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m Hand女星Amy Denison的专访 || 2419字

这是篇The Spanking Spot对Firm Hand女星Amy Denison的专访。从2001入行到2007退出转换人生跑道,到现在我仍是认为Amy是我心目中的SP女神,她有超漂亮的臀型、健美的身材、秀丽的脸蛋跟清新的邻家女孩气息,戏路从娇蛮的女学生到无辜可怜的校队球员都能胜任愉快,用的工具跟轻重程度也都很广。对我来说真的是SP界无人能出其右,一直希望收齐她的所有作品(尽管手头上已经有不少),透过这次征求看看有没有同好愿意交流提供。没有没关系,我也希望透过这篇访谈将她推荐给没看过的朋友。

访问内容挺有意思的,相当专业。试着将它翻译后,跟大家分享一下,翻得不好请多多包涵,也祝福Amy未来人生事业顺利。

访问者Brushstrokes以下简称B
受访者Amy以下简称A
原文连结:
http://thespankingspot.com/spanking-model-spotlight-amy-denison/

B: Amy,可以告诉我们妳入行及如何决定要成为一个SP演员的过程吗?
A:我那时在大学念书,也有从事一些模特儿的工作,有一次我的经纪人寄信过来问我有没有兴趣跟Firm Hand合作。为什么找我?跟他们谈过他们的需求后,我心想:我做得来!打屁股?没问题啊~也糟不到哪去吧?他们说我得挨板子,但我在学校又不是没被打过,所以那时真的不怎么担心这部份的问题。我跟他们说希望穿条丁字裤拍摄,他们也尊重我的决定。我的意思是:我不希望一趴下来被大家看个精光!首先我拍了一部长篇电影No Option,饰演一个骄纵的女学生,接下来又拍了一部Back On Track。他们接着邀请我拍Amy Denison系列,于是乎跟他们开始了陆陆续续的合作。我从没想过我会因为被打屁股赚钱,也没想过决定成为一个SP演员,都是很自然而然发生的。

B:我看过的你的作品全都是Firm Hand出品的。妳曾有跟其它制作厂合作过吗?
A:没有耶!有被问过,但我跟Firm Hand合作很愉快。

B:拍摄第一部作品的时候妳几岁?哪一部片子?在那之前有被打屁股的经验吗?
A:19岁,拍No Option。那是我第一次光屁股挨打。大概被打了200来下,然后又被用皮板抽了50来下(很痛!),我记得后来又挨了20还25下皮带。全都是光着屁股被一个女演员打,最后又被一位男演打了五下板子,超痛!我那时必须弯腰扶着脚踝,牛仔裤里又只穿了条丁字裤,这样被打板子真的超痛!比我在学校时穿排球短裤挨打还痛!

B:妳在Firm Hand的资料里有写到说妳在初中时就挨过板子,可以跟我们讲讲那是怎么样的状况吗?
A:他们对较严重的过错会用板子处罚,你也可以用挨打来抵留校察看。一般是在办公室执行:趴在桌子上打。如果是校队教练,他会叫学生弯腰受罚。一个助理校长曾经叫我穿排球短裤受罚,真的很痛!

B:Amy,妳的耐痛在圈内一直享有盛名,看起来从来都不怕挨重打。在妳最近的一部Firm Hand片子中,妳被用发刷打屁股(妳应该从我的名字Brushstrokes就知道我对这工具很迷恋),然后居然吃螺丝了,看起来那时候真的疼的超乎预期,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A: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一部。真的,痛的超乎预期。我在被打屁股前都会先就”备战状态”,所以那时其实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那发刷打下来真的超乎想象的痛,痛到我想跳起来又倒抽了一口气。跟挨板子时有点像,一种深层全面的疼痛。有人问过我都不怕板子吗?其实我的屁股跟一般人没啥不同,我只是尝试着把疼痛分散开,但还是痛的见鬼!光屁股挨板子更真的只能用痛到死形容,但基于某些原因,我还能应付这样的状况。有人说我非常硬派,我觉得那只是我不想表现出:噢!好痛啊!的样子。像是The Bottom Line这部电影中的那顿板子,一打下去就在我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肿痕,我还是没有叫出来或干什么的,仍是努力维持着受罚的姿势。

B:妳曾经有因为屁股被打得太痛而中止拍摄过吗?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A:不至于到中止拍摄,但我会要求说让我稍微休息一下:像是板子、藤条、发刷这类很疼的。他们的拍摄很专业,也非常照顾我。如果我要求喊卡他们会马上照办,这样比较安全。只是继续拍摄时他们照样打得很重。

B:妳在拍摄前会有什么准备工作呢?
A:山金车酊(草药)!我会敷药止瘀消肿。我会弄清楚这次拍片需要什么然后去做准备:台词、手打还是板子、要打多少下这些东西,好让我准备好。发刷那次是意外!如果必须弯腰趴下,我会先伸展一下达到放松的效果:就跟运动比赛一样,我也会捏紧再放松屁股几次,给它个暖身跟按摩!有人告诉我说我有个“bubble butt”(译按:指很浑圆的臀型),我很满意我的臀型,虽然近距离拍下来看起来还是太大了些。我有在跑步、有双长腿,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很喜欢要我拍弯腰挨打的镜头,我也蛮努力的维持自己的身材!!

B:有没有妳特别感到骄傲的片子或是场景,可以分享一下吗?
A:我挨板子跟藤条太多次,都记不大清了。我想The Bottom Line的那顿板子算是很经典的一幕!真的超痛,我那时是穿女学生制服然后做弯腰扶踝的动作,屁股一打就马上肿起来,当我按着屁股走出镜头时,那是真的很痛,疼痛维持了好久!

B:妳有全裸入镜过吗?有没有调适过渡期?
A:从来没有!我不觉得我可以,Shannon Carson有过,但她是个很好的女孩,从来不想伤害任何人!

B:妳最喜欢的工具是?
A:皮板吧!刺痛,但不会像板子那样尖锐也不会有藤条像在咬人的感觉。

B:最不喜欢的工具?
A:学校用的板子。说明不用,超凶狠的。一种全方位的重击跟深层的刺痛。噢!!如果你在片子上看到我光屁股挨板子时,你会发现那相当令人印象深刻,像是要把臀肉都打得陷进去,然后我整个屁股都在剧烈抖动。用慢动作看相当惊人,我很讨厌看到那样!

B:有最喜欢的打者吗?有没有哪一位打者打得比其它人都重?
A:没有特别喜欢的。英国人(译按:应该是跟她合作最多次的那位中年男性)蛮不错的。他们都打得很重,他打得尤其重。

B:较偏好M/F(男打女)还是F/F(女打女)?为什么?
A:M/F,不确定为什么这样觉得,我猜是比较像是真实的惩罚。我不介意被女人打屁股,只是觉得被男人打比较符合现实生活。

B:最喜欢跟最不喜欢的打屁股姿势?
A:我喜欢两脚打开弯腰扶踝的姿势,对我来说是个很轻松的姿势,虽然我知道其它SP演员都很讨厌这姿势。不喜欢OTK,看起来太像小孩子了!尤其是我长得高,被压在别人膝上看起来很滑稽。

B:或许你不知道我们也有蛮多女性读者,对想要入行SP产业的女性有任何建议吗?
A:慎选合作对象。这产业有很多优秀的制作人,但其中部份一直希望拍到妳的腿间风光,这跟打屁股没什么关联吧。一定要妳对将要发生的内容觉得适宜才进行拍摄。如果觉得不妥,就不要拍。先看看他们的网站,跟他们的其它演员谈谈,不要只跟制作人谈。试着了解整个公司的工作环境。

B:近期有任何正在拍摄的特殊项目吗?
A:没有,打屁股相关的没有。

B:妳会看其它SP女演员的片子吗?有特别欣赏哪一位吗?
A:Shannon,无庸置疑,Samantha Woodley也是个又聪慧又美丽的女孩子,我也很喜欢一个英国SP女演员Amelia Jane Rutheford,她非常棒。我没有看很多,有点脱节了。

B:很多SP产业的人都表示他们很小时就对打屁股产生兴趣。对妳而言是这样吗?
A:没有,我在孩提跟学生时期都没有对打屁股感到兴趣,一直到上大学开始拍片后才有。

B:下班后通常都在做些什么?
A:我很热中运动。还有电影跟旅游。

B:未来有什么打算呢?
A:谁知道呢?我也很想知道。

B:对影迷们有任何话要说嘛?
A:谢谢你们对我的赞美,也请保持收看,因为还会有很多新东西出来。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