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薄凉薄 || 8725字

【一】

四月的午后阳光懒散,缕缕光束下整个皇宫都跟镶上一层层暖暖的光圈一样,像极了天宫。至于“天宫”这么个圣地我是听我娘讲的,她说天上也有个皇宫,皇宫外面都闪着白光,里面住着玉帝跟王母娘娘以及特别多特别多各种各样的神仙,他们掌管人间所有事物,包括生老病死富贵贫穷等等一系列问题。我啃着手指头天真烂漫的问她那为什么叫天宫啊?我娘嫌弃的用手指头点点我脑门“傻啊你,在天上的宫殿简称不就叫天宫吗?”。好吧,知道答案我就后悔我问你了。

记着上次也是这么好的阳光,我一时兴起跟皇帝说,哎皇上你看你的皇宫怎么那么像天宫啊?结果我就被他揪住按在书桌上吃了几记狠狠的板子。我委屈啊我!我形容你的皇宫跟天宫似的有错么?我这不提高您的档次跟人家掌管整个人间的玉帝做比较么?还有错了我?他就揪着我耳朵告诉我,这是冒犯神灵!我还不想死!我揉揉屁股心想,嗯,这回这几记板子没白吃,好歹知道这丑皇帝怕什么了!他再欺负我我就告诉天上的玉帝去,让他老人家带走这个霸道无比让我陷身水深火热之中的家伙!后来再一想,不对啊,是不是我得先死了才能上去告这御状去?

阳光照的我倦意蔓延,拄在御书房的门口昏昏欲睡而又不得不强打精神,在皇帝门前做守卫睡死过去我得是长了颗多大的心。虽然我敢打包票皇帝绝对不会拿刀杀我,但是他一定会用另一种方式让我终身不敢再犯。

我这迷迷糊糊刚把脑袋贴上门框,“吱呀”一声门就开了,我毫无准备顺着门开的方向就跌进书房内,身体结结实实地摔到地上,额角则重重的贴上地面,呃疼!我在摔下来的那一瞬间就清醒了,电光石火之间我还在想直接摔死我得了,丢死个人!可惜,命苦的人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死的。我强忍着不去摸额角,保持摔倒的姿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死我装晕也成吧?那丑皇帝就可能不会找我麻烦了!又可惜了了,等了一阵我只听见门外跟我一起轮班的侍卫在笑,屋里则什么声音也没有!我就知道他就是真么狠心的人!又挺了一会儿真的是实在演不下去了,我装着刚刚苏醒的样子扶着额角慢慢站起来,抬头瞄了一眼屋内的人,前几日刚凯旋的陈大将军,几次谏言处死我的左丞相,以及坐在书桌后冷眼瞧我的丑皇帝。

能怎么着,我刚爬起来这又得跪下,只是我不知道说该什么,扶着额角就这么跪着听候发落。

“皇上!”突然左丞相像死了爹一样悲怆的声音响起,“老臣早就恳请皇上除了这蛊惑人心的妖孽!他现在不只是迷乱人心啊还偷听国家机密!他定是那邻国派来的奸细!理当处死啊!皇上!”说着还挤出两滴眼泪就要跪下去,皇帝哪敢让两朝重臣说跪就跪,赶紧上前扶住,“有话好说左丞相这是做什么,真是折煞朕了”。

我很是无语,我不就长的稍微精致了点儿比你姑娘顺眼点儿么?怎么就成妖孽了?他说的那迷乱人心,自然说的是皇帝被我迷乱了。我冤枉啊我!

这时陈大将军也站起来,不过他说的是“他也不过十六,左丞相您这么大岁数的人不必跟个毛孩子计较这么多吧?”

“你!”左丞相一口气就没喘上来,猛咳了两嗓,“你这是如何与本相说话的!”

“青衣与本将军是师兄弟,他身份人品如何本将军再清楚不过!绝不会是什么奸细!左丞相您空口白话如此污蔑……”

“住口!”皇帝喝断了陈将军,剑眉紧锁“口无遮拦!还不快向丞相赔罪!”

陈将军一颤,本不想道歉但是碍于皇帝威压只得毕恭毕敬双手作揖,道:“晚辈言语不当冲撞左丞相……”

“罢了罢了!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我这么大岁数的人不应跟你们小年轻计较!你们都是有靠山的人,老夫惹不起!”,回身对皇帝草草行了礼,“望皇上好自为之,老臣告退!”说罢一甩长袖愤愤离去,路过我时狠狠的“哼”了一下。

待左丞相出了门,陈大将军偷偷瞄了一眼皇帝的臭脸,赶忙跪倒在他脚下,“师兄,殿辛知错了。”

丑皇帝冷笑一声,“刚刚不是挺能耐吗?这会儿又知什么错呢?”

“殿辛不敢!”

嘁,我在心里深深鄙视陈大将军,至于怕成这样么。

皇帝坐回龙椅,“啪!”狠狠摔了镇纸,“你们这两个不省心的!青衣你给朕滚上前来跪着!”

本来我自己在门口跪的好好的,这声吼给我吓的这一激灵,连滚带爬的爬到陈大将军身旁同他一起跪着。我分明看见陈大将军嘴角抽抽了!咱俩这情形你还好意思笑话我吗!

我单名青衣,没有姓。这是我进宫后皇帝给我取的,而且他不准我跟任何人提及我以前的名字。我即是他的贴身侍卫,也是他的小师弟,除此之外我还兼职陪吃陪喝陪唠俗称“三陪”的这么个活儿。陈殿辛陈大将军他是我二师兄。我有时候在想我到底是何德何能承蒙皇帝如此厚爱让我身兼数职,表面上享受荣华富贵受万人瞩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实则身无分文遭人唾弃个个都是主子就我一人是奴才。其实我特别想跟丑皇帝说,您大可不必对我如此上心,您放过我可好?我不是铁人啊我我承受不来那么多人欺负我,就您那母后一人就够我喝一壶的了,再有左大丞相跟他的闺女我就快死无葬身之地了!就连屋里的小太监跟小宫女都敢对我吆五喝六的,早知道被你救下来是这结果,倒不如让那老太监阉了痛快!

至于这丑皇帝,其实他一点儿都不丑。今年不过二十有二,天生皇族器宇不凡且武艺高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头乌黑茂发被金冠高高束起,两弯叶眉浑如叶絮,又生得一双瞳仁漆黑如墨,但是一双薄唇让我很是看不顺眼,我娘说,薄唇的人凉薄,所以他就是个丑皇帝,毋庸置疑!再说我二师兄陈殿辛陈大将军,他也才弱冠之年。虽是自小习武却生的白嫩皮肤,面容英俊四肢修长,如果扔女人堆里凭他的面貌绝对衣食无忧。他是师傅他老人家云游四方时捡回来的,刚捡到时不过八岁,回来之后就扔给了大师兄管教。二师兄在大师兄手下这么多年,也真真苦了他了。

ps。本文不是初更,今天一时兴起给搬过来。原创,勿转载。

再说我被丑皇帝救下之事。

我本就不是这皇宫之人,我进宫还不到两个月。我爹爹是北城明玉县一个小小县令,北城离帝都甚远但却是边关要塞,而我们明玉县地理位置更是重中之重,自来备受朝廷重视,所以时常派下人来视察。爹爹很不幸被委任这一要职,在任还不出半年便被扣上私通外寇私吞军饷重罪而被判抄家、诛九族。

两个月前的那一晚,我正跟苟晟窝在床上密谋明个儿去把小胖家那只怀孕的母猫抢来,突然门被大力推开,吓得我俩以为小胖未卜先知先一步来找我们麻烦,马上从床上跳下准备战斗,定睛一看,来人却是我娘。我永远不会忘记她那天是如何无助的看着我的样子,自打我记事开始,那是第一次见她妆容不整、第一次流泪、第一次那么惊慌失措。

我呆呆得看着她,小心的开口“娘?”

苟晟也吓住了,“干娘你怎么了?”

娘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忍住眼泪,向我招招手,“来,让娘抱抱。”

我不明所以,娘的样子让我很害怕,在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种可能让她这样的原因,她跟爹吵架了?要离家出走了?打牌输了?还是受了什么刺激?不等我上前娘就冲过来紧紧抱住我,哽咽道“小木头娘舍不得你,你以后自己可怎么办啊!”

“娘你怎么了?我怎么会是自己我不还有你们呢嘛!”

娘吻着我的额头,半晌“以后爹娘不再身边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不准再调皮了知道吗?”

我终于意识到什么,急急地问“娘你们要去哪?不带着我吗?不带着小木头走吗?”

娘无助的摇摇头只是把我抱的更紧。

苟晟早已经急哭了,“干娘你们要去哪?不要我们了吗?”

这时我爹进来了,上前拉开我娘“这都什么时候了!快快收拾让孩子走要不就来不及了!”他又将苟晟拉到跟前,“苟晟你跟小木头是一起长大的,小木头现在有难你愿意帮帮他吗?”

苟晟抹抹眼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要怎么帮但还是坚定的点点头,“我帮!”

“那你快跟小木头换了衣服,现在就换!”我爹说着就去扒苟晟的衣服,一说换衣服苟晟好像明白了什么,及其配合,他还扭头跟我说你快点儿动作,不然来不及了!我娘见此终于抑制不住痛哭出声。我爹也弹下男儿泪,“苟晟,是干爹干娘对不住你”。

苟晟红着双眼咧嘴傻傻一笑,“干爹说的哪里话,若不是您二位替我赎身说不定我早不在人世了,对此苟晟已是感激不尽,不嫌弃我还认我做下干儿子,此等恩情怕是几辈子都报答不完。”他接过我娘从我身上脱下的外衫套在自己身上,穿戴整齐。复走到他们跟前跪下,“苟晟感谢干爹干妈养育之恩,今生还不完的恩情苟晟来世再还!”说罢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我不知该如何面对着突来的一切。晚饭时候大家不还好好的吗?爹还答应让我去外公家玩来着,现在走了那不就去不成了吗?还有我还得跟苟晟去抢小胖的猫呢,让我们换了衣服这是要让苟晟做什么?

“爹,娘,你们怎么了?”我紧紧的抓着娘的手,我怕一松手他们就都不见了。

“小木头听爹跟你说”,爹走到我跟前用力扶住我双肩,“以后爹娘不在身边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做事万不能随着性子来了,以后可再没有爹爹给你撑腰袒护你了知道吗?”

面对着一切我早已泣不成声说不出话,爹给我擦了一遍又一遍眼泪。我不想让我们分开,一点都不想。

“哎哟我的县太爷,您倒是快着点儿,老奴可是冒着杀头的风险帮您內,待会儿让那官兵瞧见了可就不得了啦!”话音落了地才见一五十左右、太监模样的人进来,他上前就抓住苟晟,“这就是令公子吧,来,快跟爷爷走,再耽搁就来不及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苟晟指着我,“他才是!爷爷您快带着他走吧!”

老太监一拍脑门“奥对,还是县太爷想的周到!”上前拉起我的手就要往外走,“这回没错了,快跟爷爷走,再晚就都没命了,快走!”

我甩开老太监的手,躲在爹娘身后一个劲摇头,“我不走我不走,我要跟爹娘在一起,我不走!”

“哎你个小娃娃怎的这般不懂事,快跟爷爷走!”说着又来抓我。

我躲在爹娘身后不肯出来,突然我爹一把抓过我送到老太监手里,“小木头你要听话,快跟王公公走。定要好好活着知道吗?”别看老太监他老,劲儿可不小,牢牢抓住我轻轻松松拖到门口,我声嘶力竭哭的快背过气去,娘她终是忍不住上前抱住我,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攥着她的衣襟。

忽然,颈间一痛,朦胧间我好像看见爹爹的衣袖,娘的声音苟晟的声音渐行渐远,便就不省人事,再一醒来竟是离家几百里了。

醒来后我试图偷跑过几次,每次刚刚起心思还未来得及行动便被老太监识破了。后来他嫌麻烦便用绳子将我周身捆住,绳子的另一端则系在自己腰上。于是从我最后一次逃跑未遂开始直至进宫,这条绳子就未从我身上下去过。那日行路将晚正好遇见一间破庙,老太监牵着我点了篝火并将我安顿在身边坐下。他翘着兰花指小嘬一口女儿红,咂咂嘴道:“快快收了你那小心思,爷爷在那深宫混这些年可不是白混的,人只要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说罢一阵娇笑。我恶寒不止,险些将他喂与我的那些食物尽数吐出来!

老太监并不在意我的嫌恶,摸摸我脑袋,语重心长道:“小子你可听仔细了爷爷现在与你说的话。你爹娘本不是这么交代的但是爷爷觉着这些事必须告诉你,反正做不做在你说不说由我。”

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当此次出来不过几天还是会回去的。万万没有想到我爹竟被扣上通倭寇、吞军饷此等欲加之罪,抄家、诛九族这本该是街头说书先生的说法会实现在我身上!可爹娘拜托交代的话却是,瞒着小木头真相不需要他报仇,将来娶妻生子平平淡淡过完一生便好。

我怔怔的看着面前噼啪作响的火堆,为什么我跑出来了?

你爹娘拜托我将你带出来,你是你们家独苗苗,还盼着你传宗接代哩。

我爹娘呢?

恐怕这会儿已不在人世了。

那苟晟呢?

是与你换了衣服的那孩子?哎,可怜的娃娃怕是也不在了。

你为什么不能带着他们一起跑出来?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当老奴是神仙呐说带几个就带几个!

最后的问题,我使劲掐着掌肉,那爹爹为什么让我与苟晟换了衣服?

明知故问不是,当然是偷梁换柱让那娃娃替代你!官兵可不知道你们家还有个干儿子……

他话还未说完我便一头冲进面前的火堆,可我忘了绳子另一端还系着一个老太监。就算他拼死拽住,我还是在火里滚了一遭,只那一瞬我便被他用力拖出火堆,但是火苗已经蔓延到我头发上、衣服上。老太监情急之下一把扯断与我之间的绳子,去寻了一把破旧的扫把使劲拍打我身上的火苗。我承认在火苗烧到我头发的那一瞬间我就害怕了,我怕死,我竟如此怕死!

待我身上的火苗都被拍灭老太监已是筋疲力尽,他的一把胡须也被撩的参差不齐,整个人狼狈不堪,我竟抑制不住哈哈大笑出声来。老太监本就异常生气听我笑声后更是七窍生烟,抽了扫把三根枝条,一把将我翻过身去,我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后身就是火辣辣的一痛!

“你如此糟蹋自己性命对得起你爹娘的良苦用心吗!”“嗖啪!嗖啪!嗖啪!”三根枝条连着三下砸下来,他打的毫无章法,腰上、臀上、腿上无一幸免。我嘴上大笑着身体却不停在地上打滚试图逃避那利器,我不知道油泼是什么感觉,大抵也不过如此了。

“不想着怎的为父平冤昭雪却如懦夫般寻死逃避,你爹爹平日可是这样教与你的!”话音落地又是狠狠的三下。呼啸而下的枝条砸在身上,薄薄的长衫被抽裂。我疼的止不住眼泪可还是强颜大声笑着。

“苟活总比人死强!你死了谁能知道这冤事?你还指望我这一把老骨头给你们一家报仇吗?”

“嗖啪!嗖啪!嗖啪!”

我已形容不出身后那是一种什么感觉,火烧火燎的痛、钻心的痛、抽裂皮肤的痛,终于,我不再笑而是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爹!娘!苟晟!你们不要我了!不要小木头了!”

老太监见此,可能觉着到了他想要的效果,丢下猩红的枝条把我抱进怀里,“苦命的孩子,以后有爷爷呢!”

之后的路程顺风顺水,我知道要想为他们平冤我就必须坚强,老太监说的对,我要苟活。但是进宫后又一个难题出现在眼前,我要以什么身份呆在这宫里?侍卫,我不会武、宫女,我是个男的、伙夫?我哪会那手艺、挑来挑去,太监?老太监捏着兰花指屡着鬓毛,点点头,嗯,小木头你就是跟爷爷有缘,连名字起的都这么合适。我瞪了他一眼,老头你别逗,我爹还指望我延续香火呢。他老人家一皱眉一挥拂尘尖声尖语道,你爹重要还是你儿子重要啊?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最后得出结果:反正我在这宫里也不常住,过几天寻了住处就搬出去,他给他的好朋友——净身房的主刀,一上好材质的拂尘,让主刀假装“净”了我,之后的事就好办了,按他的话说在宫里混了这多年,还是有点儿人脉的,藏几天人还不算个事儿。我嗤之以鼻,这个爱吹牛的老太监。

突然老太监歪脖子盯着我,“我是不是做了个赔本儿的买卖啊!你跟我非亲非故就凭你爹娘那点儿恩情我把你带出来就已经仁至义尽了,现在我为什么为你个八竿子占不到边的小兔崽子还要赔进去我一上好的拂尘呢?”

我瞬间明白老太监的用意了,走到他跟前跪下,规规矩矩连磕了三个响头,听着那声音我自己都心疼,我讨巧的笑着甜甜的叫了声“爷爷。”而这个老太监当时就得意的辫子都翘天上去了。

我原以为我的生活不会再出现什么起伏,至少刚进宫那两天不会出现,可这天意它总不能如人意。认了爷爷、“净”了身、入了花名册,老太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做也没给我安排活儿,我就呆在他的住所跟个黄花大闺女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饿了吃吃完睡,没几天小肚腩都出来了,老太监嫌弃的都懒得搭理我。直至有天中午我正在屋里睡的鼾这糟老头突然风风火火给我抱了一只猫来,且是一只怀孕的母猫。他还美滋滋的对我说这是爷爷抓来给你解闷的。

我盘腿坐在炕上同趴在我跟前的那只母猫对视,老头你抓什么不好非抓了一只猫,我本想极力忘掉的事又被血淋淋的揪出来摆在眼前,我好像看见爹娘惨死刀下,听见苟晟向我喊救命。又想起我同苟晟约定好要去抢小胖的猫的事,还等抢回来待它生了小猫崽儿他留一个我留一个,他的取名叫木头我的取名叫狗剩,可他现在他连人都不在了。其实我俩还有很多宠物,比如去荷塘边抓来的蛤蟆,二捕头家要来的鸭子,地里挖到的蚯蚓,树上掏下来的雏鸟……,我的宠物都叫狗剩而他的都叫木头,府里谁要喊了我俩的名字那绝对鸡飞狗跳,各种动物从各个方向发出不同声音各种骚动,我娘还骂我俩说这府里到底是给人住的还是给畜生住的……。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骂我的人也没有了。我想他们,很想。

突然想起见苟晟的第一面。那天正是清明,爹爹要领着我上坟去,途径一酒楼时竟见几个大人对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儿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大抵意思是那孩子欠了他们钱还不起,送进酒楼当小倌还敢逃跑。小孩儿抱住脑袋缩成紧紧一团,但是不见一声呻吟。我爹爹最看不惯的便是这种恃强凌弱之事,马上走上前护住那孩子。那时我爹爹还只是个为县太爷出谋划策的师爷,尽管如此他们也买了几分薄面。结果可想而知,爹爹不仅替他还了钱赎了身还给领回了家。待我娘给他洗漱完毕换上干净衣裳,竟是顶好看的一个小人儿,我娘还指着他对我说,看人家孩子长得多水灵,可比你个小木头好看多了。我难过的眼泪瞬间就出来了直接扑进我爹爹怀里。就是当问及他姓名时听见“狗剩”俩字我又笑的差点儿背过气去。笑过后又觉着这样的字眼有伤风雅,既然到了我师爷府就要有我师爷府的儒雅之气,凭着读了两天私塾的本事,像模像样的拿起纸笔,写下“苟晟”二字赠与他,可他个完蛋玩意竟不认得字!真是让我下不来台!那年我七岁他八岁,七八岁的小孩儿正是烦死人的年纪,俩个小孩儿加起来那更是要作翻天才行。

我这正回忆着呢,前面那只母猫突然放弃与我对视一个矫健的起跳便从窗户跑了出去!我下意识的也要从窗户跟过去,但是,我忘了我是个什么身材,肚子光荣的被卡在窗户上,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己从窗户上拔下来。缓了片刻便又马上追出去找猫,不为别的就为这一卡之仇我也得找到它!左拐右转千辛万苦终于看见它了,小样儿的正在一树丛下乘凉呢!

我悄悄走上前一把抓住它对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快生孩子了的女人你跳那么高就不怕小小猫有危险吗!”

再来一巴掌:“有你这么当娘的吗!”

再一巴掌:“为追你个熊玩意我肚子卡窗户上了你知道吗?”

最后一巴掌刚举起来还没落下去,“还不快给本宫住手!”我举着巴掌缓缓回头,啊哦,好妖艳的女人,以及好庞大的队伍。那女人一步扭三扭,短短几步路快扭到北城明玉县了。

她翘着手指头恶狠狠的瞪着我,“哪来的小太监竟敢打本宫的爱猫!狗奴才你是吃了豹子胆吗!”

我本看着他们阵仗有点心虚,听到“小太监”我就忍了,因为我现在就是这身份,可听“狗奴才”这三字立即恼了,什么身份地位全抛九霄云外了,小爷什么时候受过这气!撇开那只猫掐着小腰就吼回去“小爷吃了熊心虎胆你管的着么!你个妓院出来的蠢女人是嘴巴吃屎了吗!”

那女人一下就噎住了,指着我瞪大了浓妆艳抹的小眼珠子,“你你你你你!你竟敢!你竟敢!”

我也抬手指着她“放下你那小鸡爪子听见没?再这么指着小爷莫怪小爷给你撅了喂猫!”

那女人听了此话更是气的浑身发抖,她突然想起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回手向身后的太监甩了一巴掌,“你们这帮吃干饭的蠢奴才!看见本宫被欺负难道就不知道站出来替本宫出气吗!”她身后那些人这才想起要上前保护他们主子,全冲上前来呜呜喳喳比比划划。我是多聪明一人啊,一看情况不妙转了身撒腿就跑。我边跑边回头冲他们扮鬼脸,逃跑这技艺熟能生巧,小时候同苟晟没少在外惹祸被人追,跑得快现在倒还派上用场了。

然而就是在这紧要关头,我遇见了主宰我一生的男人。

我只顾向后看完全没注意前面是丁字路口,一头撞了过路的轿子。“嘭!”的一声,我被那轿子撞的四仰八叉,感觉心肝都撞碎了。轿夫晃晃悠悠总算没让轿子倒了去。待那轿子平稳落地,一席金冠黄袍的人从里走出,我捂着心肝肺躺在地上看着阳光晃射下的那人只觉是仙人下凡。只不过,额,金冠歪了。

f003002 发表于 2014-10-12 05:24

写的不错,继续努力加油

è°¢~

qqqq_aaaa 发表于 2014-10-12 08:08

后面呢?好像还没正式开始一样

后面的故事多了去了

lzylbtzl123 发表于 2014-10-13 21:05

= =写的还可以

能入您法眼真是太感谢了

美臀 发表于 2014-10-13 23:07

期待下文

更了一段

深情卖萌 发表于 2014-10-16 17:19

写的真是太好了,点个赞

三扣~~~ 么么哒

我只呆愣一瞬而已,后面的追兵就已赶上来。我立即爬起指着他轿子“借我用用”,与那黄衣人擦肩而过时实在忍不住告与他一声“兄弟你发型乱了”。然而我刚迈开腿就被他揪住衣肩,我不得不直向后退。我一脸焦急的望着他,“你怎得如此小气,我只是暂且一用过会儿就便还你了!”

“大胆奴才!竟敢对圣上如此无礼!还不快跪下认罪!”

我循声望去只见是一袍黑色点碎暗纹的年轻人正怒目横眉指着我,而他的话犹如晴天霹雳霹的我七荤八素!我回头重新对上那人平静的双眸,“圣上?”复又仔细观察他的衣着,这天下只可一人头饰金冠,只可一人身穿明黄龙袍,只可一人称“圣上”。我一拍脑门,我地爹爹啊,我撞了什么人这是!

正在这时那妖艳女人也赶来,见皇帝正擒着我顿时大喜,但眨眼就变了脸色大哭着跪倒“皇上您可得为臣妾做主啊!臣妾适才可被这狗奴才欺负惨了!”

那黑袍年轻人忍不住“噗嗤”笑出声,复觉着有些失礼便微微倾身道,“殿辛见过左贵妃。”

皇帝瞧我一眼冷眉微皱,我也忙跪下去但一时慌乱根本不知该如何辩解。他转而对那女人道“左爱妃起来说话。”

那女人听言竟是不起却哭的更凶“皇上您要是不给臣妾做主,这皇宫臣妾可是呆不下去了!皇上您平日不待见我便罢,如今我堂堂两朝丞相之女竟沦落至被一奴才骑到头上欺辱,还有何颜面留在这宫……”

“爱妃可是言重了”,皇帝闻言脸色变的愈加平静并出言打断她的话,“朕替你做主便是。朕现在不仅要操心江山社稷治理朝纲还要管你此等大事,爱妃可真是体恤朕”。

那女人听后脸色一阵青红,“臣妾,臣妾…”

“罢了。殿辛,将他带去前殿,朕要亲自审问。”

我跪立在前殿中央,身后两旁则是拿着粗木红杖的侍从。我早已两股战战,辱骂了贵妃冲撞了皇帝,心知必死无疑,现在就是吃了龙胆也不敢再造次。忽然觉着,天要亡人不管如何逃脱终究难逃一劫。那日从刀下活口今却又入了虎口,且这次插翅也难飞。

皇帝坐在龙椅,殿辛立在他左侧,而那女人坐在偏座正一脸得意的瞧着我。

皇帝开口,“来人,先仗二十。”

我猛地抬头望着他,竟一句话也不问就先责打吗?他整张俊脸我牢牢盯住的竟是他那两片淡色薄唇,突然想起我娘常说的话,瞅瞅你二大爷那冷血砍人虎超飙样,薄唇人生性凉薄!我二大爷薄唇是侩子手,而这面无表情不问是非便扔给我二十红木杖的人,也是薄唇!丑皇帝!

不等我再做别的反应,身后两侍从便将我全身按趴在地上。冰凉的地面直袭心窝,冷的我忍不住发抖。我怕的到底是这从未尝过的红木杖,还是龙椅上那薄唇之人,还是就快完结的生命以及随我埋入泥土的冤屈?

还未准备好只听“啪!”的一声,是木杖贴上身的闷响!我从未尝过如此厚重的刑具,只觉皮肉深深陷下去被硬生生挤压在一起,待皮肉恢复原位时痛感即刻蔓延四肢百骸!这一下砸下来瞬间我双手紧紧抠着地面,咬牙憋气缓了许久才嘶嚎出声。就在我痛不欲生等待下一杖之时忽然瞥见那女人一副得逞后高高在上的戏谑模样,突然就很不甘心,我怎的竟因一个如此丑陋的女人而遭受这苦?我一横心,左右是死还有何可畏惧!人无畏惧哪还会在乎什么,挣扎着起身大声对那人说道:“你个残暴无道的丑人昏君!不辨是非不明黑白!看她言语也能知道她是怎样德行的女人!你还竟对她言听计从,被一个如此丑陋歹毒的女人玩弄鼓……”

“住口!”话还未说完便叫那殿辛打断了,他拔出佩剑直指我“大胆奴才!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污蔑圣上!看我一剑了结了你!”说罢举剑两脚轻蹬地面,泛着冷光的剑锋便直面飞来。

我定定的盯着那剑,只在眨眼间它便到了跟前,就在我认为他已经要插进我胸膛的时候,电光石火之间却听见“哐当!”一声,来势汹汹的剑竟掉地上了,旁边还躺着一把龙纹檀香折扇!我刚刚真的做了必死的准备,但是这一下让我紧绷的弦“嘎嘣”一下断了,突然就崩溃了一般跪在地上扯着嗓子大嚎“丑皇帝你不想杀我早说便是没事儿吓我做什么啊!你是要把我吓疯了在你后院养个疯子玩吗!我可不好玩啊!我爹从来没这么对过我,你是天下百姓父母竟然这么对你儿子啊!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你吓死我啦……”

“噗”一声皇帝便乐出来了,他竟不想怎的保住威严反而更肆无忌惮的笑起来。左贵妃与殿辛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看我瞄瞄皇帝,一副被吓死了的模样。

龙椅上那人笑的毫无形象,我更是恼火完全忘记自个儿现在是以什么身份跪在这:“你笑什么呀!吓唬人好玩啊!我不就说你的女人是妓院出来的、再敢指我我就撅了为猫嘛!至于吗你啊!”

突然皇帝逐渐收了笑声,叫了声“殿辛”,摆弄着衣袖抬头向我勾勾下巴,慢悠悠的道,“掌嘴,二十。”

我顿时收了泪住了嘴,泪眼婆娑可怜巴巴的望着皇帝,好不容易暂时躲了板子了现在又被赏了掌嘴!我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两下子,真是成也这张破嘴败也这张破嘴!

小二丶来包砒霜 发表于 2015-5-23 06:44

写得不错…继续写吧

三扣~~~~三扣

三扣三扣三扣

小二丶来包砒霜 发表于 2015-5-23 06:44

写得不错…继续写吧

三扣~~~~三扣

三扣三扣三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