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家法板子伺候 || 2684字

柳明和杜宇恋爱已经很长时间了,两个人的感情极好,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柳明的家境很好,杜宇家虽说是不错,但是和柳明比起来就差得很远了。
在柳家看来,柳明结婚不需要找一个条件很好的女孩,要的是一个真心对他好的人。女孩的家境、长相都可以忽略,最要紧的女孩的人品。
杜宇正是这样的一个女孩。杜宇的相貌不算出色,但是看了很舒服,而且她的性格非常好。见谁都笑嘻嘻的,从来没和别人红过脸,和柳明在一起的日子里,两人甚至没有吵过一次架。
和很多大家族一样,柳家也有一整套的家规,包括不允许说脏话、不得顶撞老人之类的。最特别的还是一条:不得以不当的理由打人,尤其是丈夫对妻子;但是如果子女犯了错,作为家长可以适当的加以教导。如果错误严重了,就要动用家法;而且一打都是50下以上的,所以刑室很少开启。
在柳家,有一间特别的屋子,就是“刑室”。那里面,有竹板、木板、藤条、皮鞭等各种刑具,也有专门的一位掌邢手——阿文,平常他和其他下人一起做作家务,如果到了有人要被处罚的时候,就由阿文去打。
柳明虽然调皮,不过非常怕疼。一般的男孩子挨了打,最多老实3天,但是柳明要是挨了父母的巴掌,最起码有1个多月都是小心翼翼的。眼见儿子如此,柳明的父母也很少打儿子。

不知不觉之间,柳明和杜宇成婚已经一年多了。他们俩个和柳明父母住在一起。虽说是住在一起,但除了吃饭的时候他们几乎不碰面,柳明小两口自然是在自己的房间亲亲我我,柳明的父母也知道他们,每次吃完饭,不等他们说话,都催他们赶快回屋。
只是平静的背后,总是酝酿着风雨……

一天晚上,柳明外面有应酬,所以不能回家吃晚饭。杜宇知道以后,还特意叮嘱他:“别喝太多的酒,对身体不好!”
柳明笑嘻嘻的答道:“知道了,老婆。”

但是当柳明回来的时候,他的一身酒气把杜宇气坏了。她一边把柳明扶进房间,一面埋怨道:“怎么又喝了那么多?不是说不要喝那么多的吗?”
喝多了的柳明和平时大不相同,平常的他对杜宇特别的体贴,要是平常的他听到这话,肯定会笑嘻嘻的哄杜宇;但是这天的柳明完全变了。他冲着杜宇怒吼:“干嘛啊!干嘛啊!那么管我!”他气哄哄的,不知道怎么的,他扬起手,给了杜宇一个耳光。
杜宇顿时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平时非常温和的丈夫居然会打她。她更没有想到,这一巴掌会被柳明的父亲看的清清楚楚。
回到房间,柳明的父亲把这一切告诉了柳明的母亲。他决定给儿子一个教训。

第二天一早,柳明经过了一夜的休息,酒已经醒了。从杜宇的脸上,他知道了自己做了多么大的错事。他轻轻的抚摸着杜宇的脸庞,温柔的向她道歉。杜宇看着这样的丈夫,也原谅了他。
这时,柳明的父亲就叫下人把柳明和杜宇叫到了自己房间。柳明和杜宇都非常奇怪,心想父亲为什么为在这个时候叫他们。

柳明的父母见了他们俩,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把他们带到了刑室。
这还是柳明长这么大第一次到刑室,看见里面的刑具,他和杜宇都吓得脸色煞白。看着旁边站着的阿文,柳明知道自己要挨打了。因为只有男人,才可以在刑室被处罚。
没等他多想,柳明的父亲一声怒喝:“柳明,跪下!”
柳明吓坏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颤颤的叫了声:“爸!”
“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不……不知道!”柳明确实想不起来自己做错了什么。
“昨天晚上,你竟敢……”
听到这话,柳明明白了。确实,他打杜宇的那一巴掌已经触犯了家规。犯的错必须勇敢的承认。想到这儿,他轻轻的说道:“儿子犯了错,听凭父亲处置。”
听到儿子这么说,柳明的父亲也是一愣。不过他随即冷静下来,对旁边的阿文说道:“打他50下。”
柳明最怕疼,听到这话他先是哆嗦了一下,但很快就冷静下来。他知道父亲说的话从不可以违拗。缓缓的走向刑具架,从上面取下木板,交给了阿文。
正当他准备脱裤子的时候,杜宇说话了。她跪在柳明父亲的面前,言道:“爸,你能不能别打柳明了,我替他行不行啊?他最……”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你……”柳明的父亲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按照家法,如果有人要替罚,还要另加50下。他看着跪在脚下的媳妇,颤声说道:“你可知道……”
“我知道。”
“阿文!”柳明父亲看了看他。
“是!”阿文看着杜宇,也有些不知所措,这可是打女人啊。可是,家规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打人的力度不得有一丝一毫的减轻,必须用全力。
杜宇看了看柳明,默默的走到床边。还好,家规没有规定要用什么姿势挨打。她看了看床,想着要是跪着挨打肯定更难受,于是,她脱下鞋子,整个人趴在了床上。
阿文拿着木板走到杜宇的身边。他知道挨打的时候必须脱了裤子,可是,现在要挨打的毕竟是少奶奶。他有些拿不定主意,愣愣的看着杜宇。

暂时只写了那么多,具体SP的情节还在进一步的构思。写好了一定尽快发上来

(:slight_smile:)…嘻嘻

马上就更新,不急不急

杜宇也看出了他的难处,知道这个最好不要强求。她看着柳明,小声的说道:“柳明,帮我一下吧!”
柳明听到这话也是一愣,他看着杜宇的眼睛,知道她这么做都是为了他,她知道他不能挨打,她怕他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他知道她的脾气,决定的事情永远不会改主意,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和她争,那后果……
想到这儿,柳明走上前去,将杜宇的裤子褪到了膝盖处。
杜宇知道柳明心中为难,看着他,轻轻的说道:“你出去吧,我不会有事情的。”

待柳明走出房间,杜宇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柳明的父母。
柳明父亲叹了口气,知道这次要委屈媳妇了,但是要是儿子挨这顿,那估计有大半年要在床上呆着了。他看了看阿文。
阿文明白了,举起木板,打向了杜宇。
直到板子落在了屁股上,杜宇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疼痛。她咬紧牙关,努力的不让自己叫出声。
板子一下一下打在杜宇那原本白皙的屁股上。一开始的5板打的比较慢,是为了给受刑人一个适应的过程。阿文不敢下重手,绕是如此,5板之后,杜宇的屁股已经红透了。这样的板子,杜宇还可以承受。
5板之后,板子便一下接一下的打在了杜宇的屁股上,没有一点喘息的时间。杜宇感受着臀部传来的阵阵疼痛,她真的是疼疯了。可是,一想到后面还有那么多的板子,她只有继续忍着。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
杜宇毕竟是个女孩子,板子多了她确实承受不住。40板过后,她的呼吸开始急促。等到50板后,她已经昏了过去。
柳明的父母对看了一眼,知道儿媳妇已经支持不住了。但是家法大如天,他们也不得不遵守。看了看阿文,吩咐道:“弄点冷水。”
一盆冰水当头浇下,杜宇打了个冷战,醒了过来。她吃力的转头看了看柳明父母,似乎还在回忆着什么。柳明母亲细心的发现杜宇的嘴唇已经被咬破了,于是她找了一块毛巾,用水淋湿了,来到了杜宇的身边,温柔的说道:“咬着毛巾吧。别咬嘴唇了。”
杜宇感激的看着婆婆,良久,她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挨打啊。忙道:“妈,我没事的。让阿文接着打吧。”
柳明母亲当时就愣住了,她嫁到柳家也有几十年了,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讨打的。她一面吩咐阿文继续打,一面握住了杜宇的手,希望可以减轻一些她的疼痛。
剩下的50板,阿文明显减轻了力道。就是这样,等到打完的时候,杜宇已是第三次昏倒了。

在数到100之后,柳明的父母都是松了一口气。柳明也从屋外走进来,看着杜宇的伤痕,他的眼泪不住的往下落,这些本应该在他的屁股上啊。他知道杜宇极爱面子,他一面轻轻的替杜宇提上裤子,一面叫下人去把家里的私人医生请来。

这顿板子让杜宇在床上足足趴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她的饮食起居全部都是柳明在一旁服侍的。她很欣慰。柳明看着杜宇,经常想到一句话: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柳明父亲本来还想等到杜宇伤好之后,要把儿子也打一顿,但是看着儿子的表现,他也从心里原谅了儿子。

可能是我没有说清楚。柳明怕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的皮肤天生不好,要是这么一顿打全打在他身上,皮开肉绽算是轻的,重的话他真的要半年多不能下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