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不论平方的爱情 || 7261字

(一)

为了某个人,才从家里十万八千里地爬到这个城市,结果来了才发现,原来还是要孤独一人。好在状况还没有惨到极点,至少,这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其实还是有点想不通,我怎么就鬼使神差地以为,这里有我所追求的全部自由呢?

9月开始 ,我从家乡到这个城市开始了研究生的生活,总体感觉就是本科的延伸,尤其是研一,没有课题可做,只不过是上上课。然而这里也并不是没有一点乐趣,我的导师丁教授便是我最大的乐趣。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觉得她好年轻,后来上课的时候她曾说过[我在这个行业混得日子比较久,也许是年龄大的原因……]立即引起一小片哗然,当然女人的年龄永远不能公开表明,但凭借我神探一样的敬业精神,还是很快了如指掌。相对我来说,她已经算是“老女人”了,然而她身材依然婀娜,衣着也极有品位,购物打扮的强度用她自己的话说[无论去那里,都会为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自从我开始调查导师以后,我逐渐了解到,她正是被称为“文学院的诅咒”的受害者之一。传说中,文学院已经有4个才华横溢、事业有成的美女教授、副教授的婚姻生活以破裂告终,而不同的是,只有她的婚期最短,孩子也只有一点点大,不像另几个,孩子已经十八、九岁上大学的上大学、出国的出国,虽然孑然一身却自由自在,想在事业上进取便可以牟足了劲地拼,想轻松浪漫一下也不缺乏追求者。

对老师心动我还是第一次,不过也不必大惊小怪,既来之则安之。不过浮躁的我如果不采取行动永远也安之不了,除了选上她所有的课以外,还主动请缨抢了师兄的饭碗到办公室做她的助手,没事也可以“公事公办”、“正当合理”地在她办公室里面泡着。然而她毕竟是忙,也许从没顾及过身边这双炽热的双眼,我知道很难:

第一, 她38岁,我才24岁;

第二, 她是教授,我是她的学生;

第三, 她是个女人,而我不是男人。

但是,难也无法压制不停喷薄而出的情感。好像我从小就会和喜欢的人套近乎,慢慢的除了办公室的杂物、查查文献之类的公务以外,有时候我也会帮她接接孩子、照看孩子,她的女儿只有5岁,名字和样子一样搭配,小暖。直到有一次她要出差,拜托我住在她家里照顾小暖,我第一次在她家过夜并一连几天,当时的幸福劲儿无法形容,老师已经这么信任我了!

(二)

对于一个38岁就破格当教授的女人来说,忙,是必然;搞学术的人经常出差做学术交流、开学术会议、参加个什么论坛也是家常便饭。以前她一出差就愁小暖没人照看,老是托朋友也不好意思,自从有了我这个对她的个人生活极其热心的学生以后,她算是可以宏图大展了。至于让自己的学生帮家务,在研究生中也不算是新鲜事,更何况我也是身不由己加别有用心,不但应的痛快还积极主动,所以她也没有太起疑心,出差什么的也就按部就班,除了真有特殊情况,都可以放心出游。

[丁老师,不如我退了学校的宿舍搬来这里住,平时也可以帮你照顾小暖]我说完了觉得有点唐突,毕竟临时帮忙和搬进家“同居”还是有着天壤之别。[我向您请教也更方便些]本想让我别有用心的发言看起来更合理些,说完才发现更是漏洞百出,平时里没事就在办公室混着,居然还有胆说“请教更方便一些”。

[行吗,占用你这么多精力?]

[啊……]没想到老师也有这个意思[我把住宿费交给你……]我在胡扯什么[如果太打扰了就……]一时间我已经不知所措开始胡言乱语。

[还是不麻烦你了]她笑着说

[我不麻烦!就怕老师嫌我麻烦……]我觉得脸好像发烧了,说话的样子也急起来,但是眼睛却 充满乞求地注视着她。

[如果你能来帮我,那再好不过了]她含着笑说

[啊!真的?太好了!]

[不过哦,不要让我看到你太熬夜哦]什么嘛!这种小事!现在超爽,一切OK!

说实话,真的搬到老师家,我还真没想到可以做到,果然还是做女孩子方便一些,而且好好哦,比宿舍强多了,因为我还有一个自己的房间。至于住宿费老师当然不会和我计较,所以我就象征性的交一些水电费,给小暖买些东西,就心安理得地住了进来。三室的单元房,丁老师、小暖和我恰好一人一间,哦呵呵呵呵呵……我开心的合不拢嘴。

幸福的“同居”生活开始了,不但白天连晚上可以看见老师着实让我幸福了好一阵子,同时,也发现,这种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的痛苦也弥漫开来,接触的越多与觉得她动人,表白比让我从十米跳台(我有点恐高)跳下去还难,看着一个你爱着的朝夕相处却点不破迷津的人,在眼前出现得越多,无奈也就越多,失眠也就成了一种顽疾。其实熬夜对于读过大学的人来说也是一种顽疾,熬夜上网、熬夜打游戏、熬夜写论文、熬夜考前抱佛脚、熬夜卡拉OK、吃饭喝酒,一切都那么稀松平常。虽然老师特别提醒过不要让她看到我太熬夜,但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师家的宽带是接通的,我又有电脑,失眠的时候上网寻找冷静是最好的活动。而SP的小说则是满足意淫的最好途径。顺便说一下,集恋师、同性恋和SP爱好于一身,我还真是大海捞针也找不到的奇才。我像个大猴子一样蹲在椅子上,正津津有味地欣赏P文,竟然有人敲我的门?完啦,一定是丁老师,我关了浏览器准备去开门,转念一想还是关机为妙,但是关机来不及了,干脆长按住Power按钮,电脑“嗖”的一下就灭火了,随后我假惺惺地去开门。

(三)

[你还没睡呢?]她问我

[是啊,我睡不着]

[忙什么呢?]

[没什么……瞎忙]

[哦]她走进来,手搭在机箱上[好烫啊……]MD,我这破爱好,偏偏把机箱横在桌子上。

[我刚才睡不着打游戏来着。]我连忙扯了个谎

[你玩什么游戏?]她竟然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要干什么?半夜长谈?

[哦……魔兽世界……啊,魔兽争霸。]

[据我所知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游戏。]她含着笑说

完啦!她竟然懂得这个![我都玩……]无路可走只有横下一条心。

天啊!我看见她竟然点开了Power按钮,电脑复苏的声音像从地狱中传来的一般,Windows这该死的果然出现了非正常关机的“温馨提示”。她似乎看穿一切,却不揭穿我含笑盯着屏幕。而我则紧张的手心冒汗,恨不得开个异次元空间把我自己塞进去。老师用鼠标在屏幕上晃了晃问道 [魔兽世界和魔兽争霸在哪呢?] 我立马要昏过去了,老娘根本不玩游戏,只不过“魔兽”鼎鼎大名拿来一说而已。更让我昏厥的是,她打开了IE浏览器,老师怎么可以看人家隐私,历史一看便打开了我看过的网页,我还在祈祷,她已经发话了 [原来在看这种东西啊。] 完了,我完了,我想,老师一定已经觉得我是个奇怪的人,以后,还能有什么以后……

[记得我说过不可以熬夜吗?]我正昏厥着突然被惊醒了。[还编出一对故事来哄我。]她站起身来朝我走过来,我仿佛看见她挥着手叫我滚蛋。[去趴在床上。]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师也爱好……?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迟疑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实践过。正在我犹豫之际,老师走出了我的房间,难道一切都结束了吗 ?

[你还在发什么呆?你不愿意?]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回来了,关上了房门,手中还多了一件东西——痒痒挠?而对于我来说,算是一种杖。我吓了一跳,反射般地跳到床边很夸张地扑在了床上。她看着我滑稽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突然[跪在床边,上身趴好。]口气又冷了许多,我被这阵势镇住了,连忙按要求跪好。老师一把拉下我的睡裤和小裤裤,我想用手去阻止却被反扣在身后。

[神儿,只是三十下而以。]啊啊啊!老师第一次这么亲昵地称呼我。还没来得及多想,意识立即被疼痛占领,啪!一下,隔不到两秒啪的第二下。我紧张地缩着屁股,竹杖划过空气的声音,啪啪的击打声成了我脑子里唯一的回荡,竹制杖的击打把疼痛完全地输送到我的身体中去,一时间顾不得膝盖跪地的不适、双手被扣的屈辱。尽管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打,我却偏偏是个耍硬的坯子,倒不是喊出来怕人听见,只是觉得那样会很浓包。

[怎么一声不吭?]啪啪!!老师的力度加大了[刚才还说了一堆谎,三十下是不是不够啊?]

[……]我的沉默似乎激怒了她。

[那就再加二十下!]喝完挥动着竹杖,毫无商量余地地抽在我的屁股上,啪、啪、屁股缩成一团又疼又麻又热,我相信我的脸也是又红又热。整整五十下,我咬着牙一路细数着挨下来,终于停止了。我一直一声不吱一言不发,老师也不说话,只是用手轻轻地揉着我的屁股,我有点激动扭过头来迟疑了半天[老师……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感觉这样发展下去,表白似乎成为更加难以启齿的任务。那天突然好累,在老师的轻抚下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四)

我是个天生的厚脸皮,像孩子一样被老师修理过,依然还是像从前一样过日子,老师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还道歉说不该看我的隐私,MD看都看了,看了我也没怎么样(还没怎么样呢……)弄得我反而有点害羞。但是即使被打,也无所谓,老师毕竟是我喜欢的人。转眼间,第一学期就快过去了,我已经下定决心放假了也不回家,毕竟都研究生了,假期也应该留在学校帮导师做做课题什么的,再说我也舍不得离开老师啊。但是期末成绩一下来我还是有点吃惊,怎么回事,竟然挂掉了一门?不过都这么大人了,虽然挂掉一门没什么光彩的,但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正在办公室里面查文献,老师推门进来就说[听说你挂了一门?]

[谢谢老师这么关心我……]我抬起头来一脸的笑容。

[你这么不小心,下学年还要重修,好像是个必修课吧?]

[是个必修,我又不是考试成绩不好,都怪那门课签到的比例占得太多了。]

[看来你是因为翘课太多才挂的?]

[研究生可以免上不免考的,谁会知道研究生的课程里面也有要签到,还占比例这么多的课啊。]我不免愤愤不平。

[总之你要仔细点,三门必修重修你就没学位了。]

[我知道了,我还没那么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些时候我对老师说话不再毕恭毕敬小心翼翼了。

[呵呵,看来你的皮又有点痒了吧?]对于我不耐烦的回答她虽然还没有恼,但是笑着说出的话却叫我一个激灵!

[我……才没有。]一瞬间我的脸就红了。

老师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文件夹,挥了挥说,[过来。]声音深沉却不容抗拒。

我鬼使神差地站在老师面前,她突然站起来一把把我的身体转过去,嘭的一声,文件夹拍在了我的屁股上,但是一点都不疼,接连又是几下,我反射性地向前躲去,无奈一只手臂被老师抓着,只有任她处置。

只是象征性的拍了几下,就停止了,[你总是这么倔强,从来不求饶?]老师好奇地问我。

[因为我坚强嘛!]我扭过头来一脸的嬉皮笑脸。

[好了,你别气我了,以后要乖乖的啊。]要乖乖的?哇耶!感觉好幸福啊!有些时候,也许是错觉,我和老师相处得真的很融洽呢。

不过毕竟是寒假,过年还是要回家的,看不见老师的日子真是难熬,真是的,看见她烦恼,看不见她也烦恼,就这样烦恼中熬过了寒假。

(五)

还没到开学的日子,我就被老师招回来帮忙做课题。其实没有多长时间没见面,却总盼望有个温馨的重逢,但是现实总是让人失望,老师还和从前一样,让我的恋情处于崩溃的边缘,终于又可以和她朝夕相处了,但是看着她却无能为力的痛楚却比没经历分离前来得还要痛苦。

过年在家的时候,第一次知道了啤酒的妙处,第一次喝得晕晕的却还保留着理智,那时候好像有种法律规定了,一个人喝晕了尽管保有理智也可以合法地假装没有理智,可以哭可以笑,开心的事情可以哭,难过的事情也可以笑,总之,那种昏昏晕晕,飘飘然然的感觉,真的很妙,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借酒消愁。不过唯一让我对啤酒还有顾忌的事情是怕胖,所以还不敢轻易就让自己放纵。

开学了,在学校里又可以见到一团一团的学生,一对一对的小情侣,难免触景生情,而且老师还是那么忙,向老师表白又那么难,真是心升悲哀啊。老师又出去参加什么学术论坛去了,我在家照顾好小暖吃晚饭,安排她睡觉以后,被几个突然心血来潮的学弟学妹的电话叫出去吃夜宵,反正在家也是上网,于是披了外套前去应约。吃过夜宵一个学妹一脸神秘

[你们去过酒吧吗?]

[怎么没去过?]一个男生叫到。

[我还没去过……]我不觉得去过算什么光荣的事情。

[要不要去?]学妹笑着说。

[你去过?最低消费是多少?]我心里并没有底。

[学姐,我们请客啊,以前你那么帮忙。]学妹谄媚地说。说实话,我能认识她和她的同学,还不是因为她那门丁老师的超级大学分的必修课挂了红灯,再不往开一面就要没有学位了,恰好她来找老师的时候只有我在,她便苦苦相求。也不知道是我帮她求的那几句情管用还是老师其实也没打算为难她,就算她及格了。从此她对我感激涕零,而且这个学期还她有丁老师的一门必修课,还是出了名的“必铩”,所以……现在的大学生,早就学会了这种不良风气。管她的,请客我害怕啊!

第一次进酒吧,黑咕隆咚的,里面的音乐声也很震撼心脏,嗨……既来之则安之,那一夜,真的犹如梦幻一般。天刚发亮从黑洞里走出来,看到外面的光亮竟然一时间适应不了,仿佛昨夜和清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身的酒气还没有散掉,虽然我没有到酗酒的程度,但是那种晕晕的美妙还停留在我的脑海,再加上一夜未睡的疲惫,我就飘飘然的飘回了家,反正今天周六,现在时间还早,等一下给小暖做过早餐就去睡个昏天暗地。

家门前我开始掏钥匙,把手机也掏了出来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时间,啊?二十几个未接来电?老师?我用钥匙打开门,看见老师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怎么她会在呢?不是学术论坛去了吗?我呆呆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知道该不该问她为什么在家。

[我……昨天晚上和朋友出去玩了……小暖我都照顾好了才走的……老师你怎么……]我开始语无伦次地堆砌我的句子[我回来要给小暖做饭……]老师还是一言不发,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呆滞,也有些悲哀,为什么我这么倒霉,难得夜不归宿却被撞个正着?

(六)

[我昨天晚上十点半到的家。]老师语气没有预想中愤怒[小暖已经睡了,你却不在。]她说你却不在的时候声音似乎有点潮湿的气息,[我猜你出去玩了,电话打了二十几个都没有反应]一片安静,[为什么没接电话?因为怕被我发现不在家?还是玩得太高兴没听见?还是因为是我的电话你故意不接?]这是什么话,这话从哪里来的根源,我为什么要故意不接老师的电话呢?

[因为太吵了,没听见,对不起。]我觉得老师样子有点怪怪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到沙发,坐在老师的身旁。

[太吵了?你去哪了?]

[我……酒吧!]我的心一横,实话实说,我根本不打算骗老师,而且我现在还是晕晕,身上酒气浓重。

[你喝醉了?]

[不算醉,有点晕而已。]

[喝酒有什么意思?]

[因为我痛苦……!]我突然心血向上涌来,老师的美好气息就在我身边,和我浑身的臭气形成鲜明的对比。[我……我……有喜欢的人但是不能表明,我……]其实不想在老师面前表现自己的脆弱,但是我的表情一定极其痛苦,以前我怕长皱纹从来都是面无表情。

[是这样的爱情吗?]天天天天天……啊!!!老师的嘴唇贴在我的嘴上,我满脑子都是老师的气息老师的柔软老师的声音……一时间竟然毫无反应,我早就不知在心里演练过多少次的如何如何,一瞬间全都飞的无影无踪,直到老师的脸离开。看着我呆呆的样子,老师说

[我只是想给你示范一下,其实没什么痛苦的,其实表白很容易……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往心里去……]老师你这么大人了,还说这些话可以骗得了谁?

我再也按耐不住沸腾于全身的热血,也不顾一身的臭气,抓住老师的肩膀不顾一些地压上去,把老师压倒在沙发上忘情地亲吻,还恬不知耻地把舌头也伸了进去,老师也回应着我,我我我我表白成功了!(怎么总感觉是老师向我表白呢?)

我们算是情人了吧,朝夕相处了这么久,也许早就是两情相悦地说,诶……没办法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那个清晨,我和老师在我的房间让欲望得到了释放,我一夜没睡再加上用脑过度、用力过度、用手过度很快就昏过去睡着了。醒来才知道,老师想早点见到我提前回家,后来又担心我等我一夜没睡,结果我自顾睡觉也没心思去管小暖,全都是老师照顾小暖起床吃早饭……呜!晚上,小暖睡后,我双手合十在头顶请求老师的原谅,做的错事太多,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

[呵呵,神儿,那就只好让你的屁股吃点苦了。]老师笑着说仿佛在开玩笑,却包含着笃定。

[老师你真的要毒打你心爱的神儿?]我嘻嘻笑着问?

[什么毒打?我哪有那么狠毒?再说你还叫我老师?]

[那……老丁……]

[看来不打你不行了!]老师脸色一变,[去趴好!]听她一喝我跳着跪在床边,刚趴下就被拉下了裤子,啪啪!老师用手狠狠地给了我俩下。[你等着!]我回头一看,老师把房门锁好,手里拿着那个痒痒挠,妈呀!我连忙转回头,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啪啪啪啪!竹杖已经毫不留情的抽在屁股上,[自己数着点,夜不归宿50,酗酒50。]什么?是上次的番倍啊!我只恨自己只有两半屁股,虽然轮番承受,但是上一杖的痛还没消失下一杖已经到来,痛义无反顾地积累着我觉得我就快坚持不住了,更何况我这傻不啦叽的一定要坚持不吭声不求饶,汗开始下来了,床单也被我揪起来老长,脸正对着床呼出的热气把床单都弄潮了,正当我寻思着再怎么坚持的时候,老师轻声问到

[几下了?]

[八……十九下]我挤出几个字。

[你不肯求饶吗?也许我会放过你哦]

[没事……]我吐着气

[是吗?]老师冷冷的说了一句,啪啪啪啪啪!接连五下没有任何缓冲的击打让我几乎叫出声来。[真是拿你没辙……]老师无奈地说了一句,接下来补足了数,整整一百下。

我趴在床上,老师一边给我揉屁股一边说[以后不许夜不归宿,酒也少喝点,还有不许叫我老丁。]

[我知道了……我现在也没什么可痛苦的干吗要喝酒呢?丁丁?]我扭头看她的脸,她开心地笑着,把嘴唇贴在我耳边轻声说[突然这么叫,还真不好意思……]

(七)

美好的日子让我甜蜜的希望时间停止,由于每次爱爱都是我On the top of her 为了让我们情趣丰富有时我会用枕巾绑住她的双手,她只是假假地反抗一下然后就乖乖就范,还不停地威胁我要我的屁股开花。虽然老师不会没有缘由地打我,但是有时为了情趣,也只好先挨打再绑她,感觉这种奇奇妙妙的约定也蛮甜蜜的,从那次以后她几乎没有真的用力打过我。

日子虽然甜蜜,我们也没有荒废正经的事情,老师还是忙着教学和学术,行政上也有了突破,学院新成立的学术发展研究中心就由老师来做主任。我的学术在老师的亲密指导下也有点小成就,论文也发了几篇,老师们都觉得我应该继续读博士,丁丁说要读应该去美国,我一时热血沸腾,开始了漫长的出国准备。

准备期间无论是查找资料、准备语言考试和论文,还有决定研究方向,老师都全程叮咛反复督促,还时不时用那个痒痒挠威胁我,其实我这么大一个人了也知道努力,但是有时也怀疑也许那个痒痒挠也起着巨大的作用。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通知来了,我却迟疑了。烦恼了好一段时间,我终于鼓足勇气和老师说

[丁…老师,我想我还是不去美国……]

[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努力了这么久,只剩下去签证了。]老师吃惊不小

[我不想离开你。]

[诶……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决定事情不能凭感情,要凭理智,这样才算成熟。]

[我不在乎成熟……就算是这一次,我就凭感情作决定,不行吗?]我真想开始耍无赖。

[你会……]我知道她要说你会后悔的,[你也该知道,你不可能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你这么年轻,还没结过婚。]

[我结过婚再离婚就可以和你一直在一起吗?]

[你说什么傻话?听话,去签证。]

我没有去签证,只是拖延时间,让既成事实成为不可抗拒的理由。同时我也在挣扎,毕竟一切都是努力换来的,要真的放弃也刺痛着我的心。老师逼我一定要去签证,她看穿了我故意怠慢,我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但是只是口头上答应而已……

[神儿,你乖乖的。]她无奈地劝说。

[我不乖,不要再让我去了。]

[你不去也要去啊!我就算揪着你也要让你去。]

[好啊!如果你逼我,我就故意说要就是要移民,去读博士的目的就是要留在美国不回来,看签证官给不给我签!]我已经开始耍无赖了。

[你敢!]老师愤怒了,现在也无所谓了,挨打再所难免。[滚到床边!]她咆哮着,回身抓住我的专用竹杖。我硬邦邦地走到床边,直挺挺地跪下,甚至还自己把裤子脱了,双手很大力地拍在了床上。

[你……]老师气得声音发抖,随着竹杖切割空气的声音,毫无保留地抽在我的屁股上,我不禁一抖,并且一反常态嗷嗷地大叫起来,[打啊!打啊!打啊!哇哇哇……!]面临这种分离,我不但不再坚持不吭声的“骨气”,还肆无忌惮地大哭起来。老师的手高频率地扬起,重重地落下,她了解我此时的心境,她知道我也在挣扎,没有数目的啪啪声淹没在我的嚎叫中,也许我会死,也许在我还没下定最后的决心去签证之前我就死在这里了。

[妈妈!!你们在做什么?]小暖在门外的哭叫打破了混乱,我们都停止了,一瞬间世界都宁静了,只听见小暖的哭声。

老师用被子盖住我,把痒痒挠也丢在了一边,开门去哄小暖。是小暖救了我,也救了老师。我没有动,也动不了,疼痛,身上的心里的,让我更是痛不欲生,不再喊叫只是默默流泪,仿佛一辈子的伤心事都在一次回想起来。

很久,老师回来了,掀开被子看见我的惨样,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说

[这下你可以安心去签证了吧?]

[……]老师啊老师,好像你说的我就是为了讨打似的……闹是要闹,发泄了情绪还是要理智做事,而且也给老师带来这么多麻烦……[那你还不给我揉揉!]我一开口还是这么的无赖……诶。

这次可真是毒打,几天也没消肿,我就这样肿着屁股去签证了,明年,我将和老师分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