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奴隶学院之奴隶养成计划(新人报到,希望大家喜欢) || 1.4万字

一、招生简章
第一章 总则

1.为了保证金牌奴隶学院招生工作的顺利进行,维护考生合法权益,根据《沐曦王国奴隶法》、《沐曦王国高等教育法》等相关法律有关规定,结合金牌奴隶学院招生工作的具体情况,特制定本章程。

2.金牌奴隶学院招生工作遵循“公平竞争、公正选拔、公开程序,德智体全面考核、综合评价、择优录取”的原则。

3.金牌奴隶学院招生工作接受纪检监察部门、考生、媒体以及社会各界的监督。

第二章 组织机构

4.金牌奴隶学院设立招生工作领导小组,负责制定招生章程、招生计划、招生政策,讨论决定招生重大事宜。

5.金牌奴隶学院招生办公室是学院组织和实施招生工作的常设机构,负责学院招生的日常工作。

6.金牌奴隶学院招生办公室根据需要组建招生工作组,招生工作组协助招生办公室开展招生宣传、面试、培训、录取等工作。
第三章 计划与录取
7.金牌奴隶学院按照女奴、女仆、女佣分类录取考生。计划录取学员人数为30人,优秀学员将得到金牌奴隶证书。
8.金牌奴隶学院招生对象为年龄在16——24周岁之间的健康女性,考生需对奴隶工作有一定的了解,并自愿接受30天的全封闭式培训。
9.对于具有艺术方面特长的考生优先录取。
10.优秀毕业生将被保送至优质私人宅邸进行私人服务。

第四章附则
11.本学院承诺培训全过程不收取任何费用。
12.顺利录取后学院学制为五年,五年内考生的一切自由将交给学院负责,这一点将由合同方式加以体现,双方均不得违约。
13.免费培训内容包括基本常识课、心理课、形体课、体验课等多种形式,时长为30天。
14.顺利通过培训的学员将参加公开拍卖会,拍卖所得归学院所有。
15.本章程由金牌奴隶学院招生办公室负责解释。

面试地址:西郊摩尔庄园
面试时间:3月12日早九点
负责人:陈女士
招生咨询电话:xxxxxxxxxx
宋嘉歆手里拿着这样一份招生简章,踌躇着不知是否该去报名,今年19岁的她是恒顺地产老总的独生女,身材高挑,性格温柔可人,从小就被父母当成掌上明珠,谁知3个月前的一次家庭聚会却成了她幸福的终点,是天灾还是人祸已无从考证,她只知道当她匆匆从大学赶回家时,3层的小别墅已经燃成了灰烬,爸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甚至叔叔婶婶,无一生还。
家没了,爸爸的公司也倒了,她这个时候才知道公司内部早已千疮百孔,树倒猢狲散,宣告破产之后她不仅一无所有且债台高筑,200万这一天文数字是她一个舞蹈专业的大二学生不可想象的,就在这个时候,好友给了她这份招生简章。
关于女奴,在沐曦王国并不是一个私密的话题。曾在上层社会浮华生活中度过的她,对奴隶工作也有着一定的了解,沐曦王国的男子可以把服务类女子带回家,这个女子的身份分为女奴、女仆、女佣三种,其中女奴是最高等级,薪酬十分可观,但是要求也比较高,首先必须通过专业奴隶学院培训并取得资格证明,其次既然是女奴,必须时刻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与要求。金牌女奴的报酬通常在每月10万元左右,遇到主人心情好还会有时不时的打赏,就算每天可能承受着各种非人的折磨还是有很多女孩愿意去做,毕竟主人不会将奴隶真正处死,一方面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一方面奴隶打坏了还要重新再买,不划算。
她也清楚的记得,父亲曾带她去参观过两个月一次的奴隶公开拍卖会,地点就是在摩尔庄园的那一大片草地上,分女奴区、女仆区和女佣区三个部分。拍卖会现场十分热闹,无数买家穿梭于其中,等待被买走的女奴们则穿着统一的黑色蕾丝边比基尼,跪在透明的大玻璃箱中,她们每人的胸口都写着一串编号,编号下面则是主办方也就是金牌奴隶学院根据每人资质不同定出的底价。金牌女奴只有一个,银牌两个,铜牌三个,剩下的被统称为基本奴,数量也不会很多,由于受到学员起初招生限制以及严格的考核制度,基本奴不会多于4个。当时年纪尚小的嘉嘉跟父亲一起兴致勃勃的观赏了一圈之后,只是根据家里需要买走了一个最低级但是便宜的女佣来帮母亲做家务,至于女奴,他们并没有考虑买一个回家。
嘉嘉不是不知道,很多公子哥甚至带着女奴出席各种公共场合并加以凌辱,甚至互相攀比,谁的奴隶更乖巧更有韵味,谁就能获得大家的尊敬,她也不是没有亲眼看到过酒店大厅里被主人勒令罚跪的女奴,臀部完全裸露在外,遍布青紫的痕迹。可她真的想不出其他挣钱的方法,她不断安慰自己,不过是五年嘛,五年过后自己只有24岁,想要脱离奴隶籍结婚生子也都来得及,再加上自己拥有艺术特长,她对自己的身材和长相也都十分自信,她坚定了去金牌奴隶学院求学的想法,并希望尽力取得唯一一个金牌奴隶的称号,即使受再多苦也都值得了。
二、面试
12日是个明媚的周六,出于礼貌,嘉嘉在早8点40分准时到达了摩尔庄园,在庄园门口有两位金色面具的女子指引着她进入主楼,面试地点就在主楼的二层。摩尔庄园的建筑风格为欧式小洋楼,原为沐曦王国一位富豪的私人宅邸,后被金牌奴隶学院买下作为面试和训练场地,风靡全市的两个月一次的奴隶拍卖会也在这里举行。嘉嘉来到二楼,在楼梯口处将自己的报名表交给了负责的人,得到了一个24的编号,看来有许多姑娘比她来得更早。
在报名表上就写得很清楚了,面试共分为三个环节,第一环节是基本情况测试,除了身高、体重、三围等常见测试内容,该学院还引进了皮肤颜色测试机、身材比例考核机等先进仪器,第一环节的测试也都是由计算机控制智能完成的,任何人也无法作弊无法更改。第二环节是基本面试,据说今年的考官是院长亲自担任,通过考生回答问题的谈吐考察考生的基本气质。第三环节则是虚拟场景设置,考生进入考场之前通过现场抽签进行角色扮演,小小尝试一下奴隶的感觉。带着一丝丝紧张和一丝丝兴奋的心情,嘉嘉先是进入了第一个房间,皮肤测试机就像一块黑色的大玻璃,高约两米,被测试人只需要站在它前面,5秒以后成绩单就会从相连接的打印机中出来,而身材比例测试则更像是体重秤一般,据说其产生的微弱电流会通到人体各个部分,测试上下肢脂肪含量等精确数值。第一环节的面试很快,大约只有三分钟左右,测试后嘉嘉就到了第二轮面试的屋子门口排队等待。
这时,她不由得偷偷打量起其他的考生,有的在补妆、有的在对着镜子练习仪容、有的在闭目养神,多数身材都很棒,有几个长得也很漂亮,她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了,整个走廊都十分安静,只有考生出来进去时哒哒的高跟鞋声。“24号,宋嘉歆!”到自己了!嘉嘉赶快起身,尽量优雅地走到门口,标准地轻叩了三下,听到里面一个威严又不失庄重的声音说“请进。”嘉嘉发现里面一共有三位考官,最左侧的一位是个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她敏锐地发现自己进门时他的眼神一亮,中间一位是年过四旬的中年男子,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院长了吧,右侧的一位则是看起来古板严肃的中年妇女,年纪在三十五岁上下。面试的过程也很简短,在一分钟的自我介绍后大概问了几个问题,例如:来考这所学院是否出于自愿?对奴隶工作有多少了解?认为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等等……看起来,三位老师对嘉嘉还算比较满意,左侧那位帅哥还不断向她微笑致意。
第三环节面试时,嘉嘉抽取的题目是“因打碎花瓶被主人惩罚的小奴隶”,经过三分钟准备,她进入了三号房间,三号房间内的布置很像自己原来家中用来惩罚女佣的训诫室,正中间摆放着一张长木桌,一位银色面具的男子正站在桌旁,手里拿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藤条。嘉嘉讷讷地走了过去,面朝男子不敢说话,“小姐,”那男子突然说道,“我认为你没有尽到一个奴隶的本分,你就没有什么需要对我说的么?”嘉嘉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双膝跪地,用打着颤的声音说道:“先……先生,对不起,我不小心打碎了花瓶,请你……请你惩罚我吧……”“好的,趴到那张木桌上,并请尽力翘高你的屁股。”嘉嘉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可是没办法,她只能默默趴了上去,艰难地耸起屁股。“咻~啪!”饶是做足了思想准备,这第一下还是疼得她痛呼出声,尽管小时候学舞蹈学钢琴也没少挨妈妈的板子,这样的疼还是第一次尝到。然而,身后那个冷酷的声音传来,“小姐,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在面试,我不希望听到多余的声音。”嘉嘉回过神来,在心里暗暗骂着自己的不争气,没有给她多余的思考时间,第二下藤条又呼啸而至,尽管隔着内裤、丝袜和裙子,嘉嘉还是觉得自己的屁股上好像着了火一样,却不敢再动再叫,同时拼命耸高。男子好像很满意她的表现,只是在这个柔嫩的臀部上给予了六记抽打,便扶了她起来,嘱咐她从另一扇门出去,到隔壁的医务室去上药,并顺势按了按铃让下一位面试者进来。
嘉嘉到了隔壁的医务室才发现,里面还有七八位考生,统统裸露着臀部,有的只是轻微红肿,有的却比较严重,一位护士模样的人正在给一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姑娘上药,嘉嘉也就趴在那姑娘旁边等待。小心翼翼地褪下丝袜和内裤之后,发现伤势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严重,白嫩如煮蛋一样的臀瓣上隆起了六道鲜明的红痕,摸上去有些粗糙。上过药后休息了一阵子,她就起身回家了,招生处的工作人员说,最晚明天就能知道面试的结果。
第二天是周日,一觉醒来的嘉嘉发现自己的手机上多出这样一条短信:宋嘉歆同学你好,恭喜你通过金牌奴隶学院面试被成功录取,如确认参与学院培训,请于13日下午一点到摩尔庄园集合,14日开始为期30天的全封闭式培训,学院提供一切所需生活用品,请利用上午时间处理好个人事务,收到请回复,谢谢。嘉嘉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她跳下床来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完美的身材和天使一样的脸,自己真的要去做奴隶了么,去承受各种想象不到的屈辱,去接受花样百出的折磨,昨天的六记藤条想来连个热身都算不上吧,做了奴隶就再没有反抗的余地了,仔细考虑了20分钟后,她告诉自己,要坚强,要独立,要依靠自己来挣钱,她果断地回复:收到,参加培训!看到“信息已发送”字眼后,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可怜的姑娘还不知道,这30天的培训,是怎样的痛苦,她未来五年的生活,又是怎样的无助。
三、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摩尔庄园大门处悬挂着醒目的条幅“欢迎新同学”,两侧站满了身穿统一黑色皮质制服的引导员,指引着新生先到主楼一楼注册登记,确认信息无误后签署一份合同,合同内容主要包括五年内的生活听从学院安排,薪金支付方式等内容,签好之后到二楼昨天面试那间房间去开会。嘉嘉顺利地办完了一切,来到二楼那个会议室,负责开会的是昨天那个中年女子,她逐一点过学员的名字之后,开始了面无表情的训话:“首先,欢迎大家来到金牌奴隶学院,你们30位是昨天面试中的佼佼者,我是你们这一期培训的总负责人,你们可以叫我莎姐,以后我们会常常见面。第二,从明天开始,开始30天的正式培训,无特殊情况不得与外界联系,前10天学习的为基本常识,每天每节课都会有课堂测试,加上你当天的其他方面表现,每人每天都会得到一个综合分数,这些分数加上第十天的期末测试成绩,我们就会开始分班了,你们30个人当中将有十人接受女奴课程培训,十人接受女仆课程培训,十人接受女佣课程培训,这三者的区别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心里都清楚。第三,我希望你们清楚本学院的性质是培养奴隶,这30天的培训会非常痛苦非常艰难,大家都要有个心理准备,具体细则要求会在课程表后面体现,总要求就是一点:服从,“为什么”三个字是本学院的大忌,不管是什么指令,只要听明白就照做。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接下来按注册时得到的学号站好,我带你们去培训场地参观。”
嘉嘉她们面对这个严厉的女老师,大气都不敢出,赶忙站好,随着老师走出主楼,嘉嘉的学号是1号(后来才知道是因为面试成绩最高),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她们穿过了一大片碧绿的草坪,来到一栋四层的小白楼面前,一进门是一个非常开阔的大厅,面积足有200平米,没有任何隔断,冲着门口的墙上是一整面墙的镜子,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进门的右手边放着一个高约两米的透明玻璃柜,里面挂着皮鞭、戒尺、有孔木板等常见刑具,一侧的桶内还插着几根藤条和一大把绳子,看到这些东西,有的姑娘不禁轻喊出声。莎姐边走边进行讲解:“这里是以后早晚集合的地方,每天早上七点30分,晚上9点30分,准时来到一楼大厅开会,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请假。”一楼大厅里面就是食堂,看起来跟大学校园里的食堂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只有桌子,没有椅子,因为不管是女奴、女仆还是女佣,站着吃饭都是理所应当的事。二楼是几个公共课教室,有一个非常明亮的舞蹈教室,把杆立柱等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像是理论课的教室,30张小矮桌摆放得整整齐齐,不用说,当然是跪姿上课,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教室,虽然面积很大,但是里面尽是一些形状奇怪的桌子和架子,聪明的嘉嘉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二楼还有医务室、小型图书馆等基础设施。三楼一侧是进行各种测试的地方,比如期末考试等,一侧用于惩罚,也就是对表现差不听话的学员给予警告,也用于体验课,如体验各种形式的吊刑就是在一间垂着各种可调绳索的房间,狠打一顿屁股之后罚坐就是在一间高度只能容人坐下的房间等,莎姐轻描淡写地讲解着,而有的姑娘已经吓得掉了眼泪。通往四楼的大门上了锁,莎姐解释说,那是分班之后女奴上课的专属地区,就不带她们参观了。
莎姐又带领着大家向地下走去,原来地下一层又是别有洞天,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冰冷的三个大字“惩罚室”,莎姐开门之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整整一面墙上琳琅满目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工具,眼尖的学员发现,墙角甚至有一平方米左右的水池,里面注满了水,水里浸泡着可怖的藤条。在她们进去的时候,三个穿着比基尼的女人正在努力地擦洗地面,三个男人正手拿皮拍监督着她们的行动,她们的身上都是五彩斑斓的伤痕,屁股上简直没一块好肉,一个女人只是下意识地看了嘉嘉她们一眼,便被勒令跪直身体,用皮拍扇了好几个耳光,莎姐说,她们在学院被统称为垃圾,是在拍卖会上无人问津的女佣甚至女仆,每天早晨打一顿屁股后在学院做着最低贱的工作,直到下一次拍卖会举行。仿佛预见到了自己未来生活的悲惨,大家都露出了绝望的表情,而在看到了住的宿舍之后,这种绝望就更加明显了,地下一侧就是宿舍,三面是墙一面是铁栅栏,两人一间,空间也并不大,除了两张床两个三层柜子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地方。此时,每个人的床上都放着四套衣服,两套是白色小背心加白色运动短裙,两套是黑色蕾丝胸衣加黑色丁字裤,要求每天必须更换并及时清洗,床下放着一双黑色高跟鞋,一双白运动鞋和一双舞蹈鞋,打开柜子,第一层就把大家吓了一跳,里面赫然是一把光滑的原木色戒尺和一根三指宽的皮带,以及一副黑色的项圈、手圈、脚圈,莎姐说除非是老师要求,否则无论什么时候这三样东西都不能摘,二层是基本生活用品,三层是各种疗伤的药膏。每个人的床头上贴着一个考核表,要由自己每天如实填写,用于第十天期末测试进行惩罚,柜子上则放着一份课程表,课程表的背面是密密麻麻的规矩要求。
看看时间是下午三点左右,莎姐让大家回各自的寝室整理整理,五点半准时到一楼食堂吃饭,吃完饭六点到一楼大厅集合开会,要求穿统一的黑色蕾丝内心丁字裤并戴好项圈等,自己现在穿的衣服鞋子等直接丢掉就好,同时利用这两个小时背下来所有规矩,一会儿要随机提问。跟嘉嘉分到一个寝室的姑娘叫萌萌,是个不折不扣的萌妹子,虽然身高还不到165,身材也不是十分纤细苗条,但是一身比嘉嘉还要白皙细腻的皮肤,一双大大的眼睛配上齐齐的刘海,让她看起来非常乖巧安静、招人喜欢,两人相视苦笑,简单聊了几句就赶快开始换衣服,虽然大家都是女性,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换衣服的千金大小姐宋嘉歆同学还是非常非常害羞,相比之下萌萌就坦然多了,迅速换好了衣服后两人又互相帮忙戴好了项圈等物,来不及多交流,两人赶快开始背诵冗杂的规矩。
每天大致的生活就是5点30分准时起床洗漱穿衣,六点在大厅集合进行体能训练,七点吃早饭,七点30分开早会,8点到10点为第一节课,10点半至12点半为第二节课,12点半午饭后,一点到三点为第三节课,三点半到五点半为第四节课,五点半准时开饭,六点到八点是第五节课,八点到九点半之间是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然而犯了错误的学生往往会在这个时候接受惩罚,九点半准时开会,十点至十一点为洗衣整理时间,十一点准时熄灯睡觉。除了体能训练和形体课时穿运动服运动鞋,其他时间均要求穿黑色比基尼和高跟鞋,前十天每天第一节为形体课,第二节是心理课,第三节为基本常识课,第四节为体验课,第五节为技能培训课,教师可以通过随堂表现随时对学生进行惩罚。
吃过晚饭后,大家都来到了一楼大厅,蕾丝衣和丁字裤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挡作用,少女们两瓣柔嫩嫩的屁股全都暴露在空气中,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摆动。大厅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五张长凳,长凳的中间还有一个枕头一样的凸起,每张凳子上放着两把戒尺、两根皮带,十个精壮的男子打着赤膊站在莎姐身后,就是再傻也能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姑娘们都吓得抖成一团,不敢抬头.“跪下!”莎姐突然大声说,大家均是一愣,有几个机灵的迅速跪到了地上,其他人也赶忙学着跪下了,“无规矩不成方圆,为了让你们能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每个刚来的学员都要先抽上一顿戒尺,一顿皮带,以示警戒,现在,学号为1-5号的站出来,其他人也按顺序跪好看着!”嘉嘉哆哆嗦嗦的走到了最前面,对于长凳上那冰冷的物体她心里还是十分害怕的,“自己趴上去,双脚并拢,双手抓住凳子,脸贴在凳子上,戒尺皮带各20下,数量不多,打的就是你们的心服口服,都给我保持住这个姿势,不许出声,喊叫、躲闪的当下不算,再加一下,用手去挡的,加打手心5下,要是谁从凳子上掉了下来,就捆起来翻倍重新开始打,听明白了么!”大家都吓得不敢出声,前五个赶快趴了上去,娇嫩的屁股正好放在凸起上,翘得高高的,十名男子两人一组,开始毫不留情的责打。“啪!”嘉嘉左侧的男子落板,嘉嘉拼命咬紧了牙关才没有喊出声来,而二号姑娘就没有这么温顺了,“啊”的一声轻呼溢出齿间,于是她的数目变成了21,饶是嘉嘉非常能忍耐,20下戒尺也挨了30多下才打完,而当她终于能放松一下的时候,第一下皮带又呼啸而至,戒尺一次只能覆盖半个屁股,而且是打到肉里面的钝痛,皮带则是抽下来了,仿佛要把屁股上的两片肉带走一般,嘉嘉疼的汗如雨下,却是咬紧了嘴唇再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希望酷刑赶快结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后,皮带终于停止了肆虐,她被人一提一拉,丢下了长凳,没等莎姐发话,赶快跪到了一边,这时另四个人的惩罚还没有结束,满屋子只听噼里啪啦的声音和轻轻地啜泣声,到第二轮开始,又换了十个不同的男子掌刑……等到30个人的训诫般都打完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这顿酷刑足足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最多的姑娘足足挨了50多下,屁股上甚至出了紫红色的小血点,可是所有人不得不拖着红肿的屁股跪直身体,接受莎姐对于规矩的随机提问,一个俏生生的姑娘因为一时紧张没想起来,马上就被抓上长凳,足的又补了十板子,两瓣屁股上的肉不停抽搐,可怜极了。全部结束之后,大家只能互相搀扶着下楼,回到寝室休息,又互相帮忙涂了药膏,第二天还要早早起床,迎接新的挑战。
四、第一天
由于还没有做好充足的思想准备,刚到的第一晚又挨了顿好打,几乎每个姑娘都是在啜泣声中进入睡眠的,对于未来十天的生活,她们简直不敢想象。朦朦胧胧中,时间就来到了第二天清晨五点半,一阵尖锐刺耳的铃声响起,嘉歆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屁股,不禁感叹特效药膏的神奇作用,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红肿就已消褪大半,只剩下微红的檩子印。看看时间不早了,她急忙叫醒还在睡梦中的萌萌,两人迅速整理好床铺,刷牙洗脸,把长发在耳后盘起,穿好运动装,急忙来到一楼大厅处,生怕一个不小心又给自己带来惩罚。
六点钟的时候,莎姐带着一位身材非常健壮的男子来到大厅,并向大家介绍这是她们这十天的体能训练师阿金,阿金看起来非常严肃,一手拿着点名册,一手拿着秒表,就在准备点名的时候,两个一脸惊恐的姑娘由于起晚了才到大厅处,第一天的训练就足足迟到了八分钟。莎姐的脸色已经非常不好看了,可还是忍住了没有说什么,任由阿金带着30个姑娘到了室外的草坪上。点名了之后,莎姐在每个人裸露的大臂处写上了每人的学号,然后首先进行的就是耐力训练,400米一圈的草坪,慢跑十圈。阿金的命令一发出,所有的姑娘都快哭了,要知道,嘉歆作为舞蹈专业的学生体育测试也只是1000米,这4000米该怎么办!可是看着阿金严肃的样子,谁都无从辩驳,30人的队伍就这样启动了。由于昨天晚上全部挨过打,有的人还被打的很重,所以速度并不快,尽管如此,在跑到第四圈的时候已经有个姑娘开始掉队了,这个编号为26的姑娘脸涨得通红,汗水打湿了额发,只见她双手捂住胸口蹲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继续跑了,阿金见状一把把她从地上捞了起来按在了左边膝盖上,左手掀起她的白短裙,右手脱下她的一只运动鞋,“啪啪”地扇在了她只穿了内裤的小白屁股上,由于记住了昨晚的教训,她并不敢叫出声来,阿金手劲并不小,运动鞋的牛筋鞋底打起来声音也很清脆,足足打了20下后才将她丢在地上,此时大部队已经跑到第六圈了,阿金的命令很简单也很粗暴:“去,继续,十圈跑完罚两圈,什么时候跑完为止。”见此状况,几个又快掉队的姑娘马上三步并两步地跟上了。
26号姑娘满脸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从地上趴了起来默默穿好了鞋子,捂着肿痛的屁股默默跟在了队伍后面,还好姑娘们的速度也开始越来越慢,到了第八圈的时候,眼看萌萌也跟不上了,从队伍前面一直掉到了最后,嘉歆马上用不多的力量抓住她往前拖,另外三个姑娘就没那么好运了,逐渐脱离了队伍,阿金此时非常生气,让三人并排跪趴在地上,把手中的点名册卷起来,轮流抽打三人,直到三人中一个机灵的开始求饶:“啊!啊!老师!啊!我们错了!啊!我们好好跑步!”才停了手。并发出命令:“一样,加罚两圈!”此时,大部队已经完成了十圈的任务,都累倒在了终点,姑娘们无一不大汗淋漓,气喘吁吁,阿金宣布:原地休息十分钟。草地上只剩可怜的四个姑娘还在继续跑圈,八分钟后所有的姑娘才都回来,此时,她们的休息时间只剩下了可怜的两分钟,看看表已经六点四十了,阿金马上带她们进行了第二项训练,蹲马步,他先是自己示范了一下标准动作,并要求姑娘们模仿,此时,他手里已经多了一根莎姐刚取来的竹鞭,只听到满院传来了“啪!目视前方!”“啪!手端平!”“啪!往下蹲!”以及姑娘们轻轻地啜泣声,阿金要求姑娘们保持标准的马步十分钟,到了第三分钟就有人开始坚持不住了,不断开始晃动,阿金手中的竹鞭就跟张了眼睛一样,三十个小翘臀轮番抽打,虽然隔着裙子和内裤,可那薄薄的一层又能起什么作用,终于熬过了十分钟,许多姑娘的大腿、小腿、手臂、后背都被抽出了一道又一道鲜红的檩子,屁股就更不用说了。

3 Likes

好不容易熬过了早晨的训练,姑娘们都是身心俱疲,听到阿金解散的命令后大家的心情如释重负,争先恐后的像食堂走去,挨了打的或者体能差几个人也在室友的搀扶下慢慢向前走。食堂里并非他们想象的空无一人,几个身着黑色皮衣的工作人员分别站在食堂两侧,嘉歆发现这里的工作人员的装束都十分一致,头发高高盘起,黑色无袖皮衣短裤,黑色长靴,此时不同的是这些工作人员腰里都别着一根很细的皮鞭。食堂的伙食相当不错,大家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就已经自动自觉的站成了一排,按顺序拿好餐盘后到四个窗口处领取四个菜,有荤有素,营养丰富,最后一张大桌子上放置的则是一大桶米饭和餐具。莎姐带领走在最前面的姑娘示范吃饭礼仪,把装满食物的餐盘轻轻放到小桌上,双腿并拢跪地,脚跟翘起,臀部坐到脚跟上,挺直后背,吃的时候要把食物拿到嘴边,不能低头去吃,不许挑食,装到盘子里的食物必须全部吃光,同时吃饭时汤汁不许溅到其他地方,否则巡视的工作人员手中的皮鞭就会马上亲吻你的后背了。
一顿饭吃的悄无声息,尽管姑娘们并不习惯这样的姿势,但还是拼命努力做到标准,嘉嘉平时饭量很小,但还是努力把盘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吃进了肚子里。整个食堂只是偶尔传出几声皮鞭抽在身上的“啪啪”声和姑娘们拼命忍痛的“嘶嘶”声。
吃过早饭之后,大家都迅速回到住的地方换好上课时穿的衣服,然后来到大厅集合,今天是第一次早会,谁也不敢迟到。七点半的时候,莎姐带着两个手持两根竹板,看起来很强壮的女子来到大厅,看到按照学号顺序双手背后站在大厅里的大家,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开始简单的总结了一下今天的情况:“第一天出早操,总体来说大家表现都不错,只有两人晚起迟到,四人在跑步时掉队,其他同学基本通过,因为是第一天,就不对大家那么严格要求了,我希望你们明白,来到这里就是学习规矩的,把自己在家里大小姐的那一套都收起来。现在,9号、19号出列,迟到,十板,开始。”9号女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虽然早就意识到了迟到会被责罚,却没想到这么快,眼看19号女孩已经走出队列,当众弯下腰,两腿保持笔直,双手扶住膝盖,将犹带着红痕的屁股尽可能撅到最高,一条小小的丁字裤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挡作用。莎姐见9号还是没有动,柳眉一皱:“9号,不服责罚,加五板!”9号如梦初醒一般,抬头望着莎姐问了一句:“为什么?”为什么?莎姐没有回答,而是加了一句:“顶嘴,再加五板,共20,狠狠打!”倒是跟着莎姐来的女人没有耐心一般把9号拽了出来,把她摆成和19号一样的姿势,两人便开始抡起板子朝着两个撅上天的小屁股抽了下去,虽只是三指宽一米长的薄竹板,到底也比戒尺威力要大,且竹子打人声音本来就清脆,大厅又空旷又安静,两位行刑人保持着同样的频率,打一下停两秒,“啪、啪、啪”的声音听着十分吓人,有几个胆小的女孩儿甚至闭起了眼睛。因为已经知道了挨打时躲闪、哭叫都会加罚,两个女孩儿都是咬牙苦忍,十板很快打完,19号女孩被勒令跪到一边,双手抱头,屁股上已有了明显的粉红色。而9号女孩却还有十下要挨,她皮肤本来就白,挨了20板之后明显红肿的臀部和白嫩嫩的大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被丢到一边去罚跪了。“26号、4号、16号、29号出列,早操偷懒,每人十板,开始!”女孩儿们不敢怠慢,战战兢兢地走到了队伍前面,两人一组的站好。很快,大厅又回荡起“啪啪”的打屁股声和女孩儿低低的哭泣声,除了26号姑娘实在吃疼不过向前移了一小步,被加罚了两板之外,其他人挨完打也都跪到角落里去了。
一时间大厅里完全静了下来,莎姐仿佛有意安静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到:“全体集合,去上课吧!”第一节课为形体课,大家排好队走向二楼的舞蹈教室,嘉歆作为一个舞蹈专业的学生,对自己能上好这门课非常的有信心。很快,形体老师走了进来,见到是一个年轻又漂亮的老师,大伙儿心里都由不得一送,看起来温温柔柔的老师应该不会总打人吧。只见老师手里拿了一个点名册,可见对她们的基本情况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形体老师Cindy,将和大家一起度过十天的训练生活,希望大家能够给予我良好的配合,前十天的训练内容多为基本项目,难度也不是很大,只要大家努力去做都会完成的很好。好,现在大家开始跟我一起做准备活动。”Cindy温柔的语调缓释了大家紧张的心情,跟随着她一起做完基本活动,确保颈、肩、脚踝、胯、腰都能保持在一个放松的状态下之后,开始了今天的正式课程。
首先,大家被要求站到把杆旁边,将右腿放在上面进行压腿,脚尖绷直,在保证左腿直立的情况下,尽量用双手去抓自己的脚尖,这样简单的动作对于嘉歆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可其他女孩就不都是这样了,有的人从没接受过舞蹈训练,刚下去一点儿就觉得钻心的疼,此时Cindy的手中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细藤条,看见谁的动作不标准甩手就是一藤,专打左腿膝盖后面或者右腿腿根处,因为害怕被打,所有女孩都拼命去做,等到Cindy说可以把脚拿下来时,有的人觉得自己的腿已经麻了,接着又压左腿,等到双腿压完,有几个女孩已经疼出了一头的汗。Cindy没给大家休息的时间,又让大家面向镜子双手扶在把杆上下腰,要求头部碰到膝盖处,锻炼大家腰部的柔韧性。接下来又是两人一组进行压肩、趴青蛙等基本姿势训练,对于嘉歆来说都是非常容易完成的动作,她偷偷观察了一下,她好像是这节课上为数不多没有被抽到的学生,不禁心中暗笑起来。
休息了十分钟之后,第二阶段的训练开始。第二阶段的训练主要是礼仪方面的培训,Cindy先是讲解并示范了一下标准的站姿,然后命人取来了30本厚书,令姑娘们顶在头上,书很有一定的重量,顶起来也十分辛苦,可是Cindy并不满足,还在每个姑娘的双膝之间夹上了一张薄薄的纸,令每个姑娘嘴上咬住一只竹筷,保持完美的笑容和完美的姿态,要求纸、书都不能掉,站满半个小时,这听起来简直就是不能完成的任务!前五分钟还好一些,慢慢的就开始有人打晃了,可Cindy的眼睛特别毒,从镜子里看见谁的表情不对马上就是一藤条抽在屁股上,到了第八分钟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姑娘因为被连抽了三下藤条而吃疼慌乱,书掉了下去,这个编号为3的可怜女孩儿长得非常漂亮,让人看一眼就顿生怜惜之情,Cindy却不管这些,用手中的对讲机说了句什么,门外马上进来了一个手持皮带的中年女子,令犯错的姑娘手持把杆撅起屁股,一气不停地连着抽了22下,黑色的皮带在雪白的臀肉上肆虐,仿佛要把两片屁股肉带走一样,嘴中仍咬着竹筷的姑娘疼得拼命掉眼泪但还是坚持保证着微笑,22下抽完之后,3号女孩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却又马上被Cindy抓了起来,顶好书继续站。就这样打打停停,所有的女孩都被抽一两顿甚至更多屁股,才勉强站满了半个小时,嘉歆也毫不例外,两次共被抽了30下,从镜子里看上去,整个屁股都是红彤彤的,摸起来非常的烫手。直到下课铃响起,还有六个女孩儿没有站满时间,其中就有可怜的萌萌,刚被抽了六下皮带的萌萌,还剩下最后的六分钟,她的脸上潮湿一片,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了。这才是第一天的第一节课啊!想到这儿,嘉歆不禁感觉到了绝望。
虽然一二节课中间有半个小时,可嘉歆为了等还在罚站挨打的萌萌而耽误了一些时间,等她们俩匆匆感到心理课的教室的时候,已经有大半学生在等待了,上课铃声响起时,莎姐走进了教室,没想到心理课的老师正是莎姐。此时,她面无表情地站在教室的最前面,开始讲解心理课的主要内容,第一节课的主题为“恪守自己的本分”。她向同学们介绍了许多真实的案例,有的想干涉主人的私事、有的过分关心主人的隐私、有的因被主人冤枉而委屈顶嘴,这些都是不被允许的,不管是女佣、女仆还是女奴,服从都是第一要义,要时刻以主人为重,服从命令听指挥,不可放肆、不可僭越。好在,心理课并没有对学生们进行责打,而是给每人发了一本厚厚的教材,要求每个人进行背诵,作为十天后期末考试的笔试内容。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随着十二点半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纷纷走向食堂,午饭同样非常丰盛,然而考虑到用餐礼仪,餐厅里依旧非常安静。下午第一节课是基本常识课,进入教室之后,发现老师已经早早来了,是一位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老师的身边还站着两位年轻女子,穿着打扮虽然跟嘉歆她们一样,可似乎并不是学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嘉歆和萌萌走进了教室。基本常识课的教室非常大,错落有致地分布着30个圆形的垫子,就在嘉歆刚刚选好自己的位置时,老师发话了:“同学们大家好,我姓刘,是你们的基本常识课老师,今天讲解的是基本姿势常识。首先,大腿和小腿呈九十度角跪直,双脚并拢,双手交叉放于背后,头看向面前的地面,这是所有同学都必须掌握的基本姿势,在平时没有工作或没有命令的时候,请保持这个姿势。”他一边说着,他身边的两个女生一边为大家做示范,大家都依葫芦找瓢做好之后,刘老师手里拿着一根戒尺开始检查,“啪!手抬高一点!”“啪!背不够直!”嘉歆觉得老师的要求真是严格,几乎没有哪位学生能让他满意,连自己也被抽了几下,就这样打打停停,两个小时的课程共教了4个跪姿,下课铃声响起时,所有姑娘都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却几乎跪的都没有了知觉。
接下来的体验课让大家心里非常不安,体验课的教室在二楼的一角,当时参观的时候屋内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现在却整整齐齐地摆好了30张木桌,30个赤裸着上身穿着紧身皮裤的青年男子站在桌旁,大家用到了教室门口却谁都不敢再上前一步,更别说进到教室里面了。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一位同样打扮的青年男子来到教室门口,催促大家进了教室,并让大家按照学号站在桌子前面。当大家看到桌子上面摆着的东西时,都不禁颤抖了起来,是5根粗细不同长度相同的藤条。最后来的那位青年男子是体验课的老师,他称自己为调教师,首先他讲述了一下体验课的主要内容及最后考试的内容,课堂上主要就是带领大家体验常用的打和罚的手段,“打”的时候希望大家好好感受每种不同的刑具打在身上的感觉,期末考试时要蒙住眼睛来判断使用的刑具,“罚”的部分则是增强大家的忍耐力,考试时同样的姿势看谁做的最标准、坚持的时间最长。言归正传,今天主要体验的就是五种不同的藤条之间的区别,首先要求大家都伏在桌上,双手通过手上的皮环拷在了桌子腿上,首先是最细的一根,要求大家保持沉默,不许哭叫,随着一声干脆的“开始”,满屋子响起“咻~啪!”的声音,十下藤条统统打在了姑娘们的后背上,可见,执行的人技巧都非常高超,十道红痕没有丝毫重复,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姑娘们雪白的背上,尽管是最细的藤条,但是背部的皮肤比屁股上的皮肤薄,还是使许多姑娘疼出了眼泪,接下来是2号、3号和4号藤条,每根五下,毫不留情地抽在原有一定伤痕的屁股上,饶是嘉歆不断给自己鼓励要忍耐、忍耐,还是被打得呻吟不止,全部的意志力都用来抵抗疼痛,哪有心情去分辨它们的区别。15下藤条过后,行刑者们还是拿起了最粗的5号藤条,落鞭地点改在了少女们白皙丰腴的大腿上,“咻~啪!咻~啪!”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果然是5号藤条,威力不容小觑,大腿上神经又比较丰富,打起来更疼,许多姑娘都控制不了自己地跳脚,然而当脚离开地面,刚挨的那一下就不算,许多姑娘挨了七八藤,一藤一条鲜红的血印。折腾了一个小时,终于完成了今日的体验,姑娘们都被折腾的筋疲力竭,身后的鞭伤叫嚣着疼痛,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继续上完下半节课。
下半节课的主要内容为“罚”,由于是第一节课,调教师还是给大家传授了不少理论方面的知识。例如被罚的时候通常包括罚站、罚跪、罚吊等等花样,在正式进入主人家之前,这些都是大家必须体验的过程。考虑到早上形体课大家站得很辛苦,基本常识课的跪姿又学习得很辛苦,今天主要带大家感受一下吊到空中的滋味。调教师将大家全部带到三楼,将每个人通过手上的手圈吊成了“丫”字形,随着滑轮的不断滚动,姑娘们的脚都慢慢离开了地面,最后只有勉强踮脚才能站稳,调教师介绍这是最基础的普通惩罚,即使是女佣在犯错时也往往会被吊上一个小时,看在今天是第一天大家又都很辛苦的份上,带大家体验个最简单的。说是简单,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好过,全身的重量基本都集中在两个肩膀上,加上背上、屁股上、腿上还都有很新鲜的鞭痕在叫嚣着疼痛,不敢发出叫声的姑娘们只有默默地以泪洗面。半个小时过的仿佛如同一个世纪,终于熬过去了也就快到了下课的时间,几乎快要虚脱了的姑娘们在脱离了绳索的控制后几乎全部趴在了地上。
吃过晚饭之后,到了一天中的最后一节课,技能培训课的老师是个有些微胖的看起来慈眉善目的阿姨,很有妈妈的感觉,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嘉歆瞬间想到了已去世的妈妈,上了一天课挨了无数责罚都没有掉眼泪的她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因为无论是女奴、女仆还是女佣,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必须熟练各种家务,对于主人提出的要求要快而好的完成,这对于嘉歆来说就有了很大的难度,千金大小姐出身的她从来都是有保姆来照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又哪会做什么家务。好在这位阿姨性格非常和蔼,第一节课主要教的是基本的扫地和擦地,如何能在扫地时保持优雅的仪态,如何能将地板擦得光亮又不会太滑,大家的心理也比较接受这位没有惩罚措施的老师,尽量按照她的要求做的标准,即使还不会也努力学,包括嘉歆也是一样。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萌萌与嘉歆呈现两个不同的光景,萌萌一看就是经常干活的出身,老师说的所有任务几乎都难不倒她,在下课之前甚至得到了老师的表扬。
下课时,夜幕已经降临,大家统一来到宿舍旁边那个空旷的惩戒室,莎姐早已在那里等待着大家,大家进去时她正仔细阅读着手中的一份报告单,想必是刚刚汇总的大家今天的表现。大家进去后大气都不敢喘,默默地按照学号顺序站好,双手规规矩矩的背到身后,一天的课程受到的折磨,让大家非常清楚地意识到在这里的日子甚至未来五年的日子将会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头顶的白炽灯开得非常明亮,死水一样的寂静增加了几分恐怖的感觉,终于莎姐抬起了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所有人之后开始了总结:“第一天大家表现得都还算不错,首先是学习方面,我手里有五位老师给予你们的打分,平均分低于90分的只有13人,然后是表现方面,综合你们从昨晚开始立规矩时的表现、早操、用餐礼仪等各个方面,分数没有达到A等级的也只有17个人,下面我公布一下大家的成绩,课堂表现不合格的出列站到我的左手边,生活表现不合格的站到我的右手边,两者都不合格的五名同学站到中间,都合格的五名同学可以回去休息了。”
随着莎姐声音不高的宣读,一些女生默默走出了队伍,低着头站到了大家的前面,嘉歆因为个人素质较高,性格又温顺,在第一天侥幸成为五名幸运儿之一,而可爱的萌萌课堂表现只得到了84分的糟糕成绩,要留下来接受额外的惩罚。
惩罚的过程嘉歆并没有得知,只知道40分钟之后萌萌哭着回到了宿舍,屁股上下午藤条抽出的条状鞭痕已经模糊不清,但整个屁股都红肿了起来,直到第三天晚上她也被惩罚的时候她才知道,85-90分的学生要额外挨上20戒尺,80-85分的学生则要挨上40戒尺,以此类推,生活方面B等级为20皮带,C等级为40皮带……想必挨了一天折磨的萌萌又挨了40记,不,也许更多。回到宿舍之后两人相拥痛哭了一阵,感情一下子亲密了不少,又互相帮忙给对方的伤口涂上药膏,萌萌的手法很娴熟,就像经常挨打似的。嘉歆对她的身世非常好奇,好几次就要问出口了,却总也没好意思,十点钟两人一起去洗衣洗漱之后,漫长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这,才只是第一天啊!

dc1249294669 发表于 2016-6-6 13:35

你应该备注一下是转载别人的

亲,我是原作者,我只是在其它论坛里也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