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父 || 4003字

偶听朋友说贵坛转载了我的<女教父>帖子,很好奇,遂过来浏览,没想竟有三五知己,十分高兴。感谢风中的尘知遇,感谢licuiping、郝球来了、小梅、moan01、melissa、电磁场、hrdwpg、guoliang、晨晨、zhuoxing、牛肉汤等朋友支持,特捧出多年陈酒以飨读者。

一九七四年冬写于六马路看守所

戒备森严

朋友不能见

与世隔绝在此处

往事历历再现

岁月和堪回首

儿行千里母忧

归来弟兄相凑

酒肉安能消愁

(外一首)

看守所里新影片

西沙手戏小神仙

五天一次深夜演

请难友们都来看

[ 本帖最后由 ffhappier 于 2008-1-11 21:24 编辑 ]

哈哈,那时看守所里办公室都没暖气,审讯室点着用汽油桶做成的大炉子,烟囱直通向房顶.打屁股时少年犯需要脱棉裤或绒裤.这些诗用木炭写在号子里的墙上.

继续奉献给大家--------女教父
女教父 第41集
苏静话音刚落就过来几个胆大活泼的女孩,她们早就按耐不住,想亲手摸摸光滑的屁股。
苏静命令大叫驴两手扶地撅起屁股,然后说:“把大腿分开!”这时一边一个女孩板住凸凸的肉瓣,另一个女孩往屁股沟擦肥皂。女孩一边扳住肥肉一边嚷道:“不行,太滑了,是不上劲”,本来就光滑的屁股涂上肥皂格外滑,苏静说:“垫上手绢。”女孩根本不想隔着手绢摸屁股,这样如同隔靴搔痒,找不到手感。她们用手绢擦干净肥皂沫,把手绢仍在地下,继续用手扳着屁股。
另一女孩拿着肥皂顺着大叫驴屁股沟往下擦,一不小心碰到大叫驴的那个东东,女孩也没想到这裤裆里会多余出几两肉,平时男生穿着裤子从大腿分叉,也看不出有多余的东西。女孩就象触到小老鼠一般,叫了一声抽回手,大叫驴的东东被女孩纤手一碰,条件反射般的夹紧大腿。大家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整整迟钝了1.2秒,这时苏静也明白过怎么回事来。
苏静嗔怒的丢女孩们说:“瞧这点出息,平时做梦都想把手伸进男孩裤裆里,遇到真事就不敢了。还打色狼呢,连色狼身上这几两肉都不敢碰。不行再换个人。”那女孩说:“我行,刚才是不小心。”说完红着脸拣起肥皂。苏静拿起教鞭在大叫驴沾满肥皂沫的屁股上抚着,说:“这次你又没听话,擅自将大腿闭上,回去加罚九下。”说完手腕凌空一抖,啪的就是一教鞭,抽的屁股上肥皂沫四溅,澎到女孩稚嫩的脸蛋上。
给大叫驴冲洗完屁股后,苏静又冲洗完鸡毛掸柄,收拾停当后,苏静拽了拽大叫驴脖子上的皮带说:“站着走回去就行,不用在地上爬了,免得弄脏你得手,回去还用这双手掰屁股。”
大叫驴猫着腰用运动服上衣遮住小鸡鸡,被苏静牵到软座旁,苏静指着软座说:“你小子还算聪明,找了个软座,省得硌坏了小鸡鸡。乖乖的趴上去板开腚!”大叫驴被调教的乖多了,乖乖地把小鸡趴在软座上用身子压着,两手掰开肉瓣,把屁股沟露出来等着挨打。
大叫驴的肥肉洗得干干净净,女孩的头伸得更近了。初夏的中午,阳光直射在屁股上,大叫驴两手使劲向外板着肥肉瓣,丝毫不敢怠慢。女孩们从未见过男孩的屁股沟里面什么样,都伸着头仔细看。
大叫驴屁股缝被铮得紧紧地,沟里面的屁股眼完全裸露在女孩子们的眼皮底下。大叫驴的手指恰好扳在屁股眼的外侧,苏静用教鞭敲着屁股沟,说:“给我用力板着!”
大叫驴两手使劲向外分着屁股瓣,手指都快陷入厚厚的肉里面,小屁股眼被铮得通红。屁股眼周围红红的一圈肉呈放射状,很象一朵野菊花瓣,在阳光的照射下灿烂开放。
苏静用教鞭拨弄着“菊花瓣”,对大叫驴说:“你已经两次不听话了,两次都是自己擅自闭死屁股沟,这样两次加起来一共罚打十八下屁股。听着,这次再敢闭上屁股瓣加倍处罚,听到没有?”
大叫驴头拱在地下,两手牢牢的扒住屁股瓣,瓮声瓮气地回答:“听见了。”苏静用教鞭来回拨拉了一下裸露的屁股沟,说:“注意,开始惩罚了。”大叫驴扳着肥肉的两只手开始哆嗦起来,只听啪的一声,大叫驴屁股沟的一侧顿时起了一道红杠,大叫驴接受了上几次的教训,不但没敢合上屁股沟,两手反而绷得更紧了。
苏静满意地看着高高隆起的肥肉,乖乖敞开的屁股沟,用教鞭在屁股沟上掂了掂,然后虚晃一枪,将教鞭在空中猛力一挥,教鞭发出一声唿哨,大叫驴内心恐惧,尽量控制住两手扳紧肥肉,但是屁股眼却吓得一抽缩。苏静一看心中暗笑,用教鞭戳着大叫驴的腮帮,说:“这小嘴平时骂人,挨打时屁股眼却替你担惊受怕,看来骂脏话就应该教训屁股眼。”
苏静说着用教鞭轻轻一敲屁股沟,大叫驴屁股眼的菊花瓣又一抽动。苏静说:“大伙快来看哪,这小屁股眼还会跳舞呢。”女孩子们的眼睛都凑到大叫驴的光光的肥肉周围,苏静伸出手指在嘴边嘘了一声,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用教鞭轻轻一戳肥肉,大叫驴屁股眼的菊花瓣马上紧紧一缩,他怕打啊。

第42集
大叫驴虽然能控制住自己的手,扳住肥肉不敢松开,却控制不住屁股眼,只要教鞭一触到肥肉马上神经紧张,屁股眼本能的抽搐。屁股眼周围自然形成的一圈放射状的皮肤花纹,就像一朵野菊花瓣,在苏静教鞭的指挥下,屁股沟中的“菊花瓣”在众目睽睽下一动一动的闪烁。教鞭点击了几下以后有些“失灵”,“菊花瓣”的神经显然有些疲劳了,这时苏静手腕一抖,教鞭随之猛地一颤,啪的一声,“点击”改为“击打”,“菊花瓣”象沾上兴奋剂迅速抖动,整个屁股沟都跟着收缩。苏静就这样玩着游戏,时而用教鞭轻抚,时而重打,大叫驴不知哪一下轻哪一下重,只要教鞭沾上屁股,就吓得发抖。
女孩们如此近距离的俯视着清晰的屁股沟,”菊花瓣”在呻吟中跳舞,伴随着硕大的屁股痛苦的晃动,屁股下的软座吱嘎作响,很象是作爱。女孩们从未想象到平时凶狠的大叫驴会如此老实,在众多女孩子的俯视下,自己双手掰着光光的肥肉,乖乖的露出屁股沟挨打。女孩们惬意极了,此时她们不仅愿意看到突突的光肉舞动,还愿意听伴随着大叫驴的呻吟声。平时她们非常厌恶大叫驴的脏话,这时更想听到大叫驴软绵绵的讨饶声。看到大叫驴撅着肥肉细声细气的求饶,才能弥平她们平时的怨恨。对于大叫驴这种小混混加恶棍,只有屁股声加讨饶声,才能纠正在女孩中的恶劣形象。
这是大叫驴的屁股沟已挨了七八教鞭,肛门周围象抹了上好的辣椒面,一片火辣辣的,每一次教鞭抽到屁股上,从屁眼一直震撼到心眼,然后传遍全身,刺的嗓子眼由痒变痛,敞开喉咙只想说话,但是,守着这么多女孩又羞于开口,实在是疼痛难忍,只得低声说:“主人,求求您,饶了我吧”,苏静说:“声音大点,我没听见。”说完教鞭在空中挥得呼呼作响,大叫驴的屁股抖了几下,毕竟这两块肥肉长在自己身上,不听话肥肉是要吃苦的。在屁股的督促下,大叫驴赶紧大声讨饶。苏静得意地笑着说:“怎么样,知道求饶了吧,饶了你,可饶不了你这屁股沟”,说罢教鞭又抚在屁股沟上,这就像在屁股沟里又洒了一把辣椒面,大叫驴急得满头大汗,连声呼道:“好主人,饶了我的屁股沟吧,饶了我的腚沟吧”,这是大叫驴的手已经颤巍巍的,快扒不住滑滑的肥肉了,但还是坚持扳住厚软的肥肉不敢松手,几次肥肉从手指间滑过,大叫驴又重新扳起,嘴上虽然说饶了屁股沟,行动中还得老老实实露着屁股沟。

第43集
苏静说:“这次你小子还算听话。不过你光向我求饶不行,还要向所有的女同学求饶,你平时在女孩子面前耍威风,这次不光让你露着肥肉丢丢人,还得让你这脏嘴丢丢人。说,愿意腚眼受疼,还是愿意小嘴求饶?”
大叫驴屁股眼一收一缩地说:“我愿意求饶,我愿向所有的同学求饶。”
苏静说:“今天所有的女同学都是你的主人,看快求女主人们饶了你的丑屁股沟。给我连说三遍。”
大叫驴两手板着屁股瓣,头拱在地下,连说了三遍。
苏静说:“行了,这次看在所有同学面上饶了你的屁股沟,把手放下去吧,还不敢快谢谢她们。”
大叫驴如释负重的把手从肥肉上挪开,两手撑在地上把头解脱出来。原来大叫驴的屁股高高翘在软座上,上身却塌在地下,本来想用手撑着上身,可是手又扶在屁股上,只能把头贴在地上。这次用手扶着地,头是解放了,可是两片厚厚的肥肉仍没解放,光溜溜的肥肉仍然暴露在制高点上。
大叫驴的手从肥肉上拿下来后如释重负,两手按在地下,抬头看了看四周,呼哧呼哧得喘着粗气。虽然肥肉还露在外面,毕竟不用再扳着肥肉露出屁股眼,在众人面前两手掰开自己的肥肉瓣,乖乖得让人家打屁股沟,实在太丢人现眼了。听到苏静刚才让他谢谢所有的女孩,大叫驴长舒一口气说:“谢谢所有的主人。”
看到大叫驴趴在软座上有些舒坦,苏静马上问道:“刚才你怎么求饶的,你不是让大家饶了你的屁股沟吗?你谢谢大家什么?”说完用教鞭轻轻扫着大叫驴的肥肉。
大叫驴慌忙说:“谢谢主人们饶了我的屁股沟。”教鞭就在他屁股上晃来晃去,大叫驴吓得一口气说了两遍。
苏静说:“这就对了,以后回答问题要全面,多说不要紧,要是说少了,”教鞭在肥肉上掂了掂,“要是回答少了就对不起这块肉。”说完,教鞭恰好抽在这块屁股肉上。
大叫驴本想轻松一下,不打屁股沟,也用不着两手板肥肉,反正肥肉已经给人家看了,只要不打肥肉就行。没想到又挨上了,而且比上一次还疼得厉害,心一下提到嗓子眼。
原来苏静打屁股沟时不敢很用力,怕打坏屁股眼,现在打肥肉瓣就没那么多顾虑了。苏静把教鞭搁在大叫驴肥肉上,蹲在大叫驴面前拽起他的头发,用手拍着大叫驴的腮帮,说:“屁股要想少挨打,这小嘴就得乖乖的回答问题,刚才屁股是替嘴受罪,现在嘴为屁股出力,听明白了吗?”

第44集
大叫驴仰脸看着苏静,心早已在肥肉上,那鸡毛掸毕竟还在肥肉上搁着呢。大叫驴赶紧点头称是。
苏静居高临下的站在大叫驴那隆起的肥肉旁,俯身从大叫驴肥肉上拿起教鞭,用手弯了弯教鞭试试弹性,所谓的教鞭也就是鸡毛掸柄,是用藤条做的,极有柔韧性,在教鞭接近屁股时,苏静手腕略一抖,教鞭猛地一颤,啪的一声脆响,大叫驴赤条条的肥肉上立即起了一道红条。大叫驴的屁股随之剧烈一抖,带动整个身体抽搐,压在身子底下的小鸡鸡与软座发生摩擦,一系列的动作仿佛是大叫驴与软座做爱,只不过“做爱”的表情是痛苦的。女孩们对这个动作很感兴趣,好像是在看立体电影,百看不厌。除了动作,女孩们还喜欢大叫驴的讨饶声,这种低声下气的求饶声,让女孩们很舒心,颤抖的声音拨撩的女孩子心里痒痒的。
苏静的教鞭仍然在大叫驴腚上骚扰着,苏静问道:“你不在家老老实实读书,干嘛把黑社会叫到这里来,是不是当时屁股痒痒了?说!”
大叫驴不知“屁股痒痒了”是啥意思,赶忙解释道:“当时我屁股没痒痒啊。”
苏静说:“我不信,屁股没痒痒就敢领着黑社会来这里玩?是不是想让鸡毛掸子给你挠挠屁股呀?”说着就是一教鞭。
果然是屁股决定大脑,屁股一疼,脑子立刻反应过来,大叫驴赶紧叫道:“当时我的屁股是痒痒了,我想起来了,我的屁股痒痒了。”大叫驴竭力想表白清楚,弥补刚才的过失,一边不停的喊叫,一边不停的蠕动着屁股。
女孩们开心的大笑起来,苏静装作严肃地说:“如果下次屁股再痒痒了,你就再领着黑社会过来。”
大叫驴挨了这次打,变得聪明起来,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屁股说:“下次屁股再痒痒,也不敢领黑社会来了。”
苏静问:“既然不领黑社会,屁股再痒痒了怎么办?总的想个办法呀。说!”
大叫驴翘着屁股低着头想了一阵,他在想怎样回答,屁股才能逃过挨打,他终于喃喃地说:“屁股再痒痒了,我自个挠挠。”
苏静说:“你说什么,我没听见,你再说一遍!”
大叫驴还以为自己说对了呢,又大声重复一遍,话音刚落,就觉得屁股上火辣辣的,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下,屁股就象被烙铁烙的钻心的疼。两下完了之后,好像觉得那根教鞭直在屁股上方弄影,挨了几次打,屁股居然敏感到如此程度,竟然连教鞭的影子都能感触到。太阳下的光板肥肉,确实显现出教鞭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