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蝎子传递爱情(二) || 1421字

话说洁翎被送到医院后,赵波不想这件事被更多的人知道,所以他亲自主刀,加上可君、大李两个帮手,他们都是医学院的精英,手术对他们来说小菜一碟。这时候的洁翎已处于轻度昏迷状态,呼吸困难,心跳缓慢,并伴随着高烧,可君急忙给她罩上氧气,赵波把洁翎侧趴在手术床上,拉下她的裤子,用手术刀割开了洁翎那惨不忍睹的左屁股上的伤口,这时伤口周围的肌肉都发紫发黑了,赵波用大量的碳酸氢钠溶液进行清洗,并让可君给洁翎注射脱敏针和退烧针,当然这两针都打在洁翎没受伤的右侧臀部,一切结束后,赵波并没有将刀口缝合,因为还要进行深层清洗、消毒,况且伤口早已不再出血了,他让可君回实验室拿来他们前不久刚刚研制成功,但尚被广泛临床应用的一种新药,这是专门用来治疗被毒蛇、无蚣等巨毒之物咬伤后,注射的一种针剂-------毒速清,这次洁翎正好被毒伤,赵波决定用毒速清给她治疗,他相信自己的能力。赵波亲自取出两只药水,吸进了一个大针管里,然后,换上一个特别细长的针头,对着洁翎那紫黑的伤口中间的嫩肉猛地一刺,反正洁翎现在还处在麻醉中,对这一切毫无反应,但可把一旁的可君吓得不轻,手不自觉地摸着自己的屁股。
赵波又叫可君给洁翎输上葡萄酸钙静脉注射,一切处理完后,已是下午二点多了,洁翎被推到他们的治疗室,大李和可君便回去休息了,只剩下赵波一个人守着洁翎。直到傍晚六点,洁翎才悠悠醒来,刚恢复了知觉,洁翎立即感到左面屁股的巨裂疼痛,她想挣扎一下,可浑身一点劲也使不上,她无奈地呻吟起来,赵波见她醒来,一颗忐忑不安地心终于放下了,洁翎渡过了危险期,他轻轻抓住洁翎未输液的右手,“洁翎,你可醒了,感谢上天。”“嗯 ,越波,我疼,太疼了,你给我打止疼针,好不好,天啊,太疼了,我、我受不了了、、、、”赵波望着洁翎那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他的心都碎了,“好,洁翎,你先忍忍,我马上给你打止疼针。”说完,赵波找来针剂,在洁翎没受伤的右侧臀部打了一针止疼针。不一会儿,洁翎便觉得不那么疼了,“洁翎,你骂我吧,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真浑,真该死,把你害成这样。”看着赵波痛苦流涕的样子,洁翎轻轻叹了口气,她心里清楚,赵波也是为了她好,事出意外 ,不能全怪他。于是她对赵波说道:“我不怪你,你也不是故意的,别在自责了,我原谅你。”赵波一把握住洁翎的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脸上,任泪水横流。
第二天,到了换药的时候了,赵波帮洁翎趴在治疗床上,轻轻拉下她的裤子,揭开纱布,赵波惊喜地发现伤口原肌肉变浅了,基本上恢复了本色,他们研制的新药发挥了独特的疗效。超出了原告的估计。他夹起一块药棉蘸了些药水“洁翎,我要给你清洗伤口了,很疼的,你忍着点。”说完,就擦了一下伤口,就这一下,差点没把洁翎痛死,她“啊”地大叫了一声,两手紧紧攥着床单,“啊,疼啊、疼,赵波你轻点,我疼啊,哎哟,天啊,怎么这么疼啊,赵波,别擦了,我、啊、、、”赵波擦擦停停,终于在洁翎痛苦声中清洗完成。稍微休息了一会,他又拿起注射器,准备给洁翎打针,洁翎一看,吓得问,“怎么还要打针呢?我不打针。”“对不起,洁翎,你必须每天要打两次毒速清,外加两次脱敏针。至少要连续注射一个周。”“呜呜,赵波,我真的不想打针了,这左面屁股已经够疼的了,右面屁股再打这么多针,没一边不疼的,你别给我打针了,好不好?”洁翎一个劲地恳求着,赵波心里酸酸地,他何尝不想让洁翎减少痛苦,可如果不打针,后果也是不堪设想。于是他耐心说服洁翎,在她的右侧屁股上打了两针,洁翎趴在床上疼得流了半天的泪。
每天都是这样在痛苦地日子里,一个周后,洁翎终于能下床了,不过血液化验,血中还含有少量毒素,还得继续打针,当然这一切都是赵波亲自打的。在赵波无微不至地照顾下,两人的感情日益加深。
由于天天打针,洁翎的右面屁股越来越痛,赵波每天给她打完针后,都是左面伤口上冷敷,右面针眼上热敷,洁翎虽然两面屁股疼得很,但她觉得很温暖。暗暗庆兴自己,终于找到了疼爱自己的伴侣。
一个月后,他们俩再次来到被蝎子蛰的地方,感谢蝎子让他们拥有了真挚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