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接客 || 1.1万字

天香楼开张不久,一个唤作青玉的小倌被卖入了偏殿,这青玉年方十六,生得倒还眉目俊秀,人也乖巧,唯一不足的,这孩子是个少言少语的,又是个胆小易害羞的,在众多伶牙利齿、身怀绝技的小倌中颇不起眼。入楼多天,一共只接过两个客,升至了蓝衣。楼主人见其老实,对客人礼数周全,也不为难他。青玉心知,不升青衣,入不得正殿,就没有银子可以拿,没有银子就买不到糖葫芦吃。

这一日青玉正在大厅读书,却有一位唐姓客官进得楼来,这唐客官姓唐名允,生得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唐允入得楼来,早有小厮倒了茶水敬上,楼内小倌纷纷上前见礼,青玉也随之上前,深施一礼,口中言道:“青玉给唐公子请安”,这唐公子在大厅里坐了半晌,眼光对着小倌们扫视了良久,径直走向了站在角落里的青玉,含笑问道:“这位小倌叫什么名字?” 见客人垂询,青玉忙欠身回道:“回公子的话,小的叫青玉。” “青玉?这名字好听,可否愿意接待唐允?”

青玉闻言,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终于接到了第三位客人,惊的是不知这场捶楚自己能不能挨过去。心里所想,脸上却微微笑着,不敢有丝毫表露。低了头回道:“能伺候唐公子是玉儿的荣幸,公子可否随玉儿上楼?” 二人一前一后上楼,到得东侧第一个房间,青玉开了门,侧身停在门口,请唐公子先进

唐允微撩衣摆,迈入青玉的房间,环视了一周,勾唇浅笑,道:“青玉的房间真是清雅 似乎还有淡淡的香气?” 青玉听公子语气和缓,心下一暖,低了头进了房间,轻声言道:“公子,您过奖了。玉儿是个粗人,不过是玉儿的家乡家家都有熏香的习惯。起了身拎茶壶为公子倒了茶,双手奉上:“公子,请喝茶。”

唐允随意的坐到圆桌旁的椅子上,甩开下摆,翘起腿好笑盯着脸红的人,接过茶杯,一边慢慢摸索杯沿,一边问眼前的人:“玉儿说说,在下来了房间。。要做什么?”

青玉本就害羞,被唐允笑语调侃,脸儿不禁红到了颈项,头低下去,希望有个地缝能钻进来才好,想了良久,下了决心似的低声回道:“公子来房间。。。是要玉儿伺候的。”

唐允伸手抬起青玉的下颔,玩味地问道:“那玉儿要如何伺候呢?”一边问一边轻勾手指,抚摸青玉的肌肤,似是自言自语:“玉儿的皮肤真是不错,不知道红了是什么样?”

青玉慢慢抬起头来,看唐允温润目光,心下安然,修长手指滑过肌肤,滋长了心中某种渴望,轻声回道:“玉儿也不知,公子可以让它变红,这谜便解开了。”越说声音越低,说到后来低得几乎如耳语。

唐允拉过玉儿的手,将人拉到自己身边,微微一用力,那玉儿随着力道坐到了唐允的腿上。饶有兴致的问玉儿:“这么说的话,我倒想解解这谜呢。跟我说说,玉儿平时喜欢用什么工具?”停了一下,伸手揽了玉人的腰,手划过玉儿腰际,在身后凹陷处抚摸,继续问:“又喜欢什么姿势,恩?”

青玉在转眼间坐在了公子的腿上,身后多了份温揉轻抚,听公子问话,雾气蒙了双眼,低声回答:“从来没人问我小的这个,小的都是凭客人作主的。公子今日问了,玉儿不敢不答,玉儿感谢公子大恩,公子喜欢什么,玉儿就喜欢什么的。” 唐允听罢一愣 随即好笑的看着玉儿,言道:“我问什么,你便答什么,懂了?”说罢拍拍玉儿的翘臀,示意其起身。想了一想,继续言道:“不过玉儿这般好意,在下不领情反而辜负了玉儿。”言音瞥眼旁边的古筝,似乎是随意地问道:“不知道玉儿琴技如何?”

青玉缓缓起了身,来到古筝一侧,轻抚筝弦,低头回道:“玉儿懂了,玉儿琴技拙劣,若公子喜欢,玉儿愿意献丑”

唐允随着青玉到了古筝侧边,伸手从青玉身后围住腰身,手覆盖上青玉细指,低低声音在青玉耳边呢喃:“我喜欢听青玉拨弄琴弦的声音,更喜欢将瑟瑟之声于清脆之声相融合。”说毕轻吻着青玉耳廓,停了半晌,对着耳畔低语:“玉儿说怎么办好呢?”青玉忽觉耳边暖气袭来,却是公子轻语,听清那内容羞得指尖都红了,低了头思索半天,轻声回道: “玉儿愿,,,,除衣,,,,献曲。”

唐允闻言,眼中尽是笑意,执起青玉的手,放着唇边轻吻。抬眸凝视青玉红红的脸颊,轻轻一笑:“乖。”放开手,坐在一旁,眼睛却上下打量着青玉的齐整穿着。

心中明白了唐允的意思,青玉颤了手解开腰带,连同外裤,里裤一件一件除了,裸了腿羞涩的站在了人前,虽然不是第一次在人前解衣,可今天不知怎么的尤觉艰难,深怕自己不能让唐允尽兴。见眼前人一件件去衣,在空气中羞涩的裸露了白皙光滑皮肤,唐允重新上下打量面前的人良久,忍不住伸手轻轻摩挲青玉肌肤,浅笑着言道:“在下有些急切的想看到玉儿皮肤红红的样子了”伸手勾起玉儿下巴,吻上对方紧抿的嘴唇。停了一会儿,命令道:“去将玉儿最喜欢的工具拿来给我,然后用该用的姿势准备好。”

青玉裸露的皮肤正感受空气中的丝丝凉意,柔软摩挲带来暖意盈盈,听耳边呢喃,唇上又覆来柔软,眼中多了几分迷离,停了片刻,才想起公子嘱托,轻移了步子来到柜子边,取了戒尺和皮板,低了头双手捧给公子。

唐允好笑的看着面前低眉顺目的青玉,挑挑眉,唇边勾起一抹笑,问道:“这楼里是如何定的规矩?玉儿可别欺负我是第一次来,这规矩就不做足。

听闻此言青玉身子一抖,颤音回道:“玉儿不敢欺瞒公子”低头将身上长衫慢慢撩起到腰际以上,在身前系了结。双膝一曲,跪到人前,低声羞怯言道:“小倌青玉已将工具备好,请公子挑选应手的,重重责罚青玉的屁股。”言罢,高举了戒尺和皮板,深深低下了头

唐允看看青玉手中的戒尺和皮板,双手抱胸,摸摸下巴,审视良久,直到青玉羞怯紧张的身子微微发抖,才缓缓出声:“责罚,我哪里舍得?”伸手慢条斯理的取过戒尺 抚摸其光滑的表面,自主自语:“手感细腻,倒是有些像青玉身子上的肌肤。”言罢认真的看着青玉:“玉儿,看着我,告诉我你认为我为何要打你?”

青玉见公子声音和缓,暗松了口气,虽未敢抬头也觉到了审视目光,听到问题,不知何处来的勇气,慢慢抬了头,正迎上清澈目光,咬了咬唇,回味起公子那柔软,定了定神,犹疑的嗫嚅道:“公子也许是因为。。。。。喜欢青玉。。。”

唐允听到回答,仰头笑开:“哈哈哈哈!聪明!”笑罢眼光柔柔的看向跪在地上的人,“我打你,不是罚,是因为我喜欢,”顿了一下,转到青玉身前,弯下腰,在青玉耳畔轻声道:“我喜欢你白皙的皮肤上,印着我带给你的红,让你时刻体会到我给你的痛。”啪地一声吻了口青玉的脸颊,直起身,玩弄着手中的戒尺,命令青玉:“去古筝那做好姿势,我想。。今夜的一曲定叫唐某毕生难忘,玉儿说呢?”

听公子一席话,回想自己身世,心里苦涩中加了一丝甜美,公子真是喜欢自己的呢,公子的疼爱会是什么滋味?青玉慢慢低下了头:“是,公子,玉儿愿意时刻体会您给的疼,玉儿愿意生生世世体会。。。”言罢起了身,移步到得古筝边上,重新跪下,将臀翘起,伸手抚在琴弦上,低了身子扭头低声说:“公子,玉儿准备好了。” 跪好后想了一想,又接着说:“玉儿不知今夜对公子是否难忘,玉儿只知对玉儿来讲,这一夜星光灿烂。”

唐允转到青玉身后,嗔道:“叫我唐允即可,公子来公子去,让我觉得于BANNED客人无异,还是玉儿觉得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恩?”戒尺放在准备好的翘臀,轻轻拍打,口中言道:“先十下,玉儿可别忘了弹琴给我听哦”说罢抬手甩下,三分力,正正打在臀峰处,“啪”的一声脆响。

青玉忽觉身后一痛,忙应了声:“是!”,伸出手指,指腹慢慢摩挲着琴面上每一处精致的凹凸,指尖轻轻一触纤细的琴弦,叮地一声,一曲清幽、和缓的《梅花三弄》自指间流淌而出,瞬间心如止水,忘记了身边一切,面露怡然之色。唐允听得耳边的琴声悠扬,转转戒尺,干脆搬了椅子坐在青玉身侧,翘起腿,听到怡然处 顺手在青玉的臀上不轻不重的挥上一下,口中赞道:“果真是天籁之音啊!”,微微勾起嘴角,一边玩弄着戒尺闭目养神,一边吟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随着乐曲起落数个小小迭菪,臀后皆有阵痛袭来,青玉心中暗叹唐允必是懂行的。尽力稳了十指演绎心中的三梅姿态,却也有分神放在了身后,公子的爱是这戒尺中那一丝不舍吗?

唐允听得琴音有异,睁眼看向玉儿,起身踱步到青玉身后,用戒尺点点微红的臀肉,道“玉儿在想什么?恩?玉儿心不静啊,在思索什么呢?”说罢一板打在臀腿相接的地方。“啪!”

青玉身后猛一痛,十指险些脱离开筝弦,急忙咬了唇,稳了十指,定了心神,继续弹奏,期间错音频出,顿时红了眼圈,转头可怜巴巴的求道:“唐允,玉儿想弹好的给唐允听”

唐允闻言,扶直青玉,打横抱起,待坐稳后,才将青玉放于两腿之间,面向自己,慢慢抚摸青玉的脊背安抚玉儿,以调笑的口吻,轻笑诉说:“玉儿不知,我已经听的融入其中,不愿苏醒了。还有三板,不妨在我怀里受着了?如何?“

忽然入了人的怀,温暖大手在背上轻抚,青玉鼻子酸楚,生生忍住了,颤音哽嗓兀自说道:“唐允,我想弹最好的给你听。唐允给了我,我也想。。。。给唐允”

唐允低头亲了亲湿漉漉的眼脸,沉声道:“我想要的,就是最好的。玉儿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么?恩?”言罢惩罚意味的捏捏青玉酸痛的臀肉。

青玉沉伤臀一痛,却恋上了那种感觉,红了脸,慢慢趴下去,低声说:“唐允,请给玉儿吧,唐允给的都是最好的,玉儿心里欢喜。。。”

唐允将施压的手改为轻抚,另一手一转手腕,正打在刚刚揉过的皮肉上:“一下!”打完对青玉眨眨眼,亲口红红的脸颊,调侃道:“玉儿的脸,快赶上身后的颜色了,都是难以让人自持”

青玉感到身后又是那种让人恋着的痛,带着唐允体温的温暖的痛,脸儿又被那淡香的柔软欺负,顿时红透了,低语道:“唐允,你要的玉儿愿意。。。。。用心品味”

最后两下,唐允将右手八成力打在臀峰处,左手轻拉玉儿柔顺的长发 狠狠吻上娇艳的唇,轻轻撕咬,将瘦弱的身子紧拥在怀里,含住玉儿的唇 慢慢加深这个吻。青玉

身后两下疼痛痛得让青玉一抖,心中却想不知唐允的手会不会也这样疼,胡乱伸了手想拉过来吹吹,手抓了空人却被拉起到宽厚怀中,那欺人的柔软压住了自己,一时间忘记了身在何处,轻伸了小舌接应柔软,全身酥软,依偎在人怀里,久久不肯离开。

唐允舔弄了一会儿青玉的唇,轻笑出声:“乖 我给你上药可好?”言罢抱起青玉,轻轻放在床榻,取了药膏为人轻擦。青玉听话地让人抹着药,一会儿间竟昏昏沉沉睡去了。

到得第二天,青玉升为青衣,按规定进了正殿,青玉想到到得正殿,便会有银子,有银子便会有糖葫芦,心中虽恋唐允,但经不起银子的诱惑,收拾衣物去了正殿。话说青玉到了正殿,在房间收拾停当,已过晌午。下楼遇上和自己来正殿的小倌馨儿,两人见了面,正在亲热交谈。

这时楼内走进一人,此人身着锦服,手执羽扇,举止儒雅,却是个熟人,是偏殿的执事冥烬公子,二人忙上前施礼,口称为执事请安。冥公子温和笑笑,拍拍二人的肩:“我在正殿只是客人,不要称执事了。”二人脸一红,忙改了口。

这冥公子甚是随和,并未难为二人,而是笑眯眯关切问道:“初来这里还适应么?”二人各掩心腹事,点头称是。

冥公子微微一笑,眯了眼,抿口茶,放下茶杯,对馨儿言道:“我先去检查一下青玉的房间,择日再查你的。”馨儿闻言行了礼退下。

青玉闻言不敢怠慢,引着冥公子上楼到得自己房间,推开门站在门口等公子先进。

冥公子斜睨青玉一眼,抬脚进了房间,见房间安宁洁净淡雅,笑着问:“青玉来了多久了?”听人问话,青玉忙走进房间,躬身回答:“回冥公子,玉儿是上午来的”

冥公子眯眼一笑:“上午来就把房间收拾的这么好,玉儿真是心灵手巧。”

青玉听公子语气和缓,心下稍安,随口应道:“公子过奖了,玉儿是个乡下孩子,什么都不懂的。”

冥公子不知怎么的开心的笑了,嘴角上扬,伸手拍拍青玉的PP:“不懂?公子我教教就懂了。衣服除了,去拿板子来,乖。”

青玉一惊,不敢违令,轻移了步子来到柜子边,取了皮板,低了头双手捧给公子:“玉儿愚鲁,有劳冥公子了”

冥公子温和一笑:“愚鲁?没事,慢慢教就好,现在就开始教,递板子要跪着递,请罚把衣服去了。”

青玉闻言,身子一抖,颤音回道:“是,冥公子”,咬下嘴唇,扯开腰带褪下外裤,脱去亵裤,赤。裸着大腿走到人面前跪下,低声羞怯言道:“小倌青玉已将皮板备好,请公子教导玉儿。”言罢,双手高举了皮板,低下了头。

冥轻轻一笑,接了皮板,看着眼前乖巧的人,自语道:“玉儿这样我倒是心疼的舍不得打了。”

青玉却垂了头红了眼圈,颤了手高举板子:“玉儿自知愚鲁,正殿规矩森严,冥公子教导玉儿,才是疼爱玉儿”

冥公子摇摇头,把人抱过来,放在腿上趴着,温言:“玉儿这是怎么了,眼睛红成这样?”

不问不打紧,这一问青玉鼻子酸楚,忍住眼泪,颤音哽嗓回道:“冥公子,玉儿初来正殿,冥公子先说要教玉儿,后又说舍不得教,玉儿害怕冥公子嫌弃玉儿,扔下玉儿。”

听得人哭,冥公子微微皱眉,又眯眼一笑,抬手用巴掌拍两下圆臀,言道:“玉儿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么?公子最讨厌人哭,玉儿如此知进退,公子是舍不得狠打的,但若是让我烦躁了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青玉忽觉臀后一疼,慌忙抑住悲声:“冥公子不喜欢,玉儿会忍着,玉儿不怕公子狠打,只怕公子烦躁,伤了身体,玉儿担当不起,”停了一会儿,调整了呼吸,撅高了臀,继续说:“公子教玉儿吧,玉儿不敢哭了。”

听到回答,冥公子似乎很满意:“这便对了,公子来好好教教你,”取过板子,对着臀部狠狠拍了一下,停手问道:“玉儿可是喜欢?”

身后猛一痛,青玉浑身一抖,险些从人腿上掉下去,忙咬了唇,手在空中虚抓了几下,稳了稳心神,听公子问话,回道:“谢谢冥公子,冥公子不烦躁了就好。“

听得咬唇声音,冥公子轻叹口气,左手指尖轻轻摩擦青玉的唇,将人的唇解救出来,将手指搁在人齿间,附耳低声:“玉儿若是疼的就咬我吧。”言罢,避开伤处再拍五下,这五下手上留了些力气,却还是在青玉臀上留下红痕,轻声道:“玉儿初来,对这里不熟不打紧,慢慢熟悉就好,这性子却是比楼里有些小倌可爱很多”

公子手指轻拨,青玉慢慢松开了唇,将手指轻含齿间,唇齿不敢再用半分力气。身后钝疼一下接一下传来,急忙踡了五指攥紧到了手心,身子左右小心动了动,含着手指回不了话,只呜呜了几声,重重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

看人儿乖巧得不咬手指,冥公子摇头轻笑,言道:“不用在乎的,疼就咬啊,乖”手上却是加了力气,甩上五板,青玉圆臀顿时变得通红,

青玉甩了甩头呜呜了两声,心想公子可以不在乎,青玉如何能不在乎,身后伤叠了伤叫枭着热油泼上一般痛,手指一用力,手心跟着也痛起来,急喘了一阵,冷汗滴了下来。

见人不听话,冥公子皱了皱眉,将手指从唇间拿出来,把人手指掰开,看着血迹叹气:“公子打人还没碰到你这样的,我没怎么伤着你,自己却把自己伤到了。”把人手扯过来,冷哼一声:“玉儿如此不怜惜,我也不用小心。”挥起板子拍到手上,青玉红红的手先是变白,很快红肿起来。

手指从唇间抽走,青玉马上咬紧了唇,听公子叹气赶紧松开了咬唇的齿,忽地手指被掰开,还没等反应过来,手心已被重抽了几板,这疼一直传到了心里,想也没想,叫了出来:“呃啊。。。。。疼,玉儿错了,,,,,玉儿不敢了。”

冥公子听到喊声,手上放轻,却没有停,拍着伤痕累累的手心,抬眼问:“哪里错了?”

青玉手上伤上加伤,想要收回,却是不敢,哀求的抬了头:“求公子。。。。让玉儿缓一缓。。。。”

“玉儿这么说了,那我就让你歇歇”冥公子终于停了手,认真说:“玉儿,哪错了呢 ?”

板子停了,疼痛却一时也没停下来。青玉抬了蒙了雾气的双眼,颤音回道:“玉儿不该不爱惜自己,让公子烦躁。”

“知错就好,公子不打了”言罢,冥公子取过药膏为青玉轻涂在手上,一边涂一边轻轻向手上吹气。

听公子声音和暖起来,玉儿不知怎么,越发悲伤起来,却不敢哭,忍了泪低头看给自己涂药的大手,一阵清凉传来,疼痛减轻了不少,看公子吹气样子,还是忍不住想哭,还是不敢哭,抽了抽鼻子,强作了笑脸:“公子,打的时候疼,上药时不那么疼了,谢谢公子,玉儿自己也会上药的”

冥公子宠溺地戳戳青玉的脑袋:“都打完了,想哭就哭吧,不怪你了。”按住青玉,再将药抹在臀瓣上。

青玉不敢再乱动,任由那大手在身后轻涂药膏,清凉至臀传到了全身,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慢慢弥漫了早冰冷的心,那心不适应似的急急地动了几下,盼着时光永远停留在一时一刻。

停了半晌,忍不住低声解释:“玉儿被轻贱惯了,今日得公子怜惜,一时真情流露,公子怪罪玉儿,请重重责罚,公子千万不可烦躁,伤了自己身子,到时玉儿更没了心骨。”

此言一出,感到臀瓣上上药的手在用力下压,听冥公子沉声道:“玉儿又胡说了,小倌就不是人了么,何况玉儿这样的人儿,谁舍得伤得厉害?”

臀后又是一疼,青玉以为公子真的要烦躁,被吓得不轻,伸手掩住了嘴,不敢再说了】

看人怕的样子,冥公子伸手戳了戳青玉的头,笑着问:“公子很吓人么,这么怕我?”一会儿工夫,上完药,细心的帮青玉披上衣服,放在床上反趴着/

青玉的眼泪终是不争气的扑嗽扑嗽流了下来,红着脸哽咽辩解说:“是公子。。。。。把玉儿给。。。。打哭了的,玉儿。。。。本来。。。。是不想哭的。”

冥公子听得这话沉下脸:“这么说公子还打错了么?”

听公子语气严厉,青玉挣扎着起了身跪到了公子脚边,伸手拉了人的袍角,抹了眼泪,急急回道:“公子没有打错,是玉儿该打,公子打得轻了。”

冥公子叹了口气,将人压回床上,轻抚人后背:“玉儿知道楼规么?”

青玉侧了头,认真想了想,轻声回道:“玉儿在偏殿时读过楼规的。”

“那第一条是什么 ?背出来”

青玉垂了眸,轻声背道:“客人至上,严禁顶撞,禁止以下犯上和恃宠而骄,如有犯以上几条每条十戒尺,去衣打PG上。“

冥伸手摸摸青玉的头,笑着捏捏脸:“公子也不罚你了,玉儿把这条记牢,我怜的就是你这乖巧和听话,玉儿只要不过分,公子都由着你,可好? ”

青玉慢慢抬了头,将头靠进公子怀里:“公子,玉儿知道了,玉儿不敢辜负公子的教诲。”一周之后,青玉基本适应了正殿的生活。客人们风流倜傥,手段高超,出手阔绰,小倌们多才多艺,外柔内刚,体弱身强。客人进入小倌房间,经常是一停就是一整天,天若晚了,有的客人还会留宿天香楼。正殿之内,击打皮肉声、媚语求饶声、斥责数落声、哄劝调笑声、窃窃私语声、呻吟流水声,声声入耳,日夜不绝。

这天晚间,青玉正在大厅中闲坐。有一位客人进得楼来,青玉抬头一看,此人气宇轩昂,锦衣绣服,羽扇纶巾,是在偏殿见过的王爷客官。王爷进了大厅,早有人献茶让座,小倌们迎上前去,围前围后,王爷摆了摆手,端起茶来,轻抿了几口,慢条斯理请小倌们自报年龄,几个小倌面面相觑,低次报了,有的十三,有的十四,却是青玉居长。王爷笑了笑,放了茶杯,拍了拍青玉的肩:“带王爷去你房间。”

二人上楼入了房间,青玉拎茶壶为王爷倒了茶,双手奉上,“王爷,请喝茶。”王爷接茶在手,随手放在桌上,左右打量了房间和玉儿一番:“这屋子不错,雅致,看来玉儿是个勤快的。”接着莞尔一笑:“不知玉儿这里都有些什么东西呢?拿出来让我瞧瞧“

青玉脸微微一红,回道:“不知王爷公子指的可是教导玉儿之物?”王爷点了点头,认真地看了青玉一眼。这一眼看得青玉心里一阵颤,咬了咬唇,软声求问:“不知王爷喜欢什么工具?”

王爷微微一笑:“什么都喜欢,有什么就都拿出来吧。”青玉犹豫了一下,盼着王爷改变主意,见王爷只是笑着,不再言语,无奈转身打开柜子,取出戒尺,板子,皮鞭,又取一托盘装了,回到王爷身边,撩衣跪倒,高举托盘.盛给了王爷。

王爷随手接过托盘,放在桌上,拿起盘中物品一一仔细端详,选了那把戒尺握在手中。回身看了看青玉:“哥儿到榻上去吧”

青玉到得榻边脱了靴子,轻轻解开衣带,去了外裤和里裤,红了脸跪在了榻上,偷眼看看王爷,看脸上不喜不怒,心中一阵不安。轻启朱唇:“玉儿。。。请王爷教导”

看着青玉害羞带涩褪了衣服,王爷转到榻前,令道:“手扶在榻上,腰放低些”青玉伸手扶稳了榻板,听话的低下腰去,后臀翘了起来,心中害羞,不敢违命,垂了眸去看枕上的那对绣鸳鸯。王爷伸出一手扶在青玉腰上,略微用力按了按。另一手拿了戒尺,瞄准臀峰的位置缓缓的用两三分力气一下一下抽打,戒尺接连不断的挥下,二三十下后,嫣红从腰臀部交接处慢慢向臀腿交接处蔓延。

身后痛楚逐渐传来,青玉轻轻地咬了唇,后臀渐渐开始发烧,痛也慢慢变得难熬起来,轻轻扭动身子,想摆脱那疼和热,却是徒劳,微微侧回头,想求身后那人却也未敢开口,只用哀求的眼神望着王爷。王爷似乎读懂了青玉的目光,停了手。青玉松了口气,正想谢恩,不料见王爷又扬起了戒尺,说出一句话,声音不大,但青玉闻言却是浑身一抖。王爷言道:“玉儿,我可要使劲了。”青玉绷紧了全身,攥紧了拳头,凄然回道:“有劳王爷了”

王爷手上加了几分力气,牢牢按住了青玉腰部,另一手挥戒尺砸下,使了八分力气。惴惴不安的青玉忽觉后臀剧痛,痛感瞬间传到了全身,连牙根也跟着抽痛起来,扭了身子想逃下榻去,可被人按着动弹不得,嘴里感到一阵血腥的咸味:呃啊一声叫出了声。

打完这下,王爷转到青玉身侧,看青玉咬着唇,嘴角有星星血迹,将戒尺递到嘴边,柔声道:“别咬嘴唇,咬着这个。”青玉听话的张开了嘴,咬住了戒尺,回头偷看王爷手伸向托盘,拿了鞭子,心下一惊。

王爷转到青玉身后站定了,对着高翘的臀部。手腕一抖,皮鞭呼啸划破虚空,落在青玉臀部上,鞭梢扫过大腿,留下一道分明的红痕,仔细欣赏了一会儿,轻声说:“真漂亮”没等青玉反应过来,锐痛从后面传来,臀腿如火烧了一般,一心想跳起来逃走,却是不敢,张嘴急喘了几声,口中戒尺落到榻上,半天平稳下来,强忍了疼痛,一手撑住身体,一手拾起刚才张了口掉到榻上的戒尺,咬到了口中。

王爷气定神闲,不急不慌,等青玉喘定,咬好了戒尺,蹶高了臀,鞭交右手,打下第二下,鞭稍扫过大腿根,留下极细的一道红痕,轻轻一笑,对榻上人道:“对称了才漂亮,是不是?”剧痛过后,绷紧了的身体不知是盼还是怕着那这不知何时结束,又不知会现在哪里的下一次痛。疼痛就汹涌而来,青玉身子一颤,一口咬紧了戒尺,臀肉不听话的抖个没完,隔了半天才觉得似乎有问话飘来,内容却不真切,咬着戒尺呜呜了两声。

王爷见人不答话,也不介意,从人口中取下戒尺,换了鞭梗递过去:“咬着这个。”青玉张口咬住了伸来的替代物,绷紧了身子,后边一时比一时火辣辣痛,突然想现在要是下场春雨有多好。

王爷绕着青玉饶有兴趣的观赏了一会,一片殷红下两条分明的红痕,很符合暴力美学。复一只手按在了人腰上,伸了另一只手在青玉臀上拍了两下。疼痛再次传来却带了丝柔软,让青玉心轻轻一动,产生了某种幻觉。正流连间,后边的手却连着抽了四五下重的,神经一松,玉儿张了口松开口中物,随着这疼低声的哀求:“疼,玉儿。。。求王爷轻一些”

听人求饶,王爷松了手,停了巴掌,取了戒尺:“玉儿想要轻一些?可以啊”。戒尺在**腿内侧轻轻拍一下:“抽这儿,我就轻点,好不好?青玉心中还恋那丝柔软带来的痛,未料王爷换了戒尺,所点之处,竟是最怕痛的腿侧嫩肉,扭了头看身边人笑容,一只手撑了榻板,另一只手拿过鞭梗咬在了口中,慢慢点了点头,垂眸黯然道:“王爷喜欢就好”

王爷似乎不为人所动,用戒尺轻轻敲打两下青玉大腿内侧的嫩肉。青玉明白,这是让自己两腿分开便于抽打。两手用力撑住了榻板,两腿左右尽力分开,牵动了伤口疼得皱了眉,姿势羞辱让人脸红到了颈项,闭了眼睛,口中用力咬住鞭梗。谁知大腿内侧一痛,却带着温暖。后边的人还在询问:“玉儿,这样好不好?”青玉下了决心不再恋那温暖,它又偏来磨人,心中恼得恨不得要那人换回戒尺,咬了鞭梗只呜呜两声

王爷见人呜咽,却没有躲闪之意,心中狐疑,对人左腿内侧重重拍了几下,转到人身前,取下青玉口中鞭子,伸手将青玉的脸扶过来对正自己:“告诉我,这么打好不好?”青玉连着受了几下磨人肉痛,鞭子又被取走了,抬了眼看那人黑亮双眸,压下心中委屈,低低地回道:“好。”谁知王爷并不放过人,换了一边坐下,又在右腿内侧重拍了几下,接着问:“怎么个好法?”

青玉扭头看王爷探问双眸,咬了咬牙,心中五味杂陈,索性直言:“好就好在这疼里面有王爷的体温,让玉儿恋这疼。还好在玉儿将来会思之不得,为之心碎

此言不出,王爷一声喟叹,轻轻将青玉搂入怀中抱了一抱,附在人耳边道:“玉儿放心,不会有那一天的。”言罢轻轻放开人身子,让人趴好,伸手取了薄被替人盖上,柔声道:“夜深了,好生休息吧。”

青玉心里一痛,手轻轻的摸摸王爷衣袖,恳求道“不如王爷再用板子打打玉儿。”王爷伸手揉了揉人的头,轻轻一笑:“乖,下次,给你留点念想。”青玉垂了眸不再言语,半晌轻声道:“玉儿冒犯之处,还请客人海涵。”王爷低了头在人脸颊上轻轻在一吻:“说什么傻话。”

柔软袭来,青玉一时愣了。正痴愣间,脸颊上又亲了一下,听道王爷又说:“别胡乱想,今儿晚了。”听了这宽心又贴心的话,青玉点了点头,慢慢地起了身:“是啊,王爷也该回去休息了,玉儿送王爷一下。”

却被王爷伸手按住:“不必了,玉儿早些歇着。记得上药。”

青玉顺从地停了下来,悄悄地侧了身看天上的星星。时光飞逝,冰融雪消,桃花也开了,这一日青玉正在厅里看着窗外出神,却见一人穿过庭院向殿内走来,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青玉捂住了嘴巴。那人进得殿来,青玉顾不了一大厅的人,起了身便扑进那人怀里。书中暗表,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青玉日思梦想的唐允。

唐允搂了青玉拣了座位坐下,青玉依在人怀里玩弄人的腰带,口中悄声抱怨:“玉儿来后,天天想你,鸿雁传书也不曾回过。”

唐允拉起在腰间作祟的小手,放在唇边轻啄:“宝贝儿乖,别扯了,再扯腰带就要掉了。我此番来本来是要给玉儿惊喜的,结果未等准备好惊喜就被玉儿先发现了。”又啄了人手一口,问道:“玉儿破坏了爷的计划,怎么罚?”柔软贴着手儿传到了心上,想起那一夜,青玉眼圈一红,另一手悄悄地遮住了身后“玉儿错了,玉儿认罚”

唐允笑着握着那遮臀的手轻放到一边,拍拍玉儿的翘臀,笑眯眯言道:“玉儿如此乖巧,自然会任罚,爷是在问你,该怎么罚?”怀中人难堪的低了头,憋了半晌,低低的声音结结巴巴回道:“请唐允。。。罚玉儿的后边。”唐允却不饶人,抿口茶问道:“后边?后边是哪里?”

青玉憋得俏脸通红,头埋到人胸里,嗫嚅出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清:“是。。。。是。。。玉儿的。。。。臀。”唐允闻言一笑,伸手一边揉捏玉儿身后的浑圆,一边饶有兴致地误码:“哦?是真的么?玉儿想怎么被罚?”这边厢可怜青玉后面被揉掐,又痒又羞,被人逼问着,却不敢不答,支吾言道:“嗯。。。脱掉。。。让唐允。。。打。”唐允戏弄够了,起了身,在玉儿耳边轻声道:“来,咱们回房,这么好的风景,我可不能让别人瞧了去,玉儿说是不是?头前带路。”揽着玉儿上了楼。

进得房间,青玉局促不安地站在人身前,唐允环顾一圈,点了点头:“别看换了地,布置的到和原来差不多,这清香味闻着也熟悉,转身一脸轻松坐在床边,撩撩衣角,抬眉看那青玉,青玉慌忙褪了外裤里裤跪在人身前:“唐允,玉儿知错了,请唐允重罚。” 唐允食指挑起青玉的下颔:“错了?那玉儿就告诉爷,错哪了?又为什么错?”

青玉想低头却再不能,抬了眼正遇人清澈目光,低声回道:“玉儿自遇到唐允后,久久不能忘怀,再见唐允,忘了自己身份,不经唐允同意,就冒然相认,坏了唐允想给玉儿惊喜的重大计划。”唐允闻言却捧腹笑开:“重大计划?”,继而点点头 严肃地看着玉儿:“不错,玉儿破坏了爷的大计,这可是要打的,玉儿认为该如何打才能让玉儿记住这错呢?”

青玉看人笑颜,心里贪恋,勾了唇刚要跟着笑,却接着听到唐允要打,身子一颤,敛了笑,垂了眸回道:“唐允。。用。。板子。。打玉儿,玉儿能记住不再犯错。” “板子?玉儿很喜欢板子么?”唐允指腹摩挲青玉的唇,微微用力,令青玉抬起头来,迎着唇吻下, 轻声道:“玉儿自己说个数。”可怜青玉,柔软覆来,身子麻软,打板子是慌乱胡乱说的,如今又让报数,一时不知所措,想了半晌,也没想出结果,支吾着言道:“一。。。。下。。。”唐允蹙着眉看这要求打一下的,展眉温柔一笑:“不知玉儿可听过一句话?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玉儿的意思是让爷一直打到明儿早上?那可不成,爷还想抱着玉儿柔软的身子早些歇息呢。”青玉知人是有心刁难,心中不委屈反倒有些欢畅,咬了唇,抬起了头:“玉儿犯下大错,受多少下都是应该的,若是打到明天早上,累坏了爷,玉儿担当不起。爷今天打累便休息,休息好了明天再接着打。”低垂了眼帘,又轻轻加了一句:“玉儿喜欢爷给的。。。疼。”唐允知多说无益,伸手拉起玉儿,就你这小嘴,死的也能给说活了。是不是对别的客人也这么说?恩?“言罢将玉儿在腿上安置好,手自然的放在身后凸起处,”啪“的一声,打在了臀峰处。

臀后一疼,却是带着人的体温,青玉心里欢畅甜美,抿唇一笑:“唐允,做小倌的总是讨客人欢心,什么好听说什么,玉儿也不例外。有时为了疼得轻些,能忍住也讨饶,也有客人不吃这一套的,象唐允这么聪明一定能听出玉儿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唐允闻言一皱眉,一边抚摸圆滑的肌肤一边言道:“啧啧,怎么办,爷还真不知道玉儿说的哪句是真心,哪句是当爷和别的客人一样呢怎么办?”青玉扭回头来认真答道:“玉儿听说,说假话时被打臀是很疼的,唐允打玉儿,如果玉儿不疼,玉儿说的就是真话。”唐允听到这儿,也不揭穿,扬手八分力连续五下打在玉儿右臀上:“你个小东西,爷倒看看你疼是不疼。“听爷叫小东西,青玉心中暗喜,忽然后臀一阵剧痛,差点叫出声来,想起自己刚才的话,深深懊悔,手紧紧地抓着人的袍角不敢言语。唐允勾唇一笑:“今晚算是给玉儿的见面礼,给爷好好受着,疼就叫出声,但是不可以动,这是爷的规矩。”揉捏了一会儿迅速红起的皮肤,放轻手劲,不紧不慢的拍打:“和爷说说这些天玉儿是怎么想爷的?”

疼痛一阵阵袭来,青玉抑制自己想扭动的欲望,断断续续地回答“嗯。。。。呃。。。。玉儿白天看书时,,,嗯。。。。呃呃。。。。书里都是唐允,,,,中午吃饭时,,嗯。。。。呃。。。。,,饭里都是唐允,,嗯 。。。。唔,,夜里睡不着,,,呃,,,念的都是唐允的名字。。。。。

唐允笑开,手上却不停,继续拍打人的右臀,青玉靠人怀里,臀后一片火热,轻几下,刚松口气,又重一下,心里乱了分寸,口中呻吟,却不敢乱动:“现在。。嗯。。。呃,,,在唐允怀里,,,心里全是唐允。。”

唐允低了头浅啄青玉的小脸:“得了,说句话都费劲,好好给爷受着就得了”心里舒坦,手上不自觉的放轻用力,依然轻轻的啄吻青玉的脸颊各处,最后停到唇上:“小东西,别惹爷生气,知道么?恩?”

这一啄百体通泰,青玉老老实实地窝入人怀,任人抽打:“嗯。。。呃。。。。唐允威武,玉儿。。。嗯。。。呃。。不敢”“ 不敢?不敢还说话?”

唐允却不领情,搂紧了人抽了几记狠的,才松开人,佯做委屈道:“瞧,爷的手都红了,不给爷吹吹?”青玉臀后猛的一疼,差点从人怀里挣出去,被人放下身后臀肉还兀自抖个不停,听人说话,轻轻拿过手来,看上面一片通红,心里心疼,放在嘴边轻吹:“呼。。。呼。。。” 唐允坏笑着翻过玉儿的身子“来,爷给玉儿吹吹屁股,爷瞅瞅,红红的应该漂亮极了吧?”青玉挺高了后臀方便人看,这样的姿势羞的他脸红到了颈项,连指尖都羞红了,唐允倒不在意,冲着右臀红肿处轻轻吹气,“果真是漂亮!”又摸摸热乎乎的肌肤,“玉儿,药在何处?”

青玉羞得说不出话来,从床榻下摸出药膏,递与身后人,一会儿只觉

臀后一片清凉,大手边涂药边抚弄后臀,停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不妥,轻声请求:“唐允,还是玉儿自己上药吧”

唐允淡淡瞥一眼不老实的人,眸色一沉:“怎么?刚挨完就开始不听话了?”青玉一哆嗦:“玉儿不敢,玉儿听唐允的话”说罢认命的掘高了臀方便人上药。唐允一巴掌拍在伤痕上,佯装生气斥道:“给你上药来不乐意,难伺候!”青玉“呃啊”一声身子串到前方,想起唐允不让动的要求,赶紧回到原位努力挺高后臀,扁扁嘴言道:“是玉儿错了,请唐允继续打”看青玉蹿跑又自个跑回来的,唐允一把抱住 亲口小嘴:“爷就喜欢你这个听话的小东西,爷给你揉揉,等不疼,就赶快睡。”青玉害羞地钻进唐允怀里,呢喃:“玉儿不疼了,唐允抱玉儿睡觉吧。

唐允去了青玉身上的衣物,将玉儿塞到被子里 起身退衣,再钻进被子拥住青玉 轻轻揉身后的伤处 亲口额头:“乖了 睡吧 晚了明儿还没精神了“青玉偷偷拉了人的手放在自己身边,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