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哈利波特系列7邓布利多的薄弱学科 ä½œè€…:toujours || 1845字

斯内普踌躇着,在他面前是一团黑色的烟雾。

两小时之前,他还庆幸三强争霸赛上死的那个学生不是波特,当时他差点就要跳探戈了。但是现在他只能指望自己能够活着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短暂的几秒钟之后,他就像突然醒过来,刚刚惊讶的发现那个东西存在一样。他僵硬的举起左手臂,穿过了那团烟雾。

似乎有那么一丝的不适应,斯内普略微摇晃的从烟雾里走出来,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栋古老而对称的建筑,阴森森的,但是斯内普丝毫没有要停下来欣赏的意思,他匆匆的把沉重的大门打开了一条小缝,闪了进去。

沿着走廊,斯内普耐心的向前走着,直到长廊的尽头走出一个人,毫不意外的用魔杖指着他。

斯内普停下来,手在兜里戒备的握着魔杖,哑着嗓子说道,“我要见黑魔王。”

“太晚了,斯内普,黑魔王认为你已经倒向邓布利多那边了。”来人轻声的笑着,“你胆子真大,居然还敢回来!”

“我依然是忠诚的,带我去见黑魔王,麦克尼尔。”

“我倒是认为你不会那么蠢,当然,我也希望你不是。跟我来。”

斯内普低着头进了一间屋子,他只知道大部分的食死徒都站在那里,没有人像他一样迟到,也没有人如此引起黑魔王的关注。他迅速抬起头确认了一下黑魔王的位置,然后匍匐爬到他的脚边,吻过他的袍子之后,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来晚了,西弗勒斯,我几乎已经认为你不会回来了,就像伊戈尔——哦,当然,他一定会被干掉的——那么,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的主人,我必须承认,您回来真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我本应该在第一时间恭迎您的到来,但是小克劳奇死了,邓布利多那时需要我,我不能立刻离开——”

“钻心剜骨!”

“——啊——求求你!我请求你——”

伏地魔等了一会儿才停止用钻心咒折磨斯内普,“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因为迟到。不过也好,现在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处理你的问题,西弗勒斯。我要你告诉我,尊敬的邓布利多校长让你给我带来什么口讯?”伏地魔懒洋洋的问他,引起食死徒们一阵哄笑。

“邓布利多要我,要我做内应。他要我在征得您的同意下,继续留在学校,方便把消息传回凤凰社本部。但是,我的主人,我依然忠诚于您,我不会——”

“我希望听到实话!”伏地魔显然并不满意他的辩解。

再一次,斯内普蜷缩在地上,痛苦的尖叫。

“求求你——我说的是实话——真的——我恳求你!”疼痛消失了,斯内普却仍然倒在地上,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你认为你的表现谈得上是忠诚?那你怎么解释阻止奇洛的事!”伏地魔强忍着怒气发问。

“我当时不知道,真的,要是您当时向我说明就好了,您不会等这么久——”

“够了!你现在已经胆敢指责我了!”伏地魔怒吼,一道伤口赫然出现在斯内普的脸上,触目惊心。斯内普及时的闭上了嘴,畏缩的向后躲。“那你又怎么解释邓布利多那老东西一直都在无条件的庇护你,还有不久前有过一次信号,可你却躲在邓布利多的羽翼下!”

“主人,我奉命监视邓布利多的动向,”斯内普努力控制身体,重新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大胆的看着伏地魔的眼睛,把记忆暴露出来,“但是如果邓布利多不能完全信任我,或者哈利波特死于我之手——我个人倒是十分愿意——我又怎能一直活到现在?我当然也用了一些重要信息换取他的信任——”看着伏地魔眼中的怒火,斯内普心慌慌的低下了头,“——关于这一点,我——感到十分的——抱歉。”他结结巴巴的回答。

“邓布利多要你做什么?”

“重新获得您的信任,然后把所有的行动计划告诉他。但是我绝对不会的听从他的安排。”斯内普迅速而又小声的说,,同时怨恨的看了其他人一眼——他一点也不喜欢其他人的嘲笑。

“……起来,西弗勒斯,我不会杀你的……”伏地魔缓缓地说,“想让我再次信任你,那就听那个老头儿的话,回到霍格沃茨,继续为他传递消息。明白了?”

“——是的,我明白了,主人。”斯内普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恰到好处的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并且眼睛放出光芒,语气中满是尊敬,“十四年来我奉邓布利多之命一直都在保护黄金男孩,我对那小子了如指掌。更何况,鉴于邓布利多对我的盲目信任——事实证明,这对我们十分有利——我有第一手的凤凰社的资料,”斯内普略微停顿,在伏地魔可以容忍的限度里得意的扫视那些刚刚嘲笑过他的同僚,此刻没有人敢笑了,他们都带着不甘心的和畏惧的神情看着他。再一次,斯内普与伏地魔对视,“如果您允许我将其献给您,将是我的荣幸。”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斯内普回到霍格沃茨的地下室时,已经是深夜了。

“阿不思?”斯内普疲惫的问道,他用手扶着门框,借以稳住身形。

背对着斯内普坐在沙发上的人立刻转身看向他,“西弗勒斯!真高兴又见到你!”邓不利多站起来,想要扶他去卧室。“你脸上的伤口真糟糕!要去卧室吗?”

“不必!”斯内普虚弱的说,“一切如你所愿。”他慢慢的走过去坐下,手肘支在膝盖上,抱住了头。

“也许你愿意,我可以帮你试着治疗一下。”邓不利多温和的说,他走到一扇小门那里,“你的药都在这个储藏室吗?”

没有回应。邓不利多回头看着斯内普,发现他轻轻颤抖。叹了口气,迅速找到几瓶药,邓不利多为斯内普脸上治愈伤口,然后又给他喂了药。

“也许你愿意回卧室?”邓不利多不由分说,无视斯内普的微弱抗议,径直把他漂浮到床上。“等你恢复了我再来和你讨论今天发生的事,你看上去实在太苍白了。晚安,西弗勒斯。”[ 此帖被油菜在2010-07-25 11:57重新编辑 ]

占楼。。。。。。

我。。。再占一层。。。

再占一层。。。有意见的跳出来。。。

最后一层。。。。。。可以么。。。。。。

亲爱的额娘娘,我很懒。。。这都是以前的文文。。。我已经半年没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