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花儿的婚礼之夜 || 3015字

花儿是江南柳叶镇人,在那个悠然平和的小镇,流传着千古不变的习俗,凡是嫁到镇上的姑娘们在婚礼之夜都要受到丈夫的责打,并且还有一种附加刑—姜罚。这种习俗一直流传至今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使得新娘们没有一个敢撒娇卖痴蒙混过关,在新婚的第二天新娘子必须在德高望重族人面前去衣验刑,如若刑罚过轻甚至无刑罚,新娘子就会被族老召集族人当众施行,那时不仅刑罚严重,还有许多附加刑另新娘子羞愤欲死,是以新婚之夜的刑罚新娘子反而希望重一点好过关。明天就是柳全迎娶花儿的日子了,花儿想到明夜的打和姜罚,不仅摸了下自己的下体私密,脸也染上了粉色。花儿娘过来安慰女儿女人都有这一遭,千万要祈求丈夫重打,姜罚也不可偷懒,否则就不是在屋里就你丈夫自己看了,到时示众后你婆家嫌丢人你以后的日子就难了。

花儿和柳全是从小认识的,不过柳全比花儿大,所以仅仅知道对方不错,脾气也不错,不过在脾气不错的男人在柳叶镇打老婆也是家常便饭,凡是有错了或者没错,想打老婆就必须脱了裤子让爷们打,顶嘴、逃跑就更严重了,柳叶镇祖祖辈辈男人研究了无数附加刑就等着犯错的女人那。

花儿被接到新房,柳全去外面谢礼,花儿忐忑不安的等着一生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男人的责打,这个男人将拥有对自己以后人生的管教权,凡是犯错就会被这个男人脱了裤子大,或许有了孩子会好一点,镇上的其他人家就是这样,花儿这样安慰自己。不就柳全就回来了,没人在这个时候多耽误新郎的时间。柳全进屋子看到花儿粉面桃花的坐在床上,双手紧紧交握,不禁上前抱住花儿,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柳全抱花儿的时间并不长,很快花儿就被放开,柳全严肃的对花儿说:“还等着我伺候你呢?还不准备上。”花儿慌张的起身开始脱衣服,新婚的惩罚是不允许穿任何衣服的,毕竟是面对男人,即使是自己的丈夫现在也仍然是陌生人,所以花儿的衣服越拖越慢,只剩下一块遮羞布就再也脱不下去了,柳全见此说:“快点,别磨蹭,让我动手,一会有你好受的。”吓得花儿赶紧扯下内裤,光溜溜的站在衣冠楚楚的柳全面前,柳全上下仔细打量花儿了一会儿,“还需要我一步一步教你,要不要我让族人过来观赏你才知道干什么”花儿赶紧回身取了结婚前娘家娘亲自打磨的板子和一块生姜,跪在柳全面前,说:“奴初出嫁,不懂规矩,望爷惩处,教导奴上敬公婆,下爱弟妹,不敢行差踏错。”柳全并不接过板子和姜,反而靠在墙边闭目,花儿感到自己的腿都麻了,不禁难受的悄悄动动,柳全猛然睁开眼睛,说:“贱人,谁让你动了”花儿慌忙叩头“奴知道错了,请爷责罚。”柳全道:“错哪了”花儿说:“请罚时身体不稳,乱动。”“还有呢”花儿慌忙看了下丈夫“贱奴不知道,请爷告诉贱奴”“要我告诉你也行,不过念你初来,本不想罚你太重,既然你如此不争气,看来的好好的立下规矩,刚才你脱的时候有迟疑,以后凡是请罚必须快速把你的贱体露出来,否则加倍”“奴以后一定遵从”“一个错误50,要爷提醒翻倍,共150下,转过来”柳全拿着板子,点着花儿的腰,“屁股撅起来,腿分开”花儿的私密处一览无余,花儿的脸更像番茄一样红艳。柳全先放下板子用手给花儿的屁股上点颜色,并不时摸着花儿的蓓蕾,不一会花儿的屁股就和她的脸一样红了,而她的蜜汁也不断的流出来了,柳全骂一句:“小骚货,以后这里就是我的,你要是敢自己弄,看我不收拾你”花儿羞得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柳全见花儿不回答,拿起板子连抽5下"啪啪啪啪啪",“你不服”花儿疼的眼泪都下来了,连忙说“爷,贱奴服,服”“以后再说话不回答,嘴给你抽烂,现在上面的嘴犯错,下面的嘴受罚,躺床上,手抱住腿,罚十下。”花儿知道这个厉害,吓得求饶:“爷,贱奴再也不敢了,饶了贱奴一会吧”“20下”,花儿再不敢说什么,只能磨磨蹭蹭起来,

横躺在床上,两只胳膊搂住两腿,“把腿打开,小贱货”,花儿无法,只能用力打开双腿,以免丈夫在加数量,这样一来花儿的私密处就完完全全的展示在柳全的面前,柳全看着花儿粉嫩的花蕊,微微收缩的屁眼,感到一股热流涌向全身,小柳全也悄悄抬起,不过,新婚是征服妻子的重要时刻,要是今天不能制服她,以后有的是非生,柳叶镇的的男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新婚之夜都不会急,反正人都是自己的了,以后有的是享受的时候,现在必须把家法立起来,以后的日子才能更顺畅。所以柳全不着急,手轻轻的抚上花儿的花蕊处,慢慢向下滑去,按按屁眼,花儿羞得花蕊紧闭,屁眼一缩一缩的,柳全轻打在花蕊一下,“放松”,花蕊娇嫩,花儿仍然一疼“哎呦”,柳全看看板子,也担心打坏了,就找了一根大筷子,比平时吃饭用的长一般,也更粗一点,“报数,不报或者漏报的不算”,说着就用三分力打下去,花儿疼的“哎呦”一声,紧抱双腿,蜷缩在床上,一边求饶“爷,疼啊,疼,饶了贱奴一回吧,再也不敢了”“这下不算,分开,再乱动一次就加5下,你就耗着吧,看你的小贱逼硬还是爷的棍子硬”,花儿无法,只能老老实实的打开双腿,柳全摸了摸花蕊,发现一点事都没有,笑着道“看来小花儿不怕呢”,花儿机灵,趁机说“小花儿等着爷呢,爷别把小花儿打坏了”“放心,保管叫大小花儿都舒服”,花儿无奈,只能张开着腿由着柳全摸,等着挨打,柳全见她准备好了,就说“开始了,在乱动就加5下”,然后就打起来了,花儿强制着自己不动还要报数“1”“2”“3”“4”“5,爷轻点,疼”“6,饶了贱奴一回了”“7,啊”“啊8”·······,“15”,“看你表现不错,那十下就让屁眼领了吧,省的把我们的小花儿打坏了”“谢爷,谢爷”,花儿慌不忙的起来,就怕柳全反悔“反过来,快点,腚撅高”花儿连忙努力的撅高,就怕柳全再加罚,不料柳全还是不满意,用棍子点着花儿的腰,“低点,脸贴床上,撅起来”,“我打的时候屁眼不许动,不许往里面缩,否则不算,还得加10下,听着没”花儿一听,就慌了“爷打贱奴的小花儿吧,求爷了”“还敢讨价还价,加10下,以后我说啥就赶紧的,在讨价还价就打烂你的臭腚,快点”,花儿不敢再求,只能努力顶着屁眼,希望不要加罚,果不然柳全才打一下,花儿就不由自主的缩一下“得打几下”“回爷的话,加5下,一共25下”“恩”,柳全又使劲打了一下,花儿的屁眼又缩了,花儿求饶“爷,不敢了,打前面吧,前面听话”柳全故意问“前面?前面是哪”花儿脸红通通的“······是,是花儿的小花儿”“哦?小花儿不疼了?想爷的的家法了?”花儿哆哆嗦嗦的“小花儿想了”“恩,爷高兴,分十下给小花儿,再打加罚得就加在小花儿上,恩?”“谢爷”“爷又要开始了,管好你的屁眼,否则也就帮你管”柳全又在花儿的屁眼上打了20下,加罚40下,加上原来的十下,一共得打50下,花儿想到这都哭了,“爷”“爷”不敢求饶只敢喊爷,盼着柳全手下留情,因为这都不算的,明天验刑,是验屁股上的,所以花儿知道,自己的屁股还没开始呢,柳全看着花儿,想着也差不多了,不过也没多说,只是催着花儿躺好,他要她小花儿了,柳全说一句“老规矩”,就开始打了,花儿老老实实的报着数“1”“2”·······“20 啊”,“恩,表现不错,剩下的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表现的好了就免了,不好就翻倍打”花儿赶紧说“谢谢爷,花儿一定好好表现”“恩,腿放下来,打开”柳全说着,帮花儿摆好姿势,“自己弄弄小花儿”“爷”花儿的脸可比屁股红多了,自己怎么弄自己啊,“少废话,我让你弄你就弄”,花儿只能一只手放在小花儿上,柳全看他不动,一板子打在大腿内侧,立马现出一板印的红“动啊”,花儿羞涩的自己摆弄自己,不一会下边的水就流下来了,柳全看着差不多了,就笑着说到“行了,看看小花儿都哭了,看来花儿在欺负小花儿啊,一会儿爷帮小花儿欺负回来行不行?恩花儿”,“奴都听爷的”“恩,不错自己把小花儿流出来的抹在屁眼上”花儿知道只能照做,不然还得丈夫饶不了自己,还得挨打,就忍着羞,自己抹上了,这样水流的更快了,柳全看了,就说看来“花儿很喜欢嘛,那花儿自己把姜插进去吧”,花儿不敢反抗,只能当着柳全的面把姜慢慢的塞进来,只留下一根线,等着把姜拉出来时用。花儿知道惩罚这才开始,姜一方面在惩罚新娘的小穴,另一方面也是让新娘在挨打时不能绷紧,以免受伤,所以把姜塞进后穴就表示要开始打了。花儿乖巧的说“请爷惩罚奴的贱臀”“花儿觉得该打多少啊”花儿知道轮不到自己做主就说“全凭爷做主”“既然让爷做主,爷怜惜花儿,就打500下吧”,花儿听到这红彤彤的脸猛地白了,抬头看了丈夫一眼,柳全说:“怎么花儿不同意,嫌少了,那就600吧”花儿没想到还会再加,赶紧说“奴谢爷赏罚”,说着就撅高屁股,方便丈夫责打,“报数,不许动,不许挡,不许大声哭喊,否则加10下”花儿连忙说“是,奴记住了”,“啪”“1”“啪”“2”·······,就这样一打一报数,打完600时,花儿已经精疲力尽,跪的没有姿势了,浑身汗淋淋的,柳全就喝骂到,“赶紧收拾起来,等着爷”。“今天表现好就不打那三十下小花儿了,以后犯错一块打”,花儿勉强打起精神伺候柳全洗漱,自己也快速的洗了下,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