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冠天朝之花开惹人怜,花落无人观【待更新】 || 5949字

凤冠天朝

一.楔子

许多年后,你一定不会想到我现在是如何?你也不会想到我要的是什么?绫罗绸缎无所谓,换取你的一瞥已是珍贵,帝王……如何?

二.奇妙的婚姻

“嫣儿你不去跳舞吗?”香雨关切的问我。

“有什么用啊,难不成还会成为皇贵妃啊?”我无所谓的说。

“嬷嬷!”“嬷嬷”

嬷嬷依旧不肯放下她的架子“嫣儿,这场宴会你去弹琴,谈《醉生梦死》。”说完又甩甩她的帕子走了。

“哦。”

“嫣儿你可真幸运,你可能会遇到圣上呢?”“对啊,对啊,到时候你做了皇后可不要忘了我们哟!”一群舞姬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什么啊,圣上?他会多看我一眼啊?”我自顾自的说道。

“嫣儿!你进来换衣!”

“好~~~”我总算能立开那了。

---------晚宴

珠丝黎幔后,我一身白衣,几点简饰。吟道“采花南去夕,忘却星月,何时盼君归?”忽见一装饰华美的女子,“皇上~~~~”娇滴滴的人儿手中的玉扇更为可爱,玉骨纱面流苏吊坠,想必必是贵人吧,“沐贵嫔你怎么来了啊?”皇后不满的说,“沐贵嫔、马上是沐侧后了吧。”圣上淡淡的说,似乎没有人听到,只有那黎幔中的我听见了,抬头一望,那俊美的脸映入眼帘,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觉他轻伏耳边“帮我一把,好不好?”

我默默的点点头,手帕飘到了地上。

映出了无尽荒凉。

“殿下!公主和亲的事怎么办啊!”皇后不满的说,毕竟两人都不到二十岁啊,想到这里我不禁淡淡一笑。

“那和硕王爷也真是,明知没有公主还要这样。”沐贵嫔不满的说道。

“你们就不要吵了,大不了封一个”他还是这么冷静,甚至让人看不清他“必竟是蓝月国的王爷,朕的亲弟弟蓝忆恬,正好朕就有一个人选,出来吧!”

轻轻的一和。

我慢慢地走了出来,眼眸中没有什么,但或许也倾国倾城吧,我看清了沐贵嫔眼中的惊讶和隐隐的庆幸:“皇上呀!这丫头嘛长的也不错,。就让他和蓝王爷和亲吧。”

皇上默默的点了点头问我“你愿意吗?你叫什么名字?”

我微微屈身说道:“奴婢愿意,奴婢名为萧嫣儿。”“那就去和亲吧,过几日举行婚礼就行了,之后让吏部修改户籍,礼部筹备婚礼就好了,至于你,就去见见你的夫君吧。”不愧是蓝月国的君王做什么事都丝毫不乱的,哪怕是一场政治婚礼。。。。。。

三.和硕王爷蓝忆恬

一阵铜锣响,不知不觉以至新婚之夜-----------

玫瑰装饰的床上,两个本应不相干的人,却奇怪的作为两条平行线一样相遇。

“你是谁?”他的手指莫名的紧了一下或许是不满意吧。

“和亲的女人萧嫣儿,怎么王爷你不满意么?”我小心的说,用外表猖狂掩饰下内心的空虚,还好没有把。。。。头上的那块红布拿下来。

不过王爷到底长什么样子呢?

“哗!”他似乎得意一样,中指轻轻勾着那绣着龙凤的盖头,“你?很猖狂吗?”玩弄似的问,有点漫不经心却又字字铿锵。

“没。。没有”不知吞吞吐吐的回答会不会让他满意,会不会让他白皙的脸,俊朗的眉,还有那拥有无尽深潭的眼有丝丝的怀疑甚至是怒意。

“是吗?你不是皇上派来的细作吗?如果是你最好承认否则”他轻轻的伏在我的耳边“你会死的很惨,我保证”

我拼命的摇头,也许是害怕吧。

“哦?看来嘛,你还是个硬骨头啊。”在我惊恐的视线里他不知怎的挑了挑眉,接着轻轻的叹“趴下。”

“什么?”“你没听见吗,在我的腿上”他似乎生气了语气加重的几分“趴下!”

“不!不要!”我惊恐的往床边蹭,一点一点,“彭!”掉了下去,他轻轻的笑,慢慢的拽着我的手,拽着我的手把身体放在了他清秀的膝上。

“咔”他打开了床头的一个暗格,拿出了一块板子,“奇怪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今天只是给你一个最基本的教训”“你到底要干什么!疼!”几乎在我说话的瞬间,一记板子就重重的落下来,“你只要报数就好了”“不!我不要!”“啪啪啪啪”又是几下重击,我要不是在他手下早就跳起来了,“数不数?”“数,我数!”“一!呀!”随着几下掌落。我感觉后面几乎想火烧一样,火辣辣的疼,而且痛苦是叠加的,一层层的疼不知过了多久,“啪!”“二十”我几乎虚脱般的答道,

“哈,似乎没了嚣张哈?”他嬉笑的说,“药在床上,自己找,”接着他又把手指含在了嘴里,用力一咬。血一滴滴的浸了出来,接着他有把手指放在了床上,“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为夫走了,你就自己上药吧。”我在床上几乎动不了,拖着肿胀的屁股暗暗诅咒这哪个该死的王爷。

四.象棋的秘密

“这个女子不能留啊,王爷。”

“本王觉得她不像是皇兄派来的细作,没有艳魅之气,更别谈什么撩人心怀的能力,不像啊不像。”

“那王爷就自己看着办吧,希望王爷以大局为重。”

一阵窸窣声,那帮大臣好像都走了,他们好像在隔壁谈论我啊,那个王爷为什么要替我说好话呢?

“醒了吗?”他轻轻的问,我均匀地呼吸,强忍着没有睁开眼睛。

“怎么没有上药啊,也是难为你了,在宫中也没有这么委屈过吧,不过你的身份真的很让本王为难啊,”他叹了几口气,撩起那长长的袖子替我上药,均匀的涂抹,一层又一层,轻轻地揉,我甚至有些眷恋了,或许他就是罂粟吧,一碰便让人永久的依赖。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依旧是闭着眼睛,我说。

“原来你已经醒了,亏本王还为你擦药,你这个女人心计真的很深。”

“今天你有什么安排吗?”我一下坐了起来“啊”又趴了回去。

“今天本来想带你去向皇上请安的,那就过几日再去吧!”商量的语气,他好像是哄小孩一样的哄我,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竟泛起了一阵阵的涟漪。

―――――――一周后

看着镜中人双眸似水,带着谈谈的忧伤,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长发直垂脚踝,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可引来蝴蝶,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紫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仿佛轻轻踏入问月台,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身着金色纱衣,里面的杭州丝绸白袍若隐若现,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略施脂粉,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水晶缺月木兰簪,项上挂着圈玲珑剔透璎珞串,身着淡紫色对襟连衣裙,绣着连珠团花锦纹,内罩玉色烟萝银丝轻纱衫,衬着月白微粉色睡莲短腰襦,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

他轻轻把我抱住“你怎么会这样美,你若入宫,现在可能都是皇后了吧!今天恐怕都要抢了那沐贵嫔的风头呢”

我不语。

--------大明殿内

“皇弟啊,你看朕给你寻的这个王妃怎么样啊,是不是一见倾心啊?哈哈”

“皇兄你就别打趣皇弟了,皇弟可消受不起啊,哈哈!”

我近乎无聊的听着这两个大富大贵的男人勾心斗角的寒暄,想打哈欠却碍于王府的面子,真累啊。

“皇上,”又是那个娇滴滴的声音,“臣妾听闻嫣儿象棋下的很好,不如让我们下一盘?好不好啊”那皇帝皱了皱眉但又马上回答“好吧,爱妃高兴就是了”

“ 这。。。不好吧?”王爷想阻拦但我已被沐贵嫔连拉带扯的带出了大殿

―――――沐香阁

“象,呵呵嫣儿你要被我将死了“

“皇嫂那么厉害,嫣儿哪斗得过呢?”其实谁也不知道我的身世,我本身江南女棋圣萧澜之女,却因父亲遇上官司逃难到这里,其实沐贵嫔那三脚猫我还是能赢她的,但是我却不想,

“嫣儿啊,有时候人可以背叛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这下我明白了,他沐贵嫔是想让我替他通风报信啊

“哦?”

“嫣儿,你看你没剩几个子了,荣华富贵死了可就没了?”

“皇嫂,承让了”我一击即胜

“嫣儿,你,你怎么将了我的军?”

“有时候谁占上风,并不是谁赢,一切都应该顺从天意个人意,不陪了,嫣儿告退”

“你!哗”我刚走,沐贵嫔就把桌子掀翻了,这个女人可真是阴险啊,不管了,回家去喽!

―――――王府内

“你今天真的只和沐贵嫔下棋?”他冷峻的问我,

“对啊,怎么了?”

“啪!”“你干嘛扇我!”他也不理我转身就和奴婢们“王妃身体不好,最近几日就静养吧,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她出去!”他跟定误会了我什么,可是那个在他身边的奴婢我好想在宫里见过。

对!在沐香阁里!

ps:今天更的好多啊,折煞奴家了,这个新坑,奴家要做到七天五更【心虚】要多多回复啊!

五. 琦娜

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静静地推开朱砂窗,偷看月亮。

“当初我为什么要答应呢?一个人平静的活着,活到二十五岁,出宫,继承妈妈的衣钵,多好,为什么又要到这里受苦呢?”月下轻轻地诉衷情,静静地落泪,悄悄拉开珠帘幔,寂寂的紫色忧伤。

“咔!”蓝忆恬用力把茶杯摔碎,想:“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对她那么好!不对,那个侍女说的话就一定会是真的吗?”

“在想什么?”月色中,一个黑色的身影静静踏入窗,拥他入怀。“琦娜”王爷轻轻说。但转眼见便甩了他一个巴掌“弟弟,你真的忘了家族吗?现在的王根本不是皇脉,姐姐我这么用心栽培你,甚至放弃公主的身份,那你呢?一个女人真的让你这么迷恋吗?你不应该这样!”

“姐姐,你不会懂的,你不要强求了,王位我根本不在乎!”王爷似乎只有对那个女人才会放下猖狂的神态。“可是我在乎!你的王妃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细作。”“我请你不要这么做。”蓝忆恬的语气猛的一沉“她是我的女人!永远!”

“你……这么在乎她吗?”琦娜轻轻地问,

“姐姐,我不是在乎她……是爱她,不送了。”他一甩袖,留下了琦娜静静的倚在窗口。

“你说我不会懂……我只是不喜欢男人罢了,唯一的还恰恰是失去的。”琦娜怅然若失的说。月光撩人的在枝头,琦娜又记起了那段情愁。

---------------------回忆------------------------

“琦娜,你不要走的这么快啊”一个女孩戴着淡粉色的面纱从后面跑了出来,“你怎么来了,不是不让你出来的吗?”走在前面的女生微微慎怪,“哎呀,我不是怕你闷嘛!”一样娇滴滴的语气笑容仿佛是阳光,可以融化一切。

“哼,小祖宗,是你闷了吧,说吧,又要我给你买什么啊?”琦娜微微一笑,沉闷的样子一扫而光。

“这些不是重要的啊,公主府怎么还没到啊?”

“快了,等等啊宝贝。”

【PS】好不容易写了这么一段,没什么干货,怕挂科嘛!亲们原谅原谅哈,下周一天两更。

――――――-街上

“琦娜,咱们歇歇吧,找间客栈?”

“好”琦娜爽快的答应了。

----酒馆

“喝酒!”“干了!”嘈杂声此起彼伏,琦娜不满意的皱了皱眉走到柜台前手指轻轻打了打柜台“店小二,我包个包厢,”“是,客官”“溪凌,走吧。”琦娜搂了搂怀中的娇人儿,可溪凌的眼睛却一直瞟这那个坐在角落的男人。

“琦娜,对不起了。”溪凌一边默念一边把怀中的药粉洒在了给琦娜的茶中,但却被琦娜看到,琦娜眉头皱了皱,一股怒意从心而来,悄悄蔓延。

“琦娜干杯吧?”溪凌的眼里依旧是笑,但在琦娜眼里却是无比令人讨厌,“啪!”琦娜甩手给了她一个耳光“你干嘛啊!”溪凌叫了起来“收回你的笑,说!给我放的是什么!”

“是……毒药。”溪凌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无助可怜,像一个无助女人一样,拼了命的拽住了琦娜的衣襟,但却被琦娜一下子甩开,毫无预兆的重重跌在了地上,“我错了,可他说如果我不做,我就会死,求求你了!原谅我吧!”一连串的祈求,几乎让琦娜心软,但这是背叛,这是令人无法忍受的背叛!琦娜的扇子慢慢的扳住了溪凌的下巴,一字一顿的说:“那个人是谁?”“555555……就是坐在角落里的那个男人”溪凌哭了起来“是吗?,跟我走!”“琦娜!”溪凌软弱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被琦娜拽了出去,接着琦娜就和店小二耳语,“那个男人,死!”店小二忙不迭的点头,偷偷收下了银子。

琦娜接着伏着溪凌走了出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出门叫了一辆马车,行到公主府,下车,和溪凌走到了密室中,冷漠的说了一句“教她作为一个女奴的一切,一周后我会来的”留下了溪凌,和溪凌的啼哭声。

―――――回忆结束

“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还有一天,还有一天我就会让她尝尝背叛我的下场,”琦娜冷笑着“弟弟不留我,我也该走了,回家问问那个奴儿的进度怎样了,哈哈哈!”接着像她来时一样悄悄的走了。

【ps】下次会有各位看官想要的,哈哈!!

六.鱼水之交

我轻轻走向阳台,推开窗,风扰乱了紫色的裙,其实死并不可怕,真的并不可怕,活死人才真正的可怕。

轻轻一跃,不是拒绝,却可以让人横隔两地,横隔生死。

“别了……”我越过窗台,慢慢坠下,慢慢坠下,月光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你在干什么!”那时候我不知道蓝忆恬他会武功,我以为,他只是平常的凡夫俗子,温文儒雅罢了。

一个温暖的怀抱,稳稳的托住了我。

人们都说月光如镜,月光下,几缕浸湿了的发丝正滴答着汗水,滴答在了他俊秀的脸上。

“为什么要死,或者说你只是想玩玩?”他是有心放我一马,他也是无法接受我背叛他的事实吧,既然都要畏罪自杀,那么肯定就是那眼线了。

我不语。在这寂静漫长的时间内,我悄悄的幻想着我如果死了以后的情景,越发的可笑。

他努了努嘴唇,慢慢的俯下身来,用他那性感的唇摩擦着怀中人的唇,轻轻撕扯着,之后把温润的舌头,和怀中人的嘴唇嬉戏。慢慢的他感受到了怀中人的急促呼吸,嘴一张一合,就趁着这华丽的空隙,他把舌头滑了进去,接着就是更激动人心的场面,两个人抱在一起,用舌头去敲击舌头,去嬉戏,去缠绵,一刹那,仿佛一切都没有了,彼岸没有了,隔阂没有了,不信任没有了,有的只是狂欢,奢靡,美好,或许异性相吸为的就是这个吧。

他放开了我的唇,呼吸慢慢的平稳:“你真的要背叛我吗?你真的背叛我了吗?”我平静的摇了摇头,轻启香唇,在他耳边轻轻说:“你会相信我的对吗?我要在今晚成为你的女人,好吗?”他定定的点了点头,一丝邪笑浮上他的面颊,他一边低头吻了吻我的脸颊,一边快步向他的寝宫走去,所过之处,留下一地的芬芳。

敏敏 发表于 2011-12-27 15:52

怎么还不拍。

额。。。。这么急啊。不是写了鱼水之交吗?。。。。。。

闺房内,红烛暗曳,瑞脑轻浮,仍是红丝帷幔,但却多了一份情趣。

“王爷”我腻腻的唤着蓝忆恬,他的修长的手指轻轻碰了碰我的唇,“别叫王爷,叫我相公。”在床上,我们相对而卧,他轻轻解开了我的衣襟,接着把那些费事的衣服从帷幔中抛了出去,我也用纤纤玉指剥开了他的衣服,轻轻挑逗着那两粒红豆,他笑道“你真是越来越调皮了,哈!不过相公我喜欢”他伸手把帘幔拉上,把身体压在了我身上……

在外守立的管家,不时听到里面娇喘连连,不时蒙面笑道:“这恩爱啊”。

翻江倒海过后,床单上一片红,我见到这红不禁也脸红起来。

第二天早上他抬手穿上了朝服,我笑笑“怎么不让我给你穿啊?”“怕你给我勒死了”“那”我轻轻窜到他身边“我可不可以自由了啊?”“不行,要想抓到王府真正的细作,就得把你关......”正听他说话的我,胃中却泛起一股呕意,竟干呕起来,

“你不会怀孕了吧?”他焦急的问“不会的,只是没吃东西,不习惯。”他脸色一沉,“你这几天不会都没吃饭吧?”我点点头,他脸色阴沉的更可怕了,只撂下一句话“等我回来。”

七.意外惊喜

“你为什么要来?”沐贵嫔,手撑着额头不耐烦的说“不是叫你,没有动静不要回来吗?”

香儿却也摆上了高贵态度“娘娘,那个女人和王爷圆房了。”

“是吗?圆房了?”沐贵嫔似乎对这男女之事更感兴趣“怀没怀孕?”沐贵嫔追问道。

“娘娘,奴婢喝茶呢。”香儿不屑道,沐贵嫔微微皱了皱眉,强行掩盖下心中怒气后,依旧保持着傲人的态度,不耐烦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喝完了吗?”

“奴婢喝完了,那女人好像怀孕了,奴婢伺候她的时候,看见她不住的干呕,怕是有了。”“哈哈,我沐贵嫔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香儿你继续看着她,什么时候生产。你给本宫算出来!”

“诺,奴婢告退”香儿说完就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沐贵嫔也有这么一天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后你迟早是我的手下败将”笑声久久回荡在廊中,像是笑声,又像是暴风雨前的最后一丝疯狂。

八.

闺房内,暗香缕缕,蓝忆恬悄悄走了进来,含笑看了一眼端坐床上的佳人。

但转眼间,已经坐在了床上,威严又认真地说:“过来!” 嫣儿不情不愿地挪到了王爷身旁。刚过去,就一个踉跄,被他亲爱的夫君摁到了自己的腿上,不由得挣扎起来。

蓝忆恬不以为怪,把他双手反剪到背后,然后一用力将他下身的衣物扯了个干净,那肉嘟嘟的白皙小屁股和匀称的双腿突然暴露在眼前,。

嫣儿只觉下身一凉,脸却立刻涨红了,红得发烫。双腿上下踢着。

“啪——”很重的一掌落下:“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

“啊!” 嫣儿被这突然袭击痛得叫出了声。

哎。 。 就知道反抗没有用。

“啪——”比刚才更重地一掌,“我们先来说今天的事儿吧!”

“啪啪——”

“呜……痛哦。”

“痛就是让人难忘不是吗” 啪啪! “我问你,谁允许的你自尽?!谁允许你不信任我”啪啪!

“啊!轻点儿啊。啊,别打了。我、我不是绝望了吗?你这么冤枉我,真的让人很难受啊,我以为你讨厌我”

“啪啪———”几乎是超重的两下!把晓枫打得一下子哭了出来。

“我会讨厌你?! 你、你……”啪啪!力道似乎根本不比刚才轻。

“呜呜……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打了,好疼……”嫣儿这头不管王爷多火大,哭得那叫一个可怜!

“还有,你和我贫什么贫!”说这句话的时候,王爷的嘴角往上扬了扬,或许王爷什么时候都是爱她的吧,不是有一句话叫爱之深责之切吗?

“啪啪啪啪啪”——看他哭成那个样子,停了一下,然后又挥起了巴掌,但显然刚才那么用力了,但是依旧很痛,他当然不能不管手下的屁股会不会稍微好过一点儿,那可是他的老婆啊!

“啊! 呃……轻点儿,我错了,我不贫了以后……”呜呜……搞什么嘛!连贫也不让啊,真是的残暴!”

“啪啪! ”“你说我怎么?残暴?你是真心说的吗?你信不信我就真的残暴一个给你看看啊?”

“啊!不残暴不残暴,夫君你最善良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嫣儿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不停地扭着屁股。真的很疼啊,而且,你看吧,他本来就很残暴啊,不过有时候也会很体贴的。

。

【ps】以后都用第三人称写了,奴家失踪这么长时间,你们还回复,真的很让奴家感动,以后奴家不会断更了,会加油的!

littlening 发表于 2012-1-8 20:28

第三人称归第三人称,这里怎么又出了这个“啪啪———”几乎是超重的两下!把晓枫打得一下子哭了出来。欧阳 …

你那时候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