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pple of my eye || 1.3万字

第一次写文,写给自己,纪念我即将逝去的高中,纪念我和她的故事。
序

下午四点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斜斜的照进星巴克街边的窗。我坐在高脚圆桌边,望着对面的S中,呵,全省最好的高中,呵,我即将度过三年的地方。

我叫苏一寒,新高一。高中,我以初中全校前10的成绩考入S中,却出乎人意料的选择了国际部,准备出国留学。S中国际部,有钱人家的俱乐部,而我深深觉得并不属于这里。

坐在桌旁,翻看着手中的单词书,红宝书,还是挺难的,不会的词真多,看来又是有一场硬仗要打。在我投入背单词时,身旁有人经过,她大大的包一下撞到了我桌上的咖啡。然而,她走了,留下了满桌的狼藉。我慌乱的翻包,可惜没有找到纸巾,桌上的书被浸湿,我不知所措。忽然,一包纸巾递了过来,我抬头想说谢谢,就这样,看到了她。高挑的身材,纯黑丝质的衬衫配白色的西裤,头发高高的盘起,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逆着光,我一瞬间看得失神了,伸出去的手仍举在半空中。她笑着回手抽出一张纸巾,塞到我手里说,拿着吧,把剩下的放到桌上干净的地方,转身离去。我慌忙回神,向着她离去的方向喊了句“谢谢姐姐!”她回头笑了一下,离开。我急忙擦好东西,朝她追去,我顺着她的方向过了地下通道,站在通道口,却迷失了她的方向。一瞬间,有些失落,诶,有缘再见吧。默默地想着,走回了学校的宿舍。

萧潇视角

我叫萧潇,S中国际部的一名英语听力教师,今年准备做新高一的班主任。明天就要开学了,今天我看了看班级学生的学习情况,哟,竟然有一个成绩很不错的孩子,分数远远超过本部的线,数理化和英语接近满分,却报了国际部,挺奇怪的。应该是个好孩子吧,值得好好培养一下。准备好明天的课,收拾东西下班,按照惯例,我走到对面的星巴克喝杯咖啡,咦,平时常坐的那个不起眼的角落竟然被占了,看着搭在椅背的校服,还是S中的学生呢。点了一杯美式grande,等着咖啡时,情不自禁地朝平时的座位望去,女孩马尾高高的束起,插着耳机,翻看着书,偶尔望向窗外。我不禁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大学时偏爱图书馆内最靠窗的位置,那里恰巧能够看得剑桥中的那条康河。“女士,您的咖啡好了。”随着服务员的提醒,我拎起纸袋,准备带走回家享用。刚刚走到门口,恰巧看到那个女孩的杯子被撞洒,她手忙脚乱地找纸巾,不知为什么,我就走过去想帮帮她。看着她呆愣地看着我的模样,有意思好笑,帮她抽出纸巾,离开。听到她对我说“谢谢姐姐”,一瞬间有些失神,好久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吧,我朝她笑笑。刚刚看到她的校徽可是新高一的颜色,手中的书竟然是一本红宝单词书,会不会是我的学生呢?想着想着我走回了校园取车,刚刚看到门口又看到了她,她站在那里似乎找着什么人,是在找我吗?真是天真的孩子。

一

呀,还有5分钟就到早自习的铃了,我狂奔着去教室,第一天上学,我可不想给老师留下迟到的印象,这还不是因为昨天下午嘴馋喝了咖啡,弄的胃疼了一晚上,好久睡不着。我光顾着走路,突然撞到了人,我慌忙说了声对不起,一抬头,竟然是昨天的那个姐姐,天啊,她竟然是老师!我尴尬一笑,刚想说点什么,预备铃响了,好吧,不迟到最要紧,挥挥手,跑开了。终于我踩着上课铃随便找了个空座坐下喘着粗气。这时,班级们推开了,应该是来了班主任。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走上讲台,我呆住了,那个姐姐,竟然是我国际部的班主任!看到她扫视全班,看到我,微微一愣,然后朝我笑笑,天啊,太尴尬了,为什么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她说:“大家好,我叫萧潇,毕业于剑桥大学英文文学系,现在是大家的国际部班主任,也教大家托福听力。我的英文名字叫Judy,大家叫我Judy就好,不一定叫萧老师。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希望和大家一同努力,把你们送入美国的好大学。谢谢大家。这样吧,我们先安排一下班委。由于我对大家不是很了解,我觉得让成绩最好的同学当班长。苏一寒,是哪位同学,起立。”突然间听到她点我的名字,急忙站起,接着听她说到,“你先当代理班长吧。下课把班级座位排出来,然后拿给我看。坐吧。”“啊?哦!”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有坐下了。她接着说,“下面安排一下各科的课代表,由每科的最高分担任,如果有重复,选择一科。我们班还是苏一寒最高分最多,来,你选一门吧。”我又是在大脑空白的状态下站了起来。“啊?那我选英语吧。”她看着我笑了,说“行,当我的课代表吧,剩下的,班长再统计一下,第一节下课告诉我。好了,今天先到这儿,大家上早自习吧。”

我开始完成她给的任务。又是班长,课代表。看来想过着轻松低调的日子是不可能了。这点小事可是难不倒我,第一节下课,我带着排好的座位和课代表名单去找她。她接过东西没有看,却问我“一寒,今天早上差点迟到啊,怎么了?”“老师,我昨天晚上胃疼,没睡好,起来晚了,下次一定不会了。对不起。”“胃疼,因为喝咖啡?嗯?”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现在还疼吗?”“有点”“没吃早饭?”看着她越来越严肃的脸,胆怯的摇摇头。她站起来,说“如此不爱惜自己,身体坏了还怎么学习!是不是该罚?嗯!?”她伸手撩起我的校服衣袖,狠狠的掐了一下。好疼!没想到瘦瘦的她力气这么大。还以为接下来还会是挨骂,低下头不去看她。半晌,没有声音,我抬头,这对上她弯弯的眼睛,她边给我揉揉刚才掐过的胳膊,边按我坐下,从座位边拿出一个好利来的袋子,说,“快吃吧,不吃早饭可不行,这一上午的课怎么听啊,本来胃就不好,还不保护。真是的。吃完面包把药吃了吧。以后可要注意啊!你排的座位表不错,给自己放到最后窗边?上课可不能走神啊!小心别再犯到我手里。”不知为什么,即使刚刚挨过罚,仍觉得暖暖的,好久没有人如此关心过我了吧,不禁鼻子有些酸,想哭的感觉。好希望她能成为我的姐姐,管教我,保护我。

响预备铃了,她说,“拿回去下课再吃吧,哦给你盒牛奶。下节课间安排把座位换好啊!”我把上次星巴克她给我的那包手纸还给她,说谢谢,她笑着推给我,说,“自己留着吧,女孩子总该随身带一些小物件的。快去吧!”我点点头,跑开了。

二

国际部的学生没有午休,中午要考单词,她中午会看我们自习,批单词。对于我来说,现在所学的课程真的很简单,每天边玩边学,照样在班里是第一。而英语越来越难,听力口语正是我的死穴,她看我也挺紧的,还是会好好学的,显得也还不错。开学一个多月了,今天中午考完单词,实在是无聊,看着她坐在讲台前批卷子,我坐在最后一排边上,想着她应该看不到我,就偷偷地拿出手机,登陆小贝家园,随便逛逛。刚点开一个图,手机被抽走了。一抬头,看到她严肃的站在我身边。她看了下手机页面,诧异的望了我一眼,低声跟我说,“出来。”当时我心底一凉,我惹她失望了吧。

跟着她走到办公室,其他老师出去了,只有她一个人。她所上门,冷冷的说,”怎么办吧,我上次说过不要再犯到我手里,这次呢?嗯!?都是圈里人,别废话了,规矩你都知道。”我有一点点呆愣,她也是圈里的?我要送被她打pp了吗?大脑一时短路,说“老师,我不喜欢现实和爱好混在一起。”她气乐了,说“那好办,今天我当你的主。”“我不想和别人共有一主”“呵,要求还挺多,你觉得我若是有小贝还会管你?”原来是我错怪了她,她见我不再吱声,从笔筒中抽出最长的那根钢尺,说,“过来趴桌子上,念你是初犯,二十下,就不让你脱裤子了。”她看出我的犹豫,接着说“我数三个数,你多磨蹭一秒多五下。”看着她阴沉的脸色,我急忙走过去,趴好。好尴尬啊,这可是我第一次被打屁股,还是被我喜欢的老师打。她似乎看出我的僵硬,还有有一点发抖,她用尺子点点我的屁股,说,“放松,这样容易打坏。第一次挨打?”我按她的话,放松下去。突然间,一下子屁股上挨了一下,我只穿了薄薄一层校服裤子,火辣辣地疼,接着四下连续打在右边,好疼,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只有喉咙里不由自主发出的低沉单音。她似乎发现我的异样,生气的说“别咬嘴唇,上次是怎么告诉你的,爱惜自己!疼了就叫出来,屋里没有别人!再咬,刚才打的都不算,等你什么时候不咬了,什么时候接着数。”接着又是五下打在左边,力气更大了一些。我不敢咬嘴唇,啊的一声喊了出来。真的太尴尬了,还有好疼,我觉得我现在脸一定是红到耳根了,耳垂热热的。剩下的十下,她也没有防水,同样的力度,打得慢了些,让我充分感受疼痛。二十下,我觉得自己都出了一场薄汗。屁股肿胀的疼,腿也发软,原来被打真的会这么疼啊。我趴在那里,不敢动。她见状,轻声说,“来,起来吧,结束了。”边扶我起来,边帮我揉着屁股。我尴尬地想躲开她,她说“还害羞啊,第一次挨打呀,怪不得,打都打完了,还怕什么呢?来让我看看打得重不重。”说着就要脱我裤子。我往后躲,一不小心,又撞到了屁股,啊的一声又叫了出来。她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行了,过来吧,不看了好吧,瞅把你给吓的。来我给你揉揉吧。”即使我百般不愿意,还是站在那里被她轻轻揉着。她说,“是不是会觉得不服气,我只收拾你,不打其他人?其他人,我也管,该劝的劝到,你们都这么大了,该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了。他们可以我行我素,混三年,父母捐个几百万,去一个六七十名的大学,混张文凭,回来接管家族企业。你这样能吗,甘心吗?考不上美国前三十的大学你好意思吗!别怨我今天打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暖流从心底划过,若是她能做我的姐姐该多好。这时预备铃响了,她站起来找了个垫子塞给我说,下午坐吧,能好受些,既然你不让我看,就自己回去记得上药啊,走吧,下午第一节我的课。”我抱着垫子,低着头慢慢地跟着她蹭出了办公室,走路稍稍有点不自然。她看到我的样子,又笑了,弯弯的眼睛,嘴角上扬起好看的弧度,一瞬间我又失神了,真希望时间静止在此刻,让我感受她的美好。

下午的课我是上的坐立不安,屁股好疼,我感觉都能肿大了一圈。好不容易熬过了晚自习,回到宿舍,收到了她的短信,“小寒,记得要用热水敷一下,如果有药要自己喷好!”好感动,我淡淡一笑。趴在床上不愿意动弹,好难受。这是宿舍门响了,奇怪,我是自己一个人住啊,还会有谁?还以为是别的班的同学,随口喊了句请进。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她,她看我趴在床上,皱了皱眉,说“一猜你就不会上药,还是我给你弄好吧。”说着放下手里的东西,在我床边坐下,小心的脱着我的裤子,我没有反抗,默默地接受了一切,那时我应该开始对她产生了信任和依赖吧。裤子很难脱,一碰着屁股,我就疼的直嘶气,她就慢慢地顺着我。上药了,火辣辣的疼,她很熟练地给我揉着,上药就像是在打一遍,疼的我左躲右躲,开始她很有耐心的摸着我的后背帮我顺气,后来一巴掌拍到屁股上,说“老实点,打你的时候还没这样呢!看你中午不让我看看,现在肿的这么严重了吧!”后来我渐渐习惯了她的力度,困意来袭,抱着她的腰,慢慢睡了。半梦半醒间,听到她微微的叹气,帮我铺好被子,把我的胳膊也盖好,从袋子里拿出东西,摆在桌子上,悄悄的关灯离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时,发现桌子上的药,和一包我喜欢吃的巧克力,下面还压了一张纸条,是她潇洒的字迹,“小朋友,记得上药哦!我可是要验伤的哦!”我笑着看了一遍又一遍,心情大好

有人关心,真的是很不错呢!

卤煮 发表于 2015-12-28 23:10

喜欢这个文笔,有味道的开头。平凡但感觉会是个好的故事,学校的sp文学已经烂大街了,希望能有个惊喜。这个 …

谢谢你的支持,其实我写这篇文章是写给我自己,是自己真实故事的改编,我仅仅改了人名地名,或许现实生活中并不如文字世界的完美,但如果有机会我更愿意幻想一个完美的结局。这篇文章主要会是对我生活的记录,希望你能喜欢。

438 发表于 2015-12-30 14:04

。。。。把成绩好去掉我就信。。。。。

呵呵,这么优秀的姐姐,我岂敢成绩不好?

三

经过这次事件的洗礼,我和她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我喜欢帮她齐作业,天天跑办公室,喜欢帮她中午批卷子,坐在她身边。我有时候会马虎,单词很少考到满分,50个单词,一般都是48,49,她批完我卷子都会瞪我一眼,或者弹我脑门一下,我总是吐吐舌头,躲她。

那个时候微信还没有流行,我加了她的QQ,把她的空间从头翻到尾,看她读大学时的日志,看她在欧洲各国旅游的照片。有空的时候,我会缠着她给我讲她上学时的故事,听她讲英国绅士的伦敦腔,她熬夜写 paper赶due,还有周末的party,欧洲各国的风土人情。渐渐的,我好希望我自己将来去的也是英国,像她一样进入世界名校,漫步在英国古堡。嗯,读研究生的时候再去吧,我一定要走完她走过的路。

那时,我特别想要她的照片,做手机的桌面,这样每天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她。我去求她,她不同意,我就缠着她,天天磨她。她说“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你如果有十次单词满分,我就给你一张照片,怎么样?”“好啊!”我当时很不过脑子的答应了,丝毫没有想到自己马虎的毛病,丝毫没想到即将到来的惩罚。“没有满分可是要有惩罚的哦!”她一脸阴险的笑。我忽然觉得我可能上当了。。。

也许是在照片的动力下,前三天的单词竟然都是满分。看着我拿着单词卷子在她面前得瑟,她只是笑笑,什么也不说。好景不长,第四天的单词,我错了一个。一个中午,我帮她批完卷子,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第一节她的课后淡淡的说了句,放学过来找我。一个下午,我都一直在想她究竟会怎么罚我。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晚上放学,我蹭到她的办公室,站在一边不敢过去。她处理完手上的工作,转过来,说“愿赌服输,过来准备一下吧,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怎么做。该打的逃也逃不过去,我早就想治一治你马虎这毛病了,看你以后背单词人不认真。错一个单词,十下,过来!”她收起了笑脸,严肃起来。我低着头慢慢地走过去,刚想趴在桌子上,她扶住我,说“把裤子脱了,到膝盖。”“能不能,别脱”我低声求着她。“少废话,规矩你又不是不懂!”看着她冷酷的表情,我尴尬地脱了裤子,腿碰到桌子不由得颤栗了一下,趴在桌子上,凉凉的,硌得生疼,极不舒服。她抽出了那把钢尺,点了点我的屁股说“自己报数,不报不算。”啊?还要报数!我感觉到我的脸一定是红了,热热的感觉和冰凉的屁股形成鲜明对比。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一下打下来,“啪”的一声把我拉回了现实,“一…”由于没有准备,我疼得这一声都变了调。我这才意识到她第一次打我时真的没用力。也许她这次是真生气了吧,或者是想治我马虎的坏习惯,连着八下打下来,没有停顿,一下比一下用力。屁股肯定是肿了,胀胀的疼,还剩两下,她停顿了一下,我刚想伸手摸一摸,她在后面冷冷地开口,“摸一下,加五下。”吓的我立马缩回了手。然而,她轻轻帮我揉了两下,说“最后两下,会重,忍着点。”说话间,重重的打了下来,她一定是用了十分的力气,疼得我几乎失去了知觉,啊的一声叫出了,忍住眼泪不要流下。十下打完了,我觉得比上次的二十下要疼好多。她放下尺子问我,“regardless怎么拼?”“r-e-g-a-r-d-l-e-s-s"我有一些抽噎的说。她一边给我喷着药,一边揉着,说“这回记住了?看来不打不好使啊!要知道拼写很重要啊,托福写作,赛达写作,那个不是看你写作水平,用词准确?拼写只是基础啊,基础不牢怎么提能力?小样儿,这两天背的好还跟我得瑟,这下好了吧,挨打你就舒服了?”揉的时候也好疼,拱来拱去,她放轻力道,尽量让我舒服些。过了近十分钟,她把我扶起来,帮我提好裤子,说“走吧,带你去吃饭,别的老师马上就回来了,我们大班长可不想丢脸吧!”她顺手擦了擦我微湿的眼角.“乖,走吧,过去了就不要想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牵着她的手,感觉如此温暖。她带我去了三楼教工食堂,我们两个人,四样菜,本来不想吃饭的我也被逼着吃下去好多。。。晚上萧大人赦免了我的晚自习,送我回了寝室。

四

似乎是被打过之后小心了很多,每天单词会背好几遍,甚至是改掉之前只看不写的习惯,每天尽力做到最好。可是就在我攒了九张满分单词卷时,高考3500词考完了,而她发了一大篇的词组,有两百个吧,告诉大家明天考,还是抽50个。 不巧的是,那天的作业很多,所以词组背的并不好,好多级混的。第二天的抽查,惨了。50分满,43分合格,我正正好好错了7个,虽然说班里就我一个合格的,但是看着她越来越阴沉的脸,心想,完了七十下,我不得被打残了啊,明天还有一上午的摸底考试啊。(国际部周六上午是要上学的,而明天是开始托福课的课前摸底考试)还是放学,我去办公室找她,酝酿着和她说什么。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打我的意思,说“明天有考试是吧,这个比较重要,是对开学以来所学的抽查,也是想看看大家的水平,开托福课。我不希望你因为今天的打明天无法正常发挥,这次的成绩是要算GPA的。这样吧,给你一个选择,今天我不打你,回去把错的词每个抄十遍,七十下先欠着。明天的考试四科每科30分,听力阅读口语写作每过一个28,我给你减20下,若是没到加十下,明天下午再和你算账,同意不?”我急忙点头答应,还是她对我好,还会考虑我的情况,满心的欢喜,但是我默默地算了一下,阅读听力达到28还是有可能,口语和写作就有些费劲了,但是这样能减20下呢,好吧,听天由命啦,祈祷明天超常发挥吧。晚上回到寝室,写完了罚写,认真地把所有词组背完,准备了几个写作的例子,十一点了,睡觉,希望明天有个好精神。

第二天,考试不是特别难,阅读听力感觉还好,写作只用上了一个例子,口语有点不太好,四个小时考下来,肚子早就咕咕叫了,考虑了一下,想到一会儿惨痛的屁股,我决定和同学先去好好吃一顿饭。一点的时候,按照约定,我准时来到办公室,其他老师还没有下班,人还很多,她看我进来,找出我各科刚批过的卷子和口语的评价,阅读29,听力28,写作26,口语24,对于我自己还好的成绩,至少过百了,然而和昨天的约定相比,还是差了一些。50下,我为我的屁股默哀。她示意我跟她走,也好,我真的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挨打。。。。。。周六,学校没有人,跟着她走向国际部的楼,胆战心惊,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谁都没有说话。她找了一个带走廊的空屋子,从讲桌旁拿出一根教鞭,把我拉到最后面在桌子旁,说“老规矩,今天50下,对吧。”没办法,脱裤子吧。“这50下你不用报数了,可以哭可以叫,如果你不怕把别的没走的人引来的话。”她伸手按了按上次挨打后留下的一点点印记,说了句我要开始了。五下连着打下来,五道平行的红痕慢慢肿起教鞭的威力远大于尺子,我又开始咬嘴唇,忍着不出声,是啊,我有什么资格讨饶。有是连着五下,我疼得直哼哼。她看出我的异样,怒斥道,“别咬嘴唇!”接着又是大力的两下。嘶的一声,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伸手去摸,不敢,想躲更不敢。到了30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左躲右躲,教鞭像长了眼睛,每次都打在臀峰,疼得我眼泪直流。40下时,我实在挺不住了,低声抽泣哀求“能不能歇一会儿”她放下教鞭,帮我揉揉,说“两分钟,自己缓一下。”转过头去不再看我。两分钟后,她最后的十下都打在了臀腿交界的地方,疼得我差点从桌子上滚下去。

结束了,我趴在那大口的喘着气,抽噎着哭。她从刚刚带来的包里找出药,替我涂上,我从桌上爬起来,跪在她所坐的旁边的椅子上,搂着她的脖子,把头埋在她肩上。她叹了口气,环过我的腰,抱着我给我揉着屁股,要把肿块揉开,好疼,眼泪直流,好久没有如此哭过了吧,心中默默的想,自己最衰的时候她都看到了。屋子里静的只能听到我的抽泣声,哭了能有半个小时,渐渐平静下来,我不愿起来,赖在她的怀里,嗅着她的味道。她看我不再出声,拍拍我,说“小朋友,起来吧,结束了。乖,别哭了,我衣服领子都让你哭湿了呢。”她摸摸我的头,帮我提上裤子。见我还是趴在她的身上不动弹,问“怎么啦?”我鼓足勇气说,“Judy,你可以做我姐姐么?”她笑着说,“别了,小朋友,做我妹妹可是很辛苦的哦,你还是做我的学生吧。”我急忙说“我可以的,求你了。”满是撒娇的意味。她摸摸我的后背,说“其实,我早就把你看成我妹妹了,你和当年的我真的好像,要不然我为什么要管你?既然你提出来了,那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哦,想要达到我的要求可不容易,这段时间都玩散了吧,你以为出国就会轻松?恰恰相反啊,考个好学校哪有那么容易。乖,起来吧,我们进行下一项任务。”原来她是喜欢我的哦,姐姐,真好。听到还有任务,吓得我一惊,哀求地叫着她“姐姐……”她笑了“看把你吓得,不打了,昨天的词组错的挺多啊,今天给你补测一下,如果现在都对了,就算是第十个满分,我就送给你照片,怎么样?”这可难不倒我,昨天晚上可是猛背过,小心的写完,检查了一遍没有错误才交给她。她批完,很满意的说,“不错,昨天晚上背过了吧。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努力勤奋,加油吧,希望你今后也不要让我失望。照片我晚上回家发给你,记得去查邮件吧。”她忽然又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补课?托福也有补吧?”“是啊,才上了一节写作。” “这样吧,你阅读听力别补了,我给你补,学校的进度确实太慢了,以后周六下午留下来吧。这周末先不给你留额外的作业了,批准你好好养伤。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们去了学校对面的星巴克,还是那张桌子,她点的还是美式Grande,给我选了不带咖啡因的红茶拿铁,这个喝完不会胃疼的。当然,下午是她坐着,我站着(这算是变相罚站么),靠在窗边,和姐姐聊理想。西斜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静谧而又美好。愿时间定格在此处,愿我们永远不分离。

晚上,我收到了期待已久的照片,是姐姐在剑桥标志性的古堡前的照片,高冷范十足,下面写着“Carpe diem. Seize the day. Make your life extraordinary.”这应该是她对我的期望吧。活在当下,抓住每一天。

三

经过这次事件的洗礼,我和她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我喜欢帮她齐作业,天天跑办公室,喜欢帮她中午批卷子,坐在她身边。我有时候会马虎,单词很少考到满分,50个单词,一般都是48,49,她批完我卷子都会瞪我一眼,或者弹我脑门一下,我总是吐吐舌头,躲她。

那个时候微信还没有流行,我加了她的QQ,把她的空间从头翻到尾,看她读大学时的日志,看她在欧洲各国旅游的照片。有空的时候,我会缠着她给我讲她上学时的故事,听她讲英国绅士的伦敦腔,她熬夜写 paper赶due,还有周末的party,欧洲各国的风土人情。渐渐的,我好希望我自己将来去的也是英国,像她一样进入世界名校,漫步在英国古堡。嗯,读研究生的时候再去吧,我一定要走完她走过的路。

那时,我特别想要她的照片,做手机的桌面,这样每天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她。我去求她,她不同意,我就缠着她,天天磨她。她说“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你如果有十次单词满分,我就给你一张照片,怎么样?”“好啊!”我当时很不过脑子的答应了,丝毫没有想到自己马虎的毛病,丝毫没想到即将到来的惩罚。“没有满分可是要有惩罚的哦!”她一脸阴险的笑。我忽然觉得我可能上当了。。。

也许是在照片的动力下,前三天的单词竟然都是满分。看着我拿着单词卷子在她面前得瑟,她只是笑笑,什么也不说。好景不长,第四天的单词,我错了一个。一个中午,我帮她批完卷子,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第一节她的课后淡淡的说了句,放学过来找我。一个下午,我都一直在想她究竟会怎么罚我。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晚上放学,我蹭到她的办公室,站在一边不敢过去。她处理完手上的工作,转过来,说“愿赌服输,过来准备一下吧,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怎么做。该打的逃也逃不过去,我早就想治一治你马虎这毛病了,看你以后背单词人不认真。错一个单词,十下,过来!”她收起了笑脸,严肃起来。我低着头慢慢地走过去,刚想趴在桌子上,她扶住我,说“把裤子脱了,到膝盖。”“能不能,别脱”我低声求着她。“少废话,规矩你又不是不懂!”看着她冷酷的表情,我尴尬地脱了裤子,腿碰到桌子不由得颤栗了一下,趴在桌子上,凉凉的,硌得生疼,极不舒服。她抽出了那把钢尺,点了点我的屁股说“自己报数,不报不算。”啊?还要报数!我感觉到我的脸一定是红了,热热的感觉和冰凉的屁股形成鲜明对比。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一下打下来,“啪”的一声把我拉回了现实,“一…”由于没有准备,我疼得这一声都变了调。我这才意识到她第一次打我时真的没用力。也许她这次是真生气了吧,或者是想治我马虎的坏习惯,连着八下打下来,没有停顿,一下比一下用力。屁股肯定是肿了,胀胀的疼,还剩两下,她停顿了一下,我刚想伸手摸一摸,她在后面冷冷地开口,“摸一下,加五下。”吓的我立马缩回了手。然而,她轻轻帮我揉了两下,说“最后两下,会重,忍着点。”说话间,重重的打了下来,她一定是用了十分的力气,疼得我几乎失去了知觉,啊的一声叫出了,忍住眼泪不要流下。十下打完了,我觉得比上次的二十下要疼好多。她放下尺子问我,“regardless怎么拼?”“r-e-g-a-r-d-l-e-s-s"我有一些抽噎的说。她一边给我喷着药,一边揉着,说“这回记住了?看来不打不好使啊!要知道拼写很重要啊,托福写作,赛达写作,那个不是看你写作水平,用词准确?拼写只是基础啊,基础不牢怎么提能力?小样儿,这两天背的好还跟我得瑟,这下好了吧,挨打你就舒服了?”揉的时候也好疼,拱来拱去,她放轻力道,尽量让我舒服些。过了近十分钟,她把我扶起来,帮我提好裤子,说“走吧,带你去吃饭,别的老师马上就回来了,我们大班长可不想丢脸吧!”她顺手擦了擦我微湿的眼角.“乖,走吧,过去了就不要想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牵着她的手,感觉如此温暖。她带我去了三楼教工食堂,我们两个人,四样菜,本来不想吃饭的我也被逼着吃下去好多。。。晚上萧大人赦免了我的晚自习,送我回了寝室。

四

似乎是被打过之后小心了很多,每天单词会背好几遍,甚至是改掉之前只看不写的习惯,每天尽力做到最好。可是就在我攒了九张满分单词卷时,高考3500词考完了,而她发了一大篇的词组,有两百个吧,告诉大家明天考,还是抽50个。 不巧的是,那天的作业很多,所以词组背的并不好,好多级混的。第二天的抽查,惨了。50分满,43分合格,我正正好好错了7个,虽然说班里就我一个合格的,但是看着她越来越阴沉的脸,心想,完了七十下,我不得被打残了啊,明天还有一上午的摸底考试啊。(国际部周六上午是要上学的,而明天是开始托福课的课前摸底考试)还是放学,我去办公室找她,酝酿着和她说什么。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打我的意思,说“明天有考试是吧,这个比较重要,是对开学以来所学的抽查,也是想看看大家的水平,开托福课。我不希望你因为今天的打明天无法正常发挥,这次的成绩是要算GPA的。这样吧,给你一个选择,今天我不打你,回去把错的词每个抄十遍,七十下先欠着。明天的考试四科每科30分,听力阅读口语写作每过一个28,我给你减20下,若是没到加十下,明天下午再和你算账,同意不?”我急忙点头答应,还是她对我好,还会考虑我的情况,满心的欢喜,但是我默默地算了一下,阅读听力达到28还是有可能,口语和写作就有些费劲了,但是这样能减20下呢,好吧,听天由命啦,祈祷明天超常发挥吧。晚上回到寝室,写完了罚写,认真地把所有词组背完,准备了几个写作的例子,十一点了,睡觉,希望明天有个好精神。

第二天,考试不是特别难,阅读听力感觉还好,写作只用上了一个例子,口语有点不太好,四个小时考下来,肚子早就咕咕叫了,考虑了一下,想到一会儿惨痛的屁股,我决定和同学先去好好吃一顿饭。一点的时候,按照约定,我准时来到办公室,其他老师还没有下班,人还很多,她看我进来,找出我各科刚批过的卷子和口语的评价,阅读29,听力28,写作26,口语24,对于我自己还好的成绩,至少过百了,然而和昨天的约定相比,还是差了一些。50下,我为我的屁股默哀。她示意我跟她走,也好,我真的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挨打。。。。。。周六,学校没有人,跟着她走向国际部的楼,胆战心惊,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谁都没有说话。她找了一个带走廊的空屋子,从讲桌旁拿出一根教鞭,把我拉到最后面在桌子旁,说“老规矩,今天50下,对吧。”没办法,脱裤子吧。“这50下你不用报数了,可以哭可以叫,如果你不怕把别的没走的人引来的话。”她伸手按了按上次挨打后留下的一点点印记,说了句我要开始了。五下连着打下来,五道平行的红痕慢慢肿起教鞭的威力远大于尺子,我又开始咬嘴唇,忍着不出声,是啊,我有什么资格讨饶。有是连着五下,我疼得直哼哼。她看出我的异样,怒斥道,“别咬嘴唇!”接着又是大力的两下。嘶的一声,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伸手去摸,不敢,想躲更不敢。到了30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左躲右躲,教鞭像长了眼睛,每次都打在臀峰,疼得我眼泪直流。40下时,我实在挺不住了,低声抽泣哀求“能不能歇一会儿”她放下教鞭,帮我揉揉,说“两分钟,自己缓一下。”转过头去不再看我。两分钟后,她最后的十下都打在了臀腿交界的地方,疼得我差点从桌子上滚下去。

结束了,我趴在那大口的喘着气,抽噎着哭。她从刚刚带来的包里找出药,替我涂上,我从桌上爬起来,跪在她所坐的旁边的椅子上,搂着她的脖子,把头埋在她肩上。她叹了口气,环过我的腰,抱着我给我揉着屁股,要把肿块揉开,好疼,眼泪直流,好久没有如此哭过了吧,心中默默的想,自己最衰的时候她都看到了。屋子里静的只能听到我的抽泣声,哭了能有半个小时,渐渐平静下来,我不愿起来,赖在她的怀里,嗅着她的味道。她看我不再出声,拍拍我,说“小朋友,起来吧,结束了。乖,别哭了,我衣服领子都让你哭湿了呢。”她摸摸我的头,帮我提上裤子。见我还是趴在她的身上不动弹,问“怎么啦?”我鼓足勇气说,“Judy,你可以做我姐姐么?”她笑着说,“别了,小朋友,做我妹妹可是很辛苦的哦,你还是做我的学生吧。”我急忙说“我可以的,求你了。”满是撒娇的意味。她摸摸我的后背,说“其实,我早就把你看成我妹妹了,你和当年的我真的好像,要不然我为什么要管你?既然你提出来了,那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哦,想要达到我的要求可不容易,这段时间都玩散了吧,你以为出国就会轻松?恰恰相反啊,考个好学校哪有那么容易。乖,起来吧,我们进行下一项任务。”原来她是喜欢我的哦,姐姐,真好。听到还有任务,吓得我一惊,哀求地叫着她“姐姐……”她笑了“看把你吓得,不打了,昨天的词组错的挺多啊,今天给你补测一下,如果现在都对了,就算是第十个满分,我就送给你照片,怎么样?”这可难不倒我,昨天晚上可是猛背过,小心的写完,检查了一遍没有错误才交给她。她批完,很满意的说,“不错,昨天晚上背过了吧。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努力勤奋,加油吧,希望你今后也不要让我失望。照片我晚上回家发给你,记得去查邮件吧。”她忽然又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补课?托福也有补吧?”“是啊,才上了一节写作。” “这样吧,你阅读听力别补了,我给你补,学校的进度确实太慢了,以后周六下午留下来吧。这周末先不给你留额外的作业了,批准你好好养伤。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们去了学校对面的星巴克,还是那张桌子,她点的还是美式Grande,给我选了不带咖啡因的红茶拿铁,这个喝完不会胃疼的。当然,下午是她坐着,我站着(这算是变相罚站么),靠在窗边,和姐姐聊理想。西斜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静谧而又美好。愿时间定格在此处,愿我们永远不分离。

晚上,我收到了期待已久的照片,是姐姐在剑桥标志性的古堡前的照片,高冷范十足,下面写着“Carpe diem. Seize the day. Make your life extraordinary.”这应该是她对我的期望吧。活在当下,抓住每一天。

抱歉啊,手滑,发了两遍

萧潇视角:

开学第一天,在走廊里,又一次碰到了那个女孩,看到她慌张疾跑地样子,有些好笑。也是,谁想第一天就迟到,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看着她跑进教室,咦,这不是我班么,她还真是我的学生啊!正想着,走进了教室,看到她,也看到她诧异的眼神。接着,自我介绍,我只想让这帮小毛孩们知道我并不是那么好欺负而已,没想到说出学历,地下一片崇拜的眼神,小小地满足了一下呢。还有一件事就是安排班委,我让苏一寒当班长,接过,苏一寒就是那个女孩!看她还是有些迷糊的状态就想逗逗她,又让她选课代表,她选了我,嗯,还挺有缘,也挺上道的。课间她来找我看座位表,排的很好,看样子初中也是班长之类的吧,有经验。顺便问问她迟到的原因,她说胃疼因为喝咖啡,我有一点点生气,掐了她,她皱皱眉,我想要是用圈里的方法收拾她,她的哭成啥样。要上课了,给她了面包牛奶还有药,看着她灿烂的笑容,也很满足,有一丝把她当成妹妹。

开学一个月,她的确很聪明,很勤奋,有时候会有小马虎。这天中午批单词,抬头望见她在下面弄着什么,走过去抽走她的手机,不经意间扫到了页面,竟然是家园的贴吧,心里怪怪的感觉。看着她胆怯的跟我出来,很不专业的趴在我面前,我忽然意识到,她竟然是第一次挨打。呵呵,这孩子。二十下,真的不多,我不是什么严主,罚的时候该严就严,之后安慰一定要做好。这孩子还挺有忍耐力,竟然没哭,看她尴尬的样子,就放过她,不逗了。帮她揉揉屁股,放她回去。晚上去宿舍看她,一猜她就没有经验去上药,帮她处理好,她已经睡着了,搂着我的腰,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看着她有一丝心疼。帮她盖好被子,留下药,离开。

渐渐的,和她混熟了,这孩子还是挺可爱的,只有在我身边时,才放下坚强冷漠的伪装,还挺缠人的,赖在我身边。她想要我照片,我不答应,她接着求,最后达成协议,10张满分单词,一张照片。这样还能管管她马虎的毛病,果不其然,她犯到我手里,这次我没留情,脱裤子打了她。打过一次,就老实了许多,结果,最后一天的词组卷子,错了好多。不怪她,这个要拿满分确实很难,但又不是不能,看她愧疚的样子,心软了。想到明天的摸底考试,想用成绩给她减数量。最后一共50下,打得她哭个不停。结束后,她抱着我,哭湿了我整个肩膀。她提出要做我妹妹,我有些惊讶,开玩笑的说,会辛苦的哦,还是别了。瞬间感觉到她身体突然僵硬了,把我抱紧了很多,诶,真是敏感的孩子。当然了答应了她的要求,反正早就把她当妹妹了嘛。

祝大家新年快乐!赠送萧潇视角哦

五

下一周的任务一下子就大了起来,听力练习,我才知道真正的考试有如此之难。听抄,现在练的老托内容,四分钟左右的音频,我要听抄一个小时,批改后满篇的红色。每天多练两篇,要听死了的节奏,原来的看小说的时间都没有了。。。还有阅读练习,她扔给我一本The Kite Runner,每周看一章,我觉得我完全就是在查字典,读的好懵。最苦逼的是单词,那本被咖啡泡过的红宝书再次登场,每天一课,再加上学校日常的那些作业和单词,完完全全没有了休息时间。但是和初三那时相比,似乎没有那么累。

东北的冬天很冷,宿舍暖气不热,再加上熬夜,我华丽丽的感冒了。周六下午没精打采地听姐姐讲听力笔记要点,一个劲地打喷嚏。姐姐停下来问我,“小寒,你是不是感冒了?宿舍会冷吧!”我点点头,抱怨着暖气不热,作业太多,熬夜弄得抵抗力都下降了。姐姐翻了翻我衣服领子说,“大冬天你就穿一件衬衫,一个运动服外套,这不就是找病!想挨打直说啊!”我连忙哀求,“人家都生病了嘛,干嘛还要罚人家” “那好啊,一会儿去宿舍收拾东西,跟我住吧,我也是一个人,顺便还能照顾你。走吧,看你这样是学不下去了,我们明天接着讲。不顾我的反对,姐姐把我寝室里为数不多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以及我打包塞进了车里,带回了她家。

姐姐家不是很大,八十多平米的房子,两室一厅,据说是她父母送给她的工作礼物。我被安排进了客房,房间很温馨,淡黄色的壁纸,天蓝色的床铺,感觉好温暖。只少不像我自己的家,在城边郊区,环境倒是好,就是离学校太远。父母忙工作出差,只有自己一个人,冰凉的感觉。姐姐帮我放好衣服,皱着眉说,“你也不从家带一件毛衣到学校,多冷啊,就这几件衬衫,等有时间再带你去买吧。先穿我的吧,这是我以前买大了的一件,你穿应该正好。(因为我比姐姐高5厘米,和她一样瘦)药给你找好了,在餐厅桌上,去把那杯热水都喝了”我乖乖的听着她的安排。

就这样,我在姐姐家住了下来,在她的约束下,生活更加规律。有时早上赖床,就被姐姐拍屁股拍起来;单词背的不好的时候,也会挨打,只不过轻了好多;周日空闲的时候,姐姐会给我编好看的辫子,然后,我俩各种自拍。我认识了姐姐的男友,我叫他航哥;和他俩一起逛商场,当亮亮的电灯泡;我坚持要和姐姐买同款或同系列的衣服,衬衫,卫衣,运动服,说是情侣装,弄得航哥一脸黑线。我喜欢吃姐姐做的饭,不愧是出国磨练过,超级好吃,话说我都吃胖了。在姐姐的棍棒教导下,听力和阅读提升很快,现在做听抄,半个小时就可以听完,而且也没什么错误。阅读呢,看得懂的部分越来越多,也被故事所吸引,欲罢不能。看着我的变化,姐姐也很开心。

快要期末了,姐姐越来越忙,在学校里找她约VIP的学生越来越多,有时晚上还会加班。姐姐其实很亲民,大家都喜欢她,每天下课时一堆人围着她,我都插不上话,很不爽。以前晚上通常是带我姐姐开车回家,而现在姐姐加班给学生补课,都不再理我,让我自己去吃晚饭,去学习。我心疼她,帮她打好饭,她也是草草吃几口,继续工作。那些学生找她讲的题很简单,课上都讲过好几遍,我看着都不耐烦,她还很有耐心地再讲。那天晚上,姐姐又放了我的鸽子,我忍不住终于爆发了,我和她吵,和她闹,说她不理我了,不喜欢我,说那些学生那么笨,你为什么还要一遍又一遍的讲!她开始还有耐心的解释,安慰我,后来我越说越过分,她越来越严肃,“苏一寒,找打你就直说!好,你不就想我管你么!走!你跟我回家!”说完拖着我快速往外走,把我甩进了车里,一脸的愤怒。我也很不爽,她叫的是我全名,她凭什么因为别人说我!我又没错!完全意识不到后果的严重性。到了家,她把我扔在床上,亲自扒下我的裤子,找了条皮带就抽。一下又一下,贯穿了整个屁股,毫无章法的责打昭示着她的愤怒。她说“怎么就只许给你讲题就不许给别人讲?怎么就你聪明,别人都傻?我顾你顾的还不够吗,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期末考试,谁不重视?我是全班的老师,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家教!”皮带如狂风暴雨的打下来,我不服,我拱着躲着,死不认错。姐姐生气了,说“再躲就把你绑起来”说话间力气有打了许多。接连三十多下,屁股惨疼。一道一道的檩子,青紫一片。我哭着叫着,就是不道歉,又是二十多下,终于熬不住了,求饶。姐姐看到我屁股的惨状,似乎是有些心疼,顿了顿,说,“最后十下,报数”此时的屁股都肿了一指高,轻轻一碰都会疼,更别提剩下的十下。第一下,还是如此狠,我哭着说“一”,抽泣不止。姐姐应该是心疼了,好久都没有动静,让我缓着。后来的九下都很轻,但我还是忍受不了,每一下都要缓好久。终于结束了,我抱着枕头使劲哭。姐姐叹了口气,拿来毛巾冷敷,又给我擦汗,擦脸。我躲她,她只是把我抱紧,拍着我后背。她帮我换了睡衣,找药帮我揉屁股。真的太疼了,我使劲摇头,她说,“那就再打一遍好啦”好吧,我妥协了。她轻声地跟我讲了一堆大道理,安慰我。好吧,我承认我很快就原谅了她。那天晚上,她陪着我睡觉,压着我的腿,防止我睡觉压到伤口。

第二天上学,屁股还是肿的,她说,“今天站着上课吧,我帮你跟其他老师说一下”又是变相罚站,她拍了拍一脸哀怨的我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