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女孩 || 1618字

我刚参加工作不久,母亲因病住院,因为我是家中的老大,弟弟、妹妹又小,父亲也要上班,所以照顾母亲的任务便交给了我,那时病房内共有三张床,一床是个老太太,二床便是母亲,三床空着、、、、、、
母亲住院的第二天,三床来了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由她的妈妈陪着,女孩瘦瘦的,脸因为发烧红红的,长长的头发披着,是个美少女。女孩得的是肺炎,自从进了病房就一直咳嗽不停,护士送来了病号服,她的妈妈刚帮她换好,这时又进来两个护士,其中的一个端着药盘子。“三床,史小洁,是吗?”在得到了肯定后,护士微笑着说:“做个皮试,然后打个退烧针。”女孩一听要打针,紧张地看了看药盘子里的针管,又向站在床边的妈妈发出求助的眼神,接着又是一阵激烈地咳嗽,小脸憋得更红了,“来,孩子,别怕,伸出胳膊,”女孩的妈妈把她左胳膊的衣袖向上一捋,露出前臂,护士用药棉擦了下,接着把针头向皮肤里一扎,女孩疼得嘴一咧,胳膊上起了个小疱疹,“看着时间,十五分钟啊。来,把裤子脱了再打个退烧针。”护士说着又拿起另一个针管,女孩一听要打屁股针,一只手不自觉得捂在了屁股上,“护士姐姐,打胳膊上吧,我不想打屁股上。”护士一听笑了,说“小妹妹,这个针必须要扎在屁股上,快妈妈帮她把裤子脱了。”妈妈急忙上前把女孩的上衣向上一捋,又把裤子向下一拉,由于用劲大,病号服又宽又松,所以女孩的整个屁股基本上都露了出来,我看见女孩的屁股很饱满,白白的十分富有弹性,护士在她的右边屁股上按了按,用药棉消了下毒,“嗖”地一下子针全都没进了女孩的臀部,就见女孩的的身体猛地一挺,“啊”的大叫了一声,两只手紧紧抓住母亲的手,一直咕噜着“疼、疼、疼啊”,护士推药很快,一会针就打完了,女孩立即用手把裤子拉上,不停地摸着针眼部位,还不时地抽泣几声。
十五分钟后,皮试不过敏,护士又给她输上了液体,上午女孩一直输了两大瓶,下午接着又输了一瓶液体。晚上,护士送来了温度表,临床女孩打了一天的吊针,温度仍没降下来,38度9,不一会,护士便端着盘子又进来了,盘子里放着两只配好药水的针管,“来,三床的小妹妹,打屁股针。”女孩一见又要打针,说什么也不脱裤子,她母亲一边劝她,一边说着:“都这么大了,到了医院就要听医生和护士的话,快点,人家护士姐姐等急了,还有别的病号呢。”在母亲的再三劝说下,女孩终于脱下了裤子,我看见她白嫩的屁股上有一个红红的针眼,那是上午打针时留下的,护士在针眼旁边又接着给她打了一针,女孩一直在轻声地呻吟着,第二针,护士让换另一边屁股打,她妈妈急忙把左边的裤子拉下,这一针大概很疼,女孩都疼得哭出声音,一个劲地叫着疼。虽然又是打吊针又是打屁股针的,女孩当天晚上仍是咳嗽地无法入睡。
第二天上午,女孩的体温终于降下来了,医生查房时女孩问医生是不是还要打屁股针,医生点了点头,女孩便要求医生别再打屁股针了,太疼了,受不了,医生笑着说:“小姑娘,你的病很重,又被你耽误了这么久,肺部都有点化脓感染了,如果不赶快控制,那可更麻烦了,所以啊用药量比较大,打屁股针是疼,你就忍忍吧,勇敢点。”医生刚查完房走了,护士小姐就来给她又打了一针屁股针,晚上临睡前,女孩又挨了一针。
三天过去了,女孩的咳嗽明显好转,人也精神了许多,晚上打屁股针时,可能护士推的快了点,疼得她一直趴在那抽泣着,连动都不敢动,她的妈妈没法去找护士,护士小姐过来看了看针眼,便说没事,并且给了两个热水瓶让上上热敷,这天晚上我听见女孩一直呻吟了大半夜。
第二天,女孩的同学来了三、四个,她们高兴地叽叽喳喳,谈个不休,原来女孩是学校文艺队的,这几个同学给她表演着新近学的舞蹈,听着动听的音乐病房里每个人都想跳起来,女孩更是如此,她让妈妈把鞋拿来,下了床,随着音乐慢慢地动起来,可刚一扭屁股,一阵巨痛袭来,疼得她不自觉地“哦”地叫了一声,同时用手紧紧捂着两边屁股,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怎么了,同学们都吓了一跳,不知怎么回事?”女孩的妈妈急忙上前扶着她,“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玩,小洁这几天在医院因为一直打屁股针,刚才可能是一时高兴忘了屁股疼,扭了一下子,没事。”女孩被妈妈扶上床后,不好意思地向同学苦笑了笑,一边继续用手揉着两边屁股,一边说:“你们可千万别生病,否则打屁股针,疼得能变成瘸子。”“那我们也不跳了,等你完全好了,我们再一起排练。”
女孩住了十天的院,终于痊愈了,这十天,她一直都是天天打吊针、打屁股针,出院时,医生还给她开了三天的屁股针,不过女孩也习惯了,还跟医生开玩笑说:“你不把我的屁股变成马蜂窝,是不善罢干休的。”病房所有的人都被她逗得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