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奖状 || 1519字

有一个离城市很远的乡村.这里碧水青山.小桥流水.虽然这里的人生活条件并不很好.可却十分重视教育.全村最好的建筑就是村民们集体出钱盖的学校.最幸运的是,这里唯一的老师是一位从城里来的大学生.

这位老师为了开发学生的潜智,特地为他们开了节美术课.而简单的画具是他在城里的朋友到处筹钱买来的.小彬是这所小学四年级的学生.虽然他的学习成绩不是最好的,可却极具艺术天赋,除了他最喜欢的美术课,他似乎在哪里都可以进行创作.墙上,地上动物的身上.就连地上的一片水和天上的星星都可以被他想象成无数美丽的画面.这个学校的学生就不是很多,老师很快就发现了小彬的天赋,并偷偷把小彬上美术课时画的作品寄去参加了一个世界性的儿童绘画比赛.

光有老师欣赏是不够的.因为他经常在人家的墙上,牲畜身上进行"创作".没少被人找上门告状,事后自然少不了父亲的一顿好打.就在昨天,王伯家的老公牛身上被他涂的满身泥,一大早,人家又来告状了.

"彬他爸,小彬他妈不在了,你可要好好管教他呀!不然以后可了不得!"

"是,是,真是对不住呀…"小彬的爸爸连忙象人家陪不是.小彬则躲在屋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知道自己又要倒霉了.

客人走了,小彬的爸爸走进屋里,手里还握着专门用来教训他的藤条.

"爸…"小彬看到生气的爸爸,心里自然很害怕.更害怕的是爸爸手中的藤条.

"爸什么!快点!"小彬的爸爸大吼道,意思是让他脱掉裤子.

小彬的动作非常的慢,希望可以拖延一下时间.可他的爸爸已经等不急了.一把就把他抓到床边,拉下裤子露出那并不粉白的小屁股,按在床上.抬手打了下来.

"啪!"一鞭下来,小彬的皮肤虽不是很白,可也立刻显现出一道淡红色的棱.

"啊…"小彬大叫道,虽然他知道叫喊并不能获得原谅,可他希望至少可以让爸爸下手轻点.

"你自己说,这是第几次了?看你是屡教不改,才几天就又犯老毛病,我看你是屁股痒了吧!"这个月已经是第四次因为他乱画被人家告状了.

"啪…"爸爸的藤条每打一下,小彬的屁股上就出现一道楞.疼的小彬哭叫不已.虽然用力挣扎,却被爸爸那整天拿锄头的手牢牢的按住了.

"爸…不敢了…"小彬哭着求饶.以前每次挨打他都会说不敢了,可没过几天还是会犯.画画时他可从没想到会挨打的事.

"不敢?你自己说,都第几次了…还数的过来吗?"其实小彬平时都很乖,学习也不用爸爸担心,只有这个问题总是会惹的爸爸大动肝火. 连小彬自己都数不清自己到底是第几次因为这种事而挨打了.

"爸…爸…"小彬这时候已经哭的气喘不已,小屁股整个已经变的红肿,一条条的楞显得十分明显.

小彬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已经去世了.只留下他们爷俩相依为命.爸爸虽然打的狠,可也十分心疼.可看到儿子屡教不改,也只有靠藤条来管教.

"看你以后再犯,就把你的屁股打烂!"爸爸说过这句话后就转身去下地干活了.

小彬独自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转身看了看自己被打的伤痕累累的屁股.小心的提好裤子.擦擦眼泪,哽咽着背上书包,慢慢的走在了上学的路上.因为今天有他最喜欢的美术课.

半年后.

因为画的画非常出色,老师私人送给他一套蜡笔和一块画板.小彬平时都不舍得使.

一天下过雨后,天上出现了一道彩虹.小彬想用蜡笔记录下这美丽的时刻.拿着蜡笔和画板来到半山腰.这里可以看到全村的美景,美丽的彩虹.还有学校操场的红旗.小彬小心谨慎的拿起画笔全心的在画板上创作,连自己的鼻子流血了都不顾.其实这几个星期他的鼻子出血好几次了.可乡下的孩子对于自己受伤流血似乎并不当回事.他总是偷头扬着头把鼻血止住,为了不让爸爸担心,也没有告诉他.可这次似乎流的血很多,怎么都止不住.可正专心画画的他怎么愿意停下来.不小心滴在画纸上的血被他随兴的变成了国旗,变成类满山的野花.当他的画完成的时候,鼻血似乎也变的不是很多了.刚刚完成新作品的他高兴的看着自己的画.虽然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发无力,似乎要睡着了一样.可感觉世界还是那么的美丽.

他去了,白血病夺去了他幼小的生命.可他脸上还留着微微的笑.因为他手中拿着自己挚爱的画笔,眼前身边有他刚刚画好的得意之作.画中的国旗和野花格外的美丽.

一个月后,一封信寄到了老师的手里.小彬的作品获得了此次儿童绘画比赛的第一名.

[ 本帖最后由 ffhappier 于 2008-1-14 20:0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