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姐姐的疼爱(很早以前写的文,怀念一下) || 1601字

很早以前写的文,今天翻电脑的时候突然看到…只是最近越来越不喜欢sp,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审美疲劳还是我真的有心无力呢?这段小小的拙劣的文就跟大家分享了,我相信文笔固然是重要的,可是用心才是一篇好文的灵魂,就让我用最简单的语言和最真诚的心来表达我对我两位姐姐的爱吧

“你说!怎么办?!”
“我…我…我错了,请姐姐惩罚…555555”
“别给我装可怜!同样的招对我用第二次是无效的!”
“555姐姐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了,偶错了嘛…”
“我累了,你自己diy吧!我不喊停不许停,工具自己选,看你诚意了!”
“啊…是…”
拖着几乎沉重的脚步走到桌子前,摸了摸曾经作为奖赏的毛毛拍,一抬头却碰上姐姐愤怒的眼神,手像触电似的缩了回来,眼神在藤条、皮带、竹板、皮拍等等众多的工具之间回荡,试探性的拿起一直被冷落小竹板,朝姐姐望了望,这回姐姐面无表情,似乎是默许了。(偶是坚决不会去碰那个该死的藤条的啦…)
两手在腰间停留了片刻,听到姐姐在咳嗽立马将长裤脱掉,被白色贴身小裤裤包裹的臀鼓鼓的,偶撅着那两个小馒头爬上了椅子,轻轻的跪下(椅子好硬啊…),“嗯?!!”我抬起头用祈求的眼神望着姐姐,可是姐姐用摇头回答了我…不可以不脱小裤裤,无奈的将小裤裤褪到膝盖,肚子挨到了桌子上好让PP抬高,那两瓣PP似乎是嫌小裤裤太紧了似的在空气中蹦啊蹦(其实是紧张的发抖…),小竹板在手心搓了又搓,咬咬牙,狠狠心,用力的朝着自己的PP抡去,啪!!咝…我真是小看这块小竹板了,比皮带都痛啊…雪白的PP上立刻浮出一道红印,微微有些凸起,悄悄的用冰凉的手指来回轻抚,心虚的朝姐姐看看,姐姐“哼!”了一声就坐到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报纸低下头看了起来,555偶彻底崩溃了…无奈又高高的将竹板举起,重重的挥下,啪!!哎哟…偶忍不住小心的哼起来,姐姐还是头也不抬的看报纸,心里有些绝望,胡乱的将竹板在自己的PP上横一下竖一下的抽打,在PP上留下了一片乱七八糟的红杠杠,PP嘶痛、手臂酸痛、膝盖钝痛…其实最痛的还是心了555,鼻子酸酸的,费力的把头抬起,一边有气无力的打着PP一边看着故意低头看报纸的姐姐,好想她能说“停”啊,可是再看看自己这样乱七八糟的打的确不会让姐姐满意,于是慢慢的爬下椅子(膝盖麻了…用不上劲了),让整个上半身都趴到桌子上,这样顺手多了…将右手在半空中甩了又甩(真的好酸啊…)这回认真的,举起小竹板,重重的打下去,房间里回荡着“啪”“啪”“啪”的声音,每次板子落下身体都会惯性的微微向前一倾,臀肉在颤抖的抗议着板子的蹂躏,手臂已经酸麻的快失去知觉了,只是很机械的向PP上摔去,PP上的伤痕越叠越多,有的地方已经微微渗出些血珠,PP的痛已经比刚才减轻很多,并不是我没用力而是PP麻了…“死丫头!快给我停下!!”姐姐突然站起来大声的说,我很想停下可是我的手好像不听我使唤仍旧一下一下的向PP挥去,姐姐上前一把夺下我手里的小竹板,啪!!啪!!两下狠狠的抽在我那伤痕累累的PP上,啊!!!姐姐不要…好痛…我终于叫了出来,“原来你知道疼啊!谁让你那么重的打自己了?!你的PP是我的知道不?叫你停你还不停,越来越不像话了,我再警告你一次啊,这个PP是我的,打那么重只能我打,你不准!听见没!!??”“5555姐姐不讲道理…”我呜咽着,“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姐姐又把那小竹板紧紧的压在我那早已肿起的PP上,“555是我不懂事了,姐姐原谅我吧…”虽然心里并不是很情愿,可是还是屈服于那可恶的小竹板,啪姐姐轻轻的在我PP上拍了一下,“疼…”“疼?!你活该!!去沙发上趴好去!”“5555姐姐不要打了,我受不了了…”以为姐姐还要打我,着急的哭了起来,“让你趴好你就去趴好,别给我废话,再啰嗦小心我揭了你的皮!”我无奈的站起来,两手死命的护着PP,一扭一扭的走向沙发,及其不情愿的趴在上面,2分钟后,姐姐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站到我身后,我开始紧张的全身颤抖,两瓣PP都在相互打架,紧紧的闭上眼睛,抓了个抱枕把头深深的埋进去,等待不知道是什么家伙的“蹂躏”,在我紧张的呼吸都有点困难的时候,只感觉PP上一阵清凉,“啊…好舒服…”原来姐姐是去拿冰毛巾给我冷敷PP呢,害我紧张好半天…啊…姐姐的手也是冰冰的,就是那冰冰的手沾着药膏轻轻的擦在伤痕处,酥麻的感觉让我好像到了天堂,感觉自己幸福的快死掉了…
“以后不许再虐待自己,知道了么?”
“嗯…我是姐姐的…”
“乖了,去睡吧。”
“我要跟姐姐一块儿睡嘛
”
“死丫头,撒娇呢?好吧,今天就宠你一次了,呵呵”
“嘿嘿…”

 (谢谢观赏,全文完)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18日0时6分14秒编辑过]

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跟我抢沙发的,虽然沙发一词的起源并不怎么纯洁,但是我还真的喜欢沙发。。。

其实在圈子外面自己yy、偶尔写写文也不错的,有些事情是不用亲历亲为滴,嗯嗯,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