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爱很爱你(这是以前发在天空的文字,转来这里是不知道怎么能快些升级,抱歉) || 3781字

“开始吧。”

看着面前一头雾水的主动,要努力控制自己想笑的冲动。

他可能从未遇到过这么乖这么听话的被动吧。

我乖乖地褪下裤子,趴在床上,头低下,撅起屁股。

告诉他,我不需要热身,直接用藤条好了。

“我被你当做了工具,是吗?”他本不笨,能猜透我的想法也属正常。

“彼此彼此,我们各取所需而已。”

“呵呵,你很坦然。可是,你知不知道男人是不可以这样被利用的?我本不舍得下狠心打你……”

“不需要不舍,我们本是路人,不用这样矫情。”

“嗖——”藤条划过空气的声音。

我的屁股情不自禁的收缩,心底暗暗叹一口气,唉,还是做不到收放自如啊。

“好。有个性。如果一会儿你能不求饶,我定当对你刮目相看。”

“放心,我只向一个男人低头,那个男人不是你。”

“嗖——啪——嗖——啪”

可能,他真的有些被我气到吧。没有准备没有缓冲,藤条就这样披头盖脸地抽了下来。

我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用手去挡,不叫出声。

我们都很安静,整个房间只有藤条打在屁股上的声音。

持了好久,总要有几十下吧,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有这样大的承受力。

他突然停了下来,总算给了我喘息的机会。

“你不是说过,我们实践的时候,你要打一个电话给一个男人吗?”

“我没有忘,我只是改变了主意。他执意不要与我同流合污,我又何苦去打扰他?”

他的技术不错,完全做到了轻重缓急。

很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无法预测他的下一下会以什么样的劲道落在什么地方。

原来我还是没有想象中的坚强。

藤条下的我开始轻轻的扭动,嘴里开始发出轻轻的呼痛声,虽然,几不可闻。

“你的骄傲呢?别让我看扁你哦。”印象中,他一直是一个很温和的哥哥,可是现在居然能发出这样冷漠的声音。看来,男人是得罪不得的呢。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他举起的手没有落下,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

“我们有过约定,实践时你只能打电话给他,其他时间,你应该让你的电话保持安静,这是对我起码的尊重。”

“对不起,我很不想错过他的电话,虽然呛不太可能再联系我。但是,我的电话是永远都不能关机的。”

我有些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拿过电话。

呵呵,是天意吗?我都想要做一件好事,不再去打扰你了。

可是你居然选择在这样的时间打几个月来的第一个电话。

唉,我虽能控制自己不去骚扰你,却没有力气拒绝你任何事情。

命中注定,你是我的劫数吧。

“抱歉,这个电话,我一定要接。”

“喂?”

“在做什么呢?”你的声音永远都这样云淡风清,仿佛我们并没有好几个月的距离。

“我……”

“嗖……啪……”这一下来得毫无先兆,我能感觉出,你是真的用了力。

“啊……”没有了心里防备,终是叫出了声。

在这一下里,我体会到了惩罚的意味。那是真正的惩罚。

“你在哪里?你是不是又去找人实践了?你他妈的怎么就是说不听呢?”能听到你为我着急,真好。

藤条以不疾不缓的速度,每一下都很扎实,完全没有了最初的轻松。

我将听筒远离自己,放在床上。

我很怕自己再听下去,会马上结束这场实践。

默默地告诉自己,不可以叫,不可以哭,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屁股火辣辣地痛着,我总相信,这种痛可以缓解心里的痛吧。

我的主动一直没有讲话,只是很尽责地做着先前答应我的事情。

见面前,我们曾经约法三章:

第一,我只能接受打屁股。

第二,我只能接受将裤子褪到膝盖。

第三,期间,我要打一个电话。

我知道,自己快要到极限了。

所以,挂断了电话,关了机。

不想他听到我难以忍受时的呼痛声。

“我们就到这里,好不好?”

“不好!你忘记了,我才是主动吗?”

没有了那一口气在那里支撑,每一下都开始变得让我难以忍受。

我要说,这是我最痛的一次实践。

我开始不再安分地接受,手也开始不受控制地挡到了屁股上。

他很强硬地把我的双手背在后面,并摁住了我的腰。

“你开了头,就应该承受结尾。”

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一个男人而已,值得你这样做吗?”

“你只是我的主动。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的意见。”

“好。”他突然放开了我。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只是你的主动,在你心目中,只是一个打手,一件工具而已。我没有资格去评价你的行为,就只能行使自己的权利。我现在要打你最后10下。我会用尽全力。你记住,不许挡,不许哭,不许叫,不许求饶,不许动。违反一下,就加10下。”

“对不起,我……”心里其实是对你充满了歉意的,道歉的话却不知道要怎样说出口才能让你舒服一些。

“不需要,我们只是路人,各取所需而已。”

呵呵,哥哥就是哥哥,学以致用嘛。

“准备,我要开始了。”

“好。”就当报答也好,补偿也好。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一、二、三……”很佩服自己,居然真的能熬过这10下。

看来,我极有做烈士的天份呢。

你慢慢地扶我起来,说:“你都不需要我先用手热身,我想,你也一定不会需要我帮你揉一下。”

看着眼前的哥哥,我今天错的实在很离谱。

他本是一个生活在阳光下的快乐男子。

我又何苦为了自己的事情拖他下水打扰了他?

“哥哥,我……”

“呵呵,这是你第一次心甘情愿地叫我哥哥吧?”

“对不起……谢谢你……我……”一时之间,很是有些语无伦次。

“好了好了,乖。我明白,哥哥不怪你,只是心疼。”

“唉,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哥哥也不劝你什么,只是,你要记得,我这里永远都可以做你的港湾。以后,不要再找人做这个游戏了,伤人又伤己。想哭,我的怀抱可以借给你。”

平时的我一定对这样煽情的话嗤之以鼻。

可今天,却差点让我红了眼眶。

“好了,你回去还要等他电话,我先送你吧。”

和哥哥分手后,我打开了手机。你的电话立刻打了进来。

“你在哪里?”声音平静地让人在大热天感到丝丝冷意。

“大街上。”

“来我家!30分钟!你知道迟到的后果。嘟……”

话筒中传来的阵了盲音仿佛也在讥讽着我。我不禁问自己: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到了你家楼下,脚下仿佛有千斤重担,鼓足了勇气才上了楼。

呵呵,颇有风箫箫兮一水寒的味道。

来应门的你一脸严肃。

我不敢对视你的眼睛,默默走了进去。

进了卧室后,你锁上了门。

平时你从不关门的,这样的举动无疑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把手机给我。”你坐在床上对站在床边的我说。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听话。

你看了一下后,直接帮我关了机。

我知道,我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玩得很愉快吧?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是吧?我苦口婆心地对你的劝说都是白费,是吧?”

你真的生气了吗?

是因为对我的一点点心疼还是因为我挑战了你的权威?

你不会明白,这是我唯一有可能再见到你的方法。

这是我精心策划地局,只不过,被套住的人是自己而已。

“去把窗帘拉上。”

死刑犯行刑前也会希望能晚一点,再晚一点的。

我磨磨蹭蹭地挂好窗帘,转过身面对你。

“过不跪下!”

“啊?”我听清楚了每一个字,却怎么也反应不过来。

从没想过你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来惩罚我。

SP事小,失节事大。

被打屁股是一回事,失去尊严是另一回事。

我有我的骄傲,下跪对我而言不是被管教,而是一种羞辱。

“我……做不到。”站在那里,我没有动。

“你自己想清楚,你现在的表现会决定一会儿我要怎么对你。别等我废事!”

我还是没有动。

你站起来向我走了过来。

我慑于你的气势,只能后退。

可惜后面就是墙,我本已无路可退。

很有转身就跑的冲动,却没有勇气将它付诸现实。

你很用力地拉着我的手,我抵不过你的力气,只能做无谓的挣扎,口中无助地说着:“我不跪……我不跪

最终还是被你拉到了床边,你很用地按我的肩。

我还是跪下了。

感谢你没有用很暴少的行动来逼我跪下。

你坐在床上,还是拉着我的手,让我无处可逃。

“啪——”你给了我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彻底震住了我。

我从未想过你会打我的脸。

我捂着脸看着你,心思复杂。谴责?委屈?还有一点点怕?

“我曾经说过,一旦让我知道你再去找人实践,我一定会打你嘴巴的!把手拿下来!”

这一刻我是真的有一点点怕你的吧,手居然真的放了下来。

“啪——”这一下更重,脸火辣辣地疼(虽然事后你说,你只用了三成力),还有那种无可名装的状的屈

辱感。我再也不肯把手拿开了。

你盯着我看了足足有5分钟。

我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你。

你扶起了我,指了指床,说“趴上去!”

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被你折服了,乖乖地趴在了床上。

你把手放在我的腰间,准备褪下我的裤子。

“能不能……不脱?”我摁住了你的手,声音小到几乎听不到。

因为实在不想让你看到我伤痕累累的屁股。

我一点都不怀疑,那只会让你更愤怒。

“啪——”你用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别动!老实待着!”

痛的我倒吸了一口气。

原来雪上加霜地感觉是这样的,我开始祈祷,希望我今天还能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

我知道你在褪下我的裤子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是因为这触目惊心地伤痕吗?

“啪——”是木板。

你从来也不曾用皮带以外的东西打我,因为你说皮带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你想要痛,是吧?今天我就成全你!”

“啪——啪——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上加伤的原因,每一下都让我痛彻心扉。

实在忍不住,我用手挡住了屁股。

你减轻力道,木板打在了我的手上。

“把手拿开!”你低沉的命令道。

我拿开手,却已到了极限。

“我错了,哥哥。”

在你面前,我总是不耐打的。

求饶的话也总是很容易就说出了口。

“你怎么了错了?啪——”

“我不应该去找人家实践。”

“还有呢?啪——”

“不该关了手机。”

“我下次不敢了。”忍了好久的泪水还是绝堤而下。

你停了下来,我以为惩罚终于结束了。

“咻——啪——”

原来你换了皮带(事后你说,有的地方太严重了,你不不敢再用木板打下去了)。

“哥哥……呜呜……我真的不敢了……”

“再犯怎么办?咻——啪——”

“哥哥……呜呜……打屁股……”

我已经泣不成声了。

“咻——啪——,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咻——啪——”

你扶我起来,自己坐在床边。拍了拍自己的腿:“趴下。”

我现在已经无力挣扎和反抗了。

我趴好后,你说:“鉴于你今天认错态度还不错,我再用手打你100下,自己数着,错一下,加打10下。

”

“啪——”

“1”

“啪——”

“2”

你的力道好轻,虽然打在屁股上依然很痛。可我知道你已经很轻很轻了。

……

“啪——”

“25”

“唉……”

不知道是我太听话了,还是你有了一点点不舍。你停止了,并且开始帮我喷药。

我们安静地等药干。

整个房间只有我抽泣的声音。

……

你拥着我坐在床上,右手与我的左手十指交缠,让我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因为我曾经说过,我很怀念我们十指交缠的温暖。

原来,如果你想,可以让我如此快乐。

可惜,你的心,不在我这里。

“怎么哭的这么厉害?是我打痛了?还是想起了其他事情?”

“你……明知道……呜呜……我是……喜欢你的……呜呜,却这样对我……”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们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分开。现在这一刻,你和我在一起,你只要享受现在就是

了。”

……

“唉,我们怎么又这样做了呢?这是不对的!”

SP于我是一种喜好,于你,却是罪无可恕的。

你一直认为,可以对别人讲的事情,才是可以做的。你说,这叫事无不可对人言嘛。那么,不可以对别人

讲的,就是错误的,是隐晦的。

“唉,不说了,做都做了,后悔有什么用呢?”

你追悔莫及的样子让我心疼不己。

我知道,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了。

我是可以一直爱下去。可是,如果我的存在对你来讲是代表了一种错误,我又怎么舍得让你陷入自责的困

境呢?我要你快乐!

“你休息吧,我走了。”心中做了决定,反倒可以坦然平静地说再见了。

“嗯,我不送你了。很累,实在不想下楼。”

“不用,我可以自己走。”

你送我到门口。

我的依依不舍相较你的毫不在意刺得我的心隐隐作痛。

“抱一下,好不好?”

最后一次让我象孩子一样撒一次娇吧。

你轻轻拍了拍我的背:“快走吧,太晚了。”

再见了。

从此以后,我们的生命再也不会有交集……

很爱很爱你

所以愿意

舍得让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