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打屁股经历(1-4) || 1.2万字

[face=宋体]

小时候的打屁股经历(1)

首先声明我下面所写的全是我的真实经历,包括一些细节,我本人不是gay,也不喜欢m/m spanking,除了打小男孩的,如果实践的话也是愿意和女孩一起玩。我写的东西中也许会有人觉得带有所谓的色情成分,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我小时候的真实经历,并且我唯一敢保证的就是当时玩的时候不带任何的色情,而是纯粹的游戏,游戏中非sp的部分也是建立在sp的基础上的。由于我这段经历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只能先写一部分放上来,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会继续写。

我与海开始玩打屁股是从大约小学6年级的暑假开始的,那年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了很长时间他的屁股,是在医院里。小时候蚊子很多,海被咬了屁股,后来感染化脓,肿了一大片,所以只好每隔两三天去医院上药,有一次我陪他去的,都是男孩子,所以他直接脱了裤子趴在医院的床上,小屁股和半个大腿完整的露在外面。虽然不是女孩子的屁股,但对我们这种性意识已经懵懵懂懂的小孩来说也是很诱惑了,整个换药的过程持续了大约十分钟,所以我也目不转睛的看了我这位好朋友的屁股十分钟。实际上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偷偷到河里去游泳,当然都是脱光了游的,所以早已经看过和摸过对方的屁股甚至小鸡鸡了,当然那都是“趁乱”沾的便宜。其实我印象中游泳的时候没有互相摸过小鸡鸡,毕竟那个部位还是比较敏感,最后一道防线了,而且在两腿之间相对屁股体积也比较小,不好直接伸过手去摸,不过屁股肯定是摸过了的,比如我记得有一次在水里玩背人游戏,我就是直接用手抓着他的两瓣屁股,半抓半摸了有足足五分钟。不过这些毕竟都是有点像闹着玩,无论是摸的还是被摸的人都没什么太刺激的感觉,而且事实证明后来我们两个在玩那种很正式的“打屁股摸小鸡”的游戏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那种脱了裤子光着屁股露着小鸡趴在床上被打和摸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甚至刚脱了裤子光屁股趴在床上等打的感觉都很美。这个打光屁股摸小鸡鸡的游戏我们从小学6年级一直玩到大二的夏天,所以可以说是互相看着对方的身体发育起来的,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屁股和小鸡都被对方摸过了不知多少次。

我们的游戏最初还是从打屁股开始的,不过是隔着裤子的,光屁股的游戏则是从摸屁股开始的,后来慢慢才发展到打光屁股、扒腚眼门(分开两瓣屁股看肛门)和摸小鸡,到了最后就是以摸小鸡为主了,脱裤子打光屁股只是成了一个例行公事,因为鸡子都露出来了,屁股当然就也得光着了,屁股也是象征性的打打,主要是摸小鸡。姿势基本都是趴着的,光屁股在上面,直接能看到,到摸小鸡的时候也不用翻身,只要稍微侧一下身从侧面伸过手去就行,这样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整个小鸡。或者干脆叉开大腿抬起屁股从裆部直接掏过去,这时候撅着屁股的感觉也很不错,有时候肛门都会直接露出来,而且还可以顺便摸摸会阴,就是肛门和小鸡连接的部分。

还是回到海的屁股第一次被蚊子咬化脓的时候,虽然上了药,但好的还是很慢,蚊子咬的包加上伤口愈合,两个加起来使得伤口非常的痒,所以海不得不时不时的揉揉他的屁股,有时候甚至直接伸进裤子里去揉(有纱布包着伤口)。揉一揉虽然会好些,但马上就又开始又疼又痒,同时由于在屁股上揉起来也不甚方便,所以他特别苦恼。于是有一次我本着帮帮他同时也看看能不能看他的光屁股的想法,对他说:“我帮你揉吧,按摩按摩。”没想到他竟然一下就答应了,但让我遗憾的是他没有脱裤子直接就趴在了床上,而我当然也不好意思直接让他光屁股,所以只好一只手扒开他的裤子一点(伤口在屁股上半部,类似打针的部位),一只手帮他揉伤口。揉了一会儿之后,我觉得实在是不甘心,当然这样确实也累,于是我说:“这样我有点累。”又一次没想到,海听了我的话后颇为无奈的说:“把我裤子扒了。”看来疼痛战胜了羞耻。我听了之后当然毫不犹豫,立刻扒了他的裤子,露出了他的整个屁股,然后整个手掌都放了上去,海也没有反对。那时候很多小孩夏天都不穿内裤,脱了外面的大裤衩就能露出屁股,所以扒裤子楼光屁股很容易,轻轻一拽就下来了,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是我第一次长时间摸他的屁股,十二岁未发育男孩的皮肤还是很光滑细嫩的,白白的,肉也很软,屁股的形状看上去也很美。这一次我摸了他的屁股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其实我觉得海的这一次光屁股对我们以后的游戏有决定性的意义,使得他以后在我面前脱裤子露屁股没有了心理障碍,不过使他肯让我摸小鸡还是费了一番劲的。按摩结束之后,他让我给他提上了裤子,然后才从床上爬了起来,我估计是为了不露出前面的小鸡。有了这一次,后面再按摩的时候海自然就都是光屁股了。两天之后,海又一次痛痒难忍,于是他又让我帮他揉屁股上的伤口。这一次他非常利落,直接自己褪下裤子光屁股趴在了床上,连前面的小鸡子都亮在了外面,当然由于他趴的很快我只看见了一眼,其实当时我只要能看见他的光屁股就很满足了,露不露小鸡反而是次要的了。不过海由于比我大一岁所以在性方面的注意力已经由屁股转移到了小鸡上,因此后来他很快就不满足只能打屁股和扒肛门了,直接提出要加上摸小鸡。而且他当时已经有了在别人面前光屁股露小鸡是一种羞辱的概念,所以最初每次轮到他挨打的时候他都会不情愿,会使劲的讨价还价,比如少打几下屁股,少摸几下小鸡,不扒肛门之类的。这都是后话,慢慢再说。到了第三次给他按摩的时候,我们似乎就已经心照不宣了,海没有自己脱裤子直接就趴在了床上,而我也没有问他什么直接就脱下了他的裤子,露出个完整的光屁股之后才给他按摩。这次之后海的屁股慢慢的就好了,后来只是有过几次光屁股晾着伤口的情形,由于有了前面的按摩经历,他也没有避着我,但这几次他的屁股都没有完全露出来,只露了大约三分之一,当然就更别提鸡子了,一点也看不见。

我们真正的摸屁股游戏是在海的屁股完全好了之后才开始的,那时候港台歌星刚刚进军大陆,小孩子们都疯狂的学他们的歌唱,于是有一天我们两个都互相说自己会唱的多,谁也不服谁。然后海便提出我们比一比吧,每人一首,先唱个上句,由对方接下句,谁要是接不上来就要被打一下屁股。我当然同意了,于是我们便你一首我一首的开始唱,自然是专挑对方不会唱的歌,于是几乎每个来回都要被打一下屁股(穿着裤子)。说起来当时的情形很好笑,基本上就是海爬起来我趴下,然后我爬起来海再趴下,每首歌都伴随着一次打屁股。玩着玩着,我心里忽然动了一下,说这样不刺激,咱们脱了裤子打吧。海刚开始不同意,但后来禁不住我的劝说,于是便说:“这样吧,扒下来摸一下。”我一想,只要能光屁股就行,于是便同意了。游戏重新开始,海先唱,我自然是接不上来,于是海坏笑着说:“趴下,扒裤子!”我赶紧趴下,海双手伸到我的腰间,一下子便把我的裤衩扒了下来,屁股整个露了出来。光屁股露出来的那一瞬间,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海面前光屁股了,但这一次与以前完全不同,这次是正式的要被摸屁股。带着点紧张,带着点羞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被摸光屁股的感觉。当海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摸的时候,一种痒痒的感觉一直从屁股传到脚心再传到手心,大脑也莫名的兴奋和紧张,甚至有一种希望他把我的裤子再往下扒一扒的想法。海把我的光屁股完整的摸了一遍,然后又拍了一巴掌才给我提上裤子。我爬起来之后赶紧唱了一首海肯定不会唱的歌,然后页命令他趴下。海没有像我那样很顺从的赶紧趴下,而是假装激烈的反抗,不让我扒他的裤子,但最终还是被我把他面朝下按在了床下,然后撤下大裤衩露出光光的屁股。这一次和以前的按摩就完全不一样了,按摩的时候是顺便摸屁股,具体说只是把手放上去,这次则是正式的真正的“摸屁股”,所以我双手齐上,把海的两瓣屁股来回摸了好几遍,第一次可以这么毫无顾忌的摸别人的光屁股,再加上摸到的是12岁男孩那光滑的皮肤,手感别提多好了。然后也学着他刚才那样又打了一下才给提上裤子。没想到的是,海爬起来之后说:“不行,刚才说好了只是摸,你为啥还打了我一下,让我还过来!”我说:“你刚才也打了我一下。”但海说:“没有!快让我还过来,趴下!”我一想,也就是再光一次屁股,没啥的,于是便又趴下让海扒下裤子打了一下,当然,海自然没有放过摸我屁股的机会,把我的光屁股来回又摸了几遍才让我起来。游戏继续,情形和前面的类似,每唱一首歌,就有一个人要趴下,爬起来之后马上又换另一个人,不同的是现在趴下之后换成了光屁股,基本就是唱歌->对方趴下->扒掉对方裤子->摸对方光屁股->提上裤子->对方爬起来唱歌->自己趴下->被扒裤子->被摸光屁股->提上裤子爬起来再唱。那时我们最喜欢的还是扒掉对方的裤子摸他的光屁股,对被摸还没有很多的兴奋。当然我是两个都喜欢,甚至觉得只要有人光着屁股就好,如果没法让海光屁股,那干脆就自己脱个光屁股,被他摸一摸也是很兴奋的。所以在每次轮到我被摸屁股的时候我都是很配合的,老老实实趴在床上,被摸的时候也尽量配合,也不计较被摸了多少下,被摸了多长时间之类的。海则不同,大一岁的他已经有了羞耻心,每次都要小小反抗一下,光屁股被摸的时候还总扭来扭去,还经常被摸了几下就爬起来不让摸了。但被摸了几次之后就好些了,或者是已经习惯脱裤子露屁股了,能够趴着不动让我慢慢的摸了。有一次甚至直接自己脱了裤子在光屁股上拍拍说快摸吧。这里有两个细节说一下,一是6年级的小孩子已经有了羞耻心,所以趴下之前都不自己脱裤子,而是在趴下之后由对方自己往下扒裤子,所以一般都是只有后面的屁股露出来到大腿根,裤子前面的部分由于压在身下所以基本不会被扒下来,因此小鸡鸡都没有露,只有屁股光在外面。再有就是海每次都喜欢骑在我的腿上然后再扒了我的裤子摸屁股,这样我就基本动不了了,当然前面的鸡子也就压得更紧愈发的露不出来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两个会的歌基本就都唱完了,但都感觉意犹未尽,换句话说就是还没有摸够对方的光屁股,于是我们就又想了些别的方法,猜谜语、对诗等等,但谁输了的结果都一样,就是要被扒下裤子摸光屁股。后来玩着玩着到了家长们快要下班的时间,我们决定赌一个大的,赌的什么我已经忘了,反正谁输了就要被对方扒下裤子不限时的摸屁股,直到对方满意为止。结果我输了,愿赌服输,我自觉地趴下,屁股朝上,等着海来扒我的裤子。不一样的是,海这次没有照例骑在我的腿上,而是坐在侧面,然后手伸到我的腰间,抓住我的裤衩的松紧带,一边慢慢的往下扒,一边说:“抬屁股!”,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便配合的抬起了屁股,这是只感觉前后同时一凉,小鸡和屁股一起露了出来。我这时才意识到海是要把我的小鸡也给露出来,刚要反抗但为时已晚,裤衩已经被整个扒了下去,更过分的是,海把我的裤衩从我的脚上褪了下去,扔在一边,等我再想动的时候已经是下身完全光溜溜的被海骑在身下了。这时我第一次感到一种羞辱感,因为以前还没有这样在外人面前露过小鸡(虽然还没有被看到),但仅是这种没有遮掩露在外面的感觉已经让我觉得很害羞了,特别是想到一会儿穿裤子的时候小鸡肯定会被海看见就难过不已。但与之而来的竟然是更加的兴奋,我甚至想海这次是不是连我的小鸡也要一起摸啊,如果他真的提出这个要求的话我到底让不让他摸呢?不过海没有直接要求要摸我的小鸡,他开始还是只摸我的光屁股,由于裤子已经没了,所以我的屁股相对比较放松,所以海似乎特别的喜欢摸,来来回回摸个不停,后来还找了一根细细的笔捅我的肛门,搞得我浑身麻酥酥的,然后又干脆直接用手分开我的两瓣屁股看我的肛门,他第一次就把我的屁股分得很开,肛门大大的露在外面。这几招过后,海终于忍不住了,说了句:“转过来。”我一听就知道他想看我的小鸡,但故意问:“干嘛?”海说:“看你鸡子。”我虽然有点想,但还是羞耻占多,所以拒绝了他,说:“不行!”但没想到海另有办法,他伸出一根手指,从我大腿根会阴的部位捅前面,这样一来正好可以碰到一点前面的蛋蛋,我一痒,便本能的侧了一下身,这下坏了,鸡子一下露了出来,海当然也没放过这个好机会,迅速的用手摸了一下,然后又摸了摸我的屁股就让我起来了。我光着下身从床上爬起来,捡起裤衩慢慢的开始穿,由于鸡子已经被他看过了,所以我也就干脆不避讳了,大大方方的在海的注视下露着小鸡坐在床上穿裤子,提上去的时候还故意放慢动作,让他再看看我的小鸡。现在想起来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第一次玩光屁股的游戏太兴奋了,以至于连小鸡鸡露出来被人看到都不在乎了。

小时候的打屁股经历(2)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之后,后面就都好办了。之后我们又玩了几次唱歌接成语之类的游戏,输了的惩罚自然都是扒裤子摸屁股

,而我们也想出了各种不同的方法在这个光屁股上做文章,打、摸、扒肛门,能想到的都玩了。海有时候还喜欢找根笔 或者小宝剑

之类的东西轻轻捅我的肛门,那种痒痒的感觉从屁股传到脚心再传到手心,让人浑身的神经都会感到紧张。我觉得我们这个性游戏

能进行下去的原因一是小孩子还不大知道害羞,同时也由于是同性所以觉得在对方面前光屁股露小鸡也没什么,况且大家都有机会

,谁也不吃亏;再有就是朦朦胧胧的性意识使得我们对对方的性器官都感到好奇,能摸一摸的话会感到很兴奋,特别是到了后来甚

至都喜欢被摸小鸡了。我从一开始基本就是双向,既喜欢摸海的光屁股,也喜欢自己光着屁股被海摸。而海则是主动多一些,他开

始更喜欢摸我的(但到了后来却成了被动),然后随着我们心理上不断放开他也不断扩大我们游戏的范围。唱歌接成语摸屁股的游

戏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提出说光摸没意思,我们玩打屁股吧,同时又提出了一种叫做“对十四”的扑克游戏,玩的过程中计分

,最后谁的分数少就按照少的分数来打屁股,输几分打几下,打的时候也要脱裤子,直接打光屁股。我当然同意了,因为打屁股毕

竟比摸屁股还要刺激。第一把我输了,算出来要打多少下之后,海便迫不及待的说:“趴下,趴下,打屁股!”而我更多的是有些

紧张,既害羞又兴奋,不知道这种像小孩子一样(虽然当时也不大,但毕竟好几年没挨过打了)被打屁股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甚至有些期待体会一下这种感觉。我像以前一样趴在了床上,海也照例先骑在我的腿上,然后扒了我的短裤和内裤露出屁股。海

没有一上来就开始打,而是像以前一样先摸了几下,然后才“啪”、“啪”用手在我的屁股左右两边各打了一下,同时还自己数着

“一”、“二”,紧接着又是“啪”的一下打在屁股中间,“三”,打了三下之后,海停了下来,又摸了一会儿我的屁股,然后才

“啪、四,啪、五,啪、六”的接着打下去,然后又停下来摸一会儿,打打摸摸足足有十分多种才结束这一次的打屁股,最后压得

我腿都麻了,只好挺挺屁股好让腿也能活动活动。第一次打屁股,海出手并不重,我挨起来感觉也不太疼,,一共打了十几下,虽

然是直接打在光屁股上,但最后也就是稍稍有点红,爬起来之后很快就好了。第一次打我的屁股,海很兴奋的样子,而我起来之后

明显感觉脸有点发热,毕竟是第一次被人像教训小孩一样打光屁股,还是有些害羞的。不过由于我们早已经互相摸过屁股了,所以

我内心深处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都是男孩子,互相打屁股也没什么的。接下类一局我马上就赢了回来,轮到海被打屁

股。他也是像以前一样先假装反抗一番,然后才趴下让我扒了他的裤子。海的屁股又一次露了出来,我也像他一样,先摸上一会儿

,然后才开始打,力度基本和海刚才打我的时候差不多。小孩子的屁股都很光滑,海的屁股打起来也是软软的,同时也带着点弹性

,声音也很清脆,我想如果是打小女孩的屁股,也许手感会更好吧。作主动打海的屁股的感觉也很不错,直到现在有时候想起来

都觉得很兴奋,经常在一起的同学,一下子脱了裤子趴在床上,任由自己打光屁股,对我们这些平时喜欢争强好胜的小男孩来说确

实是一个很大的诱惑。第一次被打光屁股,海似乎也不觉得很丢人,而且还比较兴奋,可能是觉得好玩,所以我每打一下他都装做

很疼的样子“啊”的叫一声,打完了爬起来的时候也是一脸的坏笑,草草提上裤子就催着我赶紧玩下一把。

这是我们第一次玩打屁股的游戏,而且是光屁股。从那以后,我们两个在一起没事干的时候经常就会进行这个“玩扑克打屁股”的

游戏,当然一般都是我提出的。没事的时候,我会说:“咱们玩扑克吧,输了打屁股的。”有时候海会犹豫,说“不打屁股”,然

后我就会劝他说“不脱裤子就不刺激了”,“不打屁股就不好玩了”之类的,一般最终他都会同意。有时候海也会主动提出玩扑克

,然后还会嬉皮笑脸的加上句“输了打屁股啊”,这种情况下我自然都是来者不拒。时间长了之后这个输了要打屁股的规则就不需

要另说了,打完一把之后输了的人会自觉地趴下摆好打屁股的姿势,直到最后加上了摸小鸡。从此之后这也就成了我们游戏的固定

模式,一说玩扑克肯定就是玩对十四,输了人的则要被打屁股摸小鸡。赢了的人只要报出要打屁股的数字,输了的就会自觉地脱了

裤子亮出屁股和鸡子趴在床上。打屁股的游戏最初过程和前面的摸屁股差不多,赢了的人一声命令“趴下,打屁股”,输了的人便

解开裤带面朝下趴在床上,然后赢了一方坐在旁边或骑在腿上把趴着的人的裤子往下扒露出屁股,用手一边打一边数着:“一、二

、三。”然后停下来摸摸屁股,这时趴着的人就会催促说“快打”、“快摸”或者“摸够了没有,快打”。因为只要没打够数量就

不能起来,只能光屁股趴着任凭对方摸来摸去。

说是打屁股,其实打得一点都不重,虽然有时候也能把对方的光屁股打得啪啪作响,但最多也就是有点红,根本不疼。不过记忆中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两个好像是因为点小事闹了点小矛盾,所以那几次在玩打屁股的时候出手都比较重,总是噼里啪啦的把

对方的光屁股打的红红的。有一次我被重重的打了二十多下屁股,最后打完了的时候疼的浑身是汗,所以自然我赢了之后也没放过

海,也打得他龇牙咧嘴。也许这才算是真正的打屁股,不过我们两个当时都没有这种意识,过了那一阵之后就又恢复了那种小孩

子游戏式的打屁股,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定要脱裤子打光屁股,这个是最起码的原则。想想那时候我们玩打屁股真的是一点邪念都没

有,完全是觉得有趣,纯粹是为了打屁股而打屁股,或者是男孩子的一种好胜心理,觉得能扒掉对方的裤子打他的屁股甚至摸他的

小鸡鸡是一种很大的胜利,因为这都是每个人身上最隐私的部位,平时根本是不能随便露在外面的。而通过这个游戏,以打扑克的

输赢作为媒介,可以大大方方的看和摸对方的私处,确实能获得心理上很大的满足感。而对输了的一方来说,作为游戏的一种惩罚

方式,也能够心甘情愿的脱掉裤子把自己隐私的屁股给对方打,甚至还要让他摸小鸡鸡。这时候虽然心理上不可避免的会有些挫败

感,但转念想到这只是自己打扑克输了而已,也就觉得没什么了。其实,大约从上初二开始,我们两个打扑克惩罚的内容就主要变

成了摸小鸡鸡,因为随着年龄增长青春期的到来,在有人脱了裤子趴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注意力不可避免的朝着和性有关的方向转

移,特别是对方还是光着屁股露着小鸡任凭自己处置,所以每次赢了的人都会仔仔细细的去摸对方的小鸡鸡,甚至有时候还会想象

着和自己的对比一下,而输了的人一般也都会比较配合的按照赢了的人伸手的位置变换姿势,以便他能方便的摸到整个小鸡鸡。从

那时候开始,打屁股就变成了例行公事一样,虽然每次都打,但一般都是草草打够数目了事。“主要是摸鸡鸡,不是打屁屁”,这

是有一阵海经常说的。但就像只玩打屁股的时候脱裤子每次都露小鸡一样,变成主要摸小鸡之后每次也都是把屁股也大大的光着

,我最喜欢一只手摸海的屁股,一只手摸他的小鸡鸡,海则是主要摸我的小鸡鸡,屁股打完了之后就不怎么动了,虽然还要一直光

着。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我们只是玩了一年左右单纯的打屁股,但直到最后一次玩,每次无论是谁提出玩这个游戏的时候,都只是

说“我们玩扑克打屁股吧”,后来基本就是说“我们打扑克吧”,别的什么都不用讲,打完一把之后输了的人自然就会主动的脱裤

子露屁股了,而从来没有说过“我们打扑克摸小鸡吧”之类的,因为小鸡鸡作为直接的性器官毕竟还是让人说不出口,而且自始至

终我们两个都是把它当成是一种游戏,并不掺杂任何其它的东西,而把惩罚的部位定为屁股和小鸡鸡也只是为了刺激和有趣。而且

,虽然已经不是主要内容,但游戏的驱动一直是打屁股,摸小鸡鸡的次数和时间长短都是由打屁股的次数来确定的,多打则多摸,

少打则少摸。这也是到了现在我只对打屁股感兴趣的原因。

就像前面所说的,我们的游戏最开始的时候海基本上是一个主动,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认为被人扒了裤子看见光屁股是一件不好的

事,何况还要被打,所以每次玩的时候都是我主动提出,而他还总要犹豫再三。每次玩的时候他总是要想方设法的被少打点,同时

也会想办法多打我的屁股,如果自己被打的多了就会要求继续玩下去,直到能再次打到我的光屁股为止。虽说是打扑克,但由于实

际的目的是为了打屁股,所以每玩一把,打屁股的时间都要比打扑克的时间长很多,有时候即使只是打个五、六下也要拖上个几分

钟,每打一下屁股都会伴随着摸屁股,而摸屁股则是没有限制的,只要没打完规定的次数,被打的人就只能光着屁股趴在床上被摸

。因此,当要打屁股的次数比较多比如超过20下的时候,整个过程经常会持续个十几二十分钟,这时候挨打的那一个经常就会不愿

意,一个是趴着时间太长比较累(特别是冬天要是长时间光屁股还会很冷),一个就是这样一来玩的次数就比较少了,不利于输的

多人赶紧赢下一把变成主动扒下对方的裤子打屁股。所以,我们在要打屁股的次数比较多的时候,往往是不全部打完,而是打一部

分,剩下的记下来,然后找个专门的时间一并打,不玩扑克,而是专门打屁股。也就是说,我们在玩扑克的时候记下彼此还没有被

打屁股的次数,然后专门找个时间比如第二天再分别脱下裤子让对方把积攒的该打的屁股一次性打完。记得有一次我一共欠了海35

下屁股,于是我们便找了一个我父母都不在家的晚上到我家里,我趴在床上,海扒了我的裤子露出屁股,然后骑在我的腿上,先打

三下屁股,然后摸上一阵,然后再打再摸,断断续续的打屁股摸屁股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把我的光屁股打得红红的。

小时候的打屁股经历(3)

3 Likes

这里要说的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们打屁股的时候打的已经是真正的光屁股了,而且是风雨无阻的,无论春夏秋冬,穿衣服多少,

夏天穿得少自然不必说,脱了短裤和内裤就能露出屁股,而到了冬天也不例外,不管穿了多少层裤子,外裤、毛裤、秋裤,都要一

一的脱下,最后拉下内裤露出屁股,上衣一般也要向上撩起露到腰,让屁股最大程度的暴露。因为在我们的内心中已经形成了这样

的概念,说玩打屁股就是要直接打在肉上,自然是要脱裤子的,不打光屁股的话就不好玩了,重点在于要光屁股,而打屁股则是一

种游戏的手段而已。所以,自从我们有了这个不成文的约定之后,每次只要赢了的人一说“趴下,打屁股”,输了的人就会转过身

趴在床上,等待着被扒下裤子打屁股。我经常觉得,其实屁股露出来的那一瞬间是最兴奋的。再有就是,到了我们开始玩打屁股之

后,每次扒下对方裤子的时候都会连小鸡一起给露出来,虽然是压在身下看不见,但已经是完全的露出来了。一般被打的人也会比

较自觉的在被扒裤子的时候抬一下屁股把前面也一并脱下去,虽然明知道这样会露出小鸡,但这样屁股会比较放松,趴着也相对舒

服一点。扒裤子的程度一般就是露出半个大腿,最多是扒到膝盖,一般就是只要把屁股完整的露出来就行了。在把屁股露出来的这

个环节上,开始的时候都是由赢了的人自己来扒输了的人的裤子,从外裤到内裤一层层的扒下,直到露出光屁股,有时候输的人系

了皮带或者裤子前面有钮扣、拉锁之类的也要先一一解开、拉开,这时候因为对方是趴着的,所以有时还得搞上一阵才能把他的裤

子脱下来。打完之后,赢了的人一般会顺手把挨打的人的内裤给提上,以免他光着屁股爬起来的时候会比较尴尬(因为小鸡也露着

)。后来,随着玩的次数的增多,我们在这个环节上也慢慢的放开了,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害羞,所以一般会先自己解开裤带和扣

子,拉开拉链,然后再趴下,这样赢的人直接向下一拉就能把对方的屁股露出来了。再到后来,海有一次输了之后直接说:“我自

己扒裤子!”然后便自己脱了裤子光着屁股趴在床上,让我直接就可以打,我打完了之后他也是光着屁股爬起来然后自己再提上裤

子,也没在意被我看到了前面的小鸡子。接下来我输了,他也说:“自己扒裤子!”于是我也就自己脱了裤子直接把光屁股送给他

打,完了之后自己提裤子,当然这个时候我的小鸡子也不免被海看见了。从这之后,我们就基本上就是自己脱裤子了,每玩完一局

,确定了要打多少下之后,输了的人便自己脱了裤子光屁股趴在床上,打完之后再自己爬起来提上裤子,这样特别是在冬天的时候

会省不少时间,因为自己脱裤子比起由别人来往下扒总是要容易得多。在海家里玩的时候,有时我们还会在地上或大床上打扑克,

然后在海的小床上打屁股,每玩完一局,输了的人先到小床上脱了裤子光屁股趴好,然后赢了的人再过去打,有时候还会故意使坏

让输了的人先光着屁股趴一会儿然后再开始。我们自己脱裤子的时候也都会把小鸡一并露出来,所以后来干脆也就加上了摸小鸡这

一项,有时候赢的人对对方自己脱的裤子不满意一般还会再往下扒一扒,直到完整的露出屁股和小鸡来。挨完打一般也就是随便把

裤子拉上,因为很快还要再脱,穿的太整齐也麻烦。到了后来,我们打屁股时候的标准形式就是输了的人趴在床上,裤子向下脱

到膝盖,露出大腿,上衣则向上掀起露出腰和小腹,这样,整个屁股和小鸡鸡都完整的露出来,赢了的人打、摸起来都非常方便。

扒裤子打屁股的游戏伴随了我们半个暑假,那时我们两个最长两三天就会玩一次,多的时候每天都会玩,所以慢慢的我们都习惯了

在对方面前脱裤子露屁股,每次输了都能很自然的脱光屁股趴下,让对方摸和打。当然自己赢的时候也会好好的摸上几遍对方的光

屁股,然后再使劲地打上一顿。后来,我们打屁股的范围就不只局限在玩扑克了,而是扩展到了很多方面,用打屁股来交换一些东

西之类的。比如,有一次我弄坏了海的一样东西,我不想赔,于是便和他商量能不能不赔,但可以让他打一顿光屁股,经过一番讨

价还价,他最终同意了,于是我便脱了裤子趴在床上让他打了25下光屁股,并且是打两下便摸一次,同时可以不限次数的扒肛门和

捅前面的小蛋蛋。另外海为了让我请他打电子游戏,有时候也会用让我打光屁股来交换,这时候他都会很情愿的脱了裤子让我在他

光溜溜的屁股上打一顿,有时候还会“啊,啊”的叫着配合我的打。还有一次,还向我要一个变形金刚上的小枪,我不想给,于是

他便说:“让你打十下屁股!”我想想有屁股打还是很不错的,于是便同意了,回家取来了那把小枪给海。海见到我拿着小枪回来

,二话没说便到屋里脱了裤子趴在他自己的单人床上,于是我也就不客气,高高兴兴的打了他一顿光屁股。后来,海每次想管我要

东西或让我帮他做事的时候都会用让我打屁股作为交换,事成之后自然也就很自觉地脱了裤子让我打,记得有一阵几乎每天海都会

因为这事那事的被我打光屁股。当然,如果他托我办的事我没办成的话,屁股是要打还回来的,而且数量要加倍。一般流程就是,

海先提出要我办的事情,我如果同意了的话,他就脱了裤子让我先打一顿屁股,然后我去办,办成了没事,办不成的话我回来之后

就得脱了裤子让他打还回来,数量加倍。这种情况出现过好几次,都是我先打了海的屁股,但事情最终没办成,所以只好回来再让

他打一顿,当然都是光屁股。有几次我还特意不把事情办成,出去溜达一圈然后就回来脱裤子让海打一顿屁股了事。

小时候的打屁股经历(4)

那个时候的小学生平时经常喜欢拿哪个男生喜欢哪个女生或哪个女生喜欢哪个男生来开玩笑,说他们两个是一对云云。当时我喜欢

的班上的一个女生就住在海家楼上,所以有那么几回,海扒了我的裤子骑在我身上之后,一边噼里啪啦打我的光屁股,一边吆喝着

:“xx,快来看呦,你夫xx脱大光腚喽~~”那时候我真是很不好意思,想想要是真让喜欢的女生看到自己被脱光了裤子打屁股,确

实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所以,后来我也用同样的方法报复了海,一边打他的屁股一边说“xx,快来看呦,你夫xx脱大光腚喽~~”,

想想真的是很有趣。我慢慢的喜欢上了那种光着屁股的感觉,甚至觉得即使不能打海的屁股,要是能被他打打也是很好玩的。

这里我根据自己的亲身体验,总结几点玩打屁股游戏的感想。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打屁股是一种纯粹游戏,或者是一

种爱好,和小时候玩的那种打手板弹脑壳之类的游戏没什么太多的差别,只不过挨打的部位换成了平时不能轻易外露的屁股而已,

我很反感那种掺杂了太多的性因素的sp,那些就已经变质了,至少我是不愿意接受的。第二点,玩的时候两个人的心态很重要,陌

生的人玩的时候一定要互相信任,不要太紧张,要尊重对方,而熟人在一起玩的时候则不要怕羞,开始玩了扭扭捏捏不愿意脱裤子

就不好了。第三点,就是玩的时候一定要光屁股,女孩子可能会觉得光着屁股挨打很耻辱,当然也考虑安全因素,有时候会要求

留着内裤。但就我的亲身体验来讲,光屁股何不光屁股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无论是对主动还是被动,不要觉得穿着薄薄的一层

内裤和完全光着屁股没有什么太大差别,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只有把裤子全部脱掉,真正光着屁股玩,才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

才能真正感受sp的乐趣。对主动来说就更是这样了,直接打光屁股和打在内裤上的感觉也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可以说只有光和不

光的区别,否则一点不脱和只留内裤是没什么太大区别的。至于裤子由主动来脱还是被动自己脱,我感觉区别不大,脱的程度一般

到膝盖把屁股完整的露出来就行了,两个人如果比较信任的话一般把下身脱光比较好,这样屁股可以完全放松,不过我并不赞成那

种全脱光了打的方式,不利于身心健康,嘿嘿。最后,姿势方面,趴着肯定是最方便的,对主动和被动都是,主动容易用力,被动

可以不那么累,以便全身心的去感受屁股上传来的感觉;打得不要太狠,以不伤身体为原则,但是一点不疼也不好玩;我最喜欢用

手打,肌肤亲密接触的感觉最好。

又过了一段时间,单纯的摸屁股和打屁股已经不能完全满足我们的好奇心了。虽然到了这个时候被打的人脱裤子的时候都是连小鸡

一起露出来,但我们两个都很君子的不去碰对方的这个最隐私的部位,每次都只是摸摸对方直接亮在上面(因为是趴着)的光屁股

,虽然肛门每次都不能幸免,不过也只能算是屁股。不过对于我们这两个刚刚有性意识的小男孩来说,屁股确实不是最有吸引力的

,一方面因为是同性所以时间长了被打屁股都不觉得害羞了,另一方面每次脱裤子的时候小鸡鸡都会一并露出来,所以时间长了也

就不觉得怎么羞了,因为每次脱的时候其实都会被对方看到。因此,我们两个都想着除了打屁股之外如果还能再摸摸对方的小鸡子

就更好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是试探性的做,比如故意把对方的腿大大的分开,或者用手指从后面大腿根的地方插过去捅对方

的小蛋蛋(睾丸)。每次被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默认接受了,最多是装作怕痒故意扭扭屁股。直到有一次,海脱了裤子之后

,我又一次用手指去前面捅他的小蛋蛋,海笑着扭了几下屁股,然后说:“这样吧,以后我们加上这个,最多弄三次。”我以为他

说的是最多捅三次蛋蛋,觉得这个很正常啊,于是就答应了。接下来一把扑克我输了,本来应该脱裤子挨打,但由于海那几天屁股

又被毒蚊子叮了,痒得实在受不了,便跟我说让我帮他抹点白酒按摩按摩,这把他就不打我了。我同意了,然后海就又脱了裤子趴

在了床上,我帮他抹了白酒,一边揉一边说:“我又帮你按摩了,怎么感谢我?”海说:“不都说了吗,上把那9下屁股不打了。”

然后又小声说了句:“还有三个(三下)小鸡子。”我一听他这么说,便说:“算了吧,你还是打了吧,省得说我赖皮。”海说:

:“那就打吧。”于是我便让海起来,然后脱了裤子趴在了床上,海先摸了几下我的屁股,然后啪啪啪打了三下,说:“抬屁股!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便问:“干什么啊?”海说:“刚才不是说了吗?可以弄三次,摸小鸡!”我这才明白,原来海说的最多

弄三次指的是摸小鸡。既然当时已经答应,就不能反悔了,于是我就向右侧了一下身,抬起屁股,正好把小鸡鸡从身下露出来,海

也不客气,伸过手就摸了起来。那是我第一次被别人摸自己的小鸡鸡,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紧张又兴奋,和原来被捅

小蛋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次鸡鸡和蛋蛋都被海抓在了手里,一松一合半抓半摸,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有发育,小鸡鸡摸起来柔软

光滑,手感特别的好。摸了几下之后,海直接趴在了我的身上,把手从我的小腹下面伸过去抓我的小鸡,主要是摸鸡鸡,蛋蛋只是

偶尔才抓一抓。我也尽量侧抬着屁股,给下面的小鸡子留出足够的空间让海来摸。这一次摸了足足有两三分钟,最后在我的催促下

海才停了手继续打我的屁股,同样的,又是三下屁股,接着海又一次摸了我的小鸡,这次是从左边。最后9下屁股全打完之后,海让

我趴着撅起屁股分开腿,直接从我的裆下伸过手去摸我的鸡子,这时候我竟然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甚至希望海能多摸一会儿,既

然我不叫停,海也就不客气,又变换了好几个方位摸了好一阵才让我起来。

[/face]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5/13 上午 12:10:32编辑过]

[ 本帖最后由 clover4 于 2008-12-10 15:12 编辑 ]

增加了第三部分,前两部分有少量更新

&lt>增加了第4部分,2、3部分也有一些更新</P>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