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血·媚凤 番外 淫刑抄 中篇 (5.5, 来了来了,第一大章节更新,大伙顶顶) || 2225字

把谷地当心情记录的地儿之一。有些东西没法发朋友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实在达不到,记录一下人生一件大事完成的喜悦。。

按照女人要求,卖掉了年少轻狂的骚车,入了BBA的坑,据说比较内敛??phd五年,工作两年,所有积蓄,一车一房顿时空了。祈愿公司股票大涨,千金散尽还复来!

记录一下我的小蓝,陪伴了我三年。和新来的小黑。。。

小蓝,真尼玛有点舍不得。。。

图片:2.jpg

小黑。。。

图片:IMG_7626.jpg

[ 此帖被akk在2019-05-05 14:13重新编辑 ]

媚凤中 预告段落

”过五关这前三轮,像啥戴首饰屁沟鞭,你们就以为算狠的了?告诉你们,前朝整治这些淫娃荡妇,那杖臀决罚才算是大刑!听上去不过是打女人光屁股对吧,可那些五花八门的刑具,说出来能吓死个人。有个说法呢,叫熬臀七宝。。“

“七宝?那是说还有七种宝贝啊,头仔细讲讲,给俺涨涨见识啊!”

”得,哪七宝呢,小子听好了,就叫做— 弹琵琶,洗娇臀,罪妇粉面红艳艳;肉砧板,刮骚棒,猪鬃蒲团胯下垫;母狗杖,刺荆条,犯淫光腚痛连天!这七个玩意了不得啊,前朝那么严苛的律法,就连淫娃给判了过五关大刑伺候,只不过才用上三大件。也就是四夹的时候,光屁股弹一顿琵琶,等到肉砧板和母狗杖一伺候上,那些小荡妇就得痛的死去活来,屁滚尿流。。“

“那。。王叔叔,有女人受过这七宝并罚的滋味嘛?”

“嘿嘿嘿,弟妹你也真敢问。这淫娃的大屁股要是给七宝一齐招呼上了。。那份活罪哪是人受得了的!不过呢,你也算问对人了,老哥俺确实知道不少。不说本朝,就说前朝五百年,按照衙门里的笔录,也有过三个淫妇,因为实在罪大恶极,尝过这七大件一起用刑的滋味。

这三个淫娃当中,正好有一个是前朝末年的风流案,俺们县之前有个老衙役还亲眼见过呢!据说那淫娃是个练家子,江湖上还颇有艳名。犯了啥罪呢?不光水性杨花,通奸了几十个野汉子。还伙同几个奸夫谋财害命,杀了自己的相公,连当时的皇帝老儿都天颜震怒啊!

你说这等重罪,能轻饶嘛?刑部几个酷吏也觉得颜面无光,几番捣鼓,给这小贱人加了十来条大罪。这官法重判之下,骑木驴,凌迟剐肉的死罪自然免不了,活罪更得让她吃个够。最后一纸判决,就让这小淫妇尝上一遭这百十年都没人试过的,七宝熬臀的销魂滋味。。

当时这小淫娃是在京城公开处刑,老衙役正好在场。俺听他说啊,这七大件刚伺候上光屁股没一会,那小淫妇就哭天喊地的叫疼啊,哀嚎的声音就连几里外都听得见。一上来她还不停痛哭求饶,等到用刑刚过半,小淫娃已经疼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就耸着光腚疯了一样的哀求,宁愿挨剐,只求别再打她屁股了。

那年老衙役已经当差几年了,也对不少犯妇用过刑,就连他当时都不敢多看。听他说啊,这七宝熬臀到了最后,那场面简直比凌迟活剐还要残酷几倍呢!等用刑结束了,小淫娃也没能就死,又给拖上那双龙惩淫木驴,每天撅着腚游街四个时辰。那只给熬烂了的大屁股活活痛足了一个月,才让她吃了一剐,得了解脱。。。”

不浅lawrence:楼主,那个北美禁忌书屋的注册能麻烦您帮一下吗? (2019-04-28 22:37)

现在注册很随意了,随便用邮箱就可以。记得翻墙。

louislouis:
哈哈
如果换个人,在自己的小说里秀个车秀个房,我倒觉得也没啥。

图片:1.jpg

几个小盆友颇为滑稽,老哥再送你们一张图吧。。。

图片:1213146033.jpg

图片:download.jpg

寂灭之空:老哥 有固定更文的日期吗 之前看习惯貌似是周一来着 (2019-05-02 04:07)

之前是我这边周六,国内周天中午左右。。这俩月很忙,可能有点拖更。。

(书接上文)

张班头一翘大拇指,笑道:“对,弟妹形容的太贴切了!可不是嘛,这三鞭的肉刑,在前朝还真有个说法。一百打背花,叫做给淫娃穿红罪衣。五十屁沟鞭,就叫给淫娃套裹裆布。当时那小媳妇红罪衣一穿,裹裆布一罩,不少观刑的女人瞅着那马鞍子,吓得腿直打颤呢!”

话说多了,张班头口渴起来,连斟了几杯酒,石头在一边却一直没说话。杨秀秀好奇的瞅了这弟弟相公一眼,顿时羞的连耳朵都红了。你道怎的,这小年轻血气方刚,听着这些故事,裤裆里那话儿都撑起了小帐篷!张班头坐在对面看不见,可杨秀秀就坐在石头身边,这坨勃的老高的物事,可就看的一清二楚。

杨秀秀本就有些春情发作,自己相公的羞处入眼,顿时眸子一勾,就缠在了那硬挺的物事上,眼波媚的像春水荡漾。她有些好笑,更多的却是心儿里又麻又痒。小娘们羞红着脸蛋,抿着嘴吃吃一笑,白生生的小手不由自主地就伸了出去。。

“吼— !”石头正听得血脉偾张,忽的只觉一只温软滑腻的小手缠在了自己的肉 棒上,隔着亵裤裹住棒身,就一上一下轻轻柔柔的套弄起来。。
那温柔的抚弄点燃了大火,石头低吼一声,一张黑脸顿时涨的通红。阿姊,秀秀阿姊她。。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石头一下就懵了。结婚一年多,自己这阿姊浑家可从没主动过。石头虽然对秀秀有些怕有些恨,可对着那可比西施的妩媚脸蛋,和唐宫贵妃般的丰腴肉体,那是一分抵抗力也没有。肉 棒给那只小手攥住,还没套上几下,顿时一柱擎天,硬挺的都快要顶破裤裆。。

张班头坐在对面,石头可不好意思弄出啥动静。只能绷紧了腰杆,偷偷觎了秀秀一眼。只见自己娇妻面若桃花,虽然不言不语,一双眸子里却带着三分巧笑,和十分的春情荡意。千娇百媚,媚眼如丝,这等美景当前,在加上肉茎上那只温柔律动的嫩手,石头忍不住喉头发干,又带出一声低吼。。

第一章

石头这声吼声音颇大,张班头听的分明。打眼一扫,就见石头弓着背绷着腰杆,坐的笔直,不由奇道:“石头小子,没事你鬼叫啥子,忒的吓老哥一跳!”杨秀秀抿唇一笑,石头只觉肉 棒上那只小手套的越发激烈起来,赶紧转移话题,咬牙吸气道:”呼-头,没事,俺就是听故事容易激动。那个,不是过五关嘛,后面还有俩关你老也给讲讲啊—”

张班头喝的有六七分醉,也没注意这对小夫妻暗地里玩的春宫把戏。他抹了抹嘴,笑道:“你小子倒是够精,一顿酒就掏出老哥一肚子话。得,也算你小子瞅着顺眼,老哥就继续说。。。

刚不是说到这三鞭过完嘛,几个衙役就把小媳妇从刑鞍上解下来。小骚货像被抽了筋一样,鞭痕遍布的美肉身子软在了地上。大概是疼的失了神,连哭都哭不出了。她稍一扭摆,两瓣白花花的大屁股夹着腚沟一磨一蹭,顿时疼如火烧,哀哀的叫起痛来。

小骚货大概再熬不住疼,顾不得羞,两只小手搁到了大屁股后面,自个掰开两瓣淫腚,一对儿红肿开花的浪屄屁 眼,就拱在那丢人现眼。那张小嘴也没闲着,翻来覆去就几句,奴再不敢犯淫啦,犯妇知罪啊,老爷开恩饶刑哪。。

本部分内容设定了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老哥第一章后半段设置了回复可见。今天兴起google一下,竟然有人盗我的文。。

93 Likes

真的不错极品这书写的绝了。真不错

13 Likes

水一下,顶顶作者大大

9 Likes

写的不错呦作者大大

6 Likes

可以可以,写的非常不错

6 Likes

非常好看 期待作者的下一篇

8 Likes

不写了吗好像断更了

6 Likes

看一看,怎么样了(゚o゚;这是篇好文!

7 Likes

啊啊啊发一次一次一次一次

3 Likes

回复一下继续看看

6 Likes

非常好看,谢谢作者大大

3 Likes

加油加油加油催更催更催更

5 Likes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2 Likes

好好好,真不错,作者加油

1 Like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3 Likes

:+1:回复一下继续看

2 Likes

写的很好,很期待

2 Likes

qwertasdf

2 Likes

1131331216164

10 Likes

回复后你们能看到吗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