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记 || 3106字

很多事情在你出生时就已经注定,有些人生下来就在云端,有些人生下来就在深渊。就像落花一样,有的落在思春少女的怀里,有的落在厕所里 ,无法选择,亦毫无道理可言。生而为奴的我不奢求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只想着能够活下去,哪怕遍体鳞伤。 小姐盯着我,嘴角荡出了一丝微笑,眼里闪着狡黠的光。我一看就知道情势不妙,下意识地摸了摸屁股。“给我把小云,小琴,还有小青叫来。我领命准备出去,可小姐又叫住了我。”把裤子脱光了再去叫她们“我心中叫苦不迭,转过身来面对着小姐,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祈求。”小姐,不要嘛,我知道你对清儿最好了。“”少废话,赶紧脱了,不然有你好受的。“我赶紧麻利儿的脱下了裤子,出去了,幸亏小姐的院子平时总是大门紧闭,没有特殊允许外人也不准进来,不过还是好羞啊。那三位一见我这个样子来叫她们都明白了这是怎麽回事,都皱眉苦脸的。我领着她们进了小姐的书房,然后将门关了,四个人站成一排,其他三位也将裤子一层层地褪下,春光肆意流淌。”不错嘛,挺自觉的。“小姐眼里满是笑意,手握着藤条不住地挥舞,”老规矩,清痕,你先来。“ 我趴到她的腿上,见她心情不错便说”小姐,能不能打轻点,我这屁股前两天刚被你照顾过。“说完小心察看她的表情,脸上笑眯眯的。哎!作为她的贴身侍女,她随时想打就打,前两天在她床上刚被她打完,我满心希望她能饶了我这次。小姐也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心里登时一亮,心说这大有希望啊。可没想到她突然脸色一冷,一下子重重打在我那娇嫩的屁股上,打得我大叫了一声。”长本事了你,学会求饶了是不是,看来我真是将你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了,这次非要叫你常常厉害。“她边说边狠狠的打着,”我错了小姐,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还敢有下次"小姐打得更用力了。打了二十几下之后,又叫我从她腿上起来,双手扶墙,弯着腰,屁股撅高,又让我用两个大腿夹住桌子上的一柄扇子。对我说,喊叫一声加打五下,乱动加打十下,将扇子掉下加大二十下。

这可真要了亲命了,后面无休无止的疼痛刺激着我的大脑,我还不敢喊,并且用力夹扇子,生怕它掉下,心里不住的骂着自己嘴贱。小姐突然一下子打到了我的臀缝里,疼得我直起身来,扇子也掉了,完了,得加打了。我还喊了三次,总共加打四十五下。小姐取下扇子,叫我趴到一张长椅上,开始了加打。打到一半,又叫小云打我。“给我狠狠地打,打轻了我要你好看。”说着还掐了小云的屁股一下。小云自是不敢怠慢,双手握着藤条狠狠地抽了下来,不由得我嗷嗷大叫。等到全部打完,我的屁股像两个紫葡萄一样,还肿起老高。这还不算完,又叫我去墙角跪着

她们三个挨得打就轻多了,打完后屁股上浮起了火红的晚霞,挺可爱的。她们也和我跪在一起。哎,摊上这麽一个爱折磨人屁股的主儿,又有什么办法呢。 正在我们四个跪着晾臀的时候,院子里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三小姐走了进来,我们小姐脸色一下子变了。一边吩咐我们把衣服穿好,一边走到门口迎接。我敢紧使劲一搂裤子,唉哟,真疼啊,我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挪到门边。“三姐呀,你不是最今身子受寒了,这几天不到我这来了吗?”“身子已经调理好了,我放心不下你,我可是身负教你琴棋书画的任务啊,怎麽敢怠慢呢。“说着便搂着我家小姐进了书房,那三个丫头各自做事去了,我因为是小姐的贴身侍女所以随着她们二人进了书房。我心想这下我肯定惨了,这林家老爷有九房太太,生有三个公子,十二个女儿。我们家小姐排行第八,虽然没有亲的兄弟姐妹,母亲也早去世了,却与七小姐和三小姐胜似亲姐妹。所以三小姐主动地承担起了教我们小姐琴棋书画的任务。三小姐性格外柔内刚,听她的身侍女小玉说,你要是犯了错落她手里,绝不轻饶。她对我们家小姐那是严格管束。生病前吩咐我们主儿每天练一百个字。可我们主儿可是个坐不住的人,没了三小姐在跟前,成天到晚的疯玩,她的功课都是我模仿她的笔迹写出来的。我也劝过小姐说这招行不通啊,这很容易被发现啊。可主儿不听,还说发现了我的屁股就等着烂吧。

老八呀,让我看看你这几天练的字。“主儿恭恭敬敬地将字递了过去。我真佩服我们家小姐,都到这时候了却脸不变色心不跳,眼里平静如水看不出一丝波澜,不禁让我想起了面对司马懿二十万大军却仍能在城头弹琴的诸葛亮。反观我自己,真是惭愧啊,一点都不淡定,一颗心仿佛从云端跌到万丈悬崖之下,又从万丈悬崖之下跳上了云端,继而又跌落,如此循环往复未曾有一刻停歇。全身冷汗急流,手都在微微发抖啊。我小心的察看着三小姐的脸色。只见三小姐那好看的眉头从舒展到皱起,又慢慢舒展开来。三小姐放下了字帖,眼含着笑意看着我们家小姐。

"老八,你这字是谁帮你写的呀。"我一听这话,全身就好像落进了冰窟里。"没人帮我写呀,我自己写的。”我们小姐从容应答。三小姐依然笑着”这字确实很像你的字,却写的极不流畅,一看就是有人刻意模仿的。你别嘴硬了,老实交代吧。“"姐,冤枉啊,这真是我写的。”小姐采取了滚刀肉的架势,死不承认。“那好,我将这件事禀告爹爹,看他老人家信不信你。""姐,我错了嘛,我错了嘛,这字是我叫秋痕帮我写的,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别告诉爹爹行不行?"一提起老爷小姐终于投降。“光认个错就完了吗,太便宜你了吧。”"那你还想怎麽样。‘‘三小姐笑着说,"听说你喜欢打别人的屁股,你自己的屁股有没有体会过被人打的滋味呢?“小姐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像梅花落在雪上,煞是好看。三小姐玩味着她的表情,吩咐自己的侍女从外面折下一跟较粗的柳树枝。”裤子脱了吧。’’三小姐对我们主儿说,主儿愣在那里了。‘‘还是让我来帮你吧。“三小姐说着,一把把我们小姐按在腿上,褪下了她的裤子。小姐赤裸的屁股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三小姐一边轻轻抚摸着那比雪更白,比丝绸更顺滑,比棉花更柔软的屁股,一边对我说,”林清痕,你也把裤子脱了吧,既然有胆子帮你主子做功课,也要有胆子受我的罚。“我自知逃不过这顿打,当然不敢怠慢,一咬牙将裤子整个儿脱了,我不由地叫出声来,因为脱裤子的时候又唤起了我屁股上的疼痛。”算了,姐,清痕今天刚被我打了一顿,受不住第二顿打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您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好了。“"真有义气啊,你让她帮你的时候怎麽就没有考虑她的小屁股呢。‘’

”清痕,你转过身来我看看。“我转过了身子,三小姐看着我那紫红的屁股,思索了一会儿。说“念在你屁股有伤,你们家小姐又为你求情的份上,我就只打你二十下,再晾三个时辰的臀。”“谢小姐,现在你先跪在墙角,等我收拾完你们小姐再收拾你。”我跪在了墙角,三小姐对小姐的惩罚开始了,她原本将小姐按在腿上,现在松开了小姐让它爬到早已准备好的长条凳上。

柳树条上下飞舞着,像一条凶狠的毒蛇般亲吻着小姐的屁股,留下道道红痕。三小姐一看就是调教人的老手,打下的伤痕彼此平行,间隔相等,透着整齐均匀的美感。小姐咬着牙,忍着不发出声音,死死地抓住凳子腿,剧烈地扭动着屁股企图逃避那可怕的柳树枝,可那只能是妄想,可柳树枝就像长了眼睛似的准确地击打着那两瓣臀肉,打得小姐屁股不住地颤抖。“啊”,这一下斜着抽在所有的伤痕上,唤醒了之前已经麻木的痛感,小姐忍不住叫了出来,紧接着又是几下斜斜抽来,小姐忍不住开始求饶,汗水和泪水沾湿了发丝。三小姐一看打得差不多了。便停手将小姐抱到床上小姐的屁股还在不住颤抖着。

 接下来该我了,三小姐示意我爬到长条凳上。三小姐打我时不像打小姐时那样密集,像狂风暴雨一般。而是将柳树枝高高举起又重重的抽下,柳树枝带着风声狠狠抽打在我的屁股上,我已经紫红的屁股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疼得半死,更何况是这么重的抽打,我疼的哇哇大叫。三小姐每打一下就间隔一段时间,让我充分消化疼痛,二十下打完,我的屁股已经破皮流血了。我几乎是爬着到了院子里去晾臀的。

三小姐打完了我又去看小姐了,“很疼吧"三小姐边给小姐上药边问道,”疼死了,姐,你真下的去手啊。‘'“谁叫你不听话,以后比这还狠呢。"三小姐又安慰了她一番,一直到了晚上。她看天色已晚便起身离开。走到院子里我跟前的时候,她冷冷地说”三个时辰到了,你可以起来了但别以为我这样就饶过你了,以后的十天里,天天来找我

,有的你受的。“我心里一惊,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不由得叹了口气。小姐吩咐小琴和小云把我搀到她的闺房里,放到她的床上。”我有气无力的说’'小姐,不会还要打我吧,再打我就只能来世再服侍您了。"“被打得半死嘴还那么贱,真是个欠打的丫头。”说着竟然轻轻的为我上起了药,虽然她的手法极其轻柔,好像稍一用力就会把我的屁股给碰碎但我还是很痛,可不知为什么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我抬头看向窗外,月亮半掩在薄云里像穿着轻纱的少女在对我微笑。这世界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即使身处黑暗,也有淡淡的月光相随。

为什么说谢谢

净瞎说什么实话,要说就多说几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