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江南烟雨时(更新在第七楼<梦回江南>) || 2582字

青儿坐在妆前淡扫娥眉,轻点朱唇.镜中的女人在胭脂的衬托下虽没有了往日的苍白,却仍旧那么淡雅脱俗,楚楚动人."唉"青儿习惯性的轻叹了一口气,好象自从轩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这么仔细认真的修饰自己.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心情都已被轩带走了.留下的不过是口气罢了.房里的摆设都是十年前的样子,甚至连那根无数次带给青儿痛并快乐着的藤条还如先前般的放在她的枕头下面.
青儿站起身缓缓走到窗前,窗外水巷泊舟,飘渺绰约,如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整个水乡还在清淳幽静中沉沉睡着.那临河的黑瓦白墙雕花木窗,那小巧玲珑的青拱石桥,静静地枕着悠悠河水,那景致那风情都一如轩离开时一样.一想到轩离开的那天,青儿的心就象被什么碾过,无声的痛一点点吞噬着.
那天也象今天一样早早的,晨雾中夹杂着些许缠绵的细雨泥土和青草的气息中混杂着丝丝甜甜的湿气.岸边杨柳依依,河道弯弯,一切都如画中.一身戎装,英俊潇洒轩喜欢在早上天微微亮时揽着青儿沿着河道边的石板路散步.
"青儿,跟我走吧"轩拉着青儿的手,边走边说
"走?去哪里?"青儿轻靠着身边的这个男人.
"南京眼看就要失守,战势已迫在眉节.跟我走吧,去台湾."轩说着将青儿向怀里搂了搂.
跟你走?青儿很清楚她不能跟着他走,他出身名门,家规森严.而她不过是秦淮河上的一个艺妓,如今被轩赎了身子养在这姑苏城外.一个名门望族少年将军,一个烟花巷里风尘女子.她怎么可能真正走进轩家的大门呢,虽然自己只是卖艺不卖身.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到轩的前途,地位.
"不.我不走,我留在苏州哪儿也不去."青儿轻轻的说
"不走?我怎么能放心把你一个人留的这战火纷飞的地方."轩有些急了
"轩,你走吧.带着你的家眷,走吧."
"你在意的是这个吗?"轩开始有些发火了,自从战事一天紧似一天,轩的脾气也越来越差.
"不是,我有什么资格在意这些呢?"
"青儿,又是这样!为什么你总是自己作贱自己呢?"轩已经怒了,"说,你走还是不走!!"
"不走."青儿坚持着
轩真的发火,他一把将青儿拉到河岸边的柳树下,解下系在腰间的马鞭,"说!跟我去台湾.听到没有."
"轩,我不能,我不去."青儿有些哀求
青儿身子被轩的大手用力一压,就势扶住柳树弯下腰.轩将紧裹着青儿的旗袍后襟撩起.没有任何征兆上来就是一鞭."啪"的一声,划破了烟雨蒙蒙的宁静.热辣的感觉瞬间从鞭印下扩散开来.接着第二下第三下…这已不是晚上小屋里的调情,这是真正的管教,每一下都结结实实的抽在青儿白晰丰盈的屁股上,隔着小衣都能感到里面的红肿.青儿没有躲也没有求饶,她希望抽得更狠一点,甚至想就这么死在轩的鞭下,这样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这样就可以永远不分开了.轩象发疯一样狠命的抽着骂着"说!为什么不跟我走.说!为什么样要自己作贱自己."
远处传来了一声公鸡叫早的鸣啼.
轩象突然明白过来什么似的,猛得丢下手中的鞭子,拉起眼前翘臀受罚的女人,把她抱在怀中,搂得紧紧的.
"跟我走吧,我不能失去你."轩的声音竞然着些哽咽.青儿抬起头看着这个驰骋疆场,战功显赫的硬汉,看着这个让她魂牵梦绕深爱的男人,青儿第一次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泪光.这一刻青儿的心都化了.她怎么能忍心让自己的爱人心痛呢.
"听话,青儿.跟我走吧,到了台湾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会给你一个象样的家,我们永远也不要分开,答应我,好吗?"轩在青儿耳边温柔的诉说.
青儿深深的依偎在轩的怀里,不是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吗?青儿多想化回那根肋骨,进到轩的体内和他生生世世在一起.
太阳出来了,烟雾渐渐散去,一艘乌蓬船随河流摇摇晃晃的摆了过来,整个水乡开始从梦中清醒.青儿知道轩要走了,他还有好多事等着要去处理.
"听话,明天中午的船票.我会让副官来接你,到船上见.一会儿我就要去上海.一定要走,知道吗?"
"我…"没等青儿把话讲出来,轩就用他那炽热的唇封住了她后面要说的话.
最后一次拥吻,青儿心里默念着再见我的爱人,泪流满面…
轩走了,一走十年.没有任何音信.青儿从此长伴孤灯,她的心已经随着轩走了.
…
又一声晨鸡啼早,打断了青儿的回忆.
青儿打开桌上的琴盒,已经十年没有扶琴了.记得轩最喜欢听她弹奏《孔雀东南飞》了,还曾笑言用藤条在她的屁股上揍出一曲《孔雀东南飞》呢.轩,又是轩.十年了活在轩的所有记忆里.等着盼着有一天,轩会一如从前一样冒着江南那绵绵细雨走进她的小屋.
前天,看到慈善的药店老板被人拉出去带着高帽游街,青儿不知道天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昨天满街都贴出了她的妓女,汉奸的大字报.如果说药店老板的事让青儿震惊和困惑的话,那满墙的大字报,让青儿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恐惧,就算轩刚离开的那些日子也没有象现在这么害怕.青儿决不能让人拉出去游街,因为如果轩知道会心痛的.青儿穿上轩离开那天她穿的那件旗袍,对着镜子最后理了理容妆.喝下了准备好的砒霜,躺在床上,枕着那根藤条,安静的睡去."轩,我走了.今生无缘再见,但修百年后重逢."
窗外飘起细雨,秋雨荡漾的涟漪,在桥下攒蹙,黯然奏响哀伤的“离愁曲”。[ 此帖被花生米在2008-12-02 10:14重新编辑 ]

引用第3楼松涛于2008-11-19 16:57发表的 :
太伤感了,有点压抑。

是有些伤感了.

雾水朦胧,依稀恍惚.
难道这就是那虚无飘渺的黄泉路吗?所有人(或是魂)都朝着一个方向去.青儿拿中没有那引魂的灯,只是跟着大家向前走着.隐约看到有条河,河上有座桥.青儿知道这便是来到了忘川河,走过那条奈何桥从此就将阴阳两相隔.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可是青儿却不想喝下孟婆手中的那碗忘情水.她要记住今生和轩的一切,来世还要再牵轩的手.青受不了今生牵挂之人,来生却同陌路。为了今生最爱,哪怕必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哪怕忍受千年之中,看着他一遍又一遍走过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的孟婆汤,却不能跟他讲话,因为他早已不记得曾经的青儿。青儿知道千年之后她的心念不会灭的,一定可以重入人间,去寻前生的他。
“来,喝下它,忘却尘世无尽烦恼,恩断情绝爱恨两消……”一个低沉而冰冷的声音穿透了青儿的思绪,孟婆那绿幽幽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前面的她,皱如枯树的脸上刻下不易察觉的微笑。。。
"不,我不喝.我不要抹掉今生的记忆."
"孩子.你不怕掉到冰冷的忘川河中,受那千年的折磨吗?"孟婆问.
"不怕."青儿看着那些寂寞桥边痴痴长坐空等归人的孤独鬼魂坚决的说.
"孩子,你今生情缘未了,怎么来到这忘川河边了呢?回去吧,尘世还有你未还的情债."孟婆幽幽的说.
"未还的情债?哪道还有再见他的可能吗?"
孟婆低头摆弄着她的汤水却不作答.
"青儿,我的青儿."青儿听到了,那是轩在喊她.
"轩,轩,我在这里"青儿挣扎着猛的醒了.渐渐看清眼前的一切,那琴台,那枕下的藤条,那花窗,那窗外的小桥流水.难道是作了一场梦吗?可是孟婆的话还在耳边"回去吧,尘世还有你未还的情债." 难道是黄泉路上走了一遭,老天却不让她就这么离开轩吗?也许是命,与轩的情缘并未就此了断.青儿万籁俱灰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青儿起身,推开房门.屋外阳光刺破云层,把万丈光芒洒向人间.站在阳光下青儿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温暖,一缕缕的阳光把一丝丝的热力穿入她的心房,明媚的光华笼罩着她的周围.青儿永远也不会知道,是那个善良的药店老板见她神情忧愁的买砒霜,因为担心她会出什么事,而将少许安眠药掺着珍珠粉卖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