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缘(南白衣番外)(6月6日更新) || 7635字

劫缘(南白衣番外)

初冬隆隆的雷声,伴着滂沱的大雨,洗去了所有的秋气,给翠屏山带来了一片沁人心扉的凉意。

当南白衣再一次被带到苏岚面前时,心情如翠屏山冷寂的冬天一样沮丧到了极点,因为他明白此次出逃的失败意味着他将受到比起先前更严厉的折腾,更意味他将很难摆脱苏荃姐妹的囚禁。这时送走那对活宝巡警的苏荃回到了房间,和苏岚并排坐在南白衣对面的沙发上,冷冷地盯着白衣。整个房间陷入一片死寂。许久,汗水从白衣的额头上渗出,事先编织的谎言被苏荃姐妹冷冷目光拆穿,并不坚强的心理防线被窒息的空气一丝丝地撕碎。这不是心灵的默契,而是意志力的拷问。终于,苏荃侧过身对苏岚低声说了几句话,好像在商量什么。苏岚面无表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哀莫大于心碎,她此时内心的痛楚绝不比站在她面前,双手被铐在背后的白衣好受。白衣没听到苏荃说什么,但他意料到对他的惩戒就要开始。

果然两姐妹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从柜子里搬出几捆麻绳,走到白衣面前,把麻绳放在地上。苏荃打开反铐住白衣双手的镣铐,扔在地上,手铐撞击地板发出的叮当声,着实让白衣颤抖了一下。“把衣服脱了”声音轻柔却透露着逼人的寒气不容拒绝。白衣还是踌躇了一下,虽然他并不是没在她们姐妹面前赤身过,但近日等待他的绝不是之前欢娱前的脱衣,而是无情的虐绑和鞭挞。“还磨蹭什么?难道要我姐妹动手?”一声呵斥终止了白衣的犹豫,他缓缓地褪下身上原本单薄的衣物,当身上只有可怜的裤衩时,白衣转过头看了看苏荃姐们,希望她们能给自己留点残余的尊严。苏荃冷笑了下,俯下身,双手一拉,很轻易就剥夺了他最后的自尊。苏岚也靠过来,按了下白衣的肩头“跪下,要给你上绑了!”南白衣顺从的屈下双膝,他明白除了顺从别无选择,反抗只能激起怒火换来更严酷的惩罚。然后当冰冷的绳索披上双肩是,他反射似的抖索了下。委屈和绝望萦绕在他心头,眼睛朦胧起来。但这丝毫不能拒绝绳索在他身上的肆虐。又是勒颈式五花大绑,无情的绳索紧紧咬住他的肌肤,双手被高高地反吊在颈下,缠绕在颈部的绳索让他有点窒息的感觉,其实白衣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只是这绑法注视让他难受。苏岚每一次用力抽紧绳子都是对他肉体的拷问。

南白衣艰难地转头看看了看苏荃,泪眼充满哀求和期待,但一向注意分寸的苏荃这次却没有阻止妹妹对白衣歇斯底里的捆缚,她也是女人,她能深刻体会爱之深恨之切。她并不回避白衣的目光,只是轻声说道:忍着点吧,我以前早就告诫过你,只要我们姐妹不想放你,你就甭想跑掉,这是你以身试法的恶果。”以身试法?天!这是哪门子的法啊?白衣的泪水终于不再含蓄。

捆好上身,苏岚扶着白衣起身,又推着他来到天架下面,对于天架,白衣一点也不陌生,他曾捆成各种花样吊在它上面。天架垂下的钩子钩住了白衣背后的绳索缓缓上升,直到白衣的双脚堪堪着地。这时南白衣的上身被迫向前倾俯,苏荃姐妹弯下身分开白衣的双脚,将它们分别绑在一根近两米长的木棍两端,这使得白衣以一种耻辱的方式摆在苏荃姐妹面前。这时苏岚手中多了一根让白衣尝尽苦头的鞭子,她用鞭柄轻轻托起白衣的下巴,端详了一会,眼里尽是挑衅。而后慢慢走到他背后。白衣直到该来的总要来的,顿时有了种誓死如归的豪气,即使这豪气很脆弱很幼稚。他闭上眼咬紧牙,绷着神经,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岚的鞭子却迟迟没有落下,这种等待绝对是难熬的。白衣终于吁了口气,就在这当儿,苏岚手中的鞭子划破凝固的空气“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抽在白衣的赤裸的屁股上。显然苏岚刚才是用时间来拷问白衣的意志。突如其来的火辣辣的痛感让毫无准备的白衣大喊了一声,凄厉的叫声也让一旁观刑的苏荃激灵了下。她暗暗赞叹妹妹的小聪明,为了降低白衣的叫声,苏荃用丝袜塞进了他的嘴里,又用丝巾绑住。

无情的鞭子继续肆虐这白衣可怜的屁股,十几鞭过后,白衣的屁股已经一片红肿,鞭痕毫无规则地在上面留下印迹。可能发力过猛,一向善于行刑的苏岚也有点气喘,她暂时停了下来。苏荃倒了杯水递给了妹妹说道:妹妹先歇着,姐姐也来教训这薄情寡义的人。接过苏岚手中的鞭子,苏荃并没有立即行刑,而是用毛巾轻轻擦去白衣脸上的汗水和泪水。对着白衣说道:今天的惩戒是为了让你刻骨铭心,所以你要忍着。白衣闭着眼,他明白此时自己如待宰的羊羔,别说鞭打,就是用火烧铁烙,他也无法拒绝。

苏荃来到白衣背后高高举起鞭子,“啾”的一声甩在他屁股上,白衣颤抖了一下,虽然这一鞭并不比刚才的力度大,但他屁股已是伤痕累累,鞭子重复抽在伤处,这种痛感确实让他难受。可是苏荃却不管这些,出于对妹妹的爱和对白衣的怨,她不能罢手。鞭子继续有节奏的抽打在白衣的屁股上.整整二十鞭过后,苏荃才放下鞭子,对苏岚说:妹妹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咱姐妹再继续收拾她。苏岚看着白衣触目惊心的屁股也有心软,她叹了口子,点了点头,神色比刚才缓和了不少。可是她还是不愿就这样放过白衣,于是她放下天架的钩子,让白衣俯在地上,动手解开他双脚的绳子。然后并排困在一起,绳子再和手上的绳索相接,把白衣捆成一个标准的驷马攒蹄,这样任他再怎么挣动双腿,绑绳也不会滑落。经这么一番束缚,白衣悲哀地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唯一可以活动的关节只有脖子了。苏岚有用天架的钩子钩住白衣身上的绳子再一次把他凌空悬吊起来。做完这些后,苏荃姐妹才关掉房间的灯,反锁上门,休息去了。(未完待续)

sophie_s姐姐:你喜欢的情节,俺人笨手拙还没想好如何切入,估计下一集我会找到理想的渠道入题,希望你见谅。

sophie_s姐认为我写的SP口味重了?那我就改改较为温情的,不过这白衣屡次三番辜负苏荃姐妹,不解风情也应该给他点教训,你说是吗?还有在你的文中我也看到过什么割乳去势。穿耳钉。这都见了血的呀

很期待你《帮主夫人》后续内容。再烦请姐帮我为荃美人的小美T设计个好听的名字,好吗?

清晨,白衣依然驷马攒蹄被吊在刑架下,残酷的吊绑让他有些虚脱,虽然此种情景在他被抓回时已经有所预感,但当预感成为现实时,他除了肉体受到的苦痛外,内心还是懊悔不已。先前苏荃姐妹囚禁他时虽然也时常对他进行捆绑戏弄,也时常用鞭子折磨过他的臀部,但他能感觉到她们姐妹对他的爱意,即使捆绑鞭挞也十分照顾他的感受,绝不会像昨晚那样下那么重的手。哎,事到如今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此时臀部受刑后的疼痛已逐渐消去,但深深陷入肢体的绳子让他浑身麻木。由于虚汗流失太多,他感到唇焦口燥,嘴里分泌出的少量唾液也被塞在嘴里的丝袜尽数吸走,丝毫起不到湿润喉咙的作用。几次他奋力挣扎了下身子,却也只能让悬空的身体微微晃动了几下,刑架也随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这是,门被打开了,苏岚端了一杯开水盈盈走了进来,白衣努力地抬头看了看苏岚,她的气色比起昨晚好了许多,虽然淡淡的黑眼圈暗示着她昨晚也没有睡好,但至少没了昨晚逼人的寒气。苏岚挪了张椅子坐在白衣前下方,戏谑地看着被结结实实吊绑在刑架上的白衣。白衣用力摇了摇头,眼里充满哀求。许久,苏岚才起身解开绑在白衣嘴上的丝巾,取出口里的丝袜,一手托起白衣的下巴,冷笑道:夫君,昨晚睡得可香?在绳子上睡觉的滋味不太好受吧?白衣哭丧着用几乎沙哑的声音回道:给我。。给我点水喝吧。沙哑的声音也让苏岚心悸了下,她意识到昨晚漫漫长夜对白衣是一种怎么样的煎熬。水递到白衣嘴边,白衣贪婪的猛喝起来,因为喝得太急,水进了气管,激得他大声咳嗽起来,这狼狈像也让冷若冰霜的苏岚忍俊不禁。等白衣咳嗽停下来,温和地用手帕帮他擦去嘴边的水渍,说道:我先放你下来休息,不过你得接受惩戒,如何?白衣早已受不了这残酷的吊绑,焉有不答应之理。他也不问什么惩戒就忙不迭的答应下来,然而他丝毫没觉察到挂在苏岚嘴边的那丝狡黠的笑意。苏岚终于把白衣从刑架上解放下来,并解开他手脚上的绳子,可能捆的时间久,白衣手腕和脚脖子上绳子留下的印迹已一片黑紫色。手脚早已麻木,绳子一解开,血液突然畅通,顿时刺麻起来。这情况,苏岚定然了解,不然早有戒心的她不会在苏荃不在的情况下,冒然给白衣松绑。她俯身对人在地上的白衣命令道:起来,趴到床上去。白衣挣扎着起身,向床上挪去,此时的他已经不敢再有半点悖逆之心。可是腿脚却不灵便,要不是苏岚在一边扶着,早又摔在地上了。

苏岚熟练地把趴在床上的白衣的四肢呈“大”字形捆在四角的床柱上,绳子抽拉得很紧,令白衣动弹不得。又取来两个高高的棉枕,使劲塞进白衣的身下,垫高他的臀部。白衣当然明白自己可怜的屁股又要遭受磨难,昨晚鞭刑的疼痛虽然已逐渐消逝。鞭伤却犹在,不知能否忍受。不过能不能忍受不是自己屁股说了算,而是苏岚手上的鞭子。“可能会很疼,你咬住这个吧”苏岚将一块叠好的手帕递到白衣嘴边。白衣倒也不想让自己受刑时的叫声过于狼狈,就依言咬住。苏岚轻轻地拍了拍白衣的后脑勺,柔声说道:今天不用鞭子,改用板子吧,就惩罚你三组,一组十大板,每组执行完会有五分钟让你休息,也可以让你喝点水,如何?白衣听了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下,他当然晓得木板的受力面积大,比起鞭子抽打疼痛自然也要小一些。只是三十板似乎多了些,不过他可不敢讨价还价,他没有那筹码。

苏岚用黑布蒙住白衣的双眼,再在他脑后打结,她想让白衣集中精力品尝挨板子的滋味。她取来板子,跨身坐在白衣背上,举起板子对准其臀部,用了七分力打了下去。白衣的屁股随之颤抖了下,那又麻又痛的滋味让咬住手帕的白衣也发出闷哼的一声。“一。。。二。。。三。。。。。。”苏岚一边有条不紊的拍打一边很认真地数数。力量也逐渐增到八分–九分。十板终于打完,白衣的屁股已经一片通红,苏岚放下手中的板子,稍微吁了一口气,用了轻轻地抚摸着白衣的屁股,喃喃说道:第一组好了,先休息下吧。说完她起身从白衣背上下来,去倒了杯水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一边看着被捆在床上的白衣。五分钟过后,她又起身骑在白衣背上。举起板子又一次有条不紊的拍打起来。又是十下,白衣的屁股此时却是一片黑紫。苏岚看了也生一丝的心痛,她决定暂停最后一组。于是俯身解开蒙在白衣眼睛上的黑布对白衣说道:看到你今天表现不错,就先赦免了你十板。你先休息十分钟吧。白衣听了很是纠结。既是高兴免了十大板之苦,也对苏岚说的先休息十分钟大惑不解。然道十分钟过后还要。。。?

白衣很是聪明,在十分钟过后就印证了他的担心是绝对的。只见苏岚从一个抽屉取出一样让白衣惶恐的东西,居然是一根仿真的男根玉器。苏岚拿着这玉器脸上也浮现一丝红晕,不过她今天是下了很大决心,她要完全摧毁白衣的内心羞耻感,夺走他最后一丝大男子思想。她把玉器拿到白衣嘴边说道:自己先用嘴巴滋润下,等会就让它宠幸你的后庭。白衣惶恐地挣扎起来,即使他再聪明百倍也预测不了他要遭此劫难,“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对我。。”白衣苦苦哀求。“住嘴”话音刚落,苏岚右手已经结结实实地拍在白衣伤痕累累的屁股上,“我不能这样对你?你又是怎样对我?我姐妹好生待你你却薄情寡义,接受这点惩罚不应该吗?”白衣急得泪眼婆娑:“你可以再打我十板。二十。随便你怎么打我,求你不要。。”白衣的哀求还未说完,苏岚已经用丝袜和手帕塞在他的嘴里。恨恨地说道“这可由不得你,好心让你好受些,你却不领情,那就别怪我了。”说完将玉器戴在胯上,起身来到白衣高高撅起的屁股后面。不过苏岚毕竟对白衣还是心存爱恋,所以她还是偷偷地将一些润滑剂抹在玉器上。苏岚掰开白衣的双瓣,可是她感觉到白衣的紧张,整个臀部绷得紧紧的,于是她轻抚了白衣的PP说,放松点,挺上一会,你会又另外的感觉的。说完自己吃吃的笑了起来。玉器终于对准了白衣的后庭,慢慢向前挺进。白衣感到后庭突然胀痛起来,想挣扎却不能动弹。三分一。。二分一。。三分二。。玉器还是深深地进入白衣的身体。苏岚轻轻地抽动起来,她知道这是白衣的第一次,所以不敢太过激烈。随后玉器的进进出出。苏岚感觉到一种未曾有过却无法表达出来的快感,而白衣在遭受一次次的冲击后竟然也有一丝莫名的感觉。十几分钟后,苏岚终于拔出玉器,轻吻这白衣身体说道:小白。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高高在上的女王也有如此炙热的情感,这让遭受磨难的白衣也难免心生怜悯。可是就在苏岚和白衣严鸾倒凤之时,她们却没有注意到窗外默默注视她们的一双眼睛。苏荃目睹了房里的一切,很是失落惆怅。她疼爱妹妹,也喜欢着白衣。看到妹妹如此占有了白衣,心里难免一丝醋意,因为不管她怎样的强权她也是个女人。此时她脑海里突然闯进一个女孩,一个刚调入警局的叫王小君的年轻姑娘。这个姑娘娇美又不乏英气。。。(未完待续)

最近忙死了。。各位看官。小可请罪了。不过俺保证不会挖坑。。。

sophie_s 姐:你喜欢的情节在下一期就会登场,我会尽快。。还有你的帮主夫人咋到高潮处也戛然而止呢。。。我也期待着。。呵呵

劫缘3

且说苏荃目睹了妹妹“宠幸”白衣的整个过程,心生醋意却也暗地自责:白衣毕竟是妹妹心仪已久的,从一开始绑架他,到现在这一年多的囚禁都是自己这古怪精灵的妹妹一手策划和实施的,自己充其量不过是“帮凶”,而现在妹妹不管用什么手段“宠幸”或折磨白衣都是无可厚非的,更无须他这个做姐姐的允许。虽然自己对白衣也心生情愫,但也没有理由阻止妹妹。想到这里,苏荃幽幽叹了口气,转身下楼去准备早餐。

过了半个小时,苏荃已经把精美的早餐摆放在餐桌上,却迟迟等不到苏岚下楼,心里纳闷便上楼催促。此时苏岚已换上漂亮的连衣裙看起来真的是个楚楚动人的俏媚人。白衣也穿上了一套睡衣,只是双手仍然没紧紧地绑在背后,跪在地上。苏岚还故意在他脖子上加了条绳子向前和捆住双膝的绑绳接在一起,迫使白衣弯着腰,由于捆得紧,可怜的南白衣头几乎碰到地板了,屁股向后高高撅着。这种姿势绝对不好受,虽然白衣先前经历了无数次捆绑,身体柔韧性已大有长进,却也吃不消这种虐绑,不一会功夫,已是大汗淋漓。苏岚一点也没怜香惜玉,甚至故意坐在白衣面前,将双脚搁在白衣的后背上,双手抱胸,戏谑地欣赏着白衣的狼狈相。看到苏荃进来,苏岚急忙把双脚挪开,起身拉着诉权的手,卖乖道:“姐,今天小白比以前乖多了。真应了那句什么玉不琢。。。”苏荃轻拍了下苏岚的脑袋笑道:死丫头。是玉不琢不成器。你一早上这样折腾他,他敢不乖码?难道还想被你扒光衣服,吊起来用鞭子抽?听到姐姐说“一个早晨折腾他”苏岚脸上泛出红晕,聪明的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对白衣用上的手段被姐姐发现了,顿时也觉得难为情。撒娇道:姐,你又笑话我,我这不是也在替你调教小白吗?我总是当坏人,你也不感谢我?说完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俯下身对着白衣的屁股啪啪地又揍了起来。口中说道:都是你这坏家伙,还得我又被姐姐责骂。虽然这几下远不如鞭子或板子带来的疼痛,但白衣的后庭早上刚被“开发”过,伤口犹在,所以也让白衣咬牙啮齿。还好苏荃及时阻止了苏岚:行了行了,你总得让他休息下吧,我早餐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一期下去吃吧。听到“一起”白衣心头一热,还是苏荃这个当姐姐的体贴人啊。正想着,苏荃姐妹已一起上前给他解开绳子,姐妹一左一右扶着他下楼。

可能被捆的紧而且时间也长,白衣那餐具的手还在微微颤抖,吃相也就显得格外狼狈,苏岚一边享受着早餐一边饶有兴致地调侃着白衣。到时苏荃心善,她瞪了妹妹一眼,然后温和地帮小白擦去粘在嘴边的水渍。并为他重新倒了一杯牛奶说道:实在不方便,我喂你?白衣感激地看了苏荃一眼说道:谢了,我慢点就行。苏岚一边又咯咯笑了起来:我看你们更像天生一对,卿卿我我,眉来眼去,把我这正牌夫人放在哪了?苏荃呵斥道:鬼丫头,又胡说些什么?昨天要不是看你伤心欲绝的可怜模样,我才不会让你下那样的重手,你也真能狠心下得了手,把人家绑起来鞭打一顿就行了,还将人吊在空中整整一个晚上。以后你犯了错误,我也把你吊起来一个晚上,让你尝尝那滋味。苏岚正要开口辩解又被苏荃打断“行了,我也不说你了,不过下次注意把握分寸,吃完后我要回局里一趟,局里早上来电说那边出了点事,我得马上前去处理,我不在时你们要好好相处,别太过火。

听到苏荃要回去,白衣心头一凉。他有点舍不得苏荃,即便她也是行刑手之一但她总会估计自己的感受和实际承受力。不想苏岚玩起来那么疯。他担心苏荃一走,自己的日子会更苦。想到这里,他抬头焦急地看着苏荃,苏荃当然明白白衣的担心,她安慰道:小白,只要你凡是顺着岚妹,不再起出逃的念头,岚妹会怜惜你的。苏岚古怪精灵,她当然了解姐姐这是在说给自己听的。以为始终处在不是被捆绑就是被手铐铐着的小白除了服从别无选择,逆着她只能自讨苦吃。于是又急急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小白的,等会我收拾餐桌,你们先去楼上好好温存下,我这当妹妹的可是很通人情的。苏荃此次也不推辞,用完早餐后就带着白衣上了楼。一进房间,苏荃就取出一条黑布蒙住了白衣的双眼,这是她每次和白衣交欢前的惯例,她总不太喜欢让白衣看到自己销魂时的神态,这性这方面她比苏岚保守了许多。蒙住眼睛后,又把白衣双手扭到背后捆绑起来,虽然捆得不很严厉但也很结实,高高吊在背后的双手也让白衣倍感难受。绑完后,苏荃把白衣按伏在自己双腿上,剥下他的睡衣,挥起手掌开始揍起白衣的屁股。由于白衣后庭早上刚遭遇蹂躏,所以,苏荃控制了下力度,只用了五分力,纵然如此,不消一会,白衣的俏臀也是嫣红一片。大约打了五六十下,苏荃才停下手来,拉起白衣扶着他来到床上。她让白衣仰面躺着,然后用绳索把白衣的四肢紧紧地捆在床上,成一个“大”字形,这一次她捆得很紧。抽拽绳子时用了全力,把可怜的白衣绑得动弹不得,啊啊乱叫。苏荃笑了笑又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内裤塞进白衣的嘴里,又用绳子绑住。做完这些后,苏荃拍了拍手,然后一边取出手帕轻轻拭去额上的汗渍一边笑着观赏着自己的杰作。一会功夫,她伸出手把玩着小白的下身,小白那经得起这福气,下身马上呈现擎天之势。苏荃温和地爬到上面骑了上去。。。。。。

许久,性爱的盛宴终于结束,当小白从陶醉中清醒过来时,苏荃早已离开,可是自己依然被结结实实的捆绑在床上。小白深深叹了口气,惆怅失落一时涌上心头。

一到警局,苏荃便心急火燎地赶向副局长室副局长何倩早已恭候着她。一见面也没客套,两人直奔主题。苏荃问道:你说新来的实习警员王小君惹上大祸是咋回事?何倩对苏荃和王小君的暧昧关系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有证实,但也绝非空穴来风,所以她不敢私自处理,倘若换成别人,她堂堂副局长早把一个小小的实习警员清除出去了。何倩倒了杯水递给苏荃,开始汇报,原来王小君在外巡逻时遇到一群正在滋事且肆意破坏公共设施的不良青年,她上前制止,然而那群不良青年欺她单独一人,非但不收敛还对她冷嘲热讽,言语粗俗不堪。王小君甚是恼怒,掏出警棍和手铐准备拘捕他们,那群人看样子不好惹就四处逃窜,王小君只抓住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女混混,那女混混非但不跑,被抓住后还很嚣张的喊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把是本市的副市长,识相的把我放开,否则你吃不了兜着走。王小君正在火头上,哪肯罢休,她一边用警绳捆住那女混混一边呵斥道:就算你是天皇老子的女儿,我也管定了!捆好后将那女混混塞进警车,要是她把那女混混押进警局那事情就没啥大不了的了,可是王小君却把警车开进自家单身公寓里,对那女混混动了私刑。把人按倒附着身子绑在茶几上,又剥下那女混混的裤子,用皮带狠狠地抽了那女混混的屁股几十下。又逼着她写下悔过书才把人放了。那女混混叫方晓云是我市方副市长的独生女,方副市长昨天就找上门来要个说法。苏荃听了,沉思了下说:就这鸡毛小事,就搞得我堂堂警局人心惶惶,你这副局长的胆识该练练了。何倩一听这话。脸上有点挂不住,虽然心里不服但也不好反驳,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王小君现在在哪?”

“我让她这几天先休假,估计现在在她公寓里”

“好了,这是我会处理的,你忙自己的事吧”说完苏荃便出了门。看过前传的人都知道,苏荃家族的势力在本市完全可以一手遮天,所以她一出马,几个电话事情便很快得到解决。只是那个副局长的女儿方晓云却没轻易放过王小君,这是后话。处理好事情后,苏荃马上驱车来到王小君的公寓。小君看到苏荃来了,虽是高兴,却也还为那件事烦心。苏荃安慰道:事情已经帮你处理好了。你就别还是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受了莫大委屈。小君当然知道苏荃神通广大,听到事情处理好了,也微微放宽了心。此时苏荃从包里取出几捆绳子丢在桌上说道:你犯了错,还是应该给你点教训的。小君之前也被苏荃捆过几次,所以见了绳子也不感到很意外。只是心里不服气,说道:我哪里犯错了?苏荃板起脸斥道:你动用私刑,还不是犯错?看来真得好好帮你你长点记性。把衣服脱了,趴到茶几上去。苏荃的话斩钉截铁不容商量。小君也不敢造次,慢慢褪去身上衣物,只留着胸罩和内裤。苏荃仍不放过:全脱光!难道要我动手?小君只好依言解下胸罩,脱下内裤,一丝不挂地伏在茶几上。苏荃上去用麻绳把小君的四肢紧紧捆在茶几上,用小君脱下的内裤塞进她嘴里,眼睛也用黑布蒙上。又从包里取出板子,硬了硬心肠,抡起板子用了七成的力气一下一下打了下去。几十下过后,王小君的美臀已经变成半熟水蜜桃。苏荃渐渐有点舍不得,不过她还是不肯罢休,只是用手掌代替了板子,每一次拍打,小君的美臀都颤抖不已。(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是有一腿,我还打算把那个叫何倩的副局长也拉进来。。

1 Like

好看,快更ヾ(❀╹◡╹)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