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班级挨打 || 929字

我记得一进初中,班费里面就有一项是买藤条送给各主要科目的任教老师。藤条本来是农家用来打牛的器具,非常有弹性,打起来非常痛。通常只要打一下屁股就会出现瘀青,一旦打二下以上,鞭痕重叠的部分马上皮开肉裂。历史上说到明朝的廷杖打得鲜血直流,我有些朋友认为文字夸张,怎么可能。我心想,这些在爱的教育之下成长的人真是不知民间疾苦。拜时代之赐,那种场面我在初中时代不但眼见,更是亲身领教过了。我初中三年就经常要当着全班同学面前,自己褪下裤子,光着屁股被老师用藤条抽打,经常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有时要打上十几下藤条,两边屁股都被打得鲜血淋漓。

被打的压力是全民性的,全班每个同学都挨过很多次藤条,有些老师认为好学生更加需要多用藤条进行体罚,这样才能督促好学生的学习成绩不断进步。成绩好的同学有好的打法,成绩不好有不好的打法。碰到严格一点的老师,每个同学依照资质优劣程度各有不同最低标准分,低於标准分以下就得挨打。像我初三的数学标准分就是九十八分。数学考卷一发下来,假如考题有五十题,表示我还有错一题的喘息空间。万一试卷只考三十三题,错一题马上变成了必须挨打的九十七分,我等於变相地被要求考满分。所以班上成绩很好的学生也经常要被藤条打得屁股皮开肉裂。好学生如此,更不用说成绩不好的学生了。最惨烈的状况往往是一整堂课老师都在打学生,教室变成了刑场。看着十三四岁的同班同学挨藤条,自己心里也不舒服,很怕老师叫我的名字,一叫到,就要上去光着屁股挨藤条抽。成绩太离谱的学生,受不了十几下的藤鞭,打得在地上连滚带爬,爬出了教室。老师大喊著: 『好,你厉害,知道我不在教室外面打学生。你有种爬出去,就永远不要再进这个教室来。』 学生怕打又怕威胁,把头转进来,可是屁股仍然留在教室外面。双方就这样僵持著。 不像现在,这种教育方式在当时很少发生纠纷(毕业典礼之后,学生要盖布袋打老师的不算)。

我所就读的是升学率非常高的私立中学,很多望子成龙的父母都抢著把孩子挤进去。假如有父母亲不同意这样的教育哲学,学校很乐意让学生转学离开。有时候,学校的藤条打断了,甚至会有热心的父母亲捐赠新的藤条。

我想起班上有一个同学后来变成了国内知名的声乐家。他应该算是班上同学的荣耀,这无庸置疑。问题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把声乐家和印象里中学时代的他联想在一起。我想不起中学时代曾经听过他唱歌,或者感受到任何他可能成为声乐家的特质。 我搜遍记忆所及,勉强能找出来的,竟只有他挨藤条时,高亢的哀嚎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