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爱你 || 7418字

第一章

“哥,哥,哥”我不止一次从梦中惊醒、呼喊着。

梦中,哥哥,为我整理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将我放在胸口,用外衣抱住,坐在公园的椅子上,即使风很大,我也不会发抖,看着哥哥只穿一件单薄衬衣冻得瑟瑟发抖,我都会问他是否冷,他总是笑着摇摇头,之后哥哥让我靠在椅子上,起身之后背影渐渐消失在风吹起的风沙中。

“哥-----哥-----哥----”我呼喊着,最终惊醒,看着只有我一个人的房间。

床头柜上没有洗干净的校服,浴室没有挤好牙膏,餐桌上没有摆好的早饭。

一次次看着这些场景,一次次心碎。

要不是上次的那件事情,也许不会这样吧、

也许那个做过无数次的梦我只是习以为常吧,

但是,那只是梦,只是奢求。

哥哥,你真的不要我了么?

哥哥,我们真的要做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么?

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胡闹了,

…

一条条短信如同沉入大海的石头杳无音讯。

心,已经碎成太多块。

陈晨,你TM真的要看我燃烧,变成一片灰尘,你才捧起那些灰尘么?

陈晨,你tmd想咋…

终于,有了回应,只有一句话。我没有你这个妹妹。

没有我这个妹妹,呵呵,陈晨我们就形同陌路吧,我陈芸,跟你没有半点关系。陈晨是我的亲哥哥,大我7岁,是外科医生。

林洛是我的主动。

事情是这样的。

一年前,我进了这个圈子,那时只是看看文而已。

看到图片,也会脸红着迅速关掉。

每次都十分谨慎的删除所有的记录。

仅此而已。

半年前,我有了我的第一个主动林洛,我们很聊得来,他在离我很近的大学读书。即使我们只隔了一条街道,但是我们3个月一次都没有见过,只是交换了照片。

3个月前,我们见面了。只是一起偶尔去转转,一起吃饭。

上个礼拜,我们实践了。

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很单纯的实践。

我只是趴在那张大床上,头埋得很深,脸也很烧,只是打重了偶尔叫一句疼,没有掉一滴眼泪。我还佩服我的坚强。也许很轻,只有手和木质的衣架2种工具。

整个房间除了打在肉上的啪啪啪声,和我的叫疼声,没有其他的任何声音。林洛,打人的时候很安静,很安静。不像平时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打的不重,可以勉强坐下。毕竟第一次嘛。

晚上回家,陈晨哥哥叫我吃饭,换好衣服,坐在餐厅木质的椅子上,我皱了下眉头,拳头紧紧握住。冒了很多冷汗。这些动作哥哥尽收眼底。

“芸芸,怎么了。不舒服么,让哥看看”哥哥焦急的说。

“啊,没事啊,摔了一跤,屁股摔青了,”我连忙解释。

“哦,吃完饭我给你上点要,把青紫揉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哥哥一边温柔的说一边给我夹菜。

“不用了,我上过药了。”

“这怎么行啊,你自己上药上不匀的,我是你哥哥不是外人,没事的,我是医生,我懂还是你懂啊?”

“没事的,不用了,”如果看见了肯定露馅…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哥哥挑了挑眉、

“没有呀”

“没有,就乖乖的让我给你上药。”

额,我没话说了,他不会发现才好。

一顿饭,吃的好安静好安静。其实也吃不下什么东西的。

吃完饭,我正准备收拾碗筷,哥哥连忙说

“不用你,你去卧室趴好,裤子脱了,我给你上药。”哥哥抢过我手中的筷子。

“哦”我走进卧室。趴在床上。

哥哥拿着药走过来,褪了裤子,

“哎呦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摔得好有水准,一边一块青,怎么做到的”哥哥打趣到。顿了顿接着说“很疼吧,以后小心点”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发现,也很累了,趴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哥哥拖起来。

“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你屁股上的伤怎么弄的”说着把手机扔给我。是林洛哥哥的一条短信

“丫头,屁股还疼不?”

“哥,你看我短信”我吼道

“你吼什么吼,这条短信的发信人是哥哥,我还纳闷我那时候哪有给你发短信,就点开看,是不是昨天下午的短信延迟晚上才收到”

我的疏忽啊,不该把手机随手放客厅的沙发上。

正当我发呆的时候,

啪 屁股上挨了一下,

啊,我一下叫了出来,你干什么?

“你不是想挨打么,我让你挨个够,我早就给林洛打过电话了,他全都告诉我了,什sp?你喜欢这东西是吧,我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刻骨铭心,”说着一把拉起趴在床上的我,一下子我摔到床下。

“你给我起来。”一声怒吼。

撑着床起来了,站在哥哥面前,不敢看他,更不敢看哥哥手中的皮带。低着头,看着地板,两只手缠着睡裙的裙角。

“你给我抬起头,你有胆子去实什么践,你就没胆子看我么”说着一皮带抽在手臂上,我疼得揉着,陈晨哥哥打的比林洛哥哥疼多了。

我不情愿抬起头,看到哥哥即将冒火的眼睛咽了口唾沫,我完蛋了

哥哥现在估计打死我的心都有了,看了眼哥哥的眼睛立马垂下头看地板。

“地板好看是不?”哥哥低吼,“好看我让你看个够。”说着立马坐在床上,把我放在腿上,标准的OTK。正好脸朝地板,天,哥哥跟谁学的。

啪~狠狠的一下皮带落下。接着撩起睡裙。

“啪啪啪啪啪”连续的5下,疼的我握紧拳头尽量不要让自己出声。

“还去实践不?嗯?”啪啪啪,三下狠得落在屁股上,火辣辣的疼,

啪啪啪,“说话!”

“不去了,我再也不去了”

哥哥打的比林洛打的不知道疼多少倍,似乎每下都用尽了全力。

啪啪啪,

啪啪啪,

呜呜呜呜,我嘤嘤的哭了起来,“哥哥,你要打死我么”

哥哥愣了一下,之后啪啪啪啪啪连续5下又快又狠打在同一个地方。

我立马,捂住屁股。

“把手拿开,”冷冷的语气。

我不说话,拼命摇头。

“我数三声,3”

我依然拼命摇头。

“2”

摇头

“1”

我依然执着不放手,那时候哪能管那么多,保住屁股就行。

“好,你不听话,我以后不再管你,”说着把我扔在床上,

砰的一声,摔门离开了。

只留下我趴在床上,揉着屁股,哭着…打湿了床单。。。

“哥哥哥哥哥,”醒了已经晚上了我一遍一遍呼喊着。

依然安静的房间,没有任何回应,怎么办。哥哥真的生我气了么。

咬着牙,扶着墙,走到餐厅,我是真的饿了,一天没有吃饭。但是餐桌上,依然是整齐干净的桌布。望了望手腕上的手表,10点了呢。只是真的好饿。打开冰箱,冰箱里只有生的蔬菜和吐司,草莓果酱的瓶子也空了,这可怎么吃。

食品柜里的零食也被我前天干掉了,食品柜从来没有空过,从来都是哥哥看见没有了,就会去买,但是现在它是空的。轻轻关上,含着泪水,用手背擦了下即将滑落的眼泪,我不想它流进嘴里,我不想再尝眼泪的滋味了。

哥哥,你从来没有这样过。

哥哥,我让你伤心了是么?

哥哥…

哥哥…

哥哥…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房间继续睡的。

第二天,自己去学校。自己在学校食堂安安静静吃饭。

自己放学回家。

自己放洗澡水。

即使放学晚,哥哥也再没有一个电话,推开门,也仅仅看见哥哥拿着遥控器转着,盯着电视的广告看着…

于是,噩梦每天做着。每天梦里哥哥都渐渐离开我。再也找不见。

多么希望哥哥在我做完噩梦,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不怕。不怕…但是每次醒来,都是我一个人在房间,在黑暗中,安静中,哭着睡着。

直到我收到那条短信,我依然怀着那一丝希望。

“你不是我妹”这条短信收到后。我绝望了,

彻底绝望了。

我已经失去了父母,现在哥哥也成了陌生人。

“ 陈芸呀,你什么也没了。”一遍一遍在墙上写着。之后蜷在墙角小声的啜泣着。

这时,手机响了…

“喂,哥”林洛的电话。

“丫头怎么了,哭了么?”

“陈晨个混蛋,不要我了”泪水又止不住滑落。

“别哭啊,丫头最勇敢了,你在家么,我去找你。你家在哪?”

“Only love …”一句话艰难的说完整了。

“嗯,你等着,我马上就到了”

30分钟后,

“你怎么不锁门呢?”林洛来了。

走进我的房间,看见我依然蜷缩在墙角,立马扶起我,把我搂在怀里。任凭我的泪水打湿他的衬衫。

“哥,陈晨不要我了,我什么也没有了”

“哥,我怎么办?”

“哥,我错了么?”

语无伦次说着。

林洛哥哥只有一句话“你还有我,他不要你,我养你”

再一次,在林洛哥哥的怀里,哭着睡着…

【转第一人称】

浑浑噩噩过了1周,每天回家后,实习回来的哥哥(林洛,暂且叫他哥哥吧)摆好饭菜,等着,每天乖乖去写作业,乖乖早早睡觉。其实晚上我并不是写作业,只是画着,写着,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每天跟行尸走肉没什么两样。

我开始堕落,我开始逃课,我开始撒谎,我开始顶撞老师,我开始打架。

我点燃了我的第一支烟,薄荷味的爱喜,或许能让我清醒点。

浑浑噩噩,日复一日。

当我再次。点燃一颗烟,闭上眼睛。吐着烟雾、突然手中夹的烟被猛地抽走了。看见的是,林洛的那张还算帅气的面庞、没有笑容。皱着眉头。

“哥?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是在小区的花园中。“今天不是有手术,你要学习么?”

“手术推到明日了。你现在给我解释解释,这个什么?”他挥了挥手中的还在燃烧的烟。通明的火星。此时更加耀眼。

“哥?…”

“走”,我们回家说。说着我被拉回了家。

这段路。是那么的近,很快打开房门、被一把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哥?”

没人理。

“哥?你说话啊?”

“哥,你去干什么”哥哥转身走进卧室。

“哥?你要干什么啊?”

“陈芸,你从现在开始最好给我闭嘴。否则,后果自负

转身林洛从房间拿出数据线、

这个东西我在论坛上看过。威力无比啊。

再看看林洛的表情,不禁咽了口唾沫。

“你给我滚到沙发上去趴好。”林洛怒吼。

我一步一步挪过去。不敢丝毫怠慢。

“你长本事了?是不”嗖啪~嗖啪~嗖啪。。。

“不是,不是”我皱着眉头,咬着嘴唇。很艰难挤出这四个字。数据线的威力果然不是盖得。

数据线打在肉上类似一元二次函数。开始疼的还好。之后渐渐到达最高点。再后来渐渐缓解。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嗯哼”

这真的好疼好疼。

“你还有脸叫啊。陈芸,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情。我,看错你了”

听后,委屈的泪水渐渐滑落、之前是打出来的吓出来的,

这次是为自己流泪。

我堕落了、、、

我颓废了。。。

为的是给陈晨看,却伤害了眼前这个叫做林洛的无辜的男人。

想到这,泪水无尽滑落;

嗖啪,嗖啪。嗖啪。

数据线不容许我多想。握紧拳头。。。咬牙忍受疼痛。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

嗖啪,嗖啪,嗖啪。。。

一下比一下落得狠,我的手不禁放在屁股上,

“把手拿开。”

我拼命摇了摇头。

“起来。收拾行李,走吧,我管不了你”我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林洛不是不抽烟么?

“不要!你打我吧。打到你消气、我真的错了、”我回头看了一眼林洛。林洛抽的是我的烟。

“咳咳!”传来了咳嗽声。

“你抽是吧?我陪你抽!”“咳咳。。。咳咳”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不要这样。我不抽烟了、”

陈芸、你怎么这样子呢。伤害了最关心自己的人。

几分钟、林洛熄灭了手中的烟。

我依旧在沙发上。趴着。不敢动。

“你走!”如此斩钉截铁、

我吃力站起来。扶着墙。走到房间。反锁。拉上窗帘、

不顾疼痛。缩在墙角、房间因为夜晚漆黑一片。

我特别怕黑、不断让自己缩的越来越紧。默默抽搐着、

陈芸。你TM干嘛这样?陈晨不要你。你还有林洛、但是。你不仅伤害了、陈晨,还伤害了林洛。你伤害了最爱你的两个哥哥。

陈芸。你TM怎么这么贱!

陈芸。你TM真该死。

陈芸。。。。。。

陈芸、、、、、、

夜晚的漆黑。越来越让我感到恐惧。我缩的更紧了、头埋的更深了、

渐渐的。只剩下恐惧和冷。

不断发抖。

第二天,我发现自己依然在床边。因为深色窗帘的缘故。房间依然漆黑一片。拉开窗帘。一缕阳光射了进来。

额头有点烧,不知道要去哪里。没有目标。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带着痛。

一步步在路上走着。即使在夏天,也感觉好冷,好冷。或许,是由内而外的冷吧。

不知道去哪里,不知道目标是什么。

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个城市。这个充满伤心回忆的城市。自己一手造成的悲剧。

陈晨哥哥。林洛哥哥。谢谢你们的照顾。陈芸让你们失望了。我自己离开。

祝你们快乐,祝你们幸福。。。

坐着驶向一个二线城市的列车。

看着窗外的乡村风景。

翻开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之前的短信,温暖,又不失严厉的提醒。

眼泪再次决堤。我不要了。我什么也不要了。属于我的,不属于我的。

我都不要了。

拔出SIM卡、扔出了窗外。

一切都随风而散吧。

陈芸。你以后就是无家可归的人了。

【第三人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对不起。。。。”

“对不起、、、、”

当林洛做完那台手术。回到家,焦急着打着陈芸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冰冷的女声。将林洛的心推向万丈深渊。

一遍一遍,一次次心碎。不敢告诉陈晨。陈晨会杀了他的。他对不起陈晨。他对不起陈芸。他没有照顾好陈芸,昨天的话说的太重。

陈芸,你在哪里。

陈芸,你身上的伤还疼么?

陈芸,你回来好么。。

陈芸。我保证我再也不赶你走了。

陈芸,你不要吓我。

林洛顺着墙滑落。就像额头的汗水混着眼角的泪水,一起从脸颊滑落。

“您好?这个女孩有没有再来这里”林洛一点一点打听着。

“没有”面对对方的摇头。林洛一次次心碎。。。

【第一人称】

我在深夜到达这个沿海的城市。

饭后,独自走在海边,已经很晚,没有什么人了。看着浪花打在海岸,永远也到不了岸。再多努力都是徒劳,就像我。永远都不会让哥哥们省心。呵呵。我离开了他们就好了吧。

站在沙滩上,不知道过了多久。有点困乏,回到宾馆。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第三人称】

“你tmd,给我把陈芸找回来,否则,我要你好看!”陈晨暴怒一拳打在林洛的脸上,打掉了眼镜,林洛吃痛的揉着做半边脸,看着陈晨。

“你说话”

林洛依然捂着脸,看着陈晨,青筋突起。两只眼睛瞪得好大。

“你给我把她找回来”。陈晨喊着。

林洛转身跌跌撞撞走出陈晨的办公室、

办公室传来了男人的嚎哭声

【第一人称】

打开电脑,听着歌。

听着,听着,想到一幕一幕。

在冬天的晚上,放学,有陈晨哥哥在街道的尽头等着我。

在冬天的深夜,陈晨哥哥会捧着一杯热奶茶,轻轻放在书桌,微笑着拍拍我的头。有时候会说“注意休息”有时候只是笑笑。

在冬季,有时候陈晨哥哥即使上班也会请假给我送一件外套。

…

林洛哥哥在深夜会静静走进我的房间,帮我噎好被子。

在早上,会滑稽穿着围裙笨拙的煎着鸡蛋,会面目狰狞逼我喝完杯中的牛奶。

会在周末,跟我一起躺在草坪上,一起看着天空的白云,即使阳光很耀眼,眯着眼一样很快乐。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

都是你们的。

再回想,过去的一段时间。

伤了陈晨的心,伤了林洛的心。

多么想回到从前,那段岁月。

多么想。。。

但是,我回去了。还会回到以前么?

也许。那段岁月就像船在岁月的河流渐行渐远。

就像能量的不可逆性。

打开手机,却发现没有sim卡。不禁有些后悔扔掉那张SIM卡、

在酒店大堂,用公用电话拨通了一个不能在熟悉的号码。

“喂?哥?”我颤抖着,含着眼泪说。

“芸芸?”陈晨惊喜听到妹妹的声音,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了,此时他在巷口,他跑累了,跑遍了所有大街小巷,但是还是寻不到妹妹的身影。

“哥?我在×市,我想你们了”我再也止不住快要决堤的泪水,一下子喷泄出来.

“那么远,你等着,我跟林洛现在就去”

“嗯”挂掉电话,迅速跑回房间将头埋进被子,哭的昏天黑地。

几天之后,我回家,并且得知陈晨布置的一切。嘴角抽了一下,呵呵。看似完美的计划,怎么样,砸了吧,哈哈、

回家后没有打我,甚至没有训斥。自然我回到了跟陈晨的家。一样熟悉的环境,一样熟悉的房间,包括我钟爱的那张大床。回来了,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回来,呵呵。

整理好东西,打开电脑,打开这些回忆,这些旧照片,恍然大悟,是自己太贪心,自己其实和你幸福很幸福,我有这么好的一个哥哥,一个用心良苦的哥哥。

将这些放到一个文件夹,取名叫“幸福” 门被推开,哥哥轻轻抚摸我的头,“回来了就好,是我出错注意了。”

“嘿嘿”我跟哥哥对视一笑。 林洛揉着太阳穴,就这样这个小祖宗被送走了。还是在师父(陈晨)身边好,毕竟是亲兄妹,不是么。自嘲道。

还是好好的完成自己的实习期准备考研吧。 生日那天,正值盛夏,也是回来后的半个月。这个生日,我不仅有晨哥哥,和一帮子朋友,更是有洛哥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叫陈晨晨哥哥,叫林洛洛哥哥。或许这两个人已经是我最眷恋的吧。都是我最好的哥哥。

等送走客人回房拆礼物,很多很多的玩偶礼物盒堆在床上,一个一个拆开。都是很精美的。在最角落的褐色包装的一看就是洛哥哥的,打开是一个我们的样子木头刻成的玩偶,我靠在他肩头,他的一只手拍着我的背,另一只拿着手机,我突然想起来,是那个晚上,我伤心在他肩头哭睡着的那天,我翻他的手机相册的时候翻到的,很惊喜。

最大的最占地方的是晨哥哥的,层层包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木板子,还是一根藤条!妈呀!这是咋了。 “我的礼物喜欢么”晨哥哥推开门笑嘻嘻的对我说。

“额?”

“林洛说的对,像你这样的,循循善诱终究不是办法,还得打,呵呵。来吧,给你试试”依然笑嘻嘻的说,晨哥哥呀,你好猥琐。

“啊啊啊啊啊、”我尖叫!

“啊,什么,早点睡吧,逗你的。”晨哥哥刮了刮我的鼻子。 久久无法入睡。

真的,我其实很幸福,一直都很幸福,只是我没有学会知足。

不知不觉开学了,穿上校服,背上书包在镜子前正视了自己。新的学期。加油。微笑,微笑,再微笑。

“疯了,冲着镜子笑,快走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晨哥哥打开房门敲了下我的头。

“嗯。” 就这样,开始我的新的学期。 我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迷上了盗墓的小说。先是《天眼》,又是《尸身密码》,又看了《鬼吹灯》,整整一个月,被小说包围着,不知道为什么,上了高二学校有了月考。依然没有醒悟,依然看小说到很晚。想着自己上课边看小说边听着点课应该问题不大。

到了月考那天,语文英语还好。剩下的彻底傻眼了。会的少。连蒙带猜的。考试之后的祈祷什么的,惶恐不安过了几日。成绩出来了。

语文,85满分120.

英语67.满分120

数学50,满分100

物理52.满分100

化学50.满分100

生物51.满分100. 望着在56名的陈芸,有种想哭的冲动,在看着黑字话的向下箭头,写着49.说明我退步了49名。这是班里的名次啊,年级里面肯定更加惨不忍睹。

艰难的度过一下午,放学的时候,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低着头装书的时候,突然桌子被敲了下,下意识抬头,看见的是晨哥哥,面无表情,不敢正是凌厉的目光,低着头,拉上书包。刚准备走,却一把被拉开,晨哥哥低头从桌子里面掏出厚厚的三本本厚厚的《盗墓笔记》,夺过我的书包,扔了进去,又发现了一本《盗墓笔记》我头埋的很深。低着头跟着晨哥哥走出学校。

没敢坐到副驾驶,安静的坐在后面。不停的抠着手,加上路上堵车,这条路更加漫长… 上楼,开门。进门,洗澡,换衣服,吃饭,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只是,吃饭的时候不停的扒着碗中的米饭,低着头。

终于,当我放下碗准备离开的时候“哥,我去写作业了”

”啪“的一声碗摔到桌子上吓的我一激灵。“你还写什么作业,你也别写作业了,看你的小说去”

“哥”依然抓着睡裙的裙角。低着头,咬着嘴唇,艰难吐出这位一个字。

“自己去准备好,别让我动手。”三分钟后,晨哥哥吐出这么一句话。

涩涩的饭,难以咽下、硬撑着吃了几口饭。

慢慢踱回房间。走到床边趴好。等待挨打的时间是漫长的。

房间静得几乎能听见秒针的咔咔声。

我感觉到我的心砰砰的跳着。

紧张、害怕或许才能形容我此时的心情。

吱呀。门被打开了。

看见了晨哥哥那张熟悉的脸,但是看不出什么表情。从抽屉拿出那个木板子。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捋了捋额前的刘海。走到床边。

“我让你去学校读书,你就给我看小说么。”板子放到屁股上。晨哥哥说。

“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话!”说着脱下我的裤子、

“我、、、”

啪啪啪、连着三下。没有因为刚刚开始就放水。真的撕扯的疼。

“哥。疼。。。。”我小声支吾着。

“疼?你看小说的时候怎么不会想到会疼。”啪啪啪、

“你考成这样的时候怎么不会想到会疼。”啪啪啪啪啪。又是五下。板子、。真的是那种钝钝的疼。一点也不如细工具好受。

“说话!你不是很能说么”板子放到滚烫的屁股上。板子的凉让我忍不住颤了一下。

“我不该看小说、、、、”曾经的我发誓不认错。发誓不求饶、现在看来不认错只会让自己更痛苦。

“还有呢。”啪啪啪、依旧三下、之后又放到屁股上,淡淡的说、。

“还有就是。不该没有考好。”啪啪啪。又是三下、

额。疼的我龇牙咧嘴,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或者两者液体的结合体留下来。枕头上有几个深色的水渍。

啪啪啪啪啪、又是五下。

“你说!我供你读书为了啥?”啪啪啪

“你学习为了谁。”啪啪啪

“你现在高二了已经。你要等到高三后悔么?”啪啪啪

“我告诉你,陈芸。你再这样,我把你打进医院,听见没有?”啪啪啪、

“哥哥哥哥哥。我知道错了。。。哥哥哥,你轻点,我一定好好学**哥哥…”我呼喊着,此时顾不得我的面子。

“嗯?》你还知道错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啪啪啪、

“以后回家就给我学习,听见没,再让我知道你不好好学习,你给我等着”说着。最后一下打了下来。这一下很重很重。握紧拳头,屁股紧缩,也久久无法缓解疼痛。

转头看。通红通红的。中间依稀可以看见一条青紫。一下就可以打到这种地步,怪不得那么疼。


之后,渐渐乖了一阵。

每天按时写完作业,好好听课。

终于在期中考试考到年级38.虽然和以前还是有差距,不过也算是进步的开始了。

晨哥哥却低沉着一张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哥?怎么了”

“嗯。林洛走了。出国了。他的父母把他安排走了。可能很久不能再见到他了,今天他走的时候告诉我要我好好照顾你。”哥认真的看着我对我说。

呵呵。走了。就这样走了。都没有告诉我一声。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虽然哥哥有时候会打我,但是我不恨他。因为我知道他爱我,他为我好。

曾经哥哥在打过我之后说“芸芸。对不起,因为我爱你,我才会打你。”

是啊。爱不需要对不起。即使打我。骂我。只要是爱我为目的。以爱为名。不用对我说对不起。

呵呵。、林洛有时候会想。

呵呵。忘了说了。曾经我爱林洛。我知道我不该爱他。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林洛才是我应该说 对不起,我爱你的人。我不该爱他、

但是,爱了。又怎样。

对不起,我爱你、

都是以爱为名、

END

原谅我草草结局。

林洛这个人是有原型的。也不算原型。一半一半。总之有那个人的影子。

我跟他散了。我现在都在矛盾之中,有时候会想到他,有时候会恨他。最多的时候还是在脑子中回想过去一年我们发生过的一切。

几百页的聊天记录。几百条短信。以及见过的几十面、

都忘了,都随风散去吧。

qq拉黑了。手机丢了。他的样子我大概忘不掉。那就记得吧,至少我的生命中出现过这样的一个人。

这个文章,本来我是想写长篇的,但是最终我明白我写不下去了。一些到林洛我就会心痛,很痛。就会想到过去。想到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所以草草结文。那个陈芸,也几乎百分之百是我的原型。一样的性格,一样敏感,一样把感情看得过重,一样不安分。我也不想触碰曾经爱过林洛的陈芸。哪怕是曾经。

我知道我够傻,够天真。

就这样,“林洛”和“陈芸”在文章结束做个了结吧。

我的新生活开始了。

我找到了喜欢的。他叫久久。也许我会好好对他。

我会在乎他。关心他、

我会乖乖听话,我会努力考南开。

呵呵,扯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