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甄 || 1333字

康熙五十年正月初一。
“甄姑姑,阿涅业能业到了。今年有什么想法吗?”梨儿换上了紫红色的旗装,因为今天是春节特意剪了粉色绒花戴在耳边,辫子上扎了桃红色的二寸长的头绳。
“今天看着颇有喜庆,不过别太过了。一个老宫女了能有啥想法?剪了窗花贴了吗?把手头的事都去做完了!”我眠嘴一笑,不知觉又打发她做事儿去,在清宫里做了十年的宫女的我,口气越来越像当年管我的张嬷嬷了。
“是,姑姑,梨儿这就去做。”梨儿说罢就去做事了,这丫头反应挺乖巧的,做事又麻利,这屋的宫女就数她最懂事让我省心了。
“你们几个都愣在一边干嘛?想偷懒啊?快去把院子打扫了!”那几个刚进宫的小宫女看我生气了,连忙拿起扫帚忙活了起来。但是里面还有不长眼的,瞅个空就偷奸耍滑,我最恨这种不懂事的孩子,二话不说从其中一个小宫女手里抄来一把扫帚,狠狠地往她屁股上抽。
那新来的小宫女疼得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但一下也不敢躲,也不敢叫痛 (这就是宫里的规矩,要是不服管教,等待她的将是太监手中的板子了)。不是我心狠,每个新来的宫女都是这么被宫里的嬷嬷、姑姑管教出来的。
“姑姑饶了我吧!姑姑……”
“罢了,老实做事。”说完,我吐了口气,丢掉了手中的扫帚,又到窗户边去检查她们把窗花贴好了没有。
刚走过去就见窗户那儿除了梨儿认真的干着手里的活儿,其他的丫头正嘻嘻哈哈有说有笑。我见状才欲发火,突然瞅见那堆儿里有个丫头很是显眼,头上插的花里胡哨的,而且一眼就能看出她把自己的那脸蛋儿也精心打扮过,抹得妖里妖气的。这个丫头平素仗着自己长得有些姿色,骄横无比,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上去了,这回可让我逮到了,宫女打扮得妖艳了那是犯了宫里的大忌,正好借此机会教训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死丫头。另外杀鸡给猴看,顺便用她的屁股让这群小蹄子们懂得什么是规矩!
“来人啊,找两个散差来,今天就给你们上一课,让你们知道在宫里是怎么挨板子的!都给我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的口气越发严峻,那个小丫头吓得瘫倒在地上。知道害怕了,晚了!这些丫头不好好管教以后定要骑到我们这些老宫女头上去了。宫里面的散差是最好找的,通常都是两人一队,随身带着家伙,像游魂野鬼一样在宫里徘徊。我看到梨儿带了两个人过来,便吩咐:“将这个不懂规矩的丫头打二十板子,给她长长记性。”话音刚落,两个太监一左一右把那个小宫女架起来,拖到后院的石凳上,这样的石凳宫里随处可见,但没人喜欢坐在上面休息,知道那是用来打板子的。两个太监把小宫女往石凳上一按,让她把手抓紧石凳的边缘,其中一个过来撩起她的旗袍,解开裤带,双手抓住裤腰往下一褪,女孩将要挨打的白屁股便露了出来。宫里面不讲究情面,多大的女孩儿都一视同仁,挨打就是要板子直接打在肉上,不能有丝毫的衣服垫在中间,直接露着雪白的屁股。偌大一个院子,只有板子“啪啪”打在肉上的声音在回荡,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的看着,仿佛自己在挨打一样战栗着。那个挨打的宫女也不敢出声,只见她趴在冰冷的石凳上,紧紧抓住凳子的边缘,已经发青的嘴唇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痛,无法自已的颤抖着。腊月天里,挺大的姑娘光着屁股在呼啸的寒风中被一五一十的打板子,脸面没了是一回事,整个人都已经冻得僵硬了。
二十下终于打完了,散差向我行过礼后离开了,只剩下挨过打的女孩儿依旧光着屁股趴在那里,臊红的脸被埋在双臂中间。院里的其他几个小宫女都被吓住了,没人敢吭声。我对她们说:“这一次你们要引以为戒,宫里的惩戒是不讲情面的,以后谁要打扮成这样妖里妖气的,别怪姑姑不客气!”说罢,打发她们各做各的事儿去了,我又让两个人帮那个被罚的女孩穿好衣服,搀着她回到塌塌趴着,估计这一次她要趴上一段时间了。

特此感谢狱卒兄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