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法 || 1587字

家法
(转帖的)

阿香到赵家第三天,洗碗时不小心摔碎了一个盘子,女主人就对她使用了“家法”,打了她一顿屁股。
因为是第一次,晚饭后女主人单独把她叫进餐厅,告诉她做了错事就要实施“家法”,“家法”就是要打屁股。为了将她打痛,预先叫她把外面穿的小棉裤脱掉,只剩下一条贴身的衬裤,爬到长餐桌上趴好,然后再把全家人叫进来。
主人走到阿香身旁,抓住她宽大的衬裤轻轻往下一拽,白白的、圆圆的两爿屁股就完完全全暴露出来了,光溜溜地耸起在餐桌中间。阿香很害怕,又很害羞,一动也不敢动。打的时候由主人亲自动手,挥舞板子,打在她的光屁股上,疼得她眼泪汪汪、连连告饶,直到把白白的两爿屁股都打得红红的,才算住手。
开了这次头以后,“家法”就成了阿香的“家常便饭”:和第一次一样,每回都要扯下她的裤子,光着屁股打板子。那板子大约三尺多长、四指来宽,专门用来打她的屁股的。他们给阿香规定了接受“家法”时的“三不准”:一不准辩解叫屈,二不准挣扎乱动,三不准大声哭叫。女主人吓唬她:如果违犯了“三不准”,就要把衣服裤子全部脱光,用绳子捆起来打,那就更厉害了!阿香听了连连点头,每回接受“家法”,都是伏伏贴贴,非常听话,叫她过来就过来,叫她脱裤就脱裤,光着屁股乖乖的趴下——不要说申辩了,连为什么要挨打、要打多少也不敢问,打的时候不敢挣扎也不敢乱叫,尽管屁股被打得很痛,也只不过是“哎哟、哎哟”的轻声叫唤。
对阿香使用“家法”大多是由女主人下令,但是只要男主人在家,差不多都是由男主人来打,女主人喜欢在旁边看着阿香挨打,只有男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女主人才会动手打她。虽说打屁股有专用的板子,女主人嫌板子硌手,有时也用一条软软的鞭子,男主人打板子专打阿香的屁股,女主人用鞭子却是屁股和大腿一块儿乱抽,所以,阿香的裤子必须脱得很低,甚至于干脆叫她:“阿香!把裤子全脱了!”脱光下身以后再打。
就这样,只要阿香做错了一点事,就会对她施行“家法”,隔不了三五天就会有一次。有时虽然她自己没有做错事,也要对她动用“家法”。这是因为阿香在赵家除了干杂活以外,主要的工作是照管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小男孩要是淘气闯了祸受罚打屁股时,要怪阿香没有尽到责任,也要让她接受“家法”、陪着一起受罚。
这种情况下对她动用“家法”,总是先打她——因为主人的目的主要是打给小男孩看,所以要把小男孩和她一起叫到行刑的地方,打的过程中自始至终要叫小男孩站在旁边,看着她脱掉外裤以后松开衬裤的裤带、趴下摆出挨打的姿势,看者她的衬裤被扒下半截露出肥肥的屁股和大腿,看着板子一板一板地打在她精光、突起的屁股上,看着她白白圆圆的两爿屁股肉在板子的笞打下颤抖、抽搐,逐渐变红、甚至变肿……还要边打边问——打的是阿香的屁股,问的却是小男孩——问他该打不该打(要他回答:“该!”),问他打屁股痛不痛(要他回答:“痛!”),问他看了怕不怕(要他回答:“怕!”),为了吓唬小男孩,常常会打得比阿香自己犯了错挨打还要厉害,有几次因为小男孩迟迟不肯说“怕”,打了她半个多小时,把她的屁股打得红里泛青,就差皮开肉绽了。每回都是打完阿香的屁股以后才轮到小男孩挨打,虽然也要趴在餐桌上扒下裤子露出小屁股,只不过是象征性地用巴掌轻轻打几下就算完,从来不用刑具,小男孩要是表示害怕认错,有时还可以饶过不打——但那一定是在打完阿香的屁股以后。
过了一二年,小男孩逐渐长大懂事,知道了“家法”就是打屁股,而且还知道只要他干了错事,“姐姐”就要陪着他一起脱下裤子、露出屁股挨打,朦胧的性意识使得他常常为了希望看见“姐姐”肥白诱人的光屁股而故意捣乱闯祸,连累阿香陪他一起接受“家法”。后来阿香明白了他的用意,只要家里没有人,阿香就假装犯错让“小主人”对她施行“家法”,主动地松开裤带趴在地上,让小男孩学着主人的样子扯下她的裤子露出屁股,然后倒骑在她的背上打她的光屁股,有时是用手打,有时是用一根小小的尺子,小男孩力气小,打屁股的时候当然不会象主人打她那么重。这样,小男孩不再故意捣乱闯祸,对她变得越来越听话,她也就不再因为受连累而挨打了——当然阿香有时做错了事还是会受到“家法”的惩处,她自己知道犯了错误该打屁股,总是主动带上板子到主人房间去认错,递上板子以后自己动手脱掉裤子,光着屁股低头站在一旁,等着主人发话让她趴在地上还是趴在书桌上,摆好姿势等着挨打。主人见她这样,喜欢她温顺、老实,虽然光屁股上的板子还是要打,往往不会打得很重。“家法”对她也就不那么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