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桂-英-怨 || 2162字

桂英怨(根据东海野叟《桂英怨》改编)
作者:老皮

衙役们一声高喝:“升——堂!”两边站立。
许公一拍惊堂木:“将淫妇押上堂来!”两边衙役如狼似虎,将张桂英赤。裸裸押上堂来。张桂英早已吓得两腿发软,战兢兢跪在那里。
许公仔细一看,这女子果然十分美貌,但只见:
红彤彤一张苹果圆脸,如花似玉,粉嫩嫩两个桃花香腮,带露含春。香喷喷一张樱桃小口,不涂自朱。娇滴滴两个杏核媚眼,似娇如嗔。白生生一身细皮嫩肉,光滑柔腻,硬挺挺两个硕大豪乳,耸立胸前。黑黝黝一片茂密丛林,枝繁叶茂。鼓凸凸两片粉色蛤肉,无限春光。

看到这里,许公不由微微点头,心里暗暗说道:“这就是了,看这女子如此美貌妖艳,定时淫妇无疑,此番可不能轻易放过了她,必定要叫她受尽酷刑,九死一生方可。"

许公主意已定,一拍惊堂木:“下跪何人?!”
“小女子张桂英。”
“你可知身犯何罪?!”
“小女子不知身犯何罪。”
许公大怒:“大胆淫妇,事实俱在,尚敢狡辩!”丢下一只红头整签,喝令:“与我重打四十大板!”
旧时官府打人,有许多猫腻,如果堂上丢下的是黑签,打得就轻。如果是散黑签,打的更轻。丢下来的是红签,挨打者就要大吃苦头了。要是整红签,犯人不被打死,也得脱两层皮。衙役们一见上面丢下了红头整签,谁敢怠慢?衙役一拥齐上,把张桂英拖翻,先将她脚踝踩住,接着又被掀住一头秀发,向前狠命一拉,不由向前一扑,跌倒在地。张桂英刚觉足部一阵疼痛她的双手原己被铁链锁住,现在伸在身前,也被踩住。

张桂英待要挣扎,只是手脚都被踩住,双肩又被压住,再也抬不起身来,只能扭动身躯。张桂英的肉体洁白丰美,再加柳腰款摆,臀部扭动,甚是动人。不但堂下众人,连用刑的衙役也都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胴体,不禁都看得呆了。还是许公先回过神来,喝道与我着力打。衙役方才醒过神来,轮起大板,在那白雪也似的大屁股上,“乒乒乓乓”打起来。
第一板下来,张桂英只觉臀部一阵剧痛,随即是火辣辣的灼痛,还未开口,第二板又下,这一痛较前更重。 一连十几板,打得张桂英痛彻心肺。当即痛昏过去打着打着就没气了。一桶水泼下去,泼醒后继续再打。

臀部不是致命之处,不虞有性命之忧,尽可放手施刑。衙役一陈BANNED的毒打,只听到清脆的竹板与皮肉接触声以及张桂英凄厉的惨叫声。惨叫声起先是声彻公堂;接着,张桂英被打得声嘶力竭,惨叫声变成了低沉的哀号呻吟;再下去己只见一板下去,浑身肌肉一阵抖动。 这时张桂英已痛得死去活来,只觉臀部火辣辣的越来越重的灼心剧痛,哪还顾得了当堂撒尿的丑态。只是觉得一板又一板,一阵阵剧痛袭来,似是永无止境。

那衙役乃是用刑高手,下手虽重,皮肤却很少破损,只见一条条紫红色板痕,其实那痛苦远非一般皮破肉烂的痛楚可比。张桂英竟被打得小便失禁,流了一地。 等四十板打完,张桂英的屁股几乎都被打飞了。

一桶冷水泼下去,张桂英悠悠醒来。

“招也是不招!”许公一拍惊堂木。
“冤枉,!难招”
“不动大刑,谅你也不招,拶子伺候!” 许公也巴不得她不招,好借故多拷打她一会。

霎时间,一付硬木拶子己套上了张桂英玉手上的纤纤十指。衙役一声喊,将绳用力一收。那拶子是檀香木制成,坚如铁石,手指哪能顶得过?硬木棒紧榨手指,十指连心,痛得张桂英面色苍白,双脚乱蹬。衙役见她熬刑,又用力一收。这一痛更是痛得锥心,她痛出了一身冷汗,浑身肌肉抖动,一口气上不来,竟昏了过去。那些衙役乃是熟手,不慌不忙,用凉水一泼,将她泼醒。她醒来只觉十指剧痛难忍,但硬是咬紧牙关,死也不招。

许公见张桂英熬刑不招,心里倒也惬意,下令:“衙役们!你们与爷慢慢地拶,不招就一直拶下去,慢火煎鱼,看她能熬得过几时!”衙役当下施出看家本领,好整以暇的拶起来。这些人都是用刑老手,经验十分老到。拶到她要痛昏过去时就略松一松,等她稍缓过气来,便又收紧。这样一连拶了两个时辰,从上午直夾到中午,张桂英己被夾得手指肿胀,死去活来多次,大小便失禁,流了一地,先还咬牙忍痛,不出一声,到后夹实在熬不过去,放声惨叫痛哭,只是不肯招认。

张桂英受刑时是跪着,膝弯处被踩住,双手被死死抓住,丝毫动弹不得。痛极时只能扭动腰肢,拼命掙扎扭动,却也減不得半分痛苦。每次一收紧,一阵锥心剧痛,头便向后一仰,一头秀发,起先是随着头的摆动择舞飘动,以后便被汗水湿透,紧贴面上,竟可搾出水来。不但满面都是汗水和泪水,连身上衣衫也都湿透。湿的衣衫紧贴身上,更襯得她双峰插云,柳腰婀娜,挣扎扭动时更是撩人。衙役见到这样一个美貌女子,在自已手中被酷刑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俱各兴奋激动,觉是无上乐事。她越是挣扎惨叫,衙役越是以折磨她为乐。这样直耗到下午,张桂英还是死命不招。

许公己给她耗得心头火起,“夹棍伺候!”
俗语说:“三木之下,和求不得?”便是指的这夹棍之刑。朝廷律例,除非罪大恶极,不得用词刑法,更不得用于女子身上。但张桂英乃是通奸杀母,嫁祸他人的大罪,所以许公才吩咐夹棍伺候。
当啷一声,一付夾棍己摔在堂上。两个衙役熟练地将三根硬木套上了她小腿近足踝处。堂上又问一声:“张桂英,是招还是不招?!”张桂英勉强鼓起残余的一点勇气,摇了摇头。
那许公也不再和她多缠,喝道“用刑!”
两边衙役一声吰喝,使劲将夾棍一收。三根硬木,猛地将她的腿骨狠命一搾。这夹棍之刑,非常厉害,就是江洋大盗,也是受它不起,。何况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这一痛真痛得她心胆俱裂。刚才拶手时的剧痛已到了她忍受的极限,但与现在夾棍酷刑的锥心剧痛相比,还真算不了什么。当下一声惨叫,还未叫完,已是昏死过去。

衙役取来一桶涼水,一个人揪住她头发,将她上半身仰了起来,对着她赤。裸的胸膛泼了下去。她被这冰水一激,悠悠醒来,只觉胫骨处奇痛难忍。痛苦的呻吟起来。
还未等张桂英缓过气来,衙役们又收紧了夹棍。这次夹棍收得很慢,所以张桂英受刑的时间也长。她嚎哭着,慢慢的又昏死了过去。
夹棍一次又一次的收紧,张桂英一次又一次的昏死。就这样,死过去,醒过来,一直夹到天色已晚,许公才一拍惊堂木,喝道:“将犯妇收监,明天熬审!”

原来旧时审问拷打犯人有一定时限,只有遇到十恶不赦的重犯,且已罪证确实,而犯人顽抗不招的,可以进行熬审,即不分日夜地轮班拷打,至招为止。许公有心折磨张桂英,所以决定对她熬审。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