白的裤上,虽然小鸡鸡别着劲不好受,但是男孩动也不敢动,乖乖的露着光屁股等着挨罚,驯服的将尺子夹在自己屁股沟上,等着女教师拿尺子打裸露着的肥肉。

这就是女教师教训学生的场景之一, 女教师名叫白帅军,父亲是某集团军副军长,白帅军从小就喜欢与男孩子一起上墙爬树,所以父亲给取了个男孩名,过去经常有男孩子被白帅军打哭到家里告状,有家长来告状,父亲免不了掰过女儿屁股打一顿。

中学时期白帅军成了这个城市女子足球队的前锋,没考上大学,父亲便把她送入一所特种部队学习锻炼 。其实特种部队就是采取的屁股训练法,学员们如果完不成各种训练科目就要采取打屁股,于是白帅军从这里学习到各种各样打屁股的方法,这些方法下面将一一介绍,用到这群男女娃比部队更可爱,因为男孩女孩的小屁股就像刚煮熟了的鸡蛋清,又嫩、又滑、又有弹性,更有趣的是这些大男孩小鸡鸡都没长毛,即使长毛的也是嫩芽一样的几根跟,女教师白帅军用手一拨弄像豆虫一样弹跳,十分好玩。

至于白帅军怎样惩罚这些孩子,怎样打屁股征服他们,还要详细说起 。这恐怕比起部队上更多了许多发明创造,把小擒拿的格斗技战术用到打屁股方面,另外添加了几方面女孩子的温柔与母性的严厉!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白帅军作为一名青年志愿者来到山村支教,首先面临的问题是这些山村孩子的顽劣不驯,尤其是男孩子。这里面最出名的是一个16岁的男孩叫王定宝,小名小宝。山村的孩子家庭困难入学晚,加上小宝几次辍学,到四年级时已经16岁了。山村的孩子发育晚,白帅军打腚时小鸡鸡上还没几根毛。

擒贼先擒王,王定宝是这一带出名的混世魔王,上墙爬屋、打架斗殴、偷鸡摸狗,起先父母还摁起来打腚,以后有了几分力气还练过什么少林拳,父母就打不了了。即是农村推小车的壮汉也要让他三分。

白帅军首先来到王定宝家动员上学,王定宝的父亲上下打量了这位身穿白色阿迪达斯的靓妞,叹了一口气。“能管得了吗?小宝还不把你折腾的哭鼻子?”王定宝父亲寻思道。白帅军好想看透了这位农民父亲的心思,微笑着说:“试试吧。先把王定宝叫来见个面”。父母托亲告友,千呼万唤的把王定宝找回家。

王定宝一见到白帅军不由倒吸了一口气,从来没见到这种靓姐姐,平时只有从电视上才看得到。马上答应跟白帅军去学校,好戏开始了:

学校的操场就在一排用石灰刷的土屋子前面,这是用土屋后面切窑洞挖山崖的土填出来的操场。硬生生的从山坡上开出一块平地。稀稀拉拉的有十几个同学站在操场上,这都是白帅军通过父母家长找来的,山村已经一年多没教师了。

“现在开始点名,王–定–宝–” 白帅军故意先点王定宝的名。“王定宝出列!”王定宝拢了拢头发说“我凭什么听你的,你又不是我妈?”白帅军笑了笑说“过会我会让你撅着屁股磕头叫妈的,出列!”王定宝嬉皮笑脸的说:“你有本事就把我拉出来”,白帅军诡秘的笑了一下说:“我没本事把你拉出来,但是你出来我有本事把你弄回去,不信你就试试?”王定宝一听大步流星的来到白帅军面前,挺着胸脯耿耿着脖子。白帅军一米七零,王定宝比白帅军矮半头,一米六五。“哦,小伙挺结实的,猛男呀。”白帅军两手拍了拍王定宝挺起的胸脯,突然一叫力抓住王定宝的腋窝,肘部往下一沉双手往上一挺,王定宝的脚尖就快离地,白帅军右腿往王定宝两裆间一插,右腿伸到王定宝左腿后,然后右腿向后一弯挂住王定宝的左腿,挂住后猛地一拉,两手向外一送,这叫“前进里挂腿”,刷的一下,王定宝立刻飞回队伍中间。还没等王定宝起来,白帅军一个箭步飞过去,大喝一声“起来!”,就把王定宝提起来,学生队伍呼啦一下散开,围成一个圈看热闹。王定宝还没愣过神来,白帅军已把王定宝扛在肩上,原地转了几圈,吧唧抛摔在地下。王定宝翻了几下身才起来,又被白帅军抓住。王定宝慌了神,说:“老师不是不打人吗?”白帅军冷笑说“不打你?不打你肉少的地方”。说罢将王定宝摁在地下,用膝盖顶住王定宝的腰部,将手翻转过来用鞋带捆上,然后解开王定宝的腰带。

就这样,王定宝的圆鼓鼓的两个腚瓣就一览无余的暴露在十几个同学眼下。白帅军顺手解下王定宝的鞋子,那时山里的孩子已经不穿布底鞋了,而是穿那种红黑塑料底的鞋,这黑塑料底打起白屁股丝毫不亚于板子,白帅军拿起鞋子在王定宝的光屁股上比量着,看看王定宝的褂子仍然遮盖住半边腚,于是掀起王定宝的褂子,然后将裤子一直褪到膝盖弯处,这样王定宝的整个屁股连同脊梁大腿都直撅撅的暴露在地上,只不过小鸡鸡被压在土地上。

这是大家才得以仔细观看这位打架大王的躯干,王定宝的裸露的身体是由棱角有形的完美肌肉块组成的,那一块块突起的小老鼠无疑吸引了大多数女性和男性的目光,尤其是臀峰周围那几块肌肉,厚而不软,弹而不僵,臀峰紧卡在腰部隆起没有多余的赘肉,臀尖到大腿斜滑而下,紧绷绷的屁股蛋儿形成两条优美得抛物线,毕竟那时缺乏健身意识的时代,像这样的匀称的肌肉帅男不是随便可以看到了,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就算有肌肉男,那也是那种壮得像牛一样,全身都是胀鼓鼓的肌肉压抑着暴动的恐怖力量,重量和身高都要超出普通人的好多,给人一种无法接近的感觉,不像王定宝那样全是肌肉却并不疙瘩,通顺滑畅线条流美,再配上一幅并不高大的身体,只是给人一种想摸一摸的亲近感觉

也就是这幅美轮美奂的身子骨,过会白帅军要在山坡下的湾塘里,亲手给这个酮体少年洗澡,洗完澡后再到教室惩罚干净屁股,这是后话。

只见白帅军举起鞋底对准着富有弹性的美臀啪啪就是几鞋底,然后不住的问:“你刚才不是说我不是你妈,你凭什么听我的?还不快叫妈妈!”王定宝起初还强硬的叫喊 :“就是不叫,就是不叫!”随着塑料鞋底不断地落在光滑的屁股上声音逐渐转弱,随后不叫了,转为咬牙哼哼。毕竟鞋底打在毫无遮拦的屁股上不是滋味,王定宝快坚持不住了,还想硬撑,一是因为白帅军才19岁,仅比王定宝大三岁;而是因为王定宝不想在这么多孩子面前示弱丢面子;王定宝疼得受不了啦,屁股开始的晃来晃去下意识的躲着鞋底。

王定宝的屁股晃来晃去,屁股沟与大腿根的肌肉纹理线条随着不断的扭曲,两个臀峰也在交替上升,屁股的节奏很像扭秧歌,恐怕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一对白皙的光屁股扭秧歌,同学们看得眼都傻了,白帅军瞧着小宝屁股上红红的鞋印,怕真把这孩子的屁股打肿了,打屁股不是目的,教育才是目的,对于男孩子就得连打带吓唬才能达到教育效果。白帅军观察得很仔细,随着王定宝屁股晃来晃去,小鸡鸡也在粗糙的土地上不断摩擦,白帅军真的担心磨坏了这稚嫩的小鸡鸡影响长大娶媳妇。于是大声吆喝一声:“同学们,今天老师要花费一天的时间把王定宝的两条腿打断,你们都回去吧,通知王定宝的父母明天早晨拿担架来把王定宝抬回去,今天我宣布放假一天。”然后恶狠狠对王定宝说:“一天的时间,我用鞋底把你的两条腿全部打断!不信你就试试?”

学生们上午刚开学一听说放假,嗷的一声雀跃离去,王定宝这下可沉不住气了,本来他怕守着一大堆同学露着屁股难为情,可是他想到同学走了以后只剩下自己,老师要对自己行凶,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油然而生,想到同学们走了以后自己的双腿将要被老师打断,屁股不由得越发钻心的疼。想到这些他顾不上个人尊严,象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大喊:“同学们不要走啊!”白帅军冷笑了一声说:“不让同学们走也好办,乖乖的叫我声妈妈!”王定宝为了保住自己的两条腿,只得喃喃的叫了声妈妈。白帅军说:“声音太小了,老师没听见,大声叫!”说罢照着屁股啪啪又是两鞋底。这两鞋底王定宝觉得钻心的疼,因为人的心理防线一旦彻底崩溃就特别不禁打,原先有道心理防线支撑,屁股还勉强能够抵御一阵。王定宝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光屁股挨鞋底,那些性虐小说中写的动辄打100多下屁股纯属胡扯,一般的人在屁股毫无遮拦的情况下挨上两鞋底就会哭爹喊妈,王定宝本来已经坚持不住了,再加上听说要打断两条腿,加上同学要走,再加上最后这两鞋底,情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立刻大叫:“妈妈,好妈妈饶了儿子吧。”

白帅军抿着嘴偷笑了一下说:“饶了你,饶不了你的臭屁股!同学们都回来吧,看老师继续教育王定宝。”王定宝趴在地下大喊:“白老师饶了我的臭屁股吧。”白帅军蹲下用两个手指捏着小宝的屁股肌肉,说:“想挨打还是想听话?”王定宝抢着回答:“听话,我听话。”白帅军给小宝松开捆在手上的鞋带,说:“乖乖的跪在地下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妈妈,我就从轻处罚。”王定宝一听老师这话赶紧从地下爬起来迅速提上裤子,正准备磕头,不料白帅军大喝一声:“谁让你提裤子啦?谁让你提裤子啦!褪下裤子!把屁股撅过来!”啪!“没有老师的命令还敢提裤子?”啪!“还敢不敢啦?”王定宝双手捂着屁股说道:“不敢啦,没有老师的命令再也不敢提裤子啦。”白帅军说:“这次你擅自提裤子罚打10下屁股,每个腚瓣5下!”说罢准备教训这隆起的屁股,王定宝带着哭腔求道:“白老师,不,妈妈,饶我这一次吧。”白帅军说:“好吧,愿意露着光屁股磕头还是愿意罚打10下屁股?”王定宝连忙回答:“愿意露着光屁股磕头。”

只见王定宝跪在地下撅着大白腚给白帅军磕头,王定宝拜倒在白老师脚下,磕一个头叫一声妈妈。当磕到第三个头时,白帅军命令道:“跪在这里不要动!保持这个姿势”。只见王定宝保持着磕头姿势,头贴在地上,屁股成了全身的制高点,屁股高高的翘着就像两座小山。这小伙子真是被教训老实了,在这么多同学面前撅着光屁股一动也不敢动。白帅军蹲下欣赏着这座半裸体的雕塑,欣赏着优美的屁股线条。好多女同学生平以来如此近距离的审视男人的屁股,起先还不好意思看,假装用手捂住脸,从手指缝逢向外看,随着清脆的打屁股声,女同学们不由得向前靠拢,欣赏着红红的屁股。白帅军打男生屁股从来不像家长那样噼里啪啦一顿乱打,而是先打一个屁股半,如果同学讨饶恳切就饶却另外半个屁股,如果承认错误不彻底再惩罚另一个腚瓣,要是挨打过程不老实就惩罚屁股沟,因为这是两半隆起的光滑肉都已经变红,只有中间屁股沟的部分还是白的。而这次讲王定宝打到讨饶为止还没完全用得上半个屁股,王定宝高高耸起的屁股一半红一半白非常好看,女同学们不由自主的蹲下来观看。

也就是这幅美轮美奂的身子骨,过会白帅军要在山坡下的湾塘里,亲手给这个酮体少年洗澡,洗完澡后再到教室惩罚干净屁股,这是后话。

只见白帅军举起鞋底对准着富有弹性的美臀啪啪就是几鞋底,然后不住的问:“你刚才不是说我不是你妈,你凭什么听我的?还不快叫妈妈!”王定宝起初还强硬的叫喊 :“就是不叫,就是不叫!”随着塑料鞋底不断地落在光滑的屁股上声音逐渐转弱,随后不叫了,转为咬牙哼哼。毕竟鞋底打在毫无遮拦的屁股上不是滋味,王定宝快坚持不住了,还想硬撑,一是因为白帅军才19岁,仅比王定宝大三岁;而是因为王定宝不想在这么多孩子面前示弱丢面子;王定宝疼得受不了啦,屁股开始的晃来晃去下意识的躲着鞋底。

王定宝的屁股晃来晃去,屁股沟与大腿根的肌肉纹理线条随着不断的扭曲,两个臀峰也在交替上升,屁股的节奏很像扭秧歌,恐怕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一对白皙的光屁股扭秧歌,同学们看得眼都傻了,白帅军瞧着小宝屁股上红红的鞋印,怕真把这孩子的屁股打肿了,打屁股不是目的,教育才是目的,对于男孩子就得连打带吓唬才能达到教育效果。白帅军观察得很仔细,随着王定宝屁股晃来晃去,小鸡鸡也在粗糙的土地上不断摩擦,白帅军真的担心磨坏了这稚嫩的小鸡鸡影响长大娶媳妇。于是大声吆喝一声:“同学们,今天老师要花费一天的时间把王定宝的两条腿打断,你们都回去吧,通知王定宝的父母明天早晨拿担架来把王定宝抬回去,今天我宣布放假一天。”然后恶狠狠对王定宝说:“一天的时间,我用鞋底把你的两条腿全部打断!不信你就试试?”

学生们上午刚开学一听说放假,嗷的一声雀跃离去,王定宝这下可沉不住气了,本来他怕守着一大堆同学露着屁股难为情,可是他想到同学走了以后只剩下自己,老师要对自己行凶,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油然而生,想到同学们走了以后自己的双腿将要被老师打断,屁股不由得越发钻心的疼。想到这些他顾不上个人尊严,象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大喊:“同学们不要走啊!”白帅军冷笑了一声说:“不让同学们走也好办,乖乖的叫我声妈妈!”王定宝为了保住自己的两条腿,只得喃喃的叫了声妈妈。白帅军说:“声音太小了,老师没听见,大声叫!”说罢照着屁股啪啪又是两鞋底。这两鞋底王定宝觉得钻心的疼,因为人的心理防线一旦彻底崩溃就特别不禁打,原先有道心理防线支撑,屁股还勉强能够抵御一阵。王定宝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光屁股挨鞋底,那些性虐小说中写的动辄打100多下屁股纯属胡扯,一般的人在屁股毫无遮拦的情况下挨上两鞋底就会哭爹喊妈,王定宝本来已经坚持不住了,再加上听说要打断两条腿,加上同学要走,再加上最后这两鞋底,情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立刻大叫:“妈妈,好妈妈饶了儿子吧。”

白帅军抿着嘴偷笑了一下说:“饶了你,饶不了你的臭屁股!同学们都回来吧,看老师继续教育王定宝。”王定宝趴在地下大喊:“白老师饶了我的臭屁股吧。”白帅军蹲下用两个手指捏着小宝的屁股肌肉,说:“想挨打还是想听话?”王定宝抢着回答:“听话,我听话。”白帅军给小宝松开捆在手上的鞋带,说:“乖乖的跪在地下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妈妈,我就从轻处罚。”王定宝一听老师这话赶紧从地下爬起来迅速提上裤子,正准备磕头,不料白帅军大喝一声:“谁让你提裤子啦?谁让你提裤子啦!褪下裤子!把屁股撅过来!”啪!“没有老师的命令还敢提裤子?”啪!“还敢不敢啦?”王定宝双手捂着屁股说道:“不敢啦,没有老师的命令再也不敢提裤子啦。”白帅军说:“这次你擅自提裤子罚打10下屁股,每个腚瓣5下!”说罢准备教训这隆起的屁股,王定宝带着哭腔求道:“白老师,不,妈妈,饶我这一次吧。”白帅军说:“好吧,愿意露着光屁股磕头还是愿意罚打10下屁股?”王定宝连忙回答:“愿意露着光屁股磕头。”

只见王定宝跪在地下撅着大白腚给白帅军磕头,王定宝拜倒在白老师脚下,磕一个头叫一声妈妈。当磕到第三个头时,白帅军命令道:“跪在这里不要动!保持这个姿势”。只见王定宝保持着磕头姿势,头贴在地上,屁股成了全身的制高点,屁股高高的翘着就像两座小山。这小伙子真是被教训老实了,在这么多同学面前撅着光屁股一动也不敢动。白帅军蹲下欣赏着这座半裸体的雕塑,欣赏着优美的屁股线条。好多女同学生平以来如此近距离的审视男人的屁股,起先还不好意思看,假装用手捂住脸,从手指缝逢向外看,随着清脆的打屁股声,女同学们不由得向前靠拢,欣赏着红红的屁股。白帅军打男生屁股从来不像家长那样噼里啪啦一顿乱打,而是先打一个屁股半,如果同学讨饶恳切就饶却另外半个屁股,如果承认错误不彻底再惩罚另一个腚瓣,要是挨打过程不老实就惩罚屁股沟,因为这是两半隆起的光滑肉都已经变红,只有中间屁股沟的部分还是白的。而这次讲王定宝打到讨饶为止还没完全用得上半个屁股,王定宝高高耸起的屁股一半红一半白非常好看,女同学们不由自主的蹲下来观看。

“知道羞了沒?”“知道了,媽媽。”

这篇真的超喜欢!体校生妈妈打屁股,实在是太戳我的点了,真的好喜欢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