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叔】王风暴富的日子1(重口向) || 9958字

给大家开个新的脑洞 后面的更新看脑洞什么时候再出现啦

顺便宣传下 新群没人来点人聊聊天啊~

点击链接加入群【SP SM文脑洞群】:http://jq.qq.com/?_wv=1027&k=huvz8f

「欢迎光临。」

这是一所开办在小城市的豪华旅店。在它旁边是家规模同样不小的妇科专门医院。

「小姐,你人很漂亮啊。」王风微笑着向接待自己的接待员说道。

王风,去年还是一家三流公司里的小员工。每月拿着微薄的收入,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

而现在,他则成为了一个腰缠上千亿的超级富豪。

变的是看世界的态度。不变的是,属于老百姓的穿着与品位。

是什么让一个人忽然就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工人变成一个腰缠万贯的富豪呢?

是股票?是彩票?都不是,是他那颗不断追求精彩的心。

因为不满于现状,所以他自学了网页设计,并且自己制作了一个网站。

没想到,当时玩票式做成的网站,如今却变成了一个聚宝盆。

不但一分钱都不需要他花,而且每天还都会为他带来几千万的收入。

就这样,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就从一个穷光蛋,变成了一个超级富豪。

前段时间,他一直都在忙着生意。根本没时间去花这些钱。

而现在,他已经以一百亿欧元的价格将自己的网站卖掉了。而他也终于有钱并且有时间去潇洒的过完这一生。

也因此他的心情非常好。并且,还主动跟服务员调笑起来。

前的这个服务员就显得非常不错。王风相信凭借自己的金钱,很轻松的就可以让她趴到自己的腿上。

接待员微微的笑了笑。随后询问道:「先生请问您几位?」

「两位。」王风心情非常好,因此也下意识的开起了玩笑。

「可我看您只有一个人啊?」服务员继续微笑着说道。

「一个人,两位。」王风有些耍无赖的回。

「好,两位,先生打算住什么级别的房间呢?

我们这里从最低价位每天一百块的五等套房,到每天一万块的一等套房都有。」

「我要住特等套房。」王风豪爽的说道。

「先生,您没听清么?我们这里最高级的是一等套房。没有特等。」

「哼哼,我说有就有。我就要住特等套房。」说完,王风取出一张卡交给服

务员。

「划一百万下去,我要住特等套房。如果你愿意来陪我的话,我还可以在划

一百万给你,怎么样?」

「如果真有一天一百万的房间。你又能住的起几天呢?」

「呵呵,我有的是钱,想住几天住几天。」

服务员笑了笑。结果王风的卡刷了下去。随后按下几个踺子。

「经理,我接到了一个特等贵宾。请快点派人来接班。」

服务员的话刚说完,旁边的另一位服务员忽然插声道:「这位老板。我也很

不错的。你也给我一百万吧。」

王风看了看旁边的另一位服务员。她年纪看上去非常好。而且人长得十分活

泼。

「好啊,大哥我有的是钱。你就划吧!」

「谢谢老板!」服务员高兴的喊道。

随后她也给经理打去一个电话。

「经理,我也被挑走了。请您一会派两个人来吧。」

「你啊。」先前接待王凤,看上去十分成熟稳重的接待员笑着点了点年纪小

的那个。

随后转身冲王风说道:「这位先生,我叫陈晓慧,您叫我小慧就好。请跟我

来吧。」

「我叫张妮。你叫我妮妮就行。」另外一个随后说道。

王风微笑着在跟在两人身后。同时在内心想到:「网上总说这家宾馆里连接

待员都是专业的小被,看来果然没错啊。」

王风想对了,不过,这两人可不是一般的小姐。

至少,普通人根本连她们的手都拉不起。

原本,王风就算是在有钱,也未必约的了她们。

不过……他却误打误撞的对上了这个旅店特有的一种暗号。也就被她们当成

是特殊的客人接待了。

这旅店的暗号很简单。就是报人数的时候多说一个。

选房间的时候选特等的。服务员会说没有特等的,一等的就要一万块,要是

真有特等的该要多少钱?

这时客人就会回答要一百万。接着服务员又会问客人,要是一百万一天,你

能住几天。

客人就会回答:「想住几天住几天。」然后再刷一百万出去。

至于入住之后的服务员则可以自行挑选,价格按照选择的类型计算。时间为

一周结账一次。

门口接待员的报价一般是一个星期三十万。王风一下就出了三倍的价格。而

且他本人还非常年轻。长的也还过得去。对方要是不同意,那就真奇怪了。

而让这两个服务员想不到的是,王风实际上啥都不知道。他的一切回答,都

是碰巧蒙上的。而且……他还超级有钱!

进入电梯之后,小惠熟练的按下一串号码。电梯随之启动。

不过……电梯不是向上,而是一直向下。没过多久,电梯门就被打开了。

里面是一个面积大约能有两百平米的豪华套房。小惠走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王风跟着走了出去。等妮妮也走入之后,电梯门关闭。

「先生,对这里还满意么?」

王风点点头。「确实很不错啊。」

小惠从鞋架上为他拿了一双拖鞋。就在她把手伸向王风的时候。王风却自己

脱下鞋子换上拖鞋,然后走到距离很近的一个沙发上面坐下了。

「呼,走一天,累死我了。」

小惠笑了笑,随后跟妮妮一起换好鞋走进去。

妮妮走到王风面前,将他的腿抱起来放到膝盖上,为他脱下袜子,然后轻轻

的揉起他的脚来。

王风被揉的一阵头晕目眩。身为处男的他,这还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靠近女

人。

小惠走到王风身后,帮他按摩起肩膀。王风舒服的轻叹出声。随后闭上眼睛

享受美女的服务。

过了能有三分钟左右,电梯门被打开了。一名年纪大概三十左右岁,一身白

领装扮的气质女子拿着一打「菜谱」走入,她将菜谱放到桌子上面就离开了。

小惠和妮妮同时停止动作。随后分别坐到王风两边。王风装着胆子将胳膊搭

在两人身上。两人自然是谁都没有反抗。

小惠取过第一本菜单打开。里面果然是一道道菜肴。而且,都是王风见都没

见过的菜肴。价格更是昂贵非凡。

不过,对于王风来讲,那点钱已经根本就不算什么了。他就算天天吃,吃个

一千年也什么问题都没有。

「老板,看看您想点什么菜?」小惠捧着菜谱向王风问道。

「这些我都没吃过。你看看哪个比较好咱们就吃哪个。」

王风刚说完,妮妮便指着中间的一个说道:「那就吃这个吧。我还一直都没

机会吃呢。

老板,买一个咱们一起尝尝鲜吧。」

王风看了看后面的价格,底价不过才十万块而已(不过……)。

「好,就来这个!这是什么东西的肉啊?怎么以前从来都没见过,吃了不会

有事吧?还有这个底价是什么意思?」

小惠笑了笑回道:「放心吧,有事的话我们怎么敢给客人吃啊?

这个是用紫河车做的。不但没有坏处,而且还大补呢。

上面标注的所谓底价指的就是最低价格,根据你选择的材料和吃法不同,我

们还会向上加价。」

「这东西加到最高是多少钱?」

「加到最高啊,几亿都有可能。不过,现在我们这所拥有的材料,最高价大

概也就只能要到两百万左右吧。」

「才两百万,不算什么,给我加到最高!」

「老板,你可真有钱。」妮妮撒娇似的说道。

「哈哈哈,你们既然跟了我,我就保证让你们吃好喝好。」

「是~~您最厉害了。」说完,小惠低头在王风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随后拿

起通讯器。

「经理,这里有位老板点两百万的紫河车……知道了,我这就跟他说。」

小惠关闭通讯器之后,冲王风说道:「老板,您具体打算在这里住多久呢?」

「呵呵,我不是说了么?看你们这里服务如何。如果服务的好,我兴许会住

一辈子呢。」

「呵呵,老板,您可真有钱。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能先拿一亿出来当基

础金。

这样,您想做什么的时候,直接动手就可以了。

要不然每次做什么都要先交钱,感觉多不好啊。」小惠用手揉了揉自己的丰臀,同时轻声说道。

王风立即被她给揉的大脑充血。

「呵呵,说的也是啊。来,别说我小气,先刷五十亿吧!

等钱用光了在来问我要!有剩的,就等我走的时候在返还回来。」

听到王风的话之后,小惠和妮妮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五十亿啊!这可是她

们听都没听说过的价格。一般就算有有钱人到这里,至多也就随手扔个五六千万

(毕竟这里不是总部)。

问王风要一亿小惠都觉得有些多(她们饭店从来就没有能够一次扔下一亿的

顾客)。她听到经理的话之后,还以为经理脑子刚刚进过水。

没想到,他竟然一次就肯出五十亿!

小惠很快就从王风的卡上刷走了五十亿。随后带着无比甜蜜的笑容面向他说

道:「王老板,我们姐妹两个总不能老师这么王老板,王老板的叫你吧。您看,

要不要换个称呼?」

「当然好了。」

「您希望我们叫你什么呢?」问完,小惠再次打开一个菜谱。里面写的是各

种称呼的价格。

最高的是爷爷和姥爷一辈的。其次是父亲儿子,再次是哥哥弟弟。

剩下的称呼价格相差不多。

「叫哥哥吧。」本来他是打算让这两人交自己老公的。

不过,想了想,叫哥哥似乎感觉更舒服一些。所以就让她们两个叫哥哥了。

「哥~~」小惠和妮妮同时甜腻腻的叫了一声。

随后,小惠说道:「哥,咱们去看看紫河车的母体吧。」

「这也要看啊?」

「当然,您出这么多钱。我们怎么的也得让您吃到最满意的东西啊。」

王风本是打算先解决处男问题的。不过……他也很好奇这两百万的紫河车到

底是个什么东西。

反正这两个姑娘早晚都是自己的。所以,他也就答应了。

「这里……不是医院么?你们带我到这里做什么啊?」

小惠和妮妮带着王风走了一条暖色调的按到。来到一处暗门打开之后,王风

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旅店旁边的那家妇产科医院里。

刚才他说走的暗门就隐藏在医院药品库的后面。

「当然是带您来这里看紫河车的母体啊。请您跟我来。」

带着满满的好奇心,王风继续跟着小惠和妮妮走,两人若无其事的带着他来

到妇产科的第二十层。

同时也是整个妇产科医院的最高层。一名身穿白衣,年纪能有三十多岁的女

性医师见到王风之后,立即热情的招呼他。

「您就是王风先生吧?」

「是的。我就是啊。」

「您好,您好。我叫张雅。是这里的主治医师,来,请跟我来。」说完,她

就开始在前面带路。

一行四人走到中间位置的时候,张雅医生向旁边的一间屋子指了指。

「就是这里。王先生请进。」

说完,她就将门给打开了。王风走进去看了一眼,随后立即红着脸退了出去。

「里面全是孕妇。您让我进去干什么啊?」

结果,三个女人全都木木的看向王风。

「你们这么看我做什么啊?」王风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

「那个……王老板,您该不会不知道紫河车是什么吧?」

王风点点头。「的确头一听说。」「哦……难怪呢。」张雅点点头回到。

小惠接道:「哥,紫河车指的就是孕妇的胎盘啊。」

「什么?!」王风小声喊道。

「那东西能吃么?!」

「当然能吃了。而且大补呢。里面那些孕妇您可以随便选一个。

当然,要是您全选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我们保证每天为您提供一个紫河车。」

王风摇了摇头。「不行。那不等于吃人肉一样么?」

「没事啦。做完看着就不那么像了。而且,那又不是需要害死人才能吃到的

人肉。」妮妮说道。

「哥~~吃一个尝尝鲜嘛。觉得不好咱以后就不吃了。」

王风想了想,有钱人么,就该过一些刺激的生活……随后点了点头。

「那个,让其他人看到了会不会不好啊?」

「王老板您尽管放心好了。只有您这样的大客户才能够进入到这一层来。

其它客人根本就没有挑选的机会。

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哪还会有人来啊!」

说完,张雅立即兴奋的拉着王风的手走了进去。妮妮和小惠跟在后面进去了。

里面一共有四个孕妇。每个孕妇身边都有一名护士在负责照顾。

护士们见到王风之后,全都微微的点了点头。

张雅拉着王风走到第一个孕妇那里。那名孕妇在护理她的护士的搀扶下站到

地上。

就在王风猜想她打算做什么的时候。孕妇开口道:「我叫陈静,是XX中学

的数学老师。今年二十八岁。」

说完,陈静将自己的衣服掀起来,露出她那巨大的肚子和一双健硕的乳房。

从没亲眼看到女人身体的王风,小帐篷立刻竖了起来。同时惊讶的话都说不

出来了。就那样直愣愣的盯着陈静的身体看。

陈静脸瞬间就红了。手也跟着放下。

不过,护理她的那名护士却将她的衣服重新掀起来。露出她的乳房和肚子。

双方沉默几秒之后,陈静继续说道:「我一年之内都没有得过任何疾病。而

且,我也从来都没有妇科病的历史。

我目前只曾跟过我老公做爱。在查出怀孕之后,我们就停止了房事。

到现在已经有七个月没有进行过房事了。在医院的时候,我的各项指标都很

正常。

我的身体也非常健康,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说完,陈静又来回的走了几步。随后躺到床上。

只是,她的衣服并没有被放下来。

「王老板,来,来来。」张雅拉着木愣的王风走到陈静床边。随后伸手抓起

陈静的乳房。夹起她的乳头。

「您看,她的乳房和乳头都很大,奶水绝对丰富。」

「奶水是否丰富跟胎盘有什么关系啊?」王风在内心想到。

随后,他悄悄的拉了拉小惠的衣服,低声问道:「那个,他们一般都怎么选

择这个……紫河车啊?」

「没钱的人自然是没有选的机会了。不过,有钱人一般都会根据孕妇的学历,

职业,相貌,身材,是否从事过房事。

是否有妇科疾病,跟过多少男人,还有这次第几胎,以前是否有过堕胎记录

这些来决定紫河车的价值。

不过,我们给您看的都绝对是最好的。不仅陈静这样。其她孕妇也都绝对只

跟过一个男人。

而且学历都绝对够高。职业也都是非常吸引人的。可以说各个方面都是最好

的。」

「那我还需要看什么啊?」

「看她们的相貌和身材您是否满意啊。还有要看的就是她们的阴道是否会让

你觉得干净。」

「这也要看?」

「当然了,阴道要是干净的话,难道你不会觉得她们的胎盘也很干净么?」

「这到也是。不过,我要是不选她们,那她们岂不是非常吃亏?!」

「不会的,我不是说了么,一般人根本连选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每仔细的

观察一个孕妇,您都需要支付三万块钱!

所以,大部分人都只是隔着衣服看看外观是否满意就可以了。只有您才有机

会仔细挑选。」

小惠的话刚刚说完,那边的护士就已经帮陈静将裤子给脱了下去。

如今的她,整个就如同白猪一般的躺在床上。双腿也大大的张向两边。

「哥哥,您可以随便看哦。喜欢的加钱还可以用手摸摸打打。不过,我劝您最好还

是快点。

这个月产子的特级孕妇一共有二十个。要是速度太慢的话,您就没办法全都

看一遍了。」

「当然了,王先生,您要是对哪个孕妇有什么别的要求也可以提。

只要钱足够,您想玩什么我们都可以谈,只要母子都能平安就可以。」

王风点了点头。随后走到张雅旁边,缓慢的伸出手按到她的肚子上轻轻抚摸。

随后一点点向上摸到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

「啊!~ 」陈静呻吟了声。

如果是以前,不要说三万看一个女人,就算是三万干一个女人他都不会同意

的。

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摸了几下之后,王风将手移到她的腿上,轻轻摸着

陈静的双腿,陈静也十分配合的将腿调整到适合他抚摸的姿势。

「感觉怎么样?她的身体很不错吧。」张雅问道。

王风点点头。「确实非常不错。不仅白皙而且还十分光滑。一点都不显得粗

糙。」

「当然,我们这里可都是最好的。」

王风走到陈静下面看向她的阴唇。护士立即上前将陈静的阴唇拨开。露出里

面的阴道壁。

陈静的阴道和阴唇都是粉色的。看起来一点都不黑。很难想象,一个即将临

盆的女人既然有这么粉的阴唇和阴道。

张雅拿出一个扩阴器。「王先生,用这个可以看到更里面的地方。

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还可以扩开她的子宫颈,让您直接看到里面紫河

车的样子。」

王风摇了摇头。「不用了。」

「王老板,感觉如何?」王风点点头。

「就她吧。」

「王老板,后面的孕妇也都很不错的。您不接着看看。」随后,张雅指着其

他三名孕妇说道:「那位是X航的空姐,那是XX医院的医生,那个则有双博士

学位。

而且,我们其它房的孕妇也都非常不错。」

王风看了看剩下的三个人。那三个人竟然也都用渴望的眼神看向王风。

显然,她们目前都十分缺钱。要不然,也不会接受这种类似羞辱一样的检查

和贩卖身体上的私密器官了。

王风看向张雅说道:「我是说我先吃她。如果好的话,我还会在选的。不过

……你们怎么保证她明天一定会生?不会是打算剖腹吧?」

「放心吧,王老板,为了保证胎盘的质量,我们是绝对要让孕妇自然分娩的。

做为医生的我们自然有办法调节她们分娩的时间,所以您绝对不用担心。

还有,她不是明天分娩,而是今天就得分娩了,要不然,您明天就吃不上价

值两百万的紫河车了?」

「这个……」王风看了看陈静。

「可我看她一点要生产的迹象都没有啊。」

「这里的孕妇都到可以生产的日期了,您可以选择亲自把紫河车“打”催出来!」

说完,张雅拿出两颗药丸,给陈静吃了下去。

「这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止痛药和胞胎丸,2小时后我们就能取紫河车了。」

「王先生请跟我们一起来吧。」

「我也要去?」王风问道。

「是啊,哥,你花了二十倍的价钱,当然得向你证明这胎盘确实是出自你挑

选的女人了。

而且,这些钱还包括一些只能在产房里面才能玩的特别项目。」说完,妮妮

就拉着王风跟在张雅后面向产房走去。

在进入产房之前,张雅在换衣间离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去。

不得不说,虽然她年纪很大,但身材却保养的非常好。

虽然有一点点的丰满。但看上去还是让人觉得非常舒服的。

「王先生,产房必须是清洁的。所以,在进入之前,我们都得脱光衣服并且

净身。」

「净身?」

「就是洗澡啊。」妮妮和小惠一边说着,一边脱起自己的衣服来。

王风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很快也将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

随后在三个女人的服侍之下走进浴室。

张雅负责用舌头清洗王风的上半身,妮妮负责嘴巴清洗王风的肉棒。而小惠

则用舌头清洗着王风的肛门。

王风原本还以为妮妮这种貌似开放的女孩才肯舔屁眼呢。却不想,负责舔的

竟然是文静的小惠。

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她们三个并没给王风洗太长时间。只是确认真的清理

干净。就开始清洗自己的身体。随后进入产房。

等张风她们进去之后,陈静才被推入到产房里。进入产房的所有人都是女的。

而且,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全都光着身子,甚至连口罩都没有戴。

此时,陈静的阵痛已经变的有些明显了。肚子也不断的起伏着。

她的口中也发出阵阵的呢喃声。护士们将陈静放到一个产台上。

撤掉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就开始进行产前准备。

一名护士给陈静的阴道备皮,一个医生在准备给她打麻药。其她人则开始仔

细清洗起陈静的身体。

张雅将王风拉到陈静面前。随后拍了拍陈静的脸。

陈静睁开眼睛看眼王风,随后抬起一只手来。

王风急忙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老公……」陈静轻轻的唤了一声。

「恩。我在这里。」王风知道,这肯定又是角色扮演了。

「老公,你希望我生个男孩还是生个女孩?」

「都可以啊。生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不是我亲生的。

「呵呵,那就生个女孩吧。等将来女儿长大了。我们两个好一起侍候你。啊

……」

阵痛开始变的越来越强烈。不过,陈静却依旧在坚持着说话:「到时候……我和女儿一起比赛……赛……啊!……」

陈静在说的时候,双眼紧紧的闭着,脸也红的发烫。显然,这些都是别人要求她说的。

陈静缓慢的回身爬到了手术床上,随后又缓慢的喘起气来。

1 Like

在一次又一次粗重的喘息之后,医生示意可以开始了。

王风一手拖住了陈静浑圆的乳房,一手慢慢的在白皙的丰臀上抚摸着。

‘啪!’王风突然间一巴掌打了下去,陈静咬住了嘴唇。

‘啪!’ ‘啪!’ ‘啪!’ ‘啪!’ …………

只见陈静原本白皙的肥臀渐渐的发红肿胀了起来,一旁的护士給王风递上了一块8孔厚木红木板。(上好的红木有一个特点 就是重!!!)

‘砰!’ ‘砰!’ ‘砰!’ ‘砰!’ …………木板沉闷的声音响彻了整间手术室。

半小时后,王风累的停了下来。而陈静因为麻醉和药物的关系,满脸通红一脸的尴尬。

「快拿盆子来。产妇的羊水破了。」随着护士的一声叫喊。

只见陈静的阴道里已经开始不断的有轻度乳白色的液体流淌出来。被护士接

到盆子里。

不一会,羊水停止流淌,陈静的阵痛变的最为强烈。这时麻醉的药效不早不迟的消失了。

疼痛难忍的她一声尖叫后不断的高声叫喊着。

一旁的护士急忙走过来硬把陈静的头给掰向王风那边。强迫她将王风的肉棒

含到嘴里。

同时死死的按住她的头,让她不会在把王风的肉棒吐出来。

肉棒再次进入到温暖的洞穴里,而且因为疼痛的关系,陈静嘴巴的吸力也变

的非常强。这不禁让王风舒服的叫出声音来。

「先生,这盆羊水您打算怎么处置?」一名护士端着装有陈静羊水的盆子走

到王风身边向他询问道。

「这个也要由我来处置么?」

「当然,你买下了产妇的胎盘。所以,凡是胎盘里的东西,除了她的孩子之

外,都是属于您的。包括羊水在内。」

「这个……」看到王风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张雅走上前说道:「羊水的润滑

能力很强,你可以把它涂在阴茎上面。这样产妇在含你阴茎的时候,您会感觉更

加舒服。」

王风点点头。一旁的护士松开手,陈静立即抬头大声叫了起来。张雅端着盛

有陈静羊水的盆子走到她身边。

「来,给王老板涂上。」陈静一边痛苦的呻吟着,一边缓慢的伸手沾了沾自

己的羊水,缓慢的涂抹在王风的肉棒上面。

刚刚涂好,一旁的护士就再次将她的脑袋按到王风胯下。

陈静的五官立即纠结到一起。显然,她觉得把羊水吸到嘴里是件非常恶心的

事情。

不过,在看到她的表情如此痛苦时,王风却感觉非常兴奋。因为,这证明陈

静确实是一个非常腼腆的女孩。

这时,婴孩的脑袋已经露出来了。医生正忙着将它从母体里面拽出来。

陈静的阴道也一阵阵的收缩,用力的将孩子向外挤压着。

忽然,陈静摆了摆手。随后用手拍打着护士的手。

按住她脑袋的护士随即松开手,陈静转头看向天花板,咬着牙齿如同上大号

一样的向外排挤着她的孩子。

张雅急忙接过活,将王风的肉棒给含到嘴里来回的吮吸着。

过了两,三分钟之后,孩子的脑袋终于离开了陈静的阴道,医生用力一拉就

将整个婴孩都给拉了出来(孩子的脑袋出来,基本上就是生出来了,因为婴儿的

脑袋所占的面积要比身

子大一些)。

产完子的陈静缓慢的喘着气。而护士则将婴孩的期待剪断。

张雅吐出王风的肉棒。陈静转过头再次将他的肉棒含到嘴里。

这回她在裹得同时,还略微的摆动着自己的脑袋。来让阴茎产生摩擦的快感。

「王老板,注意看了,医生要准备把胎盘取出来了。」

在张雅的提醒下,王风抬头看向壁视。护士撑开陈静的阴道之后,拽着脐带,

将一个大驼紫红色的东西拽出来放到一个盘子里。

随后,护士端着盘子走到王风面前。

「王先生,这就是产妇的胎盘。胎盘的色泽良好,外形完整,是一个成熟度

很高,质地很好的胎盘。」

王风大着胆子将手放到胎盘上面膜了摸。感觉温温的,表面略显粗糙但却非

常富有弹性。

护士将胎盘略微翻了一点。露出里面血红色的物体给王风看了看。随后放到

一旁的桌子上。

「恭喜您,孩子很健康,是个女婴。」医生将陈静的孩子抱到她身边说道。

陈静吐出王风的肉棒伸出双手带着幸福的微笑将孩子抱在怀里。

小姑娘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呢,小手就已经抓到她妈妈的乳房上,同时身体也

开始向那里挪动。

陈静急忙将女婴抱起,轻轻的亲了亲。随后交给一旁的护士。

此时,又有一名护士拿着两个吸奶器来到陈静身边,一边一个的将吸奶器放

到陈静的乳房上。

白色的乳汁如同喷泉一样射入到吸奶器里。

「这边好了。」在陈静下体进行后处理的护士喊道。喊完她遍起身让道一旁。

张雅拉着王风来到陈静对面。王风低头看去。

此时,陈静的阴唇被护士用两个钩子向两旁扯开。

同时,还有两个钳子将陈静阴道里面的一个肉瘤给夹住,并拉到距离阴道口

只有手指一半的位置。

在肉瘤中央,是一个大拇指粗细的肉洞。

那肉洞正不断的向外冒着水气和鲜红的血液。

        张雅指着那个肉洞说道: 

「这就是子宫口。王先生,女人的子宫相信您还从来都没插过吧。

毕竟正常女人的子宫颈是没办法承受住肉棒的。只有妊娠后期孕妇的宫颈才

能够承受住肉棒的进出。

而这个时期的孕妇又是不能从事剧烈房事的。所以,想要插子宫颈和子宫,

就只有女人刚刚产完孩子的那段时间才可以。

现在,您面前就是一个健康女人的宫颈。

她的阴道以前就只被他的老公玩弄过。现在,您将玩弄她老公都未曾碰触到

的地方。」

「我该怎么做?」王风感觉全身的血气都在向上涌去。

「就像平常做爱那样。」

王风点点头,走上前去。张雅把着王风的肉棒,插入到陈静的阴道里。

很块,王风就感到自己的肉棒顶到了陈静的子宫口。

王风缓慢的撑开陈静的子宫口,一点点将自己的肉棒深入到宫颈里。

「王老板,怎么样?顶进去了么?」

王风点点头。「进去了。」

「感觉如何?」

「很光滑,而且非常紧。(小说啦,实际上女人在刚生完孩子的时候,子宫

颈是非常大的。你插进去根本就没感觉)」

话说完,王风的肉棒也已经全部没入到陈静的阴道里。张雅于是急忙将拉开

陈静阴道的钩子去掉。让王风能够尽可能跟陈静贴合在一起。

至于拉扯子宫的那两个钩子则是不能去的。一旦去掉了,子宫就会自己收回

去。王风自然也就顶不到了。

拉回动了两下之后,王风舒服的呻吟一声,随后抬起陈静的双腿架到自己的

肩膀上。

同时将双手向下深去揉弄着陈静那两个巨大的乳房。在王风的揉弄之下,陈

静的奶水开始以更快的速度向吸奶器里面喷射而去。

低下头,王风将嘴唇按在陈静的双唇上。陈静张开嘴巴,不但任由王风的舌

头在自己的嘴巴里面肆虐。而且还用舌头不断逗弄着王风的舌头。

第一次玩女人的王风一发不可收拾,趴在陈静身上就那么不停的吻着她。

同时抽动着自己的下体。最敏感的地方受到攻击,陈静很快就达到了第一次

高潮(麻醉剂打的非常少量。要不然产妇无法分娩)。

陈静虽然舒服了,但王风可没有舒服。

所以,虽然陈静高潮了,但王风却依旧在攻击着她的子宫颈。

一下又一下的顶着她的子宫。同时还不断的吻着她的嘴唇。

终于,陈静的奶水被吸光了,吸奶器被护士撤了下去。

王风这才放过陈静的嘴巴,开始进攻她的乳房。双手也开始没有规律的在陈

静身上来回摩挲着。

嘴巴得到释放的陈静,立刻爆发出刚才生孩子时的叫喊声。

可怜她的宫颈才刚刚滑过一个孩子,现在就再次被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了。

王风可是个老处男了。所以他的持久力非常强。连续四十多分钟的抽插之后,

他这才终于将浓浓的精液全部注射到陈静的子宫里。

而此时的陈静已经泄了四次身,完全被王风给抽插的没有丝毫力气。

整个人出现短暂的昏迷现象。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王风感觉精液已经全部射出去之后,这才缓慢的将肉棒给拔出来。

旁边的护士立即上前将钩子摘除。随后用手将陈静的子宫恢复到正常位置。

小惠和妮妮则走上前轻轻抚摸王风的后背。

护士将陈静的子宫复原之后。用针轻轻扎了扎陈静的大腿。

陈静这才恢复知觉,在左右两名护士的搀扶下,缓慢的坐起身来将双腿分开

成M形。

同时用两只手将自己的阴唇分开。此时,鲜红的血液正带着乳白色的精子不

断从陈静的阴道里面流出来。

随后,张雅又拿过盆里的胎盘交给陈静。陈静看了眼,许久之后才鼓起勇气

将它拿在手里。

张雅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陈静随即双手捧起自己的胎盘做出一个亲吻的姿

势。一旁的护士拿着相机,调整好角度之后给陈静照了一张相。

三人很快就回到了先前住的地方。

「那个……你们怎么把这些都拿回来了?」

王风看着小惠手中已经被密封好的胎盘和妮妮手里的两瓶陈静挤出来的人奶

问道。

「你吃龙虾的时候是希望看着厨师当场做你挑选完的龙虾,还是希望厨师到

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做呢?」

王风想了想回道:「当然是当场做了。要不然他们会换不好的来充数。」

「这不就得了。我们把这些东西拿回来就是为了让你随时都能看到它们。以

免担心我们调包。很多客人都是当场取出来就要求做呢。只有你不是。」

「额……我想,我需要一宿的时间来习惯它。要不然,我很难把它放到胃里。」

小惠和妮妮两人将人奶和胎盘放到冰箱里。随后就带着王风进到卧室。

王风觉得有些累了,于是就躺到床上准备休息一会。小惠和妮妮见王风似乎

没有立即碰她们两个的意思。

于是一左一右的趴到王风两旁。

「哥,是不是感觉累了?」

王风点点头。「动的时候还不觉得,可一沾床就犯困了。」

「啊~~那一会陈静和新孕妇来了。你怎么办啊?」

「先睡一觉。等明天再说吧。反正她们也跑不掉,况且都这么晚了。」

「哥,我们给你表演点好康的节目吧。」

「哦?脱衣舞?你们的裸体我刚才不是看过了么?而且,我现在真的很累。」

「呵呵,不是啦。脱衣舞那么老土谁还演了。我们是要给你表演拉拉。」

说完,妮妮搂过小惠的脖子就将自己的嘴巴落在她的双唇上。随后,两人同

时吐出舌头,在空中纠缠着。

「哥,感觉怎么样?」

王风点点头。「看着还满舒服的。」

「那我们继续了。」妮妮说完便躺倒床上,而小惠则跨过王风趴在妮妮身上。

将唇一点点落在妮妮的脸上和身体上。

「你们两个是不是经常给人表演啊?」

「这是头一次。」

「看着不像。」

「没吃过猪总还见过猪跑。况且,拉拉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扮演男人而已。

实际上,我亲她并没有特别舒服的感觉。不过,只要哥哥觉得好就行了。」

说完,小惠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去。妮妮也也同时脱光身上的衣服。两人

再次纠缠到一起亲了起来。

没亲多久,两人就再次分开,小惠将自己的下半身全部褪光,随后将妮妮也

褪了个干净。

从床边的箱子里取出一个自动打屁股的机器,(后面的描写大家也看过不少了我就不再重复了 自行对自己喜欢的程度YY吧~ 在这再借用张淘宝的图 这机器4千多,本人不建议买1没什么实用性 2 绝对没真人实践安全和方便)

接下来就是动人心魄的呻吟声。

如果是平常,王风见到这副场景一定会忍不住的扑上去加入战斗。

不过,现在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即使这两个女孩他都还没有玩过。

见王风似乎还是没什么兴致,那两个MM也不继续装了。

小惠脱下内裤之后,躺到王风的另一侧。伸手轻轻按起他的身体。妮妮也协

助小惠按起王风的另一边。

「恩……感觉真舒服啊。叫你们两个真是没叫错。」

「呼~~哥,你觉得高兴就好。」

王风轻轻的闭上眼睛。在柔情按摩之下,没多久,他就睡着了。

等待着王风的是新一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