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离歌1 || 2.2万字

身世之谜(一)

嗯?怎么我家门口围着这么多人?不会是小廉出什么事了吧?这个小廉就知道给我惹麻烦,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哼!

“哎呦,你回来了啊,有很多人找你啊!”刚刚走到人群里,隔壁的大妈就冲过来把皇甫凡翼往里推,周围的几个人听到声音也都挤了过来,救命啊~~~我也不想就这个结束我的生命(凡凡的呐喊中)

这个时侯一个大叔走过来拨开了人群,皇甫凡翼这才喘了口气,可是大叔突然用手抓住皇甫凡翼的衣服,边晃着边说:“是不是你闯什么祸了?就算不是你也是你那个朋友对不对?你们床什么祸自己解决,不要连累到我们!”皇甫凡翼已经被拽的喘不过气来了,一直摇着头,周围的人也都配合着大叔一起喊。

皇甫凡翼终于受不了了,一把把大叔推到了一边,切,以为是长辈我就不敢揍你了是吧?想欺负我?休想!皇甫凡翼这才看清楚周围人群以外的,哇,这是谁啊?怎么把这么多的车停在人家家门口,吼,真是看我好欺负是不是?

不对,皇甫凡翼揉了揉眼睛,好像所有的车都是一个名牌,而且颜色款式都一模一样,难道是一个人的?呵呵,别开玩笑了,就算是也不会在这里。

正在皇甫凡翼发呆的时候,人群里突然挤出了一个长相一般瘦瘦小小的男生,还没等皇甫凡翼反应过来就被这个男生拉到了别墅里,周围的人则在外面叽叽喳喳的。

“小廉,你来的太及时了,要不是你我就要被那帮欧巴桑给吃了!你不知道,刚才那帮人”皇甫凡翼只顾跟名叫小廉的男孩吐苦水,刚刚才发现他不对劲。

“怎么了?”小廉给皇甫凡翼漏了个眼神,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家里面多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坐在沙发上,后面还有几个人站在沙发的后面,穿着黑色西服,梳着一样的发型,怎么了?哦,突然皇甫凡翼想起刚才大叔说的话,自己没有闯祸,那肯定是小廉了,对,那家伙最爱惹事!

皇甫凡翼连忙走过去刚想要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就被其中一个站着的男人给打懵了,之后就没有知觉什么都不知道了。

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醒来,这是什么地方,环视了一下,这里什么都很大,床很大,面积很大,浏览了一下,好像是一座房子,有客厅,有浴室,哇这个浴室好大哦,是游泳池吗?但谁会把游泳池放这?那个一间一间的是什么,打开一看,皇甫凡翼蒙了,哇,这么多衣服,连标签都还没有解下来,哇,还都是名牌。

这里有是什么地方?客厅?像,有沙发,还有电视,这么会有这么大的电视,应该是液晶的吧,这么大的液晶电视挂在墙上不会掉下来吗?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皇甫凡翼正专心致志的想的时候突然大门打开了,进来一个长的很高又很绅士的人,一进来就先给皇甫凡翼举了一个躬,“凡翼少爷,您醒了,刚刚大少爷说等凡翼少爷醒了之后要带您去见他,请跟我来!”说完后那个人又摆了一个请的姿势,皇甫凡翼根本就不了解情况,只好呆呆的跟着他走,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还有为什么那个人叫自己少爷?他说的大少爷是谁啊?小廉得罪人家抓我来干什么?难道是小廉这小子把自己卖了?嗯,一定是,我可听说那些豪门的少爷都有同性恋的爱好,不会是因为这个看上我了吧?自己之前被室友已经整的够了,难道又是一个?哎呀,这个小廉,一定是这样,只要能出去就一定先把他给杀了!然后自杀!

皇甫凡翼愤愤不平的想着,前面的那个人看着他的表情,心里不由的好笑,而他根本就没有注意有人看他,等他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到了目的地了。

“好帅啊~~”

“怎么会有这个帅的人?”

“被二少爷还要帅唉~~~~”旁边一群穿着一样制服的女生在窃窃私语的说着,皇甫凡翼一边听着一边得意,虽然从小到大听多了这样的话,但是不知为什么在这里听到突然很开心。

“凡翼少爷,这位是大少爷!”皇甫凡翼从梦中醒来,看到自己前面坐着一个男人,男人的身上散发着威严,眼神一直盯在皇甫凡翼的身上,皇甫凡翼也毫不示弱用眼神又顶了过去,后不畏惧的盯着眼前这个不知道要干什么的男人。

哼,别以为用这种眼神瞪着我我就会怕你,告诉你,本人可是用眼神杀过无数人,你想要打败我,哼哼~~~休想

干什么啊,也不说话,一直盯着自己看,看样子也不像是个Gay,到底想干什么,反正都是一死,豁出去了!

“喂,你这个人一点礼貌都没有,怎么这么盯着人家看,眼睛有病是不是?”皇甫凡翼的话音刚落,四周一片肃静,他环视了一下,每个人都在发抖,怎么了?自己说错了吗?明明就是这样啊,干什么要做那样的动作。

刚才那个绅士刚想说什么就被坐着的男人给挡了回去!

“你刚才不是也在盯着我吗?”凡翼还没想通,就突然被一股冷冷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吓人,很有说服力,他闻声看去,原来是那个刚盯着自己看着的那个人。

凡翼虽然被他的声音给吓到了,但还是完全没有服输:“是你先看我的我才看你的,这叫礼尚往来,明白吗?还有不要用这种口气说话,现在可是春天,恐怕等夏天才需要你这种口气吧?”

很明显,那个男人被刚才皇甫凡翼的话给吓到了,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不愧是我儿子,胆识和气魄果然比其他人要多的多。

“你知道我是谁吗?”过了很久男人才冒出这句话来,跟他说话还真累,更费时。

“不知道!”皇甫凡翼很诚实的回答,虽然他心里已经把这个人的身份猜了无数遍,但还是不敢说出来,万一不是那自己就丢大人了。

“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我是你的父亲!”说出的这句话真的是惊了皇甫凡翼一下,妈咪小的时候有跟自己说过自己的爸爸已经死掉了,而自己一直也没有怀疑过妈咪的话,这个人突然冒出来还说是自己的爸爸?是我在做梦还是那个人想孩子想疯了?

身世之谜(二)

“这不可能,你胡说,妈咪跟我说我爸爸早就死掉了,难道你是刚刚从坟墓里跑出来的啊?”皇甫凡翼不经过大脑说出的话让坐在那里的皇甫锐瞬间怒气冲天,这孩子怎么这样?难道钰儿就是这么教育他的吗?

旁边的人也在窃窃私语,这个人竟然敢跟大少爷这么说话,平时大少爷最疼的二少爷都从来没有敢这么对大少爷,看来这个小帅哥要倒霉喽!

果然不出周围人所料,正在气头上的皇甫锐一把抱起皇甫凡翼往楼上跑去。

“喂,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救命啊~~~”怀里的皇甫凡翼不停的挣扎,可是怎么挣扎都没有一点作用,唉!谁让自己太瘦了,那个人太壮了呢?

皇甫锐把他抱到大概是三楼,但是看上去好像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他在楼梯旁边停了一会然后又抱着皇甫凡翼朝着一间房间走去,皇甫凡翼怎么猜都猜不到,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不会是想找个房间我吧?(幽幽:不是我说你凡凡,你怎么会有那种不健康的思想呢?凡凡:切,不用你管!)

皇甫锐走到一间房间的前面,然后打开房间一下子把怀里的皇甫凡翼摔倒了房间里的一个床上,床垫震得他头嗡嗡的,缓过劲来之后他刚想大骂就发现前面的那个人的表情很难看,看样子不是一般的生气。

不会吧,不是富豪吗?怎么这么小气,说一句就气成这样?(幽幽:你说这种话是个当父母的都会生气好不好?凡凡:我还没承认他是我爸呢,怎么能算是我的父母?幽幽:)

这个房间好奇怪,如果说不是卧室的话,那这里怎么会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凳子,好像还有洗手间,但如果说的话,那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东西,各式各样的鞭子、棍子,藤条等工具,这里是卖这个的吗?怎么会有人在家里卖这个?

“喂,你要干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好恐怖的地方,才不想在这里多呆咧,怎么突然好像有股冷风吹过来?

皇甫锐走进他冷冷的说:“看来这几年你妈妈没有好好教你,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育你,让你知道应该怎样跟长辈说话!”皇甫锐说完就拿起其中的一个大概一指粗的藤条。

皇甫凡翼看到后下意识的逃跑,可是来不及了,皇甫锐用手一把按住他,然后把他按在床上,无论他怎么反抗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让皇甫锐更加的生气,本来还想给皇甫凡翼留一点脸面的他一把把皇甫凡翼的裤子连带内裤扯了下来,皇甫凡翼白嫩嫩的屁股暴露在空气中。

从小没有受过这种侮辱的皇甫凡翼一下子大哭起来,皇甫锐虽然听到他哭有点不忍心,但还是狠下心来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要不然以后等他住在这里的时候就不会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啪~~~

藤条打在了皇甫凡翼的屁股上,瞬间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印子,皇甫锐想说这小子的皮肤也太嫩了,自己还没有使出多大力气就打成这样,那如果自己使全力那他屁股还不知变成什么样?

啪啪啪~~~

又是三下,本来打第一下的时候就很痛,可是为了面子,皇甫凡翼忍了下去,可是这三下打得他就算再好面子也忍不了,于是“啊~~~”的大叫起来,而且越想越生气:“你这变态、恶魔、坏蛋、王八蛋快放开我,竟然敢打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骂人的凡翼还带着哭腔,因为实在太痛了。

“哼,还敢骂人,好,看这次是谁不放过谁!”皇甫锐边打边说,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竟然敢这么骂他,又想到刚才在客厅皇甫凡翼说的话就更加的用力的,自己那个时候已经很忍他了,这次就全发泄到他身上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555555555我一定回去跟我妈说,说你这么欺负我5555555~”皇甫凡翼已经泣不成声了,皇甫锐听见皇甫凡翼的哭声和带着哭腔的话觉得心里很难受,再看看他的屁股也有红变紫,自己没打多少下,怎么就这样了?

皇甫锐停下来,站在那里想,真的很奇怪,自己打胜翼(皇甫锐的另一个儿子,比凡翼小两岁)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哭的小男孩竟然会心软,手竟然会不听自己的停了下来,就算打自己的弟弟的时候虽然也会心软,但从来没有这么心软过。

皇甫锐一直愣在那里,而趴着的皇甫凡翼觉得身后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疼痛很奇怪,回头看了一下,那个人竟然在发呆,就说有病吧,要不然怎么会打着打着就愣在那里?

皇甫凡翼趁着皇甫锐发呆的时候刚想要逃出去,可是自己连站都站不起来,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就一下子晕了过去,之后就又没有知觉了!

温柔

皇甫凡翼睁开朦胧的眼睛四周看了看,难道刚才是在做梦?不对啊,这个房间怎么这么眼熟,对了,好像是刚被抓进来的时候的那个房间,几点了?也不知道小廉和七律好不好,七律一定在想办法救我吧?

“啊~~~”皇甫凡翼刚想坐起来,身体的某个位置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啊!想起来了,好像昨天被那个变态给打了,太丢人了,这个混蛋,痛死了。

“嗯?凡翼少爷醒了,那好,我现在就去通知大少爷,您不要乱动!”在床的另一边突然冒出了一个看上去年纪略大的阿姨,什么时候在这里的?难道有遁地功?反正这里每个人都这么奇怪,真不想呆在这里,妈、七律好想你们,快来救我。

皇甫锐的书房

“大少爷,您找我?”一个看上去像中年男子的人恭恭敬敬地站在皇甫锐书桌的前面。

“嗯,没错,他怎么样了?”皇甫锐头也不抬地问,声音也是冷冷的,不过比起那会儿还是稍微温柔了一点。

“大少爷,凡翼少爷已经没什么事了。”折腾了一个晚上,皇甫锐听到他没事的消息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打几下本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就算发烧退了烧也就没事了,为什么会一直担心他,而且还想守在他旁边怕他会有什么事情?

“我有事情要问你,以前我也没有少打胜翼,甚至会更厉害可是没有一次像他这么严重的,为什么?”皇甫锐抬起了头,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位医生,盯得他很不自在。

“是这样的,我看过了,凡翼少爷的皮肤保养的太好了,很少有男生的皮肤这么细腻,就连女生也很难找出几个,而且他对疼痛好像很敏感,要比普通人敏感的多,不过伤好的速度也会比普通人快很多!所以少爷您不用担心!”唉,总算是说完了,真是奇怪,大少爷平时要是这么关心二少爷倒很正常,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怎么关心,但怎么会对刚来的这个人这么关心?

“哦,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听了这句话医生又恭恭敬敬地走出了房间。

刚在皇甫锐准备洗澡想要睡觉的时候,刚才的那位阿姨就闯了进来,喘着粗气说:“大少爷,凡翼少爷”刚说到这皇甫锐就冲过去两手按着阿姨的肩膀问:“凡翼他怎么了?”神情里面充满了担心和疼爱。

“没事凡翼少爷他醒了!不过二少爷在闹脾气不吃早餐。”阿姨试探着说了后半句想要看看皇甫锐的反应,可是却回答的出人意料。

“好,我现在去看看凡翼,刘嫂你去拿点东西哄一下铭儿吧,就说我待会就会过去!”说完皇甫锐就往皇甫凡翼的房间走去,留下来的刘嫂(也就是那位阿姨)愣了一会儿,刚才没有听错吧,大少爷居然先去看凡翼少爷,本来二少爷因为大少爷在凡翼少爷的旁边守了一夜就已经很生气了,可是大少爷竟然没有先去哄二少爷,真奇怪。

凡翼的房间。

皇甫凡翼正在想对策怎么逃出去,皇甫锐就打开门走了进来。

哼,有事那个变态,到底想干什么?还没打够再来接着打是不是?太讨厌了。

“你醒了,没事了吧?还会痛吗?”皇甫锐走过来,语气温柔到不行,这让皇甫凡翼很诧异,是这家伙转性了还是双胞胎兄弟啊,果然这家人都不正常。

“还没有死,让您失望了!”皇甫凡翼虽然用了敬语,但是语气上要多无情有多无情,不过这个皇甫锐并没有生他的气,而是有点嘲笑意味地说:“呵呵,是吗?不过你也太娇气了吧,打几下就晕倒了,看来你妈妈平时把你保护的很好嘛!”

听了这句话的皇甫凡翼也毫不示弱:“是,妈咪是保护的我很好,你有意见吗?还是说羡慕我?”

皇甫锐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往后面看了一眼,后面的那个人立刻推出一堆衣服都挂在衣架上,一看就知道每一件都是名牌,而且什么款式的也有,跟皇甫凡翼的气质很配。

皇甫锐看到皇甫凡翼的表情笑了笑然后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子的衣服,所以就照着你穿来的衣服款式拿了几套,然后又挑了几款跟你很配的款式,你挑一下,喜欢哪套就赶紧穿好然后下来吃饭!”语气温柔的让人拒绝不了,如果没有昨天的事情发生,皇甫凡翼肯定会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可是现在,嘿嘿,才不会上你的当。

皇甫凡翼挑了件白色的外衣,这件外衣配上黑色的裤子简直帅呆了,皇甫凡翼挑完了以后那些人就出去了,穿上后果然不出所料,有气质到了极点。

其实皇甫凡翼这个人外表看上去是个很有气质的人,就像王子一样,所以他有个非常帅的外号叫王子,看上去绝对像个谦虚有礼的男孩,所以因为他的外表不知道骗了多少无知的人,呵呵但是要说到脾气,可就不是一般的坏了,可能是因为他妈妈很宠他的缘故的吧,再加上舅舅和舅妈也都没有小孩,所以对凡翼就像就自己亲生的一样照顾,要不然光靠他妈妈凡翼怎么会这个年纪就既有车又有房了呢?

皇甫凡翼换完衣服刚刚打开门就看到有一个人在他门前吓了他一跳,这里的人是很喜欢吓人还是怎样?

“凡翼少爷,大少爷说了,让我带您去吃早餐,请跟我来!”凡翼应了一声就跟着她走了。

下了楼,然后又往右走,有一个还算大的门,但看上去却很豪华,门口站着两个男的,他们走进之后,两个男的就打开了门,皇甫凡翼跟着那个人走了进去,那里有一张很大的桌子,应该是餐桌,长方形的桌子的一头坐着一位老者,看上去很严肃,在旁边还有一位夫人,应该是那位老者的妻子吧。

还有那个变态坐在桌子一边离夫人最近的位置,在他旁边也是一个女的,长的还不错,在女的的另一边是一个男孩,虽然长相并不出众但上去那个女的很关心他,难道他们两个是变态的老婆和孩子?在变态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看上去很瘦的男生,虽然凡翼已经很瘦了但那个人比他还要瘦,长的很出众很漂亮也很年轻的样子,在他旁边还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男孩跟这个人长的很像,还有一个看上去年纪很大,到底是谁?

家人?

作者有话要说:在这里先说明一下,皇甫锐虽然现在对凡凡很温柔,但不代表以后他不会挨打,吼吼,还有那个小叔叔皇甫锐看到皇甫凡翼进来后立刻站了起来,然后很温柔地说:“昨天晚上就没有吃东西,现在应该很饿了吧,来吧你坐在这里!”皇甫凡翼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家伙不正常,跟昨天根本就是两个人,让一直都跟母亲生活得单亲家庭的孩子突然感受到一种温暖袭来,这种感觉跟母爱是不一样的,难道这就是父爱吗?

皇甫凡翼,你脑子坏了吗?这个家伙,打人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到底想干什么?还有,这一帮人又是谁啊?凡翼一直愣在那里,好像根本就感觉不到四周有不少人看着他,除了一个人以外,大家都用疑惑的眼光盯着他看。

剩下的那个人就是先前说的那个比他还要瘦的男孩,他的眼神是愤怒和怨恨,至于是为什么接下来就会知道了。

皇甫锐看皇甫凡翼一动不动,而且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他还没有察觉觉得很奇怪也很尴尬,于是走过去碰了碰他,皇甫凡翼瞬间从幻想中回来,奇怪,这个小家伙想什么这么入神。

皇甫锐拉着皇甫凡翼过去,然后把他按在了椅子上,因为椅子很硬自己又遭过毒打伤还没好,可以想象的到凡翼现在有多痛。

皇甫锐看了他一眼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旁边的一个人好像有读心术一样,立刻读到了皇甫锐的心思,马上到去拿了一个垫子过来,皇甫锐结果垫子然后把垫子放到了皇甫凡翼的屁股下面,皇甫凡翼立刻觉得舒服了很多。

“凡翼,我给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父母,也就是你的爷爷奶奶!”皇甫锐指着坐在一头的两个人。

“等一下。”皇甫凡翼突然站了起来,然后盯着皇甫锐问:“从一开始都只有你们在说一些奇怪的话,到底想怎样?我有得罪过你吗?干什么这么整我?”

皇甫凡翼刚刚说完,旁边那个长的很瘦的人就突然站了起来大喊:“你怎么跟我哥这么说话,以为是我哥的儿子就可以在这个家放肆了是吧?还不知道是不是诈骗集团来骗钱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来骗我哥的?”

他刚想继续再说什么,皇甫凡翼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你给我闭嘴,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谁承认是这变态的儿子了?还有是这个家伙把我抓来的,你以为我想呆在这里啊?还害我翘了一节课,到底谁应该生气啊?真是奇怪!”

“你你敢跟我怎么说话,还从来没有人跟我这么说话呢,你你”皇甫铭(前面说的那个瘦子)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了,的确,从小都娇生惯养的少爷,只有别人顺从他,连他父母也因为是老来得子而让着他,哥哥呢,就更不用说了,哥哥对他要比对自己的儿子还要好,现在自己的哥哥对这小子这么好,自己难免会嫉妒。

“你你你,你个大头,结巴啊?要是这样就不要和我说话,我不喜欢跟结巴说话!”皇甫铭已经快要气死了,看他那个样子皇甫凡翼高兴地要死,跟我比,气死,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在说话着方面比过他呢!

“好了,不要再吵了!”坐在桌子一头的老者(男的那个)突然站起来说。

在他面前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就连自己的大儿子在他面前也是恭恭敬敬的,以前小儿子这样就算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他既然是自己的长孙,就应该好好管教一下他,绝对不能让他这样没大没小。

皇甫锐看了一眼父亲,知道现在父亲很生气,连忙走过去小声地跟父亲说:“他还小,应该是被他妈给惯坏了,以后我会好好的教他,您别生气了!”老者听了他的话坐了下来。

皇甫凡翼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意中看到了钟,天哪,已经8点半了,今天好像有课,完了,老妈说过不可以翘课一次以上,要不然这个月的零花钱就要减半,昨天晚上已经一次了,啊~~~~不要,快走!

“上课要迟到了,我先走了,各位拜拜!”因为突然跑扯到了屁股上的伤口,又痛起来了,皇甫凡翼刚想要跑出去就被皇甫锐拉住了。

“不用了,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你就好好地养伤吧!”皇甫凡翼回头刚想要骂他可是听到他这么说自己又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刚来这里很多家人你还不认识,我给你介绍一下,过来!”皇甫锐霸道地把皇甫凡翼拉过来,唉,有扯到了伤口,痛死了,流泪ing~~~

“刚才说了他们是你的爷爷奶奶,刚才跟你吵架的是我弟弟,你应该叫他叔叔,还有做我旁边的你就叫她阿姨吧,她是我的妻子,还有在她旁边的是你弟弟,他叫皇甫胜翼,你就叫他胜翼吧!”奇怪,明明还有两个人没有介绍,皇甫锐竟然停下来了。

其实不是皇甫锐忘了介绍他们所以才没有跟翻译说,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是凡翼的爷爷的情人,一个是她的孩子,之所以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以后会说到。

“好了,凡翼,你先回房间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就说!或者说你不想休息,也可以让胜翼带你好好看看这个家!”皇甫锐说完后又对皇甫胜翼冷冷的说:“听到了,有时间就带你哥哥去看一下!”说完之后就走了。

后面的皇甫胜翼胆怯的说了句:“是。”看来他很怕他爸。

皇甫凡翼看着皇甫锐离开的背影,那种感觉又一次的涌上心头。

皇甫胜翼畏畏缩缩的走过去,然后小声的说:“哥哥,我带你看一下家里好不好?”

皇甫凡翼用极度冰冷的语气说:“不用了!”然后就跟着一个人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剩下的皇甫胜翼呆呆地看着他,原来哥哥这么不好相处,他一定跟爸爸一样不会喜欢自己。

威胁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凡凡就要受锐爸爸的虐待了~~~~~又是早餐时间,但是餐桌上面却少了四个人,之前没有跟皇甫凡翼介绍的那俩个人,其实他们虽然是皇甫铭的的亲人,但是他却很讨厌他们,他觉得他们是来破坏他家庭的人,而且昨天已经被这个好孩子给赶走了。

之前皇甫龙把自己的位子让给自己的儿子皇甫锐之后就打算和老婆一起到国外颐养天年,可是因为帮里面的一些事情所以想先让老婆去,自己解决完事情之后再去,还少的一个人是皇甫锐的妻子,家里有点事所以就回家了,虽然以前让皇甫铭讨厌的人都走了,但是他还是很不爽,现在还有一个最大的敌人在家里,不用说也知道就是皇甫凡翼。

从刚才刚刚坐下来吃饭到现在皇甫铭都一直盯着皇甫凡翼看,哼!这个小子还真以为是在自己家啊,竟然吃的这么香,讨厌!

皇甫凡翼早就发现了,只是觉得既然是在人家家里,而且如果再因为这件事情和他打起来自己肯定占不了什么便宜还是算了吧,可是从刚做下来到现在一直看也太过分了,当我真的好欺负是不是?

实在是忍不住了,皇甫凡翼站起来对这皇甫铭大喊:“到底想干什么,没见过帅哥是不是?还是说你本身就是个同性恋啊?”

皇甫铭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皇甫凡翼会突然冲自己大叫,半天才反应过来:“你吼什么啊?又不是女生,还怕人家看啊?”

坐在旁边的皇甫锐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两个吵,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而皇甫胜翼则在旁边吓的不知所措。

“哼,女生?那如果是我一直在吃饭的时候看你,你会痛快吗?”皇甫凡翼露出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皇甫铭。

“如果我在自己家吃饭当然不会觉得,你不爽可以回自己家去啊,不要赖在我家。”真是讨厌死这个小子了,最好也快点滚。

“你这个人是有毛病是吧?还是说你记忆力不怎么样?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吗?我不想呆在这里,我也很想回家。”皇甫凡翼恨不得杀了他,真没看到过这种人。

“好啊,你既然不想呆在这里,就走啊,还赖在这里干吗?还不是为了我们家的钱。”因为从一开始就对凡翼有意见,所以对他的印象也很差,一直想要找个罪名把他赶走,对他的误解不是一般的大。

“你以为我想留在这里是吧?我现在就走,哼,莫名其妙。”说完皇甫凡翼就往外走,可是又被皇甫锐给拉住了,皇甫锐瞪了一眼皇甫铭,皇甫铭立刻低下头避开哥哥的眼睛,真搞不懂,自从他来了之后哥哥对自己越来越冷淡,现在竟然还瞪我,难道在他心里自己没有他重要吗?

皇甫锐把皇甫凡翼拉到了自己的书房,然后丢给凡翼一打纸,凡翼看着手里的纸张,啊?是自己这个月所做的事情,几小时做了什么都写的清清楚楚,不会吧?他怎么知道的?这个人太可怕了。

看到凡翼脸上的惊讶的表情皇甫锐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还更想笑,这个小子也有惊讶的时候,真难得。

“不错嘛,没想到你的课外生活这么丰富,竟然有十几天夜不归宿,而且除了在KTV里就是在酒吧PUB,真的很厉害,好像还在哪家PUB里驻唱啊,这些你妈妈都不知道吧?”皇甫锐狡猾的看着皇甫凡翼的表情从惊讶到紧张就更觉得好笑了,不过也生气,没想到他会这样,真的应该好好管一下他了,但是这个也可以拿来威胁他听自己的话(够狡猾的)。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跟妈咪说?”他看上去好像自己的什么事他都知道了,神仙也没有这么厉害吧?

“上次带你来的时候你朋友什么都说了,而且你在你妈面前应该是个乖宝宝吧?要不要我去跟他聊一下他儿子这个月的学习和生活情况?”皇甫凡翼心里又气又怕,生气是因为自己最好的哥们竟然出卖他,怕的是这个人真的会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妈咪,妈咪一直都希望自己是个有气质而且很听话的孩子,如果让她知道自己这样她一定会很难过。

一想到妈咪难过的样子自己就更难过,而且恐怕也不会放过自己吧?

“你到底想怎样?”皇甫凡翼知道不会只是想让自己知道他知道这些才会跟自己说,一定有什么目的!而皇甫锐在想,凡翼真的比胜翼聪明多了也大胆多了。

“很简单,你只要留在这个家而且要听我的话叫我爸爸好好地当我的儿子就行了。”他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凡翼一定会答应!

“好,我答应你。”凡翼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对付他只好先答应。

事实

皇甫锐看着皇甫凡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凡翼,你恨我吗?”因为皇甫铭就是知道他跟自己是同父异母的时候就很恨他的亲生母亲为什么不管他,凡翼看上去更自己弟弟的性格差不多应该在这件事上想法也是一样的吧。

“喂,从一开始都是你在说我是你儿子,我自己到现在都还不清楚为什么我是你儿子,不会是你觉得我跟你儿子很像或者是别的所以误以为我是你儿子?”其实皇甫凡翼跟皇甫铭一点都不一样,他从小就渴望父爱,小的时候听到别的同学骂他是没爸爸的野孩子的时候就很难过,希望自己也有父亲可以像别人的父亲一样保护自己。

“你妈妈都没有跟你说过我吗?”皇甫锐很奇怪,就算她再怎么讨厌自己也不可能不跟凡翼说自己就是他的父亲啊。

“没有,我每次问妈咪她都会很生气,所以就不太敢再问。”凡翼当时还以为爸爸肯定是出什么意外了,要不然就是有了外遇什么妈咪才会不跟自己提起父亲。

“其实你妈就是我的前妻,当时我们因为家庭利益而结婚,一开始还能彼此尊重对方,可是时间久了,也彼此了解了之后就天天在一起吵架,经常因为一点事情吵个没完,后来干脆就离婚了,离婚之后我才听你外公说你妈怀孕了,后来你妈就去法国了,所以一直没有联系。”皇甫锐突然沉默,好像在想什么。

听的很入神的皇甫凡翼真的很想知道他跟妈咪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呢?”

“后来我也不知道你妈和你什么时候回国的,直到几年前我才知道的,我去找你妈,跟她说我想见见你,可是你妈不同意,还说你还小不想让你因为我们而痛苦,这几年我一直在悄悄的关注你,直到你到这里来上大学之后,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是我们两个见面的时候了,可是先前又因为刚刚接手御帮,很多事情需要解决所以才拖到现在。”皇甫锐说到这里露出了对皇甫凡翼歉意的眼光。

“原来是这样,如果照你所说的我真的是你亲生儿子,那我不会恨你,只要你不讨厌我就好。”皇甫凡翼说完后就走出书房了,根本就没有发现皇甫锐听到后惊讶的表情,对凡翼来说只是平常说的一句话但对皇甫锐来说却是让他悬了十几年的心放了下来,从以前开始他就担心凡翼长大后会恨他,但是现在终于不用怕了。

咚咚咚~~~

“谁啊?”皇甫凡翼不耐烦的打开房门。

哼,是抓他来的那个人。

“凡翼少爷,大少爷吩咐说您已经准备搬到家里来住了,所以要我们帮您去收拾以前自己的一些东西,您现在有空吗?是不是现在就去?”管家试探着问,因为他发现这个少爷不是一般的厉害,得罪了他可没什么好处。

“哦,知道了,走吧!”终于可以回去了,虽然是回去拿东西但是也很开心,还有小廉这个家伙,哼!出卖我?这次回去你死定了!

又是那天的情景,十几辆名牌轿车,一大堆人围观,但是情况确跟那天一点都不一样,这才几天,但是在皇甫家住的这几天确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车子刚开到门外,一个男子很有礼貌的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发现小廉竟然就站在门口。

当然,不能放过他,皇甫凡翼一下车就抓住小廉,然后用尽全力暴打他。

“喂,王子,别打了,受不了了啦,到底怎么了?”小廉边叫边躲着皇甫凡翼的暴打。(王子是皇甫凡翼的外号,至于原因以后会说)

“别打了?做梦!你这个家伙,我对你多好,房租给你减半,早餐和晚餐也都是我负责,你竟然出卖我,你好意思这么对我吗?今天不揍死你我都对不起你!”皇甫凡翼边打边说,越想越生气,这个混蛋这个做对得起我吗?

“啊啊~~~你先冷静一下嘛,听我解释啊!”小廉推开凡翼,然后就往房子里面逃,皇甫凡翼当然不能罢休连忙也追了上去:“解释?是想狡辩吧?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算我白认识你了!”皇甫凡翼说完就停下来,反正也这样了,懒得再费力气。

“王子,你听我说嘛,就上次来抓你的那个人他把你带走大概过了过了几个小时,他就又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人,那个人说是你的父亲,他很想了解你,你一直不是都希望自己能有个爸爸吗?而且那个人看上去好像很关心你以前的事情的样子,所以我就告诉他了!”小廉真的很希望他能跟自己的亲生父亲好好地生活交往,能够达成凡翼的心愿。

“哦,原来是这样,干吗不早说,很痛吗?”皇甫凡翼看上去很野蛮很凶,其实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很重感情心也很软,对自己的朋友也很好,所以有不少的死党。

“嗯?不会啦,对了,你怎么会回来?”刚才光忙着怎么逃跑了,到现在才想起来。

“哦,我是来拿我的东西的,往后大概不能跟你一起生活了,早晚餐你自理吧,还有每月的房租打到我账户上就行了,这么大的房子那么点房租还真有点舍不得。”其实他更不想得是离开自己的好朋友。

“切,你就扣死算了,那我帮你收拾吧!”

“不用了,有人会帮我收拾!”说完皇甫凡翼看了下外面,立刻走进很多人,凡翼带着他们到自己的房间还有三大间储藏室去,凡翼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把家里的一些房间就干脆铲平变成储藏室了。

就这样虽然很多的东西,但是因为人多的关系不久就搬完了。

凡翼恋恋不舍的走了,他不敢看小廉,怕自己真的不舍得。

家规

咚咚咚~~~~

“谁啊,又怎么啦?”皇甫凡翼懒洋洋的走去开门,在这里的人他都不习惯,很怕突然有人进来,所以每次都会把房门锁的死死地,但是每次有人叫门还得自己去开真麻烦。

“是这样的,凡翼少爷,这是大少爷让我给您的!希望您能够认真阅读和遵守,而且必须要背下来!”管家说完就从身上拿出了一本像书一样的东西。

皇甫凡翼接过一看,在书的封面上写着‘家规’两个字,早就听说豪门里面都有家规之类的东西,但只是听说,当时自己根本就不相信这种八卦,没想到是真的,而且偏偏那么衰让自己给碰上了。

“我知道了!”皇甫凡翼含糊的答应了,然后管家就带上门走了。

皇甫凡翼锁上门,随便翻了翻,竟然这么多,傻子才会去背这么无聊的东西,不管了,皇甫凡翼把书一扔就又去玩电动了。

第二天下午……

咚咚咚~~~~~

皇甫凡翼听到敲门声又去开门,不过这次来的不是管家而是一个皮肤黝黑非常强壮的一个人,但年纪方面应该比皇甫锐稍微小点。

“凡翼少爷,大少爷让您到他的书房去!”那个人很奇怪,说完就走了,并没有像管家那样很有礼貌的走。

又有什么事情,还真麻烦!

皇甫凡翼凭着记忆去了皇甫锐的书房,他先敲了敲门,然后很小心的开门走进去,好像是在怕打扰谁,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他在怕皇甫锐?

看到皇甫凡翼进来,皇甫锐马上微笑着说:“你来了!”这种笑绝对是狡猾加奸诈,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嗯,有什么事情吗?”皇甫凡翼试探着问,边问边注视着皇甫锐的表情,果然皇甫锐的表情从刚才的微笑变成了严肃。

“是有事,昨天我让管家给你的家规背好了吗?”皇甫锐的眼睛瞬间的移到了皇甫凡翼的身上,而皇甫凡翼则有意的避开他的目光,难道他是想要检查吗?怎么办,自己连看都没看。

皇甫锐见皇甫凡翼不回答而且表情也很奇怪,就了过去“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这句话声音并不大而且也不冷但却让皇甫凡翼吓了一跳,想起刚刚来的时候自己就被他教训的很惨,在这件事情上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检查,如果说实话会不会被他打?

“没有,我没有背!”管他呢,没背就是没背,现在不说那他待会检查的时候肯定会也会知道的,那样应该会更惨吧?

“没背?好,我给你时间背,不过这次你要是还是不好好珍惜的话,那就别怪我了!”皇甫锐的语气觉对是零下几十度,都快结冰了。不过却让皇甫凡翼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希望。

“真的吗?你不会刷我吧?”皇甫锐听到这话立刻冷笑起来“听好,我给你半个小时把家规全都背下来,半个小时之后我会来检查你,好好背,背不好知道后果吧!”皇甫锐故意轻轻地拍了一下凡翼的屁股,凡翼立刻全身都紧绷起来。

“半个小时?这么多?怎么可能背下来?”果然不出所料,这明明是故意刁难。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不珍惜,这可不怪我,如果半个小时后你背的不熟或是没背下来,我会用我的方法帮你背!这半个小时你跪在那里背,不许偷懒!”皇甫锐说完就走了,皇甫凡翼刚想说点什么,可是人已经走很远了。

切,还说什么因为不合才跟妈咪离婚的,这么整起人来这么像,还要跪着背,太过分了。

皇甫凡翼慢吞吞的走到了刚才皇甫锐指的那个位置去,然后就用最标准的跪姿跪了下来,以前他妈妈就是用跪的方式来逼凡翼念书的,以为上了大学之后离开了妈妈再也不用跪了,没想到,唉!

“神经病,大坏蛋,就知道吓唬人,变态”皇甫凡翼边翻着书边骂道,他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一点举动已经被皇甫锐通过摄像头看的清清楚楚也听的清清楚楚。

唉!皇甫锐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不好好管教他,以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真的他学坏了,那小舒也不会答应的。(注:小舒是凡翼的母亲!)

“家规第一条,要孝敬父母尊敬长辈,”

半小时后

皇甫锐看了看表,已经到时间了,不知道这小子背的怎么样了。

刚进门的皇甫锐就吓了皇甫凡翼一跳,半个小时这么快吗?

“好了,时间已经到了,我来检查了,背的怎么样了?”不用想都知道,就算是天才也很难在半个小时之内背下一百多条的家规吧。

“啊,还凑合吧!”检查就检查,大不了就是被你打吗,忍忍就过去了。

“好,把上衣和裤子脱了!”皇甫锐说的这句话真的吓到皇甫凡翼了,没有听错吧,为什么要脱裤子?不是要检查吗?没有检查自己背没背下来就要打吗?而且还脱裤子,自己以前就没有穿内裤的习惯,这样的话不是

“喂,不脱裤子好不好?我没有穿内裤哦!”皇甫凡翼用试探的眼神看着皇甫锐。

没想到皇甫锐竟然笑了一下:“没关系,就算你穿着内裤也要脱掉,不穿更省事对吧?”这句话更是震到了凡翼,不会吧?真的要这样吗?还是他只是开个玩笑什么的?

“怎么了?站着干吗?快点!”皇甫锐说完就走到桌子旁边,然后拿出了一根板子,大概有两尺长两指宽,一指厚,光看就知道打下去很疼。

“你是想让我帮你脱吗?”皇甫锐转过身去,看到凡翼还是站在那里不动,眼睛还死死盯着自己手里的板子,皇甫锐走了过去,重重的在皇甫凡翼的屁股上打了一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的皇甫凡翼很吃痛的跪在了地上。

“快点,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如果说你不想背的话我可以直接打你二百藤条,你在这等着,我去拿!”皇甫锐刚刚假装要走反应过来的凡翼就马上拉住皇甫锐,开玩笑吧?二百?还是藤条?会被打死吧?

“好好好,我脱,你不用去拿了!”皇甫锐看到皇甫凡翼害怕加慌张的样子就觉得好笑,没想到他也有怕的时候。

皇甫凡翼缓慢的把外衣和裤子脱了,害羞的站在墙角。

“过来!”皇甫锐用命令的口吻指了指在桌子旁边的一大块空地上。

皇甫凡翼也是缓慢地走过去。

“趴下双手撑地,腿和手臂伸直,腿分开,快点!”啊,皇甫凡翼听到这句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惊讶,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做那种动作,虽然皇甫凡翼是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照着做了。

“待会你就背家规,但是如果有错的地方或是停顿的话,我就是用这个打你屁股五下,然后提醒你,你再重新背,直到你流利的从头到尾背下所有家规为止,听懂了吗?”果然是折磨人,故意要羞辱人嘛。

“听懂了!”回答绝对是心不甘情不愿。

“开始吧!”

“家规第一条家规第十三条????”皇甫凡翼刚刚想到,要说出来的时候“啪啪啪啪啪~~~~”五下板子就上身了,而且还连续打在同一个位置上,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打完后皇甫凡翼啊了一声支撑不了的趴在了地上。

“起来!”皇甫凡翼听到后又很吃力的爬起来,尽力的恢复刚才的动作。

“重新背!”这三个字的口气要比那两个字温柔多了,其实皇甫锐心里也很不忍,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这小子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背,就算是背下来也不可能会乖乖遵守。

“家规第一条”直到背到第三十六条的时候,皇甫凡翼突然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就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就这样又是五下,又是一声惨叫。

最气人的就是有一次都背到第九十七条,可是因为自己停顿了一下,又被打,而且还要重新再背,真苦~~

终于背完了,再看看皇甫凡翼的屁股上已经是数不清的伤痕了,额头上也布满了汗珠,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唉!谁看到之后都会不忍心的。

“从今天起,不准叫我喂还是什么的,必须叫我爸,要不然叫错一次就是50藤条,记住了吗?”皇甫锐很不忍心地看着皇甫凡翼,皇甫凡翼艰难的点了一下头。

然后皇甫锐从书房的里面拿出了一件浴袍披在了皇甫凡翼的身上,小心翼翼地抱起他来,本来还打算打完之后不管他,让他好好尝尝教训,可是无论他怎么说服自己都没用,还是忍不住想要自己亲自照顾他。

安慰

皇甫锐抱着皇甫凡翼到凡翼的房间,可是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原来在出来前皇甫凡翼把门给锁上了,皇甫凡翼叫来管家拿着备用钥匙终于算是打来了,皇甫锐看了他一眼,心里想肯定是因为刚刚到这里没有安全感才会想到把门锁上。

皇甫锐抱着皇甫凡翼走进房间,发现房间竟然大变样,床上、沙发上、桌子上还有床旁边的地板上都堆满了公仔玩具,这不是只有女生才会喜欢的东西吗?皇甫锐心里想。

把皇甫凡翼抱到床上的时候才发现,窗上还有床的一边都挂满了帘子,房间乍一看更像是小女生的房间,皇甫锐还以为自己走错了,但是又回想起来自己也没有妹妹和姐姐,这个肯定不是别人的房间。

其实皇甫锐最讨厌的就是一个大男生总是喜欢女生才喜欢的东西,记得在皇甫胜翼小的时候,因为皇甫锐看到他在玩公仔玩具,就很生气直接把他拉到惩罚室去打,结果打得他两个星期不敢下床,自己的弟弟就更不用说了,弟弟从来都不会对这些感兴趣,而且弟弟从小就身体不好,就算是感兴趣他也不舍的把他打成那样。

再看看,在墙的一面,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地方贴满了照片,仔细一看,应该是他跟自己的好朋友照的,里面的他什么表情都有,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每张照片都笑得很开心,跟这几天皇甫锐认识的皇甫凡翼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因为凡翼来这里这么多天了,别说是搞怪了,连笑都没有笑过,难道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就让他觉得这么讨厌?

这个时候皇甫凡翼突然痛醒了,皇甫锐听到声音后立刻走了过去,看到皇甫凡翼似乎还不清醒的样子自己真的很担心,真的很怕凡翼会有什么事。

“怎么了?会痛吗?不要动,来我给你上药!”皇甫锐把早就准备好的药拿了过来,然后脱掉了凡翼的浴袍,然后小心翼翼的给皇甫凡翼上药,生怕弄疼了他。

“啊~~~~痛死了!”本来还不清醒的皇甫凡翼在皇甫锐上药之后突然醒了过来,他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好像被大火烧着,热辣辣的,很痛。

“好了,乖了,不要乱动,我在给你上药!”皇甫锐用肯定的语气对皇甫凡翼说。

“啊~我不要上药,上药好痛哦,我不要,救命啊~”皇甫凡翼因为剧痛身体不停地动着,皇甫锐没有办法,只好一只手按住他一只手上药。

“别乱动,不擦药会更痛的,乖乖的好不好?上了药伤才会好,才会不痛,听到了吗?”感觉像是在哄小孩,不过现在在皇甫锐的眼里,皇甫凡翼就是个小孩。

“真的吗?你可是爸爸,不能骗人哦?”

“放心,我不会骗你的,真的!”天真的皇甫凡翼只好停下来。

这才让皇甫锐松了一口气。

“你也太娇贵了,打几下就疼成这个样子,你妈平时不打你吗?”皇甫锐知道现在皇甫凡翼很痛,所以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少受点罪。

“嗯,妈咪才不会打我屁股,她只打我手心,不想你,这么喜欢打人!讨厌!”想起妈咪,凡翼更难过,真的很想她。

“那你妈是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能让她打你的事,如果让她知道了,她恐怕比我还要厉害吧?你不是就是怕被她知道那些事情会挨打所以才听我的话的吗?”皇甫锐认识的小舒就是这种人,生气起来谁都不放过。

“才不是因为这样咧,我是怕妈咪会难过,如果让她知道我这样,她一定会很痛苦,我不想看到她那个样子,从小她就希望我将来是个有气质,听话,懂事的孩子,虽然我不想这样,但是我也不想看到她失望,所以我才想说要尽量给她留下好的印象,这样她才会高兴!”听到皇甫凡翼这么说皇甫锐也觉得很欣慰。

“不过,既然知道你这种做她不喜欢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这是皇甫锐最好奇的,凡翼看上去好像很在乎她妈妈的样子,可是为什么还要做让她妈妈觉得伤心地事情?

“我也有我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啊,我也有我的梦想,还有我想要做的事情,别的我都可以听她的,唯独梦想,我想以后要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皇甫凡翼提到梦想,突然很安静,而且好像也感受不到痛了。

“梦想?”皇甫锐听到梦想两个字,突然就想到自己以前也有自己的梦想,可是因为自己是父亲的长子,所以要继承父亲所有的事业,梦想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同时他也在提皇甫凡翼担心,因为皇甫凡翼肯定会走自己的老路。

小儿子从小学什么都没有天赋,是出了名的笨,可是凡翼他能够考到那么好的学校去,足以说明凡翼要比胜翼强多了,而自己的事业将来也必须要交给他。

皇甫锐回过神来,继续给皇甫凡翼上药。

“还会痛吗?还有哪里不舒服都要告诉我!”皇甫锐很温柔的问。

“不会了,强多了。”皇甫凡翼真的很奇怪,爸爸不会是个双重性格的人吧?刚才在书房那么凶,让自己一看到他就觉得怕,可是现在却很温柔的在给自己擦药,实在是不正常,不过这种感觉却很舒服,即有人管又有人疼,真的很好。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看来这段时间又不能去上课了,好好养伤!”说完之后皇甫锐刚要走就被皇甫凡翼给叫住了,皇甫锐很奇怪,还以为他又有哪里不舒服,不过如果是弟弟的话这个时候一定会让自己陪他,不会凡翼也想让自己陪他吧?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皇甫锐很小心的问,语句里充满了关心。

“不是,你能不能帮我把那个拿过来?”皇甫凡翼指着在地上的一个海绵宝宝的抱枕。

“哦,好!”皇甫锐连忙过去拿,然后递给凡翼。

皇甫凡翼就抱着它睡了,那个样子对于皇甫锐来说要多幼稚就有多幼稚,可是他却一点都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真的很可爱。

皇甫锐的麻烦

“我不喝药!”皇甫铭边推着药碗边大叫着,让旁边的皇甫锐很头疼,没想到自己在解决黑道的时候轻而易举,就算在难办的事情自己也可以很好的应付,偏偏这个弟弟竟然是自己的克星。

“小铭,乖啊,喝了药病才会好啊,来,哥喂你啊。”皇甫锐丝毫不管旁边的佣人怎么看他,也不顾自己的威严扫地,尽量的低声下气的求皇甫铭。“不要,你走,不要管我,去管那个什么凡的,还来搭理我干什么?”皇甫铭最气的就是这点,自从他来了之后,哥就很少来关心自己,只在乎他,不说话说回来也是,我又不是他的同父同母的兄弟,人家是他的亲生儿子当然不一样。

这就是因为这个,皇甫铭才故意想要气皇甫锐,才会在下雨天故意偷跑出去玩,没想到自己真的病了,现在难受的要命,一点东西都不想吃。

“你这是说什么话?凡翼毕竟是哥的亲生儿子啊,以前这十八年来,我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责任,只有现在好好地补偿他啦,再说了,小铭这么可爱,怎么会有人代替得了小铭的位置呢?”皇甫锐故意讨好皇甫铭。

“少说好听的,我不要吃,拿走,别搭理我!”皇甫铭说完就气嘟嘟的把头转到了一边,让旁边的皇甫锐更是没有办法。

对了,要是皇甫铭不提起皇甫凡翼,皇甫锐到现在都没注意到一直都没有见到皇甫凡翼。

皇甫铭转过头然后问旁边的管家:“凡翼在房间里吗?怎么都没有看到他?”皇甫铭一问这个,皇甫锐就更生气了,凭什么他一来就可以抢走哥,以后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大少爷,凡翼少爷一早就出去了,至于去哪他也没有说。”管家忐忑的回答,早知道自己当时就应该拦住他出去,现在看来凡翼少爷绝对有可能顶替二少爷的位置。万一出什么事,自己肯定不会好过。

“现在都没有回来吗?”皇甫锐很担心,现在都这么晚了,他一个人伤才刚好,又去哪了?

皇甫锐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皇甫铭的脸色有多难看,竟然在自己身边提起那小子,而且还这么关心他,难道自己跟哥二十多年的感情都比不上这小子的几个星期吗?

“现在那个凡翼还没有回来,你很担心是吧?去找他啊,不要管小铭了!”皇甫铭说完就干脆用被子捂住自己,皇甫锐都忘了皇甫铭在旁边,不用说这样他就更不能乖乖吃药了。

“小铭,不要捂住头,这样对呼吸不好,哥错了行吗?来先把药喝了,不喝药凉了!”皇甫锐轻轻地拉着被子,可是皇甫铭死拽着被子不放,让皇甫锐心里突然有一点内疚,本来自己弟弟就很喜欢钻牛角尖,自己再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唉!

“我不要喝,拿走,我不要喝!”皇甫铭一生气干脆把皇甫锐手里的药给打翻了。

这让皇甫锐非常生气,自己都这样低头了,弟弟竟然领情,还把药给打翻了“你不让我管了是吧?好,以后我再也不管你了,你爱喝不喝!”皇甫锐一生气直接就走了。

皇甫锐刚走下楼,就看到皇甫凡翼跌跌撞撞地走进来,一看就知道是喝醉了,正在气头上的皇甫锐看到皇甫凡翼喝醉就更生气了:“你这么晚回来,去哪里了?还喝成这样,我没有跟你说过你不准喝酒吗?”皇甫锐看到皇甫凡翼在这个样子,更有一种想要打他的念头。

“呜呜呜~~~~不要管我,让开!”皇甫凡翼边哭边往前跌跌撞撞的走着,几个佣人想要扶他可是都被他赶走了。

“不要管你?”又有一个不要自己管的人,好,不要我管是吧?我谁都都不管了!

皇甫锐刚想要走,又突然想凡翼可能是早就习惯这种生活,如果真的不管他,那他以后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皇甫锐一把拉起皇甫凡翼,把他拉到了浴室。

皇甫凡翼迷迷糊糊地被皇甫锐拉到了浴室,还被丢进了浴池里,这里是皇甫锐的浴室,浴池比游泳池还打,然后皇甫锐从一个房间里拉出一根长管,用冷水直冲皇甫凡翼,皇甫凡翼被冷水冲的瑟瑟发抖,而且看上去也比刚才清醒多了。

皇甫锐关上开关,然后看着皇甫凡翼,虽然很生气但是看到他冷成这样真的很不忍,皇甫锐走了过去,皇甫凡翼看到皇甫锐走来后以为他又要打自己,害怕的往后退了退,皇甫锐走过去,并没有像皇甫凡翼想的那样,而是帮自己脱了衣服还拿来了浴袍给自己穿上,比以前暖和多了。

皇甫锐抱起皇甫凡翼,然后把他抱到了房间,放到了床上,帮他拿来抱枕,然后轻声的说:“你好好休息,至于今天的事情,明天下午再跟你解决!”皇甫锐说完就走了。

皇甫凡翼知道,这顿打肯定是逃不过了,可是这种被人管的感觉真的很好。

喝酒的原因

果然,从早上到下午,皇甫锐都没有管皇甫铭,连看都没有去看他,看来真的下狠心不再管他了,就算是看到皇甫锐也假装没有看到他,因为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一大早皇甫锐和父亲就先出去了,而皇甫胜翼很早也去上课了,家里面除了佣人、保镖和管家那就剩下皇甫凡翼和皇甫铭了。

皇甫凡翼从早上起来到中午一直到下午都忐忑不安的,想起昨天晚上皇甫锐说的话就害怕,自己真的很衰,从进来这个家到现在才几天就连续挨了这么多次的打,而且还每次都是伤好了之后刚想要出去玩,结果就有事情导致挨打,唉!这次挨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真是受不了了!

而皇甫铭则是从早上就开始掉眼泪,他原本以为哥一个晚上就会消气,然后就会来哄他,可是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搭理自己,自己的病还没有好,哥连问问都没有问,难道哥真的不想在管自己了吗?就知道早晚会是这样,自己脾气那么坏,哥忍受了这么多年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

“王叔,凡翼在家吗?”皇甫锐下午一回来就先问皇甫凡翼这让管家很惊讶,如果是以前,二少爷病成这个样子大少爷回来之后应该毫不犹豫地先去二少爷的房间,连问都会觉得浪费时间,难道真的是大少爷不再管二少爷了吗?

“哦,凡翼少爷一直在房间里!对了,二少爷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吃东西,您是不是先去看看二少爷?”管家试探着问皇甫锐,看到皇甫锐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过了一会,皇甫锐才淡淡地回答:“不用了,我先去看看凡翼,他爱吃不吃!”皇甫锐说完就往楼上走去,路过弟弟的房间,皇甫锐连看都不看一眼,旁边的人都很看不过去,大少爷怎么这样,喜新厌旧,连看都不看一眼,也太无情了吧?

则有一部分人就干脆把罪责怪到皇甫凡翼的身上,当然还有一部分花痴则站在皇甫凡翼这一边,所有人都在小声地讨论着。

皇甫锐打开皇甫凡翼的门,发现并没有关,皇甫锐让身边的人在外面等,然后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皇甫凡翼抱着抱枕正在发抖,不知道情况的皇甫锐还以为自己昨天给他冲凉水冲的病了,刚想要走过去问,走进了才知道,原来皇甫凡翼在看恐怖片,皇甫锐这才松了口气。

皇甫凡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皇甫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正在看出神的皇甫凡翼吓了一跳突然大叫起来,皇甫凡翼的大叫也吓了皇甫锐一大跳。

然后皇甫锐大声地说:“叫什么?我有那么恐怖吗?”其实对皇甫凡翼来说,现在的皇甫锐比电视上的鬼还要恐怖。

“额,没有看清楚,你怎么会在这里?”皇甫凡翼疑惑的看着皇甫锐。

“”皇甫锐彻底无语,难道他都没有看到自己进来吗?本来还以为他一整天都呆在房间里是在反省,没想到是看这个东西,唉!

“为什么大白天看恐怖片?而且还吓成这个样子,既然害怕干吗要看他?”皇甫锐真的很奇怪,为什么现在的小孩都喜欢做一些自己冒险的事情?

“哎呦,这个是新片,早就想看了,可是晚上看我想应该会更害怕,所以就白天看,哈哈,没想到白天看也很恐怖!”就皇甫凡翼一个人在那里干笑,看到皇甫锐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之后,就不自觉地停笑声。

皇甫锐关上电视,然后看着皇甫凡翼冷冷地说:“半个小时之后到惩罚室等我,迟到你知道后果!”说完皇甫锐就走了,留下的皇甫凡翼听到后更害怕了,不会吧?半个小时之后就是自己的祭日吗?

半个小时之后,在惩罚室里

皇甫锐正在坐在椅子上玩弄着周围的刑具,皇甫凡翼看到后心惊胆战的,上次来没有看清楚这里,真的很可怕哎,这家的人真的很喜欢打人,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刑具挂在墙上,还有桌子上也有一堆。

有各种各样的鞭子、板子、藤条,在墙的一面还有绳子跟铁链,光看看都腿软了,别说是还要挨了,还是说这个地方建的目的就是为了吓唬像他这样不听话的人的?

皇甫锐看着皇甫凡翼多变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被吓到了,这正是他要的,如果他不怕那以后还不得经常闯祸。

“说吧,昨天出去一天到底做什么了,还有为什么会喝醉?”皇甫锐玩趣地看着他。

“啊,我”皇甫凡翼把头转回来,心里想,如果说谎应该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吧,恐怕他已经知道了吧?

其实皇甫锐并不知道昨天他去哪了,也没有让人去查,只是想问一问,然后再罚他。

“哦,是这样的,因为我觉得自己伤已经不痛了,所以才想要去解决一下我来这里一直想解决的一件事。”皇甫凡翼说到这眼神里面露出了难过的神情。

“什么事?”没有解决的一件事?难道是之前还有东西要拿吗?如果是这样那也不至于去喝酒啊。

“跟我女朋友分手!”皇甫凡翼说到分手两个字之后心里更是难过。

“分手?为什么?”皇甫锐很奇怪,明明他看上去就很难过的样子,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分手?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也喜欢她,之前我不知道,他也怕我会为难所以一直都没有说,后来我发现了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办,刚好那个时候被你抓来,而且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家里,让我想通了很多,我没有办法在他的痛苦之上去谈恋爱,所以才”皇甫凡翼那个时候真的很矛盾,可是这今天他突然想通了,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生,自己另外找一个不就行了嘛?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跟她分手之后会这么难过,所以才跑去喝酒。

“所以你认为喝酒是解决痛苦的最好的方法是吧?”皇甫锐想没想到凡翼现在竟然遇到事情用这种方法去解决,这么行?一定要帮他改过来。

“嗯”

“好,之前我也跟你说过吧,不准喝酒,这可是明知故犯!说吧,要怎么罚?”皇甫锐看着他,这样应该会让他更深刻,以后都不会肆无忌惮的去犯。

“我已经成年了,为什么不能喝酒?”皇甫凡翼说的声音很小很没有底气,虽然这样,但皇甫锐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成年?成年也不行!”自己弟弟都已经二十四岁了,都不敢跟自己说他已经成年了,可以喝酒,没想到皇甫凡翼竟然这么跟自己说。

“哦,我会反省的,那这样我先走了!”皇甫凡翼说完就想要溜走,可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又被皇甫锐给抓住了。

“想跑,没门!”皇甫锐一把把他摔倒床上,然后挑了一跟又细又长的鞭子。

先悲后喜

又来了,又是这样,这个爸爸也太暴力了,很喜欢把人家往床上仍啊?

皇甫锐走过去,一把把皇甫凡翼的裤子给扯下来了,屁股马上暴露在空气中,隐约的还能看到上次挨打留下的伤痕,虽然已经很淡了。

“如果你再不好好听我的话,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说完,皇甫锐就举起鞭子,一鞭打到了皇甫凡翼的屁股上,还没等皇甫凡翼叫出声来,第二下又打下去了,到底和板子不一样,每打一下就是一道血痕。

每挨一下都好像是肉要撕开一样的痛,而且还是接连不断,一点缓的机会都不给,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死掉了,后背和屁股不断地向他传来疼痛的信号,皇甫凡翼一开始只能边哭边大叫,不知打了多少下,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虚脱了,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留出来。

皇甫锐一开始听到他大叫的声音其实气早就消了一半了,但是想想如果不尽快制止他的这种行为,那以后想管都来不及了,听到皇甫凡翼的声音慢慢地小了下去就知道自己打的不轻,而且再看看屁股,早就已经没有可以再打的地方了。

可是皇甫凡翼实在是太倔了,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求情,也没有说我错了之类的话,皇甫锐本来想只要他求情之后就不再打他了,可是这小子根本就不向自己低头,说他跟弟弟一样,根本就是冤枉了他。

再看看这时的皇甫凡翼已经没有力气像刚才那样大喊大叫也没有拼命挣扎,突然皇甫凡翼觉得自己的眼前越来越模糊

皇甫锐打着打着很奇怪,竟然连哭的声音都没有了,皇甫锐放下鞭子,然后抱起皇甫凡翼来一看,原来是晕倒了,都怪自己打的没轻没重的,本来就知道这小子娇贵,竟然还

皇甫锐连忙抱着皇甫凡翼回到房间,还叫人找来了家庭医生,有的拿纱布有的拿药拿水,整个皇甫家的佣人都忙成了一团,医生给凡翼打了点滴,然后说只要再上点药就没事了,摸着皇甫凡翼的额头,也已经退烧了,皇甫锐这才放了心。

皇甫锐帮他上了药,然后就一直守在皇甫凡翼的旁边,“怎么会昏迷这么长时间都不醒?”

“大少爷,凡翼少爷本身就对痛非常的敏感,承受不了也是很正常的。在过不久就会醒来,只要醒来后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好,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皇甫锐让所有人都出去了,然后自己来照顾他,皇甫锐轻轻地擦去他额头上的汗,然后拿来凳子坐在皇甫凡翼的床边。

皇甫锐仔细的看着皇甫凡翼,刚才的时候没有看清楚,原来这小子这么白,这么瘦,胳膊有女生的粗吗?(虽然这句话很侮辱人,但是的确如此!)

“水,水”刚才叫的口干舌燥的皇甫凡翼早就渴了,当然刚刚醒过来就要水喝,皇甫锐听到后马上跑去给他倒水,此时的皇甫凡翼还是有点神志不清,皇甫锐轻轻地把他扶起来,然后喂他喝。

皇甫凡翼一口气把一杯水全都喝完了。“还要吗?我去给你倒!”皇甫锐刚要站起来就被皇甫凡翼给拉住了“不用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还会热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皇甫锐温柔的问。

“除了那里痛之外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不过你也太狠了,竟然把我打成这个样子,突然觉得有你这个爸爸还不如没有!”皇甫凡翼有气无力地说着。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来,先躺下,好好休息,要骂我等你身体好了再骂,行吗?保证让你骂个够!”皇甫锐说完就扶皇甫凡翼躺了下来。

“骂个够之后再让你打个够是吧?”皇甫凡翼开玩笑似的笑了笑。其实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恨自己的亲人,他自己也知道就算眼前这个人怎么对待他都是为了他好,也只有家人才会去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皇甫锐是真的无语了,他本来以为自己这样对凡翼,凡翼会恨死自己,然后就真的不会再认自己这个爸爸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还在跟自己开玩笑,难道凡翼真的有自己不知道的那一面吗?

“既然你现在没事了,我就先走喽,还有这几天就好好地休息吧,不要到处乱跑了,也不准再去那种地方玩,还有以后晚上八点必须回家,不准在外面乱逛,听到了吗?”皇甫锐假装严肃地说,其实在他心里看到凡翼不恨自己不知道有多高兴。

“喂,先别走,商量一下嘛!”皇甫凡翼拉住皇甫锐的衣角,拽了拽。

“商量?好啊,商量什么?”皇甫锐真的很惊讶,以前还从来没有人在自己做决定之后要求再和自己商量的,不愧是我儿子,哈哈,不错。

“那个,其实我去酒吧也不完全是为了去喝酒才到那里去的,还有,门禁时间改到12点怎么样?”皇甫锐觉得皇甫凡翼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不会是被自己打傻了吧?

“哦?为什么?”皇甫锐越来越觉得有趣了。

“其实我去酒吧是因为我们乐队在那里驻唱的,如果我不去的话,那他们就不能唱了,我可以答应你不喝酒,但是绝对不能不去,还有门禁,现在是个人都喜欢过夜生活,以前如果早上没课的话我会玩到早上5点,12点对我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不能再退了。”皇甫凡翼很认真的说。

“我可从来都不过夜生活,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人喽?”完了完了完了,撞枪口上了。

“额,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像我们这个样子的学生很习惯过夜生活,没有骂你的意思,真的!”皇甫凡翼断断续续的说,终于找到借口了。

“哦,你刚才说你在组band对吗?”

“嗯!”皇甫凡翼点了一下头。

“你妈妈知道吗?”皇甫锐很严肃地问。

“不知道,我没有跟她说,她也没问过!”皇甫凡翼很肯定地说。

“好,从今天起,就不要再跟那帮人组什么乐团了,这样不好。”皇甫锐的脸突然沉了下来。

“为什么?”皇甫凡翼已经没有多吃惊了,因为在家长的眼里组band就是不务正业。

“不要做那些没有用的事情了!”

“没有用?那对你来说什么东西是有用的?”皇甫凡翼死死地盯着皇甫锐。

“反正不是这个!”皇甫锐更是很坚定地说。

“你误会了,我没有想把这个当成终身职业来做!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所以才会去做。”皇甫凡翼知道硬碰硬的后果不会很好。

皇甫凡翼见皇甫锐不说话又继续说了下去:“我想你年轻的时候也会有想做的事情不能做,这个时候你应该也会很遗憾,我还年轻,如果现在不去做,那以后就不会再有机会了,我想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做一些喜欢的事情,希望你能够理解!”皇甫凡翼看着皇甫锐,怎么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是你说的,在那里不准喝酒!”说完皇甫锐就走了,这是不是就说明皇甫锐同意了呢?

“爸!”

皇甫锐转过头“还有什么事吗?”

“谢谢你!”皇甫凡翼觉得有个爸爸真的很好!

客人

皇甫锐走出皇甫凡翼的房间之后就看到管家就在门外,皇甫锐很奇怪,如果不出什么事情的话管家是不会专门在这里等的。

“有什么事情吗?”皇甫锐淡淡的问。

“大少爷,是这样的,尤昊少爷和叶诚少爷来了,可是大少爷一直都在凡翼少爷的房间,所以才没有打扰您”管家恭敬地说。

“哦,这样啊,在哪里?”皇甫锐一听到尤昊和叶诚来了非常高兴,这辈子唯一的两个好朋友,因为胜翼过生日所以特地请他们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在客厅!”管家刚刚说完皇甫锐就大步的朝客厅走去。

“二伯”,一个17岁的男孩看到皇甫锐之后立刻甜甜地叫起来。

“哇,这么久没见楠楠都长这么大了,也对,胜翼都16了。”时间过的真快,上次见到叶楠的时候才14岁,没想到怎么快这群小孩都长大了,自己也老了吧?

这个叫叶楠的孩子是叶诚的儿子。

“大哥,诚!”皇甫锐连忙走过去,因为大家都很忙,上次见面还是胜翼上次过生日的时候,都一年没见了,皇甫锐不知道这段时间有多想他们。

“锐,好久不见了,来先坐下聊!”皇甫锐坐了下来,而叶楠也早就跑上楼去找皇甫凡翼玩了。

“二哥,我听说你把凡翼接到家里来住了?”叶诚毫不避讳的问,尤昊立刻瞪了他一眼。

“嗯!已经回来一个多月了!”皇甫锐想起皇甫凡翼刚来的时候就觉得好笑,乱骂人,一点礼貌都没有,不知道天高地厚。

“小舒同意了吗?”既然叶诚都问了,尤昊也不怕什么。

“我没有跟小舒说,凡翼在这里上课,之前他也都是跟朋友住在一起,所以把他接回来之后,就没有跟小舒说,而且我也已经跟他朋友说过了,让他不要告诉小舒。”皇甫锐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他知道如果让小舒知道后,一定会立刻把凡翼接回去,那以后就没什么机会再见凡翼了。

“但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小舒早晚会知道,而且凡翼也不可能在这里上一辈子的学啊!”当尤昊知道后就一直在替皇甫锐担心,他知道小舒的个性,凡翼现在对她来说是她唯一的亲人,她绝对不会轻易让凡翼跟皇甫锐一起生活。

“我知道,现在我也在想办法!”皇甫锐想到这里就觉得烦。

“好了好了,我们难得再见面,就聊点别的吧!”叶诚看到皇甫锐提到这个心情不是很好就立刻想要转移话题。

“好,我们聊点别的。”皇甫锐也不想提这个,走一步看一步吧。

皇甫胜翼的房间……

“胜翼,我听说你又多了一个哥哥是真的假的?”两个人实在是没有什么想要玩的东西,为了不无聊只好聊下天。

“嗯,你怎么知道的?”皇甫胜翼很奇怪,在皇甫凡翼没来之前自己都是不知道有这件事的,他来了之后自己才知道,本以为这件事是很保密的,没想到竟然连叶楠都知道了。

“我爸跟我说的,他现在在哪里啊,我们找他玩好了!”皇甫胜翼听到后立刻把叶楠拉了回来,可能因为用力太猛,叶楠重重的摔倒沙发上。

“喂,你干什么啊?很痛哎!”叶楠便揉着屁股边说。

“不要去找他,他很厉害!”一想起在餐桌上他跟叔叔吵架的样子就很可怕,一看就知道他一定不好相处,而且还可能比叔叔还要不能相处。

“厉害?有你爸厉害吗?”叶楠的这句话正说到了皇甫胜翼的痛处,爸爸从小就不喜欢自己,叔叔也是很讨厌自己,现在连凡翼哥哥也不喜欢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惹人厌吗?

其实不是皇甫胜翼惹人厌,而是他不聪明也可以说是很笨,皇甫锐就只喜欢聪明的人,所以才会不喜欢他,而皇甫铭是因为他是皇甫锐的孩子,怕有一天他会跟自己抢哥哥,所以才会讨厌他,至于皇甫凡翼那纯属是愿望,他根本就跟胜翼不熟,而且也早就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弟弟。虽然爸爸跟叔叔不喜欢他,但是尤昊和叶诚就超级喜欢这个侄子。

“呵呵,不要这样吗?我开玩笑的,不要难过了,我们去花园玩吧!”叶楠说完就拖着正在难过的皇甫胜翼跑到了公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