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写小说!会有人看么。。 开题 -- 银色幻想 || 2637字

嘛嘛,突然发现我不论写什么都蛮有人喜欢看的。这辈子没写过小说,让我试试看行吗。。(搓手)
PS:嗯,打算写中篇,不定时更新(不一定更新!)。。。
亲们往下看的话随时做好被坑住的心理准备吧。。


一章
苍白之主

“见鬼的,你说这地方有住处?”
“不止有住处,还能喝到热汤,运气好的话搞不好还能吃到烤好的野猪。”
鬼蝶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任由同行的猎人叮叮当当地拖着沉重的物什步履蹒跚。
反正走到这里,也没力气再回去了,只好跟着这小妮子,落到最后,要是真要把哥几个的命陪在这,好歹死前也能拿这小妮子作作乐。
为首的猎人看了看不远处的绝壁,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朝着空气骂骂咧咧的说了句什么。
虽说自称猎人,他们狩猎的对象却远不止寻常野兽。
城里黑市常有猎人贩卖各种珍奇物什,从狼人的指甲到冰原雪鬼的眼球,什么都有。不光是鬼魅异兽,有的猎人也劫掠路过的商队,或是杀掉其他猎人,把一路所获据为己有。因此猎人也成了寻常人家避之惟恐不及的对象,更是通缉令上的常客。
算算离北境长城已有一百里出头,几天走下来都没见着其他活人,更别说是商队了。几个大汉脾气也是越来越差,一路抱怨个不停。

得想办法早点摆脱他们。鬼蝶一边想着。一边沿着半尺宽的索吊爬上山顶回头看这几个彪形大汉的狼狈样。
不论珍奇的野兽还是鬼怪,都不是几个人的力量能放倒的。猎人通常会准备各种陷阱,以智取胜。其代价就是不得不托着极其沉重的金属装备一路走来,因为体力有限,加上越是往北天气便越是恶劣,猎人的活动范围十分有限。能走到这里的猎人更是少之又少,若不是碰到认路的鬼蝶,天知道他们这群人会在哪个松林里迷了路永远走不出来。
这时候队伍中一个各自较矮胖的人正拖着两根绳索试图把他们的装备拉上这个坡。鬼蝶叹了口气。过了这个山头,就到风影酒家了。


随着扑棱棱的翅膀声,小晴泪汪汪地看着自己的鸟飞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人来帮忙啊。这么下去到风影非被主人打死不可。
手里捏了个咒,看这一棵雪松呼啦啦一声倒在面前,栽倒的树根后面还是那张没表情的脸。
怎么看这树都不够横跨前面的断崖,关键时候这死人真是没用,怎么办呢。
正踟躇地走着,忽然脚下一沉,嘴上的“完了”还没喊出声,就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雪埋住,动弹不得。
这次,怕是要死在这里。到是个不错的埋骨之地。
鬼松岭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到处都是雪松。别说是人,就连野兽也极少出现在这里。因为这里植被丰富,空气相对比较潮湿,不像整个北地干燥得终年无雨。偏偏就是较温暖的几天下的几场雨,在表面厚厚的雪层下形成水流,冲刷下面的泥土,形成了无数空洞,一不小心踩进去就会整个人埋进几米深的雪坑里,神仙难救。
小晴瞥见死人空洞的眼神还看着自己摔下来的地方,这家伙脑子已经彻底坏了。
意识越来越模糊,随着最后一声什么东西倒地的沉闷声音,最后的力量也消失了。
连自小运用如呼吸般自如的死灵术,也已经无法维持了吗。


这个梦好长好长,梦里的自己在一个黑色不见五指的湖里不断地往下沉,可就是沉不到底。
拼命想要浮上去,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完全不听使唤。
就这样沉啊沉啊,直到那双大眼睛突然冒出来。
那是鬼蝶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额…主人饶命…"
见小晴刚一醒来就扯着嗓子鬼叫,鬼蝶眉头一皱,鬼刃已经出手,封住小晴的咽喉要害,随时取其性命。
“好歹我才把她救回来,你要是杀了她,我岂不是白忙一场…”
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应该蛮年轻。
小晴朝声音的源头看去,这是才见着一袭白衣慢慢悠悠地从门后面绕出来。
是个20来岁的男子,俊美的脸上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
作为白鬼门的养女,小晴从小和鬼蝶一起长大,照顾起居饮食,足不出户,不见生人。粗形大汉都没见过几个,更何况眼前这样俊美的男子。
这是顿感面红心跳,喘不过气来。好在那边的帅哥光顾着和鬼蝶说话,没注意到她的窘况。
“我刚给小晴把了脉,只是短暂窒息导致晕过去了,现在已经没事了,多谢侠士相救。我还要和她商量一点小家事,还请…”
小晴刚把床边桌上的蛋糕要在嘴里,这会半截蛋糕已经滚到了地上。“完了…”
“哦。。那我回房去了,有什么要帮忙的喊我一声即可,这屋子很容易听到。”帅哥走了出去,还举手敲敲门框,以其确定其厚度确实不足以隔绝声音。。
“别…走…”。来不及了,看到鬼蝶的眼神,"走"字到了最后已经是细弱蚊声,救命恩人早已经走出门扬长而去,鬼蝶手一挥,门也应声关上。
死定了。


“根据白鬼门家法,侍女出任务不力…”
鬼蝶叽里咕噜背着那些小晴从来记不住的家法。小晴完全没听进去。
白鬼门的家法严苛,从小服侍鬼蝶,小晴没少挨打,但究其原因基本不是打坏了器皿就是白天偷懒睡着。
打坏器皿3板子,偷懒5板子。每每都是可怕的经历。
出任务出岔子还是第一次。因为在外任务侍女担当护主的职责,出岔子就很可能把主人一人至于不寻常的危险之中,在白鬼门也算是个大罪。
"…呃,50板子?"鬼蝶看着家法的小册子,略带迟疑地看了看小晴。
“大概会死吧” 主仆两人同时想着。。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您就别再把我打死了吧。。。何况那个哥哥就在隔壁,你也知道我挨打惨叫震天响,到时候惊扰了他过来询问…"
鬼蝶白了她一眼,迟疑不定地看了看关好的门。白鬼门家法一律是两三尺长,半寸粗的鬼藤鞭打屁股,一般侍女犯的大错也无非是和外面的男人厮混之类,20鞭下来已经血肉模糊。外出任务不力,在鬼蝶记忆里还是第一次。虽说只是侍女,小晴也是打小和自己一块长大,主仆感情早已如同姐妹,真打起来,又怎么不心疼。
怎么办呢。
看到鬼蝶咬着嘴唇迟疑着,小晴瞬间觉得这次有的救。
“好主人,您就帮我一次吧。。”
可是这次,连带出来的尸鬼都丢了,就算瞒也瞒不住啊,这么回去了怎么跟父亲交代。
小晴机灵,早已看出鬼蝶的难处。“呐,你就当我不小心把尸鬼弄丢了,尸鬼弄丢是小事,回去再找一个就是了,弄丢尸鬼只挨5鞭子,我这次一定咬着牙不惊动隔壁的哥哥。”说到5鞭子,小晴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说的轻巧,以前最多一次也就被打了5鞭子,此后小晴再也没敢白天睡着过。那是整整一个礼拜一碰就火烧似得疼啊。
“那你可别告诉别人啊,不然我俩都完蛋” 鬼蝶呐呐地说。
自小都是个乖孩子,要不是万不得已,鬼蝶是绝不会做这种违背严苛家法的事的。
“我可不傻”小晴眨眨眼睛。已经稳稳地趴在床边的桌子上,露出雪白的屁股。
狠狠白了小晴一眼,鬼蝶从随行包里找出那根鬼鞭,念了个咒,本来柔软卷成一团的绿色藤蔓转瞬之间就变成了坚硬纤细的藤鞭。
“啪”
“啊啊啊啊唔唔唔。。。。”刚喊出口嘴就已经被鬼蝶的手堵住。“不是说了不喊的吗。。。”
“说的容易,你来试试。。。”
“找死。。”
“啪”
“嗷嗷嗷。。。”
“嘘!!!!!”


“哎”。 池雨叹了口气,抛下那对神秘的姐妹,下楼找个空位坐下,看这外面的风雪把这颤颤巍巍的小木屋的门挂的砰砰响。
“啊啊啊,这怎么办,我不要死在这地方,让开。。。”
嬉闹的猎人堆里突然一阵骚动。之间一个邋邋遢遢衣衫褴褛的驼背中年人拨开人群冲出来。
“怎么回事”一个彪悍的男人走过去,似乎是这群猎人的首领,想抓住那个中年人,却只够着一点衣服上的碎片。
看上去虽然脚步蹒跚,池鱼一眼就看出来这流浪人不简单。
哗啦啦,流浪人脖子上的一串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小头骨滚落到地上。
“下下签,他妈的下下签,你们都完啦,我也完啦。”
流浪人就像喝醉了似得冲出门去。
“这大雪天出门,他找死么”猎人的首领往嘴里灌了口热酒,坐下继续和手下赌钱。

一章完。

啊啊啊啊。。我的文字好单薄。。。写的太着急了。。想快点推动情节。。不行不行。。烂透了。。。 自己都看不下去。。。