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公主 || 1.4万字

拉姆西斯二世时期,埃及农业,手工业达到空前发达的境地,做为埃及历史上最伟大的法老王,他拥有近200个妻妾,生出了100个孩子,历史真实考证是12个孩子比他早死,在位时间66年,他其中的一个儿子拉姆西斯三世(13子)。
星宫里卡馨的13个女仆跪俯在地,她们周围包围着卫兵,在13王子女儿前卡馨寝宫中央,那苏普王子正妃(卡馨的生母)质问道:“你们的公主去哪里了?你们欺骗我多次,帮助公主私自出宫,今天晚上的神嗣会我导致无法向法老交代,快说她去了哪里,否则你们都活不成!”
卡馨,法老13子的第4女,聪明伶俐,且人十分漂亮,对于这个女儿,拉姆西斯3世曾经是疼爱有佳,在父亲的妻妾里也难得有人的容貌能和卡馨一比,虽然只是一个15女孩,却已经能让人感到振奋,和血脉喷张的气质,拉姆西斯2世对于55岁得到的这么一个小孙女,当为掌上明珠,甚至溺爱超过很多自己生王子和公主,卡馨的聪慧超呼凡人,正是这一点,拉姆西斯3世今天的神嗣会如此重要的场合,特别在意卡馨是否出席,还准备赠她生日礼物,卡馨生日也正好于神嗣会同天。但当发现自己最溺爱的孙女不在场,法老王生气的质问了那苏普,说她不会管教孩子,弄的法老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准备为卡馨庆祝生日的节目也停止。
那苏普气愤的又问到:“你们交代公主现在的下落,我会从轻处罚你们,否则宫里对待侍女的规矩你们是否想尝试一下在将你们处死?”
女官,女仆们平时多受卡馨的宠爱,帮她私自逃出宫,帮她搪塞王子妃,帮她应付守卫这些都家常便饭。都一个个不吭声的跪俯在地,也不敢做叛徒,毕竟就算说了以后仍然要天天伺候这个宝贝公主,两头都不敢得罪。
“修普,把这些人全部绑起来,拿13个藤鞭过来。”那苏普王子妃命令她随身女官。女官打了个手势,边上的20多个卫兵迅速把13个女官,女仆双手绑吊起来。
“每人50藤鞭!”王子妃气愤于这些人不在乎她的话,气愤于她被法老责备,被丈夫斥责,更气愤这个不听话的女儿。
宫女们双手被吊,双脚被绑,她们被卫兵退去短裙,露出私处和臀部(以前没内裤)。有些卫兵看得发憷,13个女官,女仆,个个身材动人,等下就呀遭受鞭子的折磨,更为她们而心疼。
宫女们有的惊恐,有的无奈,有的哭丧着脸害怕挨打,有的小生嘀咕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们个个脸颊发红,面队这么多人,下身全部空空,但这又是她们无发控制的,实话说来她们也不知道公主的具体行踪,只是只到在孟菲斯的集市或者酒馆里或者还是别的地方?
“啪,啪,啪…”大概打了那么7,8鞭子,宫女们个个叫苦连天,卫兵们出手也算留有情面了,但是仍然每一鞭能造成一个屁股上出现一条血痕。宫女们有的扭动身体打叫,有的身体拼命向前想躲避,有的不停乱摆。屁股上剧烈的疼痛让他们感觉头昏眼花。“啪,啪,啪…”大概20鞭子下去了!
“啊!”一宫女叫喊着“求您饶了我,啊!我只知道公主在孟菲斯的集市上玩耍,今天神嗣会,集市上有庆祝和祭祀,她可能去那里了,我其他的不知道了,求您饶了我们吧。”
“停!”王子妃命令到。
“你们刚才为什么不说,刚刚20多鞭子一半都不到就受不了?”修普冷笑道,接气又说:“殿下,我看她们这样是装腔作势,就算说了也应该继续处罚,而且说的根本可能就是公主犯错九牛一毛,这些人纵容公主犯错,还隐瞒避讳,应该重罚!”
宫女女都恐怖的看着前面的王子妃,刚刚20多鞭,已经让她们的屁股变的象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鞭痕,在继续下去非得被打死,这藤鞭是对付宫女的一种刑具,由牛筋和藤条捆绑在一起并且经过打磨十分光滑,每一鞭都能疼之如骨,他们也曾经亲眼看到有宫女死于这样的刑具之下。
“你们不把知道的全部说出之前,想想自己的屁股!”王子妃更气愤的喝到,气愤今天的情形让她如此难堪。“继续!”
“啪!”“啊!”“救命啊!”“饶了我们吧!啊!我们真的不知道了!”宫女们的屁股顿时不停抽动,她们能半回头看到卫兵即将到来的下一鞭,感觉恐惧和无法逃避恐惧,感觉痛苦和无法逃避痛苦,鞭子如肉,每鞭走后留下那抽动屁股上的血痕。”
卡馨这时穿着宫女的衣服,偷偷溜进了自己寝宫的门口,她心中兴奋未消,还在回味着夜晚的畅快,在集会上各种有意思的事情,甚至还让人亲吻了她那美貌的脸(埃及古代王室成员只能把脚给平民亲吻)。当她在回味之际,听到房子里传来一阵阵叫声,伴随着什么物体击打的声响,她知道了,无奈,硬着头皮进去了。
卡馨回到自己的家为眼前的情景所惊呆了,13个宫女被吊着,赤裸着下身,屁股上满是鞭痕,很多卫兵在抽打她们,她们在抽搐,她们全身满是汗水,个个喘着粗气,她又看到自己的母亲坐在前中央,卡馨恐惧的用手碰了碰自己的屁股,在看看她们,她喊了声:“母亲大人,我…”
“公主回来了,公主您去哪里了,殿下很是担心你的安危,您不应该私自出去呀!”修普着个老女官带着可怕的笑容往公主跟前走。
王子妃审视着自己的宝贝,微卷过肩的黑色长发,大眼浓眉,黑眼珠边上全是眼泪,小小的鼻子不停的抽唆,樱桃小嘴有点抖动,脸上有些尘土,身着白色棉布短衫,腰上的短分叉裙子,光着小脚战战兢兢的战立着。“卡馨你的红宝金项圈呢?”王子妃看着孩子但是仍然十分气愤的问到。
“在枕头下,还有手环脚环,出去不敢随便带那些东西。”卡馨回答有些吞吞吐吐,两脚并拢着站着,头低着,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屁股又边哭边说了句:“母亲,您放了她们吧,跟她们没关系!是我自己非要出去的!”
“住口,没她们你能出去?”王子妃用手重力拍打了一下椅子的扶手,“你穿谁的衣服出去的?你去哪里了?你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不知道今天你祖父要为你庆祝生日,问我你在哪里,他没见你训斥了我,你父亲和我在法老面前跪了半天,你祖父说我缺乏对你管教,我今天倒是非要好好管教管教你了!”
修普伪善的跑到卡馨跟前,低头说:“殿下,您出门也该挑个时间,您把你的红宝金项圈随便的放在枕头下可不是很妥当,那是陛下的珍爱,给了您您应该好好爱护,如果给人偷了可能我们这些宫女都别想活了,您也不应该出门,今天法老很生气。”
“你给我滚开,你这个邪恶的女人,谁不知道你专门制造些刑法和刑具欺负宫女,你欺上瞒下的,没你母亲上次能打我吗?我宫殿的人你敢耍什么心眼我要你的命!”卡馨一个耳光打了修普!
“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修普是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人,小时候看着你长大的,你自己犯错还把气撒到别人身上,你可知道你这样出去多危险,14王子跟你父亲斗的如此厉害,如果有什么意外别说你,我们在法老面前不要活了,你给我跪下!”王子妃站起身子对着卡馨一句怒斥!
卡馨跪下了,眼睛里满是泪水,看看她周遭的侍女们,大腿上的屁股没一块好肉,她恳求着她母亲说着:“母亲,求求你放了她们吧,这是我的错,跟她们没关系,您要打打我吧!”
“别以为我不打你,我今天不可能饶你,这些人先吊着,我倒是看看应该怎么管教你。这些人统统要受罚,就是你的错。”王子妃起身就走了。
卡馨看着她的“姐妹们”她们都气喘虚虚,汗流浃背,牙齿紧咬,汗水留到屁股上的伤口,又是种剧烈疼痛。
“卫兵,你们退下!”王子妃让卫兵统统退下,留下5个侍女和修普,13个女仆,和她的犯错的宝贝女儿。“修普。”喊了句又对卡馨看了看指了指中央的一个东西。卡馨看到此物却是十分恐惧——笞台,这东西是卡修专门为公主设计,王子妃采用了,长2米的一根木柱,半径在10公分左右,木柱程30度角放置,木柱中央下有另外一个木柱支撑,程三角状木柱并不规则直线,在中央偏上面有一个斜度向上,木柱上都由很厚的棉布包裹,十分柔软,木头上有3个固定点,两是是双手环抱时锁住双手用,一个是固定腰部用,支撑木柱上有两个固定点是固定漆关节,两根木柱下面有一木板,1米宽1米长,上面也有两个固定点是固定双脚。这东西对受刑者也有很好的保护作用,毕竟为公主设计,柔软的外表能防止公主在被打PG的时候扭伤,而且几处固定点充分的控制了力道,使人根本完全不能动弹,30度角让人都倒环抱趴在木柱上,后面的仰角又能使屁股高撅最大限度的占先,这样既能加重痛苦又能防止击打到背部和大腿中部。修普曾经是狱卒女官,折磨人很有一套,设计此类刑具是为了给王子的女儿卡馨专用,是她得意之作!
卡馨被几个母亲的侍女弄上了笞台,不一会工夫就固定好了,对她来讲也不是第一次了,前面有两次,大概是1年前和3个月前,因为自己养猫和当着法老的面顶撞父亲,猫在埃及是地狱的守护者,一般是不吉利的,那两次挨打卡馨记忆忧心,在着台子上光着屁股,一顿板子下来,起码一个月别想坐着,羞死人了,在着上面完全动弹不得,每一板子都能击打到位,说起来打她屁股用的板子也颇有意思,只有大拇指般宽,手臂般长,打PG的时候疼的那是难以形容,可是就是不留一点伤痕,上次养猫如果是别人可能处死了,因为自己是公主,生硬的挨了一百板子,屁股好象都没有了,但是只是红肿却不见血,可能这也算公主的优待了。
卡馨高橛着倒趴在台子上,双手环抱,双退被叉开,固定的一点不疼,但是却丝不能动弹,王子妃示意修普把公主的屁股露出,修普用手撩开卡馨的裙子,由于裙子两边叉开,不用动正面自然轻松的上翻露出了那诱人的臀部,细长的腿让人看来十分怜爱,卡馨害怕和着急的喊着:“妈妈,别,别,我错了我认错。”母亲不予以理会,示意修普开始。修普心里暗笑着,又一次玩弄公主,报了公主打她一耳光的仇。
“一百下一下都不能少,不能轻,开始,今天好好管教管教这个宠坏的孩子!”王子妃生气的喊到。
“啪!”第一下修普就使了全力,板子落在卡馨那娇小而美丽的臀部上,对于打公主这样的人物更甚至是法老宠爱的宝贝,又要疼痛到位又要不伤肌肤,修普这样的老用刑行家也是研究一番的,在她板子下的公主屁股总给人显得没怎么受伤,虽然确实不会留下什么伤痕,但是却能做到十分疼痛,还让她的母亲认为没打到位,仍然要继续的假象,其实卡馨受的疼痛感觉不会比藤鞭低,但是数量上却比藤鞭高很多,这也是修普有心算计公主吧。卡馨感觉好象给烫了一下的屁股顿时开始神经收缩,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啊!”然后回喘了口气。修普的第一下刚离开卡馨的屁股没多久,卡馨感觉到自己在发抖,她等待着第二下板子的降临,这中间可能间隔不超过1秒,但是却好象1年的时间。“啪!”第二下比第一下更重,板子落在了卡馨的臀部中央,卡馨马上大叫一声,开始哭了。“啪,啪,啪…”10下打完,修普显得十分兴奋,能对刚才的耳光复仇,也是格外用力,平日里公主对她的种种刁难在她看来可以好好发泄,那苏普看着自己的女儿也不理睬,她总觉得卡馨是小提大做,屁股还是那样的屁股只是有些略微的泛红。而卡馨却趴着一动也动不得,挣扎是她下意识的反应,可毫无用处,她等待着随时可能到来的极大发生在屁股上的疼痛。“啪,啪,啪,啪,啪!”一连5下重度抽打,屁股上开始出现了几缕红印,卡馨叫着嚷着喊:“妈妈,您饶了我吧,我错了求求您,修普你个恶毒的女人,你,妈妈,求您了我受不了,我不敢了。”面对这样的时候女儿还在这里耀武扬威,王子妃看看了宝贝女儿的屁股,除了几个红印没什么大变化,认为根本没什么惩罚性质,依旧叫修普用力,还气愤的说:“你这样态度?看来你不觉得自己错了,加50板,150板!修普你手下留情干什么,公主根本没什么损伤,这样对她根本没什么触动!”修普听了这话心里嘲笑着这可怜的公主,用力挥打着卡馨的臀部。而卡馨在大概30板子打完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汗水留了一身,倒吸着气,等待下一次的板子,修普好象有意玩弄她,频率有时候快有时候慢,快的时候一连猛打,慢的时候慢慢打,可怜的卡馨都无法准备应付这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屁股上的板子,当放松一会会就突然一板打到了屁股下端。而修普挥动着板子丝毫不会有任何怜悯,50下打完了。修普也是满头大汗,50下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算是消耗特别特别多的体力了,修普也喘着粗气。修普休息了不过几秒钟又连续的“啪,啪,啪。”打在那光着的美丽屁股上,这三下她故意的打在了卡馨屁股中间缝隙中的一个位置,卡馨喊了几声疼,在她表情没有刚才的高傲,乞求着母亲命令的板子停止,想想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的板子等着她,她高喊着救命,屁股上的痛苦让她难以承受,而修普每次的抽打经常是一个地方几次重复,使她基本无法哭出声了,只能顾着怎么忍受和应付这样痛苦!
“停!”那苏普已经没那么生气了,看看女儿的样子,娇小的身躯高撅着臀部,哭的死去活来,态度也没刚才那么顽劣,作为母亲她也很心疼,看着她的宝贝如此狼狈,她平静的问了问:“卡馨,你知道错了吗?下次还会不会?妈妈也不想打你,你实在太玩劣了!”
“呜,呜。”卡馨被打的已经木纳,好一会回过神了,说了句:“母亲,我错了,您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能不能也饶了我的侍女们,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求求您母亲!”卡馨看了看她的侍女们,吊着的她们虽然疼痛,但是却感激公主的救命之恩,如果公主不求情,她们可能会卖去妓院,卖去当奴隶,她们恐怖的望着王子正妃,希望不要有最坏的结果,毕竟在宫中做事是比任何职业都要好很多,她们如果在外面可能会死可能会给奴役,那是她们更害怕的!
“今天打了60下,我饶了你,还有80下欠着,我希望你服从长辈的命令,多为父母和自己的未来着想,如果还有下次,这80下一起算,修普把公主放下来,你们去把这些罪人弄下来,在教坏公主,你们的性命就别在继续了!”王子妃指了一下公主。
修普心里十分不甘,她只打了60下就让公主逃脱了板子,她悔恨自己没加快速度加打力度,但是面对命令也不能不服从,更做出虚假的表现小心的把公主那高撅的姿势扶起,扶上了床,王子妃吩咐了下人叫人拿了药了,给了挨打过的侍女们叫他们等下给公主擦,看看了自己的女儿,光着屁股趴在床上,还在不停的哭着,一身给汗水湿透,可能后悔自己狠心惩罚孩子15岁的宝贝其实也是她的最爱,于是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没说什么,离开了卡馨的寝宫!
卡馨趴在床上,静静的趴着不敢多动和乱动。(未完待续)
奴隶公主2
上集卡馨一宫殿的人全部遭了打,从那部分开始继续。
卡馨趴在床上哭着,虽然她曾经受罚过多次,可是对于她来说仍然是难以忍受。宫女们个个也是忍受着疼痛,先为她们的卡馨更衣,沐浴,上药。卡馨光着身子趴在池子边,刚挨的板子效应还在屁股上有这十分强烈的反应,下不得水,宫女们也是疼的龇牙咧嘴,卡馨也只能趴着洗了。其实只是温热的水宫女们把水只是撩拨在公主臀部,卡馨“啊!啊!”叫唤个不停,只是感觉屁股犹如火烧,(古代人也不懂什么冷敷)卡馨回头也看不到,但是感觉得到似乎肿的很严重。那边几个宫女在互相擦洗,水沾上她们的伤口,疼痛难忍,白色棉布楞是洗出血来。其实都受不了,也没象平日里洗的那么干净那么久,一个个换好衣服,然后为公主穿上衣服带上身饰。扶上了床,卡馨趴着睡觉,而那些宫女也各自回去睡了,可又有谁睡得着。
第二天天亮,王子妃带着些人来到了女儿的宫殿,看着自己的漂亮女儿趴在床上,知道昨天晚上可能惩罚的重了些,不免有过后悔。修普还为昨天失去机会让公主屁股开花的经过而心中不快,于是把发火卡馨的侍女身上,跑过去对个侍女一个耳光,吼到:“公主挨了打,你们这些仆人如何伺候的?是不是个个只顾自己?你们看公主现在还趴着那里,怎么还不还药,沐浴的时候也不为公主洗干净,看着灰头土脸的,你们是不是还想在遭一次打?”修普又面对卡馨,走到床边假意的说:“公主殿下,望您能原谅老妇,这是夫人的命令,让我看看您的伤!”在那苏普正妃不注意之际,翻开卡馨的裙后褂,用力碰了受伤的屁股一下。“啊!”卡馨刚叫,她马上缩回手,显示着惊慌的表情,跪低俯首不停的喊到:“公主对不起,我没注意…”卡馨看着这个可恶的女人,心里别提有多窝火,又看看母亲,想了想“这时候妈妈在身边,我也没什么办法,吃亏就吃亏,我总有天会报仇。”那苏普看着自己的孩子,对着众人说,你们都退下,我有话与你们公主说。卡馨看着自己的母亲,又气又想撒娇,又不知所措,想撒娇但是昨天晚上是母亲命令打的自己,不撒娇实在也是屁股难受,心里更难受。
“妈妈,我好疼!”卡馨哭着,也不敢多说别的。
“孩子,妈妈也不想打你,我也很伤心,但是你有的时候应该要受些教训,要遵守规矩,你私自出去要有什么事要是传到法老耳朵里,我跟你父亲都会给法老惩罚,更多人想加害我和你父亲,还有你,你该懂这些道理。”
“妈妈,你边上的那个修普,打我3次一次比一次狠毒,我疼的死去活来的,你怎么能让这样的人打我?”卡馨很委屈的说着。
那苏普请摸着女儿的屁股,卡馨叫了几声,那苏普问到:“还很疼吗?下次别在犯错,我也不想打你,修普在我16岁生你的时候就跟着我这么多年,她不是你说的坏人,你性格要改改,不能对这样的老这样无法无天,女儿我走了,中午要参加法老的宴请,我回去准备一下,你也要去,应该对你祖父道歉。”那苏普说着起身。
卡馨吃惊的撅着小嘴说:“我怎么去啊,我坐都坐不了,我真可怜,受这样的折磨!”
那苏普有些后悔,但是看着女儿的态度和最后一句话又有些生气,训斥了几句,吩咐了卡馨宫殿里卫兵们等下抬公主去参加法老的宴会后离开了。
侍女们待到快中午时分,为卡馨穿上正装:头上戴法老赐的黄金红宝石头圈,黄金红宝石耳环,颈部戴着传世之宝,身着薄沙半袖衫,套上人字棉裙,裙边绣着宝石,手环脚环皆为黄金铃铛,右大腿中侧围着金漆双环。展现的美丽真是惊世骇俗,而卡馨叮叮当当的被人扶上了一张小床,床下4木直出,8人抬上,后卫兵和侍女数人,径直走去法老正宫!
到了宴会地点,以美丽著称的13王子之女卡馨出现,让人惊奇的是卡馨只是趴在行床上,其他的王族看得发笑,都明白了卡馨屁股肯定挨过一顿好打。而卡馨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受伤的屁股,又羞又气的阵阵脸红,眼睛里泛水。
拉姆西斯二世,这位曾经只是埃及将军并非皇家血统的埃及最伟大的国王出现,头戴黄金面具,身批黄金胸衣,手拿金蛇杖,55岁的他虽显得出衰老的肌肤和容貌,却仍有20多岁的气质,坐在他面前能让人感觉气魄压制。法老审视了一下在场的人,看到卡馨,直呼她:“我可爱的卡馨,昨天夜里准备也给你庆祝生日,可惜你不在,去哪里了,来坐我边上。”
卡馨有点略显蹒跚的走到法老身边,在边上的椅子坐下,刚坐下就无法控制的叫了声,条件反射的弹了起来,用手捂着屁股,在看看众人都用嘲笑的眼神望着她,在法老边上也不能做什么别的,硬着头皮在次坐了下去,只是可怜那美丽的屁股,如刀割一般,疼的卡馨说不出话来。
法老见状明白了些许,没说什么抚摩着她的头,宣布开始用餐。卡馨面前真是山珍海味,可她一个都吃不进,只能应付着坐在凳子上的疼痛,每次挪动身体,屁股的疼都会加剧,有时候没控制住小叫一身,边上的人听到暗暗发笑,而13王子和那苏普也看着自己女儿心疼。13王子小声对着自己的妻子说到:“我叫你教训她没叫你这么打,你看看她都给你打成什么样了,你怎么都不知道心疼?”那苏普只是委屈,想着可能自己是太狠心。
宴会完毕,法老对卡馨亲吻了一下额头,然后叫着自己的儿子,和那苏普去见他。单独的四个人,法老撩起卡馨的裙子,看着被她母亲打完后红肿的屁股,气愤的训斥着自己的儿媳妇,又一会训斥自己的儿子,最后对卡馨说,你也是该打,私自出门,如果有意外怎么办,下次私自出门我看到了你母亲打你我也不会去心疼。如果要出门要经过我的允许,我会派卫兵保护你一起去。”
卡馨撒娇的对着自己的祖父应着回答:“法老,我下次不会了,谢谢法老。”
法老叫人拿了最好的草药给卡馨,然后又一次亲吻了她的额头,让她们退下了。
于此同时 14王子的宫殿里,卡馨的叔叔–悍末拉,正在会见修普。
悍末拉坐在宫殿中央,赤裸着上身,身材魁梧,他周遍4个女子露乳穿着长裙,从颈部,背部,腿部抚摩着他,他唤下了周遭的卫兵和侍女。修普正对着他俯首作揖道:“殿下,太阳之神照耀着您,您有何吩咐?”
“今天我在宴会上发现卡馨挨打了,得知原因是她偷偷出去,他父亲仰仗着这样的女儿在法老面前抢走我多少权利?修普你应该知道我对你和你家人的恩惠,我希望下次在卡馨出去的时候我能了解她的行踪。我的意思你明白?”
“殿下,修普感恩于您,我也不喜欢卡馨,她美丽的让人恨…”修普说着。
“我要她死在外面!”捍末拉小声说到。
“殿下,您的秘密宫殿,你何必不把卡馨弄进去折磨她?杀了她反倒便宜了她,卡馨丢失法老定会迁怒于12王子,到时候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她的下落,到时候我还想从那苏普那里过来服侍您!”
捍末拉控制着埃及20%的军队,主要是对古巴比伦(伊拉克)古希腊的几个边境城绑的征战,13王子则为“达西尔”(国王以下的第二个军政控制中枢,类似我国古代的宰相地位。)捍末拉被卡馨的父亲打压势力,十分憎恨卡馨一家人。捍末拉每每征讨胜利,从各各国家收集大量的女奴隶,她们的特点都年轻加美貌,有很人有白人还有很多埃及内部的奴隶市场的女奴隶,他的秘密宫殿里生活了近千个女奴隶,有的被他训练成杀手,有的被他训练成交际花,更多的是被他玩弄的玩物。
他们之间又攀谈了一阵子,后结束了会面,修普为防止别人怀疑,快速的回了王子妃和王子身边,捍末拉则早早的进入自己的地下刑房,观看他每天例行的“节目”。
在孟菲斯宫殿的地下行房自然从规模和气势上不能跟捍末拉在亚历山大的宫殿相比,毕竟那里是他的天下,但是却依然让人觉得阴森恐怖,环形楼梯,潮湿的石墙上放置着火把,这里下3层几乎密不透风,完全与世隔绝,终年没一丝阳光,除了捍末拉和他授权的人,几乎没人能从这样的重兵把手之地通过。
捍末拉来到地下刑房大厅,周遭卫兵面前,有10个女子站力在他的面前。他们个个赤裸着身体,跪俯在捍末拉面前,这是他精心挑选的10个女奴隶,训练她们的武力,捍末拉中坐击掌,于是只看见10名女奴隶两两为组互相在撕打,不会时间,胜利的5人站了出来,被卫兵押解着回了自己的牢房。
捍末拉如果在孟菲斯,每个星期都要弄这样的“节目”女奴隶互相赤手空拳的搏击,胜利者可以免除一星期的鞭打,而非胜利者则将会受到更严厉的鞭笞,他从中挑选忠诚的女奴隶胜利者,将他们安插在很多地方刺杀对他不利的政客和军官,曾经派过几次去刺杀13王子,可惜每每失败,又怕弄巧成拙,于是开始想从卡馨身上下手。
5个女奴都没说任何话,被5名彪行大汉想拎小鸡似的,捆绑在5个台子上,固定住它们的双脚,双手,和膝关节,这样导致它们成几字形,个个撅着屁股等待鞭笞和“惩罚”。5名大汉手执皮鞭,正站在她们屁股后面。捍末拉周围的4个女妃,妩媚的趴在他的身边用着习以为常的笑容看着这些女奴隶。为了逃离这样的可怕的奴隶生活,奴隶们都不敢反抗,只求得忍耐表现出忠诚。

鞭打开始了,5名大汉同一时间,挥舞着手上的皮鞭,照例每人80鞭子,左右屁股各40下,5个女孩同时感觉自己的左屁股被着鞭子挨上,如火蛇向他们撕咬。鞭子十分有频率的抽打在5个女孩的屁股上,都有节奏的啪啪做响,其中一名叫瑞那达的女奴隶也在着其中之一,年过16岁的她刚刚只比卡馨大一岁,她一年前被从希腊城绑卖来埃及,几经周折又落到了捍末拉的手中,因为她的美貌和良好的身体,捍末拉每天训练她,这1年她经历的几乎是两天一小打,3天一大打。打PG几乎比吃饭还准时,每每打完弄的伤痕累累,也不知道捍末拉通过什么途径弄到了大量神气草药,据说他的士兵在战场上受伤都用这些,这一年板子,鞭子,藤条等对屁股的伤害又能在草药的帮助下恢复神速甚至不留疤痕。可能是这些奴隶的外表对捍末拉有用,及算如此,他们还是十分会感觉到万分疼痛,经常有女孩子受不了被打的当场猝死。
瑞那达的屁股大概已经被打了10鞭子之多,从后面看着这个女孩,高撅着的屁股那么诱人可爱,瑞那达轻声的喊着,当每次鞭子达到了位置。“啪,啪,啪,啪,啪,啪…”大概又有10多鞭子。有几个女奴隶受不了而大声喊叫,口里只呼:“饶命,饶命!”瑞那达忍耐着,皮鞭在她的屁股上制造着痛苦,每一下都能造成她发出:“呃,啊的叫声。”光着的屁股在抖动着,以为能应接着在一次的鞭打,大概30鞭打完,女孩们的左屁股已经没有什么不红不肿不渗血之处,瑞那达奋力的抖动着屁股感觉得出自己的手脚都开始磨破,她似乎开始觉得知觉在渐渐消失。当80鞭子打完后,现场的5个女子只有瑞那达还能神志清醒,他们娇小的身躯又一次挺过了着鞭子的折磨,解开他们的手铐脚镣的时候他们已经没任何能力挣扎,都瘫软在地,瑞那达光着身子喘着粗气,屁股上则是血肉模糊。而捍末拉说了句:“很好,你们回去休息。希望下次打的不是你们。”他的4个宠妃也是看的心有余悸,个个战战兢兢,都争着撒娇着服侍这个“暴君”人物生怕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
瑞那达趴在地上,不自觉的抖动的屁股还没从这一切中走出,她后来改变了卡馨的一生!
奴隶公主3
修普回到了13王子寝宫,她躺在自己的小房间,修普眼角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着,她回想着曾经,那被埋葬的一切。20年前修普那年25岁,她的父亲曾是一名埃及军队的小军官,那时候他们一家在亚历山大尼罗河边,因为父亲的缘故,家里留有少量土地,但是在当时来说,每年尼罗河的水患之地,虽然是水患之地可正因为如此,尼罗河的水患能使来年的土地肥沃异常,虽然土地不多,但是对于自家己用并且交完钱粮还有部分剩余,似的他们家也算个小奴隶主。那苏普是一名古伊拉克公主,16岁正满之际嫁给了拉姆西斯二世的第13个儿子,这属于典型的政治婚姻,那年王子18岁,拉姆西斯二世前12个孩子全部夭折,病的病死战的战死,第13子是王位的最有力的竞争者。法老将达西尔的位置交给了他,他上台后,的确做了很多壮举,虽然不能比他父亲的功绩却也算辉煌,但是他大片的强占沃野,尼罗河水患之地全部被王家收回,导致大批小奴隶主失去土地,其中包括了修普家,25岁的她当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家到中落时期,达西尔又强制征兵,她的丈夫被带走,家庭没有了支柱后,极度穷困潦倒中她的父亲又被征去为法老修筑金字塔,可知道这不仅仅是唯一噩耗,在丈夫离家半年之际被告之已经死去,
虽然还挂着平民的名号,却早接近奴隶的生活。因为没钱,当年亚历山大地区爆发瘟疫(现在撑天花病)大批人员死亡,她的两个孩子也死去了。她在几乎疯掉的情况下来到了孟菲斯想寻找父亲,后因无经济来源,但是正好碰上宫殿招收侍女,修普应征通过,也想更容易着打听父亲的下落,但是父亲的下落至尽她也没打听到,似乎没人谈及过他。她却打听到这一切的造成者正是她所伺候的女主人的丈夫,她对卡馨一家的憎恨程度到了极点,她为捍末拉多次策划行刺卡馨的父母,可都以失败告终,捍末拉虽然阴险狡诈,但是却善戴她的家人,她的母亲已经暮年,她的弟弟在捍末拉手下当差。修普想着想着入睡了,她这几年的痛苦归结与此,现近她更想让王子和那苏普也尝尝丧子之痛!
半月过去,卡馨的小屁股也不那么痛了,开始整天跟没事人一样,开始例行的每天去父母住处请安。这天她刚到父亲的宫殿门前,便看到惊人的一幕:3个和她年纪相仿的侍女正赤身**的趴在宫门前,翘着她们的臀部,个个神经紧张,满头大汗,看看屁股,已经是鞭痕斑斑,太阳暴晒着她们,烈日的烘烤夹杂的汗水继续折磨着他们的伤口。边上的卫兵时不时抽打某人一下喝道:“谁叫你动的?”卡馨看得甚是气愤,飞跑过去抢过鞭子,气愤的问:“你干什么,她们犯了什么罪要这么惩罚她们!”
卫兵见了公主,跪地说着:“公主大人,她们是新来的好象是因为偷懒,王子和王妃出去了,修普发现后大人叫我们惩罚她们,修普前面亲自打了他们每人40鞭。”“偷懒就要这样惩罚吗?还不知道是她们偷懒还是修普欺负人。又是修普。”卡馨气的牙直咬,上次的板子事件就是因为修普给母亲添油加醋,暗地里使劲打,表面装善人,没她卡馨何必要趴着半月之久。“你们把人放了!”“可是公主,修普大人有命令说了不能让她们在中午之前离开,让她们反省自己的过错!”卫兵不敢怠慢的回应着。卡馨指着卫兵说:“你不放是不是?不放我让父亲装你去修金字塔。”卫兵听了,站立了一会说:“这…”,卡馨看后就冲进了门。
“外面的3个宫女怎么了?你这样歹毒的手也下得去?”卡馨见到修普马上高声叫嚷着说。
“见过公主殿下,愿神庇佑您,您忠诚的修普,您父母出去法老那里参吧比伦使节的进贡盛典了。”修普俯首说着。
“我问你话你不会回答吗?我说外面的宫女犯了什么错,你要这样惩罚她们!快放了她们”卡馨双手握拳,又一次喊着。
“她们在洗衣服的时候嬉戏玩耍被我发现,公主您不应该过问这些的,这些下人都不太懂规矩,对她们的严厉惩罚是应该的。”修普语气温和低沉,却意思十分坚决的表示出对这位公主的不服从。
卡馨一巴掌打到修普的脸上,“你放不放?我是公主还是你是公主?我大还是你大?我不跟你废话,你这样的人总有天要遭报应!”
修普抬手示意放人,说了句:“公主大,公主您说放便放,我不敢违抗。”修普已经表现出明显的敌对面容。
“你不服是吧?这巴掌是上回你板子的回应,这巴掌是你对我宫女的鞭子的回应,你给我小心点!”说着卡馨又打了修普一巴掌。
修普牙齿紧锁了会说:“公主殿下,我服气,我不该顶撞您,您误会我了。”
卡馨转头就走,过后修普还站在那里,低声说了句:“我会让你百倍偿还我的痛苦。”
卡馨回宫跟宫女们讲刚才的事情,她们个个拍手称快,殊不知卡馨将遭受一场恶难。
又过了5天,卡馨实在按奈不住,这个调皮的公主在屁股复原以后就把疼痛忘的一干二净,有想着出去集市玩,买些希奇古怪的东西,看看各式各样的技艺。宫女们都劝说卡馨不要出们,她们对鞭子仍然心有余悸,卡馨说父母和法老都出门参加秋季狩猎了,可能还在打野牛中,不可能有事,于是又换上宫女一身行头,出宫去了。
“报告大人,卡馨出宫了,在集市上”一个宫女用布包裹着头部,向修普说着,周遭无一人,僻静的宫殿角落中。
“我会叫捍末拉大人好好照顾你的哥哥,你放心去吧,如果卡馨不回来,我希望以后不要在提及此事,自己保护好自己的生命,这是你的赎金。哈哈哈哈!”修普说着说着阴险的大笑。
一个宫女出卖了卡馨。(省略些)
卡馨看着集市的集会正起劲,一群人在耍杂技,围观的人很多,正看到有人嘴里能吐火之际。突然,眼前一黑好象被什么东西包住,是的一快大黑布,一个熊彪黑汉把黑布里的卡馨夹起就走,边上的人多注意杂技表演,无人看到发生了什么。吵闹的集市,卡馨全人都包在里面,叫嚷根本没人听见。黑汗周围又跟着几个人,跑到角落,把布翻开。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卡馨恐惧的看着这些蒙面的人。却无人回答,黑汗和另外几名,把卡馨剥了个精光,卡馨挣扎着又踢有踹,一脚踢中黑汉的脸步,黑汉发怒的给了卡馨一猛耳光,顿时卡馨鼻子里的血王外冒,双眼冒金星,卡馨只感觉唤了套衣服,粗糙的麻布服,后从脚到手给捆绑的动弹不得,卡馨稍微清醒后喊到:“我是公主,你们敢这么对我无礼?”黑汗拿出一块布对卡馨嘴里一堵,还放肆的对卡馨的屁股使劲捏了几下,疼的她全身痉挛,又把卡馨装进了一个麻带里,对肩膀一扛,与另外几人对着港口走去。上了条船。
大概1小时后,卡馨被从麻袋里拎了出来,她堵着的嘴也被解放,刚拿下布卡馨就使劲叫嚷着:“救命!救命!”看着这些个大汉在周围嘲笑般的看着她,她越发恐惧,威胁着说:“你们知道我是公主吗?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样做我父亲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你现在嘴巴还硬吧,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大汉A说。
“救命!救命!你们这些恶人,你们会被我父亲抓去做阉官,你们,你们…”卡馨急的哭了出来。
“修普见过公主殿下!”修普走进船仓。
卡馨顿时头一沉,明白了这是计划以久的行动,恐惧和无奈在她心中作怪,她气愤的说:“修普,你敢绑架公主,你想干什么?你这个小人,恶人,我要告诉我父亲并且告诉妈妈,你就会死到临头。”卡馨是聪明的女孩也知道这些都是白说,修普既然敢绑架她就已经一条路走到黑了,但是气愤不过还是不自觉的说出这些话。
“从现在开始您已经不是公主了,我的殿下,我会让你知道打我两巴掌的下场,哈哈!您现在是奴隶身份。”
现在的卡馨如果任人宰割的兔子,她瘫软在地,知道连性命可能都不保,她没说什么,说了也没用,只是注释的修普,甚至幻想父亲和法老前来救她。
“你们看好她,她如果乱动就用鞭子使劲给我抽,这丫头十分狡猾,你们不要靠近她!小心给咬到,哈哈!”修普说着走出了船舱。
听了这一席话,卡馨也知道现在逃是不可能了,于是一动不敢动的半跪的坐在地上,身上绳子绑的紧的程度让这个王族吃不消,从小到大也没被这样绑过,哭泣着,毫无反抗之力。
几天后船直接到了亚历山大,卡馨头天哭了1天,后来哭累了也睡下了,后几天到是老实了许多,没挨什么打,绳子绑着不让动,吃的东西都是些粗糙的大麦饼和一些河里的鱼,卡馨最讨厌吃鱼,但是饿了阵子又不得不吃。下船的时候被黑汉一扛,翻身趴在黑汉肩膀上,进了捍末拉的克拉嫡司宫。卡馨来过这里,知道这里是14叔的宫殿,聪明的她已经想到这事跟14叔有关,现在生命已经不由她控制,她也明白这一点。
卡馨被带到了地下室,也不知道几层只知道走了很长的楼梯,真算得阴森恐怖,除了几个燃烧怠近的火把光亮几乎没任何使人能看到的东西,似乎每个房间都透出眼睛在观望她,这样的地方如果是可以她宁死都不想来。走了好一会来到了一房间,厚重的木门被3人太推开,里面算得上宽敞,光亮较强。一个光头男人坐在中间,四周10多个卫兵把房间的每个角落都站到,卡馨马上认出这是她的14王叔。马上黑汉将卡馨扔在地上,摔的卡馨一个眼冒金星。
“捍末拉陛下,您要的人带到。您忠实的仆人修普见过您”
卡馨一听就来气,法老还没死,就陛下陛下的叫明显大逆不道,平日里父亲老说叫她小心14王叔,这些完了,更可恶这修普把她抓来,但也没多想,她想的更多是——是否性命不保。
“王叔你抓卡馨来干什么?”卡馨直言不讳的问到反正要死,不如问个明白。
“我亲爱美丽的卡馨,你是我手中重要的砝码。修普,你对我的忠诚会得到应有的报答,十分感谢你把卡馨带到这里来。哈哈哈!”捍莫拉看着卡馨一阵狂笑,让卡馨这时的心情越发恐惧。“你早点回去,你还得回到孟菲斯给我继续监视我哥哥的行动。希望你做好自己分内之事,泄密出去你我都活不成!”捍末拉继续又对修普说着。
卡馨听了这话十分担心自己的父母,觉得如此可怕的人在母亲身边,难以想象,激动的说:“你们这些恶魔,不会得逞的。”
“殿下,我有个不情之请,这丫头平日里总跟我过不去,前几天还打我两巴掌,望您能批准我报仇。”修普阴笑到。
卡馨听了这话心一沉想着:“完蛋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折磨我。”但是她有咬着牙,做出坚强的表现,至少在父亲的敌人面前不能丢了颜面。
“那我观赏观赏,这里的物品随你用,不过你记得不要损坏她的脸,她现在对我还十分有用,如果到有天情况发变,我还可以用她来要挟她的父母甚至法老!毕竟是我的侄女,也要特殊照顾,哈哈!”捍末拉的话也未免是废话,卡馨现在命都几乎快没了,还说好听的表现他的行为,不免让人恶心。
卡馨听了这些,又看了看周遭,天啊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刑房,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鞭子,棍子,板子,还有各种恐怖的台子有V字形状,有一字形状,有几字形状…一看就是鞭打人用的一些东西。
修普指着其中的一个木台,说了句:“架上去。”卡馨的绳子被解开,很多地方都勒得青紫,没想到刚解除完绳子的痛苦又要应着不知道多恐怖的事情,3名大汗,个个面目狰狞,将卡馨手脚一拼一托,摁在了台子上。一个摁手,一个摁腰,一个摁脚然后把台子上的绳子一一给卡馨捆上。卡馨顿时被绑成大字形状,只是小腹下有很高的一快原形木,将其臀部高高顶起,双腿分开,别提多难受。而修普跑去墙边拿了一个木板,比上次打卡馨的柱板要长,要重,宽度差不多。卡馨半回头望去,只能望见修普在火把下的影子,木板在手中挥动,时不时和修普的手掌发生碰撞,发出另人惧怕的声响。几个大汉看着哈哈大笑,似乎难得一见的貌美女子会遇上此类情况,也着实难得。修普把卡馨的衣服从腰间一刀直接划开,把麻布裙一撕,及边两半,露出卡馨娇人高耸的屁股。
“陛下,我们开始吧!”修普笑着问到捍末拉。
“恩,恩,开始,我等不急了。”捍末拉则目不转睛的注释着卡馨着诱人的姿势和酮体。
“卡馨我今天就要你偿还我的痛苦,你前几天还耀武扬威,现在是何许感想?”修普边说边用木板拍击自己的手板发出恐惧的声音。
“你这个恶毒的小人,你会被法老处死,你会下地狱,遭到报应!”卡馨一点也不示弱,倔强的冲着自己的敌人喊着。
“你等下就明白了,你现在嘴硬着我会叫你知道,哈哈!”
“啪~~~~~!!!!”第一下就能响撤整个地下室,第一下就几乎要了卡馨的命,修普用的力量让她自己都感觉到惊讶,这么多年的愤怒都可以在这次好好发泄。而卡馨咬着牙没叫嚷,这一下让她明白了,在宫里挨打的程度甚至比不得此时一半,毕竟修普要在王妃面前交差,还是每每留有余地。而她的屁股,顿时出现一条手指宽的肿胀痕迹,本来光滑的屁股上顶起了一条痕迹。
“啪,啪,啪,啪~~~~!”“我叫你嘴硬,我叫你打我耳光,我叫你父亲造孽坑害了我一生,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一连几下的抽打,卡馨牙齿都快咬崩了,依然没叫出声音,那可怜的屁股,更是变的凹凸不平起来,板子造成的伤害使屁股高肿。卡馨抽搐着身体的每个部位,喘着粗气,双手拳头紧握,双脚蹦的笔直,高撅着的屁股不时的微微一颤,等待那她根本无法承受的板子。
“噼啪!~”这一下打到了卡馨的屁股刚挨过板子的位置,疼痛的难以忍受,卡馨也实在受了“啊!”的叫了一声,后又对着修普喊到:“你这个恶魔,你杀了我吧。”
“我怎么会杀你,你现在十分重要。你感觉很痛苦吗?就开始痛苦了,好戏刚开始你表现也太差了。”说着修普一连10下板子对着卡馨的屁股。没让卡馨有任何机会喘息。
“啊,呃,啊,啊…救命啊!!!!你们这些混蛋,你们这些恶毒的人,应该受到惩罚!”卡馨疼的连脏话都往外骂,眼泪直趟。屁股已经全部肿开,全是伤痕。
“啪!啪!”这两下打在了卡馨两边屁股的内侧,本来就是特别敏感的地方,卡馨叫了第一声啊以后,马上断了声音,第二下扳子弄得她连心理准备都没有。
“啪,噼,
~!!!!”又是一连好几下,每下板子落下的同时屁股就开始痉挛,而离开之后还在不停抖动。叫声开始有些沙哑,板子之迅猛让卡馨倒吸好几口冷气,全身紧绷。那可怜的屁股已经发清发紫,好几种颜色开始泛泛于之上。而捍末拉和边上的人道是看的起劲。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受不了。”卡馨在被打到20多下的时候求饶。修普根本不理会她如此,她似乎早料到会这样的结果,对着面前的屁股一顿乱抽,一鼓作气又打了10多下,不得不说她打人的工夫着实到位,板无虚发,板板要命,卡馨的娇小的屁股楞是在板子之下变得与身体不相陈的大了起来,双手双脚的关节处全部勒得青紫。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沙哑,求饶也没用,这位公主从小到大没受过如此“待遇”若非绑着严实,真想撞墙死掉。屁股上开始渗血,又到后几板子,几乎没有能力控制屁股,完全不听使唤,但是疼痛已经让她感觉似乎也些麻木了,修普的板子如雨点般落下,几乎不停歇,卡馨无法叫喊,屁股早已开花,虽然她看不到但是也能感觉那屁股已经不是她的了,感觉屁股分家一般。卡馨的面下的木头上全部给泪水侵湿。60下板子过后卡馨已经晕了,屁股上已经能看出明显的血迹,甚至板子上都有些许鲜血。修普也是满头大汉,手臂都有些酸涨。捍末拉起身模了模卡馨的身体,有些冰凉,在用手试试鼻吸,仍然尚存气息。反关修普还在没命的抽打着卡馨,屁股连抖动都没了动静,捍末拉叫修普停手,修普仿佛没听见,依然继续着她的板子。捍末拉夺过修普手上的板子,喝到:“你清醒点,她死了对我是很大的损失!”
修普两眼呆滞了好一会,回过神来,忙俯首作揖,对自己刚才的失态表示歉意。
“以后有的是机会,你休整一下,狩猎期要过了,你快回去吧!卡馨在我手里我也不会让她好过。来日方长,关键要达到目的。你们把公主关进监房里,任何人今天在跟包括我身边的人提及公主的事,就只有死路一条,唤瑞那达来,告诉她有一个新的女奴隶,让她带着卡馨,住在这里。”自从那次瑞那达的出现,现在的瑞那达已经是捍末拉的红人,虽然仍然要挨打,但是却已经能在监牢里操控一些事情。
卡馨跟死人趴在那里一样,被松绑后一身如同软泥,板子又被挂到了墙了,卡馨被大汉扛到了另一间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