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宝贝 || 7951字

“小姐啊,求求您下来吧,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这样折腾啊,待会儿大少爷回来了我可怎么向他交代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伯在一棵大树下焦急地喊着,可树上一位十五六岁的女孩丝毫不为所动,自顾自地把一只小鸟放回了巢里,仔细看女孩的脸让人有一种惊艳的恍惚,美得不可方物,但是却给人一种冰冷的错觉,所谓的“艳若桃李,美若冰霜”就是形容现在这个女孩最好的语言了吧。

“方伯你烦不烦人啊,你都已经在这里絮絮叨叨半天了,我会小心的,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不用在这里了”女孩不耐烦的催促着,似乎不愿意再多说,“这…小姐,这怎么行啊,早上少爷走的时候特地嘱咐我要好好照顾小姐的”方伯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再惹恼了这个少爷的宝贝,而这句话只是给他惹来了一记鄙视的白眼,树上的开始女孩跌跌撞撞的往下爬,不时划了下手,把膝盖也磨破了皮,看样子身上估计也划伤了,但是这个女孩丝毫不在意,仍是一脸倔强的往下爬,终于在老人心脏都快跳出来的时候到达了地面,女孩拍了拍身上的土,面无表情的走了。方伯这才松了口气,心想“这个小姐啊,每次虽然表面上不说,但还是顾忌着他这把老骨头啊。”

女孩回到自己的屋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赶紧找出药来抹,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是对于这个从小就相依为命,能力相貌一流,性格也好得没话说的哥哥她还是有点儿怕的,虽然哥哥平时总是一脸的阳光灿烂,温柔有礼,但是发起火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记得有一次她把哥哥惹恼了,被按在膝盖上狠狠打光屁股的感觉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那个平日里阳光灿烂的哥哥好像消失了,自己被脱了裙子,小内裤也被扔到了脚底下,哥哥阴着脸狠狠地扇着自己的两瓣小屁股,当时对于她这个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来说恨不得立刻晕过去来结束这丢脸的惩罚,那天哥哥直到把她的小屁股打肿才算完事,后来还让她光着屁股在墙角跪着反省了半个小时,自己还必须把裙子拉上去把屁股露出来,后来直接导致她再也不敢挑战哥哥的威严了,即使他变回了温柔的哥哥,每次想起来也让她心有余悸。

额我还以为没发上去啊,不好意思,请管理员删掉吧

“小姐,少爷回来了”随着门口女仆的声音,一位超级大帅哥出现在了门口,棱角分明的脸庞,白皙的皮肤,不过最让人着迷的还是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笑起来似乎能把所有的阴霾赶走,但是单看外表谁又能想到他是华裔地区最大的建筑公司的继承人—段明溪呢。“宝贝,哥哥回来了,在家有没有乖乖的啊?”大帅哥带着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问道,“切,每天都这么无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女孩一脸鄙视地说着,但是这种只有在成人脸上才会有的表情却让她天使般的脸孔更加可爱,这不大帅哥忍不住一把将她抱起来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说“宝贝你怎么能这么可爱?”没想到女孩红着脸挣扎着要从大帅哥的怀里出来,使劲儿扭着小屁股,大帅哥看着自家宝贝这个样子只能叹了口气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地上,这个小大人似的妹妹真是让他没办法啊,明明还是小豆丁一个却比大人还不苟言笑,明明是一个母亲生的,自己和宝贝的性格却一点都不同,正因为这样父母临出国前才让自己要好好照顾宝贝,什么事不能着急,要和她慢慢讲道理,因为宝贝虽然表面上是个小大人,但是其实是个敏感又倔强的孩子,内心十分的单纯,不像他性格大大咧咧的,有什么说什么,哎,这也是让他苦恼的地方啊,正想着明溪突然发现宝贝的膝盖上有很大一块儿擦伤,刚刚还阳光灿烂的笑脸因为宝贝的伤变得眉头紧锁,宝贝看见哥哥由晴转阴的脸表面没说什么,但是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心想“完了,哥哥发现了,”“方伯,你来一下!”正当宝贝心里打鼓的时候方伯已经在哥哥的命令下来到了她的屋子里,“少爷,您有何吩咐?”方伯一脸恭敬的说着,“哦,方伯我想问一下小姐腿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段明溪很少用这么严肃的口气说话,现在屋里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最好不要在这时候挑战少爷的权威,所以方伯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少爷,这是小姐爬树不小心擦伤的,您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姐”“嗯,我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明溪不紧不慢的地说着,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很生气的表现,在一边的宝贝又怎么不知道呢,虽然表面镇静,但她也只是个15岁的小孩,看着哥哥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她双腿竟然不听使唤地向门口跑去,可是还没跑到一半就被哥哥拦腰抱了起来,她使劲儿挣扎着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但是当她感到腿上一阵清凉的时候,睁开眼才发现哥哥正在给自己上药,“喔…哥哥”宝贝轻轻的叫着哥哥,却发现哥哥的脸色还是很阴沉,只好闭口了,正当宝贝以为哥哥已经放过自己的时候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清醒过来时自己已经趴在了哥哥的腿上,肚子下边还放了个枕头,使得自己的小屁股高高地翘了起来,然后就感到自己的下半身一片清凉,原来哥哥把自己的小裙子和小内裤脱了下来,放到了沙发上,而自己正光着下身趴在哥哥的腿上,这让宝贝羞得小脸通红。

"啪!”明澈狠狠地在宝贝的小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唔…痛~”宝贝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小脸皱成了一团,“说,下次还敢不敢淘气了?”明澈铁青着脸质问宝贝,真是气死他了,这个小东西居然敢爬那么高的树,要是不小心摔下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啪啪啪…”明澈见宝贝不说话心里更是恼火,这孩子从小脾气就倔强的很,但是为了让宝贝记住这个教训,明澈决定这次要狠狠地打宝贝一顿光屁股,让她再也不敢做伤害自己身体的事了。

看着自己手下的小屁股从粉到红又从红到紫,肿得老高,明澈的感到心疼急了,可宝贝就是没有认错的意思,不由得感到一阵怒火,一把把宝贝扛到了肩上就往外走去,这可吓坏了一直沉默的宝贝,“哥哥,你…你要去哪儿?不要…不要出去…”“不要出去吗?但是哥哥觉得宝贝好像还是不知道错在哪儿了,看来哥哥得让大家一起帮宝贝想想了”明澈不紧不慢地说着,脚步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宝贝小脸涨得通红,天啊,要是在大厅里被哥哥打光屁股那她就不要活了,何况她现在下身可是什么都没穿啊,“我…我错了…哥哥我知道错了,别出去啊…不要出去”听到宝贝的认错明澈的嘴角出现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接着就把宝贝轻轻放到了地上,自己则重新坐回了沙发上,看着一脸羞愧的宝贝,明澈又一脸严肃的说“既然宝贝知道错了,那就去吧戒尺拿来吧”宝贝听见了哥哥的话全身一抖,随即可怜巴巴的看着哥哥,小声说“哥哥宝贝的屁股已经很疼了,能不能…”“不行!快点儿去拿”明澈一脸坚定地命令着,宝贝只得慢慢地光着小屁股挪到柜子旁边去拿戒尺,还不忘用小手当着光屁股,害羞的样子让明澈恨不得赶紧抱抱她。

"什么嘛,哥哥好讨厌啊,居然这样…这样对我”宝贝眼里含着泪珠,一只手护着自己的小屁股,磨磨蹭蹭地把柜子里的戒尺拿给了哥哥,明澈一把接过了戒尺,紧接着又把宝贝按在了自己的腿上,“哥哥,我知道错了,不要再打了,宝贝很疼啊!”宝贝慌乱地挣扎着,希望哥哥能放过自己。明澈看着自家宝贝哭红的小脸心里也是心疼的不得了,可是要是不让她记住这个教训指不定下次又会做出什么让自己担惊受怕的事来,想到这儿明澈便毫不犹豫的挥动戒尺打在了宝贝已经红肿的小屁股上,宝贝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明澈一听见宝贝的哭声心中狠狠地一疼,赶忙停了手,接着便把宝贝抱在怀里,轻轻地哄着,明澈从小到大最不能看的就是宝贝哭了,那真是比杀了他还难受,看着自己怀中的小宝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明澈难受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轻轻地拍着宝贝的背,静静的等她在自己的怀里不哭了为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宝贝终于止住了哭声,只剩下偶尔抽噎一下,抬头看看哥哥正一脸怜惜的看着自己,想想自己刚才被哥哥打屁股的样子,不禁羞红了脸,使劲往哥哥怀里钻,就是不肯看明澈了,明澈看到自家宝贝终于止住了哭声,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对怀中的小人说“宝贝,让哥哥看看,看看打伤了宝贝没有”可是宝贝只是轻轻抖了一下,就是不肯离开明澈的怀抱,明澈无奈,只得抱着宝贝轻轻地给宝贝揉着小屁股,他现在简直是后悔死了,看着宝贝红红肿肿的小屁股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再看看怀中的小人一直不肯看自己,只是把头埋在自己的怀里,明澈就知道这次真的是吓着宝贝了。

“铃铃铃…”正当明澈哄着宝贝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着怀中的小孩 就是不肯放开自己,只好无奈的抱着宝贝去接了电话,“喂,你好,我是明澈,啊是子彦啊”怀中的宝贝不听不要紧,这一听居然是自己最爱的子彦哥哥顿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哇哇大哭了起来,“啊小宝贝你别哭啊,我这…”明澈一看宝贝哭成那样顿时没了主意,“明澈,宝贝怎么啦?怎么哭成那样,你快说啊”那边的子彦听到宝贝的哭声也急了,“我…我,哎…这怎么说啊”明澈真是百口莫辩啊。“子彦哥哥…快来救宝贝,哥哥打宝贝的小屁屁…好痛啊,哇…”那边的子彦听到宝贝的声音心疼的不得了,“好啊你明澈,你竟然敢打宝贝,你等着,我马上过去”,哎,这下麻烦了,明澈看着怀中的小宝贝无奈的摇了摇头,子彦是和自己一起玩到大的好哥们,对宝贝的喜爱丝毫不亚于自己,虽然有时候宝贝闹得过分了子彦也免不了亲手教训,但是就是看不得别人碰宝贝,就连他这个亲哥哥都很少当着他的面教训宝贝,这下让他知道了,可有好戏看了。明澈正想着突然发现怀中的宝贝没声音了,低头一看早就已经在自己的怀里睡得香甜,小脸红扑扑的,明澈生怕吵醒了宝贝,慢慢的把宝贝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突然听见了门铃的声音便快步下楼去开门。

“子彦,你来啦”明澈刚开门就看见了神色匆匆的子彦,还没等他说话,子彦就赶紧说“明澈,宝贝

怎么样啦?还哭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即使是站在外表十分出色的明澈面前依然毫不逊色,他不是像明澈一样给人一种阳光灿烂的感觉,而是像一股清泉,让人觉得清爽甘冽,白净的皮肤,标准的身材,儒雅的同时却丝毫不给人阴柔的感觉,“子彦,你别着急啊,宝贝刚才哭累了就在我怀里睡着了,药我也已经上了”明澈赶紧解释着,生怕这个好友给自己脸色看,要知道子彦平时虽然是温柔贵公子,但是要是真发了火还是挺可怕的,“嗯,我上去看看”子彦轻撇了一眼明澈就上楼去了,明澈也赶紧跟了过去。

子彦轻轻地打开卧室的门,看见宝贝在床上睡得香甜,虽然眼角还挂着泪珠,因为是趴着睡的所以不时的皱皱眉头,小模样可爱的很,子彦生怕吵醒了宝贝所以慢慢的坐在宝贝的旁边,轻轻掀开被子,子彦被宝贝小屁股上的伤刺的眼睛一疼,原本圆润白皙的小臀上现在却布满了巴掌印,已经肿了一指多高,站在旁边的明澈看到宝贝的伤心里更是愧疚无比,暗暗后悔自己不该下那么重的手,看到子彦轻轻给宝贝揉伤更是发现自己居然没有给宝贝揉开伤就上了药,怪不得小屁股肿的那么高呢。

虽然子彦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是还是吵醒了宝贝,宝贝迷迷糊糊的喊着疼,“宝贝乖啊,一会儿就不疼了”子彦温柔地说着,宝贝一听是子彦的声音顾不得还在疼痛的小屁股就扑到了子彦的怀里,又哭了起来,子彦赶紧抱紧了宝贝轻轻地哄着,旁边的明澈看了心里居然有一丝的嫉妒了“这个小家伙,究竟谁是她的亲哥哥啊”。

“宝贝乖啊,不哭了,告诉子彦哥哥,为什么被明澈哥哥打屁股啦?”子彦温柔的哄着宝贝,本来还在撒娇的宝贝听了子彦的话不仅顿了一下,暗自寻思着到底要不要告诉子彦哥哥呢,话说子彦哥哥温柔是温柔,但是向来对自己伤害自己的事情可是毫不心软的,可是抬头看看,感觉子彦哥哥的目光中有一种不可违背的肯定,哎,估计自己非说不可啦,“因为…因为宝贝偷偷爬树来着…”“什么!?”子彦惊讶地说到,旁边的明澈看到子彦迅速变黑的脸赶紧劝道“哎…子彦,我已经罚过宝贝了”“明澈,你先出去一下好吗?”子彦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明澈说,“哎…子彦你别生气啊”“出去”子彦又说了一遍,“好…好吧”明澈知道子彦现在是真的生气了,所以赶紧往外走,哎,宝贝啊,不是哥哥不帮你啊,只是你子彦哥哥生气起来那真是…算啦,你自求多福吧。

谢谢支持啊,偶会努力啊

宝贝被子彦抱在怀里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要说子彦哥哥虽然在别人看来很儒雅,但是宝贝想说的是: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往往最不爱生气的人一旦生起气来那可是相当恐怖的,就像现在的子彦一样,

“明宝贝,抬头”子彦用毫无感情的冰冷声音说着,

宝贝在子彦的怀里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当她看见子彦的脸时就知道今天自己死定了,难道自己倒霉到要挨两次打吗,呜…不要啊…,她的小屁股可不能再打啦…

“宝贝,子彦哥哥问你,上次哥哥说过要是宝贝再做伤害自己的事哥哥会怎么办?嗯?!”

子彦突然加大了声音,吓得宝贝在子彦的怀里抖了一下,接着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眼泪汪汪的望着子彦,其实要说看到小宝贝这样委屈的表情子彦说不心疼那是假的,但是为了让她记住这个教训,以后再也不敢做伤害自己的事,子彦不由得又问了一遍“说话,还要让哥哥再问一遍吗?”

“哥…哥哥说…说要…要狠狠地打宝贝的小屁股,一直…一直到打肿为止,可…可是宝贝的屁屁现在已经肿了…能不能…能不能不打了,呜…宝贝再也不敢了”要说明澈和子彦在宝贝心中的不同现在就可以看出来了,明澈要想让宝贝认错那得费九牛二虎之力,而子彦虽然平时气质清冷,但是不需要几句话就可以让宝贝乖乖认错,除非子彦觉得有必要,否则是不会对宝贝动手的,但是一旦动手教训就一定不会手软。

哎,这孩子,子彦的心理不禁叹了一口气,有的时候看着她那无辜的小眼神还真是让自己下不了手,算啦,看在今天宝贝已经受到了教训的份上就放过她吧,

“宝贝”子彦轻轻地摸着小孩柔顺的头发温柔的说着,“子彦哥哥并不是非得要打宝贝,可是宝贝你自己想想爬树多危险啊,你想过要是你受伤了明澈哥哥和子彦哥哥会多着急吗,呵呵为了快点儿赶过来,子彦哥哥可是闯了好几个红灯啊,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啊”

宝贝一听自己不用挨打了,顿时心理可乐开了花,但是听着子彦的话又觉得自己真是太任性了,后悔的不得了,竟然让子彦哥哥那么担心,想着想着,小脸一皱又要掉起了眼泪,

“哎…哎小宝贝,你可不能再哭啦,你要是再哭,子彦哥哥的心就要碎啦…”子彦看着哭哭啼啼的宝贝无奈的说着,

“子彦哥哥…呜…宝贝保证,下回再也不爬树啦”宝贝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什么?!你还想有下回啊?再有下回子彦哥哥一定把你的小屁股打烂,听见没有?”子彦故意板起脸来吓唬宝贝,

眼看着宝贝被自己的话吓得又要哭,子彦赶紧又是哄又是逗的,终于等小家伙睡着了,自己才悄悄地下了楼。

刚走到客厅便看见明澈站在窗前吸烟,完美的侧面让人移不开眼睛,

“明澈”子彦轻轻地说,听到声音的明澈赶紧回过头来,一脸焦急地问“怎么样,子彦,你…你没再打宝贝吧”,

子彦一听便冷冷地坐在了沙发上“怎么,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近人情啊,小家伙都被你打成那样了,我还怎么下得了手啊”

“呵呵,说的也是…我这不是担心宝贝吗,呵呵”明澈赶紧解释着,

“少爷,不好了,小姐发烧了”管家方伯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什么,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发烧了?”还没等明澈说话,子彦就着急的说着,

“这…我也不知道啊,还是请两位少爷赶紧去看看吧”方伯为难的说着,

“方伯你先下去吧”明澈吩咐着,

“子彦,你先别急着跟方伯发火,现在最重要的是去看看宝贝怎么样了”明澈耐心的说着,

“嗯好吧”子彦说完就跟着明澈来到了宝贝的屋里,

子彦看着宝贝的小脸烧得通红,心疼极了,明澈在一边更是扇自己一巴掌的心都有了,哎,早知道就不打宝贝了,

子彦摸着宝贝的头对明澈说“明澈,宝贝烧得太厉害了,你赶紧去把李医生叫来吧”,李医生是明澈家的私人医生,医术十分精湛,

“哦好,我马上给李医生打电话”明澈赶紧下楼去打电话,留下子彦一人照顾着宝贝,子彦把毛巾浸在凉水里,拧干后轻轻地放在了宝贝的额头上,“宝贝啊,你赶紧好起来啊,子彦哥哥等你好了一定带你好好去玩一天”子彦轻轻的说着,

“子彦哥哥…说话要算数啊…”宝贝迷迷糊糊的说着“宝贝想和子彦哥哥一起去玩…去吃好吃的”,

子彦听了轻轻地刮了一下宝贝的小鼻头,宠溺的说“小东西,就知道吃”,

“子彦,李医生来了”明澈赶紧把李医生请到了屋里,医生看了看宝贝,很快就开好了药,“宝贝只是受了点儿惊吓,没什么大碍,我给她开了点镇热的中药,可能有点儿苦,但是效果还是很好的”李医生对明澈和子彦说着,“啊好,谢谢医生啊”明澈说着就把李医生送了出去,

而子彦则赶紧叫人去煎中药了,

不一会儿仆人便把煎好的中药端了过来,子彦赶紧的接过来把宝贝抱在怀里就打算喂药,没想到宝贝迷迷糊糊的一闻到那个难闻的药味就赶紧把小脸扭到了一边,嘴里还嘟囔着“宝贝不喝药…苦…”,

“宝贝乖啊,喝了药病才能快点儿好啊”子彦耐心的哄着,

没想到宝贝一下就把药碗打翻在地上,嘴里还嚷着“不要不要,宝贝不要喝药”,

这下子彦的脸彻底的黑了,刚进来的明澈就看见自家的宝贝使劲儿的在子彦的怀中哭闹着,而子彦的脚下则是刚刚打翻的药碗,

“这是怎么啦?”明澈看着眼前的一幕赶紧问着一脸冰冷的子彦,

“哼,怎么了?你自己问问你这个小宝贝吧”子彦恨恨的说着,他现在简直是火大的很,

“宝贝啊,告诉哥哥,为什么把药碗打翻啦?没看见你子彦哥哥已经生气了吗?”明澈把宝贝抱在怀里轻轻的问,

“宝贝…宝贝不要喝药,那个药闻着就好苦…宝贝不要喝”明宝贝躲在明澈的怀里,看着一脸怒色的子彦小声的说,

“哦是这样啊,那哥哥要告诉宝贝,要是宝贝不喝药的话病就好不了哦,宝贝就不能和哥哥们一起玩啦”明澈好脾气的哄着宝贝,可是宝贝似乎根本就不打算吃这一套,就是死活也不肯吃药,

一边的子彦再也忍不住了,要是宝贝一直不肯吃药病情会加重的,到时候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子彦一把就把宝贝从明澈的怀里抱了出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子彦漆黑的眸子直视着宝贝的眼睛,冷冷的说“宝贝,子彦哥哥最后问你一次,要不要现在吃药?”,

宝贝被子彦盯得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但是还是在子彦的怀里低着头小声的说“宝贝…宝贝不要…啊!”,

还没等宝贝说完子彦便把宝贝褪了裤子按趴在了腿上,

“啪啪啪”三个狠狠的巴掌就打在了宝贝还有些红的小屁股上,宝贝疼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子彦的巴掌可跟明澈的不同,要打便要让宝贝记住教训,

“子彦啊,宝贝还病着呢,有什么话好好跟她说啊”一旁的明澈看着宝贝挨打,赶紧心疼的说着,

“好好说?明澈,你看宝贝的样子是能好好说吗”子彦说着手里的巴掌也不停,不一会儿宝贝的小屁股就布满了红红的巴掌印,

“哇…子彦哥哥…宝贝…宝贝吃药”明宝贝哭着说,

coco616 发表于 2011-11-16 02:12

子彦快把宝贝娶回家去吧,哈哈

嗯嗯,有道理

子彦一听宝贝肯吃药了,赶紧把宝贝扶起来,让宝贝坐在了自己的腿上,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满脸是泪的宝贝“好了,宝贝乖,不哭了,子彦哥哥知道宝贝是最乖的了,只有喝了药宝贝才能跟哥哥一起去游乐场啊”,

子彦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帮宝贝擦着小脸上未干的泪珠,

“哎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早点儿把药喝了呢,省得挨这顿打”一旁的明澈看着宝贝因为喝药而苦的皱在一起的小脸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其实子彦心里对宝贝的疼爱一点儿也不比明澈少,但是他疼爱宝贝却不溺爱,如果宝贝触犯了他的原则就绝不会姑息,毕竟这也是对宝贝好,比如今天宝贝被子彦打了三巴掌就同意喝药了,如果她今天跟子彦拧下去那子彦一定会打到宝贝喝药为止吧,

“子彦哥哥,药好苦~”宝贝皱着眉头在子彦的怀里用撒娇的语气说着,

“嗯宝贝真是好样的”子彦说着赶紧把一块甜甜的水果糖喂给了正在撒娇的小宝贝,

在子彦和明澈的精心照顾下,宝贝的病终于好转了,但是医生嘱咐宝贝属于虚寒体质,这也是宝贝经常感冒发烧的原因,所以平时一定要注意不能吃生冷的食物,注意保暖,可是这几天连续的发烧让宝贝老想吃点儿凉的东西,可是子彦和明澈一直在宝贝的身边照顾着,让她一直没机会,今天子彦和明澈看宝贝已经好多了就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儿了,毕竟已经好几天没去公司了,这两个人怎么说也都各自管理着自己的家族企业,很少有空闲的时间,

这不,今天宝贝刚午睡起来就觉得嗓子像冒了火一样的难受,一看子彦和哥哥都没在自己的身边,小家伙的心里可乐开了花,哼着小曲就跑到了电话旁边“喂,你好,请给我送一份特制的芒果冰激凌…”,

“呵呵”宝贝在等冰激凌的时间里乐得笑出了声,可是正当她高兴的时候却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她还以为是送快递的来了,可又转念一想“不对啊,送外卖的没有钥匙啊”,

当宝贝看见明澈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虽然心里害怕但是宝贝还是装作自然的样子跑到了明澈的面前“哥哥,你…你怎么回来了,公司今天不忙吗?”

“呵呵,再忙也比不上我们家的小宝贝重要啊,看,哥哥给你带好吃的了,这可是特制的鲍鱼粥,李秘书预约了好久才订到的,正好给你补补身子”明澈边说边宠溺的捏了捏宝贝的小鼻子,

宝贝此时可没心情听明澈的话,心里一直打着鼓害怕送外卖的到了,要让哥哥知道她吃冰激凌那自己的小屁股就别想要了,

“额,哥…哥,子彦哥哥刚才打电话来要你去找他一趟啊”宝贝磕磕巴巴的说着谎话,

“嗯?子彦?说起来也好几天没见到他了,宝贝你先吃,哥哥去去就来啊”明澈说着赶紧出了门,

宝贝看着哥哥的车开远了才松了口气,可一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又皱起了小脸“哎,我怎么这么傻要说是子彦哥哥啊,以子彦哥哥的精明劲儿肯定会猜到是我撒的谎,算了,管他呢,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正当宝贝的小脑袋飞速运转的时候门铃响了,宝贝心看着眼前这个美味的冰激凌早把刚才那件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赶紧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上门享受了起来,

当她心满意足的享受完的时候就赶紧把吃完的盒子扔到了楼下,“嗯,决不能让哥哥他们找到证据”,

正当宝贝感叹着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的时候,明澈和子彦正在面面相觑的大眼瞪小眼,

“什么?子彦你说想要见我?”明澈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以为呢,咱俩天天在生意场上见得还不够啊,我疯啦,还吵着要见你”子彦回给了明澈一记白眼,

“可,可宝贝说要我来见你啊”明澈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宝贝说的?”子彦听到明澈的话一脸警觉的看着明澈,

“嗯,是这样的”明澈看见子彦突然变脸赶紧说,

“明澈,赶紧跟我回去”子彦拉起明澈飞快的往外走着,

“哎子彦,到底怎么了?”明澈看着一脸焦急的子彦问,

“你还不明白吗?宝贝是故意把你支走的,这个小家伙,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子彦边说着边上了车,明澈此时也恍然大悟,“这个小淘气,看我不打她屁股”明澈一脸懊恼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