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 下乡 (民风) || 1.8万字

第一章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题记“这里变化真大啊!”“是啊,几十年了,该变化了”“那些茅房,泥路都没有了,唯有这山,这田还在…”“走,哥几个,去看下那田。”金秋时节,阳光普洒着金黄的稻田,把周围都照的金灿灿的三位六十多岁的大爷颤颤巍巍相互扶持着走到了这片稻田前。“还记得吗原来这只是片荒地,开埂了好久才可以种东西。”“是啊,当初为了开这片荒地可是挨了不少训,哈哈!”“怎么想起以前的事了。”一个带着眼睛花白胡子的老人轻轻地拍了下旁边正在发呆的同伴“以前的事情多了,要不要我给你这个老头子回忆回忆?”“哈哈哈,好好好,以前的事就多了去了”“还都是关于这里的。” 时间倒退回了几十年前,那时两位大爷林浩和田亮都才十七八岁出头,只有王海已经二十一岁,十年文革,林浩,田亮和王海的父母被打上了右翼的标签,父母被发配到了西南劳改,而他们三人因为年轻被分配到了东北偏远山区下乡改造。那是个夏天凌晨。那片山区当时到处都是还没开垦的荒地,不能通车的泥路,一般货车都要停在离那片山区十几里路的地方,然后等知青来搬运货物。他们三人就这样和一群同样因为父母被打成右翼的子女来到了这。“嘿!嘿!嘿,都给我拿好行李下车,还要走好久的路呢,都打起精神来。”护送下乡的领队喊到。经过几天几夜的车程,刚到了停车的地方人人都疲惫不堪,被护送人员推搡的赶下了车。“快点啊!那么没精神!快看太阳升起了,毛主席在看着我们,为我们打劲呢”“诶,嘿!嘿!你们这群右翼分子脱社会主义的后退的子女就是矫情,都走快点,必须在正午时候到达!”“王海哥,这还要走多久啊!”林浩气喘吁吁的说道
“是啊,这才清晨太阳就那么大…”田亮说完一半就被王海用手堵住了嘴,林浩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王海用眼睛四处扫了一眼,发现没人注意便低声说道:“不要命了,这要是被人听到传出去,你小半条命就没了”田亮自知自己说错话,便低下头继续向前走着。今年夏天出奇的热,才十点左右,气温就开始逐渐升高,道路被烈日烤得发烫,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下乡改造的部队缓慢的前进着。不知走了多久,一大片树林地出现在了眼前。领队突然大声喊到“同志们!走过前面这片树林就到了!”队伍看到有一片阴凉的树林便纷纷加快速度向前,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走到了树林的尽头,但是队伍里的下乡改造的知青们都不想出去。树林外的那一片土地,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就是一种新的人生,而这种人生无疑是在这个年代中不幸中的小幸运。
这时前面来了一对中年男女说道“老李怎么这个时候才到啊!?”领队马上笑脸迎接到“这些个右翼子女就是没有劳动人民的精神,拖拖拉拉的,以后还要你们两位费心教育了。”“好说好说,为了革命,为了新中国的未来,这些事算什么,你们!男女分开站成两排,女的跟我来,男的跟着张队长。”那位中年女子喊到。知青们按照他的话站成了两排后又大声说道“男女分开,女的跟我去那边那座山。”女知青们面面相觑,只是低声叹了口气就跟着中年妇女走了。
“好了,小伙子们,现在你们男知青以后就要在这里下乡改造了,我现在带你们去参观下这里。”走了几步到了就到了一件泥土房,房前,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坐在门前,一条大概一米多的大黑狗趴在他的旁边,他手里拿着一个烟筒正呼呼的吸着烟。“这是巡逻处的陈大叔,你们想逃走可别被他抓住”老张说到。“嘿!这狗一口,一条胳膊恐怕就不在了”田亮窃窃的说到。那大黑狗好像听到了田亮的话一下子抬起了头,看着田亮。田亮被吓得赶紧低头往前走。
走了一会,到了一大片荒地前,在场的知青被眼前的景象全部惊呆了,张队长示意让队伍不要前进,静静的看着。荒地上站着一排人,几乎都是十七八岁左右的男知青,裤子解开,露出内裤,站成一排,双手撑在田地里,屁股撅得老高,一排红蓝白交替的三角内裤映入眼帘,可能因为经常干活的原因,虽然都穿着内裤,但内裤里的屁股还是微微鼓起,翘翘的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张队长低声说道“这是一队知青,干活的时候偷懒,导致开荒延误被训了。”

“你过来”,坐在一旁石墩上,一位神情严肃穿着蓝色布衣,皮肤哟黑大概六十多岁的老农喊到。排第一的知青从田里站了起来,裤子都不敢提,颤颤悠悠的走了过去,大爷拍了一下腿,知青像接到命令似的跪了下来趴在了老农的腿上,趴到老农腿上后,老农也不急着打,伸手就把知青白色内裤给扒了,把一整个浑圆的翘臀都漏了出来,然后用满是老茧的粗糙大手在知青嫩嫩的有些小麦色的屁股上抚了几下。突然“啪”得一下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了知青屁股上,知青牙齿紧紧咬住,大概打五十下之后,知青屁股蛋儿已经是深红一片了,皮肤的温度也是微微发烫。“给我跪到一边去”老农说到,知青迅速站了起来,走到了一边,光着屁股又跪了下去。“下一个”老农继续喊到。这场挨罚差不多持续了一个小时,老农身旁陆续跪完了一队人。老农站了起来,踢了踢一个知青的屁股“给我滚去干活,现在有事暂时饶了你们,晚上有你们好受的!”知青们纷纷站了起来,光着屁股走向了农田,没有老农的命令谁也不敢第一个穿上裤子。王海那一队知青看呆了,从小到大这种场景还是第一次见,恐怕这一生再也难忘,也许这也是他们今后的生活。老农向他们走来,张队长马上向前迎接道“吴老~训完了啊!”“这群臭小子,开荒那么重要的事给我偷懒,看我晚上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老农朝地上呸了口吐沫,愤愤的说道。“吴老教育的正是时候,刚好给这群新来崽子的立立规矩,长长教训。”说完,张队长对着王海这队知青又厉声道“这位是吴大伯,他是这片土地最有资历的人也是农田专家,谁要是在以后违反指令,刚刚的场景你们都看过,别都给犯了!”
看完刚刚那一幕,知青们都吓的不轻,纷纷喊到“吴老伯好,吴老伯好。”
吴老伯用眼神巡视了一眼眼前的知青,说道“你们都给我把手脚放利索了,你们这些知青是来改造成对社会主义有用的人,是要是给我偷懒犯浑,违背管教,别怪我不客气!”吴老语气缓慢,但十分有力,整个给人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人透不过气。“都听到了没有!”“听到了!”知青们纷纷喊到,“吴老,那我带他们去熟悉其他地方了”张队长说到,吴老点头示意了下,张队长就带着知青们去了其他地方。
“这,是你们的住所,不准夜晚外出,有事像小队队长打报告,队长同意才行,要是谁违反指示后果自负,队长加罚两倍!”到了黄昏,一片瓦房泥屋外,张队长正在对着王海他们坐着指示和调配,王海因为在队中年纪最大,被选为了小队长,田亮为副队长。等张队长走后,王海带着小队进了屋,屋内有个发黄的小灯把整个屋子照的很昏暗,灯下有一张桌子,四条扁长的板凳,桌子上放着一个烧水的水壶,几个杯子,还有一盏油灯,和一包火柴,屋子的一边是连成一片的炕,没有隔开,只能睡在一起,王海上前把油灯给点燃说道“大家今天累了一天都休息一下吧,我叫王海,24岁,今天被选为队长,希望大家能在今后多多指教”“我叫林浩,17岁,今后大家多多关照。”“我是田亮,18岁,你们的副队长以后有什么不足还请大家多帮忙。”“我是…”大家开始纷纷介绍自己,气氛十分融洽。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满天星辰点缀着山谷。耕地种田的农家们也都纷纷回家休息入睡。山谷在此刻显得分外安静。

乡间的小路上三个人影正在向知青住的地方走去。吴老和他的两个儿子…

今天早上被挨训的那一队知青,回到宿舍早已精疲力尽,早已把吴老今晚要来的事情给忘了,纷纷上炕入睡了。

“啪!”的一声,门被吴老的两个儿子踢开,巨大的声响带着一阵劲风把睡得正熟的知青们全都吓醒了。

“哼,白天的事还没完,你们晚上还想睡觉。”老吴看着面前的知青涣散疲惫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把手上的鸡毛掸子啪的一下摔到了桌上。

这一下知青们全都清醒了,马上从炕上下来,双手撑在炕上,屁股撅高等着老吴的惩罚。

就这样过去了两分钟,吴老就这么坐在凳子上,三十多岁满是肌肉的两个又黑又壮的儿子站在他的身旁。气氛压抑到极致,老吴不说话,只是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知青,一些知青甚至紧张的发抖,但没有人敢回头看吴老一眼,才过了两分钟,如同两年之久,难受至极。

“全部给我过来!把裤子给我扒了,跪好了!”吴老厉声喝道。知青们哪敢怠慢,把裤子褪到了屁股根,迅速在吴老面前跪成了一排。

“你们队的队长和副队长给我出来!”吴老说到

这对的队长和副队长都二十出头,站了起来,跪到了吴老面前

“杀鸡要给儆猴看,你们偷懒,底下的人便会跟着你们偷懒,新中国的青年会这样颓废下去,不重罚你们,起不到教训!”吴老淡淡的说道

吴老给了两个儿子一个眼色。两个儿子迅速抓住两名队长的手,把队长上身按在了桌子上,吴老的两个儿子常年耕地开垦,手上的力气极大,两个队长上身根本无法动弹,老吴拿起了鸡毛掸子从凳子上,起来,走到了两位队长身后,把他们的裤子扒到了大腿根。借着灯光,今天早上挨得打的红屁股到现在还没有褪色,依旧红红的一片,轻轻一捏还有硬块在上面,吴老掐了一下队长的屁股,队长“哧”的一下倒吸了一口冷气。

“屁股撅高,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吴老把鸡毛掸子放到了队长的屁股上。两名队长因为上身被按着动弹不了,但屁股拼命的向上撅着。

“啪,啪”两下掸子分别打在了两名队长屁股上,两个队长咬紧牙关,

老吴用鸡毛掸子戳了下两名队长的屁股,两名队长瞬间把屁股又抬了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十下鸡毛掸子毫不留情的连续打在了两位队长 的屁股上,屁股上现在全是棱子,两位队长也不敢叫喊,拼命的咬着咬着要牙齿,整个脸憋得通红。老吴用鸡毛掸子戳了戳背,等他们放松下来的时候,又开始打了起来。

“啊!”二十下过去了,队长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嗯~”老吴脸色一沉,低哼一声

“吴大伯,求你,求你别打了。”队长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两位队长的屁股上已经青了一块,红一块,

“今天不把你们屁股打开花,你们是不长教训!”吴老大喝一声

又是十几下打在了两位队长屁股上。两位队长拼命挣扎,副队长在挣扎中把凳子给踢到了。吴老脸色一沉又是十几鸡毛掸子下去,“我让你动,我让你动,我让你们偷懒!!!”

两位队长被打的嚎嚎大哭,纷纷求饶“吴大伯,我们错了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吧”“我们错了,别打了。我们知道错了”

两位队长的屁股有些地方被打破皮了,血一直顺着腿流了下来,吴老也不说话,只是用棍子戳了戳他们的屁股,两位队长忍住疼痛有把屁股撅了起来,但双腿忍不住的颤抖着“20下,忍着,不准叫唤,叫了重打!”吴老说到

啪啪啪“啊!”“重来!”啪啪啪啪啪“啊~”“重来”

最后不知打了多少下,“咔”的一下,鸡毛掸子断成了两截。两位队长的屁股早已血红一片,不开入目,两位队长的双腿还在不停的颤抖着,嘴里喘着粗气。吴老终于停手了。吴老把手一摆,两位儿子把队长松开了,两位队长虚弱的瘫坐在地上,但伤口一触碰到地面就又疼的滚了两圈,最后不得不把屁股向上,嘴里拼命哭喊着“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求吴老伯原谅我们”趴在了地上。吴老把剩下的半截鸡毛掸子仍在了地上,坐回了凳子上,然后说道“你们两个都给我滚过来跪着”两位队长拖着裤子,慢慢的走到了吴老跟前跪了下去。“知道错了吗!?”吴老说到,“知道了,知道了,谢谢吴老伯的教训,我们再也不敢了”两位队长已经哭着痛苦的给吴老磕起了头。“哼,下次再犯你们的屁股就别想要了。”吴老扫了一眼还在地上跪着的知青,“别以为鸡毛掸子断了,你们就不受罚了,这些崽子就交给你们了”吴老的两个儿子从身后拿出了两根藤条,在场的知青心里都一下子凉了。“都给我到炕那里去!把裤子拖到大腿处,双手撑着屁股撅高!”

知青们不敢怠慢,迅速完成了吴老的要求,脱了裤子,在炕前排成了一排。吴老的两个儿子也顺着一个一个知青打了下去。

但是就在快打完最后几个知青的时候,一个知青实在忍不住,不小心把被子给弄掉了,炕上一个酒瓶出现在了眼前…

在场的知青们当成心里就绝望了,今天太累了,尽忘记把酒藏好,今夜恐怕要被打死在这了。

吴老看见后走了过去,把被子全都掀开了一遍,果然在被褥下,应该说每一个被褥下都有一个酒瓶。

吴老瞬间大怒,大喊道: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屋里静静的没人敢回答他。吴老快速走到队长面前,一脚把队长踢翻在地,从儿子手里拿起藤条就往队长身上打去,队长被打的满地打滚“我说,我说,是上次我们出去勘察新的开荒地点时发现的,应该是附近哪个队留下来的”队长像个孩子一样哭嚎在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之类的话。吴老看见那不堪入目的屁股,心里也软了下来,但还是厉声道“给我滚起来,你们违抗教诲,不听从指挥安排,私自喝酒,你们,你们两个给我狠狠的打!”吴老话刚结束,两个儿子又拿着藤条重新开始打知青,一直打到出血才停下来。吴老越想越生气,“你们两个给我跪趴好了!!!”吴老对着两个队长大声喊到。两个队长刚跪趴好,吴老就拿起两个酒瓶就往两个队长gang门里塞。两个队长被疼的嗷嗷大叫“你们爱喝,你们爱喝,我就给你们屁股也多喝一点。”把酒瓶的瓶颈塞进去后,吴老大声喊到“把酒瓶子都塞到他们屁股里,我看以后还敢不敢喝!!!”两个儿子接到命令后,马上拿起酒瓶就往知青们的屁股里塞,知青们哀嚎一片,半小时后终于全部打完也塞完了。房子里,每一个知青都跪在了炕前,屁股上都只漏出了个酒瓶的瓶身,屁股上都是血迹,有的快干了,有的还在流血。他们默默的流着眼泪,又不敢哭出来。气氛十分悲惨。

“你们两个给我看好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动,谁也不能睡,动了就试试吧!”吴老说完,摔门而去。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吴老带着一瓶风精油,一个板子来到了那队知青的宿舍。“把他们的瓶子的拔出来吧!”

知青们听到这句话纷纷感激涕零到“谢谢吴老伯教训,我们再也不敢了。”

“哼,我还没说教训完了!”吴老正色的巡视了一眼眼前的知青,拿出板子,一人十下报数!“一…二…十”

清晨伴随挨打的报数声,知青们都起了床,洗漱好,马上跑去农田里干活了,路过那间房时,知青们都加快脚步不敢多看

全部打完后,吴老拿出了风油精,“你们两个给他们涂上,涂完后给我去田里干活,不准穿裤子。给那些新来的长长教训!!!”

王海他们那队知青在田地里正在向胡老师学习着怎么开垦荒地。这个时候那队知青露着惨不忍睹的屁股走到了他们前面的荒地,开始开垦了起来。胡老师似乎也习以为常,继续给王海他们讲授该怎么开垦。一旁的林浩对王海说:昨晚大家被他们挨打声音吓得都没敢睡。没想到打成这样子。“以后我们要多加小心才是!不然下一个很可能就是我们。”王海回答道

风吹过那队知青的屁股,屁股上顿时凉凉的,但伤口却一直在作痛,屁股上的硬块扯到就疼,看来只能等休息时再揉了。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满天星辰点缀着山谷。耕地种田的农家们也都纷纷回家休息入睡。山谷在此刻显得分外安静。

乡间的小路上三个人影正在向知青住的地方走去。吴老和他的两个儿子…

今天早上被挨训的那一队知青,回到宿舍早已精疲力尽,早已把吴老今晚要来的事情给忘了,纷纷上炕入睡了。

“啪!”的一声,门被吴老的两个儿子踢开,巨大的声响带着一阵劲风把睡得正熟的知青们全都吓醒了。

“哼,白天的事还没完,你们晚上还想睡觉。”老吴看着面前的知青涣散疲惫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把手上的鸡毛掸子啪的一下摔到了桌上。

这一下知青们全都清醒了,马上从炕上下来,双手撑在炕上,屁股撅高等着老吴的惩罚。

就这样过去了两分钟,吴老就这么坐在凳子上,三十多岁满是肌肉的两个又黑又壮的儿子站在他的身旁。气氛压抑到极致,老吴不说话,只是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知青,一些知青甚至紧张的发抖,但没有人敢回头看吴老一眼,才过了两分钟,如同两年之久,难受至极。

“全部给我过来!把裤子给我扒了,跪好了!”吴老厉声喝道。知青们哪敢怠慢,把裤子褪到了屁股根,迅速在吴老面前跪成了一排。

“你们队的队长和副队长给我出来!”吴老说到

这对的队长和副队长都二十出头,站了起来,跪到了吴老面前

“杀鸡要给儆猴看,你们偷懒,底下的人便会跟着你们偷懒,新中国的青年会这样颓废下去,不重罚你们,起不到教训!”吴老淡淡的说道

吴老给了两个儿子一个眼色。两个儿子迅速抓住两名队长的手,把队长上身按在了桌子上,吴老的两个儿子常年耕地开垦,手上的力气极大,两个队长上身根本无法动弹,老吴拿起了鸡毛掸子从凳子上,起来,走到了两位队长身后,把他们的裤子扒到了大腿根。借着灯光,今天早上挨得打的红屁股到现在还没有褪色,依旧红红的一片,轻轻一捏还有硬块在上面,吴老掐了一下队长的屁股,队长“哧”的一下倒吸了一口冷气。

“屁股撅高,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吴老把鸡毛掸子放到了队长的屁股上。两名队长因为上身被按着动弹不了,但屁股拼命的向上撅着。

“啪,啪”两下掸子分别打在了两名队长屁股上,两个队长咬紧牙关,

老吴用鸡毛掸子戳了下两名队长的屁股,两名队长瞬间把屁股又抬了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十下鸡毛掸子毫不留情的连续打在了两位队长 的屁股上,屁股上现在全是棱子,两位队长也不敢叫喊,拼命的咬着咬着要牙齿,整个脸憋得通红。老吴用鸡毛掸子戳了戳背,等他们放松下来的时候,又开始打了起来。

“啊!”二十下过去了,队长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嗯~”老吴脸色一沉,低哼一声

“吴大伯,求你,求你别打了。”队长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两位队长的屁股上已经青了一块,红一块,

“今天不把你们屁股打开花,你们是不长教训!”吴老大喝一声

又是十几下打在了两位队长屁股上。两位队长拼命挣扎,副队长在挣扎中把凳子给踢到了。吴老脸色一沉又是十几鸡毛掸子下去,“我让你动,我让你动,我让你们偷懒!!!”

两位队长被打的嚎嚎大哭,纷纷求饶“吴大伯,我们错了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吧”“我们错了,别打了。我们知道错了”

两位队长的屁股有些地方被打破皮了,血一直顺着腿流了下来,吴老也不说话,只是用棍子戳了戳他们的屁股,两位队长忍住疼痛有把屁股撅了起来,但双腿忍不住的颤抖着“20下,忍着,不准叫唤,叫了重打!”吴老说到

啪啪啪“啊!”“重来!”啪啪啪啪啪“啊~”“重来”

最后不知打了多少下,“咔”的一下,鸡毛掸子断成了两截。两位队长的屁股早已血红一片,不开入目,两位队长的双腿还在不停的颤抖着,嘴里喘着粗气。吴老终于停手了。吴老把手一摆,两位儿子把队长松开了,两位队长虚弱的瘫坐在地上,但伤口一触碰到地面就又疼的滚了两圈,最后不得不把屁股向上,嘴里拼命哭喊着“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求吴老伯原谅我们”趴在了地上。吴老把剩下的半截鸡毛掸子仍在了地上,坐回了凳子上,然后说道“你们两个都给我滚过来跪着”两位队长拖着裤子,慢慢的走到了吴老跟前跪了下去。“知道错了吗!?”吴老说到,“知道了,知道了,谢谢吴老伯的教训,我们再也不敢了”两位队长已经哭着痛苦的给吴老磕起了头。“哼,下次再犯你们的屁股就别想要了。”吴老扫了一眼还在地上跪着的知青,“别以为鸡毛掸子断了,你们就不受罚了,这些崽子就交给你们了”吴老的两个儿子从身后拿出了两根藤条,在场的知青心里都一下子凉了。“都给我到炕那里去!把裤子拖到大腿处,双手撑着屁股撅高!”

知青们不敢怠慢,迅速完成了吴老的要求,脱了裤子,在炕前排成了一排。吴老的两个儿子也顺着一个一个知青打了下去。

但是就在快打完最后几个知青的时候,一个知青实在忍不住,不小心把被子给弄掉了,炕上一个酒瓶出现在了眼前…

在场的知青们当成心里就绝望了,今天太累了,尽忘记把酒藏好,今夜恐怕要被打死在这了。

吴老看见后走了过去,把被子全都掀开了一遍,果然在被褥下,应该说每一个被褥下都有一个酒瓶。

吴老瞬间大怒,大喊道: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屋里静静的没人敢回答他。吴老快速走到队长面前,一脚把队长踢翻在地,从儿子手里拿起藤条就往队长身上打去,队长被打的满地打滚“我说,我说,是上次我们出去勘察新的开荒地点时发现的,应该是附近哪个队留下来的”队长像个孩子一样哭嚎在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之类的话。吴老看见那不堪入目的屁股,心里也软了下来,但还是厉声道“给我滚起来,你们违抗教诲,不听从指挥安排,私自喝酒,你们,你们两个给我狠狠的打!”吴老话刚结束,两个儿子又拿着藤条重新开始打知青,一直打到出血才停下来。吴老越想越生气,“你们两个给我跪趴好了!!!”吴老对着两个队长大声喊到。两个队长刚跪趴好,吴老就拿起两个酒瓶就往两个队长gang门里塞。两个队长被疼的嗷嗷大叫“你们爱喝,你们爱喝,我就给你们屁股也多喝一点。”把酒瓶的瓶颈塞进去后,吴老大声喊到“把酒瓶子都塞到他们屁股里,我看以后还敢不敢喝!!!”两个儿子接到命令后,马上拿起酒瓶就往知青们的屁股里塞,知青们哀嚎一片,半小时后终于全部打完也塞完了。房子里,每一个知青都跪在了炕前,屁股上都只漏出了个酒瓶的瓶身,屁股上都是血迹,有的快干了,有的还在流血。他们默默的流着眼泪,又不敢哭出来。气氛十分悲惨。

“你们两个给我看好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动,谁也不能睡,动了就试试吧!”吴老说完,摔门而去。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吴老带着一瓶风精油,一个板子来到了那队知青的宿舍。“把他们的瓶子的拔出来吧!”

知青们听到这句话纷纷感激涕零到“谢谢吴老伯教训,我们再也不敢了。”

“哼,我还没说教训完了!”吴老正色的巡视了一眼眼前的知青,拿出板子,一人十下报数!“一…二…十”

清晨伴随挨打的报数声,知青们都起了床,洗漱好,马上跑去农田里干活了,路过那间房时,知青们都加快脚步不敢多看

全部打完后,吴老拿出了风油精,“你们两个给他们涂上,涂完后给我去田里干活,不准穿裤子。给那些新来的长长教训!!!”

王海他们那队知青在田地里正在向胡老师学习着怎么开垦荒地。这个时候那队知青露着惨不忍睹的屁股走到了他们前面的荒地,开始开垦了起来。胡老师似乎也习以为常,继续给王海他们讲授该怎么开垦。一旁的林浩对王海说:昨晚大家被他们挨打声音吓得都没敢睡。没想到打成这样子。“以后我们要多加小心才是!不然下一个很可能就是我们。”王海回答道

风吹过那队知青的屁股,屁股上顿时凉凉的,但伤口却一直在作痛,屁股上的硬块扯到就疼,看来只能等休息时再揉了。

第二章

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都会陪你走过一段路。那么这段路就让我们陪你吧。

—题记

时间不慌不忙的转动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王海他们也逐渐熟悉了开垦的工作,勤勤恳恳,都生怕犯错了后像那天那队知青一样受罚。日子索然无味,但好在还有林浩和田亮,还有那些还相处愉快的知青在,日子也还算过得充实愉快。

“林浩,去挑点水来!”王海叫到。

“知道了!”林浩把锄头放到一边,拿起扁担和水桶便向小河边走去。

今年夏天天气十分炎热,用水量变得十分大,有时候要来回挑好几桶才够。

河边,一个知青与其他的知青用水桶在河里不停的打着水,不同的是,这位知青是光着屁股的,小麦色的屁股上的红色棱条触目惊心,因为蹲下打水会拉扯到伤口,这位知青打水屡屡失败。知青脸上泛起了红。一位新来的知青看到这尴尬的一幕,忍不住笑出了声。知青瞪了他一眼。新来的知青说道“怎么,自己犯错误挨罚还不允许别人笑啊。”“谁都会有犯错的时候,你是新来的吧,小心哪天犯了!”知青站了起来,拧起了水桶准备走。天气燥热,新来的知青也许也年轻气盛,回顶到“切,你以为谁都会像你一样,光着屁股羞不羞!”“你说什么!”知青被新来的知青激怒了,把水桶摔到了地上。水桶里的水也洒在了新来的知青身上,新来的知青刚来到这,那受到了这个气。冲上去就和知青扭打在了一起。在河边的其他知青不想扯上关系,迅速离开了河边。

这时林浩刚好到了河边,看到两个知青在河边扭打在一块,周围也没有人。林浩迅速把水桶放下,马上跑了过去“你们别打了,别打了”但是两个知青打的正是凶猛时,林浩拉也拉不住。新来的知青重重的一拳打在了知青脸上,知青倒了下去,但紧紧的揪着新来的知青,林浩因为在拉着他们,被连带一起倒在了水里,知青一个翻身就把新来的知青按在水里,又扭打了起来,场面混乱不堪。

“你们三个都给我住手。”张队长和一个领队大声喊到。三人一看是张队长便马上从水里站了起来。“居然在这里给我打架,都嫌自己的屁股好过了是吧,还有你,前天才罚的你,今天又犯!”知青红着脸低下了头。“你们两个新来的,好的不学,还打架!”

“我…”林浩正准备解释,就被张队长大声打断,“我什么我,打架还来那么多话。”林浩张队长的声音吓到了,便低下头不说话。“把衣服都给我脱了。”张队长喊到。知青听到命令后便把上衣一脱,直接就赤裸全身,长期干活的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肌肉线条显得格外优美。只留下林浩和新来的知青面面相觑,“还不快脱”张队长看到林浩和新来的知青磨磨蹭蹭的,心里十分不爽。林浩没办法也只能乖乖的把衣服脱得只剩一条白色内裤,新来的知青也是。“你们两个最好把内裤也给我脱了”领队说道。林浩听到后,红着脸,一咬牙把白色内裤扯了下来,露出了白皙粉嫩的屁股和双腿,林浩把内裤放到了一边,双手捂着JJ。而新来的知青觉得没有必要,就一直没有把内裤脱了。张队长和微微一笑,说道“把衣服给我拿在手上高举起来。”三人听到后,都红着脸把衣服拿起,高举起来。一阵微风吹过,三人身上起了一点鸡皮疙瘩。知青和林浩低着头,全身被一览无遗。“就这样走吧,跟我去院长办公室。”林浩这时听到还要这样一丝不挂的走去村长办公室。羞愧难耐忍不住哭了出来,说道“张队长,领队,我…我只是刚好到这里看到两位哥哥在打架,便上前拦着,我没有打架,没有打架。”两位知青看着林浩也说道“队长,领队,是我们两个打架,这位弟弟的确是过来劝架的,实在和他无关。”张队长看林浩哭的可怜,便心一软说道:那你们两个跟我走”然后指了指林浩“你,留下,小崔(领队)你看着他!””知道了,张队,你去忙吧。

崔领队说道。

张队带着两名知青走后,林浩还在哭着。崔领队被哭烦了,便让林浩跪着,林浩听话的跪了下去,但眼泪还在不停的留着。

“你觉得很委屈吗!”崔领队说道。“嗯”林浩点了点头,轻轻说道。“你觉得你没错?”崔领队又问道,林浩说道“我本来就没做错,制止有错吗?”林浩抬起了头说道

崔领队笑了笑,坐到了一旁一块大石头上。“你过来!”崔领队说道

林浩不明就里,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把衣服放在地上走了过去。崔领队把林浩拉到了跟前,用手揉了揉林浩白嫩的屁股。林浩觉得有些别扭开始左右扭动。“不准动!”崔领队大声说道。林浩马上乖乖的站好。“在家里是不是没有挨过打”崔领队问到。“嗯,从来没有”林浩小声说道。“那我就来给你立立规矩!”崔队长突然语气一变,直接把林浩摁在了腿上,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林浩的屁股上,林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蒙了,“啪啪啪啪啪”连续的五下巴掌又打了下来,林浩屁股开始热了起来,双脚不停的乱蹬,崔队长用手抓住了林浩乱蹬的白嫩双腿,把他放在了自己腿下压着。又是一阵巴掌打了上去。从小没挨过打的林浩哪受的了这个,不停地求饶“别打了,别打了”干了的眼泪有重新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啪啪啪啪十下巴掌过后崔领队停了下来。这时林浩的屁股已经红红的一片,林浩抬起头,含着眼泪看了一眼崔领队,样子显得十分可爱。揉了揉两团发烫的肉球,说道:这件事你是受了委屈,但是这便是命令,哪怕误会你,这也是组织人员给安排的指示,你必须执行,这次便给你个教训,如果你不是刚来的,换成其他人敢这样因为受点委屈就哭闹,你屁股早就开花了。

“我知道了,下次我一定服从命令安排。”林浩停止了哭泣,擦了擦眼泪说道。

“最后50下,给我忍着,不准哭,不准叫,不准乱动,不然重打。”崔领队看见面前的人听话的像个小白兔一样免不得心软,但是为了教育他,不得不摆正了脸色。啪啪啪啪啪啪,重重的巴掌不断的落在林浩的屁股上。林浩的屁股也由红色变成了深红。他紧紧的咬住牙关,努力把脚伸直不让自己乱动。十分钟后,五十下终于打完了,崔领队揉了揉林浩的屁股,林浩的屁股打完后屁股上的温度有点发烫,但捏起来依旧有弹性,崔领队忍不住掐了掐,这一掐,林浩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崔领队抚了抚林浩的背脊,示意他放松。“记住教训了没。”

“记住了”林浩说道,“大声点”“记住了!”林浩红着脸喊到。崔领队揉了揉林浩毛茸茸的头发,拍了拍林浩的屁股“起来吧。”林浩听见后,马上迅速的站起来,但是起来的太快,扯到屁股上的硬块,疼的没站稳又马上跪在了崔领队的面前 ,崔领队看到眼前滑稽的一幕。忍不住恶由心生,踢了踢林浩的屁股“站起来,拿着衣服举到最高。”林浩听到后心里一凉,但为了不挨打,面子什么的可以暂且放下。于是便红着脸 照做了。“走吧我送你回去。”崔领队边说,边从路上捡了根树枝。“要是连走路都走不好,那就别怪我打你哦。”“知道了,崔领队。”林浩红着脸说道。一路上,崔领队时不时的用树枝抽一下林浩的屁股,林浩每次被抽的都忍不住跳起来,经过知青时,知青抬头看见林浩赤裸着身子,看见后面有个崔领队,便马上底下头去。崔领队直到把他送回了住所,让他的队友帮他上药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而另外一边,那两个知青的待遇可就截然不同。

走了好长的路,经历了各种目光的洗礼,知青们终于来到了村长办公室门口,村长看见两名裸体少年,被惊了一下,看见后面的张队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进来给我站好,别在外面站着给我丢人现眼的。”村长说道

两名知青如释重负,马上走了进来站好。

“你怎么穿着内裤,他怎么没穿。”新来的知青被村长突然起来的问题问蒙了,呆站在那里。“村长问你话呢!”看到新来的知青在那呆站着,张队忍不住厉声说道。

“我…我觉得没必要。”新来的知青说道

“哦?!那你觉得什么有必要!”村长冷冷的说道

“我…我…”新来的知青又说不出话来了

“把裤子脱了。”村长面无表情,但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不容否定的语气。

新来的知青被吓得马上把身上的内裤一扯,丢在了衣服上。

“哼,说吧,烦了什么错。”村长看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到。

“他羞辱我!”知青说道。“本来就是,自己做错事挨打还不准别人说!”新来的知青说道

“就只有这个?!”村长说道。“我们…我们还打架了…”知青支支吾吾的说

“没用的东西!”村长大声说道。

村长说完,便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十厘米的戒尺。“把手给我伸出来,不准躲,躲了加罚”

两名知青把手都伸了出来,抬平。“啪”没有任何预兆,村长直接重重的一尺子打在了知青手上,知青“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谁让你叫了,给我闭嘴。”村长呵斥到。啪啪啪几下又打在了新来的知青手上。知青被疼的直抽冷气,一人差不多打了十五下过后,两个知青的手已经红肿了起来。“换手!”村长又说道,知青们又换了一只手。

几分钟过后,知青的双手已经疼的已经快失去知觉了。纷纷求饶“村长,我们错了,真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村长不予理会,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凳子上,拍了拍双腿,新来的知青蒙在了原地,不知该怎么做,知青看到这个动作后,迅速走到村长那里,跪了下去,趴在了村长腿上。“哼,你还算识相,我没老吴那么残暴,但也不会太轻,新来的,跪在一旁好好看着!”村长瞪了一眼新来的知青,新来的知青马上跪在了地上,静静的看向村长那边。

村长在知青圆润的小麦色屁股上,摸了几下,揉了揉。“不准动,不准叫,不准躲,犯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拿起了戒尺,一下一下的重重的打在了知青屁股上。知青疼的抓住了凳腿。一边默默的忍受着接下来如雨点般的尺子。五十下过后,知青的原本布满红印的屁股已经变得通红一片,根本看不出来之前的红印。“村长我错了,我不该打架,挨打受罚是我的错,我受羞辱也是应该的。”村长听到后眉头一皱,又是重重的几尺子下去,“挨打的确是你的错,但羞辱不是你的错,让你光着屁股不穿裤子是为了警示其他人不要犯错,而不是要遭羞辱。你连你自己错都不明白,白白挨之前的打了”村长叹了一口气又是雨点般的尺子打在知青的屁股上,“村长,我知道了,我知道错了,我受教了,我再也不会犯了。”知青实在忍不住叫了起来。村长依旧面无表情的抽打着知青的屁股,直到屁股上的伤痕有些开裂才停了下来。“去一旁跪着,你过来!”村长指了指新来的知青,知青跪趴到了一旁,屁股撅的老高,他知道,这是村长的规矩。村长看了一眼知青,脸上露出了难以察觉的一丝笑脸。

新来的知青看到刚才的那一幕,胆战心惊,慢慢悠悠的走到了村长面前,像刚刚那个知青一样,趴在了村长腿上。村长抚了抚新来的知青的屁股,白白的,像是城里来的孩子,皮肤白白嫩嫩,没有一点伤痕或者过度劳力的痕迹。村长拿起了戒尺,啪啪啪啪的不停的抽打着新来知青的屁股,对于新来的知青,村长可是一点也没有留情面,才二十下就把知青打的哭了出来。“村长你饶了我吧,我第一次犯,我以后绝对不再犯了”新来的知青哭喊着。村长没有理他,更没有停下,啪啪啪啪又是如雨点般的尺子打在了新来知青的屁股上。新来的知青忍不住的哭嚎“我错了村长,我错了,我不该打架,不该嘲笑别人,我知道错了”啪啪啪又是五下。“我就让你和他一样,看看你还敢不敢。”接着又打了起来“不敢了,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我不敢了!”新来的知青哭喊声响便了整个村长办公室。他的屁股如今又红又肿,真的如同一个猴子屁股。

村长一把扯住了新来知青的头发,把他摔到了知青身旁。新来的知青被摔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因为屁股疼痛站了起来,村长直接一尺子过去,新来的知青一下子疼的跪在了地上,也撅高了屁股,头低低的朝下。

把他们两个的一只脚绑在一起送去禁闭室。“知道了村长。”张队接到指示,便揪着两个知青的耳朵,一路把他们揪到了禁闭室,把他们的一只脚绑在了一起。

禁闭室里只有他们两位知青和一盏昏暗的不能在昏暗的油灯。两名知青赤裸着身子,在昏暗中相互依偎着。新来的知青更是抱着知青痛哭着。知青没办法,只能忍着伤痛帮新来的知青揉着屁股上的硬块。一边安慰着新来的知青。

过了一会新来的知青也哭完了,看到知青不计前嫌,对他如此照顾。十分感动,与看到知青屁股上的伤到现在还有处理,心里愧疚万分。他直起身子跪在了知青面前“这位哥哥,对不起我今天害你挨打了,对不起!”说着又哭了起来。知青没办法,只好又安慰道“没事,就当张教训吧,谁没有个犯错的时候”,新来的知青听到这句话更是感动,直接趴在了知青腿上,屁股撅高说道“哥,我挨的没你重,你打我吧”新来的知青说道。知青被突然其来的一弄懵了。马上说道“你今天受过教训。你知道错就好,弟弟你快起来。”新来的知青就保持着原状,甚至屁股又撅高了一点,哭着说道“你今天叫了我这声弟弟,那么今后我也帮你当自己的哥哥,我今天犯错了,还请哥哥责罚”“快,弟弟起来,今天已经罚够了,听话”知青想把他拉起来,但怎么也拉不到。“哥哥你打吧,你不打我我心里更难受。”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知青,那么倔强,真有点像自己不知道被流放到哪的弟弟。眼睛也湿润了起来。知青先揉了揉新来知青的屁股,屁股上的红已经褪去了不少,再加上新来知青白白嫩嫩的身体,更是显得红红的屁股好看。知青扬起了手说道“报数!”

啪“一”

啪“二”…

时间仿佛是回到了从前,知青第一次教训自己的弟弟一样,弟弟也是那儿倔强,被生气的自己用板子抽着。

啪“五十”…五十下抽完后,新来知青的屁股又恢复了村长打完后的红肿。知青把他搂在了怀里任他哭泣,一只手也轻轻地揉着他的屁股。不知不觉两人便在疼痛中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早晨,门被张队打开,一缕阳光把睡梦中的两个男孩给刺醒了。张队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个知青,很是欣慰。命令他们就这样回去,到了住所后才能恢复原样。

两位知青搀扶着走了出去。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显得格外美好。

“哥哥你以后叫我小凡吧。”“嗯,那你以后也叫我林哥吧。”…

番外篇

突击知识检查

这件事王海记忆犹新。

那是劳改的一个月后吧,村长从外面开会回来。为了贯彻落实劳改政策,确保政策有效落实

。于是便悄悄的让一队一队的知青去村里的大会议室,进行劳改知识的检查。

“王海!”张领队喊到

“到!”正在荒地里开垦的王海放下工具,跑了过去“张领队有何指示。”

“把你们的队伍集合好,跟我去村里的大会议室开会。”

“是!”

不一会,王海集合好了队伍,跟着张领队出发去大会议室。

刚进大门,眼前的一幕让众人惊呆。“大河上下 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 看红装素裹 分外妖娆…”“才饮长沙水 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 极目楚天舒…”背书的人好像是一队知青,灰白的棉麻裤子被脱到刚好露出整个屁股,屁股都红红的,看不出其他颜色,只有上面的檩条还清晰可见。他们有些眼角还带着眼泪,双手捧着某人的诗集,跪成一排。聚精会神的背着

王海他们被眼前的一幕惊的不知所措“不是来开会吗?为什么还会挨打。”大家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心里都有一点小担忧

“还给我楞着干嘛,还不赶快进去!”张领队看见王海他们楞在那不动,大声呵斥到。

听到呵斥后,王海他们也乖乖的跟着张领队走到了大会议室。

“村长,新一队的知青来了。”

村长带着眼睛,坐在讲台上,桌上有一根被打磨的非常光滑的木棍,和一本某人的诗集。村长看到知青们来了后,站了起来,紧了紧衣服,指了指第一排的位子说道“给我坐好了,做成一排。”知青们照做了后。村长说道“为了贯彻落实劳改知青的方针,我决定对你们的某人诗文检查一下。”知青们面面相觑,“最近大家都忙着开垦,都没有时间好好看看诗集。这下完了。”王海心里默默想着。“现在我开始点名,点到的上来我这里站着。”村长瞟了一眼知青们,点道:“张建国”

张建国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咯噔了一下,慢慢的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没有点到的人纷纷舒了一口气。张建国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村长面前。村长上下扫了他一眼。眼前的这位少年18岁左右,一身藏蓝色的棉麻衣服,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小麦色的皮肤,一张看起来还算帅气的脸。经历了一个月的劳改,建国的稚气褪去了许多,但眉眼间依旧稚气未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站在村长面前。

“给我背一下水调歌头 游泳”村长抚了抚眼睛,面无表情的说道

“水调歌头 游泳…游泳…”建国小声念出了题目,但由于紧张想不出来,便一直重复着题目。“给我大声点!”村长说道

建国被这一声吓得打起了精神。慌乱中突然想起来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背到过,通过不断回忆。建国终于支支吾吾说出了一点:才饮长沙水 又…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 极目楚天舒…极目楚天舒…。建国实在想不起来后面的内容。

“记不清了!”村长问到“村长,对不起,最近开垦实在是太忙了,我下去一定熟记熟背。”建国抬起头,露出可怜的眼神,希望能得到村长原谅。“哼,没背就是没背,还早那么多借口,不用等下次了,今天我就给你记住!去桌子前面趴着!”村长说道,语气里充满着毋庸置疑。建国听到后开始慌了,但还是走到了桌前趴好。村长眼神示意了下张领队,张领队会意后走了过去把建国的裤袋解开,把他的藏蓝色裤子一扒,露出了蓝色的内裤。建国脸一红,把头埋进了手里。接着张领队又毫不留情的把他的内裤也扒了,露出了小麦色的屁股,捏了捏,还蛮有弹性的。

村长拿起了棍子,走了过去,用手抚了抚建国的屁股,像是在确定挨打位置一样,建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啪!”村长用手拍了下建国的屁股,“撅高!”建国马上把屁股撅的老高。村长这个时候把棍子扬了起来,“嗖嗖嗖”棍子带着风声,重重的打在了建国的屁股上,“啊!”建国忍不住叫了出来。“嗯~”村长面色略略不悦,建国听见后也马上把屁股撅高,把嘴放在了手臂上。“啪啪啪啪”又是几下打了下来,建国的屁股已经微微发烫,但每一下都难以忍受。“啪”“啪”“啪”村长放慢了节奏,但每一下都用尽十足力气。十几下过后建国忍不住哭了出来,但他不敢哭出声,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双脸因为不敢叫出声,被憋得通红,棍子还在继续抽打着建国的屁股。十下过后,建国实在撑不住,顺着桌子滑了下来,跪在了地上。“村长对不起,我错了,我一定把他背熟背会,我错了”建国已经没有了哭喊的力气。只是在地上跪着,一只手扶着桌子抽泣道。村长知道这已经是建国的极限了,但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滚到外面给我跪着,不准穿裤子,给我去背,今天你要背不会,你的屁股也就别想要了。”建国听到后,连忙跪谢村长,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外面的院子,和之前的人一样,跪了下去,默默背书。

穿着灰白,藏蓝和军绿的知青们一个一个的被叫了上去,或挨打或表扬。

“二十!”林浩被打完了最后一下,“起来吧,背得还不错!”村长示意林浩起来,林浩被打的气喘吁吁,听到指示后,揉了揉屁股,提起了白色的内裤和灰白的裤子。说了一声“谢谢村长责罚,我下去一定熟记熟背。”村长示意林浩可以出去了,在出门前还忍不住回头关切的看了一眼王海,还不忘给他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然后便小跑出去了。

屋里现在只剩王海一人,林浩和田亮只背错了结尾的一小段,打的不是很多。而自己好像一直忙于开垦和学习队长的任务,根本没来得及背诵诗集。只有在他们刚刚抽查时,默默的在一旁听着,希望能记住一些。

“现在只有你了!”村长说道,王海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到了村长面前。“背一下水调歌头 重上井冈山。”王海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好像之前他都没有抽到过。“怎么办,怎么办,自己是队长,被罚的肯定会很重,怎么办。”王海紧紧的捏紧拳头,心里务必慌乱。“怎么不会背!”村长的语气一下子严肃了起来。王海已经没了办法,只好坦诚说道“村长,对不起,我不会背”村长又抽了其他几首,王海背得结结巴巴,有些甚至直接不会。村长气的瞪大了眼睛。“过去给我趴好,过去趴好!”村长声音气的有点颤抖,张领队把王海军绿的裤子扒了,红色的内裤露了出来,张领队忍不住叹了口气,还是伸手把王海的内裤扒了。村长直接拿起棍子就往王海屁股浑圆的屁股上打去。王海白嫩的屁股上瞬间红了一片。啪啪啪又几下打了下去,王海被疼的扭了起来。村长一看王海乱动,气不打一处来,又是重重的几下下来,这几下王海更是疼的要命,屁股忍不住躲了起来。“对不起,村长,原谅我,我错了,别打了。”王海只有小时候挨过几次,但很轻,也很少,长大后更是没有挨过打,所以打了几下已经痛的不行。村长气不过,便让王海转过身来,让张领队抬高王海的脚,并抱紧。这个尿布式的姿势让王海羞红了脸,王海双手捂住脸,想减少几分尴尬和羞愧。但是村长连续落下的棍子让王海忍不住开始哀嚎,双手也开始对着空中乱舞。“你还有脸挣扎,这次就你一个队长背得那么差,居然有些诗你居然还不会背,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村长大声吼道。王海的屁股已经深红一片,两团肉球烫的不行。打完王海已经是晚上了。王海的屁股青一块紫一块。走路都走不稳,张队长把他腿放下来时,王海直接从桌子上滚到了地上,站也站不起来。

村长气不过让王海去跪着。可王海哪里还站的起来,张队长看不下去,便上前把王海一把抱起,走到外面,让王海扶着墙跪着。然后回屋去劝村长消气。

不知过了多久,村长和张领队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时王海已经倒在地上睡着了,眼角还留着眼泪。月光洒在王海身上,显得王海更加瘦弱无助,村长一时心疼,便让张领队把王海抱了回去。

而那些像建国那样的知青就没那么好过。“都给我穿好裤子滚进去”村长大声喊到。知青们纷纷跑了进去。“给我拿好纸笔,趴在桌子上给我默写。”村长有喊道。知青们纷纷照做,不一会结果就出来了。

“默写不合格的和他们的领队给我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默写合格的知青带着内心的一阵小喜悦离开了会议室。“哼,背了那么久都还给我出错,我看你们皮子紧了要给松松。”村长厉声喝道。默写不合格的知青们没办法只好自己主动的脱了自己的一只靴子,交给了自己的领队,然后把裤子脱了下去露出了白色或者红色的内裤,然后咬咬牙把内裤也扒了,露出了圆润的红屁股。就这样桌前一排光着的红屁股出现在了眼前。。比起棍子,靴子算是轻的了。深夜,村子会议室打屁股的声音伴随着村民们入睡了,知青们趴在桌子上,领队们一只手按着他们的腰,一只手狠命的用靴底抽去。屋子里哀嚎一片,求饶声,呵斥声响成一片。不知过了多久,知青们都泪流满面,有些早已哭不动了。他们的屁股红的不成样子。村长巡视了一遍说道“都记住教训了吗”“记住了记住了,我们记住了!”知青们纷纷哭喊道。又过了几分钟,领队们依旧抽打着知青的屁股。知青的屁股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好了,让他们回去吧,后天过来找我检查,还背不熟的,你屁股就别要了!”“谢谢村长,我们一定回去熟记熟背!”村子扫了他们一眼。才放他们光着屁股离开。

知青们搀扶着起来,颤颤巍巍的走了出去,而他们的领队们,还在边走边用路边的枝条训斥着他们。

第三章 结局(一)

三位老人走到了当年他们的住所门前。泥瓦建的房子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霜洗礼,早已残破不堪,房子上的蛛网以铺起了厚厚的灰尘,已经残破的不成样子。

林浩走上前拍了拍老房的墙,黄灰弄的满手都是。林浩被灰尘呛得咳嗽了两声,王海和田亮也上前帮忙拍了拍林浩的后背。

三位老人搀扶着走到了一边的石墩上坐下。田亮看了看眼前的房子说道:还记得那次吗,我们在房子里挨得最狠的那次。“怎么会记不得!当时我还想直接被打死算了”王海看了看房子,抬起了头说道。“但老吴家那两个儿子挨得也不轻”林浩说道。

三个老人互相笑了笑,然后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房子发起了呆。

开垦,种地,接受劳改教育,挨训。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当他们回想时,已经是进来劳改的第五年了。

这天王海他们在宿舍里弄着黑板报,弄的差不多了,几个同宿舍的哥们就开始休息了起来。

“海哥海哥,来着,上次扳手劲我们可是都还没有分胜负呢!”田亮说道。听到这句话,周围舍友们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海哥,跟他比!”“对呀跟他比!”舍友们纷纷起哄着,王海也笑了笑“来呀,走着!”说着便来到桌子前坐下,摆好了动作。田亮一看王海动作都摆好了,笑着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摆好动作,准备和王海一较高下。

“预备备,开始!”林浩见两人已准备就绪,便宣布了比赛的开始。

听到开始声,王海和田亮都开始往手上使劲,手上的肌肉被蹦的硬硬的。

“你别说田亮可以的啊,力气那么大”舍友陈明说道“那是,平时都要挑几十趟水,这力气,这体力能不好吗”一个舍友说道

比赛过去了五分钟,双方还没有分出胜负,王海和田亮咬紧牙关,都丝毫不落下风。

又过去了两分钟,王海和田亮双手被对方的力量弄的通红,脸颊也因为咬牙太久而弄的红红的。

“好,先休息下。”林浩看他们两个这样认真,怕出什么事,也赶忙让他们休息下。

“好小子,力气蛮大的嘛”王海笑道,“海哥你也是啊!”

王海从兜里拿出了一袋东西,丢到了桌子上。“这是什么”舍友们纷纷围了过去。林浩把那袋子打开,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下。

“炒米!”大家惊呼道。“嘘~”小声点。王海看了看门窗,确认关闭后小声说道“小点声!这东西是今早村民炒米时,我偷偷拿的。”

舍友们纷纷微微一笑,开始抓炒米吃。

田亮抓了一把炒米塞在嘴里 ,口齿不清的说道:海哥,再来!

“好”

这次有了炒米,大家的心情就更愉悦了,纷纷玩high了还大声加油!

“彭~”的一下,门被踢开了,门带着一股强劲的冷风吹凉了王海他们的气氛。

“大半夜,不睡觉不学习吵什么吵!”吴老的两个儿子骂道。

老吴两个儿子的突然出现,所有人都大惊失色。王海最先反应过来迅速走上前去,用身子挡住了桌上还未收拾的炒米,说道:吴长官,不好意思,我们刚刚弄完板报,哥几个说放松下,一时不注意,声音大了,请原谅。其他人也纷纷反应了过来,站在了王海身后挡住了炒米,一些人看前面挡着迅速把炒米装入自己的口袋里藏好。

“是吗!那我看看”吴大说道

众人迅速站成两排让出道让他检查

“嗯~还可以”吴大笑了笑然后瞬间严肃说道:但那么晚大声喧哗,一人五十。

“知道了。”王海他们说道。

那么几年王海他们也早已习惯吴老的两个儿子的惩罚,有时候出了小错误,都要被吴家两兄弟拉去好好修理一顿。但是谁也不敢说,谁敢得罪吴老啊。

王海他们把裤子脱到屁股根,露出了白色,或蓝色红色的内裤,撅起屁股,趴在了炕上。吴氏两兄弟驾轻就熟,拿起了板子,把知青们内裤一扒,纷纷打了起来。啪啪啪啪的声音像警钟一样警示着其他知青。一个小时后,知青们纷纷挨完打,撅着红红的屁股,不敢放下。吴氏两兄弟摸了摸知青的屁股,所有知青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因为他们知道,这样便代表惩罚结束了。吴氏两兄弟正准备离开。突然吴二发现了桌子下遗留的炒米。吴二走了过去捡了起来。吴大也跟了过去。看到炒米后,拿到手里大声喊到“这是怎么回事!!”知青们回头一看,发现吴大手里拿着的炒米。所有人心提到了嗓子眼。王海说道:这也许是今早吃剩的吧,今早乡亲们炒米,分了一点给我们。所有人吸了一口气,希望事情就此过去。吴大把手里的炒米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炒米掉在地上无声无息。。但却给所有人的心里造成了极大的震颤。“乡亲们给你们的东西你们能要吗!再说今年收成不好,村民会有剩余的给你们?这分明是你们偷来的!”吴大说道“这真是乡亲们给我们的!长官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就饶了我们吧!”王海说道“哼!你倒是说说,是谁给你的…”吴二说道

王海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当做默认自己偷拿的。

吴大气冲冲的走到王海面前直接给了王海一耳光,王海直接倒在了炕上。“你们真是时间越长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吴大狠狠的说道

说着便把王海从炕上揪了下来,王海被甩到在地上。王海默默跪好,趴在炕上,吴大直接板子毫不留情的打在了王海屁股上。啪啪啪啪啪啪…二十下过后,王海的屁股已经肿的高高的

啪,吴大的板子狠狠的砸在王海的屁股上。王海的脸上开始流汗了,屁股已经肿起了一道檩子。啪,啪,啪吴大的板子沉稳有力,很有节奏的打在王海的屁股上。王海的屁股渐渐的肿了起来,王海脸上的汗水流了下来,屁股随着板子抖动着,吴大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将板子一下一下的打在王海的屁股上。

“啊”这个时候林浩和另外两个知青突然跪在了王海旁边。“这几个小子包里搜出这个”吴二说着,把从他们口袋里搜出来的炒米丢到了桌子上。

“好啊!先打你们几个再打其他的!”说完,吴大把他们裤子往下一扒,扒到了大腿根处。

吴大拿起板子,嗖啪,板子带着风声狠狠的砸在林浩的屁股上,“啊”林浩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啪啪啪啪……一口气把五十下抽完,再看知青们的屁股上的伤痕已经触目惊心,经过这一番抽打之后,知青们屁股摸上去已经有些发烫了。屋子里没有杂音,只有啪啪声和知青哽咽的声音。

“干出这种事还有脸哭!”吴氏两兄弟看见知青们耷拉着脑袋,哭哭啼啼,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板子又重重的打了下去。

啪啪啪啪又是五十下过去了,知青们疼的上气不接下气,身体大幅度的喘着气。屁股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

啪啪啪又是十下过去,林浩已经忍不住开始哭着喊着求饶“两位长官原谅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这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你们了!”“求你们了!”知青们也纷纷哭喊道。“哼,偷拿东西是大忌,你们自己要触犯就别怪我!”吴大说完,和吴二又打了起来。啪啪啪,时间随着挨打声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知青们有些纷纷倒在地上,哭喊不起,有些直接打晕了。他们的屁股早已紫的不成样子,有些地方还出血了,每一块好皮。

“呸”吴二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拿起了门边篮子里的玉米棒,吴大会意,直接把玉米棒全部拿了过来。然后重重的拍了拍面前知青的屁股“撅高,全部都给我撅高!”意识还清醒的知青们纷纷撅起了屁股,吴氏兄弟一手摸着知青们的屁股,一只手拼命往知青屁股里面塞玉米棒。“你们爱吃,那让你们的屁股也吃点!”吴大说道

知青们哭喊一片,肛门疼的要命,但是吴氏兄弟还是拼命的往里塞。终于在半个小时后被塞完了。知青们呜呜咽咽,不敢说任何话,有些因为刚刚哭喊太强烈,嘴里被塞了玉米棒。吴大拿来了风精油,在知青们屁股上摸了摸,知青们火辣的屁股也凉下来了很多。但吴氏两兄弟却又用粘着风精油的手摸了摸知青的JJ,知青们感觉像捅了马蜂窝,各各痛不欲生,翻滚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

吴氏两兄弟又打了几巴掌命令知青们不准动。知青们痛苦不堪,呜呜求饶。过了十分钟后吴氏两兄弟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海哥,你没事吧!”见吴氏兄弟走后,林浩裤子都来不及提爬到了王海身边。

王海身上被汗水浸湿。屁股红肿不堪,有些地方破皮严重,血到现在还在留着。王海抬起了头,虚弱的摸了摸林浩的头“哥没事,大家上点药快休息吧!”说完便晕厥了过去。

知青们见他俩离开,赶忙出去摇水清洗,但是越洗越痛。

就这样在外面一直喊疼“疼!好疼!”

门外一片黑暗,没有一点亮光。夜晚也还没有结束。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