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女(二更新) || 3983字

“你又要去?” 大燕看着颜春又套上那件花裙子,坐在镜子前描眉画眼,劣质的粉底扑了一层又一层,却还是盖不住她脸颊上密密的雀蛾子。

“不去怎么弄?”颜春转过脸儿,冲床上的大燕笑了下,“再说,我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料,忘啦?这可是你说的。”

“你!”大燕顿了顿,负气的扭过头不看她,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房顶,年久的老房子,墙上裂了好多口子,自己跟玉来提过好多次,叫他找点料来刷刷,好歹也有个过日子的样儿吧。可直到现在,这墙,也还是老样子。大燕在心里苦笑了下,听见门吱呀一声被拉开,又咔哒一声关上。叹口气,快点好起来吧,好起来以后,她还上饭店找个刷碗刷盘子的差使去,让颜春跟她一起。

——————————————————————————————

一开始大燕很恨颜春。

她跟自己男人玉来算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来这找工作,说是先借住几天,可这一借,就再也没挪过地方了。

大燕是个看起来很结实又很朴素的女人,脸圆,手圆,身子更圆,总共两套衣裳,洗洗涮涮轮换着穿。她顶看不上颜春那副好吃懒做的样子,白吃白住不说,天天得总想着法子鼓捣自己,挺胸撅腚在自己男人眼皮子底下晃悠,尤其那骚包的大屁股,恨不得撅人脸上,什么样的男人撑得住?!

玉来和颜春偷腥了,这事儿发生的连大燕自己都觉得再自然不过了。

她啥也没说,只是在夜里更加狠命的折腾玉来,折腾的狠了,怕他叫唤出动静,大燕就用自己个儿的袜子塞上男人的嘴,翻身骑在男人身上,一边听他嘴里“唔唔”的哼哼,一边起劲的摇。摇得隔天起床,连她自己那结实的腰杆儿都吃不住劲儿,又酸又胀。

颜春后来嘲笑她蠢得象猪,真以为自己折腾那大动静,会叫人听不见?就算听不见玉来那哼哼叽叽的蛤蟆叫,皮带子抽在肉上的“啪啪”声儿总听不错吧!莫不成她以为自己天天塞着棉花球睡觉。

“我就是天天塞着棉花球睡觉,也得叫你那骚动静震碎了!”回回想起来,颜春都这么取闹她。她也只是笑笑,不说话。轮到颜春继续说,“不过,话说回来,当初我还以为是玉来抽你呢。”她就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回上一句,“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一身欠抽的贱肉?!”

每回她这样说,颜春就不吭声了。心里却想起她俩第一次的情形。

那天很热,饭店没什么人,大燕下班特别早。玉来和颜春躲在家里,偷嘴正偷在兴头上,谁也没听到开门的声音。等那俩人反应过来,大燕的人已经立在床前了。

一

颜春第一个反应过来,吓了一大跳,嗷一嗓子从玉来身下滚了出来,光着白花花的屁股惊魂未定得缩在床边上。大燕的皮带已经抡了过来,还没等她喊出声儿,玉来的光屁股上便多了一道红痕。

玉来也吓破了胆,趴在床上,脚软的挣扎了几次也翻不起身。“燕儿,你。。。你听我说。。”他结结巴巴颤抖着解释 ,毫无效果,大燕的皮带连口气都没喘,一下接一下,狠狠落在他的屁股上,一边的颜春也看傻了,顾不上逃,只是瞪大了眼惊恐看着面无表情的大燕,看着玉来的屁股,象摊在地上的棉花团,一阵又一阵的被打散了然后又聚拢起来,然后又被打散,慢慢染上颜色,由白变粉,由粉变红,直到深红,再到血红,象涂满了红色指甲油。刚开始,玉来还不停的动,不停的挣扎,被大燕抬脚压在后背上,双手反扣捆了个死结,人就再也动不得了,只剩下干嚎,到后来,连干嚎也听不着了,整个人直挺挺的被压在床上挨打,要不是皮带每落下去身子跟着那一颤,颜春都疑心他是真被打死了。

一瞬间,颜春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从背后狠命抱住大燕,哭着喊,“姐!。。姐。。你真要打死他啊。。。”很多年后,颜春还记的大燕当时说了什么。她停了手,回头定定的看着自己说,“不打他,难道打你么?!”

这话没来由的叫颜春听了心里不是滋味,虽然最后她还是挨了大燕一巴掌,因为她从头到尾一直穿着大燕那件半干的衣裳。都怪玉来,好好的,非要自己穿上大燕的褂子光着屁股和他做。她还记得,那天晚上,大燕做了一桌子菜,三个人围坐着吃饭时,颜春看到有水样的东西顺着筷子尖滚进大燕的碗里。

没多久,玉来拿了一笔钱出来,他说,颜春这么闲呆着不成,总得找点事儿做。

后来,大燕便经常看见她和玉来站在巷子口那儿鬼鬼祟祟的兜售什么,日子长了,手里倒真象有了几个钱,不光颜春,就连玉来打扮的也比往常讲究多了。

好几次大燕都想打发颜春走,话到嘴边又犹豫了。倒是颜春,好不秧儿的给她买了件连衣裙。那裙子摸上去就很舒服,花色也漂亮,大燕在饭店里见人穿过,穿起来显得特精神,不便宜。没人的时候,大燕把那裙子铺平了摊在床上,摸了又摸,转身又愤愤的塞进柜子里。可没多久她自己又忍不住拿出来,抖擞开,放在阳光下细细的看,边看边叹气,最后,小心翼翼叠好压进箱子底下。

三个人,就这么着挤在一个屋檐下。

事儿犯的很突然,夜里有人“咣咣”的砸门,大燕披了衣服开门,以为是颜春或者玉来,却不想,来了好多警察。大燕一个人手足无措的站在屋里,看着这些头戴大盖帽,身穿警服的人在她家里一通翻,翻出许多花花绿绿的碟子。

大燕被带走了。那一夜,颜春和玉来没回家。

后来大燕才明白,那些从自己家屋子里翻出来的碟子全都是些毛片子,颜春和玉来赚那些钱,全靠躲巷子口卖毛片来的。从看守所回来,大燕也学着警察的样子里里外外把家里搜了个遍,果然又翻出几张碟子。她把压箱子底的一百块钱摸出来,上二手市场买了部旧VCD,回家连上电视,挨张看了起来,在进局子前,她压根没见过这玩意儿。

颜春一回家,碰上的就是这么幅场面,电视在“嗯嗯啊啊”的浪叫,对面的大燕,攥着黄瓜嘴里“咔嚓咔嚓”,眼珠子不离电视。

“你个傻逼!”颜春一把关了电视。大燕看了她一眼,嚼了口黄瓜没说话,起身又把电视打开了。颜春急了,薅起电视插座,VCD飞了出去,“你个骚货没被男人干过瘾是怎么着啊?!”大燕的眼睛动了动,嘴里“咔嚓咔嚓”的声音更响了。“傻逼玩意!活该抓你!”颜春踹了一脚摔在地上的VCD,嘴里不停的骂骂咧咧,冷不防被人一巴掌扇在脸上。

“我撕烂你这张臭不要脸的嘴!”大燕的声儿和巴掌扑面而来,颜春愣了一下,被开始那巴掌打懵了,不过,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很快就醒过盹儿,浑身带劲儿的反扑了过去。不一会儿,两个女人的头发全散了。颜春更惨,胸口的扣子也崩开了,胸罩被扯到一边,露着白花花的奶子,上面还被抓的一道道血痕。

她不甘心被大燕压在身子底下,呼呼的喘着粗气,冷笑着出言讥讽,“李玉来说了,他喜欢瘦的,你他妈多少斤,嗯?!130多了吧?!”她这话直接戳在大燕心上,打从她和李玉来在一起后,他没少嫌自己胖,成天价抱着自己肚皮上的几层肉捏来捏去。生气的时候,她说叫他找个瘦子去,他笑嘻嘻的说,找啊,你当我不找?

颜春瘦,瘦得跟猴似的,大燕一把拽下她的内裤,屁股倒又肥又圆,净肉,抗揍。

(一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霓裳羽衣 于 2008-9-4 16:23 编辑 ]

三月貌似最近超级活跃啊!!

冒昧问下,以前认识么?

二

颜春觉出下身一凉,紧接着想起玉来那枚面目全非的屁股。

“放开我!”她挣扎了一下,没什么效果,连李玉来也不是对手,更何况她?!“操!”颜春认命的骂了一句,“有种抽死我拉到!”话音未落,大燕已经动手了,顿时,颜春就觉得,这屁股不再属于自己了。

刚开始的时候,大燕不那么下得去手,只是试探着用手拍了两下那屁股,手落下去,饱满的肉立刻象球一样反弹回来,震得她一阵酥软酥麻。难怪,大燕心里想,难怪玉来瞅着这两瓣屁股,就跟吃奶的狗见了娘那么亲。她“啪啪啪”一口气扇了下去,那圆圆的屁股立刻象秋风卷起的落叶,摇摇摆摆得跳了起来,她动作越快,那两瓣屁股跳得越剧烈,越风骚,耳边仿佛又响起颜春跟玉来腻在一起时,不断发出的浪声浪笑,那是她所不会的。她不停的扇,那屁股也跟着不间断的跳舞,耳边的浪笑越来越大,越来越高亢。。。。。

颜春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 ,她不想哭,咬牙费力的昂起头,大眼睛里蓄满了潮湿的水气。它现在是什么颜色的,她自嘲的想着,透过朦胧的水雾,仿佛又回到那一刻,玉来的屁股就在自己前面不远处,血红的,无助又无奈的盛放在大燕的皮带下。每一鞭,都如同此刻落在自己身上这样清晰,疼痛。

她又开始喘气,嘴大张着,忽忽的热气冒了出来。

“钱呢?”大燕问,有点严刑拷打的意思。颜春迷惑不解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臭婊子!”她忽然发起疯,薅住颜春的长发,从沙发上一直拖到镜子前,那镜子还是颜春没来前,李玉来送给大燕的生日礼物,现在,残了一角,镜面上也落了厚厚一层灰。

“钱呢?”她继续问道,看着镜子里的颜春。镜子里,那个蓬头垢面,衣冠不整,下半身赤裸屁股红肿的女人动了一下,“没了,”她若有所思的看了大燕一眼,笑了笑说,“花了。”大燕忍不住,一巴掌扇了过去,镜子里的女人,头歪了一下,有水顺着眼眶流了出来。“没了就是没了,就算你打死我,钱也还是花没了。”那女人喘了口气,继续看着大燕,嫣然一笑,“真是个傻逼。”

大燕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骑在颜春身上了。她左右开弓,起劲的扇那女人的脸,仿佛那不是脸,只是枚烂了的柿子。“我让你花!让你花!”她边扇边骂,“臭婊子!不要脸的烂货!我让你花!”颜春的脸,在她手底下象波浪鼓。

“说,你个烂货拿那些钱干嘛了?!”大燕喘口气,指着颜春的鼻尖继续审讯道。那女人,软软的靠在镜子上,脸红红的,象苹果,倒比平时那副面黄肌瘦的模样更动人了。她看着大燕,忽然翻了个白眼,哈哈大笑起来。那是大燕从来没听到过的笑声,轻松,欢快,甚至,笑的有些悲悯,有些特别的意味深长。

颜春一边笑,一边喘,“保你啊!”她盯着大燕,眼睛眯成了缝儿,断断续续的笑着说,“你个傻逼,不然你能这么快出来?!”大燕没想到答案居然会是这样,她愣住了,嘴里无意识的说道,“那。。玉来他。。。”“跑了。”颜春说,“比兔子跑的还快!”她继续看着大燕,喘了口气,“你说你,就看上这么个操蛋玩意儿。”

“那。。。。。”大燕显然被这出人意料的事儿造蒙了,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她想说那你怎么不跟着一块儿走,说出来却是另一幅模样,“那你怎么就非得跟着他?”“喜欢他呗!”颜春一动不动的继续打量着大燕,“反正也睡过那么多回了,跟谁不是跟啊!哈哈!倒是你,”她忽然用脚踹了大燕一下,“你说啊!你怎么还不滚蛋啊!为什么不滚蛋?啊?!”

许久,大燕没说话,她想做个极端的动作,比方说撞墙什么的,但最后只是扭了一下身子,眼泪慢慢爬满脸颊。过了好一会儿,她哭够了,揩了把眼泪,看了看钟,已经晌午了,“饿了吧?”她站起身,梳理了下长发,往厨房去了。颜春坐在地上,看着大燕忙碌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的屁股和脸都很辣,眼眶好像炒菜时被油烟呛住了,不停有东西流出来。

那天的大燕又做了许多菜,少了一个人,吃不掉,浪费了好多。后来,玉来也回来了,她们都没说什么。日子又跟从前差不多了,只是天气好的时候,大燕偶尔会套上颜春送她那条花裙子,果然显得苗条了许多。

(二完)

HOHO,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天上的织女,织的是布,地上的织女呢?

呦呵,居然是漏网新人?

哼哼,那你知道不知道这个花花坑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掉进来的!?哼哼,光追不写是不成的!!! 收租子!!!!!!

三月同学很惬意啊,还有郊游玩!看在你这个暗号这么有创意这么有灵性这么有韵味。。。。。。我就祝福你好了。。。。。

小三三,你是哪里人啊?。。。。。。。。。。。。

MG17 这不眼瞅就到年关了么。。。

给你个心理准备。。记着点这租子的事儿 反正,这玩意是利滚利。。。(拨算盘中)。。。到年底,你那点织啊布啊的。。。哼(推眼镜盘算中)

搞半天小仨子和你啥小啥是旧识啊,哇哈哈哈,那我就等着看处女文了!

话说,正是因为男人的屁股比女人的屁股少了些动感,所以才让我对女人的兴趣比对男人的兴趣大。

不过后面还是会有FM的,你表遗憾。/

另外给我的昨天小做个广告,马上也要开打FM了

老婆大人的回帖总是那么经典。。真让我百看不厌。。。啃两口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